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直罗镇战役

直罗镇战役

直罗镇战役是指1935年11月,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在陕西省县直罗镇地区对国民党军的进攻战役。

红一方面军利用直罗镇有利地形,取得消灭东北军一个师又一个团的胜利。被俘官兵有些经过教育被释放回去后,对以后红军同东北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起了积极作用。

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巩固了陕甘革命根据地,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的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

(概述图来自: )

1935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由红一方面军第1、第3军和军委纵队改编)长征到达陕甘苏区。与此同时,红军第15军团在陕甘苏区第三次反“围剿”中又取得劳山战役的胜利。蒋介石对此极为震惊,立即重新调整叫围剿’’部署,以5个师的兵力,企图首先构成沿葫芦河的东西封锁线,并打通洛川、县(今富县)、甘泉、延安之间的联系,构成沿洛河的南北封锁线,限制红军向南发展,尔后采取南进北堵,逐步向北压缩的战法,消灭红军于洛河以西、葫芦河以北地区。10月28日,国民党军第57军代军长董英斌率第106、第108、第109、第111师,由甘肃省庆阳、合水经太白镇沿葫芦河向县东进,于11月1日进占太白镇;6日,第67军第117师由洛川进至县,配合第57军东进。

11月初,陕甘支队在甘泉附近地区同红15军团会合,随即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彭德怀任方面军司令员,毛泽东任政治委员,下辖第1、第15军团,共1.1万余人。为打破国民党军的“围剿”,红一方面军决定集中兵力,向南作战,首先歼灭沿葫芦河东进之第57军1~2个师,尔后视情况转移兵力,各个歼灭。上旬,红l军团进至县西北的老人仓、秋林子地区;红15军团攻占了直罗镇以东的张村驿、东村等据点,并以1个独立营和1个骑兵连前出直罗镇、黑水寺一带进行游击,监视东进之国民党军。12日以后,红1军团进至九原、土高池、套通地区,红15军团主力在张村驿、桃花砭地区,隐蔽集结。同时,以红15军团第81师1个团继续围困甘泉县城,以调动第57军东进;另1个团在羊泉镇地区布防,准备阻击东路之第117师。

19日,第57军以第108师留守太白镇,军部率第106、第109、第111师沿葫芦河向直罗镇前进,先头第109师进到黑水寺地区,军部及另两个师进至张家湾地区。与此同时,红l军团进至直罗镇东北纸房沟、新窑子、石咀、风凰头地区集结待机。20日16时左右,第109师进至直罗镇。直罗镇三面环山,北依葫芦河,东面山坡筑有土寨子,一条东西大道穿镇而过,地形险要,利于设伏。红一方面军决定抓住第109师比较突出的有利战机,集中2个军团的优势兵力,求歼该师于直罗镇地区。

20日夜,红1、红15军团分别由待机地域向直罗镇开进,将其包围。21日拂晓,红1军团由北向南、红15军团由南向北对第109师发起猛烈攻击,激战至l4时许,歼其大部,其残部500余人退入镇东土寨子负隅顽抗。此时,东西两路国民党援军迫近直罗镇。红一方面军遂以少数兵力围困第109师残部和阻击由县西援之第117师,主力向西迎击由黑水寺向直罗镇增援之第106、第111师。该两师被阻击后,因惧怕被歼,于23日下午沿葫芦河西撤。红1军团主力及红15军团2个营,冒雪跟踪追击,在张家湾至羊角台途中,歼第106师1个团,余部退回太白镇。西援之第117师,遭红15军团第81师部队阻击后,退回县县城。被围于直罗镇土寨子的第109师残部待援无望,于23日午夜突围,24日上午红15军团将其全歼,击毙师长牛元峰,至此,战役结束。(见附图11)此役共歼国民党军1个师又1个团,俘5300余人,缴获各种枪3500余支(挺),打破了国民党军对陕甘苏区的第三次“围剿”,巩固了陕甘苏区,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创造了条件。

1935年11月6日和7日,红一军团由甘泉以西的定边集、下寺湾先后进至富县西北之秋林子和甘泉西南之老人仓地区;红十五军团则攻占直罗镇以东的张村驿、东村等据点,扫清了预定作战地区内的国民党军势力。同时,第15军团第81师继续围攻甘泉城,调动国民党军东进。

但国民党军行动谨慎。张学良严令部队不得冒进,以免遭受不测。董英斌遵命行事,第57军于11月1日占领陕甘边界上的太白镇后,即在太白镇、合水地区徘徊不前,构筑工事,搜集粮食。

