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论捧逗

论捧逗

《论捧逗》原名《捧逗争哏》,又名《八不咧》。是传统相声中“争辩型”(“子母哏”)的一段很有代表性的节目。

论捧逗》原名《捧逗争哏》(又称《八不咧》,因“八”字在行话中称“张”,所以内行人也称《张咧子》),是传统相声中“争辩型”的一段很有代表性的节目。由于此类相声作品中,大部分演员进行表演的时候,逗哏演员与捧哏演员的份量差不多,而不像其他相声作品以逗哏表演为主(如《地理图》《八扇屏》等贯口类节目,这种类型叫做“一头沉”,即以逗哏为主),因此也叫做子母哏。据传为相声发展史上的早期作品,历代演员均演过此段节目,当代许多演员也都演出过,过去在相声场子中久演不衰。

(苏文茂、朱相臣合说)

甲:这个曲艺的形式嘛,是非常简单。
  乙:哎,对。
  甲:曲艺的特点嘛,就是短小精焊。
  乙:是啊。
  甲:一段儿嘛,是一段儿的内容:一场啊,是一个形式。
  乙:哎。
  甲:我们这场形式更简单了。
  乙:相声嘛。
  甲:两个人往这儿一站,就说起来。
  乙:哎。
  甲:相声虽然是两个人呢,但是观众主要听,那还得是听我。
  乙:哦?我呢?
  甲:你呀?你只不过是聋子的耳朵
  乙:这话怎么讲啊?
  甲:配搭儿。
  乙:你这叫什么话呢?
  甲:捧哏的嘛。
  乙:相声嘛!对口相声啊,我是捧的,你是逗的。这场相声好坏,咱俩人都有责任。
  甲:你有什么责任?
  乙:有什么责任?
  甲:主要责任在我这儿。我站这儿滔滔不断,老得说。捧哏的有什么?往旁边儿一站,“吭啊唉是,哎哟,噢嘿”,最末一句“别挨骂了”,他就下台鞠躬,这就算他胜利地完成任务。
  乙:你这个谈法我不同意。
  甲:哦?
  乙:不错。我们这个捧哏的经常说这句“别挨骂啦!”可这是旧的表演手法呀,现在不适用了。
  甲:嘿,现在不适用?你有什么新的东西?啊?你有什么新词儿?
  乙:哎呀。
  甲:你可不就“别挨骂了”吗?真是。
  乙:你呀,你把这个艺术啊,看太轻啦。我告诉你,咱们这场相声啊,就好比一只船,我就是那掌舵的;你呀,就是那拨船的。我让你往哪儿走,你就往哪儿走!没我这掌舵的,
  你打转悠去吧,你呀!你哪儿懂这个呀?
  甲:好,您这个例子举的很恰当。您说咱们两个人说相声吧,就好比是一只船。
  乙:哎,对喽!
  甲:我这逗哏的好比是拨船的。
  乙:是啊。
  甲:你这捧哏的呢,好比是掌舵的。
  乙:哎,这话对呀。
  甲:那么你说是掌舵的主要,还是拨船的主要呢?
  乙:那当然是掌舵的主要啦。
  甲:我不是这样认为。我认为是拨船的主要。
  乙:没有的话。那还是掌舵的主要。我告诉你,掌舵的这个主儿啊,得有丰富的经验。换句话说:我们这捧哏的,得有高度的艺术修养,你懂这个吗?真是!外行你是!
  甲:您还艺术修养呢?
  乙:怎么着?
  甲:啊?成天的“吭啊、这是、别挨骂啦”,还艺术修养呢?要讲艺术修养的话,得说逗哏的。
  乙:我也不是不会啊?
  甲:是啊,你一学不也学逗啦。
  乙:还是啊。
  甲:可是为什么他又捧了呢?就因为这个逗哏的要求条件高。他学了好几年,不够这个条件儿,你说怎么办呢?让他改行?卖耗子药去?怪对不住他的。得了,就把他列入到捧哏吧。凡是捧哏的,全是不够材料的。
  乙:怎么着?捧哏的都不够材料?
  甲:对喽。
  乙:哎呀!这一说,老先生的话,你都忘啦。
  甲:老先生说什么来着?
  乙:咱们那个老祖先教导你的话,你都忘记了。
  甲:说什么?
  乙:“三分逗,七分捧”我占七层,你才占三层。这话你都忘记了,你呀!
