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苌弘(历史人物)

苌弘(历史人物)

苌弘,亦作苌宏字叔,又称苌叔。周景王、周敬王的大臣刘文公所属大夫

刘氏与晋范氏世为婚姻,在晋卿内讧中,由于帮助了范氏,晋卿赵鞅为此声讨,苌弘被周人杀死。

传说死后三年,其心化为红玉,其血化为碧玉,故有“苌弘化碧”、“碧血丹心”之说,以喻忠诚正义。事见《左传哀公三年》。《庄子外物》:“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后亦用以借指屈死者的形象。曾为孔子之师。

苌弘,(公元前582?一前492)字叔,又称苌叔,四川古资州人(今资阳市)。东晋《华阳国志》记苌弘蜀人,唐《元和郡县志》《资州图经》。《庄子外物篇》载:“苌弘人,被杀之后,血流不止,蜀人藏其血,三年之后化为碧。”后人以“苌弘化碧”形容一个人精诚忠正。成语“碧血化珠”、“碧血丹心”、“苌弘化碧”即由此而来。

苌弘是“以方术事周王”之贤士,在周王室大臣刘文公手下任大夫一职。《淮南子》载:“苌弘,周室之执数者也。”高诱注:“数,历术也。”说明苌弘的主要任务是观测天象、推演历法、占卜凶吉,对周王室的出行起居、祭礼战事等做预测,对自然变迁、天象变化进行预报和解释。司马迁把他写进《史记天官书》,作为天文学家录入该书。苌弘在周王室做事,为王室效力达五十年,并长眠于邙山脚下,与洛阳有着不解之缘。

苌弘学识渊博。《淮南子》是这样描述他的,“天地之气,日月之行,风雨之变,历律之数,无所不通”。《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家语》都有记载。公元前518年,孔子自曲阜西行至洛邑,向老子请教礼制,特意去拜访苌弘,向其请教“乐”的知识,足见苌弘的学识和地位。

苌弘忠于职守。他在王室任职期间,国家已经出现了“王室衰微,诸侯坐大”的局面。为极力辅佐周王,维护王室的尊严,苌弘巧妙地运用自己精通的“方术”为周王寻找统率天下的依据,从而达到控制各诸侯国的目的。《史记》、《左传》中有多处记载,如《史记封禅书》载:“是时,苌弘以方术事周灵王,诸侯莫朝。周力少,苌弘乃明鬼神事,设射“首”。“首”者,诸侯之不来者,依物怪欲以致诸侯。”苌弘通过设射“首”,借助鬼神之力,要求诸侯国服从周天子,奉行上天的旨意。

为避王子朝之乱,帮助王室摆脱困境,苌弘和刘文公商定在水以东的狄泉附近扩建成周城。《国语周语下》记载:“敬王十年,刘文公与苌弘欲成周,为之告晋,魏献子为政,说苌弘而与之,将合诸侯。”由于周王室财力匮乏,苌弘四处游说,争取到晋国和其他诸侯的支援,最终完成了这一伟大工程。

苌弘死得悲惨壮烈。苌弘的学识、忠诚和治国之道,并没有赢得应有的回报。公元前492年,晋国发生了大夫范吉射和中行寅叛乱事件,苌弘的上司刘文公与范吉射为世代姻亲,为达到削弱晋国实力、辅助王室的目的,苌弘暗中为范氏出谋划策。内乱平息后,晋卿赵鞅以此为借口要征讨王室。

周敬王是依靠晋国的支持,才登上王位的,他迫于压力,为息事宁人,讨好晋国,下令杀了苌弘。忠心耿耿的苌弘最终做了“替死鬼”。

相传,因苌弘死得悲壮、死得冤屈,其血三年化为碧玉。后常以“碧血”与“丹心”连举,称颂为国捐躯之士,用“苌弘化碧”、“六月飞雪”比喻千古奇冤。《后汉书郡国志》中,洛阳下注引《皇览》说,偃师东北山(邙山)有苌弘墓。今偃师市化碧村有一冢,应为苌弘所葬之地。最近在该村又发现明朝万历年间所立的苌弘墓碑,进一步印证了这一说法。

苌弘的赤胆忠心为历代人所颂扬。战国著名哲学家庄子是这样评价苌弘的:“昔者龙逢斩,比干剖,苌弘,子胥靡,故四子贤,而身不免乎戮”。

清人张汉为苌弘墓题诗曰:

贰被忠臣墓,先师访乐人。

三年消碧血,万古化清怜。

地下追彭化,天中重鬼神。

如何薄西路,土冥湮云。

苌弘博学多才,知天文地理,精星象音律,常与周景王交往,孔子齐国久仰其名其才,于周敬王二年(前518年)前往邑造访苌弘,求教韶乐武乐之异同和不解之处。

孔子在请教苌弘韶乐与武乐异同后,问苌弘道:“武乐与韶乐孰为轩轾?”苌弘道:“武乐为周武王之乐名,韶乐为虞舜之乐名,若以二者之功业论,舜是继尧之后治理天下,武王伐纣以救万民,皆功昭日月,无分轩轾。然则就乐论乐,韶乐之声容宏盛,字义尽美;武乐之声容虽美,曲调节器却隐含晦涩,稍逊于韶乐。故尔武乐尽美而不尽善,唯韶乐可称尽善尽美矣!”

对于苌弘博学施教,孔子称谢不迭,并于次年前往齐国聆听了韶乐的演奏,乐得手舞足蹈,如醉如痴,“三月不知肉味”。孔子与苌弘的会晤,史称“访弘问乐”。其六艺(礼、乐、书、诗、易、春秋)中“乐以发和”思想即源于苌弘的乐学理论。

东周景王时,苌弘任上大夫。景王死后,王族内乱,苌弘和卿士刘文公联手,借晋国帮助平乱,辅立王子即位,史称周敬王。苌弘忠心耿耿,尽心竭力,又有修齐治平之雄才大略,深得周敬王的信任。君臣同心戮力,欲复兴王室。但是,他们的做法,引起诸侯国中一些政客的嫉恨,卫国大夫彪说:“周王朝自从幽王昏乱以来,至今已历十四世了。苌弘还想复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不久,晋国的范氏、中行氏、智氏、赵氏、魏氏、韩氏六卿内讧,范氏和中行氏被其他四氏剿灭。范氏原为晋国执政正卿,又和周王室的卿士刘文公有姻亲关系。因此,在晋国内乱时,周王室明显地站在范氏和中行氏一边。赵、智、魏、韩四氏灭了范氏和中行氏后,接着又追究周王室中支持范氏和中行氏的人。他们知道刘文公根基深、地位高,无法扳倒,便指名道姓要周敬王惩治苌弘,而周敬王认为苌弘是辅立自己的功臣,一向忠心不二,不肯惩处他。

晋国正卿赵鞅便派大夫叔向出使周王室,用阴谋诡计离间周敬王和苌弘的君臣关系。他故意频繁地同苌弘接触,有时密谈到深夜才告辞,试图引起周敬王和刘文公的怀疑。最后,叔向去晋见周敬王时煞有介事地说:“大王,我们晋国已经查明范氏、中行氏之乱与苌弘无关,你不必再追究苌弘了。我也便告辞回国复命去了。”叔向临走时,故作匆忙状,不慎把袖中一封伪造的信件遗落在殿阶上。内侍把信件捡起来交给周敬王。周敬王打开一看,竟是苌弘写给叔向的密信。信曰:“请转告晋君,尽速发兵攻打周国,我将迫使敬王废黜刘氏,以作内应”云云,周敬王把信传给刘文公,刘看了大怒,不辨真假,不由分说,立即要周敬王搜捕苌弘,诛灭其九族。周敬王念其辅佐之功,不忍加害,但最终还是把苌弘放逐到千里之外的蛮荒蜀地去了。

苌弘有口难辩,悲愤交加,没想到自己对周王室一片忠心,到头来却因一封假信,竟落得如此悲惨结局!他到蜀地后,郁郁寡欢。不久便剖腹开膛自杀了。苌弘的冤死,引起了当地吏民的怜惜同情,他们把苌弘的血用玉匣子盛起来埋葬,立碑纪念。三年后,掘土迁葬,打开玉匣一看,他的血已化成了晶莹剔透的碧玉。

晋国的“六卿之乱”中,苌弘站在周王室一边支持范氏而被殃及,后被杀。

公元前497年8月,范吉射跟中行寅合攻赵简子,拉开魏、韩、赵三家分晋的序幕。鉴于范氏与刘家世代姻亲,关系密切,中行氏和范氏又是通家之好,苌弘为了宗周的前途,乃以周朝名义帮助他们,把王室田税也让出一些。

公元前493年9月,苌弘让郑兵护送齐国粟子给范氏。赵简子在途中偷袭,击溃郑兵,劫走军粮,在戚誓师,大败范氏、中行氏。接着,唆使晋大夫叔向到周,多次密会苌弘,造成关系诡秘的假象,然后率师逼周。兵临城下之际,周敬王得到叔向伪造的书简:“苌弘对叔向说:‘你起晋师来攻周,我废刘氏另立单氏。’”周敬王信以为真,万分震怒,杀心顿起。

公元前492年7月9日,苌弘在成周被剖腹掏肠,壮烈殉国,享年约90岁。押解出宫时,老人大呼冤枉,周敬王置之不理,杀了他好请晋师退兵。临刑前,先生沉痛陈词:“杀身之祸,我并不悲哀,我是痛惜宗周不统一!难道主张迁都是为了表功?唉,可怜周王清静的庙堂就要毁灭了!”

