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江阴话

江阴话

江阴通行吴语,使用吴语太湖片-毗陵小片方言。江阴话分为城里、东乡、西乡、南乡4大门派。

江阴话有29个声母,43个韵母,7~8个声调(城里7个)。江阴话也是吴语的重要组成部分。

江阴话是千百年来江阴人积累的宝贵语言财富,具有江阴特色。

江阴的刀鱼特别鲜,这是江阴的特产,新上市要买1000多元一斤。不过你到江阴到处可听到与刀有关的话。原因是江阴话里,“什么”,上海人说“啥”,江阴人说“刀子”。比如;上海人说“今朝吃啥个物事?”,江阴人说“今朝吃刀子啦?”。不了解的人是要被吓坏了。又比如:上海人说“侬勒做啥啦?”江阴人说“你勒作刀子?”

江阴人讲话大多数人讲话比较直,并且喉咙特大。(我指的是大多数).我举一个我亲身经历的事,有一次,我在火车站等火车,正静静地坐在那里,突然一声巨响,震耳欲聋,“××。是你哦,裱浆葛,(江阴人的口头禅)”这时正个车站周围的人眼睛都看好我们俩,可这位老兄还没感觉到,还在继续说;“裱浆葛,刀辰光来葛啦!”,这时过来2位联防队模样的人,问“什么事?”他这时还没察觉自己声贝太高了,惊动了联防队,回转身,反问人家,“刀子啊?""你们在干什么?”“偶嘎作刀,管坭刀子?”“嘿!,,,,”。我一看不行了,都误会了,赶快起来解释,好不容易平息一场误会,他还喋喋不休地唠叨个不停。

江阴地方虽小,可方言差别很大,一股分东乡,西乡,东乡人讲话近常熟口音,“我”“你”“他”叫“俄”“嫩”“给”。而西乡人讲话近常州人口音,说“藕锅”“坭锅”“达锅”,而往南乡,如青阳这里又略带无锡口音,但是词汇带苏州常熟影响,叫“俄里”“嗯嗒”“伊嗒”了。这还不算,真正细分,还可分出不少区别。这里赘叙了。江阴本地人是可以听懂的,外地人听起来三个地方好像三个国家的语言了。

方言是一个地方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江阴的方言也形象生动地体现了江阴的历史文化和社会变迁。如何在推广普通话的同时,大力保护方言?市文联副主席邬丽雅从2007年年初开始研究整理江阴方言,并在《江阴日报》副刊上开辟了名为“江阴人话搭头”的专栏。她通过翻阅大量资料,在大量搜集、整理、注释工作的基础上,编篡成《江阴方言集》。与此同时,市文联还打算配套录制《江阴方言集》的读音光盘,方便人们学说江阴话。

“江阴方言不仅是富有地域特色的语言,还是地方文化的重要载体,保护江阴方言,同时也就保护了江阴文化的多样性。”《江阴方言集》作者邬丽雅认为,推广普通话,并不影响方言的生存,大家都有责任和义务为方言营造一片生存“绿土”。

江阴市沿江地区,以及锡澄路北段地区的方言归属于北部吴语区太湖片的毗陵小片,东乡和南部的方言则归属于苏沪嘉小片。毗陵片地区中,西乡方言明显受常州话的影响,而以江阴市区,即澄江镇,为中心的地区,与临近的无锡、常州、张家港、常熟等地区方言相比有明显的特点。都说,“上海话嗲,苏州话糯,常州话犟,江阴话硬,常熟话拖”。“硬”几乎成为江阴方言的代名词,代表了它在吴语区中的一种精神面貌。其实号称“十八蛮”的江阴方言,怎一个“硬”字能蔽之呢?

“城里话硬,东乡话拖,西乡话犟,南乡话团,滩里话侉。”有人将“十八蛮”细分成城里、东乡、西乡、南乡、滩里这5大“门派”,并分别用“硬、拖、犟、团、侉”来归纳不同门派的“杀手锏”。一句最平常的“你今天去哪里吃晚饭?”5种门派的讲法各不相同,硬派:“你家今朝到哪里去(kei)吃夜饭啦?”;拖派:“恁的今额(“今日夜头"的连读)到哪里搭去(kei)吃夜饭加(“个阿”连读)?”;犟派:“你家(ku)今朝勒拉哪里吃夜饭”;团派:“嗯(n)搭今朝到拉里嗒去(chi)吃夜饭呀?”侉派:“你个晚到拉切噶”。外地人听了一定是一头雾水,本地人也未必能全部明了。

