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织田信秀(日本战国时代大将、织田信长之父)

织田信秀(日本战国时代大将、织田信长之父)

织田信秀(1510年~1551年4月8日),尾张战国大名,人称尾张之虎。信定之子,信定为织田大和守信友的家老,信友一族则从属于尾张国守护斯波氏,协助统治尾张下四郡,实际上却因主家的斯波氏的衰微而掌有主家下四郡的实权;尾张上四郡则由织田氏的别支信安一族所掌有,大抵上尾张一国自斯波义统以后皆由织田氏为实际统治者,而由于织田氏强大到取代主家斯波氏掌有尾张的实权,因此居于尾张最有实力、位居守护代职务的织田氏,也因为尾张统治权的争夺而陷入了内部斗争的漩涡中。

织田信秀(1510年-1551年4月8日),是日本战国时期的武将大名。织田信长之父。

永正7年(1510年),以尾张西南部的实际支配者,胜幡城主织田信定的长子的身份降生。信定是尾张守护代织田氏的同族,出仕于支配尾张下四郡的织田大和守家,并以重臣之身成为了清洲三奉行之一。

大永7年(1527年),信定将家督之位传给了信秀。在之后的天文元年(1532年)间,信秀曾一度和主家的织田达胜发生争斗,但后来还是以和解告终。

同样在天文元年,织田信秀用奇谋夺取了今川那古野氏的那古野城,城主今川氏丰被迫流亡京都。今川氏丰是个爱好连歌的风雅之人,经常连续数日在城中举办连歌会。那古野城内专门备有客房,供参加连歌的客人们歇宿。织田信秀就以此为契机,积极出席歌会,并且逗留于那古野城中窥探夺城的机会。今川的家臣虽多有警觉,但因为今川氏丰很信任织田信秀,所以谏言都没有被听进去。

某日信秀逗留在那古野城的时候伪装患病,以此为名从胜幡城召来家臣伺机在那古野城四处放火造成混乱,漂亮地夺取了那古野城。成功地扩大了版图。(也有说法是夺取那古野是在天文7年(1538年)发生的。)

伴随着势力扩大,信秀先后于天文8年(1539年)和天文17年(1548年)建造了古渡城和末森城,并且将自己的居城迁了过去。

随着信秀突出的表现,他的敌人也逐渐增多起来。为了安定内外,信秀积极上洛向朝廷献金,获得了从五位下备后守的官位。其后又去幕府拜谒了第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天文10年(1541年),正直伊势神宫迁宫之际,织田信秀借机献上七百贯文,同年9月,再次向朝廷献礼,并最终获得了三河守的官职。

此后的织田信秀名义上依然继续和主家织田大和守家保持着主从关系,而织田氏也因为信秀的出色表现逐渐盖过了作为尾张守护的斯波氏。信秀将自己的弟弟织田信光和其他的一门众、心腹重臣安排在尾张的各个要隘,构筑起了压倒其他尾张其他势力的地位。实质上已经成为代表尾张的战国大名,并且与斋藤、松平、今川等其他大名纷争不断。信秀表面上保持着主从关系实则已经取代了主家,为将来信长的时代铺好了道路。

对外作战方面,天文4年(1535年)松平氏的当主松平清康因为森山崩(守山崩)突然死去,信秀利用松平氏陷入混乱之际攻入三河,之后的天文9年(1540年)开始的三次安城合战将西三河划归自己的势力范围,松平氏被迫从属于今川氏。其后开始与以今川义元为当主的今川氏敌对。天文11年(1542年)的第一次小豆坂合战中依靠麾下将士的奋勇作战,织田军击败了今川军,确保了在西三河的利益。

之后,在美浓发生了国主土岐赖艺遭到家臣藤道三放逐的事件,信秀打着保护赖艺的名义与斋藤道三作战,虽然曾一度夺取了大垣城,但在天文13年(1544年)作为斋藤氏援军,越前的朝仓宗滴率部前来后败北。

天文16年(1547年),织田信秀联合朝仓孝景和土崎赖纯,率军攻打美浓。虽然一度前进到藤道三的居城稻叶山城下,但在道三的突袭下遭到大败,信秀之弟织田信康和信长的家老青山信昌等二千余人战死,是为加纳口之战。此战过后的翌年天文17年(1548年),信康之子犬山城主织田信清和乐田城主织田宽贞相继反叛,在遭到镇压后投降。同年,织田大和守家的当主织田达胜的继承者织田信友攻打古渡城,弹正忠家(信秀)和大河守家(信友)的战火再燃,但次年两家即宣告和解。还是在天文17年(1548年),第二次小豆坂合战爆发,织田军迎战松平今川联军。在今川方名将太原雪斋的出色指挥下,松平今川联军先败后胜,织田信秀兵败安详城。

此役和随后发生的第三次安祥城合战再败,使得织田氏进出三河的努力终告失败,同时也让松平氏彻底臣服于今川,尾张三河一带跟随织田方的势力纷纷动摇,以至于在信秀去世后相继反叛。

