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读书人

读书人

读书人,汉语词汇,是人们对知识分子的一种口头称呼,代表着追求知识,追求真理的一类人。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为人类科技,文化的进步做着巨大的努力与贡献。

读书人可以分成两大类:中心人和边缘人。

中心人:中心人,是世俗的,是大多数的,他们在这个物质社会里如鱼得水。

边缘人:边缘人,是精神上的先行者,是稀少的。他们在生活里大多是另类的,甚至是与世俗社会几乎格格不入的。时光的隧道里,大多数的人和事情都将转眼间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有那极少数的边缘人,他们的名字和思想都凝聚成了一个个闪光的里程碑,成为人类历史的重要节点和支架。边缘人通过自己世俗生活的涅盘,从而升华了整个人类文明

古代有专门读书给别人听的人,也俗称读书人,著名学者罗振宇自称做新时代“读书人”,开辟了罗辑思维电视专题讲座。

我常想,读书人是世间幸福人,因为他除了拥有现实的世界之外,还拥有另一个更为浩瀚也更为丰富的世界。现实的世界是人人都有的,而后一个世界却为读书人所独有。那些失去或不能阅读的人是多么的不幸,他们的丧失是不可补偿的。世间有诸多的不平等,如财富的不平等,权力的不平等,而阅读能力的拥有或丧失却体现为精神的不平等。

一个人的一生,只能经历自己拥有的那一份欣悦,那一份苦难,也许再加上他亲自闻知的那一些关于自身以外的经历和经验。然而,人们通过阅读,却能进入不同时空的诸多他人的世界。这样,具有阅读能力的人,无形间获得了超越有限生命的无限可能性。阅读不仅使他认识了草木虫鱼之名,而且可以上溯远古下及未来,饱览存在的与非存在的奇风异俗。

更为重要的是,读书人加惠于人们的不仅是知识的增广,而且还在于精神的感化与陶冶。人们从读书学做人,从那些往哲先贤以及当代才俊的著述中学得他们的人格。人们从《论语》中学得智慧的思考,从《史记》中学得严肃的历史精神,从《正气歌》学得人格的刚烈,从马克思学得入世的激情,从鲁迅学得批判精神,从托尔斯泰学得道德的执著。歌德的诗句刻写着睿智的人生,拜伦的诗句呼唤着奋斗的热情。一个读书人,是一个有机会拥有超乎个人生命体验的幸运人。

一个人一旦与书结缘,极大可能是注定了与崇高追求和高尚情趣相联系的人。说“极大可能”,指的是不排除读书人中也有卑鄙和奸诈,况且,并非凡书皆好,在流传的书籍中,并非全是劝善之作,也有无价值的甚而起负面效果的。但我们所指读书,总是以其优良品质得以流传一类,这类书对人的影响总是良性的,我之所以常感到读书幸福,是从喜爱文学书的亲身感受而发。一旦与此种嗜好结缘,人多半因而向往能够与崇高一类,对暴力的厌恶和对弱者的同情,使人心灵纯净而富正义感,人往往变得情趣高雅而趋避凡俗。或博爱、或温情、或抗争,大抵总引导人从幼年到成人,一步一步向着人间的美好境界前行。笛卡尔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这就是读书使人向善;雨果说:“各种蠢事,在每天阅读好书的影响下,仿佛烤在火上一样渐渐熔化。”这就是读书使人避恶。

所以,我说,读书人是幸福人。谢冕

古代的人们对读书人有种种谑称,典型的有:

书痴 “书痴”即书呆子,带有贬义。《旧唐书窦威传》载:“威家世勋贵,诸兄弟并尚武艺,而威耽玩文史,介然自守,诸史哂之,谓为书痴。”但是,古代读书人也有以甘当“书痴”而自豪的,如陆游诗云:“白头尚作书痴在,剩乞朱黄与校雠。”

书簏 “簏”本义是指用藤条或柳条编结的圆形盛器。“书簏”用以讽喻读书虽多但不解书义、获益甚少的人。这名称首见于《晋书刘柳传》:刘柳为仆射,傅迪为右丞相。“傅同好广读书而不解其义,柳唯读《老子》而已,迪每轻之。柳云:‘卿读书虽多,而无所解,可谓书簏也。’”

书库 喻博学饱识之士。《隋书公孙景茂传》载:他“少好学,博涉经史”,“时人称为书库”。

书淫 “淫”有“过于沉溺”“越过常度”之义。“书淫”誉称好学不倦、嗜书入迷的人。《晋书皇甫谧传》称皇甫谧“耽玩典籍忘寝与食,时人谓之书淫。”

书癫 喻指读书入迷、忘形似癫的人。如陆游在《寒夜读书》一诗中曾用“书癫”一词自我解嘲,诗云:“韦编屡绝铁砚穿,口诵手钞那计年,不是爱书即欲死,任从人笑作书癫。”

