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苏州话

苏州话

苏州话,俗称“苏州闲话”,是一种吴语方言,属吴语太湖片苏沪嘉小片。长期以来苏州话一直是吴语的代表方言之一,在历史上具有很高的地位。苏州话以软糯著称,素有“吴侬软语”之美称。

苏州话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方言之一,保留很多中古汉语要素,其显著特征为完整保留中古汉语的浊音,保留平上去入平仄音韵,保留尖团音分化,保留较多古汉语用字用语,能够与古代韵书切韵》、《广韵》等基本匹配。

现代苏州话有27个声母,49个韵母,7个声调,声韵调系统也是吴语的一般情况。苏州话有很多特征词、俚语和特殊的语言现象,是苏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江南文化的瑰宝。

苏州话不仅是生活语言,也是一种文学语言。《海上花列传》是最著名的吴语小说,全书由文言和苏白写成。苏白是江南最流行的语言。 传承与保护苏州话是每一位苏州人的责任

老派标准苏州话是28个声母,49个韵母,8调。苏州郊区很多都保留了翘舌音声母,故部分地区具有33个声母 。现代苏州话(苏州市区)有27个声母,46个韵母,7个声调。20世纪初苏州话仍保留四声八调系统,但是现在阳上与阳去归并,所以剩7个调(城区),但常熟、张家港等地仍然是保留有8个调。

苏州话的主要语言特征有:

(1)塞音、塞擦音声母三分,主要保留古全浊声母。清浊对立用音标举例为[b]和[p]的对立,也就是英语的b[b]与普通话的b [p]的区别。英语“big”中的“b[b]”就是浊音,而“spend”中的“p[p]”实际发的音就是不送气轻音/p/。浊音系统是吴语区别于其他发言的最大特点,这也是对中古汉语(唐时期)的继承。

(2)苏州地区基本保留中古四声的分野,各分阴阳,共8个声调。如常熟、张家港是8个声调;而苏州市区、昆山、太仓是7个声调,阳上并入阳去。

(3)保留古疑母[]。如:我/u/、外/a/、吴五//

(4)中古咸摄和山摄的一二等字分为两类韵母,寒//-山/s/。

(5)[z]音词头s变规律,也就是[z]音词头清化规律。所谓z音词头s变,也就是所有的z音,如果在一个词语中处于开头的位置,则这个[z]要发成s的音,但是仍然保持浊音时的声调与气流。例:辰光 ,人民 ,石头。但是如果z音在词语的中间,则依然保持[z]的发音。

(6)gh[]音词中弱化现象。gh[]是比较难掌握的一个音位。当这个音在所在的词语中处于开头的位置时,需要完整的发出来。但是如果是在词语中间,则会弱化,甚至脱落。举例:粉fen红ghon。实际发成fen51-'on。

(7)分尖团。

(8)古果遇两摄混同。

●新派

苏州话总共有27个声母(包括零声母,不包括评弹翘舌声母),如果算上评弹翘舌声母(也就是老派苏州话中的声母),那么苏州话的声母总数可以达到31个。如果再将'm和m类的分列,则有36个。苏州话完整的保留中古浊音,即“巴”,“怕”,“爬”三字声母相互对立,这也是吴语的共性。

苏州地区各县级市声母数目不一,常熟话33个声母、张家港话34个声母、昆山话27个声母、太仓话28个声母。

老派

下表列出老派苏州话的声母系统,根据《苏州方言志》(1998)。

双唇音

唇齿音

齿龈音

龈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鼻音

/m/忙米问木

/n/南努纳

//娘女宜肉

//岸饿咬外

塞音

清音

送气

/p/喷飘破匹

/t/汤天贪塔

/k/开宽肯哭

不送气

/p/包边波八

/t/东低短跌

/k/高姑瓜各

//安烟弯怨

浊音

/b/排皮步白

/d/唐甜团达

//共狂轧搿

塞擦音

清音

送气

//草妻穿拆

//欺劝巧却

不送气

//糟猪战作

//京菊鬼交

浊音

//棋群穷巨

擦音

清音

/f/方非福

/s/山西生色

//虚戏晓训

/h/海蟹荒黑

浊音

/v/房冯微伏

/z/邪社儒宅

//孩效叶月

边音

/l/来连乱落

陆基所著的《注音符号苏州同音常用字汇》,记录的是1935年时的最老派(亦称旧派)苏州话语音,其中反映的苏州话声母系统如下:

双唇音

唇齿音

齿龈音

卷舌音

硬颚音

龈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鼻音

/m/

/n/

//

//

塞音

清音

送气

/p/

/t/

/k/

不送气

/p/

/t/

/k/

//

浊音

/b/

/d/

//

塞擦音

清音

送气

//

//

//

不送气

//

//

//

浊音

//

擦音

清音

/f/

/s/

//

//

/h/

浊音

/v/

/z/

//

//

边音

/l/

近音

圆唇

//

/w/

不圆唇

/j/

/, , , /四个翘舌音仅存于最老派和少部分老派苏州话,尤其是评弹老演员所使用的苏州话。据《现代吴语的研究》,旧派苏州话分//组和//组,新派苏州话不区分两者。其中,中古的章组声母在最老派苏州话文读中绝大多数为翘舌,庄组及知组除部份阳声韵外则多为平舌。尽管如此,根据《一百年前的苏州话》及赵元任先生的一些实地调查,当时苏州话白读音的翘舌分布远小于文读,且较为不规则。在如今的苏州市区,除极少数评弹演员外,已无人能区分最老派苏州话的平翘。但在苏州郊区几个点上仍有些许保留。

