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田兰芳

田兰芳

田兰芳是中州名儒。生于世宦之家。早年疾恶如仇,不满于世俗的虚伪欺诈,晚年涵养愈粹,性情归于平和。其一生为文为诗,著作颇丰,有《逸德轩文集》传世。死后,门人私谥“诚确先生”。

田兰芳幼年丧父,酷爱读书,学诗于张心若,诵读《诗经》,汉魏骚、赋,唐

宋诗词,“目不停玩,手不停批”。其批点经、史、子、集,评跋工密,独有见解。为人谦虚诚恳,遇事有主见,“峻以持已,和以待人”,与人处不择贤愚。崇尚安逸清静,尤精研性理之学。为学严谨,以不自欺为根底。曾遍访张仲诚、徐迩黄等名流,相互切磋,因而所造益深,所积益厚,被学者推为儒门正宗。讲学于梁、宋各书院,门人众多。他生活简朴,崇尚自然。汤斌自岭北道归家,曾访田兰芳于荒村破屋中,二人同眠草榻,探究为学之道。

按照入录作品,划分为两大类:文体和诗体。

前明分守河南大梁兵巡道布政司右参政兼按察司佥事石寓袁公葬墓志铭

田兰芳

康熙三十八年夏六月,楚雄别驾袁公嗣孙景朱踵门拜请,曰:“先曾大母刘淑人卜於是年十月二十六日归窀穸。先生与余家世有连且交,朱本生大父分诣尤笃,盖尝志两大父墓矣。先淑人行迹犹在,敢以圹中石累先生。先生无辞!”言已复再拜,曰:当曾大父葬时,正际鼎革,四方之乱未敉。播荡之馀,遗老伏,吾家物力方形匮绌,柩返江南,两大公及时襄事,铭故有阙。今当启,礼宜补作。祈并惠鸿文以图不朽。”余闻之,怃然。念公命世人豪,且大有造於桑梓,殁向六十年,袁氏故老几尽。顾以表扬之事遗之童弱,使余小子得以操笔,撰次其生平,天下事宁可以逆计而意料也耶?

先是,丁丑暮春,河南巡抚都御史李公以事久论定,允州人请,檄祀公於瞽宗。是日,列幕云属, 羊盛斋,竞献主前。其他奔谒俯伏去来参差者,至庭不能容;庙门以外填街咽巷,骈罗环视,叹未曾有。其扶杖之叟指以语夫少稚曰:“微公,宁有若辈於今日!追念公德当世世无忘也。”盖当崇祯乙亥,流贼迫州城,时承平久,人不知兵,屯军视若儿戏。列阵以待,未日中歼焉。遂围城而攻,州人大恐。公擐甲登陴,分给守者兵械,使得自卫以杀敌人。情稍安,乃辇金置城上,号於众曰:“能杀一渠者,予金百;杀骑卒者,半之;投石发矢、搬甓运木者,准此为差。”越一二日,伤贼颇众。贼恚甚,大治攻具,肉薄以登。公视服绛督攻者,注筒弩射之,一发而殪,则渠率也。贼乃号泣,舁之去,气少沮。然旋退复进,报怨之师誓逞其志而后已。公知势亟,周陴呼曰:“城危矣!我不惜破家,在围中各有死理,盍共戳力於死中求活也!”於是人人竞奋。乃缒壮者於城下拒贼,使不得近城,而老弱则丛炬以焚其梯,或热油以灌登者,即妇人孺子亦争投瓦石以击贼。呼噪之声动天地,城下死者如积。凡七昼夜,目不交睫,至眶生疮,气弥厉。贼度终不可克,始解去。是叟为童子时亲见,故感叹其德,娓娓为众言之。而捍患御灾又诚合於祭法,无惑乎歌飨神前,人心同然,至如尔日之盛也。

之大节为人尊亲如此,故顺人心所欲,按状叙而铭之。公姓袁氏、讳枢,字伯应,一字环中,石寓号也,太子太保兵部尚书讳可立之子。母曰宋夫人,公实出於潘母。美仪观,多大略。年十二入州庠,见赏於督学何公应瑞,文章有声场屋间。二十五以尚书登莱劳荫入胄监。时方多事,公抱壮志,尝抚髀叹曰:“大臣子不当与寒士以科目竞进!李文饶,韩持国,伊何人哉?”乃以任子就选。初授詹事府录事,历南京左军都督府都事,太仆寺丞,户部山西司主事。丁内外艰凡五年。仍补原官,升郎中。崇桢十五年,命榷浒墅关商税,随职各著劳效。十七年五月差满,例还部,移广东司。时危,疆需材,山东湖广重臣交疏请公,廷议授而复改者再。卒任公河南,俾分守大梁,治睢州。公,州人也。即第为署,时人荣焉。无何,豫饷告匮,巡抚越公其杰趣公,入请,即命亲往直、浙、闽、广督之。行至杭,而天兵已渡江矣。公返卧白下,阅两月,竟以疾卒。