江阴人“南人北相”,城里人讲话的硬,梗呛、嗓门大。人说,“宁和苏州人吵架,不与江阴人说话。” “缠”、“叨样”、“婊将”……城里话简洁干脆,硬朗短促,发音利落,多为入声。

东乡在地理位置上接近常熟,却没有常熟那么拖。常熟话的拖,实际上是它在读音节奏处理上的不均等,这个特点与周庄、华士以西的部分话有几分相似。真正接近常熟的北、顾山却没有这样的特点,只是发音极像常熟语。东乡人发音“他们”为“渠(gei)的/笃”,伯母为“(此处正字,不要随意更改)”,发声为阳平,称小女孩为“小细娘”,尾音部分拖音比较明显。

在语调上类似无锡锡北锡东的南乡话。同属南乡的青阳、月城、徐霞客镇,虽在方言的发音上有着各自的特点。青阳人把“青阳”发成“亲娘”音,颇有几分音律美,月城语言优雅,哪怕指责别人“你这个人怎么这个样子”,也发成“嫩机个宁囊为色港样子个啦”,细声细气,即便是被说的人听了也不觉十分刺耳。徐霞客镇则是柔中带刚。古籍记载澄南是来自昆山松江一代的移民。

西乡话总体语调类似常州话。西乡人的发音很犟,听起来有一股子牛劲。“你咕、我咕”,咕哩咕噜,很实在地发音让人想起孺子牛。西乡人的“蛔线”,说的就是蚯蚓,把蚯蚓这种动物的形态以及相似形态的动物一并表达出来了。

滩里话是江阴境内江淮方言,语言接近对江的方言,呈带状分布在石庄到西郊的江边上,人口二万余,其中利港最多,约一万五千余人。这些人的祖先主要来自对江,也有来自南通、盐城等地。现年轻人能说吴语。该方言以利港长征村方言为代表。

澄要话(市区澄江23万人,夏港4万,南闸4万,云亭3万,山观(城东街道)7万,峭岐2万)43万人;张家港境内南沙、港区、中兴、后塍的澄要话未纳入计算。

澄东话(周庄8万,长泾6万,祝塘5万,华士9万,新桥3万,顾山5万)36万;张家港境内杨舍、泗港、塘市、闸上、后塍的澄东话未纳入计算。

澄南话(月城4万,青阳7万,徐霞客镇8万,云亭2万,周庄祝塘3万)24万

澄西话(申港4万,利港6万,璜土6万)约16万

滩里话(璜土镇石庄、利港镇的江边)约2万

家庭妇女沈爱珍(60岁)

我的母亲是东台人,父亲是江阴人。从小,母亲和父亲都抢着教我说方言。所以现在我既会说东台话,又会说江阴话。相比之下,我觉得直白、形象是江阴方言的最大特色。像清汤刮水,是指油水少;又如紫血,就是说冻疮;骆驼说的是驼背。要学江阴话,靠单单背诵几个江阴话单词是远远不够的,你掌握得再多,也只是形似,其精华内涵是一个外地人根本无法体会的,也是初来乍到的人无法掌握的。比如普通话里有,但不这么用;而江阴人用,说出来普普通通,但却是江阴人独享的词。我想,这样的词才是精髓。

企业工人张建华(40岁)

贾樟柯的《站台》里,让人最遗憾的事恐怕就是不懂山西话,那里边也许有许多只有山西人或者懂山西话的人才能体会出的幽默。就像江阴话,只有江阴人或者懂江阴话的才能体会出那种幽默风趣。

在我念小学的时候,教我们的语文老师喜欢用江阴方言讲课,很逗,也很风趣。有次她说,有毛乌头趁教师节来家里搞促销。毛乌头先是说祝贺教师节,然后委婉地把她的化妆品推销了出去。毛乌头说,这化妆品用起来“否得了灵”。短短的“否得了灵”四个字,其中的妙处是无法形容的,这“否得了灵”恐怕只有地道的江阴人才体会得出其中的味道。

现在,我喜欢在周末去逛菜市场,因为在那里会遇见各种各样的人操着各种各样的方言说话,是很有趣的事。听习惯了江阴方言的生动,再去听别的话,都会觉得江阴方言的魅力是别的方言所无法比拟的。

中学教师王宇洲(28岁)

