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王廷相(明代学者)

王廷相(明代学者)

王廷相(1474-1544),字子衡,号浚川,世称浚川先生,河南仪封(今兰考)人,祖籍潞州明代著名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明朝文坛“前七子”之一。 官至南京兵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谥“肃敏”。 (概述图片来源:王氏家藏《王廷相画像》临摹本)

王廷相幼年聪慧奇敏,好为文赋诗,且留心经史。《明史》称他“博学强记,精通经术、星历、舆图、乐律,河图洛书,周邵程张之书,皆有论驳” 。明孝宗时,与李梦阳何景明等人,提倡古文,反对台阁体,时称“七子”(“前七子”)。

弘治八年(1495年)乡试中举,弘治十五年(1502年)中进士及第,授庶吉士并被选入翰林院,弘治十七年(1504年)任兵部给事中,后遭宦官刘瑾迫害被贬。正德十二年(1517年)升四川按察司提学佥事,发布《督学四川条约》,后任山东提学副使,继续提倡文教,转变士风,改革教育和科学制度,主张“学者读书当以经国济世为务”。教师应“以身作则,正己安人”。治学上重视“由博反约”、“学行并举”,强调思想感情对学习的影响及新旧知识的正确处理,注重观点和教育方法的更新。

在哲学两大派别斗争中,王廷相总结哲学争论的经验教训,对唯心主义的成熟形态作了较深入的研究和中肯的批判,为以后唯物主义思想家的批判总结作了历史准备,成为宋明和明清之际哲学史上承先启后的理论环节。他在《慎言》、《雅述》、《性辨》、《太极辨》、《答何伯斋造化论》等哲学著作中,对哲学范畴进行了唯物主义改造,从而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其“气本”与“气化”相结合的唯物主义宇宙观,大胆批判了佛老“异端”,刺辨了程朱儒学。在认识论上,他坚持从物感觉思维的路线,提出见思行的认识公式,并详细论证了实践在认识过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王廷相嫉恶如仇,敢于同权宦斗争,针对社会弊端大胆提出改革主张并予以推行。正德四年(1509年)巡监山东时,去邪扶正,严惩贪官污吏及地方豪强,使权贵们望而生畏。次年查抄刘瑾奸党曹雄家产,将庄田分给无地贫民承种。正德六年(1511年)巡按山西,上疏提出打破名门权贵特权,大胆提拔“筹策绝人,胆略出众”的下层人士担任要职,授予重权。同时下令修城池,究贪官,清查冤狱,改革攒造黄册之积弊。后巡按四川,改革银粮收解制度,防止贪官污吏从中盘剥,加重人民负担。嘉靖七年(1528年)任兵部侍郎时,督修三边,建议改革边防弊政,严禁官府多报,冒领钱粮,并推行“义仓之法”。九年(1530年)升南京兵部尚书,严禁各闸军索贿,严惩太监私占正军名额,以收取钱财。嘉靖十二年(1533年)升都察院左都御史,为振扬风纪,整顿台治,呈《遵宪纲考察御史疏》,规定御史九项职责并颁行全国,遂使台政改观,朝野肃然,贪财奉承、结党营私之人尽行罢免。因查明外守备魏国公徐鹏举私占国利,沿袭弊政,不思改革,嘉靖十三年(1534年)廷相呈《请议南京外守备军权疏》,遂解除徐鹏举世袭兵权。十五年(1536年)针对“团营废坠,兵制侵驰”之弊,上《修养团营事宜疏》,提出“选军”“惜马”“训练”等改革措施。十八年(1539年)上《天变自陈疏》,义正词严揭露严嵩张瓒等人专权误国之举和“奔竞之风”。次年,世宗为方士迷惑成仙。令太子监国,满朝大臣皆惊愕不敢言,惟廷相冒死上谏,晓以利害,使世宗收回成命。

针对明中叶日益盛行的兼并之风,廷相提出“抑豪”、“稽籍”、“正租”的主张,驳斥腐儒复井田之议。针对农民起义,提出“宽赋税,轻徭役”,对上层社会的奢侈之风,提倡“崇位禁奢,相互简易”。廷相反对暴政,强调“慎明刑狱”,“执法秉直不阿”。军事上提出“予储军饷”,“振刷兵制”,“寓兵于农”等治兵强兵措施。

