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溧阳公主

溧阳公主

溧阳公主,是南朝梁简文帝萧纲女,母范淑妃,丈夫为侯景(公元551年他篡位自立为皇帝,改国号为"汉",称南梁汉帝,史称"侯景之乱")。

人肉是不能随便开吃的,吃开了嘴,就会觉得吃人肉跟吃别的肉没什么不同。以后即使见到大活人经过,也觉得馋馋的,脑子里就不再是人的想法,而是兽类的种种念头。谁能想到,像溧阳公主这样曾经的纯洁美少女,也差点吃起了人肉。这肉还出自她的丈夫侯景

侯景这个人,会看相的“事后诸葛亮”这样解说他的相貌:“侯景个子矮小,上身长下身短,宽额头高颧骨,脸色暗红,没有胡须,眼神喜欢在地面上左顾右盼,声音喑哑嘶裂。此种相貌,请联想一种动物。答案是豺狼。豺狼有什么特征呢?吃人,也会被人吃!(景长不满七尺,长上短下,眉目疏秀,广颡高颧,色赤少鬓,低视屡顾,声散,识者曰:‘此谓豺狼之声,故能食人,亦当为人所食。’)”

侯景本是羯族人,早年跟随北齐的开国人物高欢起兵。高欢是他惟一佩服的人,他说:“王(高欢)在,吾不敢有异;王无,吾不能与鲜卑小儿(高澄)共事。”高欢死后,儿子高澄当权,侯景马上就反了,带着被打散的八百人投奔梁朝。他叛逃后,高澄就把他的妻子和儿子捉去煮煮吃了。

梁武帝安排侯景做了个官。但不久,高澄派人来议和。侯景很害怕议和成功,自己就成了肉夹饼,两头都要拿他问罪。特别是他要求组织上介绍一个家世好的姑娘,结果触了一鼻子灰。这尤其让他感到梁武帝根本就瞧不起他。 侯景打北边跑来,媳妇没了。看到南朝的姑娘个个水灵,斯文漂亮,恨不得立刻再娶。他自己虽然是个粗人,但是听说南朝有身份的人都往王家谢家送聘礼(“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说的就是这两家。王谢是晋代以来的名门望族)。侯景的想法是:“我是投奔你们后媳妇才弄没的,当然应当补偿给我一个条件好的姑娘。” 梁武帝想了想,说:“王家谢家门第太高,你配不上,还是向陆姓张姓以下的人家去求吧。”

侯景暗骂:“王家谢家不行,还陆家张家,还以下的人家,老子连萧家的姑娘都敢娶。”梁武帝姓萧。

梁武帝这时已八十多岁了,他的姑娘不能要,太老。侯景看上的是梁武帝的孙女溧阳公主。溧阳公主才十四岁,通音律,爱诗词,含苞欲放的一朵鲜花,是梁武帝最疼爱的小公主。

侯景扯起反旗,谁料一呼百应,迅速就把南京城包围。梁武帝早年靠武力起家,但老年性情大变,一心要出家。他曾四次出家,都被大臣赎了回来,每次都花钱一亿。梁朝的钱,大半被他拿去赞助寺院了。“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这么多寺院,就是在他大力提倡下造的。他老年非常满意自己的慈悲宽大,手下的人看他不管,越来越乱。老百姓苦不堪言。再加上他真的是太老了,随时都可能归西。那些早就想抢权的人,生怕落到人后,一听见有人反了,赶紧也来参与一把,占个先机。

围城一百三十多天,城里早就没得吃,吃起了人。将死未死的人,旁边的人都等不急了,赶紧杀了吃新鲜的。当人间成了地狱,人就满不在乎地做起了撒旦。

侯景攻进城里。梁武帝说:“侯景在哪儿?我要和他谈谈。”到了这个地步,他还相信是人都可以被感化。

侯景进来后,梁武帝先和他拉家常:“你打哪儿来呀?老婆孩子都好呀?”(不愧是老了,早就把侯景忘了。)

侯景不言语。别人代答说:“他老婆孩子都被高澄吃了。(心说当初还求你给说个媳妇,八成也忘了。)”

梁武帝问:“你当初来的时候带了多少人?”

侯景答:“八百人。”

梁武帝问:“围城的时候是多少人?”

侯景答:“十万人。”

梁武帝问:“那现在呢?”