公孝事二亲,所以奉之者诚尽而礼。缛丧所,生母尤能以哀动。嫡得伸罔极之报。父老往往以为口实。抚妹过於已女。其适孟氏者,在汴围侦候之使舍置。汴溃,访迎如苏,俾刘淑人躬调护之。临命犹以终身为虑焉。

性慷慨,侠烈慕义,急人之急。待以举火者,常数十族。文雅通博,为海内物望所归。喜宾客,座上无日不满。壶矢弈射,品竹弹丝,以至商校古今,摩赏器物,公分部酬对,精神荫映,人厌其意以去。盖公多至行,复能贯群艺,气韵尤足,倾入折冲,特其一枝,州人所以饮食必祭者,实在此。故著之独详。亦以见公得俎豆於孔庭者非诬也。

公生於万历二十八年十月十五日子时,卒於顺治二年九月初四日子时。元配任氏,由孺人例赠淑人。继刘氏,杞县宦族,生有异质。父母卜其必贵。十七来归,即传家政。按亲族,御臧获,美肴酒,综出纳,无事不井井。其大者,则在事舅姑,养生丧死,皆先公意而助所未逮。其孟氏姑身脱围城,饥赢殆不可济。淑人抚摩痛疴,调剂食饮,诚求如育婴儿,卒得无恙。公既殁,仍遵遗命,同居终身,且联婚媾焉。公前室之子赋诚令沁源,代民偿逋赋,破家犹不足,淑人自脱簪珥。且命已子赋谌鬻产以成其事。二事殊有古烈女风。淑人生於万历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寅时,卒於康熙二十一年七月初六日亥时

子三:赋诚,云南楚雄府通判,任出;赋谌,监生,刘出;皆能诗、工书,博雅有父风。赋谌尤蕴藉。赋庠生,侧室张氏出。女二、孙六。昌、山、远、定。昌亦诸生,皆早卒;侗、、伟、任,侗早卒,馀诸监生,任为后。三子:景周、景朱,景薜。景朱出继伯祖诚之子山即来乞铭者,附淑人而并求志。公行可谓得礼之意矣。景薜出继伯父侗。孙女二,元孙一,凤举周出。

为之铭曰:“吁嗟袁公,实命世雄。懋厥大德,艺靡不工。浩浩元化,开阖焉穷。惟向其利,乃云有功。乙亥寇来,围城而攻。压阵云黑,溅血堞红。佥曰必危,元龟告凶。妇号儿啼,阖城忡忡。百万之人,命尽日中。公麾以肱,止曰无庸。辇金激众,指挥从容。群力竞奋,积尸齐墉。贼如败叶,纷披随风。命续室完,其乐融融。淑人之德,罔不公同。公而庙祀,人心之公。百年菀结,一朝获通。此日南原,马鬣斯封。倾城往送,手植坟松。勿翦勿拜,千春郁葱。(清 田兰芳《逸德轩文集》 [1] )

袁赋诚墓志铭

(清)田兰芳

奉训大夫云南楚雄府通判袁公墓志铭

公姓氏,讳赋诚,字与参,世睢阳卫百户。祖可立,前万历已丑(1589年)进士,历官兵部尚书。父枢以户部正郎榷浒关(崇祯十五年1642年)。佥谓才可御乱,特授本省布政司参政,分守大梁道。母任淑人。

公生有异征,十三(1629年崇祯二年)乌程潘昭度校士归德,爱公文拨置胶庠。十四宾兴于乡,十八(1634年崇祯七年)饩于三十人。壬午州陷于寇,时公年二十六,随父于苏。逾明年,为甲申,贡于庭。乙酉(1645年)考授融县知县,未任豫王下金陵,改任吴县教谕。丁外艰(1645年九月初四),扶榇还里。戊子(1648年顺治五年)服阕,己丑(1649年)补确山教谕。乱后,邑无弦诵声,公自出己资,葺学舍,日夕与诸生讲贯其中,文学由是兴起。