嘉靖二十年(1541年)因涉郭勋案,王廷相罢官归里,闭门著书,名《归田稿》。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病逝,年七十一,葬于仪封城东二里许(即今仪封乡老君营村南),谥“肃敏”。

王廷相是一个唯物主义思想家,他认为“元气”是世界的本源,“气”是不灭的,有了“气”才有“理”。他所说的“气”就是物质,这与宋儒“天地之先只有此理”的唯心主义世界观是相对立的。他反对神秘和迷信,反对神权,强调“人定胜天”思想。王廷相认为“离气无性”,有生便有性,否定有些儒家所臆造的在气以外有所谓“本然之性”,也不赞成“性善”和“性恶”的先验论。他拥护孔丘“性相近,习相远”的见解,而主张“性成于习”之说,因此,他主张应当使儿童在童蒙时期便开始养成好习惯,不要把儿童禁闭在家里,让他们接触社会实际,增广“见闻”。王廷相重视“见闻之知”,极力反对宋儒所谓的“德性之知”,反对王守仁的“致良知”说。他认为知识是“思”与“见闻”相结合的产物。要求在实践中练习,这才是“真知”,反对书房中空虚的无实用的讲读。他要求“学”与“思”不能偏废,要求“讲学”和“力行”并举。他不但要求“思”和“学”相结合,还要求“思”和“行”相结合。所以他把“思”放在学习过程中具有特别重要作用的地位。他认为学的方法有二,即“致知”和“履事”,二者兼有才是上等,必须“知行并举”才能达到目的。

关于道德修养方面,王廷相根据他唯物主义的认识论,提出了反对偏重内省静养的方法,主张内外交养,动静结合,心虚气和,因时制宜等方法。他把那种死抱着旧学成见,不通时变、不达事理的人叫做“迂腐”,把那种眼光短小的人叫做“浅陋”,把那种依阿谄谀不顾国家大计的人叫做“卑鄙”,这类人都不堪委任。他主张要从克己寡欲开始,逐渐做到无欲无己,便能实现“大同”。此外要经常补过徙义,使自己日新。要使万物各得其所,才算是“仁”。

一、提倡独立思考,反对因袭旧说

首先王廷相对待学术的一个基本态度就是提倡人格独立,独立思考,反对因循旧说,这点上他和学术对头王阳明有惊人相似。王廷相说“若曰‘天下之理,先儒言之,皆善而尽,但习以守之可也’,是不知道无终穷,忽忽孟浪之徒尔,谓之诬道;若曰‘后世之人,必不能及于古之儒者,’是不知造化生人,古今一轨,中人以下,以己论量天下者也,谓之诬人。是皆流俗积习,贵耳贱目,任书籍而不任心灵者也,亦何望于圣人大方之域哉”。

这些话其实很可以透露出王廷相自负自信的傲气,他自信自己的才智聪明绝对不输于那些所谓的先儒和圣人,那些硬说‘后世之人,必不能及于古之儒者’的人不过是自己水平低下而已,是在‘中人以下,以己论量天下者也,谓之诬人’。也就是不过是中等水平以下的人,按照自己的水平来评论估量天下人,污蔑别人而已。

他说“大抵近世学者,无精思体验之自得,一切务以诡随为事。其视先儒之言。皆万世不刊之定论。不惟遵守之笃,且随声附和,改换面目,以为见道”王廷相把“惟先儒之言是信”的人嘲笑成函关之鸡。“学者于道,不运在我心思之神以为抉择取舍之本,而惟先儒之言是信,其不为函关之鸡者几希”。

把王廷相的这些观点和同时代的王守仁对比一下,有惊人的相似。

王守仁说“夫学贵得之于心也,求之于心而非也,虽其言出自于孔子,不敢以为是也”“夫道,天下之公道也,学,天下之公学也,非朱子可得而私,非孔子可得而私。”

明代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两大思想巨头在解放人的个性,提倡人的独立思考,这个问题上竟然取得如此惊人的一致性,这不能不说是明代当时思想界风气使然,大势所趋。

