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皇帝之子

皇帝之子

帝皇之子(也译帝王之子)是游戏战锤40k中的一个虚拟的一个军事团体,20个初始星际战士军团,基因原体是福尔格里姆(富根,福尔根,Fulgrim),在叛乱时投效混沌,他们崇拜沙历士Chaos God Slaanesh (God of Pleasure)。

在久远之前的困顿年代,人类无法进行亚空间航行,因此人类所占据的世界被一一分隔,被迫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独自抵御各种危险。有本自那时流传至今的稀世古书《统治者圣典》中,记载了一个小小的采矿殖民星球彻莫斯的故事。这个星球依赖着星系间的航运来进行贸易,购买粮食。当地的统治者竭尽所能的发掘这个星球的潜力来获取食物,但是这个星球环境过于恶劣,饥饿和死亡正慢慢的接近所有的居民。但是在某一天,这个星球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卡拉克斯是这个星球上最大的要塞工厂城市,某日要塞围墙上的守卫看到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划破天空,穿透云层,落在离要塞只有大约几公里的地方。尽管这座城市极端缺乏人力,市政执行官还是决定派出一支小侦察队去流星坠落点,去看下那里有没有任何迹象,能够说明其他星球还有任何的人类幸存者。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们找到了一个传奇。

在那个陨石坑中,躺着一个婴儿,周围散布着冬眠滞留舱的残骸。通常来说,在卡拉克斯,所有的新生的遗腹子都会被抛弃。因为这样的孤儿无法进工厂工作,以补偿城市投资在他们身上的资源,执行官就不会分配给他们任何赖以活命的资源。但是侦察队队长从这个孩子的眼睛中觉察到了异于常人之处,因此就违背了传统把孩子带回了城市。由于队长对于城市来说还有价值,因此他获准继续收养这个孩子。队长把这个孩子命名为福尔格里姆。这是一个神秘的创造之神的名字,但是有关这个他的神话早就被彻莫斯的居民遗忘了。但是这个孩子很快就创造了属于他自己的神话,并且将扬名整个星球。

福尔格里姆以惊人的速度长大,成为了一个强壮能干的人。他很快就能完成执政官派给他的工作,整日整夜不眠不休的在工厂中干活,而此时他的年龄还不及他工友的一半。他不仅体力惊人,而且异常聪明,很快就掌握了工厂中那些机器的科技原理,并且开始着手改进。在他落到这个星球整整15年后,他先从工人晋升为工程师,接着又成为了城市执政官中的一员。在知晓了整个星球,以及其上所有人类定居点正在缓慢死亡的命运后,福尔格里姆就给自己定下了个目标,那就是要扭转整个命运。 一个接着一个,福尔格里姆成功的说服了所有的同僚来一起对抗正在腐化整个星球的恶疾。在他的领导下,一支支工程队伍离开这座要塞城市,前往星球上那些最遥不可及的地域,去重新启用那里的前哨站。古老的矿井再次开启,并且被拓宽挖深,因此卡拉克斯城获得了更多的矿石,人们就能制造更加精密复杂的机械。资源回收率逐渐提高,最终卡拉克斯的产出超过了消耗。仓廪足而知礼节,在见证了他的人民逐渐安居乐业之后,福尔格里姆就着力于重新培养发展艺术和文化,并且深以此为荣。在为了生存而奋斗,被迫牺牲人性无数年后,人类的伟大精神又重现在这个星球上。随着卡拉克斯的逐渐发展,其他的人类定居点纷纷前来和福尔格里姆结盟。在他降落到这个星球整整50年后,福尔格里姆成为这里至高无上的统治者。

此后不久,彻莫斯与世隔绝的命运也得到了改变。铅灰色的天空再次被划破,这次迎来的是一队大气层着陆飞船,每艘船都覆盖着装甲,遍布弹痕,以及统一的标记金色的双头鹰。在听说了这个消息之后,些许记忆重新涌上福尔格里姆的心头。彻莫斯没有正规军,但是飞船降落点由那些负责治安的警卫士兵围了起来。福尔格里姆命令警卫士兵退下,让那些来访者进入卡拉克斯城。

在他简朴的房间内,福尔格里姆见到了来自星辰间的战士们。他们的脸饱经战争的沧桑,肩甲上记载了每个人的功勋。他们手持精良的武器,身扛华丽的军旗。福尔格里姆突然意识到这些人不仅代表了先进,而且代表了文明这些人正是他失落的兄弟,他们保存了人类的文明,而福尔格里姆正一直希望将文明带回给彻莫斯。这些战士的领袖人类的皇帝跨步而出。福尔格里姆审视着他,随后一言不发跪倒在地,奉上自己的宝剑。自那日起,福尔格里姆发誓全心全意地效忠人类帝国。从皇帝这里,福尔格里姆知道了地球的存在,也知道了皇帝重新统一银河的伟大远征,也知道了他自己的来由。尽管这个故事非常奇异,但福尔格里姆深知它的真实性。在皇帝的要求下,福尔格里姆回到地球加入了他的军团帝皇之子军团。相比其他参加大远征的军团,帝皇之子人数衰微,这是由于以前的一次事故破坏了近一半的珍贵基因种子,而且由于之前没有找回基因原体,军团的重建困难重重。福尔格里姆召集了军团所有的200名战士,向他们宣布了神圣的命令:要将皇帝的智慧散播到天空中所有的星辰之上。基因原体之书上记载着:“我们是皇帝的孩子,我们要让所有看不起我们的家伙们知道这一点。我们是完美的战士,不会辜负皇帝的期望。我们永不失败!”皇帝被他新找到的孩子的话语深深打动,因此就给了他们一个独特的荣誉:帝皇之子军团可以用帝国双头鹰标志装饰他们的胸甲。只有这一个军团获此殊荣。

