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程大昌

程大昌

(公元1123年─公元1195年),字泰之,徽州休宁(今属安徽)人。南宋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哲学家。高宗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进士。二十六年,除太平州教授。二十七年,召为大学正。三十年,迁秘书省正字。孝宗即位,擢著作佐郎,历国子司业兼权礼部侍郎、直士院。

出为浙东提点刑狱、江西转运副使。淳熙二年(公元1175),召为秘书少监。三年,权刑部侍郎。累迁权吏部尚书。出知泉州、建宁府。光宗即位,徙知明州。庆元元年卒,年七十三。谥文简。有《程文简集》二十卷,已佚。今存《诗论》、《演繁露》、《考古编》等。事见《周文忠公集》卷六二《程公神道碑》,《宋史》卷四三三有传。

程大昌 《南宋馆阁录》卷七《官联》上:“程大昌,字泰之,新安人,赵逵榜进士出身,治《书》。(淳熙)二年四月除,三年四月为权刑部侍郎。”《新安志》卷八《叙进士题名》:“绍兴二十一年赵逵榜:程大昌,休宁。”《新安文献志》卷首《先贤事略上》:“程文简公大昌,字泰之,休宁会里人。绍兴二十一年进士。”《直斋书录解题》卷一:“《易原》十卷。吏部尚书新安程大昌泰之撰。”同书卷八:“《雍录》十卷。吏部尚书新安程大昌泰之撰。”同书卷十八:”《程文简集》二十卷。吏部尚书新安程大昌泰之撰。”《舆地纪胜》卷二十《江南东路徽州人物》:“程大昌,《言行录》云:休宁人,登进士第,仕至吏书。”《宋史》卷四三三《儒林传》:“程大昌字泰之,徽州休宁人。十岁能属文,登绍兴二十一年进士第。”《弘治徽州府志》卷六《选举》:“绍兴元年赵逵榜:程大昌,休宁人。”同书卷七《人物》:“程大昌字泰之,休宁会里人。”《康熙休宁县志》卷六《人物》:“程大昌字泰之,会里人。”《四库全书总目》卷三《经部》:“《易原》八卷。宋程大昌撰。大昌字泰之,休宁人。”《宋诗纪事》卷五0《程大昌》条:“大昌字泰之,休宁人。绍兴二十一年进士。”

程大昌,字泰之,徽州休宁人。十岁能属文,登绍兴二十一年进士第。主吴县簿,未上,丁父忧。服除,著十论言当世事,献于朝,宰相汤思退奇之,擢太平州教授。明年,召为太学正,试馆职,为秘书省正字。

孝宗即位,迁著作佐郎。当是时,帝初政,锐意事功,命令四出,贵近或预密议。会诏百官言事,大昌奏曰:“汉石显知元帝信己,先请夜开宫门之诏。他日,故夜还,称诏启关,或言矫制,帝笑以前诏示之。自是显真矫制,人不复言。国朝命令必由三省,防此弊也。请自今被御前直降文书,皆申省审奏乃得行,以合祖宗之规,以防石显之奸。”又言:“去岁完颜亮入寇,无一士死守,而兵将至今策勋未已。惟李宝捷胶西,虞允文战采石,实屠亮之阶。今宝罢兵,允文守夔,此公论所谓不平也。”帝称善,选为恭王府赞读。迁国子司业兼权礼部侍郎、直学士院。帝问大昌曰:“朕治道不进,奈何?”大昌对曰:“陛下勤俭过古帝王,自女真通和,知尊中国,不可谓无效。但当求贤纳谏,修政事,则大有为之业在其中,不必他求奇策,以幸速成。”又言:“淮上筑城太多,缓急何人可守?设险莫如练卒,练卒莫如择将。”帝称善。

除浙东提点刑狱。会岁丰,酒税逾额,有挟朝命请增额者,大昌力拒之,曰:“大昌宁罪去,不可增也。”徙江西转运副使,大昌曰:“可以兴利去害,行吾志矣。”会岁歉,出钱十余万缗,代输吉、赣、临江、南安夏税折帛。清江县旧有破坑、桐塘二堰,以捍江护田及民居,地几二千顷。后堰坏,岁罹水患且四十年,大昌力复其旧。