二.彻底的唯物主义思想

王廷相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也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因此他对包括程朱理学在内的许多传统的观念思想进行了分析和驳斥。王廷相继承了中国古代的元气论的唯物主义思想,认为天地万物的本原就是元气。提出“元气之上无物无道无理”,批评程朱理学说。“南宋以来,儒者独以理言太极而恶涉于气。如曰:‘未有太极毕竟是有此理。’如曰:‘源头只有此理,立乎二气五行万物之先。’如曰:‘当时原无一物,只有此理,便有天地万物之气。’嗟乎,支离颠倒,岂其然也。”

他说“万理皆出于气,无悬空独立之理。造化自有入无,自无为有,此气常在,未尝澌灭。”这段话中“此气常在,未尝澌灭。”,相当于提出宇宙的物质不灭和守恒原理。他还进一步补充过这个观点“是故气有聚散,无灭息。……譬冰之于海,寒而为冰,聚也;融澌而为水,散也。其聚其散,冰固有无也,而海之水无损焉”。他揭露宋朝程朱理学本质上和老庄学说一样是唯心主义。“世儒谓‘理能生气’,即老氏道生天地矣”,“老庄谓道生天地,宋儒谓天地之先只有此理,此乃改易面目立论耳,与老庄之旨何殊?”

三、彻底的无神论思想

王廷相针对那种认为天地间有主宰者的观点,诘问道“不知所谓主宰者是何物事?有形色耶?有机轴耶?抑《纬书》所云十二神人弄丸耶?不然,几于谈虚驾空无着之论矣!”他说“天道悠而难知,人事近而易见,凡国家危乱者,咸政之不修,民之失所,上之失职也。孰见天帝诃诋乎哉?孰见天帝震怒乎哉?”

王廷相认为祥瑞与灾异的产生是自然规律作用的结果,不依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他说“日月薄食。星纬慧孛,历家可以逆而推之。……既可以推而知之,是天道一定之度当然,谓应人主之行政,岂不诬乎?此则其说不可通也。”

四、可以和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媲美的历史进化论思想

王廷相的历史进化论的思想观念,这样的观念即便放到西方马克思主义诞生的时代来看,也是充满进步的色彩。实际已经相当于提出历史是不断由旧的制度代替新的制度组成的,而每种制度都有自己独特的规律,并不能适用于别的制度。王廷相在《雅述》下篇中说:“儒者曰:天地间万形皆有敝,惟理独不朽,此殆类痴言也。理无形质,安得而朽?以其情实论之,楫让之后为放伐,放伐之后为篡夺,井田坏而阡陌成,封建罢而郡县设,行于前者不能行于后,宜于古者不能宜于今,理因时致宜,逝者皆刍狗矣,不亦朽敝乎哉?”

翻译成白话就是说,儒者宣扬天地间所有的事物都有毁坏的时候,只有理是不朽的,这纯粹是毫无意义的傻话废话。理根本没有形体,怎么来谈论朽坏与否?按照情理事实来议论,那么,楫让之后为放伐,放伐之后为篡夺,井田坏而阡陌成,封建罢而郡县设,适用于过去的制度的理论,不能适用于以后的制度,适宜于古代的理论,不能适宜于今天,理也是按照时间的变化而不断进行调整,已经过去的就如同草狗,难道不也是要朽坏的吗?

五、更加宏大的天下的观念

王廷相在中说:“天,一也;天下之国,何千百,天象之变,皆为中国之君谴告之,偏矣。以为千百国皆应之,而国君行政之善恶,又未必一日月而均齐也”。

这段话本身的意思是驳斥那种天人感应的说法,反对把天上星象的变化和人事政治联系起来。也就是说他认为根本不存在什么天的谴告,天象与人事没有任何关系,董仲舒所谓的天人相应的理论无法自圆其说,自相矛盾。王廷相认为“天下之国,何啻千百”,也就是天下的国家很多,如果天象的变化都是为中国的君主而谴责告戒,那么未免老天太偏心了,如果说所有的国家都感应天象的变化,那么所有这些国家的君主行政善恶不可能这么整齐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传统观念里,所谓天下就是以中国为中心,其他的小国家都是围绕着中国,只有中国的国君是最尊贵的。而王廷相这里却明确提出了“天下之国,何啻千百”,而中国只不过是这千百个国家中的一个,认为如果天象之变都“为中国之君谴告之”,那就“偏矣”,也就是说那就是老天太偏心了,何以单独照顾中国呢?