我是土生土长的江阴人,除了上课都用江阴话。在我成年以前的很长时间内,都没有感觉出江阴话的魅力来。因为从小学开始就推广普通话,反而喜欢上了普通话。

对于江阴话的看法有所改观是在我一次“出乎其外”之后。男友是北方人,他习惯用普通话说“我爱你!”,可我总觉得用普通话说“我爱你”有一种演戏的味道,不够醇厚。然后他问我爱不爱他,却坚持要我用江阴话回答,我忽然难以说出话来,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用江阴话去表达这样的感情,似乎也没有听见江阴话里有这样直接轻率的表达。江阴话是如此的含蓄而羞涩,即使说“我爱你”的时候都是怕羞地表达着其他意思,没有直白的“爱”字,而是用“欢喜”替代。后来在心底练习了好多次,也还是说不出口,因为觉得这样缠绵暧昧的语音承载着厚重而芳醇的感情,不是轻易能够说出口的。

1.来孛/别相--来玩

2.蛮(/mae/)好个--挺好的、好

3.来烦--不要烦

4.明朝会明天见

5.啥个物事? 什么东西?

6.搞七捻三 瞎搞

7.怄比实欠----胡说八道

8.昏煞过去----- 傻眼了

9.晚后点下午三点左右

10.瞎七搭八不着边际

11.瞎三话四瞎说八道

12.乱(loe)七八糟很乱

13.七里搞了八里瞎搞

14.七弗老牵不实在

15.一本正经假正经

16.疑三惑四拿不定主意

17.一五一十老老实实

18.结棍个厉害了

19.困(正字不要改)觉--睡觉

20.一塌刮之一共

21.脚膝馒头膝盖

22.罪过人可怜

23.啥人啦谁啊

24.细七煞男孩

25.阿嬷老婆

26.老官老公

27.今朝吃点刀样啦?今天吃什么?

28.弗要撒厌了喂 细讨债鬼要作怪,孩子。

29.你个人哪为实梗个啦,讲话也讲弗连牵.你这人怎么会这样的,讲话也讲不连贯。

30.我就是实梗个哇,哪行办么?我就是这样的,怎么办呢?

31.你个细棺材,阿要吃生活!你这小子,是不是欠捧!

32.浮厮,七否老牵,脑膜炎,细短受命,吃生活哩(骂人,威胁人的话)

33.你要吃刀样啦?弗晓得你了盖想刀样么事啦?你要吃什么?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事?

34.你个人啊?恋桃过过扁不成白胡早咧。你这个人啊,永远也不会变好了。

35.落浑,这个家里像人家个,作煞落咧。这个家里面弄得乱七八糟的,实在太脏了。

36.一世人生,作落个咧。一辈子没什么出息了.

日脚

江阴人讲的日脚含义较多。1、具体的日子。如:“今朝啥日脚?”“今朝么十一月廿一号■。”当然,也可以讲“今朝是几号咧?”但前一种,也是一种表述方法。2、广义的日子,实际就是指生活。如:“现在咯日脚要比过下头(过去)咯日脚勿晓得要好过多少。”3、离本来意义较远,演变成对某种如意的或不如意的事情发出的感叹。如:“叽要日脚,过种(那种)人么,真正叫人山人海。”再如:“日脚,叽个天热到啥辰光是个头。”

牛吃蟹

我们设想一下,真的给牛吃蟹,该是个什么情况?可能没人见过牛吃蟹,照理牛也不会吃蟹,但是我们假设牛真的吃蟹了,那肯定不会要“蟹八件”来精工细作的。所以江阴人的牛吃蟹,主要意思是1、粗制滥造,既浪费资源又没有成果。如:螃蟹现在很贵,一桌人在吃螃蟹,有的人吃得特别快,有人说:“一歇歇吃好咧?”“嘿嘿,牛吃蟹■。”意思就是很粗疏地吃,浪费了。2、没有能力,硬着头皮上。如:半路上汽车抛锚了,老王是老驾驶员,有人说“老王,你来望望看呢,修修看。”“我是只会拨方向盘■,修车是牛吃蟹。”

