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湖州话

湖州话

湖州话,是一种吴语方言,属于吴语太湖片苕溪小片,俗称“湖州闲话”(ghw cieu ghe wu)。吴语苕溪小片包括湖州吴兴区南浔区长兴县安吉县德清县以及以及杭州市部分地区(包括余杭区大部、江干区东部、西湖区北部、拱墅区北部等),使用人口约为300万。湖州长兴西部部分地区存在吴语-宣州片-太高小片.

另外,由于19世纪的太平天国兵燹造成的人口大量减少,长兴、安吉西部边境地区存有非吴语方言,主要是江淮官话-洪巢片、河南、湖北移民官话和闽南语

湖州话,是吴语 的代表方言之一,与同根的苏州话一样,同谓“吴侬软语”,俗称“湖州闲话”。湖州话与上海话、苏州话、杭州话、无锡话、常州话、嘉兴话、绍兴话、宁波话等同属北部吴语(吴语太湖片,即狭义的吴语),彼此间音韵、词汇、语法等方面高度相似,直接交流基本无大障碍。

湖州西倚天目山 ,北临太湖,东、南铺展平原,可谓江南清丽地。湖州溪泊纵流,河港密布,桑榆阡陌相间,小桥流水人家,为著名的江南水乡。浓浓的江南情调造就了优美动听的湖州话。

湖州话是古音的完美传承,保留诸多中古汉语要素,其中保留了“中古汉语浊音”、“单元音化”以及古代的“入声”,共分29个声母、37个韵母及8个音调。湖州话温和、柔软,语调多为上声,既不像苏州话那样悠扬缱绻,也不像杭州话那样突兀硬朗,湖州话有其独特的亲和力。湖州话除了吴语所共有的语音、语汇、语法的特点之外,在语言交际功能上颇具特色。一个普通的词语,一句简单的话语富有鲜明、生动的表现力和含蓄、委婉的修辞特点。在语言交际中,当发话者无法用适当的词语表达和解释一定的意义时,通过语音的多种形态来表明语言符号所属的感情、风格、色彩并附加其主观感情评价意义,使受话者通过不同的语音去推导发话者的语用目的,按交际语言学的观点,这应该是一种语音修辞活动,也是湖州话颇有特色且非常有趣的语言现象。

浙北吴语吴语的次方言,湖州话是浙北吴语中极为重要的一种。湖州话和苏州话一样,在北吴中以软糯著称,语调抑扬顿挫。 湖州话发音轻,殷柔温雅软糯意静,娓娓动听。湖州话的声韵调系统中,声母有29个(包含零声母) ,韵母有37个,声调有8类。(赵元任 认为湖州话的声韵调系统中,声母有30个,韵母有37个,声调有7类)

我们常说的湖州话一般特指湖州城区的话,或者苏州城区的口音。湖州方言内部也有差别,有“东头埭”和“西头埭”之别。长兴话韵母39个,为湖州地区最多,语法音韵等受苏州影响。安吉话衣烟不分 ,无擦化,歌模韵念u。德清话 从发音上细分,基本有武康话、乾元话和新市话。西部以武康地区的山里话为主,中部丘陵地区以乾元话为主,东部平原地区以新市话为主。其中,钟管、洛舍等地又讲北路话(即湖州口音),雷甸、新安一带临杭地区讲话有塘栖口音。

湖州话声母有29个(包含零声母),其中完整地保留中古浊音,即“巴”,“怕”,“爬”三字声母相互对立。次浊依据声调阴阳两分。这也是吴语的基本特征。

韵母有37个。和普通话相比,湖州话同大多吴语一样韵母多单元音化,如效摄读若英语dog中的o,而普通话则是读若house中的ou。

湖州话中保留了入声,但入声韵尾已经合并一律收于喉塞。

同其他吴语相比,湖州话韵母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即无撮口呼,古合口三、四等字今韵母都读齐齿呼,如:雨i,女nyi,选shie,远ie。

湖州话有8个单字调,完好保存古八调,分别为:阴平阳平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一说湖州话声调数为7)。

湖州话调值低沉,连读变调复杂而丰富。

受北方官话的不断影响,湖州话中存在文白异读 现象,如:“大、学、跪、下、晚、味、肥、讲、间、江、人、日、鸟”等等。生活中使用的白读音要比读书时使用得文读音更为存古。