这样的观念可以说明当时明朝的思想界对于世界的认识,对于天下的认识已经相当开阔,眼界已经相当的宏大,不再把目光仅仅局限在中国本土,而是确切认识到中国不过是世界许多国家中的一个而已。

六、和达尔文物竞天择优胜劣汰的观念相媲美的自然生物观

王廷相还明确提出自然界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自然万物并非为人所设,人不过是自然界万物中的一员,只不过人比其他动物聪明,所以才能驾驭趋势食用其他生物而已。王廷相说“天地之生物,势不得不然也,天何心哉?强食弱,大贼小,智残愚,物之势不得不然也,天又何心哉?”“人物之生于造化。一而已矣。无大小,无灵蠢,无寿夭,各随气之所秉而为生,此天地之化所以为公也。……但人灵于物,其智力机巧足以尽万物而制之,或驱逐而远避,或拘系而役使,或戕杀而肉食,天之意岂如是哉?物势之自然耳。故强凌弱,众暴寡,智戕愚,通万物而皆然,虽天亦无如之何矣!”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大自然产生出人和其他一切生物,都是按照同一的规律。无论形体的大小,无论智力的灵蠢,无论寿命的长短,都不过是按照其各自秉承的物质基础而进行生命活动。天地变化规律之所以为公正就体现在这里。……人比其他生物聪明,智力机巧足够穷尽所有其他生物来加以控制,把有的生物驱逐远离人类,有的生物则加以拘系役使,有的生物则戕杀吃它们的肉,上天的意思难道愿意这样吗?不过是事物的必然趋势而已,所以强大的欺凌弱小的,数量多的镇压数量少的,聪明的戕杀愚蠢,这个道理在世间万物都是相通的都是一样。就算是上天也无可奈何,也不能加以改变

王廷相还驳斥那种万物为人所生为人所设的目的论的观念

他说“五谷似也;断肠裂腹之草,亦将食人乎?鸡豚似也;蜿蝮蝎之属,亦将为人乎?夫人之食乎物,固曰天之为夫人之生之也。然则虎狼攫人而食,谓天为虎狼生人可乎?”这段话的意思就是:五谷似乎符合这种目的论的观念,那么断肠裂腹之草之所以存在难道也是为了供给人的食用吗?鸡豚似乎符合,那虺蜿蝮蝎等毒蛇毒虫的存在,也是为了人吗?如果说人吃东西,就刻意说是上天为人而生出这些东西,那么虎狼把人抓去吃掉当食物,可以说老天为了虎狼而产生人的吗?

应该说王廷相这种思想是远比同时代欧洲的思想家要先进的多,事实达尔文的进化论还是十九世纪的产物,而王廷相却在三百年前就提出了物竞天择,优胜劣汰,弱肉强食的思想,不能不说是相当可贵,如果没有满清的侵略,王廷相的思想能被继承下去,则中国人在达尔文前面提出进化论的思想并非不可能。

七、对中国传统的五行观念的批判

王廷相对中国秦汉以后的五行观念进行了严厉批判,他说“淫僻于阴阳者,必厚诬天道,傅会于五行者必荧惑主听”。王廷相对中国早期五行说提出一个历史唯物主义的解释,他认为早期的五行说不过是讲这五样东西“流行于天地之中,切于民用,不可一日而缺,是圣王治理天下国家的根据”而已,也就是说他认为金木水火土其实是从上古流传下来对国家的民生福利最需要注意的五样事物而已,至于傅会到其他东西上去比如什么万物根源啊,天地气候变化,以及人事变化啊,那就纯粹是胡说八道。

他认为:

金其实就是指铸造冶炼金属,制造兵器工具;

木就是森林木材如何加以正确砍伐利用的问题;

就是沟隧灌溉,水利疏通,人畜饮用还有防止水灾的问题;

则是从燧人氏钻木取火开始,煮饭烤肉,熟食取暖,乃至熔化金石,烧炼陶器不可缺少的东西;