  甲:哪位老先生说的?我全不同意。要按比重来说呀,我这逗哏的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乙:那我这捧哏的呢?
  甲:你这占百分之零点儿一,弱!
  乙:还弱?
  甲:捧哏的?我告诉你,除了蒸馏水,没嘛。什么也没有!
  乙: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占百分之百!你连点儿蒸馏水都没有。
  甲:说话你着急干吗?
  乙:我也没有着急嘛。本来你说的这个我不同意。
  甲:也难说呀,你得说捧哏的重要。
  乙:为什么?
  甲:因为你就会捧哏,你不会逗哏。
  乙:谁说我不会的?你先等一会儿。我告诉你,不会逗哏,他就捧不了哏,没有逗哏的基础,他捧不了。
  甲:我由认识你的那天,也没看你逗过眼呢?你多咱逗过?
  乙:你这个说话呀,太不切合实际了。
  甲:怎么?
  乙:以前,过去的事儿咱不谈。就拿前二年,在中国大戏院,天津,我逗过没有?啊?你想一想!
  甲:前两年是吧?
  乙:啊。
  甲:对,对对!你要不提我还真忘了。是逗过一次。再者说,您逗那哏也不露脸呢!
  乙:哎?哪点现眼啦?
  甲:就那天那惨状您没记着?
  乙:什么惨状你可以揭露,你说说。
  甲:好嘛。
  乙:你说说。
  甲:就上次他逗那哏呢,刚往那逗哏的地方一站,当时脸就白了。嘴唇儿也青了。浑身直哆嗦,就跟踩电门上一样。观众这时候看着可难受了,你说走吧?还等着听下一场。不走吧?看着他别扭。观众也有主意,全到外边去凉快去了,我们这个园子里甚至没人了。也别说,在前两排坐着两位,这两位据说是……这个失眠症啊,神经衰弱,大夫给的这个安眠药片儿,一顿他吃三十多片儿全睡不着觉,那天他这么一逗哏,那位“呼……”打上呼噜了,这催眠的相声!这叫什么艺术?
  乙:你这话也太夸张了。
  甲:一点儿不夸张啊。
  乙:太夸张啦。
  甲:实事嘛。
  乙:这么办,咱也甭催眠不催眠。咱俩换个儿我逗,你捧。咱俩换个。
  甲:多咱换?
  乙:现在咱们就换呢。
  甲:你站这儿逗来?
  乙:我逗,你来捧。
  甲:哎!别介。
  乙:你也学习、学习。
  甲:您别介,别介!
  乙:怎么啦?
  甲:呆会你往这儿一站,各位全走啦。
  乙:敢,敢!咱们哪,也别多说。咱俩换个儿我逗,你捧。
  甲:今天非逗不可?
  乙:干吗非逗啊?这是叫你学习学习。我逗你捧。
  甲:哦!行!你来。
  乙:咱俩换个。
  甲:哎,你逗可是逗啊,你逗这段儿可得把观众说乐了。
  乙:说不乐那叫什么相声啊?
  甲:哎,对喽。可是……说这段得有内容啊。
  乙:当然有内容啊!
  甲:对,可得说那个对口儿的。
  乙:呀?咱们俩人说相声吗?回头我把你搁到那儿啦?对不对?两个人嘛,不对口相声啊?
  甲:你一句儿我一句儿。可是让我话说多了也不行。知道吗?
  乙:现在你这话就不少啦。
  甲:逗吧!逗吧。
  乙:开始啦?
  甲:开始。
  乙:辛苦您哪!
  甲:嗯!
  乙:昨天呢,我到您家啦。
  甲:哎。
  乙:我“啪、啪”这么一打门呢,由门里头出来一个人。
  甲:瞧。
  乙:我一看呢,不是外人,是你媳妇儿,我大嫂子啊。
  甲:是。
  乙:我问你呀,说你没在家。
  甲:哦。
  乙:那么,我呀,我就走啦!
  甲:这。
  乙:不!我呀,走啦!
  甲:你走吧。
  乙:你也活动活动吧!找凉快地方去凉快凉快,过过风儿。
  甲:这捧哏可不就这个嘛,捧哏就是“嗯、啊、这是、别挨骂啦”,除去这个你有啥?
  乙:怎么着?捧哏就这个?你可太轻视捧哏的啦?捧哏的往这儿这么一站呢,很重要啊。哎,他得聚精会神哪,全神贯注,俩眼得时刻盯住逗哏的,根据逗哏的叙述故事,起、承、转、合,配合感情啊。虽然说捧哏的话不多,但是得要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你懂这个吗?我要给你这么样的捧啊,我的同志啊,你也逗不乐各位呀!