第三军团在统一战争中开始创建,最早招募来的新兵来自于欧罗巴地区,比如说科莫戈家族,他们会从中挑选最为优秀的年轻人,并且将这些青年交给帝皇,以作为自己在被帝皇的雷霆战士击败前所作所为的补偿。在欧罗巴人的影响下,其他泰拉贵族王朝也纷纷交出了自己的子嗣以为第三军团而战。据谣传这就是军团采用帝皇之子这个名字的起源,而当福尔格里姆归来之后,这个名字就被正式确定为军团之名。

福尔格里姆急切的想参加大远征去征服未知的世界,但是他马上意识到仅仅200人的军团无力独自发动进攻。因此在皇帝的关照下帝皇之子团加入了影月战狼共同作战,福尔格里姆和他的兄弟何露斯并肩作战,在平定银河东缘的战斗中提供帮助。战帅本人高度赞扬了帝皇之子军团,称赞他们是所有星际陆战队的最好榜样。

随着来自地球和彻莫斯源源不断的新兵加入军团,帝皇之子终于获得了足够的力量,可以独立承担远征任务,福尔格里姆骄傲的率领着他的军团前往未知的宇宙世界。他将无数的世界带回到皇帝的治下,摧毁了一切抵抗,让敌人们知道,对抗皇帝就是对抗整个人类。从军团众多的士兵中,福尔格里姆挑选出那些最勇敢,最强壮,最高尚的,晋升他们为高级指挥官,每一个都统帅一整支连队。福尔格里姆亲自指导这些指挥官,小心的教导他们,因为他们在其他人面前就代表了皇帝的光荣,因此要让他们不辜负这样的荣誉。接着,这些高级指挥官就把福尔格里姆的话传给他们的下级,接着又逐级下传到每个战士。通过这样的方式,每个帝皇之子的战士,每一级指挥官,都深深地遵奉皇帝。为了增添皇帝的荣耀,他们力求在每个方面都达到最完美:他们一字不差地遵守战斗条例,仔细研究战术战略并不断完善。而且每个战士都牢记皇帝的圣令,随时随地牢牢遵守。虽然帝皇之子和其他军团一样,认为皇帝是人而不是神,但是他们对皇帝的尊敬和爱戴几乎达到了疯狂的地步。

这种追求完美的精神在拉尔纳清洗中达到了巅峰,在拉尔纳,帝皇之子遭遇了一种重复冒犯了他们理念的异形敌人。刺人族对于帝国政务院是如此强大的势力,以至于任何征服他们的尝试都可能要花费超过数十年的漫长岁月。帝皇之子在一个月内清洗了刺人的群落。如此的丰功伟绩,估计也只有福尔格里姆的军团可以争取得到。然而,他们的损失也是高昂的:700名星际战士殒命战场,同时还有4,200名战士身负重伤。

当基因原体和星际战士们在遥远的银河中进行着大远征时,皇帝回到了地球,着意于加强巩固新建立的广大帝国。许多人都认为皇帝就应该待在帝国的核心,但是有一个人不同意,他就是战帅何露斯,基因原体中的最强者,统帅着如今被叫做何露斯之子的军团。他高傲的认为皇帝软弱无能,不值得为他而战。而当皇帝他刚一听到叛乱的消息,就派遣了整整7个星际陆战军团前去镇压,或者有必要的话,摧毁战帅。帝皇之子第一个到达了伊斯塔万星系,何露斯正在那里等待着。福尔格里姆和何露斯进行了私下见面,质问他为何谋反。但是,战帅成功的劝诱了福尔格里姆,并使他同样堕落为混沌的爪牙。尽管最初福尔格里姆拒绝了他的,并且想要反驳荷鲁斯,就在这时,那把他从刺人那里夺来的剑让他走向了叛徒的不归路。他并不知道,在这把剑里隐藏着一头色孽的恶魔,在他拿起这把剑之后他便不断地对他低语,弱化他的决心以让他在荷鲁斯允诺他的方面动摇。渐渐地,腐化从福根蔓延到了他的领主指挥官之中,紧接着则是连队和小队长,最终,除了少数星际战士仍然保持纯洁之外,其他的所有战士都将自己的忠诚献给了色孽,而非帝皇。仅剩的忠诚者由一个帝皇之子的连长Saul Tarvitz带领。在大叛乱以后组织的一个委员会,查隆委员会,负责调查那些叛乱基因原体背叛的原因。这个委员会认为,是福尔格里姆对战帅的尊敬使战帅成功的影响了福尔格里姆,减弱了福尔格里姆的意志,从而让混沌力量诱惑他叛离皇帝。随着福尔格里姆和战帅的谈话,他对皇帝的忠诚逐渐而缓慢的崩溃了。福尔格里姆不再相信皇帝能带领人类走向完美,取而代之的则是试图摧毁“伪帝”的狂怒愿望。受到战帅话语的诱惑后,福尔格里姆转而相信,一个新的人类社会,在脱离了“伪帝”的暴政压迫之后,将成功的达到文明的颠峰。沙厉士的切切私语缠绕在福尔格里姆的耳边,许诺给他尽善尽美的一切,而福尔格里姆则很高兴的投向了邪神的怀抱。结论十分接近真相。