书橱 两义,一是喻学问渊博之人。如《宋史吴时传》载:“时敏于为文,未尝属稿,落笔已就,两学目之曰‘立地成橱’。”又宋代的李纲博览群书博学强记闻名,人号“书橱”。还有一义是讽喻读书多却不能应用的人,义与“书簏”近。如《南齐书陆澄传》记:“澄当时称为硕学,读《易》三年,不解文义,欲撰《宋书》竟不成,王俭戏之曰:‘陆公,书橱也。’”

书种 犹言读书种子,省作“书种”。不让读书种子断绝,这是“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的封建社会里的“书香门第”思想。宋代诗人杨万里诗云:“高文大册传书种,怨句愁吟恼化工。”

书生 古代多指儒生。《三国志吴书孙权传》注云:“(赵)咨曰:‘吴王……虽有余闲博览书传,籍采奇异,不效书生寻章摘句而已。’”当“书生”与“白面”连在一起时,特指少年文士,含有年轻识浅之义。

书迷 心迷恋于书的人。元末宋濂,因家贫无力购书,只好到处借阅,读后还把书全抄下来。即使天冷砚台结冰,手指僵硬,也抄书不止。被称为“书迷”。

学究 古代泛称儒生,后常讽刺腐儒为学究。如宋刘延世《孙公谈圃》载:“艺祖赵匡胤)生西京夹马营,营前陈学究聚生徒为学,宣祖赵弘殷)遣艺祖从之。”

白衣秀士 指没有功名的读书人。如马致远岳阳楼》曲:“至如吕严,当初是个白衣秀士,末流书生,上朝求官,在邯郸道、王化店遇着钟离师父,再三点化,终得成了道。”

掉书袋 即掉书的口袋,含有贬义,讽喻爱好广征博引炫耀自己学问渊博的读书人。《南唐书彭利用传》载:彭利用不顾对象场合,“对家人稚子,下逮奴隶,言必据书史,断章破句,以代常谈,俗谓之掉书袋”。

蠹书虫 字面意为咬书的害虫,转喻读死书的人。唐韩愈主张“不袭蹈前人一言一句”,反对读死书。其《杂诗》云:“古史散左右,诗书置后前。岂非蠹书虫,生死文字间。”

小儿学士:称北周宗懔。据《北史宗懔传》“宗懔,字元懔,南阳涅阳人也。少聪敏,好读书,昼夜不倦,语则引古事,乡里呼为小儿学士。”

不栉进士 栉乃男子束发的梳篦。“不栉进士”喻称有文才的女子。如唐刘讷言《谐噱录不栉进士》载:“关图有妹能文,每语人曰:‘有一进士,所恨不栉耳。’”

斗酒学士 指唐代王绩。《新唐书王绩传》记:王绩性简放嗜酒,武德初,待诏门下省。依定例,官给酒日三千。或问:“待诏何乐耶?”答曰:“良酿可恋耳!”侍中陈叔达闻之,日给酒一斗。时人遂送王绩“斗酒学士”的谑称。

尺二秀才 古文“ ”字的俗写字作“尽”(现用作简化字),由于“ ”字由尺下二点构成,故而戏称书写俗字的读书人作“尺二秀才”。这名称首见于南宋孙奕《履斋示儿编声画押韵贵乎审》:“初,诚斋先生杨公杨万里)考校湖南漕试,同寮有易义为魁。先生见卷子上书‘ ’字作‘尽’,必欲摈斥,考官乃上,庠人力争不可。先生云:‘明日揭榜,有喧传以为场屋取得个尺二秀才,则吾辈将胡颜?’竟黜之。”

著脚书楼宋代赵元考的绰号。他博览强记,宋牛牟《曲洧旧闻》卷二载:“(赵元考)无书不记,世俗称‘著脚书楼’。”意即:赵元考好像行动的书楼一般诗书满腹。

书城 唐代李泌,不但看书多,而且家中藏书汗牛充栋,被誉为“书城”。

书仓:后汉的曹平,积石为仓以藏书,号曰“曹氏书仓”。

书窟:五代人孟景翌,一生勤奋读书,出门则藏书跟随,终日手不释卷。读书所坐之处,四面书籍卷轴盈满,时人谓之“书窟”。

书巢 南宁著名诗人陆游,在山荫家居时建造了一个书房,自命为“书巢”。

书柜 明代文人丘琼勤奋好学,才思敏捷,故有“书柜”的美称。

著者: 大江健三郎
  译者许金龙
  国际书号: 9789570836486
  页数: 264
  原书名: 读书人--读书讲义
  装帧: 平25开
  丛书名: 大江健三郎作品集
  版次: 1
  分类: 欧美澳文学
  出版日期: 2010/08/03
  出版社: 联经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文字: 中文(繁)

大江健三郎(おおえ けんざぶろう)(1935~ )日本小说家,大江健三郎出生于日本四国岛的爱媛县喜多郡大濑村,1959年3月,大江健三郎完成学业,从东京大学法文专业毕业,著有《广岛日记》(1965年)、《作为同时代的人》(1973年)和《小说方法》(1978年)等作品和文论。

一半是写作人,一半是读书人,生活与读书是如何连结起来的?

