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舞阴公主(东汉光武帝刘秀长女舞阳公主刘义王别称)

舞阴公主(东汉光武帝刘秀长女舞阳公主刘义王别称)

舞阴长公主,刘义王,又称舞阳长公主。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的长女。建武十五年(公元40年),封舞阳长公主。下嫁陵乡侯、太仆梁松。梁松因牵连诽谤,被诛杀。

《后汉书.卷十下.皇后纪第十下》 :“汉制,皇女皆封县公主,仪服同列侯。汉法,大县侯视三公。其尊崇者,加号长公主,仪服同蕃王。蔡邕曰:“帝女曰公主,姊妹曰长公主。”建武十五年,封舞阳公主为长公主,即是帝女尊崇亦为长,非惟姊妹也《舆服志》曰“长公主赤车,与诸侯同绶”也。诸王女皆封乡、亭公主,仪服同乡、亭侯。乡、亭侯视中二千石。肃宗唯特封东平宪王苍、琅邪孝王京女为县公主。《东平王传》曰:“封苍女五人为县公主。”孝王女,传不见其数。其后安帝、桓帝妹亦封长公主,同之皇女。案:邓禹玄孙少府褒尚舞阴长公主(此舞阴长公主是汉安帝妹刘别得),耿曾孙侍中良尚濮阳长公主,岑彭玄孙魏郡守熙尚{氵日/工}阳长公主,来歙玄孙虎贲中郎将定尚平氏长公主,并安帝妹也。长社、益阳公主,桓帝妹也。解见上。其皇女封公主者,所生之子袭母封为列侯,定,获嘉公主子,袭封获嘉侯;冯奋,平阳公主子,袭封平阳侯。此其类也。皆传国于后。乡、亭之封,则不传袭。其职僚品秩,事在《百官志》。沈约《谢俨传》曰:“范晔所撰十志,一皆托俨。搜撰垂毕,遇晔败,悉蜡以覆车。宋文帝令丹阳尹徐湛之就俨寻求,巳不复得,一代以为恨。其志今阙。”续汉志曰:“诸公主家令一人,六百石;丞一人,三百石;其余属吏,增减无常。”《汉官仪》曰“长公主傅一人,私府长一人,食官一人,永巷长一人,家令一人,秩皆六百石,各有员吏。而乡公主傅一人,秩六百石,仆一人,六百石,家丞一人,三百石”也。不足别载,故附于后纪末。

皇女义王,建武十五年封舞阳长公主,适陵乡侯太仆梁松。舞阳,县,属颍川郡。松,梁统之子。其传云:“尚光武女舞阴公主。”又《邓训传》:“舞阴公主子梁扈,有罪,训与交通。”此云舞阳,误也松坐诽谤诛。。”

《后汉书.卷十上.皇后纪第十上》 :“梁贵人者,褒亲愍侯梁竦之女也。少失母,为伯母舞阴长公主所养。长公主,光武女,梁松尚焉年十六,亦以建初二年与中姊俱选入掖庭为贵人。四年,生和帝。后养为己子。欲专名外家而忌梁氏。八年,乃作飞书以陷竦,飞书,若今匿名书也。竦坐诛,贵人姊妹以忧卒。自是宫房息,,惧也,音牒。周书曰“临捕以威,而气惧”也。后爱日隆。”

《后汉书.卷十六.邓寇列传第六》 :“会上谷太守任兴欲诛赤沙乌桓,乌桓怨恨谋反,诏训将黎阳营兵屯狐奴,以防其变。《汉官仪》曰:“中兴以幽、冀、并州兵克定天下,故于黎阳立营,以谒者监之。”狐奴,县,属渔阳郡也。训抚接边民,为幽部所归。六年,迁护乌桓校尉,黎阳故人多携将老幼,乐随训徙边。《东观记》曰:“训故吏最贫羸者举国,念训常所服药北州少乏,又知训好青泥封书,从黎阳步推鹿车于洛阳市药,还过赵国易阳,并载青泥一,至上谷遗训。其得人心如是。”鲜卑闻其威恩,皆不敢南近塞下。《东观记》曰:“吏士常大病疟,转易至数十人,训身为煮汤药,咸得平愈。其无妻者,为适配偶。”八年,舞阴公主子梁扈有罪,训坐私与扈通书,征免归闾里。《东观记》曰:“燕人思慕,为之作歌也。”