随着福尔格里姆的堕落,他手下的高级指挥官们也一并堕落。他们认为基因原体就是完美的化身,因此就毫不怀疑的跟随他们的军团长投进了沙厉士的怀抱。当他们回到军团之后,福尔格里姆和高级指挥官们招来了他们的下级军官,向他们大谈混沌的光荣。这些军官接着就把对沙厉士的崇拜带给了他们的下级,直到整个军团一起抛弃了皇帝为止。帝皇之子否定了皇帝的教诲,全心全意的投向沙厉士,如同当年崇拜皇帝那样开始崇拜混沌王子,而混沌王子则许给他们天堂般的美景,一个彻底自由的银河,没有任何的邪恶,因为所有一切的经历都是快乐的源泉。军团的牧师劝说他们的士兵去追寻这样的梦境,去满足他们一切的感官刺激。帝皇之子的完美主义堕落为完美的享乐主义,陷入无边无际的纵欲中。当那些忠于皇帝的军团来到伊斯塔万5号行星的时候,帝皇之子第一个站出来对抗他们,而在随后的屠杀中,则高兴的向他们以前的兄弟举起屠刀。

叛乱迅速蔓延,使整个帝国陷入混乱。当战帅开始围攻皇宫时,帝皇之子就待在他这一边,但是几乎没有参加节奏缓慢的攻城战,以摧毁皇宫规模巨大的防御体系。福尔格里姆对自己的军团根本不加管束,任由他们去洗劫地球上还未被袭击的地方。在那里,亿万的难民胆战心惊,畏缩的躲避着混沌的追随者们,指望着皇宫围攻战能吸引住混沌军团的注意力。但是突然这一切都被改变了,他们无遮无栏的暴露在帝皇之子的面前。伊斯塔万5号行星上的大屠杀又再次重演了,但这次的规模远远胜过上次。当其他混沌军团集中在皇宫周围时,帝皇之子的药剂师和术士们利用沙厉士的力量来增强他们的感官刺激,放荡的亵渎他们的心灵和肉体,以及他们不朽的灵魂。恶魔自亚空间中召唤而出,冲入俘虏人堆中,享受着撕扯肉体的快感。而帝皇之子的战士们则在肆意屠杀中享受着更大的快感。福尔格里姆快乐的指挥着大屠杀,他相信经过这样的屠杀,那些帝国的人民就不再受到皇帝的压迫,并且能够在这极端的经历下,达到人类快乐和完美的顶峰。在皇宫围攻战达到高潮的时候,据信,帝皇之子杀掉的人数超过了他们军团人数的四十倍。数以百万记的手无寸铁的人,就为了满足他们对快乐的需要,而被杀光了。这些血腥的杀手究竟为了满足欲望杀掉的具体的人数,则永远不可考。

帝国的历史记载着,当皇宫保卫战的高潮来临时,何露斯和皇帝进行了面对面的决斗,然后就被击败了。随着战帅命丧黄泉,混沌军团树倒猢狲散,帝皇之子也被迫一并撤退,散乱的跟着其他的叛乱部队的舰队逃命。那些追赶着福尔格里姆的帝国舰队,一路上找到了无数被摧毁的行星,那里满是高高堆积的尸体,幸存者乞求速死,以逃避他们的梦魇。而且很显然的,上千万更多的人失踪了,从此之后从来没有再出现过。最终,在犯下无数暴行之后,帝皇之子,以及其他叛乱军团躲进了恐惧之眼。在那里,他们能躲避帝国的复仇。根据审判庭的哈德斯神喻,帝皇之子很快就消耗光了他们自己的玩物和奴隶,因此开始打其他军团的奴隶的主意。随后的战争血腥而恐怖,但这只可能有一个结果,最终帝皇之子军团被完全击溃了。 没人知道福尔格里姆的最终命运。他的敌人们宣称在和其他军团的战斗中,福尔格里姆已经被杀了。但是机械教派出的机器人拾荒船没有找到任何他的遗骸,或者他战舰的残骸。那些帝皇之子的余孽则传言说,由于他对沙厉士的奉献,福尔格里姆被提升为恶魔王子,统治着一个恶魔世界。数千年里,许多帝皇之子的战士,以及其他信仰沙厉士的混沌星际战士,都出发去找到福尔格里姆的那个世界,试图在那里找到无边无际的快感,但是从来就没有一个回来过。在一万年之后,审判庭仍然准备了一支特殊的打击部队,准备着一听到风吹草动,无论是多么渺茫的机会,都要前去干掉这个恶魔王子。