进秘阁修撰,召为秘书少监,帝劳之曰:“卿,朕所简记。监司若人人如卿,朕何忧?”兼中书舍人。六和塔寺僧以镇潮为功,求内降给赐所置田产仍免科徭,大昌奏:“僧寺既违法置田,又移科徭于民,奈何许之!况自修塔之后,潮果不啮岸乎?”寝其命。权刑部侍郎,升侍讲兼国子祭酒。大昌言:“辟以止辟,未闻纵有罪为仁也。今四方谳狱例拟贷死,臣谓有司当守法,人主察其可贷则贷之。如此,则法伸乎下,仁归乎上矣。”帝以为然。兼给事中。江陵都统制率逢原纵部曲殴百姓,守帅辛弃疾以言状徙帅江西。大昌因极论“自此屯戍州郡,不可为矣”!逢原由是坐削两官,降本军副将。累迁权吏部尚书。言:“今日诸军,西北旧人日少,其子孙伉健者,当教之战阵。不宜轻听离军。且禁卫之士,祖宗非独以备宿卫而已,南征北伐,是尝为先锋。今率三年辄补外,用违其长,既有征行,无人在选。奈何始以材武择之,而终以庸常弃之乎?愿留三衙勿遣。”

会行中外更迭之制,力请郡,遂出知泉州。汀州贼沈师作乱,戍将萧统领与战死,闽部大震。漕檄统制裴师武讨之。师武以未得帅符不行,大昌手书趣之曰:“事急矣,有如帅责君,可持吾书自解。”当是时,贼谋攻城,而先使谍者衷甲纵火为内应。会师武军至,复得谍者,贼遂散去。迁知建宁府。光宗嗣位,徙知明州,寻奉祠。绍熙五年,请老,以龙图阁学士致仕。庆元元年卒,年七十三,谥文简。