12日,红1军团进至直罗镇东北的九原、上高地、套通地区,第15军团主力进至直罗镇东南张付驿、桃花岭地区。毛泽东令部队耐心隐蔽待命,同时令第81师加紧对甘泉的国民党军进行围攻,促使国民党军判断失误,让第57军放胆东进。

双方僵持达半个月之久,张学良这位西北“剿总”终于上当,断定红军主力正位于甘泉城下,命令第57军立即东进。11月17日,第57军以一个师留守太白镇,主力继续沿葫芦河向方向前进。19日,第57军所属第109师并指挥第111师第632团进至黑水寺,董英斌率军部及第111师主力、第106师进至张家湾东西地区。

18日,毛泽东在张村驿主持召开方面军团以上干部会议,做战役动员与部署。会后,毛泽东、彭德怀组织两个军团的干部前往直罗镇,现场确定作战部署。

19日,按照毛泽东指示,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及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红十五军团军团长徐海东等率领团以上干部从各自驻地前往直罗镇,登上周围多个山头,仔细查看道路、山岭、村庄、河流,结合地形地势,研究作战部署,最终确定了具体作战方案。

根据部署,红一方面军兵分两路,在直罗镇附近隐蔽设伏,红一军团进入直罗镇东北的石咀、凤凰头、姜家川、魏家河地区集结,然后进入直罗镇北边山岭,准备由北向南打,担任正面战场战斗任务;红十五军团在直罗镇东南的张村驿、桃花砭地区集结,进入直罗镇南边山岭,由南向北打。另派一连兵力提前于镇子西边小山上,监视、引诱敌人进入红军伏击“圈”内,关门打狗。按照这一战略部署,周密而细致的战前准备工作也紧张开展起来。

11月20日,在红十五军团一个连和县游击队的引诱下,国民党军一0九师少将师长牛元峰率其全师外加111师一个团,在6架飞机的掩护下,闯进直罗镇。他们盲目冒进,认为红军已经被打败,自己已经占领了直罗镇,并杀鸡宰羊喝酒以示庆祝。但殊不知,这时的牛元峰已经钻进了红军设伏的“口袋”里。”

21日拂晓,隐藏在南北两山的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主力突然发起进攻,很快将国民党军分割、包围。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红一军团歼灭了北山寺的敌军,红十五军团消灭了旗杆山的敌人,据守高地的国民党军两个团长,一个被击毙,一个在绝望中自杀。

牛元峰率残部五百余人,退入镇东南之土寨内,重新垒起石头作为工事,固守待援。红军将土寨包围,并展开政治攻势,喊话要求国民党军投降。牛元峰却在寨内破口大骂,拒不投降。红十五军团连攻数次,但因缺乏火炮,火力不足,未能奏效。

国民党西北“剿总”接到一0九师被围的消息后,张学良心急如焚,于21日22时令董英斌率一一一师、一0六师火速增援直罗镇,解一0九师之围;令县西进的一一七师加紧向羊泉镇、张村驿前进;令中部地区的第三十八军十七师进至公家原、丁家原,策应第五十七军及一一七师作战。

22日上午,国民党军第五十七军部队开始行动,一一一师沿安家川北山向红军发动进攻,一0六师由黑水寺沿老人山向红军右翼实施迂回,但其余两路部队按兵不动。

毛泽东早已把目光由直罗镇转向了增援之敌,决心抓住各路敌军协同较差的弱点,集中红军主力,以各个击破的战法,首先歼灭西线增援之敌。因此,他留下周恩来、彭德怀在直罗镇坐镇指挥第十五军团主力围歼残敌,亲率红一军团迎击增援之敌。不料,一一一师在安家川以东地区与红一军团一经接触,董英斌就命令该师向西退至黑水寺地区,向一0六师靠拢。红军歼灭援敌的计划未能实现。

董英斌竭力避战,毛泽东则不依不饶,穷追不舍。根据两天来的战况,毛泽东认为第五十七军已是惊弓之鸟,红军必须迅速抓住战机,乘胜扩大战果。因此决定主动出击,以“包围黑水寺,整个解决董英斌”为基本方针。

23日8时,毛泽东确定了新的作战部署:以红一军团主力进至黑水寺东北之韩家河、甘沟门、王家庄地区,准备对黑水寺实施进攻;以第1团、第13团及军团侦察连,由聂荣臻率领,由北面实施迂回,进至黑水寺以西的龙益湾、王家角以北地区,阻敌西逃,并打击由西来援之敌;以红十五军团主力秘密进至黑水寺以北,控制黑水寺至太白镇之间二三十公里的地区,确保孤立董英斌部。另外,以羊泉镇、道佐铺两地游击队逼近县,大造声势,摆出红军主力马上要攻打县的姿态,牵制、迷惑国民党军,袭扰第六十七军后方,阻止其可能的西援。