现在没有领导的帝皇之子们,仍然在追寻着极端的快感,在恐怖的战斗中到处杀戮,以弥补他们军团的破败。他们加入了其他信仰沙厉士的混沌星际战士,共同发动邪恶的远征。其中有许多变成了噪音战士,扭曲而邪恶,沉迷于战斗的愤怒中,而只有敌人临死的惨叫和巨大的爆炸,才能满足他们变态的欲望。只有最极端的感官刺激才能激起这些早已享乐疲劳的老兵的反应,让他们用极端的对比色,柔顺的丝绸和金光闪闪 的链条来装饰他们的盔甲。尽管他们如此疯狂,他们仍然是残忍而野蛮的战士,会为了战斗中摧毁敌人而感到兴奋,会为了获得奴隶,以取悦沙厉士,而帮助任何一个混沌军阀作战。其中有一些甚至成功的变成了混沌军阀,试图重新回到数千年前的那段日子里面,那段在福尔格里姆统治之下,军团横穿银河肆意狂欢破坏杀戮的日子里。这些邪恶的生物比他们的疯子手下更加可怕。他们用他们那疯狂的,肆意享乐的目光扫视着整个银河,揣度着各种血腥的享乐方法。他们从不知疲倦,总是想找到更新的堕落经历以超越他们最近的变态刺激。感谢皇帝,帝皇之子组成的战队数量很少,因为,一旦银河落入他们的手中,那人类就将面对最悲惨的命运。

尽管完整的战斗条例已经随着军团一起失落了,但通过研究古老的战斗和战报,审判庭的书记们成功的找出了帝皇之子军团的一部分作战方式。军团事事力求完美,因此他们不停的努力,使他们的军事行动尽善尽美。每一个陆战队员,不论他是步行士兵,驾驶员,炮手,侦察兵,或者是狙击手,一睁开眼睛就开始训练。战斗中的每一个方面,从地形到气候,从部署到预备队,都被精心分析研究,并且都做到扬长避短。一切尽在掌握。

早期帝皇之子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愿意做一件让其他军团蔑视的事情和早期的帝国军队合作,甚或指挥他们投入战场。在原体归来之前,第三军团的作风就已经是追求完美,他们以完美的执行能力和超出帝皇的期望而著称。军团频繁的作为帝皇的外交访问活动的护卫,因此,他们将自己的盔甲涂装成帝国紫来表明自己的任务之高贵。

除此之外,军团在早期陷入了困境,他们大部分的基因种子在通往卢娜的航线中神秘失踪。军团再也没有找回他们的种子,而这也是帝子诸多无法容忍的细微瑕疵,于是,他们对现行制度进行了改革,比如说,他们会回收战死战士的基因存收腺。尽管其他诸如极限战士、帝皇之拳和影月苍狼这些军团都已经超出了100,000的标准,但是第三军团只有数百人。

在战斗中,帝皇之子军团和其他星际陆战队同样勇猛。他们不仅以同伴为榜样,而且深受内心信仰与职责的激励。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无论那是场大规模进攻还是简单的巡逻任务,他们都尽全力作战。许多人相信,帝皇之子军团的战士们从来就没有在战斗中士气崩溃过。相应的,帝皇之子军团对和他们一同作战的部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帝皇之子军团绝对不能容忍他们的盟军在战斗中表现迟疑不决或者效率低下,不管是IG还是他们的星际战士兄弟。每一个帝皇之子军团的战士都坚决的跟随着他们的榜样行动,从来不考虑其他任何的可能。

在彻莫斯的隔绝期内,当地的撰史者们记录下了一个荒凉的星球,昏暗阴冷,毫无希望。这个星系中有两颗又远又小的恒星提供着光和热,但是行星彻莫斯却被一层星云牢牢罩住。星球上没有日夜之分,每时每刻都笼罩在阴沉沉的铅灰色天空下,更不要提看见闪烁的星星了。在久远的年代里面,彻莫斯早早的被人类殖民,成为一颗采矿行星。但是自从它失去了和地球的联系之后,彻莫斯和它的居民就陷入了慢性死亡中。由于失去了来自其他星球的食物供给,成千上万的人活活饿死,最终剩下来的人住进了要塞城市勉强维生。食品,水源,能量,无一不是紧缺。因此彻莫斯的居民被迫利用紧巴巴的资源过着勉强糊口的日子。每个市民每天一睁开眼睛就必须开始工作,在蒸汽井中操作机械,从稀薄的大气中榨取水分。巨大的合成机器昼夜不停的运转,把今日之废料转变成明日之食粮。人们牺牲掉娱乐,艺术,闲暇生活以维持生存。在这里,唯一看重的是人的效率。