词汇集锦

压末落落(排最后)、厌哉何恙、搞百叶结(乱弄乱搞)、窝涩(心里难受)、坍台(丢人)、温吞水(不温不火,慢吞吞)、喇叭腔(事情没有做成的样子、结果)、细相(细心)、搞七捻三(瞎搞)、翻骚、野野豁豁(形容数量多,气势大)、贼脱兮兮(像做贼的样子)、搭得够、灵(好)、擎共六十四(形容动静大)、死蟹一只(形容死掉,失败,无法翻身)、无清头(拎不清)、拆天拆天(形容孩子野)、结棍(厉害)、笃笃定定(确定)、来势、弄白/孛相(开别人玩笑)、内劲(熟练)、少见死有、一来兴(一下子)、牛头兴哄、见气、扎敦、一天世界(乱,没有头绪)、小夜饭、大约摸着(大概)、一搭堆(一起)、牛吃蟹、扎致、七搭八搭(乱搭混搭)、十歪拉牵(歪,不直)、日脚(日子)、开伙仓、因因头、如这、收作(收拾)、讲闲话(说话)、吃勿落、佬小家(小男孩)、白相心思、打呼显(打哈欠)、火天火地(风风火火)、过该歇(过会儿)、厌气(1、寂寞;2、事情麻烦)、勿连牵(连不起来,不熟练)、毛栗子、一脚落手、出趟(手脚利索)、半二勿来三(半途而废)、白脚花狸猫、勿落局、作兴(也许)、拢来、吊心火、有心想(有心思)、死呆一板、一门头、寻相骂(找骂)、撒厌、赤骨露(光的,脱光的)、赤刮拉新(新)、五花六花(穿着装饰花)、扎台型(摆造型)、推板(不灵)、料重(负担重)、恶掐、适意(舒服)、急成大道、疙瘩(1、不熟练,多指说话;2、挑剔)、爬到头发梢浪(事情急)、生青碧绿(绿)、毕激骨坨坨(形容刺骨)、呕之实欠(瞎说,或说欧比实欠)、和道兴哄、刮拉松/风脆、收骨头、讲劲头、结棍、闹猛(热闹)、起头引脑、神之糊之、浮面头、厚之勒得、吃饭家什、光郎头、老茄窃、发噱、碰额骨头、滑滑碌碌、搭浆、猪身狗肚、面熟陌生、吃萝卜干、样样式式、脚膝馒头、落魄、眼枯影影、跌跌冲冲、勤劲、摇头豁尾巴、暗测落笃、腾空话、触霉头、浪吃浪用、到得来、阿猫阿狗、肚皮经、写意、勿着勿落、毛脚女婿、大肚皮、料作、贼腔、娘娘们、勿入调、大小娘、十一路车、偷腰布、奥里奥考、撒气、拖鞋皮、残过人、一独自、夯不浪当、讨新妇、地脚、交关、弄怂、肉痛、勿称心、小头里、发嗲、勿得了、乃么、讲张、勿碍、吃硬、老甲鱼、牛皮糖、三一三十一、河滩头、一六二六、一式一样、心心念念、屁灶经、门头是非、一牢里货、昏咚咚、瞎来来、紫血、回头、牛牵马帮、差二不多、断命、小乐惠、笃笃、腻糊隆冬、腾里腾空死实实里、老官、夜快、阴沟洞、上路、投五投六、先起头、老里百早、寡头寡脑、眼门前、说书、破击咕噜、地头脚跟、老卡辣子、眼皮急、勿受用、像腔、老三老四、发寒热、游闲浪荡、半吊子、白洋洋、功夫、勿实拉搭、水浦鸡蛋、勿算数、介末、日青日白、木欣欣、听壁脚、蹩脚、热昏、刮脚迹、骚俏、宗桑

公要馄饨婆要面;

女儿像老子,莲心笃枣子;

一夜困勿着,十夜补勿足;

乡下大姑娘,有吃没看相;

三升核桃四升壳;

要么楼上楼,要么楼下搬砖头;

要吃白食,当面立直;

河里弗结盖头;(骂人闲话,就是叫人去跳河)

得着风,就扯篷;

面皮老老,肚皮饱饱;

好煞外头人,饿煞自家人;

叫人勿折本,舌头上(lan)打个滚;

天上(lan)老鹰大,地上(lan)娘舅大;

长江里氽(ten)得来也要起起早;

以下列出部分来自《澄江志方言》的分类词表、惯用语,以及流传在江阴地区的谚语。这些词句也流行于其他吴语区,列出的原因是它们都符合江阴话的表达习惯。

江阴话有29个声母,43个韵母,8个声调。

亮月(月亮)

天河(银河)

霍险(闪电)

落雨(下雨)

没水(被大水淹没)

迷露(雾)