大昌笃学,于古今事靡不考究。有《禹贡论》、《易原》、《雍录》、《易老通言》、《考古编》、《演繁露》、《北边备对》行于世。

《易老通言》在后世众多易学著作中名气最大。该书已佚,今有台湾严灵峰先生的辑本,收入《无求备斋老子集成初编》。

程大昌曾著《易老通言》 对于《易》与《老》的关系,他说:“是故《易》之肇言大道也,亦虑乎世人不知本末之相须矣,于是合道器以为一初,而随所形见以名其出也,故其形而上者则名之日道,形而下者则名之日器。上下云者,尤日一物之内有升而在上、降而在下者,且非可析升降以为两体也。火之在薪也,其上腾而虚者为焰,下著而实者为炭。焰炭也者,正从一火而分升沉焉。若日上腾而焰者为火,其著下而炭者不得为火,则人人知其谬误也。此于道器上下之喻,最其切近而易见者也。《老子》祖《易》以言道,而皆变其称谓.。故道器之名转为有无,而上下之名变为妙徼。”②《易》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但道器并不是两物,而道亦器,器亦道。、《老子》所言有无、妙徼正同于《易》之所谓道器。“若使老氏始循《大易》本语,仍用《大易》故名,而正为之言日:吾其尊道而卑器,吾其运道以役物也,则人将不复疑议矣。惟其变道器以为有无而人不知乎无中悉尝蕴有也.故贵无之语,闻者或不以为然。试于读《老》之际,以道易无,以无想道,则无之可贵,其理自明,其释自释矣,,”④程大昌认为,《老子》贵尤,是有其道理的,因中无中已蕴含有在其中。虽然贵无,但此无并不是虚无,而是道器一体之道?大家能认同道尊器卑,道以役物的观点,同样就能甚多也。自无以上,有玄有又玄,乃为众妙之门,而常无者,特可循以观妙而已!若夫总众妙而出之,则必属乎义玄也。自玄以及又玄,即上乎道而为自然者是矣。自然云者,莫之为而为,其在天下自宾白化、自正自富,而不知帝力何有者.是其效也。故老氏而敢鄙薄圣智者,主此地以驾其高也、由道将为德……白此而出为天地造化、为仁义礼智信则皆德矣。而五常之-辛,每一德者又自分上下也一上德之品既极乎上,而又有深于此之上德者焉,则又加玄以冠其上而日玄德也。牝之玄牝,同之玄同,览之玄览,亦其类也,则名虽在德,而其实巳入乎道矣。其详如此,故言六经《沦》《孟》者,率来资焉,信非苟为虚尊也试举孔孟淡仁之一端,以与《老》语对明,则知儒语虽有分际,而其所立等级,未及如老氏之察电。盖孩童之爱其亲,与并井而救赤子,固皆可锅以仁矣,而九合一正者,乃反末得确名为仁也,此在孔孟虽有分际,而亦末暇明立等则也。至于博施济众,推之可极于圣,而子贡尚疑其未能充尽仁理也,为其等级差少而末达者,不能确定其则故也,,故六经、《孔》《孟》必资老氏者,盖皆类此也此非抗老而抑儒也,老语主无,故能于道等加详电.菪易地而观,则儒语之详于涉世者,至老氏而又疏略之甚也。……若夫老氏之无,其当资借六经之有者.则又人人知之,不论可也”。程大昌认为《易》只言道器,而《老子》的宵无概念层次极多,有玄,有义玄,有道,道还有自然,即便是论器物之德,亦能臻于形上之境:所谓“名虽在德而其实已入乎道矣”,就是如此,因此,六经、《论》《孟》应资以《老》,以《老》之道体的多层次性和丰富性来补儒。当然,儒详于涉世而《老》疏略之,故两者需要互补。

念奴娇(呈苏季真提举)

冰容玉格,笑桃杏、非是闺帏装束。待要舒华那更管,朔气凝波僵木。五鬣山松,万年宫树,仅仅存余绿。一枝寄赠,教渠知道春复。 宁解车马成蹊,高标宜雪月,仍便溪谷。纵有知闻,谁办得、驾野凌寒秉烛。尽更荒闲,终难掩抑,风里香千斛。林_兴尽,此时鼎味翻足。

浣溪沙(五首)

干处缁尘湿处泥。天嫌世路净无时。皓然岩谷总凝脂。 清夜月明人访戴,玉山顶上玉舟移。一蓑渔画更能奇。

浣溪沙

兽炭香红漫应时。遮寒姝丽自成围。销金暖帐四边垂。 报道黑风飞柳絮,齐翻白雪侑羔卮。那家斟唱□□词。

浣溪沙

翦水飞花也大奇。熬波出素料同机。会心一笑撒盐诗。 谁拥醴酏夸岁瑞,恨无坚白怨朝曦。闭门高卧有人饥。

浣溪沙

始待空冬岁不华。还教呈瑞怨贫家。若为高下总无嗟。 日照华檐晴后雨,风吹飞絮腊前花。天公何事不由他。

浣溪沙

水递迢迢到日边。清甘夸说与茶便。谁知绝品了非泉。 旋挹天花融液,净无土脉污芳鲜。乞君风腋作飞仙。

万年欢(硕人生日)

岁岁梅花,向寿尊画阁,长报春起。恰似今朝,分外香肥萼。杂佩珊珊就列,映蓝袂、宝薰擎跽。道这回、屋舍团栾,四时风月桃李。 回头处、无限思。看秋前药里,而今鼎七。须把康强,收作玳筵欢喜。况是鬓云全绿,顶珈笄、笑陪星履。新年动、定拥新祺,有孙来捧醪醴。

汉宫春(生日词)

万六千年,是仙椿日月,两度阳春。根柯不随物化,那有新陈。戏夸悠久,借时光、惊觉时人。道历管,阶萤万换,悠然唤做逡巡。 老我百无贪羡,羡天芳寿种,掩冉三辰。谢他流年甲子,已是重轮。人间春狭,只九旬、斗柄标寅。更拟向,椿枝倚数,十分取一为真。

