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汪直(明代商人、海盗)

汪直(明代商人、海盗)

汪直(1501年4月3日-1559年),明朝南直隶徽州歙县人,又名五峰,号五峰船主,明代海上贸易商人,著名海盗。

在火枪传入日本的事件中为关系人物而有较大历史知名度。明政府的海禁政策使得海上贸易中断,汪直召集帮众及日本浪人组成走私团队,自称徽王。

后时任浙直总督胡宗宪(徽州绩溪人)和其幕僚徐渭主张对其招安, 但却被时任浙江巡按使的王本固所杀。

汪直(1501年4月3日-1559年12月25日),本名铨,绰号“直”。日本侧和民间史料称之为“王直”,认为他在海上违法贸易时冒用母姓而在自称为“汪直”。明朝人士,又名五峰,号五峰船主;明代海上贸易商人,著名海盗。徽州歙县雄村拓林人,在火枪传入日本的事件中为关系人物而有较大历史知名度。

生有异象,据明代万历年间《歙县县志》记载,相传王直在出生时,其母汪氏曾梦见有大星从天上陨入怀中,星旁有一峨冠者,汪氏遂惊诧地说道:“此弧星也,当耀于胡而亦没于胡。”“已而,大雪纷飞,草木皆为结冰。稍长后,汪直闻听母亲讲述关于他降生时的异兆,独窃喜曰:‘天星入怀,非凡胎也,’少落魄,及壮多智略,善施与,以故人宗信之。”

汪直原本为盐商,经商失败后,和同乡的徐惟学在嘉靖十九年(1540年)乘明朝海禁政策松缓之时,与福建漳州人叶宗满、谢和、方武一同赴广东进行海外贸易,“置硝黄丝棉等违禁货物,抵日本、暹罗西洋诸国往来贸易”。同年抵达日本的五岛群岛中的福江岛,受到当地的大名宇久盛定的热烈欢迎。当时五岛群岛的名称为“值贺岛”,他在海上看到五个山峰,故自号“五峰”,日本人也受到他的影响,将值贺岛的名称改成五岛。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汪直受到宇久盛定的引荐,并接受日本战国大名松浦隆信的邀约,以九州外海属于肥前国平户岛(属今长崎县)并以日本萨摩国的松浦津为基地,从事海上贸易。松浦氏为其盖造住宅,此后便长期居住于此。

1543年(一说1542年),汪直的船只载着三名葡萄牙海商前往双屿岛贸易,但是遭遇风浪而偏离航向,抵达日本的种子岛(今属鹿儿岛县),汪直自称“儒生五峰”,作为翻译与当地的武士进行笔谈,葡萄牙人将火枪卖给了当地人,第二年葡萄牙人再度来航时,当地人学会了火枪的制造技术,称之为“铁炮”,从此铁炮在日本逐渐推广开来,改变了日本自古以来的战争方式,客观上加快了日本战国的统一。

1545年汪直加入徽州府歙县同乡的许栋集团,担任掌柜,召“诱佛郎机夷,往来浙海,泊双屿港,私通贸易。”1548年,双屿港的走私商和海盗被明朝总督朱纨率领军队剿灭,1549年李光头等人在福建被擒杀,许栋逃到广东。汪直遂另起炉灶,自立为船主,以金塘岛马迹山为据点,收拢海商、海盗残部,造巨舰,联舫一百二十步,可容二千人,上可驰马。”汪直成为当时东亚一个大型武装海商集团的首领。明朝朝廷多次派兵围剿,都是败多胜少,收效甚微。

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汪直吞并了在浙江活动的福建海盗首领陈思盼。开始时,汪直仍对朝廷抱有极大的期望,在地方官员默许“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动配合官府,十分卖力,平定了陈思盼等多股烧杀掠夺的海盗,维持沿海秩序,逐渐确立了自己“海上霸主”地位,并试图在舟山沥港重建双屿港的繁华。汪直部下分为几大船团,代表性的船团长有浙江人毛海峰、徐元亮,安徽人徐惟学、福建人叶宗满。汪直的部下甚至可以堂堂正正的出现在苏州、杭州等地的大街上与百姓进行买卖,百姓则争相把子女送到汪直的船队中。

但是与此同时,和他互不相统的海商、海盗,如福建的萧显、邓文俊、林碧川、沈门,广东的何亚八等,以及一部分汪直的部下,如徐海,引导倭寇袭击中国内地。此外,海禁严厉的明朝兼有海盗(倭寇)的活动,有大量是中国沿海居民,由民转为寇盗,甚至包括一部分沿海的官兵。此时,徐海的海盗行为,遭到汪直严厉呵斥。徐海企图暗杀汪直而被发现,在徐海的叔叔徐惟学的劝说下,两方暂时握手言和,但是徐惟学因此事件最终还是和汪直分道扬镳,率领徐海和一部分部下离开。