接连败给斋藤和今川让织田氏面临强敌环饲的局面。为了打破现状,天文18年(1549年)织田信秀让其子织田信长和藤道三的女儿浓姬结成战略婚姻,从而与斋藤家达成和睦。但是同时,来自今川方的威胁并未缓解。

天文20年(1551年)3月3日,信秀当时的居城末森城爆发流行病,信秀本人也染病而亡,享年41岁。关于信秀去世的年份还有许多种说法,但一直没有定论。信秀死后,作为嫡子的织田信长继承了家督之位。

●信秀十分重视经济,早在胜幡城时期就积极利用附近的商业重镇津岛、热田积蓄财力。他对商业流通十分敏感,在对商业活力的谋划上更是有先见之明。

●作为织田信长之父广为人知,但其本身就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名将。因为他的勇猛善战,让其绰号(尾张之虎)令各方豪杰都畏惧三分。

●对于行为粗鲁,性格任性的信长,无论是亲戚还是部下重臣间都充满了抱怨之声。但信秀一概无视,坚定地将信长当做自己的继承者,父子间的信赖关系和信秀的慧眼独具可见一斑。

●关于“计夺那古野城”一事,为了接近喜欢连歌的今川氏丰,信秀积极的练习连歌,随后以妙计夺取了那古野城。此事也可看出信秀在作为一名武将之外的性格特征。

●天文12年时,织田信秀向朝廷献上4000贯修缮费用,可见他对于和朝廷保持良好关系的重视。虽不能简单比较,17年后毛利元就在恭祝正亲町天皇的即位典礼上的献金是2000贯,信秀时期织田氏的财力水平可见一斑。结合之前所述,日后信长雄图霸业的根基在此时就已经铸成。

●个性风流,拥有众多妻妾和二十个以上的子女。

1902年(明治35年)11月18日赠从三位。

在尾张国和骏河国之间的三河国,在无数次的厮杀中,土豪林立,互不统属。而周围的今川和织田都想将这块肥肉吞下。但就在此时,三河国也有了自己的英雄松平清康。自松平长亲以来不断扩张其势力范围,等到了松平清康这一代时。不仅将居城迁到冈崎城,还攻陷了今川氏历经数代,在东三河建立的前进基地吉田城。一时间东三河的豪族纷纷叛离今川,倒向松平氏的旗下,总数达到50家之多,至此松平氏在三河国内的独尊地位,终才奠定。并进攻尾张与织田氏对立。但就是这样一次进攻,清康不幸为家臣所杀,时年不到三十岁。

也就是这样引来了尾张猛虎织田信秀的反攻,一直追杀到冈崎城下,一连七天七夜的进攻,让松平家不得不向今川氏求救。 一场席卷三河的大战开始了。

天文十一年(1542)八月十日,今川义元大举出兵三河,以松平广忠为前锋,目标直指安祥城。今川、松平联军,在生田原(现冈崎市)布下了阵势。相对的,织田信秀以弟弟信康为前部,自古渡城(现名古屋市)出发,进入安祥城待敌。第一次小豆坂合战拉开了序幕。气势正锐的织田军,并不打算笼城死守,而准备破敌于野,军势自安祥城出动,渡过矢引川,向马头原方向东进。而今川、松平军也从生田原向西运动,两军迎面在小豆坂相遇。两军将士大声鼓噪,杀声震天,随即开始激烈的战斗,正面一进一退的攻防战持续了数刻时间,长驱而来的织田军气力不支,开始且战且退,向盗木方向转进。 今川、松平军哪里容得敌人从容退却,立刻展开追击战,呈现败势的织田军,难以摆脱追击,其后队眼看就要陷入崩溃的境地。

就在这时,织田信秀的弟弟孙三郎信光、侧近织田造酒丞信房、下方弥三郎贞清(匡范)、中野又兵卫一安(忠利)、冈田助右卫门重善(直教)以及佐佐(木)孙助胜通、佐佐(木)隼人正政次(胜重)兄弟这七名年轻武士,持枪跃出,担当起殿后的重任,他们大声呼喝,力战今川前锋,击破敌军军势,追军气焰为之一挫,而在他们的带动下,织田势的士气迅速回复,纷纷停住奔逃的步伐,重新整队,逆袭向今川追军,此长彼消,战局发生了奇迹般的逆转,织田军一举击败今川、松平势,迫使敌人全军崩溃。

第一次小豆坂合战,凭借七武士的奋战,织田军反败为胜,重挫了今川军的西进意图,对于希望依靠今川势力来夺回安祥城的三河松平氏,也是一记重创。 织田信秀大张七武士的勇名,称之为“小豆坂七本枪”,后来的“蟹江七本枪”“贱岳七本枪”“上田七本枪”“八滨七本枪”等等,就是对这一称号的模仿。今天,在古战场遗址附近,一座丘陵之上,仍然立有古战场的石碑,七本枪武士战后洗刷枪刃上的鲜血的池子也还留有遗迹,不远处,耸立着一棵松树,据说就是当年七本枪武士靠枪之所--“枪立之松”。