好事近(生日词)

日绎五千言,未说年龄可续。且得襟期萧散,远氛嚣宠辱。 鬓须白尽秀眉生,来伴老眸绿。人道雪霜林里,有翠松鲜竹。

减字木兰花(内子生日)

距春五日。吉语搀先来饮席。易卦占新。八八周轮又再轮。 开年定好。定把笙歌更药里。旧怕无孙。今已蓝袍拥绣荪。

卜算子(园丁献海棠)

春产不贪春,为厌春花泛。睡到深秋梦始回,素影翻春艳。 意赏逐时新,旧事谁能占。解转春光入酒杯,萸菊谁云欠。 感皇恩

七十在前头,难言未老。只是中间有些好。_云虽瘦,未有一根华皓。都缘心地静,无忧恼。 此际生朝,梅花献笑。似向天边得新报。孙枝秀雅,已挂恩袍春草。定从欢喜处,添年考。

感皇恩

池馆足名花,四时蔫馥。就里梅春春到速。周遭松竹,任是雪霜长绿。总堪供寿乐,翻新曲。 别向心田,有般奇木。依约灵椿共标目。八千换历,才当一番春复。莫辞春起处,醅浮玉。

万年欢(硕人生日)

富寿康宁,要三般齐足,方是有福。献个新词,不是越夸搀祝。七十古稀今独。花钗底、髻云堆绿。那堪更、眼力过人,彩丝穿透珠曲。 星辰履阶庭玉。对这般景趣,乐胜笙筑。更愿孙枝衮衮,诜诜续续。解把诗书勤读。新丹桂、会生旧竹。十年外、又颂生朝,恁时别换腔局。

韵令(硕人生日)

是男是女,都有官称。孙儿仕也登。时新衣著,不待经营。寒时火柜,春里花亭。星辰上履,我只唤卿卿。 寿开八秩,两鬓全青。颜红步武轻。定知前面,大有年龄。芝兰玉树,更愿充庭。为询王母,桃颗几时。白乐天《开六秩诗》自注:年五十一岁,即曰开第六秩矣。言自五十一,即为六十纪数之始也。 折丹桂(端复受官并序通奉尝欲为先硕人篆帔,命为诗语,某献语曰:)

“诗礼为家庆,貂蝉七叶余。庭闱称寿处,童稚亦金鱼。”通奉喜,自为小篆,缀珠其上。今此小孙端复以近制奏官,感记旧事,为词以歌之,曼往为弟侄一笑。 童年未晓君恩重。教得能趋拱。重亲带笑酌天杯,听祝语、殷勤捧。 青衫得挂尤光宠。桂是蟾宫种。诗书浓处便生枝,但只要、频浇壅。 水调歌头

尝思之,苕水清可鉴,邑屋之影入焉。而甍栋丹垩,悉能透现本象,有如水玉。故善为言者,得以裒撮其美而曰:此其宫盖水晶为之,如骚人之谓宝阙珠宫,下其类也。则岂容一地独擅此名也。兹承词见及,无以为报,辄取此意,稍加隐括,用来况水调歌头为腔,辄以奉呈。若遂有取,可补地志之阙,不但持杯一笑也。\\ 绿净贯,夹岸是楼台。楼台分影倒卧,千丈郁崔嵬。此是化人奇变,能使山巅水底,对出两蓬莱。溪浒有仙观,苕信佳哉。 水晶宫,谁著语,半嘲诙。世闲那有,如许磊栋梁材。每遇天容全碧,仍更苹风不动,相与夜深来。饮子以明月,净洗旧尘埃。

临江仙(和正卿弟生日词三首)