因为汪直无法剿灭海盗,又无法约束自己的部下。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闰三月一个深夜,总督王派遣总兵俞大猷率官军偷袭沥港围歼汪直。汪直与明军短暂对抗后,败走日本,双屿港与沥港的相继覆灭,让浙江的国际海上贸易网络遭受重创。自此,明清时代的浙江沿海再无和平经营之海商的容身之地。

此后汪直长期以松浦为据点,自称徽王。在此期间,汪直通过松浦家和丰后的大名大友宗麟取得联系,受到后者的厚待。田汝成《汪直传》载:汪直“据萨摩洲之松津浦,僭号曰宋,自称曰徽王,部署官属,咸有名号。控制要害,而三十六岛之夷皆其指使。”明朝官方认为其与倭寇息息相关,但是并没有他亲自率领部下,甚至是他的直属部下袭击江南的记录。

汪直在沿海活动的最后目的,是“要挟官府,开港通市”。这八个字的含义十分清楚,要求政府放弃不合时宜的海禁政策,使海上贸易合法化。在当时的形势下,这个要求是合理的。随着葡萄牙商人、西班牙商人的东来,已经把中国卷入“全球化”贸易的漩涡之中,海禁政策与此格格不入,朝贡贸易又难以适应日益发展的海外贸易的增长速度。汪直对于国际贸易形势的判断比那些保守的官僚更胜一筹。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四月,胡宗宪受命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佥都御史总督南直隶、浙、福等处军务,负责东南沿海的抗倭重任。为招降汪直,胡宗宪先将汪直的老母妻儿放出监狱,优裕供养,后遗使蒋州和陈可愿至日本与汪直养子王(毛海峰)交涉,遂见汪直,晓以理,动以情。当得知亲人无恙,他不禁喜极而泣,并向来使诉苦:“我本非为乱,因俞总兵图我,拘我家属,遂绝归路。”而对于通商互市的承诺,他更加无法抗拒。汪直表示愿意听从命令。汪直将蒋洲留在日本,为表示诚意,他命毛海峰护送陈可愿回国面见胡宗宪,具体商量招抚和通商互市事谊。胡宗宪厚抚毛海峰,使汪直消除了疑虑。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率领部下3000人,和大友家的朝贡船队,以及蒋洲一同从五岛出发,返回中国。但是途中遭遇台风,蒋洲的船只先行到达,遭到官方的怀疑,蒋洲遭到逮捕。

稍候到达的汪直等船队得知这一消息后在舟山停滞不前,被明军水师团团包围,在胡宗宪慰劝下,汪直亲自来到定海关,向其投降。但是由于行动过于招摇,他在杭州西湖游玩期间,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二月五日被杭州巡按王本固诱捕,据《倭变事略》载:三司集议时曰:“汪直始以射利之心,违明禁而下海,继忘中华之义,入番国以为奸。勾引倭夷,比年攻劫,海宇震动,东南绎骚。……上有干乎国策,下遗毒于生灵。恶贯滔天,神人共怒。”《明世宗实录》卷478载:胡宗宪谓:“(汪)直等勾引倭夷,肆行攻劫,东南绎骚,海宇震动。臣等用间遣谍,始能诱获。乞将直明正典刑,以惩于后。宗满、汝贤虽罪在不赦,然往复归顺,曾立战功,姑贷一死,以开来者自新之路。”明世宗下诏:“直背华勾夷,罪逆深重,命就彼枭示,宗满、汝贤既称归顺报功,姑待以不死,发边卫永远充军。”

汪直至死也不肯承认勾结倭寇入侵之罪,早先面对胡宗宪的指责,他便反驳道:“总督公之听误矣!直为国家驱盗非为盗者也!”下狱时亦连声追问:“吾何罪?吾何罪?”还写下了《自明疏》,他首先说明:“窃臣(王)直觅利商海,卖货浙(江)、福(建),与人同利,为国捍边,绝无勾引党贼侵扰事,情,此天地神人所共知者。夫何屡立微功,蒙蔽不能上达,反罹籍没家产,臣心实有不甘。”接着他向朝廷报告日本的情况;“日本虽统于一君,近来君弱臣强,不过徒存名号而已。其国尚有六十六国,互相雄长。”而且他们也在搞海禁,“夷船”(外国商船)已经很少来了。最后他向皇帝恳请:“如皇上仁慈恩宥,赦臣之罪,得效犬马微劳驰驱,浙江定海长涂等港,仍如广中事例,通关纳税,又使不失贡期。”也就是说,把广东允许开放通商口岸,设立海关收取关税的做法,推广到浙江沿海,并且恢复日本的朝贡贸易关系,那么,东南沿海的所谓“倭患”就可以得到解决。历数自己剿贼的功劳后,他仍祈求皇上开放海禁,并承诺“效犬马微劳驰驱”,愿为朝廷平定海疆。