土则是植物庄稼的根本,资源矿产所出,也是人赖以安身居住的根本,所以井田疆理的土政也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那些把五行任意傅会牵扯,加以神秘化的观点,王廷相抨击“自圣王之政衰,而异端之术起,始有以五行分配十二支于四时者矣,始有以五行配五脏六腑者矣,始有以五行名星纬者矣,始有以五行论造化生人物者矣。斯皆假合傅会,迷乱至道”。这里的批判的锋芒明显是指向西汉的董仲舒五行相生相克天人感应说,北宋南宋时期的那些理学家如周敦颐等人把五行运用于解释阴阳变化的学说,以及战国时期邹衍的五行解释朝代更替说。

八、用偶然性与必然性的关系来驳斥一些迷信算命观念,有概率思想的萌芽

王廷相认为算命的即便偶然能够说中,也不过是说多了之后必然会有的巧合而已,只不过一旦说中,人们便以为神奇,纷纷传扬开来,如果没有说中,则被人们忽略和忘记,不加以传扬罢了。

他的原话是“执事所谓‘世之言五行有奇中者’,此何足异哉!盖多言而能中耳。仆尝谓不用五行,能亦奇中。试以士人举进士者十人,仆据其文学体貌悬而断之,指某曰:后日官至某官,中间履历,平顺坎险,随意而道,指某曰何如何如,他日验之,必有三四中者,且亦有一二奇中者。何也?此皆士人之所必有者。若以为白日飞升,则无能验之矣。不中者,人不传之矣:中者,必传之以为神。然则假五行而奇中者,何以异此?”

另外有记载晋朝的郭璞曾经用斗鸡来占卜吉凶,“以鸠斗占吉凶”获得成功。王廷相对此说“亦何必鸠?凡物皆可占卜矣。吉凶,人事之常,斗噪,物性之感,皆实事也。彼此相辏,岂无偶中?中即神矣,予亦往往得之,但不为信”。也就是用斗鸡占卜吉凶,总会有偶然灵验说中的,一旦中了就会被认为神奇,但实际并不能以为可信。

九、对做梦内容给予的理论解释

王廷相还对做梦的原因和内容提出了自己的理论:

他认为人做梦的内容受到两个因素的影响,一个是人睡觉的时候肉体的感觉,另一个因素就是人清醒时候的思维屡念,也就是“梦之说二:有感于魄识者,有感于思念者。何谓魄识之感?五脏百骸皆具知觉,故气清而畅则天游,……雷之震于耳则鼓入;饥则取,饱则与;热则火;寒则水。推此类也,五脏魄识之感著矣。“何谓思念之感?道非至人,思扰莫能绝也,故首尾一事,在未寐之前则为思,即寐之后即为梦,是梦即思也,思即梦也。凡旧之所履。昼之所为,入梦也则为缘习之感;凡未尝所见,未尝所闻,入梦则为因衍之感;谈怪变而鬼神罔象作,见台榭而天阙王宫至,……反复变化,忽鱼忽人,寐觉两忘,梦中说梦。推此类也,人心思念之感著矣。”

十、王廷相本人对科学研究的实践活动

王廷相本人对自然科学也有精深研究,十分注意观察事物,破除旧有的理论观念,并且能够用实验验证。常人都说冬天雪花六角形,春天雪花五角形,王廷相“每遇春雪,以袖承花观之,并皆六出”。古书说,土蜂不产子,王廷相年年取土蜂巢验之,观察到土蜂产子,然后用其他各种虫子填入巢中,等到土蜂子成形化出,就把这些虫子当食物,王廷相“累年观之,无不皆然”。

作为哲学家,他在明代社会逐渐走向衰落、程朱理学一统天下、王守仁心学刚刚兴起之际,批判程朱理学和王守仁心学严重脱离社会实际,倡导“为有用之学”和“治已之学”,以成就“内圣外王之业”,王廷相继承了王充范缜等人的唯物主义思想,吸纳孔子、朱熹哲学思想之精华,为中国哲学史上独放异彩的唯物主义哲学家之一。王廷相著述较多,有《沟断集》、 《台史集》、《近海集》、 《吴中集》、《华阳稿》、《泉上稿》、《鄂城稿》、《家居集》、《慎言》、《小司马稿》、《金陵稿》、《内台集》、《雅述》、《答薛君采论性书》、《横渠理气辩》、《答天问》等,以上著作,后人均辑入《王氏家藏集》。

