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红棺新娘

红棺新娘

一个古老而恐怖的“红棺新娘”的传说,一直困扰着秦雨歌儿时的心绪。十一岁那年,他无意中解救了被斜楞强奸的老师郝云清,从此他就被卷入到了这个恐怖的传说中去了。十八岁那年,在秦雨歌应征入伍的前夜,郝云清引诱秦雨歌在鬼火坟地前的破庙里发生了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并使郝云清怀上了身孕。郝云清生下孩子后,竟神秘的和婴儿一起失踪了。从部队复员后,秦雨歌就陷进了无尽的痛苦中不能自拔。

让人窒息的爱情恐怖小说

作 者:吉振宇

出 版: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吉振宇 ,知名恐怖推理小说作家。十四岁就开始在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等作品,自1987年开始至今已发表300多万字。已出版长篇悬疑推理小说《异度新娘》《红棺新娘》《鬼葬礼》《血色情人》《第 N日》《梦寻离》《恐怖阶梯》等及发表《恐怖的情人节》《追逐亡灵人》《疑心疑鬼》《红灯笼》等多部中、短篇悬疑推理小说。其中悬疑推理小说《窗台上的杯子》在国内《男生女生》杂志发表后,被多家杂志转载,于2010年3月被译成韩文,发表在韩国大型纯文学刊物《朝鲜文学》第三期上。《朝鲜文学》从第四期开始连载吉振宇的最新长篇小说《恐怖阶梯》。

我走到妻子身边,伸手接过电话。我对着话筒高喊:"你到底是谁?!你到底想做什么?!难道真的要逼我去报案么?"我原想她会放下电话,可是,我却听到了我不想听到却又很想听到的声音:"你还记得鬼火村么?你还记得'鬼媳妇'吗?你十一岁那年你做了什么?你十八岁那年你又做了什么?你怎么敢娶'鬼媳妇'呢? "电话断了。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放下话筒的手,一直在哆嗦。难道那个恐怖的传说会是真的?

注:《红棺新娘》是知名悬疑推理作家吉振宇创作的长篇情感悬疑小说,2007年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书市上马上就出现了盗版。同年获得了全国十大恐怖悬疑小说的称号,并于2008年由台湾普天出版社出版了中文繁体合集版、由台湾前景文化出版社出版了中文繁体分集版本。这部小说还被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银河台著名主持人马路演播了23集配乐小说联播,在国内60多家广播电台播出。

题记

你爱过一个人么?你被人爱过么?有的时候,爱,也会很恐怖!恐怖到死,恐怖到死!

引子

那是在民国期间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一个叫鬼火村的地方,鬼火村就是我儿时居住过的村庄。在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让我感到很惊讶。让我不得不去相信,却又很难去相信。我真的不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大地主胡斜楞家的佃户郝七宝有三个女儿。最小的女儿彩儿出落得像个天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会说话,会笑,让人着迷让人疼。就是在当时的县城里也很难找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彩儿十六岁那年,在她的两个姐姐出嫁后,就有许多人提着彩礼上门提亲,郝七宝家穷志短,看到这种状况,就开始挑选对比哪家富有,哪家财势差一些。最后决定收取了东家胡斜楞的彩礼,要把女儿许配给胡斜楞的老儿子小富财当老婆。其实彩儿自己早已经喜欢上一个人了,那后生叫柱子,是个十八岁的精壮小子。可柱子家和彩儿家一样的贫穷,根本拿不出什么彩礼来。彩儿知道胡斜楞家的提亲后,死活不依,但也没有办法,整天哭个泪人似的。哪知道小富财一日得了急病,居然一命呜呼了。东家胡斜楞找上门来索要彩礼,郝七宝看着成堆的绸缎和白花花的银元,扑上去用双手楼抱着不肯放手。胡斜楞冷笑一声说:“你不想退还彩礼也可以,但是,必须让彩儿和我的儿子结成夫妻,我要办场‘鬼婚礼’”

“什么?‘鬼婚礼’?” 郝七宝从绸缎堆和银元上蹦跳了起来,脸色铁青。

“嘿嘿,你别怕。其实很简单,就是在出殡的那天,让彩儿穿着大红色的嫁衣跟在棺木旁,与抬棺木的人并行走,走到坟地后就可以了。”胡斜楞虽然在笑,但那笑很麻木。

“那……那以后呢?”郝七宝有些不相信胡斜楞的话。

“下葬结束后,你就把你的女儿领回家,我的彩礼也不要了。你女儿另嫁他人我不会做任何的干涉。”胡斜楞仍然在木纳的笑。

郝七宝看着炕上的彩礼,眼睛里闪出了贪婪的光泽。

可是,在小富财出殡的前夜,彩儿竟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当天夜里,胡斜楞就让家奴强行从郝七宝家搬走了彩礼。