在福尔格里姆统治整个星球,以及星球被重新纳入人类帝国之后,彻莫斯拓展了它的工业,很快变成了一个重要的资源星球,出产矿产品。在卡拉克斯的中心,矗立着帝皇之子的修道院要塞,不断的从星球上的志愿者中选取那些最强壮,最勇敢,最聪明的年轻人来充实军团的队伍。尽管福尔格里姆从来没有回来过,他一直细心的关注着他的意愿,和皇帝的意愿,被认真贯彻执行。人们普遍认为,来自彻莫斯的新兵强壮而足智多谋,但是尽管这样,还是只有一小部分能够完全通过福尔格里姆亲自设置的严格考核,从而证明他们能够满足军团长的要求,值得成为一名帝皇之子的光荣战士。

在地球围攻战以及何露斯叛乱之后,帝国军队从轨道向彻莫斯发动进攻,意欲摧毁帝皇之子的要塞修道院,并且抹掉所有混沌的染指之处。之后,审判庭隔离了这颗星球。在这之后的一万年里面,在帝国的档案中,找不到有关这星球的任何档案信息,连有关的灭绝令的蛛丝马迹都找不到。

自在危难之后重新建军起,帝皇之子在进入恐惧之眼前一直在不断地扩充着兵力。

帝皇之子发展出了一套用于战地命令的异常严格的战术条例。在福根带领他们堕入叛乱之际,军团拥有由11,000名星际战士组成的30支战队,前十个战队由一个被圣吉列斯成为“战争之王”的领主指挥官指挥。每一位星际战士都会服从上级军官的指引,使得每一个连队都继承和发扬了指挥官们的战争艺术。尽管每个军团都有这种能力,但帝皇之子们有着几乎无与伦比的为领袖奋不顾身的优势。
  军团一直尽力让他们的一切行动达到完美,为此,他们不间断的优化着自己的军事行动。无论步兵、驾驶员、侦察兵还是狙击手,每一位星际战士都为自己的任务而坚持不懈地训练着。由于可以连接亚空间的灵能者被认为灵魂上带有瑕疵,而军团绝不会容忍任何瑕疵存在,所以帝皇之子军团没有招募智库助阵。

从地理到天气,从调度到补给储备,战场上的一点一滴都被帝皇之子们经过分析转化为他们的优势。同时,帝皇之子还有许多与标准军种不同,精通某种技术的特种部队,比如装备着镭射炮的弑阳者,专职决斗的帕拉坦尼剑兄会,以及仅供原体调遣的由200名强大的战士组成的凤凰卫队。

在战斗中,帝皇之子会像任何星际战士一样英勇作战。战士们并不仅仅依靠各自的配合,而是凭借着每一个军官都各司其职,使得军团化为一个无坚不摧的整体。凭此,无论在大会战中,还是在小规模的巡逻任务中,军团战士都可以在任何战斗中都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和能力。因此,他们无法容忍任何盟友无论是帝国军队甚或星际战士的低效。那些由无数战例总结而成的战术在每一个战士脑海中根深蒂固,使得他们根本无法容忍任何其他的方式。福根则总结了这一系列战术,在战斗中,他都会在军团的最前方指引着他们。

无论在任何战况中,军团的战术收到法典的严肃约束。比如说,地面进攻必须在兰德速攻艇所提供空中支援和重武器的配合下同时进行。而当他们在陷入了无法按照法典作战(例如失去空中支援)的僵局时,军团指挥官会迅速从战术条例中挑选出一条合适的战术,并且带领着战士们满怀决心的继续作战。军团最偏爱的战术则是快速突击,这使得军团经常大量使用战斗摩托这类的高速载具,这不仅是因为其快速迅捷的优势,更是因为帝皇之子无法像其他军团那样承受巨大的损失。

帝皇之子还有一种供其消遣的战士沙龙。就像军团其他一切事物一样,这里是极其正式,只有原体和他的高级军官有权使用。

耗尽了所有玩物和奴隶之后,帝皇之子在恐惧之眼中开始从其他叛徒军团那里抢夺物资。这场战争血腥而又艰苦,但最终,帝皇之子军团还是分崩离析。没有了原体的指引,军团分裂为无数毫无团结可言的战帮。