作为教育家,他说:“童蒙无先入之杂,以正导之而无不顺受。……壮大者已成驳僻之习,虽以正导,彼以先入之见为然,将固结而不可解矣,夫安能变之正。故养正当于蒙。”他从朴素唯物主义认识论出发,在教育和教学方法上提出了许多可贵的见解:一是提出人掌握知识必须从"见闻之知"开始。教育者应使爱教育者接触事物、实地学习,才能认识事物,叫做“接习”。二是认为知识是思与闻的内外结合面得的。他说:“夫圣贤之所以知者,不过思与见闻之会而已。”三是主张思习结合以求会通。他说,学习要“思之精、习之熟”,“能思之自得者,真;习之纯熟者,妙”。四是认为要使学生真正掌握知识,不能单靠说教,必须“实历”,即行的意思。他以为能“闭户学操舟之术”为比喻,深刻地说明了这一道理。还说:“讲得一事即行一事,行得一事即知一事,所谓真知矣。”

1.性者,天质之朴也;善者,王教之。

2.技艺千般有,不能样样精。

3.高手过招,点到即止。

4.立之本则存乎农。

5.讲得一事,即行一事,行得一事,即知一事,所谓真知矣。徒讲而不行,则遇事终有眩惑。

6.潜心积虑以求精微,随事体察以验会通,优游涵养以致自得。苦急则不相契而入,旷荡则过高而无实,学者之大病。

明月沱

客行无次序,向夕舟复维。

岂不厌水宿,摇裔渺前期。

沱明星月上,江冷蛟龙移。

野鼓何填填,宵火亦离离。

牛渚暮猿吟,湘潭伤楚辞。

我行方浩然,我怀亦远而。

流浪自古昔,慨叹及今兹。

惊鹊靡定所,荒鸡讵知时。

行藏随去住,明发良不迟。

出陕城述所经览

秦浦发归旗,逶迤度长坂。

云入林峦合,鸟向旌散。

浴兰注温泉,绿磴求骊馆。

莲峰峥华首,蘅坻清渭岸。

幽韵兹凌薄,遥心日纷乱。

牵组随世缘,山失真玩。

横骛涂尚迷,迟回局未返。

逆节乃苦,景美惬深眷。

秦缶既呜呜,梁歌亦纂纂。

尔同归,醉醒复何辩。

胡桃沟行

松州之南茂州北,豺狼当道储饷厄。

中丞调兵急于火,夜里平番碉房破。

游击将军张世贤,赤心杀贼不愧天。

胡桃沟里被围急,弯弧四顾心茫然。

高岸当前后番虏,箭镝奔雷辟地户。

胡骝不幸误一蹶,徒手犹能搏雕虎。

芮家参将才且都,守边不数丁大夫。

忍令对面不相救,安在奋勇西击胡。

几人同来不同死,将军血作沟中水。

生时豪气雄万人,死后忠魂报天子。

边城二月吹芦笳,怨声番入胡桃花

胡桃花开白练练,沟底行人泪如线。

杨花篇

广陵三月可怜春,青青杨柳蘸湖新。

长条不绾思归客,散作飞花愁杀人。

浣沙艳艳吴江女,拾取香球连袂举。

花点轻狂只欲飞,徒欲多情乱心绪。

吴宫隋苑烟袅袅,别有豪华竞春早。

飞琼流雪洒行旌,日莫迷却长杨道。

江头一树白离离,打阵随风趁落晖。

漫天扑地何时住,困入沧波却怨谁。

西京篇

秋风泼泼咸阳道,渭浦千霜白秋草。

秋草秋风暗古城,行人犹说西京好。

西京宫阙郁崔嵬,紫阁终南相向开。

建章长信飞尘杳,千门万户华阳回。

地底灵符生宝玉,天中王气风雷

翠华銮辂乘春令,皓齿青娥艳落梅。

青娥如花复如雪,含情含态可怜绝。

