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苗剧

苗剧

苗剧是湖南19个地方戏曲剧种中,最年轻的一个戏剧剧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新生的一种少数民族艺术形式。1954年2月诞生于湘西苗族自治区花垣县麻栗场乡。初始时,曾称“苗剧”、“苗语剧”、“苗戏”(苗语叫“戏雄”),七十年代曾称“苗歌剧”,直到1982年才正式定名为“苗剧”。

苗剧,是湖南19个地方戏曲中最年轻的一个剧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诞生于湘西苗族自治区花垣县麻栗场乡,兴起湘西自治州花垣、吉首、古丈、凤凰等县,后扩展到湖南西南的城步、绥宁等县。始称“苗剧”、“苗语剧”、“苗戏”(苗语叫“戏雄”),20世纪70年代曾称“苗歌剧”,直到1982年才正式定名为“苗剧”。

1994年应邀参加以国家民委副主任李晋友为组 长全国少数民族戏曲剧种调查,撰写了7万字的调查报告。大量的田野资料证明苗剧的前身为蚩尤戏,是苗巫装扮苗族大祖先蚩尤为苗民驱鬼逐疫的仪式。

五千多年前,苗族祖先蚩尤是一位叱咤风云的战神。出于战争的需要,除了运用智谋和巫术,他还创造了战争面具,其化装奇特:面部戴上金属制作的造型凶恶而狰狞的脸壳,盔顶装有金属铸造的一对牛角,耳鬓亦以锋利的剑戟状的金属片保护,综合为后来所谓的“面具”。为了吓退对方,他装扮成猛兽凶神模样,额上弄出四只眼睛,两腋下附以双翼,变成“天符之神”。其足部装饰成牛蹄,左右肩各增两臂。是故,史书对蚩尤有这样传奇性的描绘:“人身牛蹄,四目六手,耳鬓似剑戟,头有角”(《述异记》)。“身如牛,人面,目在腋下,食人”(《神异经》)。“疏首”(即雕首,雕饰面部,指戴面具)。连他的八十一个兄弟(即结拜兄弟的部落酋长),也作如是装束:“兽身人语,铜头铁额,食沙石子”(有特异功能)。见(《龙鱼河图》)。蚩尤被黄帝擒杀之后,许多部落不听号令,黄帝“遂画蚩尤像,使万邦臣服”。由此可见蚩尤在那个时期的显赫威望。有不少史志记载,秦汉以降,蚩尤仍受到历代帝王的膜拜。秦始皇游东海所祠山川八神,蚩尤是以“兵主”之称端居其中的。汉高祖刘邦 在宫廷内设蚩尤神位并“首祠之”,及至天下初定,便“立蚩尤之祠于长安”。以上史料表明:蚩尤是中国面具的创史人,并且最先将面具用于战争。蚩尤殁后,苗族经历了长达几千年的迁徙,为祈求蚩尤的神佑,苗巫以锅烟灰涂面,倒戴铁三脚(表牛角),装扮成战神蚩尤模样为苗民驱邪赐福。

这就是被大师称谓的最原始的蚩尤戏。其发生的时代应是距蚩尤殁后不久。一直保留在苗族巫坛中,延演至今。其传统仪式剧目有《恰相》(汉语即:赶猖),《大追伤亡》等,这些基本法事与技艺是苗巫度执(拿营业执照)必考项目,因而这种戏剧形态得以传承至今。我们通过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以及近几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多次普查,获得大量珍贵资料。这些成果,成为“中国戏曲起源于古代祭祀”的实证。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花垣、凤凰、吉首、保靖、古丈、泸溪以及湘西南的城步苗族自治县、靖县、绥宁、芷江、新晃等县市,是中国苗族同胞的聚居地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苗族同胞在政治上当家作主,经济上翻了身,民族民间的文学艺术也得到迅速的发展。1953年,湘西花垣县文化馆在麻栗场乡建立了沙科中心俱乐部,并随之成立了文化站,将熟悉苗族文艺的苗族教师石成鉴调到文化站工作。石成鉴了解苗族同胞喜爱看戏,但又没有本民族语言的戏看的情况,萌生了创立苗剧的愿望。在县文化馆的支持下,以他为主,将苗族故事《泸溪峒》改编成苗剧《团结灭妖》,交给麻栗场俱乐部排演。他们用苗歌、苗语演唱,把生活动作和舞蹈、武术的动作加以发展。使之相当于戏曲形式的唱、念、做、打,于1954年农历正月初六在麻栗场首次演出。这出戏以亲切的民族语言、朴素的感情和浓郁的民族特色,受到苗族群众的欢迎。这场演出,标志着苗剧的诞生。