甲午(1654年顺治十一年),升山西沁源知县,县在万山中,田瘠不可耕。滨于沁者尤善溃,户多流亡,于是积逋莫办。公为招辑流移,使复其所。更请丈踏久荒田地,除其虚额,岁减无虑二千金,穷民为之少。苏县境北际,界平两山对峙,叠嶂复崖,为盗薮。土人李虎等潜踞其中,时出侵略。公密请巡抚奏发太原满兵,公为之导入东山雕窝沟,追剿四十余日,数十年地方隐忧一朝荡定,公之力也。

已亥(1659年顺治十六年)奉命变卖王产。初,两山流移与土著争田不胜,遂献之晋王而岁输其租,名虽王产实与各藩自置有殊。公历陈开荒投献之由,且言两山用兵之后,村落成墟,虽西山有数家存,皆朝不保夕,无力承买。急之恐生他变,屡请必报,罢而后已,沁民尤以为德。公在沁七年,一切服食器用,供应大兵,代完逋赋,皆取给于家,先业为之几尽。

庚子(1660年顺治十七年),升广西新宁州知州。州当孙李焚掠之余,城中止存衙舍,终日行不见一人,虎豹虫蛇杂居之。公尝有诗曰:‘墙头虎过风腥入,屋里蛇行穴乱穿。”盖可想其荒寂之概矣。未几以给由单过限降一级去。

辛亥(1671年康熙十年)补云南楚雄府通判。云南距家万里,舟车屡易而后至。然郡土平旷,士人多知读书,公顾而乐之忘其为异境也。久之,署定边事,县赋不满千,讼者稀少。猓猓则冬夏披羊皮耕田,语言虽不相通,而畏官惧刑,有太古风。公尤谓与已相宜甫代还。

承檄入觐至都,而吴逆之变作(1673年康熙十二年)。吏部请云贵觐员改补。奉旨在京支俸,俟荡平复任。四月,云贵总督请滇黔朝觐官员俱赴荆州,军前所开地方择便随宜委用,乙卯(1675年康熙十四年59岁)赴荆。是岁以随军员多题请别补,于是又自荆赴部,投牒归,而待次于家。久之,卒。公跋涉所至,几尽朔南。其间恶岩骇浪瘴雨蛮烟,无不饱尝。虽云仕宦,实则无异投荒。故其自序曰:“先祖方筑东舍,梦苏明允先生来谒,东坡从之。明允顾问先祖曰:“渠来居是。比觉,则生余。先祖喜为前贤所托,冀以有成,因命小字曰:“东居”。而钟爱甚笃。讵知一身蹇劣,半世落拓。宦业文章万不足与东坡为役。独是迹遍炎徼,若或似之,以此征梦,殆可羞矣。”

公生于前万历丁已六月十八日(1617年7月20日万历四十五年)辰(早八点左右)时,卒子康熙庚申六月十九日(1680年7月4日康熙十九年64岁)戌时(晚八点左右)。初娶李氏,贵州都匀府知府梦星公女也,次安、次刘、侧室康与卢。刘出子二、女三。康氏、卢氏子各一,昌、山、远、定。女长适州庠生杨端,次适太学生袁贤,(袁贤乃睢州兵马袁氏十世裔孙),三适壬戌进士兵科掌印给事中王绅,皆先公卒。公卒时止一孙在,盖山子也,名士元,未久亦殇。今乃以其弟赋谌孙景朱为山后。呜呼!亦可悲也。公生于,酣习富贵者久,疑当娇侈脆惰不任淡泊劳瘁。乃服官所至,皆以清约勤敏著称。而孝友高简,尤足为后进法。

公早失恃,事继母刘淑人如已母。家居之日,每晨盥漱毕,必登堂揖问“夜安否”,立而待命,命之坐则坐。与之言愉色承之。语竟,揖而退。夕亦如之,终身如一日。

视其弟尤友爱,而督课则不少宽。及其有立喜甚。暇日相聚一室。论古今,商诗文,或品评书画,玩尝铜玉,极欢而后罢。公善奕,未尝一当弟,或问之曰:“奕有争道焉。”

公性恶凌杂,率常闭户。晚年多病,出入愈简,数月座无一客。或临池,或复古人之谱,于枰间以自娱。今世士大夫多鄙内则少仪,为细事不足道,竟以豪侈相尚往来,酬酢无暇晷,睹公遗事,亦当取以自饬矣。