/j, w, /三个声母见于《字汇》所记录的最老派苏州话中。在记录后来语音的《苏州方言志》中,这三个声母同//声母均只用一个//声母代表,即无论韵母是开齐合撮,一律阳调用-,阴调用-。这个差别实质上是归类的问题,不大是语音上本质的差异。老派的//代表的是与后面元音同部位的浊擦音,无论后接元音的洪细。

零声母限于阴声调字,开始时往往带有喉塞音。苏州话的全浊声母/b, d, g, , z, v/起头并不很浊,可表示为[b, d, g, , z, v]。

老派和新派都分尖团,古见溪晓三母的字在今细音前读/, , /,与古精清心三母的字读/, , /不同音。例:“雪”/si/≠ “歇”/i/。不分尖团的苏州话被公众视为不标准的苏州话。

●新派

新派苏州话(苏州市区)是46个韵母。苏州地区各县级市韵母数不一,昆山和太仓话41个韵母,常熟话50个韵母,张家港话42个韵母。

今苏州话韵母表如下:

老派

《苏州方言志》记录的老派苏州话有49个韵母,见下表:

//一韵,女性是地道的[],男性偏央接近[]。此音是苏州话的特别标志,可以与邻近的昆山、常熟、无锡、吴江等地方区分开来。例如:“好”/h/。

/l/韵只在书面语出现,它其实是成音节的/l/,即/l/。其音值不稳定,一般先发央元音//,紧接着舌头向上抬起,有时舌尖碰到硬颚,有时不碰到。

旧派苏州话多一套卷舌声母,因而相应地多出两个舌尖韵母//和//。

/i/韵在/p, t, /三组声母后读[i],在/, /声母后读[i]。

/n, in, un, yn/四韵中的/n/不是地道的[n],也不是地道的[]。发音时舌尖一般不抵住硬颚,可以向前些,也可以向后些,有较大的个体差异。

相比之下,《字汇》所反映出的韵母系统见下表。它与后来的《方言志》之间的对应关系以黄底字表示出来。

一、单字调

苏州城区苏州话的单字声调按照传统语言学来讲,共有7个,阴平/阳平/上声/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城区阳上与阳去合并。吴县有20多个乡镇阳上、阳去有别,阳上(31) 降调,阳去(213) 降升调。

和汉语普通话的声调不同,苏州话的声调是清、浊分明的。如上面说的“阴声调”就只在以清辅音打头的音节中出现,而“阳声调”就只在浊辅音打头的音节中出现。清辅音不会出现阳声调,浊辅音也不会出现阴声调。

苏州市区以及昆山、太仓等地的单字调在7个,而常熟、张家港等地的单字调在8个。以下为苏州市区声调表:

二、连续调

连续调是在实际说话中出现的调。其划分的单位不是单字,而是一个语流,如一个单词,一个词组短语。吴语连续变调情况十分复杂,很多的吴语音韵学家为之奋斗,想搞清楚连续变调的规则,却在研究这个问题时出现了很多困难,到现在为止,吴语连续调的规律仍然各家所云,叹为观止。但始终没有一个明确简单的规律可找。苏州话的连续变调情况大致规律如下:

1. 在实际语流的一个单词或短语中只要有促音节(入声),其入声本身的音调就不变。如:角落。连读依然和两个单字的读法一样。

2. 实际语流中的一个单词或短语中,第一个音节的声调对整个单词或短语的声调起决定性的作用,而第一音节声调基本是不变的。这样的情况占到80-90-左右。如:开关

3. 在把握第一个音节声调的基础上,下面的声调就好把握了,这可以用一个“桥”型来掌握。(通常吴语的声调在最后一个音节下降。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重音)

以下列出的是《苏州方言志》中苏州话双音词连续变调的规律表。黄底表示的是前字变调的连续变调模式,其余均是后字变调。可见,苏州话二字组连续变调最主要的特征还是前重后轻,即属于前重式变调,只有首字阴上和阳上去时有例外。其前重式的特点虽然不及上海话强烈,但仍然十分明显。在前重式变调中,每个字组的非首字与北京话轻声实质上是类似的。

有趣的是,苏州城区方言虽阳上、阳去相混,但在阴入+阳上去二字组中,后字阳上和后字阳去的二字组却表现不同,古阳去字保持其本调。前字阴入也是最为稳定的二字组类型,这种环境下阳去字的本调才得以保持。

前字\

舒声

入声

阴平
  
55

阳平
  
13

阴上
  
51

阳上去
  
31

阴去
  
513

阴入
  
5

阳入
  
3

阴平
  
55

(55 21)

(55 2)

阳平
  
13

(13 33)

(13 2)

阴上
  
51

(51 33)

(51 21)

(51 21)

(51 2)

(51 33)

阳上去
  
31

(13 33)

(13 2)

(31 21)

(31 2)

阴去
  
513

(55 21)

(55 2)

(51 33)

(51 33)

(51 2)

(51 21)

阴入
  
5

不变

不变

不变

(5 313)

阳入
  
3

(3 21)

不变

除此外,苏州话还有两种轻声,无喉塞音尾的是(21) 调,有喉塞音尾的是(2) 短调。例:心浪(/sinl/,“心上”,与“新郎”/sinl/同音)、里向(“里面”)、儿子。