曾经备受崇拜的帝皇之子,如今却沦落为愚蠢而又纵欲的疯子。他们极度暴力、虐待成性,沦为一种难以想象的堕落生物。在抛弃了往昔的一切传统之后,他们还保留着自己“帝皇之子”的名字,以在劫掠伪帝和帝国之时享受着他们所施加的痛苦带来的愉悦。他们的装甲有着无数古怪的装饰:那耀眼的装饰,那粉色的涂装,那绚丽的丝绸和金锁链,都腐化着曾经圣洁的动力盔甲。大部分帝皇之子都成为了噪音战士,这些疯子无时无刻不沉浸在 狂怒和焦躁中,而只有当聆听音爆和死前的嚎哭时,他们才能感到愉悦。一个噪音战士的听力要比星际战士敏感千倍,可以轻易地从不同的声音中分辨出最细微的音阶和音量差异。噪音战士会强化自己的听觉感官来取悦自己,其所带来的化学愉悦会让其他官能感应变得微不足道而又毫无价值。噪音越大,越嘈杂,所带来的愉悦就会越强。最终,只有喧闹的战场和惊恐的尖叫才可以蛮族噪音战士的欲望。

噪音战士的名字源自他们所偏爱的音波武器,比如说爆裂大师一种步枪式武器可以发射出一种不同寻常的高频噪音来撕碎神经、碾碎血肉;再比如毁灭汽笛,这种扬声器被安在了战士的身体里,这些战士会凭其释放出可以击退最强大敌人的爆音洪流。噪音战士同时还拥有着一种被称为灵能尖啸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让周围的受害者反应迟钝。

一些噪音战士会晋升为混沌领主,然而帝皇之子的战帮却少有统帅级的人物。

根据一部分审判庭手中的军团的纪念物,帝皇之子并没有神化皇帝,但是他们对皇帝的热切信仰,在某种程度上和帝国国教类似。在福尔格里姆的领导下,军团相信,皇帝代表了人类进化的顶点,而惟有遵循皇帝,人类才能完全开发自己的潜能。那些试图反对这个目标的人类或者组织,帝皇之子连鄙视都懒得鄙视,根本不会将他们视为人类。然而,军团对皇帝的极端崇拜呈现出一种等级制度。先是基因原体具体代表皇帝的优秀品质,然后军团的高级军官们以军团长为榜样,军团中的各个阶层逐级学习他们的上级,直到每一个士兵为止。因此审判庭的一部分理论家认为,只要使福尔格里姆和一部分高级军官堕落,那整个军团就会跟着一起堕落。

现存的卷轴记录着,在军团叛向混沌前,他们坚信总有一日皇帝会征服整个银河,而在那时,所有的困难和障碍都不复存在,人类的文明就将达到完美的极至。尽管他们很重视作战,军团依然被教导要尊重爱惜人类文明的各个方面,包括艺术,音乐和雕像。军团从帝国的各个角落搜罗艺术家,来为他们装饰盔甲,武器和车辆,无一不达到最华丽的程度。军团高度推崇人类精神的多样性,对于各种艺术的学习也无甚限制。

在仅存的帝国药剂圣典中,记载着帝皇之子在经历过最初那次几乎消灭整个军团的基因处理事故后,军团中对负责处理宝贵基因核的药剂师提出了绝对的严格要求。而这种做法也恰巧暗合军团对万事万物要求完美的作风,因此,帝皇之子军团的基因种子可能是所有军团中最纯净最稳定的。只有那些体质最佳的才能被选中成为基因种子的载体。因此,实际上他们的基因种子变异率是0。基因种子带来的增强器官都保持颠峰运行状态,让每个帝皇之子的战士都能在战斗中发挥最大的潜力。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军团达到过这一水平,而在大叛乱之后的一万年中,人类帝国也未能重新所必须的技术,以达到这个水准。

“Children of the Emperor! Death to his foes!”

尤里乌斯凯瑟润是大叛乱以及大远征期间的帝王之子一连长。 凯瑟润是艺术的狂热爱好者,他经常读诗(特别是跟随63远征舰队的 Ignace Karkasy所作的诗)并在皇帝之子和第28远征舰队的皇帝骄傲号上出息音乐会独奏。

在净化阿拉伦(Cleansing of Laeran)时,凯瑟润和原体福根一同在拉尔神庙作战。凯瑟润和很多进入神庙的人一样,在战斗之中和之后对此地弥漫的事物和声音感到愉悦不已,所以他一直在战斗中寻求某种方式来刺激自己的感官。在福根被莎莉士恶魔附身之后,帝王之子从一个追求完美的军团变为了一个追求自我享乐主义的军团一个凯瑟润更想追求的军团。

在伊斯塔万III战役之前,凯瑟润与福根一同会见了菲勒斯马努斯,他们想尝试动摇铁手的原体,让其加入荷鲁斯一派。当菲勒斯马努斯拒绝并被福根攻击(未被杀死)时,凯瑟润也攻击了铁手的代表加布里埃尔珊特(Gabriel Santar),他几乎要用闪电爪将其杀死。