但是官方无视了他的请求,下达命令攻击舟山的毛海峰、大友家朝贡船队。但是遭到俞大猷、戚继光等军队的攻击,毛海峰据山而守,明军屡攻不克。毛海峰和大友船队趁机打破包围,扬帆而去。此后毛海峰和谢和(谢老)等率领汪直的旧部多次进犯福建沿海。此外,汪直的一部分旧部也投靠吴平张琏等福建一带的海贼,倭患反而更加严重了。

”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斩首于浙江省杭州府宫港口,临刑前见儿子最后一面,子抱持而泣,汪直拿一根髻金簪授其子叹曰:“不意典刑兹土!”伸颈受刃,至死不挠。

汪直被处死后,由于群龙无首,倭寇之患又严重起来。据《国榷》卷62载:谈迁云:“胡宗宪许汪直以不死,其后议论汹汹,遂不敢坚请。假宥王直,便宜制海上,则岑港、柯梅之师可无经岁,而闽、广、江北亦不至顿甲苦战也。”汪直死前所说的“死吾一人,恐苦两浙百姓”一语成谶,很快“新倭复大至”。闽广遂成倭患的重灾区。

汪直本身是提倡通商的,他的眼光看得很远,认为贸易这项巨大利益应该得到开发。汪直对朝廷抱有期望,在地方官员默许“私市”的暗示下,他主动配合官府,十分卖力,平定了陈思盼等多股烧杀掠夺的海盗,维持沿海秩序,逐渐确立了自己“海上霸主”地位。

汪直在日本主要担当中日贸易的中间商,此外还有同西方人的贸易,中国的丝茶瓷在东亚是畅销产品,在武力的保证下,即便是西班牙人也只能用枪炮置换丝茶瓷,汪直将火枪,即日本的铁炮大名手中换取白银和粮食等物资,此外,汪直还泰国的硝石、日本的硫磺互相贩卖,进一步扩大了东亚贸易规模。

有人说汪直是日本的走狗,帮助日本人劫掠中国人的财富,然而这些财富实际上还是归属汪直海盗集团而非日本大名,汪直的常备武装有5000人甚至强于部分中小大名,并且汪直集团侧重于贸易而并非以抢劫为目的。有人认为:幕府、大名管不了的倭寇,汪直能管?对汪直产生质疑,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认为同样以土地生产为根基,更加分裂贫困,内斗频繁,朝不保夕的日本封建主们能够掌控海盗并不是很多(本身就是海贼起家的松浦党和南九州的岛津等少数大名为例外),当时汪直甚至还在日本称王,当时形容汪直的势力是“海上之寇,非受(王)直节制者,不得存”。

从汪直的起家开始,既有参与大航海以来,因西葡出现而打造出新格局的东亚贸易;也有对海盗的兼并,对中国沿海地区的洗劫和货物的走私。在其中因为其根据地在日本,从日本乱局中收编不少浪人和野武士作为部队,但其根仍然在中国。作为一个没有功名的人,他选择了做海盗,也选择了受降招安,却没想到如同水浒英雄一般的厄运即将到来。

一.汪直拥有一直强大的船队和大批海盗供其驱使,而且在海外还有根据地,即便汪直投靠了大明朝,他仍然游离于体制之外,只要跑到海边上了船,皇帝法令无奈何。

二.汪直一旦接受招安,这股巨大的海上力量如果投向皇帝,那么沿海士绅豪商的利益将会大损,海上贸易将受到严格的监督,于是这些人想尽一切办法,力求置汪直于死地。

所以皇帝要杀他,江南士绅豪商要杀他,跟他无关系的人不会保他,他非死不可。

从因果报应来看,汪直的死其实可以用咎由自取来形容。明代人采九德以亲历事变所著《倭变事略》,在这篇篇幅不长的《倭变事略》中,记满了倭寇的累累暴行。

当然这也只是因果报应说,封建地主们对中国漫长的统治,富者兼并无数,贫者无立锥之地,在当时比倭寇还要凶残,也不会比倭寇祸害的人少,但他们占据统治地位,也自然不会被轻易清算。