1. 走奏凑叟嗖”等字以及“抽丑州昼愁瘦臭手仇”等字,市区及吴兴区西部地区读舌面音声母,南浔双林菱湖等地读舌面音、舌尖音均存在。

2. 流摄字发音各异。

3. 台猜才裁”等字,市区和菱湖读 e ,吴兴区部分地区读 i ,与“团川传船”等字韵母不同,南浔、双林则相同。

4. ”,市区、吴兴区大部、菱湖念 e ,南浔和双林念 y。

5. 第二人称单数,市区、菱湖、吴兴区西部念 n,吴兴区东部、南浔、双林念 nyi 或 ni 。

6. 市区入声韵“eh”,郊区西部读“eih”,如“黑直色”等;“oh”,郊区则读“uh”或“euh”,如“剥六毒”等;“ieh”,郊区则读“ih”,如“立级吃”等。

7. “热肉木六”等古次浊声母,郊区、双林二者和其他地区有阴入阳入之分。

苕溪小片方言属于吴语,如同其他吴语一样,其大体语法音韵词汇都大同小异。然而苕溪小片方言拥有专有的独特之处。以下将列举若干湖州话特色词汇。(前为湖州话,后为普通话。括号内注音均为吴音非普通话)

自指:自家;他指:人家、别人家;统指:侪家

另外,湖州市区(吴兴南浔两区)西部,使用人称代词时有发语词"zeh",书写为“实”,如:实吾,实伢等等。东部则没有这种情况。东部第二人称亦异于西部而称[i]或[ni]。

个 的

还(有)

(这)点

呱 (这)些

弗/勿 不

这么,这样

/ 消 不要

呒不 没有

交关

(部) 都

给、被

搭 和

嗒 为、帮(区别“搭”)

啦 / 嘞 在

个、咖、 句尾语助词

特、、哒、啕 句尾语助词

掼脱货 败家子

小巴戏 小孩子

老倌 老公

辰光 时间

日脚 日子

家生 生活用品

弯转 虾

革羽(音同“绩括”) 翅膀

镬子 锅子

结棍 厉害

推扳 差劲

热慕 可惜、惋惜

苦恼子/罪过 可怜

豪忄(音同“骚”) 快,通常用于催促别人。

清爽 干净

龌龊 脏,不干净

闹猛 热闹(另外“轧闹猛”意为“凑热闹”,多为贬义。)

写意 舒服,舒坦

百 慢走,慢

麻烦,亦指事亦指人。如:搿个事体真告糟!(这件事情太麻烦了!)实尔搿个人哪哼糟!(你这人怎么这么烦人啊!

推位 相差

掏鲜 开玩笑

掼高 摔倒,跌倒

困觉 睡觉

孛相 玩耍

/净 洗

嘴 漱口

藏; (冰等)融化

吸;吮舔 靠; 叠(被子等)

收作 收拾(房间,碗筷等),“收拾人”叫做“吃生活”。另外,“干活”被称为“做生活”。

强盗进学堂 摸到侪是输(书)

六月里困觉 面皮(棉被)

光郎头撑伞 无法(发)无天

石头啷向掼乌龟 硬碰硬

聋彭只耳朵 空招牌

绷铁势硬 - 形容物品非常硬

彻气 - 温度低,非常冰冷

揩兔子 字面义为“抓兔子”,指卖方对买方进行商业行骗,也指日常交际中的欺骗行为。

戳壁脚 原为“听壁脚”,指背后挑拨,说人坏话。

拆烂污 做事苟且马虎,不负责任,致使事情糟到难以收拾,但偏向于致使事情糟到难以收拾。在笔者家乡,“尴尬”也有类似的意思。

崇明人阿爹 形容人脑子不太灵光,“一问三不知”。这句话带有浓厚的地方歧视色彩,这是因为吴地农业发达,人们小农意识浓烈,往往看不起外地人,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如江北,安徽,山东,贵州等地。

盎梗拨楞 该词无法找到对应汉字,故为记音。意思是指做事做了一半等原因,使的情况很尴尬。这类词汇很多,另外还有“滑里滑骨”(形容莫名其妙);“蛀五蚀六”(形容做事不经大脑)。

常见的名词词缀有“头”、“子”、“家”等。

如:“黄昏头”、“早上头”、“夜个头”、“寿头”、“门口头”、“棒头”、“领头”(领子);“车子”、“盅子”、“老头子”;“店家”、“女人家”、“厂家”、“人家”。

湖州话中的“级”,除通过副词表示外,还从特有的词缀或重叠、扩展等方式来加以区别。一般说来,词缀成分,大都表示形容词程度的弱化,即ABB式。如:绿茵茵、甜兮兮、咸塌塌、重鼎鼎、轻飘飘、糊罕罕、红咚咚、白寥寥、胖笃笃、醉醺醺。