在伊斯塔万III和登陆点大屠杀之间,凯瑟润和军团参加了马拉维开放一场由记录者Bequa Kynska主演并在拉尔神庙上举办的演唱会。交响乐团(一些沉迷于放荡性行为和疯狂杀戮的堕落者)迷惑了凯瑟润和他的追随者,助长了他们对于感官刺激的渴望,此事就如同登陆点大屠杀的开始一般。如同疯子般尖叫,敏捷的在战场上跳跃,科瑟润再一次面对铁手的一连长。这场战斗给两人都留下了痛苦(实际上,凯瑟润只感受到了高潮般的狂喜),珊特被杀了……带着凯瑟润的感谢。“这真是极好的(That was exquisite)”这就是珊特听到的最后的话。
  在那之后,凯瑟润在伊斯塔万III上只进行了很少的实质性的打斗,取而代之的是,他玷污了死者的尸体从他们身上取走一小部分来作为奖品装饰自己的盔甲。

在荷鲁斯叛乱期间,凯瑟润晋升为莎莉士恶魔王子。在M41,他试图通过开放的亚空间裂缝吧莎顿内丝(Shardenus)转变为恶魔世界。但被铁手的克兰诺肯(Clan Raukaan)终止。

他是第一个被福根晋升为领主指挥官的阿斯塔特,他的晋升乃是因为其纯粹的追求完美。他的记录显示,在攻城战、坚守战和快速突击这些行动中,他均有优秀表现,因此,他也被认为是最完美的领主指挥官。

艾德伦将福根视作父亲,对原体有着无穷无尽的忠诚。再加上其压倒一切的自傲,让他最终堕入了混沌。

当一支血天使部队在谋杀世界上遭遇冲突时,他们发出了一条求救信号。艾德伦便领到帝皇之子作出回应,但他的傲慢却造成了毫无意义的伤亡。影月苍狼最后及时赶到,并且拯救了受困的帝皇之子,随后,塔里克托迦顿在他的士兵面前批评了艾德伦。艾德伦不得不接受批评,但他发誓永不忘记托迦顿的侮辱。

在拉尔纳大清洗中,法比乌斯通过实验,给与了艾德伦可以释放出毁灭性音波的能力,这种能力在伊斯特万之战中得以使用。由此,他可能是第一个噪音战士。

在内部大清洗之后,艾德伦证明自己和其他军官一样无法适应原体那多变的脾性。他对福根的忠诚随着原体脾性的反复无常而日趋衰竭,最终,当他在一次询问福根制定的作战计划的依据时,并没有来得及安慰自己拿暴怒的主人。的确,他的无心之语激怒了他的主人。这使得福根暴怒地认为艾德伦是在嘲弄自己,并且伺机叛变。福根迅速地砍飞了他曾经最钟爱的领主指挥官的首级。艾德伦的首级被盛放在庆祝胜利的美酒之中,缓缓滴落的鲜血混合着甘甜的美酒,供所有军团战士享用。

在福根的批准下,法比乌斯尝试着把艾德伦的肢体接上,并且复活他。

根据帝国的记载,他在泰拉之战才得以复活,而他依然存活的谣言至今仍在四处传播。谣言声称艾德伦需要为成百上千个惨遭屠戮的帝国世界的毁灭负责,并且成为了掠夺者阿巴顿的军官,成为了Sylelle女王的伴侣,并且升为了守密者 N'Kari的冠军。至今,审判官们还没有成功的找到谣言的源头,但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审判庭不会宣称艾德伦已经殒命。

拥有着古典面貌的维斯帕先,乃是帝皇之子中最伟大的战士之一。维斯帕先最先被第一连长尤里乌斯注意,尤里乌斯惊叹于他那超凡的自控力,绝伦的优雅以及绝对的致命。在他统御下的战士将会以他为标准来做任何事情。作为一个模范,他成为了如何达到完美这个纯粹目标的最好例子。维斯帕先那高尚的品德和善良的本性让他和艾德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维斯帕先领导了对20-8 3即刺人世界 的行动。然而,帝子所不知的是,刺人崇拜的神祗乃是混沌。

自那之后,混沌的腐蚀开始在军团中蔓延。维斯帕先却坚守着自己的本性和原则,拒绝像整个军团的人那样被傲慢自大所腐蚀。由于对混沌之存在毫无知晓,维斯帕先只得向其他军团成员阐述自己日益增长的担忧,其中便包括第二联队的连队长所罗门。

维斯帕先之后来到了塔苏斯一个灵族的处女世界,和来自Ulthwé 方舟世界的艾达族先知进行了会晤。在这场会议里,艾达警告福根和他的代表团们,荷鲁斯已经堕入了混沌之中,并提前告知了他们那即将到来的叛乱。福根直截了当的反驳了灵族的控告,并且毫不犹豫的和会场的灵族大打出手。维斯帕先极不情愿地在福根的授权下,使用病毒炸弹摧毁了塔苏斯和其余发现的处女世界。

数周后,第28远征舰队受泰拉议会之令和荷鲁斯的第63远征舰队会务。福根受命向议会汇报荷鲁斯之子的进展以及战帅在达文之月上负伤之后的疗养情况。维斯帕先并没有跟随使节团一起觐见荷鲁斯,使得他和福根的关系越来越差。

