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王

王(1413年1488年),字公度,号休庵、庵。湖北江夏(今属武汉市)人,生于河州(今甘肃临夏)。明朝名臣。

王为正统四年(1439年)进士,授户部给事中,豪迈负气节,正色敢言土木之变后奋臂率众击毙王振党羽、锦衣指挥马顺,名震天下。也先入犯,受命受御京城,擢右佥都御史,寻督漕运,再抚淮、扬。明宪宗初年,官至兵部尚书。致仕后居家二十年。

弘治元年(1488年),王去世,年七十五。明武宗时追赠太子少保谥号“庄毅”。

王,正统四年(1439年)中进士。正统十一年(1446年),王被授予户科给事中。王豪迈有气节,敢说敢为。 [1]

明英宗被俘时,朱祁钰在午门摄理朝政,群臣弹劾王振误国之罪。大臣还没把弹劾奏疏读完,朱祁钰命大家出去待命。众人都伏地痛哭,请将王振灭族。锦衣卫指挥马顺,是王振的党羽,厉色呵叱议论者出去。王非常愤怒,奋臂而起抓住马顺的头发说:“你们这帮奸党,论罪当诛,现在还胆敢这样?”他一边骂一边咬往马顺的脸,接着众人都一起击打马顺,当场把他打死,朝班大乱。王非常害怕,马上起身入内,王率群臣跟在王爷的后面。朱祁钰让宦官金英问他想说什么。王说:“宦官毛贵、王长随也是王振的党羽,请依法治罪。”朱祁钰命把两人拉出来,众人又把他们打死了,血染朝廷上的台阶。当时,王名震天下,朱祁钰也因此很器重王。朱祁钰还将言官们召来,备加慰问。朱祁钰即皇帝位后,也先侵犯京师,命王与王通杨善守卫京城,升王为佥都御史,督率毛福寿、高礼的部队。敌寇退走后,诏令王与都指挥夏忠等人一起镇守居庸关。王到任后,挑选士卒战马,修缮关塞,弹劾不称职的将帅,使壁垒面貌一新。 [3]

景泰元年(1450年)四月,浙江镇守宦官李德上书说:“马顺等人有罪,也应当请命再行诛杀,而诸臣竟敢擅自杀了他们。如果没有宦官的拥护,就危险了。这些人都是犯上的贼臣,不宜任用。”他的奏章被发下朝廷讨论。于谦等人上奏说:“上皇蒙受尘埃,这个灾祸实是贼臣王振所造成,而马顺实是王振的心腹。陛下监国,群臣共同请求诛杀贼党,而马顺还胆敢呵叱,在朝廷上的文武大臣以及宿卫的军士被激起忠肝义愤,所以无暇顾忌,打死了这三个人。这正是《春秋》诛乱臣贼子的大义。如果让那帮导致上皇流离迁徙的奸党还留在朝廷,那国家的安危就难以料想了。臣等认为这件事不足问。”皇上说:“诛灭乱臣是为了安定人心。廷臣的忠义,朕已知道了,各位爱卿不要因为李德的话而介意。”八月,王因病回到朝廷。不久皇上命他同都督佥事徐恭总督漕运,治理通州到徐州的运河。第二年,尚宝司找不到马顺的牙牌,马顺的儿子请向王索求,皇上批准了。言官们说:“马顺作为奸党,罪行重大,廷臣共同除掉了他,哪有功夫去问牙牌。况且这不是王一个人的事,如果向王索求,忠臣将感到恐惧。”皇上于是取消了先前旨令。这年冬,耿九畴被召回,皇上敕令王兼淮安、扬州、庐州三府和徐州、和州二州巡抚,又命他兼理两淮盐税。 [4]

景泰四年(1453年)正月,因为灾异频繁出现,正是春天却非常寒冷,王上书说:“请下敕令责成诸臣痛加自我修身反省,减少刑罚和征敛,停罢无益的工程,严戒无功之赏,散财以收民心,爱民以培植国家根本。陛下应更加亲近儒臣,讲道论德,进用君子,斥退小人,以挽回天意。”他并且还请求罢免。皇上采纳了他的建议,遂下诏修身反省,征求直言。 [5]