那天早晨天空阴得厉害,浓厚的乌云在天空中翻来滚去,出殡的队伍刚走出村子,暴雨就从天而降。胡斜楞举着拐杖声嘶力竭地高喊着抬灵柩的汉子们快走,不准有半点的歇息。汉子们踩着泥泞的土道,艰难的行进着。突然,一道雪亮的闪电划过,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火球直扑向村口的人群,在大伙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的时候,就看到胡斜楞“嗷”地一声惨叫,浑身是火的飞了起来,很实在的落在了正在运行的大红棺材上。他是被雷给击中了。搁咱老百姓的话说,就是让雷给劈了。众人扔下肩头的杠子,四散逃去。“扑通!”又是一声巨响,棺木重重地砸落在泥水里。“怦”地一下,棺盖被震起,连同胡斜楞的身体翻落了出去。随即,瓢泼大雨居然停了下来。雷声也消失了。

人们又赶紧跑回去救趴在泥水里的胡斜楞,把他扶起来一瞧,这老东西浑身上下的衣裤被烧得精光,人早咽气了。

大伙忙抬了棺盖去盖棺,却发现棺材里躺着两具尸体。

彩儿穿着大红的嫁衣,脸上涂着白色的粉底,两侧的脸蛋上画着红标记,直挺挺地躺在小富财的身边。小富财也是一身的新郎打扮……

第二天早上,在村口旁土沙丘上的歪脖子树上,吊死了一个精壮的男子。是柱子。在村民们发现他尸体的时候,看到他赤裸着下身,他的那个东西被人用刀割掉了……树上还刻着字:你不是个男人,还留着这个物件有啥用?

当天深夜,有人就听到离村子不远的庙后的坟地里传出来女人的哭泣声音。有胆子大的村民就跑去看,回来都病倒了好多天。他们都说看到了一个白衣女鬼,头上冒着火光在坟地里来回飘荡……村民就叫这个女鬼做‘鬼媳妇’。后来,村民们就自发地按民间的风俗,给彩儿和柱子举办了一场‘鬼婚礼’,把他们两个安葬在了一起,还给他们烧了纸房子、纸钱、纸花轿……送葬的那天,请来了和尚替他们两个超度……”

第一章 穿花裙子的女孩儿

闭上双眼,朦胧中,我的眼前又浮现出了那个穿青色长袍、披一头白发的瘦高人的背影,我的身体一阵抽搐,睁开了眼睛。妻子下意识地搂了我一下,“怎么了?又做那个梦了?”

“没有,没有什么事情的。”我在黑暗中轻轻摇了摇头。我总是看不清他的面孔!

其实很早以前叫鬼火村,只是解放后,镇政府说“鬼火村”这个名字有封建迷信的嫌疑,再说,也怪难听的,就改叫了七家村。最早的鬼火村只有七户人家,其中一家大户是地主。其余六家都是给这家大户打长工的庄户人。

夏日午后的阳光就象一团团看不见的棉被,紧紧的包裹着我,让我透不过气来。我顺着土墙根儿懒散地往前溜达,头脑里满是六姐的形象

斜楞的爸爸在哪里?有一次我问父亲,父亲说跑了。为啥要跑呢?我又问。父亲摆摆手说问这干嘛?边去!其实我是想问,斜楞的老爸也是斜楞,为什么会娶到那么漂亮的媳妇?斜楞的娘曾经是我们这一带闻名的美人。

第二章 鬼火坟地里鬼媳妇的阴影

但从那以后,就很少去破庙后面的鬼火坟地玩耍了,尤其是夜晚。都怕自己用来撒尿的鸡鸡消失,那可不是好玩的,没了鸡鸡那还咋尿尿呢?还不得憋死?要是给娶了‘鬼媳妇’那不更惨?有的时候,玩耍的久了,玩疯了,就会把什么事情都忘记了,

她仍穿着她那件鲜艳夺目的花裙子,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白嫩嫩的,两个黑黑的小辫儿随便的搭在她那略略鼓起的胸脯上,个子比我高半头的样子。活脱脱的一个城市女孩。

突然有一天,我们村四周的大地上冒出了许多许多的水泥方块和铁块组成的怪物。它们有一个个大大的铁头和两个黑黑的铁膀子,在四块水泥垛子的支撑下,上下翻滚着,就象一个个虔诚的教徒在不知疲倦的磕头一样。

身挂破鞋被“游街”的女人就是“鬼媳妇”?还是她会变成“鬼媳妇”呢?再说了,这个“游街”的“鬼媳妇”又是这样的好看,她的脑袋也不大,更没有发出鬼火呀!