维斯帕先最终在DS109轨道空间站中清洗入侵欧克的行动中迎来了自己的终结。由于他无故的拒绝参加福根的会议,使得惹祸上身的维斯帕先在战斗中被所罗门的第二连故意抛弃了。在那之后,责任感驱使他行动起来。最终,维斯帕先抓住了时机,在福根自己的房间里和他当面对质,诘问他为什么持续不断的腐化着他建立军团的理念。然而,令他惊恐的是,当他发现混沌对自己原体的腐蚀之深时,一切都太晚了。福根迅速地一剑刺穿了他的颈部,杀死了维斯帕先。

「弟兄们!欢迎你们莅临这场飨宴!现在告诉我,你们之中谁要来当第一道菜啊?」

许多个千年以前,卢修斯曾是帝皇之子军团的星际战士,追随著原体富根,以帝皇的名义征战银河。除了战斗技艺以外他抛开一切的体感,也为自己身上出现的战伤感到自豪,随著时间过去,他开始将疼痛与成功画上等号。

皇帝之子被引诱参与贺拉斯之乱后,卢修斯就在脸部、头部和胸膛都刻下深邃的花纹,一片由伤疤连结而成的混乱花纹使他的相貌完全扭曲变形。卢修斯逐渐堕入疯狂,脑中回荡的低语迫使他做出更多偏激行为,也滋养了他想要成为完美剑士的强烈偏执。

卢修斯持续在原体手下的行伍之间表现突出,而帝皇之子也开始堕入对混沌的崇拜。当军团迁往下一个毫无戒心世界的空档,卢修斯会在富根举办的斗剑大赛上展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战斗技巧和速度。他几乎战无不胜,一般自然界的力量根本敌不过他。这位冠军维持著不败的纪录,直到他最后终於被声名狼藉的领主指挥官希里斯(Cyrius)击败并杀害为止。

但色孽可不打算让如此大好前程的门徒轻易遭人遗忘。接下来数周,希里斯指挥官身上那套精雕细琢的盔甲开始扭曲变异。他的头发成簇掉落,一条条黑线从血肉底下浮现,让他的皮肤慢慢布满了混乱的疤痕。很快地,卢修斯再次完整的出现,杀死他的凶手只剩下一张尖叫、扭曲的脸孔,永远成为卢修斯盔甲的一部分。

现在的卢修斯漫步於银河之间,成为一个高傲的屠杀者,永远无法被真正杀死。任何谋害他的人只要在行动中感受到哪怕一丝丝的满足,就会发现自己被缓慢且痛苦的转变成了卢修斯,而那些人歪曲、嚎叫的面孔也会被烙印在他的盔甲上,提供给卢修斯无尽的愉悦。他那装饰华美的军刀和亚空间附著的长鞭饱尝了全银河的王者和勇士之鲜血。他以全然的自信率领手下的帝皇之子战斗群,以同等的热情迎接死亡他自己的,和他施加於敌人的。

「一个人若选择将生命奉献於善行,那他的死亡也将不被人所记忆。但他如果运用自己的天资制造苦难和数以十亿的死亡,他的名字必定回荡千年。」

法比乌斯.拜尔,身负全银河的诅咒,就连他自己的军团都视他为叛徒。他自称为『始祖』,声称已经解开了帝皇创造基因原体的秘密。过去他还是帝皇之子的一员时,拜尔就比较醉心於生命而非死亡的秘密。在大叛乱时期的屠杀间隙,拜尔会帮助帝皇之子们踏上不可阻挡的拥抱色孽之途。他改变帝皇之子们脑中的化学作用以磨利他们的感官,更加强神经系统和愉悦中枢的连结,好让各种各样的刺激能带给他们不洁的欢愉。

拜尔早在贺拉斯战败前就离开了地球,一批被改造的追随者们组成了随扈伴随他左右。他跨过战火蔓延的帝国,向叛乱的指挥官兜售服务,交换囚犯、基因样本和古代科技。许多野心勃勃的君主事后都后悔说当初让拜尔拿自家部队进行实验,他实行的种族灭绝和其他暴行会让最疯狂的狂热者都感到作呕。最后拜尔自己找到了通往恐惧之眼的路,在那里他的服务依旧是价高者得,他会针对混沌冠军们碰上的问题许以各种污秽**的混合物。拜尔在一个原本的老朽世界建造了行动基地这里过去曾是光明、至善的神灵族家园,现在却成了疯狂蠕动的黑暗扭曲之地,也是拜尔的新家。

那些与拜尔有所接触的星球都在在成为他金术和基因操作知识的证明,他的船舰停泊之处最后都会留下成堆的污秽扭曲个体和变异的可憎之物。尽管拜尔的实验大多以素材的死亡或是畸形到他们大概都宁可自己死了而告终,但改造成功的样本将会展现出数倍於人类等级的力量。这些就是拜尔最为骄傲的作品立足他污秽美学顶点的新人类。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