公将卜以己已(1689年康熙二十八年)十一月葬祖茔右方,其弟赋谌(赋谌卒于是年12月20日农历十一月初九日,所以请铭当早于此)来请铭,故叙而铭之。铭曰:腴于家,瘠于官,人以为难,公则安笃于亲。闲于礼,公视若常人,则有善宜乐,无儿何悲。人亦有后,家声用隳畴昔,公降梦来告,淑儋耳海康坡游未足。

摘自河南省图书馆藏清田兰芳《逸德轩文稿墓志》(清《碑传集 [2]

皇清太学生信袁公墓志铭

(清)田兰芳

同里眷弟田兰芳顿首拜撰文

同进士出身候选知县年家姻眷晚生危?明顿首拜篆盖

赐同进士出身候补内阁中书舍人外侄孙王式谷顿首拜书丹

康熙己已十一月壬寅公元1689年12月20日 农历十一月初九),袁君信庵卒,州之知与不知者莫不涕浅,友人田兰芳哭之为尤哀。匪交君之故,盖其人实有可尚,既不能挽之,使留求之,於近今罕见其伦比,故悲也。君幼修子弟之行,年十二父殁金陵,丧归,君以头触柩,哭闷绝而后苏,间有母所慰解之,多方恐恐然,惟虑其不胜哀而致疾也。生平事母尽礼,晨起盥漱毕,必揖於堂问安否,而后出。饔餮必亲上察其嗜否,以为增损节。即宴会晚归,必问榻间如初,乃寝。母病则傍徨不宁累日夜必复旧乃已。家常蓄珍药,即至贵而难致者,医不时需,常可得。年即艾,犹时时作婴儿嬉戏,以娱亲亲,一解头 ,不啻百朋之锡也,毋亡三年不与外事。兄赋诚与君异母,君致爱敬尤诚笃,严逾於父,而亲母田卢粟缗弗之较也。兄宦游南北,君倾资佐其廉。兄慨然曰:“奈何久宦损仲之产”?而君则勿以为恤。时人交贵之,吾睢推家法者常首袁氏,谓其庶几古闺门遗风焉。君既少孤,兄为延里中孝廉陈一中先生授之业。先生有高节,善说经,君从之游,颇得其学。人以为君之终身实实基诸此。君温克蕴藉,而有超然绝於世俗之操。家素贵,无一切纨狗马声色饮酒六博及核持筹之习,亦无狎朋昵友优伶娼交之往来。一用志于诗书而不分。喜吟咏,工临池,为之终弗厌。冬夏手一编,常至夜分。邻院梦觉时,犹闻其诵读呜呜未休也。君无他嗜好,长日惟花一瓶,香一炉,啜茗玩古书画,如与良朋相晤语,数者有一不备,则意愁然有所弗适。以故深居简出,人或疑君为倨,盖非知君者也。君始祖荣,明初有军功,为睢阳卫百户。五传至锦,以岁荐授陕西韩城县教谕始以儒显。锦生永康,是为君之高祖,永康生淮,淮生可立,万历已丑进士,历官太子少保兵部尚书。赠永康、淮皆如其官。父枢以荫至户部郎中,选才命分守大梁道为河南布政司右参政。君初娶淑人任氏,是为赋诚之母,继淑人刘氏实生君。讳赋谌,字仲方,信庵号也。生而仪观甚美,量宽而有容,口无择言。虽造次颠沛未尝见有据色疾言于人。亦不闻有胜负之争。久与处者,莫不饮醇焉。十二为诸生,试辄高等。人读其文,咸谓科甲可骤致,而竟弗酬。以增广生入太学。己已病卒。距所生甲戌年(1634年 崇祯七年)仅五十六;初聘田氏,因乱大参公迎侗(《睢州志节妇》:“袁侗妻王氏,夫殁无子,抚侄(景薛)承嗣,守节终身”)其母至金陵,逾年卒,卒葬皆于袁氏。今其孤卜辛未(1691年)十一月庚申君,州闻,人方议所以为礼。今则鲁孺人是生、伟、任者,任嗣叔父。女三亦鲁出,一适汤浚,一适孟弘。嗣一许李 。孙四景周、景朱、景薛、景鲁。孙女二,聘许皆名族。景朱出后大宗。余自甲辰(1664年 康熙三年)交君,每过访则必倒履欢迎,见其貌肃而气和。终日与居,复情洽而意远,可否之论无自而设,可谓雅道自待者矣。迄今每一念之,恍如整襟出屏间揖入西舍。时而马鬣将就封矣,忍不为之铭耶!谨系之铭,使藏诸祖茔西之新迁,以传于来世。铭曰:

世重阿堵而君亲不急,世贱诗书而君拾泼汁。世皆暴慢而君敬克缉,世易内行而君才是集。人所嗤君为不能者,正君之所深 。君所笃嗜而不忍须臾舍者,乃举世所莫及。君既超然与世以相远,又何庸口麈阖之显晦。顾为君而啜泣,埋玉人於土中。苟无文以揭其生平。将千百世后,安望夫鄙宽薄,敦顽廉而懦立。

康熙三十年岁次辛未十一月初十日(公元1691年12月28日) 不孝男 泣血纳石

太学

清 田兰芳 (16281702)

袁太学仲方(16331689),赋谌其名也!信号也。明世睢阳卫百户,祖可立,万历已丑进士,历官兵部尚书。父枢,以荫为户部正郎。明末,中原莽为盗区廷推其才,特命为本省布政司右参政,分守大梁道,治睢州。即其宅开府乡党以为荣。迨高许之变将作,从巡抚越其杰渡江去,至金陵,遂卒。是时,仲方甫十二,从其兄赋诚扶丧归,兄为延孝廉(举人)陈一中先生,授仲方经。

先生自鼎革后,自去其籍,被服故衣冠,踽行而危言,说经绝有师法,仲方得之为最深。及其兄宦游四方,仲方拄门户,静而不扰。虽造次间,应事各有条理,且每试必列上等。人皆曰:先生力也。性高简,罕与人接。垂帘一室,杂陈鼎彝、书画。四时花一觚。夏发,冬拥炉,手常一卷,虽足迹不出户庭,然名士文酒之会,未尝不与。对人落寞,无多款曲,争目为傲。仲方实冲恬无上人意。晚交余与孙啸史,而礼啸史为尤至。每闻报客声,问知其来,不及纳履,踉跄出迎。至则相与上下古今,商确诗文,或间以小酌,终座无一猥谈鄙语。即有时尽欢极醉,举袂侧冠,而仪观愈美。啸史常曰:“惜哉,仲方不遇时,若生江左,如其人地,久已作令仆矣。”仲方,清赢善病,不任攻苦,然晨起即如小斋,据案翻书,正夜始还内,风雨寒暑无间也。或宴会晚归,犹就座索茗,连啜朗读,尽一卷然后寝。绮疏丛篁间,灯火荧荧以为常。尤喜为诗,时有清英之句,矜珍异常。将属纩,仍谆谆语所亲属,余序而传之。

仲方每痛父不逮养,奉母备尽诚礼。居丧三年,不与外事。兄弟怡怡,闺门肃雍,士大夫间无如其家法焉。

雅量过人,畛域机巧,不设于胸中,终身未尝言人过失。其死也,里人多追而惜之。呜呼!岂易得哉。

田兰芳曰:“余为仲方友,盖二十余年矣,每一见之,则浮鄙为之俱尽,谓可想见先辈风流焉。人乃以倨且惰为仲方病,然夷考其生平,实于二者无有也。呜呼,即如所谪,仲方不得为古民之疾与。

清 田兰芳《逸德轩文稿》 [3]

蓬莱纪胜杂体小引

(清) 田兰芳

吾所日见之人,岂曾有云亲见神仙也乎哉?吾所日见之人,岂曾有谓世无真见神仙之人?神仙必不为人所得见,而吾亦可不必欲见之也乎哉。岂非以传记留传,昭然可据,遂谓古或异于今,故如是耳。若然则是神仙能超然物外而克盈人之耳目者,实造于文士之笔端也。审矣,而世于人之工文者,顾以仙才目之,又何以称焉?盖以文士心思灵变,笔舌澜翻,能状无成有,摭虚为实。才士之才至于如士,必非尘埃之局思钝颖,可以相方,故谓之曰仙。以其能形容乎仙之为才之至,非立一仙之程于此,衡乎能及乎此者之为无尚也。

吾姻王君掌夏,素报慕道之诚,以为神仙必可得而见也,飘飘然常有凌云想,以喧浊不足以接灵风。一旦相袁公废囿,因高就下,鼓众力而建琳宫焉。剩沼残山,忽免为金城银阙。于是吾州才俊竟抒藻思以歌泳之,变本增华。煌煌乎,赋驾大人诗跨步虚,行间如闻麻姑之音,句里能发玉女之。是为结象于难名,树都于无何,有不几才而仙者哉!