词头的重叠成分,是对词义程度的强化,即AAB式。如:雪雪白、绯绯红、喇喇黄、绷绷硬、笔笔直、绝绝细、冰冰、煞煞亮。

形容词的扩展,成为近乎成语的固定词组,就达到了最高级的程度。如:乌盲黜黑、骨轮斯圆、碧绿嚷青、沸滚发烫、鲜甜蜜国、绷铁斯硬、绝淡刮尺、黜黑迷度、擦刮全新。

如:吃吃看、问问看、看看看。

“条”,多重用法,可以形容衣服,一条衣裳;

“刀”,纸的量词,一刀纸库;

“”:一中药;

“爿”:店家、厂家等的量词,一爿店,三爿厂;

“蓬”:花草、烟火等的量词,一蓬火;

“叠”(deh):书、资料等的量词,一叠高考复习资料;

“部”:车辆等的量词,一部拖拉机,三部脚踏车。

一:通常数数时开头或“一、二、三”单独连续时读“yo”(此时“二”读“nyi”或“两”),而序数“第一”的“一”读“yeh”,一、二并称时,有时“一”读“头deu”,“头二两”、“头两里路”、“头两百人”、“三十头两岁”,等等。

二:用作序数时读“nyi”或“两”,但也有例外。“二”在数字序列读音和后接量词时的读音颇多变化。10、20 分别读成“拾”、“廿”,20有时又读成“nyi seh”,如阴历二十。在多位串读时“222222222”则读成“两亿两千两百廿二万两千两百廿二”。二十则常写作“廿”,作后接量词时“两个”、“两只”、“两本”、“两斤”、“两支’,都读“两”,只有“2两”约定俗成而读作“二两”。

十:“十”单字调本为浊音,但在某些情况下往往清化变读为“seh”,如“六十”、“九十”,其中“八十”读作“poq seq”,而当个位数非零时又恢复浊音。如:“六十二”为“loh zeh nyi”。

河虾,是淡水河的一种生物,肉嫩味鲜,可是湖州人把它称为“弯转”。遍查史、志和辞典,都无这个“弯转”的名词,这是湖州人的专用词。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远在明朝年间,湖州来了一位姓劳的知府,江西人士(据《湖州府志》记载,明朝成化8年13年,湖州府确有一位名叫劳铖的知府,江西德化人)。到任之日,乌程归安两县的知县在乌程县署设宴款待知府,为他接风。湖州盛产鱼虾,席上菜肴都以鱼虾为主,什么生炒甲鱼、清烹河鳗、炒鳝丝等,不一而足,吃得来自江西山区的劳知府满心欢喜,频频举杯痛饮。他特别喜欢那盆“油爆虾”,用筷子夹着虾问乌程知县说:“这叫什么?”乌程知县回道:“这叫河虾。”劳知府听了点头说:“湖州人的口福真不浅啊!”说罢,哈哈大笑。酒足饭饱后,劳知府打轿回府。此后,劳知府老是想吃河虾,可是千思万想也记不起筵席上乌程知县曾给他介绍过的名字,又不便差人去乌程知县处去问清楚。

一天,他对从江西带来的随从说:“我到任的那天,在乌程县衙接风酒席上吃到的那种水生的虫,甚是鲜美,乌程知县给我介绍过,可是忘记它叫什么名称了。”说罢,伸出一只食指,弯了又弯,接着说:“就是这个样子,大小也差不多,浑身绯红。”随从听了莫名其妙,但深知劳大人的个性,不敢多问,只得去请教绍兴师爷。

那师爷一听,顿然醒悟,知道劳知府说的是“河虾”,就叫伙房去市场购买。待煮熟送上餐桌时,劳知 府高兴无比地说:“我要你买的就是它。你看它不是个弯转身子的吗?只要大、活,价钱贵点不要紧,以后天天给我买!”那随从心领神会,关照停在馆前河头的渔船,每天上午送到衙前。由于那随从曾对捕鱼人说:“我们大人喜欢吃它,只是叫不出名堂,只说是弯转的东西,后来我问了别人,才知道是河虾。”

以后那些捕鱼人每天上午总是把河虾等送到府衙前高声叫喊:“弯转老鱼噢!”知府听后忙叫随从去买,从不还价。从此,“弯转”一词,成了河虾的代名词,一直延续使用至今。

湖州人对“百坦”颇有些微辞。其实,“百坦”的专利并不完全属于湖州人,其他如桐乡海宁等地,也习惯说“百坦”,故确切地说,“百坦”是浙北方言。

据《吴下方言考》记载,“百坦”的“坦”实为古语“” (音tàn)字的误写。《吴下方言考》中并没有“百”词条,唯有“”。该词条的注释是:

贾谊新书》:“然则舜而加志,我而弗省耳。”案:,懒散貌。吴中责人懈怠曰。

湖州话中形容慢性子的人为“头”,正与《吴下方言考》中对“”的解释相符。

再查《辞源》,有“(音tǎn)”词条,其注释是:

悠闲貌。《庄子田子方》:“有一史后至者,然不趋。”

由此可见,湖州话中的“”,至少可追溯到先秦,是一古汉语词汇。

顺便说一声,湖州话中出现频率极高的“安湛”一词,也被时下的湖州人误写成人了“安耽”。“湛”是多音字,第三种读音正是“dān”,《吴下方言考》对该字的解释是:

扬雄方言》:“湛,安也。”案:湛,安甚不摇也。吴谚谓居家无事曰安安湛湛。

湖州人还常讲一句话,是:“一日三餐粥,安湛就是福”;

再谈“百”。要确切地理解“百”,先得理解“”。湖州话,确切地说,是浙北方言中,“”有两种含义:一种是指“慢性子”,即“头”,也戏称“百少爷”、“家大伯”等,带有贬义色彩;另一种是指运道好、福气好,指当事人不急不躁,也不经过刻苦努力,却能生活富殷、有福有寿,是褒义的。因此,在浙北方言中,“得哩”一语,在不同的语境中,有不同的含义:如果指人的性子,是说他性子慢,是贬义的;如果指人的运气,是说他运道好,是褒义的,言谈间充满了羡慕之意。

理解了“”,“百”一词的含义便迎刃而解了。“百”是偏正结构,“百”只是加强语气,是对“”的强化。

湖州人说的“百”是一句礼貌用语,是与人告别时说的。正像日语中的“沙扬娜拉”一语具有“再见”和“珍重”两层含义。湖州话中的“百”也有两层含义:一是希望对方“慢慢走”,透出一种依依惜别的情意;二是祝愿对方“运道好”,体现主人的良好心愿,就像英语中的“good luck”。“百”一语,由具有“吴侬软语”风韵的湖州人道来,听上去别有韵味,内涵又十分丰富,更何况又能透出一种悠久的吴越文化气息。

湖州人说的“百”不光是一句礼貌用语,湖州人讲的百,具有多重涵义,举几个例句,1. [先歇歇,百介再做],[吾百介再来](这里百是过一歇过一会的意思)2.“生活么叫的百百介做好啖,弗要急的也[](这里百是慢慢叫的意思)3.告别辞:“百”,

明清时期的湖州,乃至整个太湖流域,“富甲天下”,人称“上有天堂,下有苏杭”。湖州人在创造自身灿烂的稻作文化和丝绸文化等地域文化的同时,也形成了自己的惰性:讲究“安湛”享福,缺乏进取心和冒险精神。优越的自然环境,加上丰富的稻作文化和丝绸文化,可以让湖州人凭着自身的聪明才智,只付出6分的劳作就能够获得12分的收获,湖州人能经常交到“”运。由于灾难不多,湖州人特别缺乏风险意识。

建国以来,湖州话和其他吴语一样,遭遇了两轮前所未有的、并且将不断持续下去的巨大冲击波。这就是全国性的普通话推广应用(“推广普通话”政策)和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大量外地人口的涌入。这两轮巨大的冲击波使湖州话完全丧失了后劲。湖州话在自身的延续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不稳定性。它正在淡出学校教学和官方交流,在公众场合,方言似乎已蜕变成背时的语言而成为交流的累赘。几乎没有人再去对湖州话的语音、词汇、词义及其标准化、规范化进行无用功式的研究考证,社会也没有施舍慈悲保留湖州话的一方传承平台,纯正的湖州话这两千朵年文化遗产正处在迷失和消亡中。

很多人认为,在日常生活中,方言尚有一定的表达市场,而在一些公众场合,用方言表达显得很不到位,甚至有些别扭。湖州话就像许多历史文化遗产正在湮没和消失一样。举一个方言被俘获、同化的例子。像大厦的厦、大寨的寨,其方言读音已经被普通话所置换(厦,湖州话读“ya”,寨读“za”)。诸如此类,不胜枚举。据观察,由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们的思想交流越来越活跃、越来越丰富,表达方式也在趋向新的适应。留在老一辈口中的生动形象的方言语汇开始失传,一些方言的语音语汇在和普通话的融合中被俘获、被同化,也可能在和新客籍语言的交流中被异化。