  甲:我不信呢。那还是你没能耐啊。你的艺术不高啊。
  乙:要是高呢?
  甲:高啊,告诉你:我要是逗哏,还甭说有个活人站这儿给我捧,就旁边这儿给我立棵电线杆子,我全能把观众说乐啦!信吗?
  乙:你这话可太狂啦。
  甲:一点儿也不狂。
  乙:我比那电线杆子怎么样?
  甲:你干吗比呀?你就是电线杆子啊。你还比什么劲儿?
  乙:好啦,这么办!你逗我捧,我也按照你那样的捧法。
  甲:你给我捧。
  乙:我看看你那个乐儿从哪儿来。
  甲:你瞧着。嘿。
  乙:我先问问你,你换哪一段哪?
  甲:还这段。
  乙:原词儿不动?
  甲:当然了。
  乙:这可新鲜。来呀?
  甲:来。
  乙:大概你比我能力许大。
  甲:辛苦。
  乙:哎。
  甲:咋天呢,我到您家了。
  乙:喔。
  甲:到您家这么一打门呢,
  乙:唉。
  甲:从里边出来一人。
  乙:是。
  甲:我一瞧:可不是外人。
  乙:哼!
  甲:是你媳妇,我大嫂子。
  乙:哦。
  甲:问你,说你没在家。
  乙:哎。
  甲:我可就走了。
  乙:别挨骂啦。(乙鞠躬下台)
  甲:我就拐了弯儿……
  乙:你怎么拉我来了?你有话说话,你拉拉扯扯干吗?怎么意思?
  甲:不是,你上哪儿去呀?
  乙:我上……我完成任务啦。我上哪儿去呀?
  甲:完成任务啦?
  乙:“别挨骂啦”一说出来,那就算完成任务啦。
  甲:回来。
  乙:你这怎么意思啊?
  甲:不,你先等一等!
  乙:怎么啦?
  甲:你走了,我怎么办?
  乙:啊,我管你干吗呀?我就会这句“别挨骂了”,只要一出口,那就算完了嘛。
  甲:不行!不行,你完了不行!我这儿还没完呢。好嘛!
  乙:那怎么办呢?
  甲:我这儿逗哏呢,你虽然就会一句“别挨骂了”,你不能在哪儿哪儿说呀。你让各位听一听,我这儿说没两句儿,他站旁边儿一句“别挨骂啦!”你下去啦?啊?行吗这个?
  乙:我就会那一句“别挨骂啦”!那么你说怎么办呢?
  甲:我接茬逗,你接茬捧。
  乙:我接茬捧,还是那一句“别挨骂啦”。
  甲:我告诉你,你不是就会这么一句嘛,你也不能老用这句,把这句呀,搁在那个最末后。
  乙:哦。
  甲:知道吗?
  乙:老说这句“别挨骂啦”不行?
  甲:那当然啦。他反正……你这个跟我这话起码得合得来。我说上句你得有下句儿,我就能把观众说乐啦。信吗?
  乙:哦,我得回答的像话。
  甲:哎。
  乙:别净说那个“别挨骂啦”?
  甲:哎,对。
  乙:行,行行。哎,好!
  甲:我就走啦。
  乙:哎,你走就走吧。
  甲:我就拐了弯儿啦。
  乙:哎,这就有了下句儿啦。拐弯儿拐弯儿吧。
  甲:哎,对。我就碰见你爸爸了。
  乙:不能!
  甲:不?
  乙:不能。
  甲:怎么?
  乙:死啦。
  甲:你爸爸死啦?
  乙:死喽!
  甲:那……是啊,死了我也碰见啦。
  乙:怎么?碰见死尸啦?
  甲:不,我不是现在碰见的!
  乙:多咱碰见的?
  甲:我是在两个月以前碰见的。
  乙:啊,俩多月?
  甲:对喽。
  乙:我爸爸死一百天啦。
  甲:今儿整百天吗?
  乙:可不!早晨起我上坟去来着。我记得清楚着呢。
  甲:噢,那大概我看错啦。我碰见的不是你爸爸。
  乙:谁呀?
  甲:你大爷。
  乙:我大爷?
  甲:对。
  乙:哦,我说的呢,大高个儿?