原来,在二癞子事件前,我们都喊:吊死鬼来了!吊死鬼来了!后来,是我们把加工后的“鬼媳妇”烧“小鸡鸡”吃二癞子的恐怖事情宣传到学校里去后,就把“吊死鬼来了”改成了“鬼媳妇来烧‘小鸡鸡’了”。

我是在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中度过这节美术课的。说也奇怪,我居然没有溜号,眼睛一直盯着六姐,听着她讲每一句话,看她做每个动作。在以后的其它课程里,我没有再溜号过,是六姐治好了我这个毛病。

回首与思索,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

于是我总爱去回忆,回忆那一个个值得回忆的细节.

我要继续我的故事,还有我的人生.

出此之外,她还是我们学校第二个穿花边裙子的女孩子,第一个当然就是六姐了。不知道为什么,六姐很少穿裙子上课了。

夏日的清晨是凉爽和明朗的,在麻雀的欢叫声中,我踏上了去寻找愿望的征程。

六姐的衣服全被撕掉了,我感觉她浑身上下都在颤抖。我脱下上衣,包住了六姐的上身,扶起她向家走去。

土炕上,吴大夫在后面抱着六姐坐着,六姐双手紧紧抱着双腿,双眼确实是直直的,样子真的很吓人。六姐一看到我进来,眼睛一下子就活了起来,一把就拉住了我的双手,我感觉她的手冰凉。她什么也不说,就那样静静的看着我,样子很温顺。

第三章 老槐树下的“鬼事

在我上学、放学路过场院门前的时候,我听到坐在场院大墙根儿下镎鞋底儿的那些婆娘们闲扯说:“瞧那丫头那媚样,生就个‘鬼媳妇’的坯子,我老早就说,早晚得出鬼事情来,你看看,打我的话来了吧?”

我远远的瞄着两个黑黑的人影进了破庙,我屡着墙根躲在了一扇由二癞子老爸以前开凿的破窗户旁,偷偷向里瞧。这一瞧不要紧,吓得我半死,险些没叫出声来。

一高一矮两个男人出大庙的后门,很快地就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了。

斜楞妈也不哭了,站起来,用手背擦擦脸,拢了拢头发,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甚至连油灯都没有熄灭。

我又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电话的玲声仍然没有响起。我立即回拨了过去,回答我的声音是个很温柔的年轻女士发出来的:“您拨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内,请您稍后再拨……”

第四章 夜里从鬼火坟地里走出来的女人

斜楞娘回来了。是从鬼火坟地里走出来的!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

她?难道真的会是“鬼媳妇”不成?我偷看她,算不算招惹她呢?要是招惹了“鬼媳妇”可不是好玩的。

她用眼睛死死盯着我,嘴巴在不停地蠕动,好象在嚼冰块一样。发着“咯吱咯吱”的响动。后来我才知道,她那是在咬牙切齿!她在恨我吗?

其实我现在回忆起当年和六姐在槐树下的对话,我只能这么说:六姐是个成年人,我仍然是个孩子。

可,到底什么是“鬼媳妇”呢?

谦和镇中学坐落在县郊区西部,四周都是村屯。附近的村民都是“菜农”,就是以播种蔬菜为生的村民。田地里都是一溜溜的蔬菜大棚。他们吃的是白本供应粮,和城市里居民的红色的粮本只差个颜色而已。

第五章 少年的第一次异性拥抱

我的脸顿时发起烧来。后来我才知道,在我离开七家村这近两年多的时间里,六姐几乎每个周日的早晨,都会到村口的大槐树下等我,她总在想,我会来看她的。她有时还悄悄的走十几里的路到我的学校来看我,看我在操场上奔跑;看我背着沉甸甸的大书包上学、放学……

六姐今天穿的很漂亮,上身穿着一件很帅气的军上衣(那个时期,穿军装是年轻人的一种时尚),颈上围着一条红纱巾,深兰色的裤子。但是我对她的军上衣感到特别的别扭,我想一定是那个流里流气的五姐夫穿过的!就不想再看六姐了。

走出很远我回头望去,看到六姐仍站在原处向我挥手,我突然的感觉到,六姐比以前更加的消瘦了,我的内心深处忽然有一种很痛的感觉。我做梦都不会想到,等我再见到六姐的时候,对她的伤害是那样的大,那样的难以弥补,以至于让我悔恨终生。有时候我总是想,假如那天我要是不去见六姐,也许现实会是另一个样子……

第六章 破庙里的初夜之血色

我吃惊地看着六姐。六姐的脸色好白呀!让我瞬间记起了斜楞娘那晚窗前梳头的样子来。

她将我拉坐到了土炕上,我们的腿碰到了一起,不知道为什么,隔着厚厚的棉衣,我仍感觉她的腿温竟也是那样的温暖。可这种温暖让我感觉很不舒服。我想站起来,却感觉六姐的手是那样的有劲儿的拽着我的手,让我很难站起身子。是的,她拉我的手的时候,我都会有这种感觉的。

六姐又开始猛烈地亲吻我的嘴唇,让我不得不又开始更加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我在抚摩到她那坚挺的****……我在她瘦弱的身体上疯狂的蠕动着……

我彻底的绝望了。脑海中又浮现出与六姐临别时,六姐那哀怨的模样。她紧紧拥着我说:“明天,我一定要去送你。你是我的男人了,我一定要送你!”