《后汉书.卷三十四.梁统列传.第二十四》 松字伯孙,少为郎,尚光武女舞阴长公主,再迁虎贲中郎将。松博通经书,明习故事,与诸儒修明堂、辟、郊祀、封禅礼仪,常与论议,宠幸莫比。光武崩,受遗诏辅政。永平元年,迁太仆。

松数为私书请托郡县,二年,发觉免官,遂怀怨望。四年冬,乃县飞书诽谤,下狱死,国除。飞书者,无根而至,若飞来也,即今匿名书也。

子扈,后以恭怀皇后从兄,永元中,擢为黄门侍郎,历位卿、校尉。温恭谦让,亦敦《诗书》。永初中,为长乐少府。松弟竦。

竦字叔敬,少习《孟氏易》,孟喜字长卿,东海人,见《前书》。弱冠能教授。后坐兄松事,与弟恭俱徙九真。既徂南土,历江、湖,济沅、湘,湖谓洞庭湖,在今岳州。《水经》云沅水出柯且兰县,注云入洞庭,会于江。湘水出零陵始安县阳海山,至巴丘入于江。感悼子胥、屈原以非辜沉身,乃作《悼骚赋》,系玄石而沈之。《东观记》载其文曰:“彼仲尼之佐鲁兮,先严断而后弘衍。虽离谗以呜邑兮,卒暴诛于两观。殷伊尹之协德兮,暨太甲而俱宁。岂齐量其几微兮,徒信己以荣名。虽吞刀以奉命兮,抉目眦于门闾。吴荒萌其已殖兮,可信颜于王庐?图往镜来兮,关北在篇。君名既泯没兮,后辟亦然。屈平濯德兮,洁显芬香。句践罪种兮,越嗣不长。重耳忽推兮,六卿卒强。赵殒呜犊兮,秦人入疆。乐毅奔赵兮,燕亦是丧。武安赐命兮,昭以不王。蒙宗不幸兮,长平颠荒。范父乞身兮,楚项不昌。何尔生不先后兮,推洪勋以遐迈。服荔裳如朱绂兮,骋鸾路于奔濑。历苍梧之崇丘兮,宗虞氏之俊。临众渎之神林兮,东经来职于蓬碣。祖圣道而垂典兮,褒忠孝以为珍。既匡救而不得兮,必殒命而后仁。惟贾傅其违指兮,何杨生之欺真。彼皇麟之高举兮,熙太清之悠悠。临岷川以怆恨兮,指丹海以为期。”

显宗后诏听还本郡。竦闭门自养,以经籍为娱,著书数篇,名曰《七序》。班固见而称曰:“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左传》:“书齐豹曰盗,三叛人名,不惩不义。善人劝焉,淫人惧焉。”《孟子》云:“仲尼成《春秋》,乱臣贼子惧。”梁竦作《七序》而窃位素餐者惭。”性好施,不事产业。长嫂舞阴公主赡给诸梁,亲疏有序,特重敬竦,虽衣食器物,必有加异。竦悉分与亲族,自无所服。服犹用也。

竦生长京师,不乐本土,自负其才,郁郁不得意。尝登高远望,叹息言曰:“大丈夫居世,生当封侯,死当庙食。《礼记》曰:“诸侯五庙,卿大夫三庙,士一庙。”如其不然,闲居可以养志,《诗书》足以自娱,州郡之职,徒劳人耳。”后辟命交至,并无所就。有三男三女,肃宗纳其二女,皆为贵人。小贵人生和帝,窦皇后养以为子,而竦家私相庆。后诸窦闻之,恐梁氏得志,终为己害,建初八年,遂谮杀二贵人,而陷竦等以恶逆。诏使汉阳太守郑据传考竦罪,死狱中,家属复徙九真。辞语连及舞阴公主,坐徙新城,使者护守。新城,今洛州伊阙县也。宫省事密,莫有知和帝梁氏生者。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