阵头雨(打雷下大雨)

蒙松雨(毛毛雨)

劈风暴雨(大风大雨)

雷动(打雷)

上昼(上午)

下昼(下午)

今朝(今天)

明朝(明天)

后朝(后天)

旧年(去年)

开年(明年)

春珊头(晚春)

寒天头(晚冬)

夜快头(傍晚)

日昼心里(中午)

先夜子(前天)

大先夜子(大前天)

啥辰光(什么时候)

难泥(泥土)

轧稻(脱粒)

斫稻(割稻)

莳秧(插秧)

吼(气喘)

溅(腹泻)

伤风(感冒)

受阴(着凉)

紫血(冻疮)

三日头(疟疾)

野郎中(江湖医生)

白果树(银杏树)

洋山芋(土豆)

猢狲(猴子)

曲蟮(蚯蚓)

田鸡(青蛙)

洋火(火柴)

尺箕(簸箕)

薄/孛刀(菜刀)

筷儿/筷(筷子)

笤帚(扫帚)

墩头板(砧板)

揩脸/面布(洗脸毛巾)

筷具笼(筷笼)

背搭(背心)

套鞋(雨鞋)

头绳衫/头绳衣裳(毛绒衫)

下壳子(下巴)

酒潭(酒窝)

愣子(结巴)

脸颊鼓(腮)

额角头(额头)

后墩脑(后脑勺)

肋朋骨(肋骨)

肩胛(肩膀)

胳肢窝(腋下)

脚节头(脚趾)

手心底(手掌心)

膀肚子(脚膀)

太公(曾祖父)

太婆(曾祖母)

好公、公公、爷爷(祖父)

好婆、阿婆[a bu]、亲娘(祖母)

舅公(外祖父)

舅婆(外祖母)

阿婆[ah bu](婆婆)

爹爹(父亲)

姆妈、姆娘(母亲)

哥哥、阿哥、阿大、大大(哥)

阿姐、姐姐(姐)

老伯伯(伯父)

(伯母)(“”区别于“娘”,请后来者不要随意更改,吴语拼音gnian1,音标i53)

娘舅(舅舅)

舅母(舅妈)

阿、(姑妈)

你家、恁笃、恁的(你们)

我家、我里(我们,不包括对方的我们)

偕尔(咱们,包括对方的我们)

他家、渠笃、渠的、他笃(他们)

老子(对别人称自己或他人的父亲)

老官(丈夫)

阿嬷(妻子)

新官人(新郎)

后生家(男青年)

老小家(男子)

丫头家、细娘(女子)

老小(男孩)

小丫头、小细娘(小女孩)

娘娘们(成年女子)

兄弟(嫡亲的哥哥弟弟)

姊妹(嫡亲的姐姐妹妹)

养新妇(童养媳)

晚(音mae)娘(后妈)

去(音kei,开退切)

笃出去(将物用力跑出去)

寄(记意切)(个、头、歇)(这……)

过(个、头、歇)(那……)

实梗(这样)

叨则,啥个(什么)

困觉(睡觉)

吃茶(饮茶)

射(dza)水、射尿(小便)

跑集场(赶集市)

做人家(节约)

谜(音妹)谜子(谜语)

乖(kua)嘴(接吻)

馋吐(口水)

收掇(整理)

眼热(羡慕)

肝油(猪肝)

干面(面粉)

馒头(带馅的包子)

大包子(不带馅的包子)

打呼吸(打哈欠)

躲猫猫(捉迷藏)

演(好动)

斩(用刀剁)

把(给)

连(用针缝)

(剪条切)(躲在地上乱滚)

搅(音搞)(吵闹)

掀(用力推)

搿(两手抱紧)

(搿肮切)(推,不一定用力)

唷(将东西弄弯)

呼(手持皮鞭猛抽)

部(蹲)

烈(拧)

霍(轻轻接触)

(寻变切)(拔禽兽毛)

(虎三切)(打)

木勒(愚笨)

勒缸(在这里)

烦勒(嗦不停)

下作(奸刁)

啃(搿恩切)头(固执)

一天世界(乱七八糟)

一个眼目花(转眼办成事)

一脚落手(一步到位)

二不楞顿(不利索)

十三点(行为不正常)

十鸽乱盘(嗦纠缠)

三对头,六对面(交代清楚)

下作胚(脾气臭)

上吊缺根绳(走投无路)

小手小脚(无魄力)