湖州话柔软顺耳、静雅清透,具有糯、软、轻等特点。如果湖州话消失,那是一种文化的消亡。湖州当地对湖州话的保护和传承是非常重视的。如:向外来人员开设的-湖州话培训学习班、湖州广播电台开设的吴味湖味十足的湖州话栏目-湖州山海经、湖州电视台开设的吴语湖州话节目-阿奇讲事体、以及数量繁多、内容丰富的社区街道湖州话学习活动。

阿奇讲事体”是湖州电视台公共民生频道的市民节目,节目采用全吴语湖州话播报,是湖州地区唯一的吴语电视节目,由于拉近了同湖州市民的距离,其收视率在湖州名列前茅,为很多市民喜欢,成为湖州电视台的招牌节目。

(详见“阿奇讲事体”词条)

播出形式

日播制(周日--周五为常态版,周六为《周末版》),次日重播

首播时间

周一至周六 21: 00 湖州电视台公共民生频道播出。

节目口号

关注民生、传递民意。主持人“阿奇”是百姓红人,每天都带领观众穿梭于湖州的大街小巷,快乐的事与观众朋友一起分享、麻烦的事与观众朋友一起分担 。

主持人

沈铭、陈绍齐

节目内容

常态版《阿奇讲事体》的内容以帮忙、服务、咨询为主。《阿奇讲事体》的内容选择将更贴近百姓,从百姓的视角出发,以帮忙的形式解决百姓生活中的难题,同时也报道百姓身边的趣事、好事、烦事,从多方面入手,展现百姓的生活状态。节目内容彰显"市民化定位,人本化切入"的定位趋势,从"为政府分忧,为百姓解难"的立足点出发,反映民情民意,维护民权民利,服务民计民生,把体现"本土文化"的社会新闻做成强势社教平台。

《周末版》节目由《本周故事》、《阿奇热线》、《欢乐互动》等版块组成。《周末版》也是《阿奇》节目现场活动的播出平台。《阿奇》节目将根据需要,适时进入各社区进行主题现场活动。《周末版》的调整将进一步扩大《阿奇》节目的外延,提高节目的关注度,同时,也为节目的市场化运作提供平台。

不足批评

“阿奇讲事体”虽然标榜是湖州话节目,但节目当中仍不时出现普通话来充数;同时由于受到普通话的影响,主持人的字词发音也备受网友争论。主此人常出现的错误有:

1.清浊不分:“期”是古浊音字,音从“其”,而主播常把“期待”读成清音

2.疑母脱落:“业”是古疑母字,发音时有声母“ny”,而主播常将“华信药业”中的“业”念成零声母。

3.对译不当:无法将普通话准确对译成湖州话,如将“雪人”直接用湖州吴语音读出,而湖州话中有“雪菩萨”一词与其相对应。

湖州地处苏、浙、皖三省之交,交通便利,并且由于太平天国运动等历史原因,有一定的外地移民。外省以河南(冈山罗山两县为主)、湖北、山东及苏北人为主。本省如温州、平阳等地移来定居的人也有。

湖州西部边境的官话人口是1942年河南饥荒时迁来的移民;客籍方言人口大多为闽南语,系战后清政府招垦而至的浙南及福建籍人口。安吉官话人口有5万,长兴官话人口有4.7万,长兴闽南话人口有2.7万(以上是郑张尚芳据1982年人口普查数字统计的)。

湖州境内的官话分布在西北部跟安徽省交界的一些地区,其中以河南移民官话为最多,湖北移民官话次之,江淮官话洪巢片最少。这些官话跟安徽省南部地区的官话连成片。

1.河南移民官话

长兴县西部边境(旧泗安区包括泗安、仙山、二界岭、管埭、长潮、天平桥、林城等乡,旧和平区包括吴山、和平、便民桥等乡,旧虹溪区包括包桥、里塘、港口、虹星桥、长桥等乡),安吉县(梅溪、晓墅和安城三镇的部分农村不包括镇上,高禹、南北湖、荆湾等乡)。

2.湖北移民官话

安吉县西部边境(旧孝丰县的西部和北部地区,主要包括溪永和、缫舍、杭垓等乡镇)。

3.江淮官话洪巢片

安吉县西部边境(鄣吴、良朋、西亩等乡镇其中也可能有个别点属于赣语怀岳片,未详)。

长兴县、安吉县(梅溪镇石龙村)、吴兴区(埭溪镇莫家栅村、联三村,通用瑞安话,另有湖州话、平阳迁入的闽南话平阳迁入)存在少量闽南语。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