自治州文化部门加倍努力,对各苗区的民间艺人进行培训,推广苗剧。苗剧便在花垣、吉首、古丈、凤凰等县广泛兴起,相继创作演出了十几个剧目。如花垣县的《龙宝三姐》、吉首县的《合作大生产》、古丈县的《石丁叭拉》、凤凰县的《神箭手》等。这是苗剧的业余演出阶段。

1958年,苗剧进入城市演出,一些专业演出团体对唱腔的发展进行的各种尝试。如1958年花垣县文工团演出的《千歌万颂石昌忠》,第一次突破原始苗歌的束缚,借用歌剧的手法创腔;1965年花垣县农村文艺宣传队演出的《借牛》,第一次用戏曲的板腔手法进行创腔;1979年花垣县文工团编演的《带血的百鸟图》,以音乐创作为主,借鉴汉族戏曲唱、念、做、打等表现手段,使苗剧的艺术水平得到了进一步提高。

苗剧的流布,除了湘西自治州的一些县市之外,还扩展到湖南西南的城步、绥宁等县。城步、绥宁两县的苗剧与湘西地区的苗剧有所不同,他们的剧目大多数是现代题材,只有少部分是根据民间故事和苗族历史故事改编的,还有少量的移植剧目。

苗剧的声腔体系至今尚未形成,处于试验探索阶段。大体有三种不同的形式:

用原始苗歌为唱腔。如花垣县麻栗场业余苗剧团,从诞生至今,一直采用这种办法。好处在于简便易行,群众喜爱;不足则是旋律性不强,戏曲特色也不够鲜明。

用汉族民间音乐为苗剧唱腔。花垣吉卫镇古牛苗剧团常采用这种办法。他们演出的《歌献情成》一剧,大部分唱腔是用本县流行的汉族渔鼓调谱成的,有时也用阳戏音乐配曲,并有小型民族乐队伴奏,颇受本地苗汉人民的欢迎。

以苗族民歌为素材,创作新的唱腔。这是专业剧团和部分业余剧团,为了提高苗剧音乐的戏剧性与表现力所作的尝试。其中有四种不同的做法,有的用歌剧和歌舞剧手法设计音乐,属于歌剧风格;有的是在民歌的基础上,借用戏曲板式节奏变化去创腔,是苗剧走戏曲路子的一种尝试;有的是在民歌的基础上发展成山歌剧,在原始民歌基础上,根据剧情及人物性格进行发展,甚至把几支同类型的曲调揉合成一曲,给唱腔赋予新的生命;有的则是采用曲牌连接的结构形式, 在唱腔中,结合板式变化的变奏手法来弥补不足。

苗剧的过场曲牌,是根据苗族唢呐曲改编的。苗剧的锣鼓点也有两种来源,一是用苗族鼓舞、狮舞的锣鼓点为基础,发展成固定的锣鼓经;另一种则是吸收京剧的锣鼓点,略加变化,用地方特色乐器演奏。

苗剧乐队也分文场和武场。文场除了二胡、中胡、扬琴、三弦、笛子等民族乐器之外,还有一些苗族的乐曲。如拉弦乐器“牛角器”,这是苗剧的主奏乐器,音色明亮音域宽广,表现力强。竹唢呐也是苗族的传统乐器,音色明亮,但音域太窄。武场面的打击乐则有土锣土钹、包包锣、竹柝等。竹柝很有特点,原是巫师的迷信工具,在苗剧中将它作为板鼓使用。

苗剧的舞台演出语言目前尚未统一,大体上有用苗语、或用汉语两种形式。专业剧团大多是用汉语,湘西自治州的业余剧团演出苗剧,都用当地苗语为舞台语言。城步、绥宁的苗剧则用汉语。

解放前的苗剧,其剧目主要有《恰相》、《大追伤亡》、《抱己嘎》等,其特点是剧情单一,程序固定,严格安排在祭祀法事中,仪式化程度较高。解放后的苗剧,剧目甚多,主要有大戏《团结灭妖》、《带血的百鸟图》、《逃犯审官》、《黛雅与那卡》等。其剧情曲折复杂,戏曲化程度较高,曾获得多次全国性奖励。

因为创立时间不长,目前苗剧还没有形成固定的表演程式和行当体制。业余剧团大多是以生活化的表演为主,略有提炼和发展,有的还吸收了汉族传统戏曲的某些表演程式;专业剧团则在苗族生活的基础上,按照戏曲剧种`表现生活的特殊规律,对生活形态进行加工、提炼,正在努力创造一套具有苗族特色的表演程式。