例子1:

狮子  平降

狮子林  平平降

狮子林公园 平平平平降

例子2:

老虫(注:老鼠) 上降

老虫药(老鼠药) 上平降(促)

可见,吴语一个单词或短语中,通常只出现一次上升,一次下降,而中间的大部分是平的。

4. 句例:“今朝点我勒海西祠胡同个苏州论坛浪乡发仔一个帖子。” 这句话只要拆分成以下语流:单词/短语,即:“今朝点 我 勒海 西祠胡同个 苏州 论坛浪乡 发仔 一个帖子。”平平降-降-促促-平平平平降(促)-平平-上平平降-促降-促平平降。

部分单音节形容词重叠式加“里、能、叫、则”等后缀,主要做状语。如苏州“慢慢较”,常熟“慢慢能”。

形容词的生动形式构成复杂,苏州有ABB、AAB、ABCD等几种形式,分别表示不同程度。如“绿”“绿汪汪”“碧碧绿”“碧绿生青”。

表示极高程度的格式,苏州有A里A、A完A完的形式。

关于过去式,过去的工作行为,常使用语素“曾”。

进行体和持续(存在)体有有明显的区别,不使用普通话的“着”。

有后置的谓语修饰语“快”,用在动词短语后。

可能补语的否定形式,代词宾语常出现在动词和补语的中间,如“讲俚勿过”。

单音动词的重叠式很常用,可以出现在如下格式里:扫扫干净、做做好、想想定当。

在双宾语句中,间接宾语常放在直接宾语后。

量词能直接后名词节后,前面不需要数词“一”和指示代词。

连续变调和语法结构有较密切的联系,在一定程度上能区别不同的句法形式。

(一)表语法手段的词:

1.否定词一般是“弗”。

2.表所属、领有的结构助词是“个”。

3.表疑问的副词用“阿”,加在动词短语前。

4.表给予的动词和表被动的助词同形,一般是“拨”“把”。

5.粘着的方位词“上”,一般说“浪”。

6.有虚化补语“脱/落”,用在动词后,相当于普通话的“掉”。

7.死和杀:单独的动词用死,作补语时说“杀”(或写作“煞”)。

(二)有一些构造形式特殊的拟声词,这些词优势还兼拟态摹状。

(三)后缀,“儿”很少,“头”和“子”常用。

(四)有很多特征词。

苏州话的人称代词是:

我/u/

(奴/nu/)

唔/nn/

(俚/lin/)

仅有部分老年人,主要是老年妇女称“奴”/nu/作为第一人称单数代词。苏州的东郊和西郊都说“奴”,因此城区的人大多认为“奴”是乡下口音。/u/不写作“吾”,因为苏州话“吾”读//,只用于书面语。

第三人称单数“俚”见于《海上花列传》,原写作“俚乃”。它可能是“唔”的前身,现已不使用。

苏州方言用来表示人称代词复数的后缀是“”/to/,相似的后缀也存在于其他吴语方言中。

朝饭早饭

李小凡《苏州方言语法研究》认为近指和远指的两组指示词同源。这些指示词都不能单独作主语宾语,需要与后接的量词、方位词结合才可以。

一、特征词中的形容词

二、连缀形容词

甜:甜稀稀(略带甜味)、甜味味(甜得淳正)、甜津津(甜得有回味)

酸:酸济济(酸得不强)、酸溜溜(酸得微妙)

苦:苦答答(苦得难过)

辣:辣蓬蓬(辣得舒服)、辣豁豁(辣得微妙)、辣齐齐(略带辣味)

痒:痒徐徐(缓慢袭来)、痒稀稀(痒得不畅快)

滑:滑腻腻(滑得不爽)、滑塌塌(滑得留不住)、滑格思(滑中带涩)

硬:硬八八(硬中有软)、硬桥桥(不服贴)

软:软绵绵(柔软,柔和)、软冬冬(软得有弹性)

其他:臭烘烘、香喷喷、白搭搭、青奇奇、黄芡芡、绿澄澄、笑嬉嬉、哭比比、暗出出、凶巴巴。

1. 你好 = 乃好

2. 大家好 = 大家好

3. 早上好 = 早阿

4. 吃饭了吗 = 饭阿吃勒

5. 吃过了 = 吃过哉

6. 还没吃呢 = 还吃勒

7. 不好意思 = 弗好意思

8. 麻烦你了 = 麻烦乃哉

9. 没关系 , 不要紧 = 弗碍个,弗要紧

10. 谢谢 = 谢谢

11. 不用谢 = 谢得个

12. 有人吗 = 阿有人阿

13. 我走了 = 我走哉哦

14. 再见 = 再会

15. 有空来玩 = 有空过来白相哦

16. 我来了 = 我来哉

17. 好久不见 = 长远弗见

18. 行不行啊 = 阿来赛阿/戛

19. 行的 = 来赛个

20.不知道 = 弗晓得

骂太平山门(指桑骂槐,不指名地骂人)

做花手心(暗里耍花招,使坏)

断链条活狲(坐立不稳,不安稳的人)

搞百叶结(胡搅蛮缠)

掐脱头葛苍蝇(遇事慌乱)

蚂蝗叮螺蛳(紧叮不放)

氽脱木排撩筅帚(丢西瓜拣芝麻)

门门勿落空(处处占便宜)

烂木头氽勒一浜里(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关亡讨口气(探人口风)