鸳鸯比翼兰塘水,凤皇双栖上阳阙。

君王自爱长生乐,粉面铅姿却情薄。

已闻入海访神山,更道分官祀灵岳。

灵岳神山在何处,太乙无灵岁华莫。

坛上烟霏百和香,青鸟飞来忽飞去。

瑶池王母碧霞盘,桃赐人间已三度。

少翁击铎复吹风马宵纷错。

宫娥屏隔不敢近,神人荒忽但虚幕。

可怜卫霍大将军,提师十万净边尘。

出塞阴山系骄予,归朝原庙荐高勋

勋业已成分戚里,女作贵人男尚主

甲第曾甍照九城,珂马飞轩满三市。

一言得意即回天,卧内收符夺晋鄙。

金张骄侈不足云,窦灌豪华讵相似。

貂冠齐入分椒舍,朱门尽是鸣环者。

斗鸡小儿紫褶,臂鹰奴子大宛马

美人妖女倾名都,碧玉珊瑚斗天下。

富贵繁华惊转蓬,王侯钟鼎一朝空。

羡门子晋终不至,蓬壶方丈难相通。

前日丰碑辞纂纂,平津已作汾阳撰。

野火烧残金明阁,秋水崩沈射熊馆。

春花秋月剧无情,海水桑田漫莫凭。

玉碗早出秦帝苑,石麟凄断汉家陵。

汉家陵树满氤氲,千秋万岁灞陵存。

君看桥下春杨柳,落日飞花愁杀人。

曲江池醉歌赠长安诸公

长安诸公虎凤客,曲江宴我春微茫。

江边草没古皇迹,塔前云散千佛光。

人豪意远词锦鲜,尚书御史纷琼筵。

邺中文学不足数,洛下风流漫自贤。

健气觚棱紫雕下,秀仪合沓轻鸿翩。

迎春送客意超忽,弦管啁啾沸远天。

华严御宿平如掌,豁豁晴川新阳上。

古人不来今人来,百花楼台半草莽

袅袅富春竿,纂纂东陵瓜。

吾道贵沉冥,浊俗矜繁华。

暮撷芳荪,朝餐紫霞。王乔赤松,韶颜如花。

海里三山接羽翼,人间万事真泥沙。

金鱼绣服有何益,食封开府虚相夸。

君不见汉家昆明金作池,旌旗影灭石螭没。

又不见唐帝芙蓉花为苑,殿幄香沉烟卉发。

清渭常流东海波,南山不断诸陵月。

请君休歌行路难,直须痛饮金壶干。

醉向江头照容鬓,百年几许身心闲。

牧羊小儿垂赤绂,屠龙豪士沦幽山。

妖虹无计洒赤血,天狼未灭空长叹。

弹朱篌,击鼍鼓,催花不开白日暮。

腰间宝剑双龙精,把向尊前为公舞。

明月篇

明月漾金波,盈盈隔绛河。

桂殿飘香迥,兔宫丸药多。

七襄机冷停织女,九重帘卷颦嫦娥。

嫦娥织女时同伴,天上人间愿相见。

团团流影铜龙楼,袅袅含辉紫宸殿

沧溟跃出水晶盘,万户千门作意看。

石鲸秋动昆明沼,玉虎宵吟金井阑

汉帝金茎琼液冻,窦家云阁紫箫寒。

君不见三千宫阙光窈窕,月华冷浸长门道。

翠辇不来春已残,金扉未启花先老。

此时班姬双泪垂,此时陈后寸心悲。

娥眉曲曲徒生艳,玉貌盈盈欲待谁。

娥眉玉貌成消歇,别殿深宫羞对月。

屏间翡翠素尘欺,被掩鸳鸯芳麝灭。

金屋何时更来往,纨扇此生长离别。

空令圆魄入金闺,空令蟾彩照罗帏

红香冷落难成寐,恼杀啼乌半夜飞。

长安思妇上高楼,见月偏惊枕簟秋。

寒衣未寄清霜塞,独夜深闺玉箸流。

闺中络纬宵唧唧,朝下裁缝暮仍织。

征人远戍在龙城,作得戎衣长叹息。

与君结发方及笄,不谓少年成独栖。

回文织就空传恨,团扇妆成却掩啼。

鸿衔尺素君可闻,宝帐兰烟徒自薰。

今年且对长安月,明年愿作巫山云。

