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薛存诚

薛存诚

薛存诚,字资明,唐河中宝鼎(治今山西万荣县西南宝鼎)人,贞元元年进士,生卒年不详。

薛存诚父薛胜,能文,曾作《拔河赋》,因有文采,风行一时。薛存诚受家庭的熏陶,自幼好学,长于诗赋。他于贞元年间(785 804年)中进士,初任节度使府幕僚,后入朝为监察御史,兼管馆驿。不久转调殿中侍御史,后又迁度支员外郎御史中丞

薛存诚,字资明,唐河中宝鼎(治今山西万荣县西南宝鼎)人,贞元元年进士,生卒年不详。

薛存诚父薛胜,能文,曾作《拔河赋》,因有文采,风行一时。薛存诚受家庭的熏陶,自幼好学,长于诗赋。他于贞元年间(785 804年)中进士,初任节度使府幕僚,后入朝为监察御史,兼管馆驿。不久转调殿中侍御史,后又迁度支员外郎御史中丞

薛存诚任御史中丞时,与刑部侍郎王播,大理卿武少仪秉公执法,审理了牵连到爱宠宦官梁守谦一案,将受贿的梁正言诛死。同时还惩处了不法僧人鉴虚。鉴虚在贞元年间(785804年),交接朝中权贵、宦官,收受贿赂,横行不法,官府不敢过问。审梁正言、沈壁一案时,薛存诚对鉴虚也进行了收审,得知前永乐县今吴凭曾托鉴虚行贿给已故宰相杜黄裳。之外,杜黄裳还通过鉴虚纳宁节度使高崇文钱4万5千缗。这些事情一经落实,薛存诚就将鉴虚逮捕下狱,定成死罪。这下捅了马蜂窝,时朝中贵要,地方权臣,纷纷向唐宪宗保救鉴虚,众情难违,唐宪宗特下诏赦免鉴虚。但薛存诚拒不执行,并把诏书奉还。第二天,唐宪宗又下诏要亲自提审鉴虚,薛存诚让宣召的宦官回奏唐宪宗说“鉴虚罪款已具,陛下若召而赦之,清先杀臣,然后可取。”唐宪宗颇为薛存诚的胆识所动,于是改变初衷,对薛存诚下诏嘉奖,放手让薛存诚办理鉴虚一案,薛存诚即将鉴虚鞭笞处死。

薛存诚不仅敢于惩办权奸,而且还勇于雪冤良善,就在他任御史小丞时,江西镇监军高重昌诬奏本镇所辖信州刺史李位谋反。谋反为重罪,唐宪宗当即下诏调李位回朝受审。薛存诚觉得此事有冤情,在李位回朝后,他一日向唐宪宗三次上表,要求将李位交付御史台审讯。唐宪宗准允了他的请求。薛存诚接案后经过认真审查,认为李位无罪,特为其昭雪。

不久,薛存诚迁授给事中,但唐宪宗却找不到御史中丞的合适人选,很思念薛存诚,即对宰相说:执法不徇私,没有人能代替薛存诚。于是又任薛存诚为御史中丞。但薛存诚未及上任,就得暴病死去。唐宪宗深表惋惜,特下启赠他为刑部侍郎

唐后期朝政腐败,薛存诚任御史中丞时,刚正不阿,执法如山,尽于职责,很是难能可贵。薛存诚工诗赋,传于今的有诗12首,赋2篇,以其诗而论,多粉饰太平,颂扬吾皇圣明之作。

○祯石赋(以“素质元字,篆隶相参”为韵)

上帝乃眷下顾,丰我皇祚。产祯石以报德,约远人以遐赴。外辉焕以发章,内清明而含素。方圆冰洁,篆隶星布。五千符圣历之长,一九合太阳之数。莹然非追琢所及,忽尔若神灵来附。考乎文也,知诸受命之期;征乎石焉,示此维城之固。且夫文旌乎实,石坚乎质,垂本根以繁茂,作元後之贞吉。验符而天命有归,贻庆而孙谋莫失。方《洛书》以自来,状《河图》以负出。懿夫?彩发鲜,隐起成妍。贸非工斫,字乃神镌。移篆文於玉玺之上,取隶则於铜棺之前。纷鸟迹以届汉,若飞腾而在泉。帝拜昌言,庆实延於卜代;名传圣运,功何异於补天。苟不思而来暨,恭承眷於上元。信乎瑞以勤致,彰乎天赐。其为後也,贵乎无得而称;其为石也,下乃不求而致。岂比夫渭滨之璜兮空言佐命,岘首之碑兮永沉文字。孰若我垂吉祚於当时,演昌期於後嗣。且夫文可嘉而不可卷,石可固而不可转。题八角而尔乃增辉,刻九言而吾斯尽善。宜子孙之蛰蛰,得先徵於隶篆。太宗劳谦垂制,虔告上帝。伊连被而莫纪,自高祖而流裔。其石也为遐玉之祥,惟孤也实先君之系。诚降庆之所致,敢欺绐於舆隶。於是公卿列辟,剑佩锵锵。联趋诣石,载拜称觞。斯万人之有庆,表二圣之重光。不然,何炫发於石,玉侔其相。莹煌无点,璀璨有章。帝曰祖考之德惟覃,股肱之能以参。故天锡之罔替,谅不?而何堪。