说嘴郎中呒好药

瓦爿部亦有翻身日

上歪一寸,下歪一尺

顺风背纤,逆风扯蓬

要保粘囡平安,常带三分饥寒

乌头风,白头雨

小暑热吼吼,大暑凉飕飕

破甏腌不出好咸菜

年轻苦,风吹过,老来苦,真正苦

金窠银窠,不及自家草窠(或“不及屋里狗窠”)

棉纱线扳倒石牌楼

又做师娘(指巫婆)又做鬼(音居)

蜓蚰吃百脚(蜈蚣),各自有一法

出头椽子先烂

小鸡踏勿碎瓦,泥鳅翻勿起浪

荷叶包不住沙角

灯草勿能做拐杖

快马勿用鞭摧,响鼓(锣)勿用重锤

靛缸里捞勿出白布

鸭吃砻糠鸡吃谷,各人自有各人福

俏眉眼做给瞎子看

吃素碰着月大

千年文书好合药

绣花枕头一包草

做一回憨大,学一回乖

顺风蓬勿要扯足

七石缸,门里大

屋请了个箍桶匠

炒虾等勿及红

老大多,打翻船

交人交心,浇树浇根

托人托仔皇伯伯

救仔田鸡饿仔蛇

新箍马桶三日香

摇仔半日船,缆绳也勿曾解

马夹呒不罩袖,说话呒不绕头

日里讲到夜里,菩萨还在庙里

含在嘴里怕烊,吐出来怕冷,咽下去怕鲠

伲子勿养爷,孙子啃阿爹

家里出仔绞家精,三缸清水六缸浑

上午皮包水,下午水包皮

商量北寺塔,兜转六城门

迷露开,晒得呆(迷露吴语指雾)

老伤酸痛,天要变动

春寒冻杀老黄牛

先说前句,隐去后句,以示含蓄。例如:

汤罐里笃鸭独出张嘴

台子底下打拳出手勿高

郎中开棺材店死活有进帐

老寿星插草标卖老

麻将牌突勒河里牌潮(下流、不知耻)

八仙桌浪第九位轧不上

一粒米笃粥米气也呒没

太湖里消(刷)马桶野豁豁

老虫落勒书箱里咬文嚼字

死人额骨头推勿动

月亮里点灯空挂名(明)

快刀切豆腐两面光

自鸣钟断发条金身勿活络

两个哑子困一横头呒商量

阎罗王屋里贼偷老鬼失匹

弄堂里拔木头直出直进

淘箩里坐笆斗笃定、稳妥

六月里穿棉鞋日脚(日子)难过

四金刚的琵琶(或称:棉花店里死老板)--勿能弹(谈)

我们常说的一般特指苏州城区的话,或者苏州城区的口音。苏州周边的话通常区分开说,比如无锡话常熟话吴江话、太仓话等。但这里的苏州口音主要是从语音的分来来说。

吴语包括吴语太湖片、台州片、东瓯片等。太湖片又再次分为诺干个小片,如苏沪嘉小片、毗陵小片、杭州小片、湖州小片等等。但是因为苏沪嘉小片面积较大,我们可以再次分口音。这里就产生了口音之分,如苏州口音、太仓口音等。

苏州全境除了张家港有毗陵小片的外,都是苏沪嘉小片的。而且以苏州口音为主,包括、吴江、昆山、常熟、张家港南部等。在张家港东北部还有一部分沙地口音。在昆山南部有部分嘉兴口音。当然,太仓另成为一口音。其实,苏州口音还包括无锡大部分地区。

虽然我们区分无锡话、常熟话等,事实上,我们可以发现他们更亲缘。对于很多非吴语区的人来说,是很难听出来苏州口音这种大口音下的区别的。

吴语与官话和其他非官话方言相比,有许多独特的地方,主要体现于:保留全部全浊声母,单元音韵母多,鼻音韵尾少,声调多、有入声,有较多文白异读,连续变调复杂,等等。这些是吴语内部各方言点共有的特点,在此不作赘述。现就江苏省东南部北部吴语太湖片两大小片(苏沪嘉小片与毗陵小片)间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呈现出的差异作系统总结,以求更为清晰地将苏南吴语东西两片的差异凸现出来。

一、语音差异

(一)“河、湖”是否同音

普通话“河”he、“湖”hu 不同音,毗陵小片也不同音,然而在苏沪嘉小片中,这两个字字音相近。

(二)“家、牙”等字的读音

“家、牙、加、价”等字的韵母,苏沪嘉小片是a,毗陵小片则是o。

(三)单元音韵母的多少

总体上,吴语的单元音要多于官话,但在吴语内部是不平衡的最多的是苏州、上海,最少的可能是常州、宜兴、溧阳等。有的字在苏州话里韵母都只有一个元音,而在常州话里与官话一样是复合元音。

这一特征与地理位置并不完全吻合,好些地方的韵母在双元音和单元音之间,反映了从双元音向单元音过渡的过程。

(四)是否区分尖团

什么叫尖团?下面每一对字,前后不同音,为分尖团,前一个是尖音,后一个是团音。

箭剑 清轻 小晓 西希 锡吸 相香

古代汉语是区分尖团的,后来越来越多的方言放弃了这种区分。吴语区原本都分尖团,近年上海在移民和普通话的冲击下,很多人已经不分。苏锡常三市的本地居民是大都分尖团的。苏州普遍分尖团;无锡市辖区完全分尖团,江阴基本完全区分,宜兴不分;常州市区老派区分尖团,中新派不分,溧阳、金坛基本上不分。