掌夏欲刊以流布四方,慕道之士必谓驷王虬并紫鸾骖,缤纷将弭节乎睢涣之间,更无庸驰车乎流沙,望涯乎沧波也。则是编也,亦可备蓬瀛之典故,以资取信。倘有龙门令抱策而续至焉,知当以观止谢之矣!

长美录 清田兰芳《逸德轩逸稿小引》

酬袁国玉蓬莱坐月韵

(清) 田兰芳

大司马平泉旧墅,今创为道院,名曰“小蓬莱”。掌夏邀同诸友坐月其地。国玉有作,因酬其韵。

长美录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卷下》六十六页

怀袁大参公旧绩

(清)田兰芳

诸同人泛舟驼冈送张日容,因怀袁大参公旧绩以“缭兮凄清”二句十四字为韵,

各赋一章二十句,日容牟山以所作见示。

登高送彼美,临水集群英。 既极友朋意,仍怀古今情。

放舟任夷犹,举楫系空明。 葭沿渚乱,凫掠波鸣。

倒影入明镜,人比寒潭清。 楼台问邱墟,蛇豕昔纵横。

若能任一木,大厦何由倾。 播弃激壮志,叩舷歌芜城

张倡靡安节,李和多商声。 愿言谢君子,海宇方升平。

录清光绪《睢州志艺文志》

叙袁仲方甲子秋冬诗

(清)田兰芳

康熙甲子(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授徒于故袁氏之石仙堂。去仲方仅隔一屋,时命童子持诗来质。余为之漫定可否,仲方不但不以为忤,且能舍已见,从亦勇矣哉。历秋涉冬,渐已成帙。谒余来告曰:“谌家世传诗学,不幸生来懒且多病,兼之讲贯无素,悠悠半生,终未能窥见藩垣。今年得比君舍,凡有作,经君指定,摘者勿敢留也。数月以来,自觉较前有异,遂成小册。望著义于卷首,使子弟知进学所自,以无忘今日之雅,非敢要谀也。”

余闻之,感事怆怀,不能自已。忆畴昔尝以所为诗,请于白村曰:“余生平之遇,有非生人所曾有。见之吟唱,以宣郁而写哀者,类情深,而响激。余与足下结发交,其于余也。如影之随形,妍嗤不能遁也。且足下负人伦鉴而深于风雅,倘因言之离合,判其邪正得失,如量而予以言,余将藏之笥中。俾我子若孙他时见之,其祖父之人、之文、之遇如在目前。不啻归先轸之元也,亦不负与明智之士为友矣。”白村唯唯,经数载仍以素本见还。窃不自量,久之再以囊意为请。白村复唯唯,遂留其册。以至身死,其兄检以相畀,其未经手触犹昔也。余虽不敢致怨吾友,窃以为春秋善恶并纪,杌专以治恶。余之所望于白村者,其说固明白,亦何至吝此举手,而卒不加一字于其间耶?

仲方赋质清敏,微不足者学。学之不勤,在不脱世禄余习。记初秋见访,偶披几上宋诗,因与共论。仲方病其质直,少唐人婉蓄。余曰:“此蔽于老生常谈耳,欧梅陈黄其才不俊。今人宁不知世有唐人哉,弃彼而就此,不可谓无其义也。不读宋诗,宇宙之奇不尽。”仲方领之,不数日以诗来,则纯乎宋味。余曰:“苟如是,是又以骊黄为马也。”仲方复领之。