苌大夫的忠骨安葬在河南洛阳东北邙山上,遗著《苌弘》15篇,惜已无存,其言论散见《左传》《国语》《孔丛子》《吕氏春秋》《淮南子》等书。后人筑祠祭祀他,并自战国以迄民国,流传了他许许多多的传奇故事。一说他因范氏、中行氏之乱放逐归蜀,自恨回天无力,剖腹自尽。一说是被周人车裂而死。一说是赵简子派兵入蜀(周时小邑,在今河南禹州市西北)将他刑而死,乡亲们感于苌弘殉难之惨烈,把他的血藏在匣中,三年以后化作青绿色的美玉,璀璨夺目,光照人间。这个故事形成典故,左太冲写《蜀都赋》,关汉卿著《窦娥冤》,秋鉴湖作《对酒》诗,孙中山挽黄花岗,柳亚子悼李家钰,共和国颂周恩来,都运用了这个典故。

后人遂用“苌弘化碧、血化碧、碧化、碧血、血碧、三年化碧”等形容刚直忠正,为正义事业而蒙冤抱恨;亦写青绿的颜色。

关汉卿《窦娥冤》:“等他四下里皆瞧见,这就是咱苌弘化碧,望帝啼鹃。”

辛弃疾《兰陵王》:“苌弘事,人道后来,其血三年化为碧。”

顾况《露青竹杖歌》:“玉润犹沾玉垒雪,碧鲜似染苌弘血。”

温庭筠《马嵬诗》:“返魂无验青烟灭,埋血空成碧草愁。”

《庄子外物》:“人主莫不欲其臣之忠,而忠未必信,故伍员流于江,苌弘死于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

《国语周语》:“敬王十年,刘文公与苌弘欲城周,为之告晋。魏献子为政,说苌弘而与之。将合诸侯。”

《礼记乐记》: “丘之闻诸苌弘,亦若吾子之言是也。” 郑玄注:“苌弘,周大夫。”

《史记封禅书》:“是时苌弘以方事周灵王,诸侯莫朝周,周力少,苌弘乃明鬼神事,设射首。首者,诸侯之不来者。依物怪欲以致诸侯。诸侯不从,而晋人执杀苌弘。周人之言方怪者自苌弘。”后亦用以借指屈死者的形象。

汉 张衡《东京赋》:“苌弘、魏舒,是廓是极。”

晋左思 《蜀都赋》:“碧出苌弘之血,鸟生杜宇之魄。”

汉刘安《淮南子论》:“苌弘,周室之执数者也,天地之气,日月之行,风雨之变,律历之术,无所不通。”

晋王嘉《拾遗记》卷三周灵王:“时有苌弘,能招致神异。王乃登台,望云气蓊郁,忽见二人乘云而至,须发皆黄,非谣俗之类也。乘游龙飞凤之辇,驾以青螭。其衣皆缝缉毛羽也。王即迎之上席。时天下大旱,地裂木燃。一人先唱:‘能为雪霜。’引气一喷,则云起雪飞,坐者皆凛然,宫中池井,坚冰可琢。又设狐腋素裘、紫罴文褥,罴褥是西域所献也,施于台上,坐者皆温。又有一人唱:‘能使即席为炎。’乃以指弹席上,而暄风入室,裘褥者弃于台下。时有容成子谏曰:‘大王以天下为家,而染异术,使变夏改寒,以诬百姓,文、武、周公之所不取也。’王乃疏苌弘而求正谏之士。时异方贡玉人、石镜,此石色白如月,照面如雪,谓之‘月镜’有玉人,机戾自能转动。苌弘言于王曰:‘圣德所招也。’故周人以苌弘幸媚而杀之,流血成石,或言成碧,不见其尸矣。”

按诸书记苌弘事颇相抵牾,其详可参看高步瀛《文选李注义疏蜀都赋疏》。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