(五)有无翘舌音声母

官话中有翘舌音zh、ch、sh、r和平舌音z、c、s两组声母,吴语原来也有这样的区别。

大约一百多年前,就有一些方言逐渐失去翘舌音声母,全都读成平舌音了。这种变化与尖团音的变化一样,也是由东西两头向中间扩展。常州可能在100多年前就已没有翘舌音,苏州约在100年前完成这一变化。但在评弹等曲艺中,仍保留翘舌音。现苏南地区中,只有常熟/张家港/江阴东南乡/无锡东乡/苏州个别郊乡还保留了翘舌音韵母。

二、词汇语法差异

(一)代词的用字

苏南各地具体用字的差别较大,基本是一个地方一个样。

1、 读音差别很大,有时甚至是一点关系都没有,如都是“他”的“俚”(苏州)、“渠”(常熟)、“佗”(常州、无锡)。

2、 反过来,有些看似不一样的词语,反而读音却差不多,更令人眼花缭乱。如苏州话中“伲”是“我们”,在常州、无锡人听来,还以为是“你”呢。苏州话里的“哀”相当于近指的“这”,上海话的“哀”恰好相反,相当于远指的“那”。再如吴江话的“伊”是“他”,无锡话的“伊”却是近指的“这”。

3、 没有两处特别相同或特别不同。上海与吴江话中的“他、他们”都是“伊、伊拉”,好象很相近,但其他六的代词却全不一样。常熟话中的“我们”跟无锡话一样,都是“偶俚”,但“你们”却与无锡话的“你俚”不同,说成“嫩笃”,又跟苏州话的“唔笃”相近。

从上海到常州,直线距离仅160余千米,差别却很大。现将苏南吴语主要代表方言点的人称代词列示如下:

普通话

苏州

常州

无锡

吴江

常熟

唔奴

我们

我家

我俚

伲堆

我俚

你们

唔笃

你家

你俚

唔那堆

嫩笃

俚、唔

他们

俚笃

佗家

佗俚

伊拉

渠笃

这里

哀搭

该头

伊搭

格里

里搭

那里

弯搭

过头

过搭

基面

格搭

(二)“子”尾

“儿子”、“鞋子”等的“子”尾在北部吴语的东片地区也是“子”,从无锡往西,如无锡、常州、宜溧等地,就把“子”发成促音“则”。(当中可能有零星的特例,如武进东缘部分农村与苏州等一样)。应该相信“则”是“字”的变音,“则”其实本来就是“字”。

(三)“你的”和“红的”等的“的”是否相同

“你的”表示领属,“红的”表示形状,在语法上有所区别,在普通话和多数方言中,两个“的”并无差异。

在苏沪嘉小片中,这两个“的”也是相同的,都读成“个”,或略有音变。但在常州小片中,这两个“的”却不一样,“你的”的“的”也是“个”,“红的”的“的”却是“佬”。毗陵小片的方言中,把“孩子”说成“小佬”,其实就是“小的”的意思。

(四)有无发问词“阿”

以“阿”作发问词的现象,主要集中在苏南东部的苏州、无锡等地,西片的常州(上海也是)则大多没有。上海、常州都习惯说“去伐”,“伐”就相当于“吗”,与普通话仅有发音的略微差异,在语法形式上相同。而在苏州话里,一般都说“乃阿去”。常州小片中的武进东部边缘由于受苏州小片的影响,也常会以“阿”作发问词。

苏州话是吴语的代表,也是中国最悠久的方言之一。早在商代泰伯奔吴的时候,苏州话的前身上古吴语就已经形成了。苏州话发展有两个变动比较大的时期:晋代和明代。晋代时中原话和当时的古吴语结合形成中古吴语。明清两代是苏州话最辉煌的时期。

商代形成期

一般认为,“吴”的概念自周朝泰伯奔吴、建立“句吴(勾吴)”起始。 上古吴语就是这个时候形成的。当时,江南地区仍然是蛮夷之地。而泰伯奔吴,建立了吴国,古中原的发达文化与江南地区文化融合为吴文化。中原的语言和当时江南越人的语言结合,形成了上古吴语。

周代发展期

随着周朝的建立,汉语在周朝开始分化。据《孟子》《吕氏春秋》等相关资料进行判断,先秦时代的汉语,分为夏、齐、楚、越四大方言。越方言,就是指的上古吴语,分布长江下游江南一带。据资料显示,当时吴越地区语言相通。上古吴语所使用的地区大致比今天的北部吴语区范围略大。当时最大的城市是吴国首都姑苏。

汉代扩张期

汉代的时候,上古吴语流传到东南地区,形成闽语。吴县(今苏州)是当时东南地区的最大的城市,也是吴郡的郡治。因此,当时苏州的方言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晋南朝变革期

汉朝末年,中国北方出现大动荡,一直到隋朝才结束。西晋末年永嘉南渡,使得上古吴语受到中原话影响,形成了中古吴语。同时吴语也包围了当时的政治中心建康,成为士大夫必学的语言,并相互渗透。吴语的影响力也逐渐增大。

隋唐宋元平稳发展期

隋朝建立之后的700年间,建康等大城市相继被摧毁或衰落。苏州是唐朝江南道的道治所在,苏州又再次成为江南最大的城市。苏州话在这700年间,一直在慢慢发展变化。在南宋的时候,也受到当时杭州话的影响。