明代著作《筹海图编》则一针见血地道出了汪直倭乱中所起到的作用。汪直拥有庞大的海盗集团,是其首领,但他仍然想尽办法,先是确立了最高地位,其次归降朝廷,希望能够将这股力量作为明朝的官方力量,为中国所用。

其实明朝政府判处汪直死刑时的批语,倒是很适合那个时代。“汪直始以射利之心,违明禁而下海,继忘中华之义,入番国以为奸。勾引倭夷,比年攻劫,海宇震动,东南绎骚。……上有干乎国策,下遗毒于生灵。恶贯滔天,神人共怒。”这是一个士大夫地主阶级掌权的时代,只纳科举,不纳壮士。为利,兼并土地不为利乎,豪商买卖不为利乎,唯独挡了这些人发财的汪直,违反了当时统治阶级统治和牟利方式的汪直,无可避免的迎来死期,哪怕他死前一再告诫开海通商,让沿海百姓有活路,让政府有商路。也无法洗清这位,为了证明自己,走上违【法】犯罪,沾满血腥的海盗巨头的满身罪孽。

明朝政府处死汪直也导致了倭寇更加无法控制,在日本战国的最终章,更多的无地武士和浪人,更多因为无法下海失去生机的百姓,以及外来的西方人,最终酿成“嘉靖大倭乱”。明朝兵部尚书杨博如梭评价的“倭奴非内逆无以逞其贪狼之志,内逆非倭奴无以遂鼠窃之某。”汪直的死,却恰好导致嘉靖朝最后的一次通商希望消亡了,内逆大增。直到隆庆开关,中国贸易才迎来又一个巅峰。

小时候的汪直很聪明,而他的聪明体现在了他的行为上。作为封建时代的人,要想有出路唯一的选择就是读书。汪直的脑袋灵,读书应该还是有前途的。可惜汪直对四书五经不感兴趣,因为他觉得做生意更有意思。不过他做的这个生意却很特殊。他对一般的货物流通不感兴趣,因为他发现了更赚钱的行道,那就是走私。我们知道明朝虽然没有海关收税,但是却有“片板不准下海”的禁海令。

汪直的走私经历最早应该是在东南亚开始的,因为那些地方太穷了,汪直的商品都是他们的生活必需品。因此,汪直领略到了走私带来的利润。从这以后,汪直也开始了自己的不归路。在东南亚尝到甜头的汪直并不满意现有的成就,他发现远在离大陆千里之外的日本才是他真正的舞台。于是,汪直放弃了苦心经营的东南亚市场,转而进军日本市场。事实证明汪直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在日本他赚到了更多的钱。

史料描写汪直的赫赫威仪:“绯袍玉带,金顶五檐黄伞……侍卫五十人,皆金甲银盔,出鞘明刀”,其建造的巨舰可容纳两千人,甲板上可以驰马往来,而“三十六岛之夷,皆其指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海上帝王般的汪直,在明廷却名列通缉令榜首。

汪直作乱期间,在日本平户定居,从西班牙人手中倒卖枪支,以及火药的原料泰国的硝石和日本的硫磺,促使正处在战国时期的日本,由冷兵器时代向着热武器过渡,当时日本各个家族兵力大概也就3000左右,而汪直则有多达5000多人的装备精良的武装,对于一个外来者,堪属奇迹。

2000年,日本长崎县福江市的12名日本人在汪直原籍安徽省黄山市歙县捐资修建了汪直墓,之后遭到两名大学教师砸毁,这一事件引起了网络和舆论对汪直的功过是非的激烈争论。

著名武侠电影导演胡金铨在1975年执导电影《忠烈图》(Valiant Ones),即是以明朝扫荡以汪直为首的集团,结局数十名明朝捕快持大刀与日本倭寇武士刀在海边怒涛汹涌坏天气时,格斗十余分钟场面,畅快淋漓激烈,堪称武侠片经典画面。

此外,还有由香港导演李惠民执导,由洪金宝崔林李铭顺李曼刘莹欧萱陈之辉秦焰等主演的34集电视剧《少林僧兵》。该剧中王建新饰 演汪直。

日本长崎县平户市松浦史料博物馆外竖立着一座不足一米高的汪直铜像,”汪直“阴霾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面向万倾碧波举起了右手。在汪直定居日本平户期间,经过他的经营和影响下,平户当时从一个海滨小城发展成为日本的海上贸易重镇, 他深受当地领主欢迎。其“东方商人”的精神风貌被日本商界视为典范,被尊为“大明国的儒商”。因此平户人每年都隆重纪念汪直。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