又不见七贵楼台连上苑,五侯甲第开金馆。

洞里看花春杳冥,池上闻莺朝。

画舸风回紫烟灭,兰堂月上香霞卷。

秦女吹箫云雾鬟,越娥拂舞锦斓斑。

龙须席上九鸾下,玳瑁帘中双燕闲。

帘开翠幕黄金屏,含娇含态斗娉婷。

夜夜芙蓉人似玉,朝朝兰酒如渑。

新年相赠同心结,元夕争悬长命灯

不道人间有失路,惟知天上会双星。

月明光光恒在天,人生岂得长相怜。

忧愁抑郁春生草,富贵繁华东逝川。

休言豪焰凌百代,休言娇宠无时改。

凤凰抛却万年枝,雎鸠留下长生海。

风流袅那片时春,飞燕不来宫草新。

请看废苑荒台曲,月夜精灵梦着人。

郢城最高处眺荆楚

石城聊引望,三楚渺茫间。

峡自中流辟,江从西极还。

荆襄天设险,鄂岳水为关。

用武非今日,风云亦自闲。

途中晦日

水落轩皇国,天寒郭隗台

客程残月尽,岁事一花开。

雁向衡阳去,云从碣石来。

乾坤无定迹,旅思若为裁。

行塞

阅计行边远,臣工岂惮烦。

嫖姚临瀚水,博望见河源

榆塞秋先到,沙场日已昏。

前驱争射猎,飞骑绕平原。

早发新坝

沱水遥通岛,扬帆藉稳流。

星摇淮浦夜,月湿海门秋。

世难几人在,心灰百计休。

时闻南去雁,还动故乡愁。

登台

古人不可见,还上古时台。

九月悲风发,三江候雁来。

浮云通百粤,寒日隐蓬莱

逐客音书断,凭高首重回。

宫词(四首)

云鬓蛾眉紫凤笙,三千队里独分明。

君王莫作寻常看,一别昭阳便隔生。

宫使传呼驾出忙,芙蓉小苑尽生香。

长门深锁无由见,不及飞花绕玉床。

二月昭阳春已和,牡丹亭馆几经过。

长门亦有闲花树,玉辇不来庭草多。

花扑珠帘玉殿春,翠娥分队唱歌新。

如今恃宠多娇贵,领得霓裳不著身。

巴人竹枝歌(四首)

江草江花满眼新,不知郎处几多春。

愁来欲上东峰望,上到东峰愁杀人。

郎在荆门妾在家,年年江上望归查。

荼种得高如妾,纵有春风枉却花。

野鸭唼唼一双飞,飞到侬池不肯归。

莫共鸳鸯斗毛羽,鸳鸯情性世间稀。

蒲子花开莲叶齐,闻郎船已过巴西。

郎看明月是侬意,到处随郎郎不知。

阆中

天阔浮烟迥,沙平落照低。

春江同在眼,只觉异巴西。

初见白发

日日风尘色,劳劳簿领身。

不知明镜里,已作二毛人。

江南曲(二首)

采蘅金陵江,往来石城道。

不问江南人,安识江南草。

江上杨柳花,袅袅不肯住。

随燕入帘栊,因风复飞去。

芳树

芳树不自惜,与藤相萦系。

岁久藤枝繁,见藤不见树。

潼关

天设潼关金陡城,中条华岳拱西京。

何时帝劈苍龙峡,放与黄河一线行。

骊山

玉女霓裳斗彩虹,君王仙去凤楼空。

只今惟有垂杨树,留得寒蝉咽故宫。

芜城歌

莫向隋宫问六朝,琼枝玉蕊已烟消。

只今惟有湖边柳,犹对春风学舞腰。

预卜玄宫

岭环隔翠苍龙绕,突出神峰霄汉边。

金井不须开宝穴,万年天子是飞仙。

扈从谒陵

万山回合羽林军,山外旌旗望不分。

欲识圣人行在所,五云随处结龙文。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