明清近代辉煌期

明代开始由于江南地区的发达,较多苏州人能够从劳动中解放出来,从事其他行业。其中读书是苏州人从事较多的行业。从唐代到清代,苏州地区的状元占有所有状元的很大的比例,明清一度达到五分之一。上层社会的精英中较多的也是苏州籍。苏白在明代从江南的流行语言成为士大夫的流行语言。昆曲评弹都以苏白为标准音,甚至一开始的京剧都曾使用过苏白。古人云:“善操海内上下进退之权,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之而雅,俗者,则随而俗之”上层社会,尤其是江南地区的上层人物大多以苏州话为荣。甚至不同地区的人交流也有使用苏州话的。 另外,当时戏剧业开始发展,苏州话成了四大白话之一:京白、韵白、苏白粤白。姑苏城被大明士绅名流列为游学天下必得一游的五大都会之一,上至后妃宫眷、官宦妻女,下至民间匹妇乃至江湖艺女,更以穿着苏式服装,学说苏白,操唱吴歌,引为骄傲。尤其对各式妓女来说,衣必吴妆,话必苏白,擅长吴歌,成为必备之技能,非如此不足以自抬身价。苏州话在当时相当于江南民间的“普通话”。[6]

清代开始出现了苏州话小说。《海上花列传》是最著名的吴语小说,作者江苏松江府人韩邦庆。全书由文言和苏白写成,对话皆用苏州方言是该书的鲜明特点,使用苏白也是19世纪兴起的吴语小说的共同特点。

到了民国时期,苏州话在上海的影响力最大。当时很多上海的有教养的人往往说苏州话,而不说上海话。民国很多小说也有大量的苏州话的痕迹。如金庸的武侠小说中有很多苏州话词汇。苏州话也是第一批拥有拉丁字母拼音方案的方言。

近现代危机的产生与保护的开展

建国后,随着普通话的推广和外来人口的涌入,苏州话使用没有往日频繁了。苏州话作为苏白,在历史上有极高的地位,可以说只有文人雅士或者有文化的高层诸公可以讲一口苏州话,是身份的象征。而今,普通话的推广使得地方方言尤其是吴语遭受前所未有的最低待遇。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国家推广普通话力度的增加和外来人口的压力,苏州话出现不同程度的式微。2011年,苏州城市商报对苏州的中小学生进行了调查,有些学生不使用苏州话甚至不会苏州话。苏州话面临断代危机。

2014年7月底,百度百科发生苏州话词条被篡改事件。该词条指出,苏州话属于北方方言,苏州口音的普通话应该作为新苏州话来看待,而老苏州话是通行于苏州偏僻农村的即将被淘汰的方言。并且进一步强调,苏州文化是“落后文化”,苏州文化对苏州的发展几乎没有贡献。此文一出,在网络上引发不小震动,激发了很多网友对苏州语言文化的关注。

今苏州话仍然在苏州市民的日常生活中占有主要地位。苏州人民应该将苏州话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

从春秋时代,就有吴国的名称。当地方言叫做吴语,是从地名来的。六朝时,吴声歌曲中的“我” 就用“侬”,这种说法一直用到现在,还留存在苏州郊县一些老农口中,并转声为 “奴”。但那时的吴语总的来说和现代方言差距还很大。

从明代留存的小说、传奇、弹词、民歌、笑话等文献看,明清时代吴语面貌则与现代的苏州方言较接近。如冯梦龙编的《山歌》,就几乎完全是用吴语的。

到了清代,方言文献总量大增,成段成篇使用方言的很多。如清初的白话小说《豆棚闲话》第 10 则 “虎丘山贾清客联盟 ” 里清客的话:我哩个生意,弗论高低,侪好同坐。得子时,就要充个豪杰;弗得时,囫囵是个臭疠。(我们的生意,不论高低,都可以同坐。得意时就要充个好汉,落魄时整个儿是个下三烂。)其中的“我哩(我们)、个(的)、侪(都)” 等方言词,多数能在现代方言里找到。

到清末,现代化印刷业发展起来,出现了著名的长篇苏白小说,如《海上花列传》、《九尾龟》、《九尾狐》、《海天鸿雪记》等。《海上花列传》第一回中有:不多时,洪善卿匆匆出来。赵朴斋虽也久别,见他削骨脸,爆眼睛,却还认得。趋步上前,口称“ 娘舅 ”,行下礼去。洪善卿还礼不迭,请起上坐,随问:“令堂阿好?阿曾一淘来?寓来哚陆里?”(你母亲好吗?跟你一起来了没有?住在哪里?)朴斋道:“小寓宝善街悦来客栈。无来,说搭娘舅请安。”(我住在宝善街悦来客栈。妈没有来,说[让我]跟舅舅请安。)其中“ 爆眼睛、娘舅、阿、阿曾、一淘、来哚、陆里、无、、搭” 等都是吴语,和现代吴语区别不大了。值得注意的是,对话中敬谦语使用得当,是现代人应该学习的。

民国时期,上海亦兴起了方言小说的热潮,其中很多作品都使用了苏白。这些作品深受江浙沪吴语地区读者的欢迎。

1、杠铃杠铃马来哉, 隔壁大姐转来哉, 买个啥个小菜, 茭白炒虾, 田鸡踏杀老蜗, 老蜗告状, 告畀和尚, 和尚念经, 念畀观音, 观音烧香, 烧不乌龟, 乌龟嚓屁, 嚓到xx嘴巴里。 吭铃吭铃马来哉, 隔壁大姐转来哉, 带点啥个土特产? 嘉兴粽子杭州篮, 葑门塘藕水莼菜, 娘搭送一眼,姐搭送一眼, 做做人情,娘亦欢喜姐亦爱。