在此之前,凤阳、淮安、徐州发大水,路上饿死的人相望,王上疏汇报,不待朝廷回报,便开仓赈济。至此山东、河南的饥民来就食的群集而至,仓米不够赈给。只有徐州广运仓还剩有储粮,王又想开仓全部发出来,掌管仓库的宦官反对。王前去对那个宦官说:“百姓早晚都有为盗的可能。如果你不听我的,万一有变,我就先杀了你,然后自请死。”宦官害怕王的威名,不得已答应了。王于是自己弹劾自己专擅之罪,并说:“广运仓所存的粮食仅够支三个月,请令犯了死罪以下的人,准许他们输纳粮食到灾区以赎罪。”皇上又命侍郎邹干带着库金驰往灾区,听凭王相机处理。王于是亲自巡行灾区,散财赈济,财物不足,便令沿淮上下的商船,根据船只大小出米,王最后救活了一百八十五万多人。他劝富民出米二十五万余石,赈给饥民五十五万七千家。拨给耕牛和种子七万四千余,使五千五百家百姓得以复业,安抚了从别的地方流入的饥民一万六千余家。病者给药,死者备棺,饥民所出卖的子女全部帮他们赎了回来,想回原籍的人还给他们提供路费。人民都忘记了饥饿,纷纷歌颂王。当初皇上听说淮安、凤阳饥荒,非常忧虑,后来收到王因开广运仓而弹劾自己的奏疏后,很高兴地说:“贤哉都御史,他将救活我的百姓了。”尚书金濂、大学士陈循等人都称赞王的功绩。这一年十月,王就地被升为左副都御史。当时济宁也闹饥荒,皇上派尚书沈翼带着库金三万前往赈济。沈翼只发放了五千两,剩下的交回京库。王弹劾沈翼奉命出使而没有成效,请将剩下的黄金仍用来换米备赈,皇上听从了。 [6]

景泰五年(1454年)二月,他上书说:“近年来饥荒频繁发生,人民严重受困。最近冬春之交,从淮河到海冰冻四十余里,人畜僵死者有一万多,贫弱的人卖妻卖儿,强悍的人肆行抢夺,百姓衣食之路断绝,只好到处流离。陛下端居九重,大臣安处廊庙,不能看到这些情景。如果亲眼看到这样的情景,没有不为之落泪流涕的。陛下继位以来,并非不敬天爱民,但天变民穷却十分严重,臣私下担心圣德虽修但还不到家,大伦号正但还不纯厚,贤才虽用但还没收到成效,邪佞虽去但还没彻底铲除,仁爱虽施但百姓还没普遍得到实惠,财用虽省但皇上的供给还没有节省,刑罚虽宽但冤案还没得到平反,工程虽停但工匠还没得到休息,法制虽颁但奉行时还有的做了更改,赋税虽免但有关官员还有的进行牵制。这些只要有一项,都足以影响天和,招来灾变。衷心希望陛下敬修德行以刷新政治。敬重天命,效法祖宗,端正伦理,笃实恩义,戒除逸乐,断绝异端,这样就表明有诚心修德了。进用忠良之士,疏远邪佞之徒,公正赏罚,宽免赋役,节俭财用,戒除聚敛,辞退贡献,停罢工役,这样就表明有决心图治了。如果这样做了而灾变仍然不息,那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皇上褒奖采纳了他的意见,敕令内外百官共同进行修身反省。 [7]

景泰六年(1455年),霍山百姓赵玉山自称是宋朝宗室的后裔,以妖术来迷惑众人作乱,王将其逮捕。王先后弹劾惩治了贪污的官吏,革除了害民的粮长,百姓大称便利。 [8]

英宗复辟后,废除巡抚官,改王为浙江参政。几天之后,石亨、张车兀追论王击打马顺之事,王被除名,编管江夏。过了半年,皇上在宫中看到王的奏疏,见其中有“端正伦理,笃实恩义”一句话,感悟了,命令派官把王送回故乡,敕令有关官员要善待他。 [9]