遥认埙篪相应,为传珠贯累累。紫荆同本但殊枝。直须投老日,常似有亲时。 子姓亦闻多慧性,贪书不是痴儿。朝家世世重诗书。一登龙虎榜,许并凤凰池。

临江仙

抗步碧潭弥弥,五畲青髻累累。何年乔木倚筇枝。搜寻同队者,追说钓游时。 今日昂藏称壮子,向来襁褓婴儿。年周甲子又重书。岂容藏老丑,照白有清池。

临江仙

夹路传呼杳杳,垂腰印绶累累。万般荣贵出丹枝。遥知心乐处,椿畔桂当时。 酒到芳春偏弄色,轻黄泛滟鹅儿。大为行乐使堪书。醉来花下卧,便是习家池

好事近(硕人生日)

绿鬓又红颜,谁道年周甲子。两婿□□蓝绶,那一儿何虑。 只今卜筑水晶宫,归安好名义。金紫珈笄偕老,备长生福贵。 好事近

白屋到横金,已是蟠桃结子。更向仕途贪恋,是痴人呆虑。 水晶宫里饭莼鲈,中菰第一义。留得鬓须迟白,是本来真贵。

浣溪沙

(饯万大卿。前一夜有月,此日不得用乐作)

物本无情人有情。百般禽百般声。有人闻鹊不闻莺。 我盏通神君信否,酒才著盏月随生。大家吸月当箫笙。

万年欢

秋后花窠,放两枝三朵,来通芳信。诗眼惊观,谓是春光倒运。便即移尊就赏,更不惜、黄封赤印。何期道,青女专时,露华忽变霜阵。 诗翁笑、但休问。那阳和有脚,日进。待得灰飞,梅畹果先骋俊。次后连天红紫,向东风、万般娇韵。恁时节,玉勒狨鞍,郊原莫论远近。

感皇恩(生日示妹)

身寿又康强,谢天将并。耳目聪明行步壮。登高挥翰,不用瞠眉扶杖。华堂偕老处,儿孙王。 只恨萍蓬,他乡浮荡。回首故山便惆怅。今年生日,忽似还家模样。当缘风絮韫,来赓唱。

感皇恩(代妹答)

画舸白苹洲,如归故里。老幼欢迎僮婢喜。较量心事,岁岁春风弧矢。今年称寿处,尤欢美。 嫁得黔娄,白乐天《代内子寄兄嫂》诗云:“嫁得黔娄为妹婿。”苦耽书史。文字流传曾贵纸。便同黼黻,何似实头龟紫。天公闻此语,应怜许。

感皇恩

此之心声,比梦又差有实也\\ 变化属朝班,鲲鹏相并。健翼垂云风用壮。扶摇得势,不藉仙人仙杖。旁观生意气,犹神王。 此去汉庭,春光骀荡。亲见子虚不惆怅。鸢肩捷上,自有唐家格样。三台旬月里,堪歌唱。

感皇恩(中外三人受封)

中外受郊恩,三封纶告。依并小君出称号。锦犀光艳,不比香薰脂膏。况从鸣瑟里,添花草。 更愿天公,别施洪造。水长船高愈新好。恁时舞带,一任巧装百宝。曲终珠满地,从人扫。

感皇恩

措大做生朝,无他珍异。填个曲儿为鼓吹。古来龙马,曾献河图真数。羲黄缘得此,齐元气。 我向如今,职名升赐。地在天宫正东序。当初真本,到此或容披觑。这回错综处,堪详叙。

感皇恩(生朝)

七十有三番,挂弧门首。此事从来信希有。新来仕路,夸说一般高手。肯从清要地,抛簪绶。 何许分花,伊谁送酒。得开口时且开口。无烦无恼,也没期程奔走。但能安此乐,夷然寿。

感皇恩(淑人生日词)

锦告侈脂封,煌煌家宝。偕老之人已华皓。绿云拥鬓,更没一根入老。但从和看,年堪考。 叶是松苗,松为叶脑。禀得松神大都好。人人戴白,独我青青常保。只将平易处,为蓬岛。

感皇恩(娄通判生日词)