2、苏州玄妙观,东西两判官, 东判官姓潘,西判官姓管; 东判官手里拿块豆腐干, 西判官手里拿块老卜干; 东判官要吃西判官手里的老卜干, 西判官要吃东判官手里的豆腐干; 东判官勿肯拨西判官吃豆腐干, 西判官勿肯拨东判官吃老卜干。

3、摇船、摆渡,摆到齐门宄角头,捡到一只挖耳头,扒扒囡囡各死孔头。

4、嗯啊嗯啊踏水车,水车里向有条蛇,游来游去捉行蟆。行蟆盘勒青草里,青草开花结牡丹 ,牡丹娘子要嫁人,石榴姐姐做媒人,桃花园里铺行嫁,梅花园里结成亲,爸爸喊我水红菱,姆妈喊我响铃铃。长手巾,揩房门,短手巾,揩茶盆,揩得房门茶盆亮晶晶个亮晶晶。

5、炒,炒,炒黄豆,炒好黄豆翻被头。

6、小人要唱小山歌, 蚌壳里摇船出太湖, 燕子衔泥哆断海, 螃皮鱼跳过潼灵山。

7、小囡小囡不要哭, 肚皮饿了吃冷粥 咸鸭蛋,酱汁肉,小囡吃了还要哭?

8、嘛嘛驮,吃果果,爹爹转来割耳朵。称称看,二斤半,烧烧看,三大碗。爷一碗,娘一碗,还有一碗挺勒门角落里斋罗汉。罗汉勿吃荤,买个面筋囫囵吞。

9、补下来, 立起来, 淘淘米, 烧烧饭。 你吃几碗饭? 我吃两碗饭; 你吃几棵菜? 我吃两棵菜。 电灯挂起来, 票子挖出来, 清零框浪算算看: 冬菜冬菜大头菜, 香萝卜干咸橄榄。

10、落雨哉,打烊哉, 小八剌子开会哉。

11、小猫咪咪, 明朝初二, 买斤荸荠, 送把阿姨, 阿姨长,阿姨短, 阿姨头上一只碗, 碗里有块老卜干, 吃啊吃不完。

12、一只老虎一只猫, 一个跟之一个跳, 跳过是只大老虎, 跌倒是只偎灶猫。

13、一箩麦,两箩麦, 三手拍大麦, 劈劈啪,劈劈啪, 大麦熟,大麦香, 磨面做馒头, 馒头熟,馒头香, 雪白馒头请先生。

14、背缸倒缸, 咸菜真香, 卖脱咸菜, 买斗黄糠, 背缸倒缸, 黄糠好香, 野菜拌糠, 猪猡养壮。

15、编花篮,编花篮, 花篮里向有小囡, 小囡名字叫秀兰, 秀兰、秀兰编花篮, 匍下去,立起来, 匍下去,立起来,……

16、正月初一吃圆子,二月里放鸽子,三月清明去买青团子,四月蚕宝宝上山结茧子,五月端午吃粽子,,六月里摇扇子,七月莆扇拍蚊子,八月中秋剥剥西瓜子,九月登高去打梧桐子,十月剥开枣红小桔子,十一月太阳头里踢毽子,十二月年底搓圆子。

17、鹁鸪鸪,要做窠。 早上做,露水多; 点心做,热勿过; 夜里做,蚊子多; 想想还是明朝做。

一种方言好听与否,其实不在于是否易懂,而是主要取决于语调、语速、节奏、发音以及词汇等方面。吴语与湘语(指老湘语)是汉语七大方言语系中形成最早的方言,因此吴语至今保留了相当多的古音。吴语的一大特点在于保留了全部的浊音声母,具有七种声调,保留了入声。在听觉上,一种方言如果语速过快,抑扬顿挫过强,我们往往称这种话“太硬”;但如果语速过慢,缺乏明显的抑扬顿挫,我们往往称这种话“太侉”。苏州话语调平和而不失抑扬,语速适中而不失顿挫,在发音上,感觉是较靠前靠上,这种发音方式有些低吟浅唱的感觉。

苏州话属于吴语太湖片

吴语太湖片,即为北部吴语,是狭义的“吴语”。它是吴语中最大的一个方言片,以太湖为中心区,分布在苏南浙北上海的广大地区,地域及人口都达到吴语使用总数的65-,为影响力最强的一支吴语,很多人错误地将吴语太湖片认为是吴语的整体。吴语太湖片可再分为毗陵、苏沪嘉、苕溪、杭州、临绍、甬江等六小片。其虽然分布于苏沪浙皖四省市,但内部通话程度较大,故合为一片。

吴语太湖片是人们狭义上认为的“吴语”概念。很多人认为吴语仅仅是苏南、上海、浙北一代的语言,但其实吴语区不仅仅包括长江三角洲以及太湖、钱塘江周边一带(苏锡常、上海、杭嘉湖甬绍一带),还包括浙中浙南广大地区,如金华、台州、丽水、温州、衢州甚至江西上饶、福建浦城以及安徽南部部分地区。