我走到她的近前,看着她,看她红色的脸颊上流淌着的汗水。我从军用挎包中取出了自己的白毛巾,轻轻在六姐的脸颊上擦拭着……我的手在哆嗦,我的心在颤抖。六姐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一丝幸福的微笑。忽然,她突地握住了我的手,紧紧的放在了她的胸口处,让我感觉到了她急剧的心跳。

一阵冷风吹来,我感觉六姐的身体抖动了一下。

第二卷 第七章 随风而落的情感

她微笑着站在一个美丽的小湖边上,歪着头在得意的微笑。看样子,她的个头长高了许多。乍看上去,我都认不出她的容貌了。看着她白净的小脸和时髦的装扮,让我对城市女孩又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她告诉我,她正在北京读大学,放寒假的时候回家,特意去七家村看我,后来又找到了谦和镇派出所,是我父亲用派出所的车将她送到了我家。还在我家住了一夜呢,和我母亲聊了很久。

。。。 。。。

吉振宇长篇小说《红棺新娘》

那天,偶然在《中国石油报》看到了一条报道:“在由腾讯读书及国内多家媒体联合组织的2007年国内十大悬疑小说评选中,石油作家吉振宇创作的长篇小说《红棺新娘》获得2007年中国十大悬疑小说称号......”于是,我找来这部书来读。

忘记了有多久的时间,不曾因一部小说而落泪了,《红棺新娘》要我有种久违的感动。前面的章节,轻松而娴熟的文笔,要我闻到了久远的生活气息:炊烟袅袅的小村、幽暗的胡同、收获后的场院、村口的白杨树、土坯房的小学校,荒芜的坟地,还有那北方原野上的抽油机……我似乎和文中的孩子成了小伙伴,与他们一起嬉戏,玩耍。

是谁说: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无法安放的青春,总是一去不返。六姐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雨歌在懵懂年少时便与这个飘着清香的女子有了一生的情缘,斜楞因猥琐偏激的爱,最后断送了性命。老莫精心呵护着喜欢的六姐,却终因无缘而退出爱的阵地,斜楞娘也在郁郁寡欢报复的心态中,走完了自己清苦的一生。

让我最动容的不是雨歌和六姐历经磨难的爱,而是一直在文中以可爱示人的春子,她喜欢雨歌,为他复员后的工作努力,为寻不见曾经的老师而伤感,虽然病入膏肓,却一直在勇敢而无畏地爱着,爱的真诚,爱的坦然。当她躺在病床上问雨歌:“我还没有谈过恋爱呢,我们算吗?”那刻,我泪流满面,恍若看见了一双大大的真挚而期待的眼睛,因对爱的向往,对生的渴望,焕发出一瞬的神采。最后,在喜欢的人怀里死去,未尝不是一种幸福。但还是惋惜,叹息命运的不公,没有雨歌,不是还有莫志吗?作者怎么忍心就亲手把这个对生活充满爱的女孩子,送上了去天堂的路?看来,文字,真是一把刀那,有时候可以要人不可思议的,就遍体鳞伤了。这就是生活,温婉而残忍的现实生活,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美好与残酷并存,爱与恨纠缠。文中出现很多熟悉的字眼,我们北方辽阔的大地、石油人的钻井、板房、油田人与地方乡民同甘共苦共同为祖国找石油……作者以朴实的语言,流畅的描述向我们展示了一个70年代、80年代以爱为主的悬疑故事,有的一丝恐怖被浓浓的爱笼罩了,感觉就是发生在自己身边的事儿,很近,近的似乎触手可摸。

作者说:爱和情是永远分不开的,爱的越深刻,伤的就越深刻。情感也是一样,有的时候,爱的情感很恐怖。恐怖到死!我觉得情感不可怕,恐怖到死无所谓,可怕的是如行尸走肉,没有丝毫的情感在内心斑斓。劝慰有爱的人,在不伤害任何人的情况下,勇敢地去爱吧,哪怕过把瘾就死。

在这个午后,温暖的午后,我泪眼看“红棺”,几声叹,叹的是世间痴情儿女,歌舞红楼云天外,几人清守?

书轻合,风远云淡!读吉振宇的长篇小说《红棺新娘》,或许在这个夏天,会要你对爱情有另一番的感悟,会对现在的生活有另一份期待。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