即此以观仲方领悟,岂易及哉!古人足可至,在不病与懒耳。遂书卷首,非谓能言,亦聊以行吾恕也云耳。

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

袁武修招同唐邻小集感旧

(清)田兰芳

仍偕旧侣到墙东,乱石崎有迳通。 岂谓行庭贪看竹,颇疑披氅怯凌风。

架头高下求新帖,眼底迥环认旧童。 十载清齐追往迹,难停老泪染衣红。

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卷上》

访袁信即次其见投韵

(清) 田兰芳

幽筑闻来久,枯藤始一枝。 经心随所置,人目总成奇。

泛剡寻安道,临濠惠施。 梧桐秋叶响,枕畔订佳期。

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

答仲方用元韵

(清)田兰芳

多病复愁侵,支离渐成叟。 据案暂展书,顾左旋遗右。

嗟哉五十年,俯仰高厚。 西邻袁奉高,罗列多众有。

孙孟昔登堂,啜茗坐必久。 论到每开颐,兴尽即挥手。

周旋惯童仆,姓名彻主妇。 犹忆平生颜,其人骨将朽。

填壑既俊士,雷鸣任瓦缶。 生死理难违,立身须不苟。

言念寒毡翁,沉吟搔白首。

长美抄自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下卷》七页

昔 游

(清)田兰芳

石仙堂畔柏髯苍,今是园中竹迳凉。 欢喜西容载酒,忸怩北鄙许升堂。

盘霜一隼争新击,恋帽双花固晚香。 回首昔游如梦里,乡思飞絮两茫茫。

长美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

哀袁信

(清)田兰芳

屈指甲辰才几日,为欢历历记当时。 长春洞外苔痕遍,红远楼前月影移。

甲辰始与信交

七尺桐棺停啸史,一黄土瘗昂之。 理齐空返游仙梦,蛛网牙签剩所思。

长美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

可 怜

(清)田兰芳

(痛仲方也)

蓬壶当日集群仙,未被长风引去船。 翠瓮流香分玉液,罗帏安梦醒水弦。

庭中棺下仍埋玉,池上车旋忍着鞭。 凤舞鸾歌身到处,可怜万古隔荒烟。

克家岂望光前烈,无改门庭即象贤。 咫尺朱雀航畔路,重经此地思绵绵。

长美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卷上》

两堂问答

(清)田兰芳

袁司马石仙堂,李当阳秋堂,为吾州二胜,远迩妇孺皆知之。近闻各失其所,拟为两堂问答,以写黍离之痛。

石仙问

婆娑阶下舞仙禽,此地幽人酒独斟;一片荆榛沾白露,问君何故遇销沉。

秋堂答

昔日裴公罢政时,逍遥从尔赋新诗;何当粉骨酬知已,忍整残妆阅市儿。

长美录自清田兰芳《逸德轩遗诗》

石仙堂即事三首

(清) 田兰芳

市近心仍远,寻常欲到难。 梅风开暗壁,石气压晴栏。

经浅时披卷,日长暂下冠。 归家疑太早,郎月照檐端。

谈经吾岂敢,且喜会君才。 应邵投书拜,郑玄拥算来。

循墙乘佩屈,问字踢苔开。 三乐输君子,余生信可哀。

案上飞萤乱,咿唔接晓鸡。 一凭传紫葆,无意命青藜

止水生心悟,浮云当可提。 莫须求上达,子厚在关西

长美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下卷》

将别石仙堂

(清) 田兰芳

烟草经年锁屋牢,每闻银榜兴滔滔。 锯堂笑我翻残帙,倚石看人纵彩毫

阴砌渐悲新思出,春弦莫忆晓星高。 他时重过谈经地,隔院长松送暮涛。

丁香破紫草含青,记得人来启旧扃。 老子乘帘逃热客,诸生窥户质疑经。

梅枝几日穿晴雪,蛛网何时断石屏。 鸟兔升沉同转眼,须知光禄解沉冥。

长美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下卷》

留别石仙堂诸生口号

(清) 田兰芳

石仙堂上挂壶卢,叩去叩来片响无。 混沌未经开一窍,先生哪得不如愚。

每怪当年马季长,诸生不许擅登堂。 欲知往事推今日,多恐人来费抵当

来时亦道公求我,去后方知我负公。 犹喜太虚无点染,鄙夫留得旧空空。

长美摘自清田兰芳《逸德轩诗集》

蓬莱道院待月诗

(清) 田兰芳

王掌夏招同余瞿士、唐幼章、袁国玉游蓬莱道院待月,瞿士有诗,用工部韵见投,因次以报。

仰止湖南千仞峰,每持纤挺叩洪钟。 朱云才见角先折,白虎如临席定重。

曲沼独清终易挹,大贤泛爱实能容。 非君谁发登高兴,老向交游事事慵。

一缕残霞挂夕峰,遥闻鹤观动。 衣禁灵籁三鼓,月耐微云透几重。

谈美真堪医夙病,酒无力起衰容。 归来欲纪当筵事,万转千回意已慵。

长美摘自清 田兰芳《逸德轩遗诗》下卷五十九页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