一岁一生朝,一番老相。无欲无营亦无望。看经写字,且做闲中气象。闭门人_静,心清旷。 骨肉团栾,一杯相向。野蔌家肴竞来饷。真情直话,不用逢迎俯仰。从他人笑道,不时样。

好事近(会娄彦发)

桃柳旧根株,春到红蔫绿茁。一似老年垂白,带少容_发。 浮家泛宅在他乡,难得会瓜葛。幸对此番乐饮,任宵分明发。

好事近(生日)

盥水结冰花,老眼于今重见。一似琢成水玉,向冻盆游泛。 天公作事有何难,要花花便现。且把重春留住,变苍黎容面。

好事近

腊月做生朝,只有南枝梅玉。此外后生桃李,未舒英吐馥。 后园别自出神奇,现双松双竹。报道前堂琴瑟,俱长生厚福。

好事近(同日即事)

岁岁做生朝,只是儿孙捧酒。今岁丝纶茶药,有使人双授。 圣君作事与天通,道有便真有。老去不能宣力,只民编分寿。

好事近

我里比侨居,不欠山青水绿。只恨风冲雁序,使分飞隈澳。 只今一苇视苕溪,见天伦雍睦。此去春浓絮起,应翻成新曲。

好事近(生朝纪梦)

自涉希寿来,疑道无多岁月。昨夜风吹好梦,报前途康吉。 石桥坚壮跨黄河,不用资舟楫。管取身心安泰,阅椿龄千百。

减字木兰花

桑弧标吉。做了生朝逾七十。子又生孙。阶砌芝兰欲满门。 今年定好。春腊之交诞婴少。玉烛气中。寿富康宁四序同。

念奴娇

虚辱,次韵为谢\\ 海角怀人,长误喜、簌簌敲帘风竹。命驾翩然,谁信道、不怕溪山回曲。榻拂凝尘,香笼清宴,尘柄从挥玉。好音闻耳,慰心何啻跫足。 犹记一桂专秋,创开殊选,倒峡余词力。往事茫茫十换岁,却共天涯。已分成翁,翘观赐带,上拥通仙录。休贪泉石,贤台闻用金筑。

南歌子

和。取最后两阕,试追元韵。地窄,但能小举袖,不容敷舒也。\\ 每月冰轮转,常疑桂影摇。封姨特地借今宵。万水一规光景、湛寒瑶。 圆处应无恨,君胡不自聊。谁家隐隐度晴箫。莫是素娥仙玉、会丛霄。

南歌子

才出沧溟底,旋明紫岫腰。玉光漫漫涌层潮。上有乘流海贾、卧吹箫。 更上云台望,翻牵旅思遥。我生何许著箪瓢。却向天涯起舞、影萧萧。

南歌子

韵致撩诗客,风流出酒家。长绳为驻日车斜。且向春香玉色、占生涯。 细按歌珠串,从_宝髻鸦。花应笑我鬓双华。偏向西阶吹馥、侑流霞。

点绛唇(庚戌生日

春草池塘,茸茸短碧通芳信。更饶华润。不解膏霜鬓。 池上诗翁,别带超遥韵。阳和进。香苞翠晕。物物皆沾分。

万年欢(丙午生日)

老钝迂疏,尽世间乐事,不忄欠不觑。痴向韦编,根究卦爻来处。浑沌包中天地。谢东家、从头指示。便和那、八八机关,并将匙钥分付。 行年数、六十四。把一年一卦,恰好相拟。妙道生生,既济还存未济。身愿河图比似。每演九后,重从一始。待人间、甲子何其,剩书亥字为戏。

水调歌头(上巳日领客往洛阳桥)

坐上羽觞,水际洧衣褰。适兹胜赏,风轻云薄有情天。不用船舷悲唱,真俯阑干小海,乐事可忘年。莫向歌珠里,却叹鬓霜鲜。 送朝潮,迎夕汐,思茫然。知他禊饮,此地过了几千千。既有相催春夏,自解转成今古,谁后更谁前。堪笑兴怀客,不似咏归川。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