  甲:哎。
  乙:细高挑儿,俩小眼睛。
  甲:对对对。
  乙:坐哪儿哪冲盹儿。
  甲:啊。
  乙:会弹两下子琵琶。
  甲:对对。
  乙:那是我大爷?
  甲:对对。
  乙:就是他?嘿嘿……我爸爸行大。
  甲:唉!
  乙:哎。
  甲:你爸爸行大?
  乙:哎,我爸爸行大。
  甲:没大爷?
  乙:没有?
  甲:那你怎么说这么热闹啊?又……小眼睛,会弹琵琶,那是谁呀?
  乙:那是常宝霆他大爷。
  甲:那大概是你叔叔。
  乙:我爸爸哥儿一个。
  甲:你舅舅?
  乙:我妈妈娘家没人。
  甲:你岳父?
  乙:没有。
  甲:你姑夫。
  乙:没有。我哪儿有姑夫啊。
  甲:你姨夫。
  乙:哎,没有。
  甲:啊,对!你干老儿。
  乙:嗨!没事儿我认那玩艺儿干吗?哎呀,没有啊。
  甲:噢,大概是你哥哥。
  乙:没有!
  甲:你有。
  乙:没有。
  甲:你……你说有。
  乙:什么叫说有啊?没有。
  甲:哎呀,那不行啊,你们家反正得有人哪。
  乙:我们家三亲六故,大大小小全没有了。我这不养一个黄雀,前天还飞啦。实在是没办法。
  甲:哎,这可不像话!这……这叫什么事儿啊?啊?我碰见谁没谁?
  乙:你看那怎么办呢?那个?
  甲:那不行啊,你得想办法给我拆兑一个。
  乙:我哪儿给你拆兑去呀?我给你拆兑?你不有能耐嘛!你能耐大呀?各位都听你的,你说呀!
  甲:我……我有能耐碰上谁没谁也不行啊。是不是啊?
  乙:怎么啦?
  甲:怎么啦?你得顺着我说呀。你捧哏的嘛。我说碰见谁啦,哎!你就得说“有”,那才叫捧哏的呢,知道吗?
  乙:啊,得顺着你。
  甲:哎。
  乙:这人脸皮够多厚啊。
  甲:你只要顺着我说,嘿,我就能把观众说乐啦。
  乙:啊,非得顺着你说。
  甲:对。
  乙:哎,行行行,你说你碰见谁了吧?
  甲:我碰见你兄弟啦!有兄弟没有?
  乙:有。
  甲:啊,对!碰见你兄弟啦。
  乙:你碰见我兄弟?你可得说的上来呀,我兄弟怎么个外表,什么模样,怎么个打扮儿,穿着什么,多大岁数,你得说对啦。
  甲:这个……碰见不就完了吗?
  乙:哎!那不像话,什么叫完了呀?你得说对啦。
  甲:啊,当然了,既然我碰见我就知道。
  乙:你先说他什么模样?怎么个外表。
  甲:你兄弟这模样哎,这模样我知道啊。
  乙:你说说。
  甲:你兄弟这模样……你兄弟是吧?
  乙:哎。
  甲:对,对。他是长方脸儿。
  乙:谁呀?
  甲:不,不。那个圆方脸儿。
  乙:啊?
  甲:那个长圆儿。
  乙:这是怎么长的?这是。
  甲:不是,他……你兄弟他,反正他这脸膛我记得。
  乙:哎。
  甲:他是黑黪黪……
  乙:啊?
  甲:哎,不!白净子……那个蓝不叽的、那个绿不叽的、黄不叽的那样。
  乙:哎呀,我兄弟没事儿坐那儿净变颜色。你想准了说,到底什么色儿?
  甲:你兄弟,他是这个……你兄弟他反正有麻子。
  乙:谁呀?
  甲:可没长着啊!没长着。
  乙:没有啊?
  甲:没长着。
  乙:没长着你说它干吗?
  甲:他有那个……
  乙:有哪个?
  甲:那个……有痦子。
  乙:哪儿长着呢?
  甲:痦子啊?就……哎!
  乙:你留神那眼珠子,别再捅啦!
  甲:反正就在这溜儿。
  乙:你画地图来啦?
  甲:你兄弟他这模样啊,他……对啦!他有脑袋。
  乙:哎嘿!有满街跑腔子的吗?
  甲:废话!他前边走,我看的他后影儿,看个偏脸儿,我知道什么模样?
  乙:噢,没看见前脸儿?
  甲:哎!