侯景答:“普天之下,都是我的人。”

梁武帝低头不言语了,随后就被软禁起来。侯景逐渐给他减少饭食。梁武帝临死前觉得口苦要喝一点蜜,侯景不给他,梁武帝大叫了两声毫无意义的“嗬!嗬!”就死了。死时八十六岁。

侯景扶持溧阳公主的父亲做了简文帝。但简文帝只在位一百多天,就被侯景毒死了。侯景娶了溧阳公主。他喜得满脸通红,对溧阳公主喜欢得不行,倒也捧在手里当宝贝。溧阳公主不知是什么想法,她不能算嫁,根本就是被这个貌似豺狼的中年汉子***了,何况他还是杀父灭国的仇人。 侯景立足未稳,被萧氏王族剩余的势力起兵讨伐。侯景逃出城去,手下人看他大势已去,就说:“我们跟着你卖命,没得到半点好处,不如拿你的头去邀功。”侯景被其手下杀死。头送给梁朝,拿油漆抹了存放在仓库里;手剁下来,送给北齐的高澄;身体拿盐腌了,丢到大街上。城中的人都抢着吃他的肉,有人抢了一块,送去给溧阳公主吃。

蔡东藩南北史演义》第六十四回:“争往脔食,并骨俱尽。溧阳公主,尚在都中,因父兄遇害,恨景亦深,也欲烹食景肉。众将景阳物割下,界与公主,公主亦囫囵吞入,嚼尽无余。上下倒置,太要朵颐。赵伯超、谢答仁等,皆乞降军,一并送至建康。僧辩只斩一房世贵,余皆解往江陵。”

侯景之乱”虽然平息,但梁王朝的皇室多半已被侯景杀掉。不久梁朝灭亡,被陈代替。

父亲:梁简文帝萧纲

母亲:范淑妃

哀太子萧大器

浔阳王萧大心

临川王萧大款

南海王萧大临

南郡王萧大连

安陆王萧大春

桂阳王萧大成

汝南王萧大封

浏阳公萧大雅

新兴王萧大庄

西阳王萧大钧

武宁王萧大威

皇子萧大训

建平王萧大球

义安王萧大昕

绥建王萧大挚

乐良王萧大圜

长山公主,名萧妙

南沙公主,下嫁袁宪

余姚公主,下嫁王溥

海盐公主,第九女,下嫁张希

安阳公主,第十一女,下嫁张交,又称定阳公主

丈夫

侯景

隋书 卷十三 志第八

天监四年,掌宾礼,请议皇太子元会出入所奏。帝命别制养德之乐。谓宜名《元雅》,迎送二傅亦同用之。取《礼》“一有元良,万国以贞”之义。明山宾严植之徐勉等,以为周有九《夏》,梁有十二《雅》。此并则天数,为一代之曲。今加一雅,便成十三。又疑东宫所奏舞,帝下其议。以为,天子为乐,以赏诸侯之有德者。观其舞,知其德。况皇储养德春宫,式瞻攸属,谓宜备《大壮》、《大观》二舞,以宣文武之德。帝从之。于是改皇太子乐为《元贞》,奏二舞。是时礼乐制度,粲然有序。其后台城沦没,简文帝受制于侯景景以简文女溧阳公主为妃,请帝及主母范淑妃宴于西州,奏梁所常用乐。景仪同索超世亦在宴筵。帝潸然屑涕。景兴曰:“陛下何不乐也?”帝强笑曰:“丞相言索超世闻此以为何声?”景曰:“臣且不知,何独超世?”自此乐府不修,风雅咸尽矣。及王僧辩破侯景,诸乐并送荆州。经乱,工器颇阙,元帝诏有司补缀才备。荆州陷没,周人不知采用,工人有知音者,并入关中,随例没为奴婢。

初,景纳帝女溧阳公主,公主有美色,景惑之,妨于政事,王伟每以为言,景以告主,主出恶言。伟知之,惧见谗,乃谋废帝而后间主。苦劝行杀,以绝众心。废后,王伟乃与彭隽、王修纂进觞于帝曰:“丞相以陛下幽忧既久,使臣上寿。”帝笑曰:“已禅帝位,何得言陛下?此寿酒将不尽此乎。”于是隽等并赍酒肴、曲项琵琶,与帝极饮。帝知将见杀,乃尽酣,谓曰:“不图为乐,一至于斯。”既醉而寝,伟乃出,隽进土囊,王修纂坐上,乃崩。竟协于梦。伟撤户扉为棺,迁殡于城北酒库中。

及景死,僧辩截其二手送齐文宣,传首江陵,果以盐五斗置腹中,送于建康,暴之于市。百姓争取屠脍羹食皆尽,并溧阳主亦预食例。景焚骨扬灰,曾罹其祸者,乃以灰和酒饮之。首至江陵,元帝命枭于市三日,然后煮而漆之,以付武库。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