天顺五年(1461年),孛来入侵庄浪,都督冯宗等人出去讨伐。因李贤的推荐,皇上起用王,恢复原官,命他与兵部侍郎白圭参赞军务。第二年正月,王与冯宗在红崖子川击退孛来。白圭等人回京,王仍留下镇守。到了冬天,才把他召回。第二年春,又命他总督漕运,巡抚淮安和扬州。淮人听说王再来,欢呼迎拜,数百里不绝。 [10]

明宪宗即位后,给事中萧斌、御史吕洪等人共同推荐王和宣府巡抚李秉可当大任。皇上交给廷臣讨论,尚书王翱、大学士李贤请听从萧、吕等人的意见。皇上说:“古代的人君通过推梦占卜来求贤才,现在朕难道就不能听从舆论的取舍吗?”马上召王回来任兵部尚书,李秉为左都御史。任命下达后,朝野相庆。 [11]

当时将要用兵两广,王举荐韩雍为总督。韩雍刚刚获罪,众人觉得这事难办。王说:“天子正在弃瑕录用,你们说韩雍有罪不当用,我王不是曾因罪被废的人吗?”朝廷终于任用韩雍。王列出进兵剿贼事宜上奏,并说将帅出征讨伐,不得上奏携带私人,胡乱冒功。他又请恢复京营部队原有的数量,禁止权势之家和高级将领擅自役使禁军。于是皇上命王和给事中、御史六人检阅十二营的士兵。王认为择兵不如择将,共上奏罢免了营职军官八十余人,再慎选有才能勇武之士来补充。 [12]

兵部清理贴黄缺官,王偕同各大臣推举修撰岳正、都给事中张宁,被李贤反对,竟把这两人派出任外官,并废除了朝臣会举之例。王愤然说道:“我还能坐在这里吗?”马上称病求退。皇上正信任王,便优诏安慰挽留他,每天派医生去给他看病。王却请求得更为急切。九月,皇上命他退休回去。王任尚书一年,称病在家有四个月,人们因为朝廷未尽其用而感到惋惜。他走后,中外大臣推荐他的奏章不下一百篇,都没被认可。 [13]

王居家二十年,于弘治元年(1488年)十二月去世,终年七十五岁。正德年间,赠予他太子少保,谥庄毅。淮人立祠祭祀他。 [14]

当初,王把他的居室起名为“戆庵”。回来后,把它改为“休庵”。他闭门谢客,乡里的人很少能见到他。当时,吏部尚书李秉也被罢免回家,每天出入里巷,与故旧谈笑游乐。王听说后,说:“不恭啊,李执中是堂堂大臣,怎能不养重自爱,与市井小人游乐?”李秉听说后,也笑着说:“什么是大臣?难道立异于故乡,崇尚矫异激切才算是贤吗?”两人虽然看法不同,但都受到时人的称赞。 [15-16]

姜洪:①切见兵部致仕尚书王恕、王,吏部尚书李秉,俱才德高茂,志节忠贞。 [17]《陈言疏》)②臣访得吏部尚书李秉、兵部尚书王、都御史韩雍夏埙高明李侃,历仕年久,颇有令望。或因谗谤而解官,或托微恙而去任。 [17]《修政弭灾疏略》

张廷玉:天顺、成化间,六部最称得人。王翱等正直刚方,皆所谓名德老成人也。观翱与李秉、年富之任封疆,王之击奸党、活饥民,王复之筹边备,姚夔之典秩宗,林聪、叶盛之居言路,所表见,皆自卓卓。其声实茂著,系朝野重望,有以哉。 [18]明史

祖父:王俊卿,戍边驻兵河州。 [19]

父亲:王佐,字良辅,号纳齐,博学能诗,解缙谪居河州后常与交往,治家以程朱礼学为本。 [19]

明史卷一百七十七列传第六十五》 [18]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