  乙:那你说我兄弟穿什么衣裳?
  甲:穿着一拷纱皮猴儿。
  乙:啊?
  甲:有拿拷纱做皮猴儿的吗?
  乙:谁说的?像话吗?拷纱做皮猴啊?
  甲:穿着这么一个拷纱大褂儿。
  乙:啊?
  甲:可也不是大褂儿。知道吗?就跟拷纱一样啊,它这个……那个色儿是那样的。他穿这么一个,也不是大褂儿,短的,跟夏威夷差不多……那什么西装……不!那天穿着中山服,样子啊,像那个……他披着一毛巾被。喔,对啦,对对对!他没穿衣裳。
  乙:啊?
  甲:不不!我在澡堂子碰见的。
  乙:嗬!
  甲:澡堂子,他正洗着呢。
  乙:没的说,在澡堂子碰上的。
  甲:澡堂子啊。
  乙:这寸劲儿啊。
  甲:对、对、对!没错!
  乙:我兄弟多大岁数啊?
  甲:岁数啊?七十多岁。
  乙:谁呀?
  甲:那个……旁边儿那个老头儿七十多岁。
  乙:我问那老头干吗呀?我问我兄弟。
  甲:你兄弟呀?你兄弟二十七,那个……不,三十八。
  乙:你呀,别胡说八道啦。我还真有个兄弟,你呀,碰不见!
  甲:我怎么碰不见?
  乙:我兄弟今天才八个月。他不会走道儿,你上哪儿碰去呀?
  甲:哎,这可就不对啦?
  乙:怎么不对呀?
  甲:既然你兄弟不会走道儿,你让我碰见干吗?
  乙:谁让你碰见的?我让你碰见的?
  甲:哎!这人?
  乙:你乐意碰的。
  甲:这不对呀。
  乙:怎么不对呀?
  甲:不是!你兄弟不会走道儿,你让我碰见,你还问我什么模样?
  乙:我没让你碰见呢?
  甲:你……你这成心谲人呢?啊?
  乙:怎么成心满人呢?
  甲:有你这么捧哏的吗?
  乙:怎么捧哏啊?
  甲:头一回,我……我说没几句儿,你来个“别挨骂啦”。我碰见谁又没谁?好容易碰见你兄弟了,又不会走道儿。你说我怎么逗啊?照你这样捧哏,你说我这逗哏的活得了活不
  了?啊?
  乙:噢,你活不了?有你这么样轻视我的吗?你这么样轻视我,我活的了吗?你说,当着上千上万的人,刚才你说我“聋子耳朵,配搭儿”。许你这么说话吗?你自己不加考虑,啊?你刚才说怎么着?你占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我连点儿蒸馏水都没有,这像话吗?啊?我告诉你,我最恼你这一句你说我是电线杆子。这电线杆子是木头,拿我当木头?许你这么说话吗?真是!
  甲:那不是跟你闹着玩儿嘛。
  乙:有这么闹着玩儿的吗?我跟你闹吗?
  甲:我告诉你又不闹啦。你这人不识逗。我告诉你,我要知道您这样,以后咱别闹啊。
  乙:是啊,以后啊?以前咱们也没闹过。不许这么样闹。
  甲:再者说了,说两句笑话儿能把您的艺术成就给降低了吗?
  乙:那当然是不能。
  甲:要论艺术来说,他们谁比的了您呢?
  乙:这……也不能这么说。
  甲:您可以说是炉火纯青啊!
  乙:不敢,不敢。
  甲:自成一家。具体来说:您的语音清脆、口齿伶俐、表演生动、捧逗俱佳。您,是一个说学逗唱天所不好,全才的相声演员。
  乙:哎呀,你可太棒我啦。
  甲:哎,不!这还不是捧您。嗬,我们全国相声演员谁不尊重您哪。
  乙:这话对,这话对。
  甲:您是相声界的权威。
  乙:嘿嘿,也不敢。
  甲:您是相声泰斗。
  乙:嚯嚯嚯!
  甲:幽默大师。
  乙:哪里哪里。
  甲:滑稽大王。
  乙:太捧我啦!
  甲:现在您的水平就这么高啊。
  乙:是是。
  甲:您要再很好地肯定了优点、克服缺点、努力学习、发扬您艺术独特的风格,甭多啦!
  乙:啊。
  甲:再有三年,
  乙:怎么样哪?
  甲:您就赶上我啦。
  乙:噢!我还不如他呀?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