就在红军调整部署之时,董英斌率第一0六、一一一师及军部逃往了太白镇。毛泽东下令部队三路追击。24日,红1军团部队在聂荣臻指挥下,在张家湾至羊角台途中,追歼国民党军一0六师第617团。

一直被红十五军团部队包围在直罗镇土寨内的国民党军第一0九师残部已经陷入了绝望的境地。牛元峰虽对部属恩威并施,但寨子里缺粮无水,增援无望,很快就无人再听他指挥。无奈之下,牛元峰只得在23日午夜率部突围。红十五军团穷追几十里,于24日上午在直罗镇西南的老牛湾将之包围。卫土要掩护牛元峰逃命,牛元峰当初将话说得太大,自觉无颜再见袍泽,掏出手枪给随从副官,说:“我姓牛,这里是老牛湾,这是老天容不下我。天意不可违,我走不了了,你帮我做个了断。”老牛湾便成了牛元峰的归天之处。

董英斌率部退守太白镇后,紧急加固工事,重兵固守。国民党军猬集一团,红军不易攻克。毛泽东遂指示聂荣臻在前线释放几个俘虏军官,让他们转告东北军领导人,只要东北军同意反蒋反日,与红军停战,红军俘虏东北军的人员和缴获的枪支可以如数归还。

随后,毛泽东指挥方面军主力撤出战斗,挥师向东,寻歼由县西进的国民党军一一七师。但在红军东进途中,一一七师得知第五十七军后撤的消息后,急速退回了县县城。红军遂结束战役,主力集结羊泉镇以北地区转入休整。

直罗镇战役,红军先后歼灭国民党军1个师1个团,击毙师长牛元峰以下1000余人,俘获5367人,缴枪3500百余支(挺),其中轻机枪176挺、迫击炮8门、子弹22万发。缴获电台两部,战马300匹以及其他军用物资。

直罗镇战役是毛泽东军事指挥才能的一次体现。战役打响之前,陕甘支队刚刚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毛泽东、彭德怀等审时度势,准确判断了国民党军的战略部署。其时,国民党“西北剿总”部署5个师的兵力,东西对进,企图乘红军立足未稳,控制葫芦河,构成沿葫芦河的东西封锁线,尔后南进北堵,将红军压迫在两道封锁线之间地区加以消灭。

毛泽东等针对国民党军的这一企图,集中兵力,首先歼灭沿葫芦河东进的4个师中的1至2个师后,再转移兵力寻机各个歼敌。由于抓住了葫芦河这个既便于粉碎国民党军两线封锁计划,又便于红军尔后发展的战略枢纽,红军最终取得了直罗镇战役的重大胜利。

战役部署上,针对国民党军一0九师师长牛元峰狂妄自大、气焰嚣张,造成该部比较突出、孤立的态势,加上直罗镇理想的设伏地形及有利于红军的群众条件,红军诱敌深入,首歼一0九师于直罗镇。为保证速战速决,红军以少数兵力牵制甘泉、黑水寺等地东北军,集中10个团以上优势兵力,围歼进入直罗镇而立足未稳的一0九师3个团。此战获胜后,毛泽东留下红十五军团少数兵力歼灭牛元峰残部,转移主力进攻西面援军,从而达成了各个击破的战役目的。

直罗镇战役让参加围剿红军的东北军,彻底认清了蒋介石的险恶用心,加速了国民党的营垒分化,对日后红军同东北军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及“西安事变”的爆发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彻底粉碎了敌人对陕甘根据地的第三次“围剿”,为党中央和红军在西北建立和扩大根据地,推动全国抗战,举行了一个奠基礼。

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再次证明了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央和红军领导集体正确领导,是中国革命走向胜利的根本保证。直罗镇战役的胜利后,西北根据地出现了一个新局面。

1954年为缅怀和纪念在直罗镇战役中牺牲的革命先烈,富县人民政府将牺牲的先烈遗骨集中安葬在直罗镇北山寺山下,修建了直罗镇战役烈士陵园

陵园内的纪念碑,总高21米,碑身高19米,碑宽3.5米,碑上五角星的直径是1.1米,整个一组数据构成了1935年11月21日。

陵园内,松柏苍翠,安葬有红一军团四团代政委、红二团团长李英华等325名烈士,还有无名烈士630人。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