度过只是写作的人生,只是读书的人生,世界的小说家大江健三郎,有著全部爱书人共同的「瘾头」。

好奇图书馆另一头的那个人正在读哪本书,趁隙跑去记下打开来页面上的那句诗;害怕忘记今天读了什,笔记一本写完一本,至今仍不间断;他读过的书,红笔蓝笔、纸页上画满重点,读起字典更不输看小说的疯迷;背诵所有喜欢的句子,希望跟自己喜欢上的书的作者成为朋友。大江健三郎读书、写作一辈子的中滋味,尽在这本──读书讲义。

只要发现自己的第一本书

便可以由此延续下去,从而创建成一个平台

读书人、小说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大江健三郎的读书讲义

一半是写作人,一半是读书人,生活与读书是如何连结起来的?

度过只是写作的人生,只是读书的人生,

世界的小说家大江健三郎,有著全部爱书人共同的「瘾头」。

好奇图书馆另一头的那个人正在读哪本书,趁隙跑去记下打开来页面上的那句诗;

害怕忘记今天读了什,笔记一本写完一本,至今仍不间断;

他读过的书,红笔蓝笔、纸页上画满重点,读起字典更不输看小说的疯迷;

背诵所有喜欢的句子,希望跟自己喜欢上的书的作者成为朋友。

大江健三郎读书、写作一辈子的中滋味,尽在这本──读书讲义。

因著发现这些书,与这些书邂逅相遇,我觉得写出自己所发现的这些书的那些人,都是自己真正的老师。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大江健三郎

大江健三郎/萨依德 一生的阅读,一世的朋友

特别收录《论晚期风格》之思想──全面阅读萨依德

阅读某一本翻译作品。

用红蓝两色铅笔将书中自认为确实精采的部分以及不太理解的部分一一画上线条,如果是稍长一些的段落,则用线条圈起来,这就是我的作法。至於画线的铅笔,我之所以觉得至少须要两种,是因为要用其中一种颜色的铅笔,将感佩之处以及兴趣浓厚之处画上线条,这是一种肯定的行为。

我并不是「非常自然地开始写小说」那种类型。

我总是首先阅读外国的小说以及论文,在此过程中对其文体产生兴趣。尤其是每当阅读外国诗歌时,我总会萌发这样的念头,於是绞尽脑汁创造出自己的日语体,因而我的文章被人说为疙里疙瘩、难以阅读。我认为这种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即便现在,我们这些纯文学小说家的日子过得也不算轻松啊。

尤其那些青年作家就更不容易了,似乎大家都甘愿忍受那种痛苦、忍受著那一切而生活而写作小说,以这种态势设法向社会推出自己。然後,便写出一本几乎没有畅销前景的作品。至於我,尤其在这种时候,首先就会阅读威廉.布莱克的作品。於是,我便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对应这一切。

所谓读书,并不是被提供资讯这种层面的活动。

通过读书可以让我们知道,写出那书的人的精神是在如何活动,一个人的思考又将使其精神如何发挥作用。读者将借此发现这一切,感觉到现在的自己遇见了怎样重要的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也将能够遇见真正的自己。

书名: 读书人

作者:大江健三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1年1月1日

ISBN: 9787506356275

开本: 16开

定价: 29.00元

《读书人》主要内容包括:别了,我的书!被驱离出故乡解读文体,创造文体、始自于接受布莱克、书中的“令人眷念之年”、但丁与“令人眷念之年”、没办法!我必须埋葬自己的想象力和回忆!等。

作者:(日本)大江健三译者:许金龙

大江健三郎(1935-),日本著名小说家。1957年发表《奇妙的工作》,作为学生作家开始崭露头角。1958年的《饲育》获得第39届芥川奖,被视为日本文学新时期的象征和代表。1994年,凭借《个人的体验》与《万延元年的Football》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其作品在中国受到读者广泛的喜爱。

第一部 生活读书
  别了,我的书!
  被驱离出故乡
  解读文体,创造文体
  始自于接受布莱克
  书中的“令人眷念之年”
  但丁与“令人眷念之年”
  没办法!我必须埋葬自己的想象力和回忆!
  第二部“晚期风格”之思想全面阅读萨义德
  后记 我作为“读书人”而生活
  写在或是最后一次读书讲义之后
  译后记 感受大江先生为我们带来的“最大乐趣”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