演唱方法上,业余剧团与专业剧团各有不同。如花垣、吉首、凤凰一带的业余苗剧团由于采用原始苗歌为唱腔,完全保留了苗歌的独特演唱方法,不求音量大,只求掌握风格韵味,曲调简朴,多用本嗓演唱。专业剧团大多是用汉语演唱,唱腔已有较大的发展,通常采用民歌唱法与苗歌唱法相结合的演唱艺术,根据曲调的特色,采用相应的演唱方法。在做功方面,还没有固定的程式,根据剧目题材和演出单位不同,表现形式也不同。农村业余剧团和演农村生活小戏时,大多是用生活化的表演,专业剧团则较多采用了程式化的表演。他们有的是直接从苗族生活动作中提炼程式,如走路、唱歌、站立等,苗族妇女走路摆手、扭腰的动作很有特色,也搬上了舞台。苗族唱歌有托腮的习惯,因此也就形成了全托、半托、假托三种程式。

另外他们也从苗族舞蹈中提炼表演程式,如跑圆场便从鼓舞中提炼出小扭腰、大摆手的动作。也有人从苗族巫师的动乱中提炼出矮步、垫步等程式;另外也借鉴、吸收汉族戏曲表演程式,如亮相、抱拳、旋转、弓箭步等。融合苗族巫师的一些步法,形成了一些有特色的苗剧表演程式。武打表演,业余剧团多以苗族武术为主,如苗拳、苗棍、刀。专业剧团则将汉族武打套子拆散和苗族武术融合使用。如将苗族武术的“起式”与汉族戏曲的“起霸”结合使用,或者完全借用汉族戏曲武打,如高翻、空翻、靠手等。

苗剧的舞台服装很有特色,不管什么行当,均以苗族现代服装为基础。但业余剧团与专业剧团,历史剧目与现代剧目之间有一定的差别。专业剧团的戏服,在苗族现代服装的基础上,进行了许多改革,特别是演出历史剧目时,变化更大。

苗剧的价值有四:(一)有利于弘扬苗族先进文化,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需要;(二)有利于抢救濒灭的特殊剧种,是百花齐放的举措;(三)有利于挖掘仅存于湘西苗区的蚩尤戏(苗剧的初始形态),是编写研究中国少数民族戏剧史的活态史料;(四)有利于展示、传承少数民族优秀剧目和技艺,是苗族七百万观众的渴求。

苗剧已失去过去的辉煌,观众远离剧场,剧团急剧锐减,传承人严重流失。被称为“天下第一团”的花垣县专业苗剧团仅保留一块牌子、一套班子、一栋房子,很少创作和上演苗戏剧目。事实证明,苗剧已经处于濒灭状况,若不及时抢救,它将在我们这一代人的手中永远消失。

苗剧的抢救措施有:(一)出台保护政策与法规,实行法律保护;(二)建立国家、省、州、县、四级保护机制;(三)苗剧的保护资金纳入各级财政预算;确定保护重点与区域;(五)建立研究基地与苗剧保护中心中国艺术研究院及其他科研部门,抢救、搜集、整理相关图文资料,出版研究成果,建立网络档案;保护传承人,落实资助项目与剧团,鼓励办班授徒。

石成鉴(1913-1982),苗族,花垣县麻栗场乡老寨人。石成鉴毕业于湘西特区师资训练班,以后长期任小学教员。他谙熟苗傩艺术,善诗歌词赋,懂苗语汉语,对苗族历史、风土人情了如指掌。

1952年,他在花垣县麻栗小学任教时,兼任了当地夜校的教师。夜校,不但学文化,同时也开展群众性的文艺活动。当时,他曾提出将苗族故事《泸溪峒》(其内容与傩戏《抱假嫁》相似)改成苗剧的设想。1953年秋,石成鉴调花垣县文化馆,负责麻栗场区的群众文化辅导工作。这样,苗剧的创造也因此获得了时间和空间。1954年春,他与苗族艺人吴兴华用七天的时间写出了第一个苗剧剧本《团结灭妖》;又与石成业、刘光旭等人将剧本付诸于排练场。石成业、刘光旭当过苗老司(苗巫),演过傩戏,在他们共同的努力下,《团结灭妖》很快排练而成。1954年2月初,正值新春佳节,又逢立春时分,《团结灭妖》在麻栗场进行了首场演出。演出惊动了四乡八寨,苗民们涌向了麻栗场。他们看着以苗歌苗舞苗语演出苗家古老的神话故事,万众欢呼:我们有了自己的“戏雄”(苗剧)!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