人们对于吴语太湖片的误解与粤语概念相类似,一般人意识中的粤语其实是粤语广府片(广州)的经典粤语方言,而并非粤语区的全部。吴语太湖片便相当于粤语广府片,属于经典吴语,以苏州话、上海话为代表。然而由于历史原因,吴语并未同粤语一样产生标准音,因此苏州话、上海话均非吴语标准音,但上海话由于融合了较多其他小片的语言成分以及官话成分,较易于听懂,故可将上海话称为“吴语通用口音”。

吴语太湖片凡67县市,人口6600万人。太湖片内部在吴语当中较为一致,大体可以相互交流。内部细分毗陵(常州)、苏沪嘉、苕溪(湖州)、杭州、临绍(绍兴)、甬江(宁波)6个小片。片与片之间语法、词汇、发音差异不大,仅是语调有所区别,能作基本沟通。

北部吴语通常以苏州话或者上海话为代表。

评弹苏州话是苏州评弹中使用的艺术化语言。有人将其看成是所谓“正宗”的苏州话。其形式稳定,不像一般口头语言,是评弹演员的基本功,发展不及一般苏州口话来得快。

评弹苏州话是较为老派的苏州话,同现在多数苏州人讲的口语是不一样的。凡是要说唱苏州评弹的人,首先要学的就是评弹苏州话。

从语音的角度来讲,评弹苏州话有几个明显特点:

1.带翘舌声母。

现在苏州市区的语言已经没有翘舌音。民国初年,老派苏州话里还存有翘舌音。如今只有在郊区以及评弹艺人的口中还听得见翘舌音。评弹苏州话保留着老派苏州话的这个特点。实际上,评弹音中的翘舌音的分布同普通话是不一样的,平翘之分一般以常熟一带的典型老派吴语的分法为准。

2.文白异读相对较多。

文白异读现象是吴语中比较普遍存在的现象。在评弹的唱词中,由于基本上采用的都是古代官话,所以文白异读比日常生活要多。许多日常生活中已经几乎不用的文读,在弹词中还有。另外,对于著名历史人物如像曹操刘备等人,他们说话要用所谓的“中州韵”,用的都是苏州官话,所以文读就更多了。

从用词造句的角度来讲,评弹苏州话交替用苏白和官白,从而来适应不同人物身份的需要。评弹中说表也就是叙述描写的部分,一般都是用苏白来表述。

苏州的俗语,其中一部分是旧时从书场里流传出来的。

如苏州闲话中常能听到的“乐惠”或“小乐惠(小乐胃)”一说。有些人喜欢每晚几两老酒、一碟花生几只鸡爪,优哉游哉品尝咂摸,自称“小乐胃”,意思是胃里快乐适意。延伸出去,也指那些会过小日子之人,每天去园林吃吃茶、湖畔钓钓鱼,称为“小乐惠”,有安逸享乐之意。其实,此词原应为苏州旧时书场里的行话“小落回”。

以前书场的说书人,表演到中途,往往要“落一落书”,歇一歇擦把脸,品一口茶润润喉咙。听众也可松弛一下,下座来走动或上厕所。因一回书暂时中断十来分钟,未正式落书,故称为“小落回”。小落回后,场外听白书之人,就可堂而皇之地进场,立着听书,偶有空位还可坐坐,拾个“书屁股”,过过“小落回”之后的舒畅安逸之瘾。以前苏州人听书的较多,“小落回”的说法也慢慢流传到了民间,只是时间一长缠夹不清,便以讹传讹,弄得面目全非。《简明吴方言词典》还听音生文,将“小落回”写成了“小乐胃”,使人误解。

苏州俗语“出道”,亦源自评弹界的行话。苏州人把某孩子长大成人,能走上社会自立了,而且在外兜得转,称为“出道”。苏州评弹最早的行会组织,是清代王周士组织的光裕社。当年光裕社刻有一本艺人手册《出道录》,里面除制定行规外,还有道训、经验总结、前辈艺人说唱艺术评介等。书中有一项光裕社规定:“凡同业出道时,零贴三百文,领书本,待晚年终世,将书领丧费”。艺徒凡学习评弹须拜师,学业有成,自己开始独立跑码头,要办拜师酒,称为“出大道酒”,并交纳出道费,购买一本《出道录》,表示永记师门规矩。

还有一俗语“起爆头”,是指事情正平稳正常地进行中,突然有人出来横插一杠。这也来自于评弹行话,说书人紧要关头突然惊堂木一拍,“哇啊呀呀”“起爆头”了,并且能与观众当时的情绪达成一种心理默契。“起爆头”过后,往往就要大落回了。说书先生在关键辰光,还喜欢“卖关子”来制造悬念,稍交待几句后就抱拳一拱:“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档或明日请早”来吊足观众胃口。“卖关子”流传到日常生活中,就是形容一些人,说话做事到要紧时,故意绕弯子兜圈子故弄玄虚。此外在评弹中,插科打诨的“摆噱头”,以及“拼档”、“跑码头”、“软档”等行话,也都传到了日常生活中成为俗语。

《苏州方言志》叶祥苓江苏教育出版社1988

《苏州方言词典》李荣主编 江苏教育出版社 1998

《苏州方言地图集》叶详苓主编 龙溪书会1981

《江苏省志方言志吴语苏州方言篇》鲍明炜主编 南京大学出版社1998

《苏州话音档》叶详苓、盛毓青主编 上海教育出版社1996

《苏州方言语音研究》汪平武汉: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1996

《苏州方言语法研究》李小凡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8

《标准苏州音手册》汪平 齐鲁书社 2007年9月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