○仙石灵台赋

惟神化之所感,何祯祥之必臻。位将天而同德,天与日而共新。百灵扶於三善,万象资乎一人。是以英声远被,嘉贶必陈。於是秘其迹则如画如隐,图其文则匪雕匪刻。屈若丝萦,舒同发直。彩非因染,辞无假饰。虽真?之可观,固神功之靡测。若乃烟消字发,苔落文生。映月波起,含日金明。彰八千之绵祚,著三代之珍名。或鸾回而凤转,乍云点而霜横。法兼篆籀,体备形声。信天笔之攸假,实神翰之所成。至如桂影宵临,星光夜烛。分若珠解,连同琼续。映朝霞以散锦,流夕露以垂玉。纪三皇之故事,包五代之遗躅。足使浊河龙泳,清洛龟沉。既超前而冠後,亦挟古而光今。所以管弦流韵,锺石凝音。岂独妙符至理,固亦道叶乾心。总群瑞以考证,实表盛乎贞纪。腾茂实於千载,激清流乎万祀。元象焕以呈祥,灵山郁以效祉。明皇期(一作基)之永固,与天地乎终始。嗟微臣之菲薄,属钦明於暮齿。望天阙以长谣,情顾恋其何已也。

薛存诚,字资明,河东人。父胜,能文,尝作《拔河赋》,词致浏亮,为时所称。存诚进士擢第,累辟使府,入朝为监察御史,知馆驿。元和初,王师刘辟,邮传多事,上特令中官为馆驿使。存诚密表论奏,以为有伤公体。会谏官亦论奏,上乃罢之。转殿中侍御史,迁度支员外郎作相,用为起居郎,转司勋员外、刑部郎中、兼侍御史、知杂事,改兵部郎中、给事中。琼林库使奏占工徒太广,存诚以为此皆奸人窜名,以避征役,不可许。咸阳县尉袁儋与军镇相竞,军人无理,遂肆侵诬,儋反受罚。二敕继至,存诚皆执之。上闻甚悦,命中使嘉慰之,由是擢拜御史中丞

僧鉴虚者,自贞元中交结权幸,招怀赂遗,倚中人为城社,吏不敢绳。会杜黄裳家私事发,连逮鉴虚下狱。存诚案鞫得奸赃数十万,狱成,当大辟。中外权要,更於上前保救,上宣令释放,存诚不奉诏。明日,又令中使诣台宣旨曰:“朕要此僧面诘之,非赦之也。”存诚附中使奏曰:“鉴虚罪款已具,陛下若召而赦之,请先杀臣,然后可取。不然,臣期不奉诏。”上嘉其有守,从之,鉴虚竟笞死。洪州监军高重昌诬奏信州刺史李位谋大逆,追赴京师。上令付仗内鞫问。存诚一日三表,请付位于御史台。及推案无状,位竟得雪。

未几,再授给事中。数月,中丞阙,上思存诚前效,谓宰相持宪无以易存诚,遂复为御史中丞。未视事,暴卒。宪宗深惜之,赠刑部侍郎。存诚性和易,于人无所不容,及当官御事,即确乎不拔,士友以是称重之。

旧唐书

薛存诚   御史中丞薛存诚,元和末,由台丞入给事中。未期,复亚台长。宪阁清严,俗尘罕到,再入之日,浩然有闲旷之思。及厅吟曰:"卷帘疑客到,入户似僧归。"后月,阍吏因昼寝未熟,仿佛间,见僧童数十人,持香花幢盖,作梵唱,次第入台。阍吏呵之曰:"此御史台,是何法事,高声入来?"其一僧自称:"识达,是中丞弟子,来迎本师。师在台,可入省迎乎?"阍吏曰:"此中丞,官亚台,本非僧侣,奈何敢入台门?"即欲擒之。识达曰:"中丞元是须弥山东峰静居院罗汉大德,缘误与天人言,意涉近俗,谪来俗界五十年。年足合归,故来迎耳。非汝辈所知也。"阍吏将驰报,遂惊觉。后数日,薛公台中遇疾而薨。潜伺其年,正五十矣。(出《续玄怪录》)  【译文】  唐元和末年,御史中丞薛存诚由台丞升门下省要职给事中。不到一个月,他又升任副御史。御史府第,整洁肃穆,远离街市。他升任后搬了进去,觉得心旷神怡。他来到厅中吟了两句诗:"卷帘疑客到,入户似僧归。"几个月后,看门的小吏正和衣而睡尚未睡深沉。他恍然间看见几十个僧童,拿着香花和印着佛名的幡旗,一边念着经文一边按顺序走进来。看门小吏斥道:"这是御史的公署,你们这是作什么法事,高声喊叫地进来?"其中一个和尚自称识达,是中丞薛存诚的弟子,这次来迎接师傅的。他说:"我师傅在吗?我们可以进去探望一下就把他接走吗?"看门小吏说:"这是中丞大人的官署,本不是寺院,你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进来呢?!"当即就要去捉拿识达。识达说:"中丞原来是须弥山东峰静居院的罗汉大德,因为他错误地与佛祖说想涉足凡尘,被贬到人间五十年。现在五十年已满,我们所以来迎接他。这件事,你们这些人是不知道的。"看门小吏急忙要跑去报告,一下子从梦中惊醒。数天之后,薛存诚在公署患病而死,人们暗自一算,整好五十岁。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