词语大全 > 调北征南

调北征南

大明洪武十四年(公元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调派其正在北方与北元作战的傅友德沐英等将领挥军南下,与蓝玉率领三十万大军征战云贵西南地区,意图消灭元朝梁王把匝剌瓦尔密的势力,夺取对西南的统治权。第二年,亦即洪武十五年(1382年)闰二月,占领了云贵。洪武十七年(1384年)三月,傅友德、蓝玉奉诏班师回朝,沐英及数十万明朝官兵留下驻守西南。之后的岁月里,由于战乱频繁,明廷又陆续调派了大批明军进入云贵作战。为了维持明朝对云贵高原的统治,这些明朝不同时期调往云贵作战的汉族军人大多便以军屯的形式驻扎下来,留在了当地。这便是“调北征南”。

明洪武十四年,即公元1381年,明太祖朱元璋派遣麾下大将傅友德、蓝玉、沐英等,率领三十万大军南下进攻云贵地区,意图消灭当地的残元势力,统治云贵。明洪武十五年,即公元1382年,在清除了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的势力以及镇压了云贵高原的起义后,为了避免这里再次成为中央权力的真空地带,朱元璋决定把足够强大的军队留下,屯兵驻守,威慑四方。 来自江西、湖广、江淮和中原的精锐部队便沿着横贯云贵高原的咽喉要道、坝子、重要城镇次第布防,建立卫所,按照明军的编制驻扎下来。这一军事行动被称作“调北征南”。

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初一日,朱元璋命颍川侯傅友德为征南将军,永昌侯蓝玉为左副将军,西平侯沐英为右副将军,率军30万南征云贵。

洪武十四年(1381年)九月二十六日,傅友德率军抵达湖广,兵分两路,从东、北两方面进攻云贵。北路由都督郭英、胡海洋、陈桓等率兵5万,由永宁(今四川叙永)趋乌撒(今贵州威宁)。乌撒位于贵州、云南、四川三省交界处,是连通三省的咽喉要道,黔之门户,滇之屏障,地势险恶,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地。东路由傅友德等亲率大军由辰州(今湖南沅陵)、沅州(今湖南芷江)趋贵州,进攻普定(今贵州安顺)、普安(今贵州盘县)。

洪武十四年(1381年)十二月十六日,连占普定、普安两地的明军乘大雾进抵曲靖(今属云南)东北之白石江。雾散天晴,元梁王把匝剌瓦尔密部将达里麻隔江望见明军势众,急遣精兵扼守江岸。傅友德采纳沐英建议,督将士正面佯攻,另遣奇兵暗从下游渡江,绕至梁王军阵后,在山谷间树旗帜、鸣金鼓,守军见势惊乱。沐英乘势率军渡江,大败守军,俘达里麻以下2万余人,大败达里麻所率10余万精兵,占领了曲靖。曲靖为云南东部门户,水陆交通要道,明军占领曲靖,扼住了云南的噤喉。于是分东路军为二,一部由蓝玉、沐英率领,长驱深入云南;一部由傅友德率领,北向乌撒,以策应北路军。

洪武十四年(1381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梁王获悉达里麻失守曲靖,乃逃往晋宁州(今云南晋宁晋城镇)忽纳砦,自缢而死。二十三日,蓝玉、沐英率军进逼昆明(今属云南)板桥镇,元右丞观甫保出降,明朝遂取得对云贵的统治权。二十四日,蓝玉、沐英整军入昆明。 随后蓝玉分遣曹震、王弼、金朝兴等率兵2万人,向南攻占临安诸地(今云南建水、石屏、华宁等地)。沐英分兵趋乌撒,接应傅友德。北路军出永宁以后,被元右丞实卜阻于赤水河一带,不得进。等到东路军攻克曲靖,傅友德率军直扑乌撒,击败守军,进占乌撒,实卜撤退,北路军方得进。之后占领七星关,打通了前往毕节(今属贵州)的道路,东川(今云南会泽)、乌蒙(今云南昭通)、芒部(今云南镇雄)等地被迫向明军投降,明军设立乌撒卫。昆明、乌撒既占,明军遂移军进攻大理(今属云南)。