在 接连的挫折下,今川义元意识到,战场上失去的尊严,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够赢回,与其耍一些对织田来说不痛不痒的小把戏,不如孤注一掷,与信秀再次决战!天文十七年(1548)三月,今川军再次大举出动,总大将为今川义元的军师、东海智将太原雪斋和尚,部将有朝比奈泰能、冈部真幸等宿将。数千大军直逼西三河,于御油(现丰川市)、藤川(现冈崎市)布阵。三月十九日未明时分,全军向上和田砦方向进击。织田信秀此时也已统率四千军势,抵达上和田砦。十九日未明,几乎与今川军同一时间行动,织田军再次渡过矢作川,东西两军,在与六年的前第一次作战完全一样的路线相向行动,再次在小豆坂相遇。

两军静静的对峙着,等待对方的行动,织田军前锋织田信广(信秀的长子)终于按捺不住,开始向山坂道的制高点攀登,相对的,今川军前锋朝比奈泰秀队也不允许敌人从容抢占有利地势,乃向同一方向机动,两军的前锋部队树起旌旗,吹响号角,开始战斗。人喊马嘶,两军的战斗从一开始仿佛就是高潮,敌我方战线犬牙交错,很快就陷入了混战。今川军利用有利地势,逐渐占据上风,织田军勉强维持住队列,但仍然被向西击退达一公里之远。 见情形不妙,信秀当即决断,投入了二线预备队,织田军兵势大盛,立刻开始反击,今川军从胜利的边缘急坠入败北的深渊,面对敌人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难以支持,第一次小豆坂合战时先胜后败的阴影又浮上了将兵的心头。 恰在这时,战场上忽然斜刺里杀出了一彪人马,旗号乃是今川军部将冈部真幸,伏兵!太原的伏兵! 冈部队拦腰突入猛进中的织田军侧翼,织田的阵形在一瞬间就瓦解了,仿佛被这横刺一枪抽光了所有的精力与血液,从左到右开始全面的崩溃。 胜负已分,织田信秀下令全员退却,率本队向上和田砦败走,在摆脱了今川追击后,留下儿子织田信广驻守安祥城,自己率军退回尾张古渡城。今川义元终于雪耻成功,虽然还没有能力一举攻下安祥,进军西三河,但一次战役的胜利却彻底改观了敌我态势。并为日后夺得三河全境奠定基础。

大战过后,在太原雪斋的安排下,用竹千代交换回了织田信广,对当时的织田信秀而言,用一个不相干的人质换回自己的长子,应该是划算的,但是,如果他泉下有知,知道那个被他轻轻放走的竹千代后来的事业,他大概会死不瞑目吧? 随着安祥城的落城,织田在西三河的势力基本被驱逐,三河争夺,终于以今川的胜利暂时落幕了。然而,对于这场活剧的主角、配角、龙套而言,他们各自人生的新的剧目,却在同时拉开了帷幕……今川义元,经过两次小豆坂的恶战,经过将近十年的拉锯,终于击败织田信秀,控制了三河一国。势力臻于鼎盛的义元,开始把目光投向更远的京都。然而,六年后,太原雪斋辞世,这个神话般的老僧的死,为今川氏的上洛之梦投上了一道阴翳。织田信秀,最终在两雄的角力中败北,暂时收敛住了勃勃野心,默默养伤,准备再起,然而不久后,他突然暴死,尾张一国,再次陷入了波乱和漩涡之中。在剧烈的阵痛之后,将诞生的是什么?是家族的彻底分裂和败亡?还是粉碎今川上洛野望、布武天下的盖世英雄?在当时,人们还无从知晓。对于冈崎的三河旧臣而言,他们抹去身上的血污、掩埋遗憾而死的同伴的遗体,再次痛快淋漓的奔涌出男子汉的泪水,幼主终于回来了!那颗渐渐已经成为传说的流星,那个渐渐远去的梦想,又回到了他们的心头。流星的光芒虽然短促,但一闪之后,就再也不会从仰望着它的人们的眼里、心里熄灭,那光芒照耀着看似仍无尽头的长夜,照耀着三河的武士们,照耀着年幼的竹千代……

1、织田信广(信秀的庶长子)2、织田信长3、织田信行4、织田信包5、织田信治6、织田信时7、织田信兴8、织田秀孝9、织田秀成10、织田信照11、织田长益(有乐斋)12、织田长利

1、神保氏张稻叶贞通室2、犬山殿3、织田市4、苗木勘太郎室5、小田井殿6、小幡殿7、织田犬8、津田出云守室9、饭尾信宗室10、小林殿11、津田元秀室

织田良信 - 织田信定 - 织田信秀

元配:织田氏(织田达胜之女,后来离婚)

继室:土田御前(土田秀久之女)

侧室织田敏信之女

养院殿(池田政秀之女)

岩室殿(岩室(孙三郎)次盛之女)

年少时,曾与父亲接待过受天皇诏命四处向各地大名幕款交涉的京都公卿山科言继,山科言继因此向织田信定、信秀父子传授过和歌与蹴鞠。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