洪武十五年(1382年)闰二月,攻占大理,段世就擒。继占鹤庆(今属云南)、丽江(今属云南)等地,至此占领云贵两地。

洪武十五年(1382年)七月,沐英率军返回滇池,和傅友德合兵,分道镇压起义的乌撒东川、建昌(今四川西昌)、芒部诸部。

洪武十五年(1382年)九月,沐英和冯诚合兵防守昆明,镇压了起义的土官杨苴军。

洪武十六年(1383年)三月,朱元璋下诏命傅友德及蓝玉班师,留下沐英统治云南。

洪武十七年(1384年)二月,设立毕节卫。

洪武十七年(1384年)三月,征南将军傅友德、左副将军蓝玉班师回朝。

洪武十七年(1384年),沐英镇压了曲靖土官的起义,并趁机镇压反抗的普定、广南(今属云南)诸部,打通田州(今广西田阳)粮道。

洪武十九年(1386年)九月,沐英上疏朱元璋,请求让军队屯田开耕。朱元璋同意了沐英的建议。

洪武二十年(1387年),沐英镇压浪穹(今云南洱源)土著,并奉诏自永宁至大理,每六十里设一堡垒,留下军队屯田。

洪武二十二年(1388年),沐英镇压麓川国主思伦发的反抗,并会合傅友德镇压了东川土著、越州(今属曲靖)土官阿资及广西阿赤部的起义。

昔日人烟稀少的贵州山地,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军营。20万人的军队,供养成了大问题。靠赋税?靠征 调?都不现实。早在傅友德等率军占领云贵的战争进行当中,就有一位大臣向朱元璋建议说:“备边在足兵,足兵在屯田。”这一建议深受朱元璋赏识。最终,像历史上许多开国之君一样,朱元璋也选择了屯田制让军人自己养活自己。曾经铿锵作战的汉族将士们开始拿起锄头,开垦田地。几十万明军按三比七的比例,三成军队驻扎城市,七成军队屯耕农村。屯垦的明军一边开荒种地,自足军粮;一边操练军事,以防战乱。从贵州东部的镇远向西到贵阳,一支向西北到毕节、威宁、昭通,另一支继续向西到安顺,到曲靖,过昆明、楚雄直至景东,每六十里到一百里,明军便建立一个屯军寨子,开垦周围的土地。昔日的不毛之地,在这些来自江西、湖广、江淮和中原的汉族农家子弟手里,变成了千里良田。这些屯军寨子是按军队编制分布的,它们是由各个卫所来管理。比如贵阳和盘州之间的屯军寨子就由分布在这两地之间的卫来管理,被称为“上六卫”,分别是:威清卫(今天的贵阳市清镇市)、平坝卫(今天的安顺市平坝区)、普定卫(今天的安顺市西秀区)、安庄卫(今天的安顺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安南卫(今天的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晴隆县)和普安卫(今天的六盘水市盘县)。从图上能够清楚地看到它们沿入滇通道依次排列,是明显的军事布防。贵州的这六个卫就是今天贵阳以西六座城市和区的雏形。贵州不少城市也都源于汉族当年的屯军营寨。像今天的毕节市黔西县,就是普定等卫建城之后,明朝政府营建的郭张城。当年的汉族屯军只不过是朱元璋和征南将领手中的棋子,在云贵高原这张偌大的棋盘上,他们根据全局的需要,选择战略要害,轻轻一放,无意间造就了今天的屯堡城镇和村寨。

明朝进军贵州后,为了稳定军心、保障固定名额的满员,使汉族将士“有亲属相依之势,有生理相安之心”,不至于逃散、脱籍,帝国法律规定“正军”、“军余”必须携带妻室儿女,无妻室的,政府予以婚配。因此“调北征南”来的汉族人也被称作“军屯”来的。同时,明朝政府推行了“就宽乡”的移民政策,即“鼓励”汉族百姓由经济比较发达的地区迁移到经济滞后的地区,由人口稠密、土地稀少的地区向地广人稀的地区迁移。在“鼓励”的同时,也强迫大批内地破产的汉族流民和民众迁往贵州。迁入的汉族平民,按照给予的土地,划分区域管理,称为“民屯”,也被称作“调北填南”。

迁入贵州的汉族移民主要来自江西、湖广、江淮和中原一带。如据《安平县(今平坝区)志》记载:明洪武年间,设“平坝卫”,因“地广人稀”,便由湖广的长沙等地,实行“三丁抽一”的办法,迁移到平坝卫。偏僻遥远的贵州迎来了她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有组织的汉族集团移民。这些汉族移民中,一部分是军屯将士的家眷亲属,一部分是民屯的百姓子弟。除了军屯、民屯,为弥补当地商品物资的不足,大明帝国甚至还征集汉族商人进入贵州经商,有人称其为“商屯”。他们的到来,一方面扩大了屯堡人占有的土地和势力范围,稳定了军心;另一方面,来自内地的先进文化伴随军事上的胜利,一下就冲进了相对落后的贵州,极大地带动了贵州的发展。汉族的比例也在后来逐渐超过少数民族,成为贵州人口的主体。当年明军驻防的地方,被冠以“卫”“所”“屯”“堡”“关”“旗”“哨”一类极富军事色彩的名称,这些军事地名有很多一直沿用到今天。当年军营,就是今日屯堡村寨的最早雏形。

明初,政府只在贵州设立卫所。随着“民屯”的展开,开始设置郡邑,“卫所治军,郡邑治民”。对于巩固明王朝的统治来说,朱元璋的“调北征南”只是权宜之计,而“调北填南”才是长久之计,是一种更为深谋远虑的治国安邦的策略。

习惯上,人们把贵州汉族中的“军屯”后裔称为“调北征南”来的,而把“民屯”后裔称为“调北填南”来的。贵州安顺的屯堡人可能就是他们的后裔。六百多年过去了,“军屯”和“民屯”的后裔还有区别吗?

屯堡人告诉了我们一个并不是很准确的办法来区分:凡是叫“屯”的村寨大多是“调北征南”来的汉族军人后代;凡是叫“堡”的村寨大多是“调北填南”来的汉族平民后代。

根据专家的研究,屯堡人的语言也有“屯”与“堡”之别:屯人话音利落,不乏军旅遗风;堡人操“堡子声”,带卷舌音,有平民生活的印记。

乡音难改,六百多年的沧桑岁月里,有多少个夜晚,在屯堡人的火塘边,伴着乡音流淌着的是故乡的小桥流水……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