小儿科(小气)

五劲起得六劲(十分卖力)

不成勒啬不成堆(不正经者常聚在一起)

木头木脑(呆笨)

木知木觉(不灵敏)

木猪木狗(愚笨)

日不做夜摸索(白天歇着晚上干活)

日长世久(久而久之)

日里走勒大路上,夜里困勒大床上(安心)

牛吃蟹(蛮干)

牛比客人(吹牛者)

勿二勿三(不正经)

勿入调(不合规矩)

勿作兴(不应该)

长脚豆芽菜(人瘦长)

白脚花猫(喜欢跑)

白露里的雨,到一宕坏一宕(坏人到一处坏一处)

末落落(最后)

出乖露丑(出丑)

半二勿三(办事无耐心)

半吊子(办事说话不直爽)

讨惹厌(不自检点,遭人厌恶)

毕结骨(十分寒冷)

老三老四(充老练)

老茄干(充老练者)

萝卜当小菜(不被看重)

老吃老做(资格老)

夹炒螺蛳(捡便宜)

耳朵根软(没主见)

死样怪气(爱理不理)

扦脚跟(揭人短处)

扫帚星、雌老虎(泼妇)

吊儿郎当(不负责任)

吊胃口(勾起别人的兴趣)

吃勿识头(挨批评)

吃夹档(夹在中间受气)

吃辣花酱(给点厉害尝尝)

团团转悉悉转(六神无主)

过歇头(从前)

别苗条(比高低)

花露水(好处)

扳鹊丝(找岔子)

投人生(投胎成人)

听壁脚(偷听)

杨树头(无立场)

肚肠氧(看不过去)

钉头碰钉头(硬碰硬)

穷思极想(绞尽脑汁)

拆空老寿星(落空、吹了)

拆烂污(做事不负责任)

板板六十四(死板)

扳(音八)手扳脚(手脚伸开)

的溜滚圆(十分圆)

的角四方(十分方正)

独角心思(主观)

度死日过街(过一天是一天)

活里活络(不肯定、不明确)

骂山门(公然骂人,发泄怨气)

轻骨头啷当(轻浮)

牵丝攀藤(办事不爽快)

神智野无(糊涂)

穿头绳颠倒拎(不会持家)

穿嘴姑娘(搬弄是非)

既怕吃得又怕噎得(犹豫不决)

笃定泰山(定心)

掮湿木梢(上当)

排一排二(一个挨一个)

密密绷绷(多而密)

脱底棺材(败家精)

眼皮急(眼红)

笨屎虫(笨蛋)

雪白滚壮(又白又胖)

搭勿够(够不上)

喇叭腔(事情办糟)

寒毛凛凛(十分害怕)

摇头豁尾(音而)巴(高兴、驯服)

触霉头(倒霉)

榻便宜(沾光)

敲钉转脚(办事谨慎牢靠)

碧波生清(清而洁净)

瞎缠三官经(胡闹)

聪明脸孔实肚肠(模样聪明其实愚笨)

额角头高(运气好)

靠牌头(依仗权势)

嘴硬骨头酥(口气大心里虚)

螺丝壳里做道场(场地小施展不开)

豁翎子(暗示)

嚼白趣(闲谈)

嚼舌根(瞎议论别人)

社会行情

蛇盘马脚越盘越发

一张嘴巴两层皮,翻来翻去都有理

一只碗不响,两只碗叮当

人少好吃饭,人多好做事

人情如逼债,锅子当铁卖

人哄地皮,地哄肚皮

人笨世上练,刀钝石上磨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

儿子像娘,起屋上梁

女儿像老子,莲心笃(煮)枣子

七里缠勒八里,蒲鞋穿勒袜里

九九八十一,算尽又算绝

门不开,户不开,烟囱里偷落八仙台

不要气,只要记

不识相,吃点辣花酱

天无百日雨,人无一世穷

火到猪头烂,功到自然成

公要馄饨婆要面

见人挑担不吃力

只听楼梯响,不见人下来

只管箩里米,不管箩外粞

左手不相信右手

引线(针眼)大的洞,盘篮大的风

各人各福,烂泥菩萨住瓦屋

吃了橘子勿忘记洞庭山

吃家饭,屙野屎

吃勿穷穿勿穷,算计不着一世穷

吃的盐和米,讲的情和理

吃啥饭,当啥心,敲啥木鱼念啥经

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羊肉未吃到,惹得一身骚

百里无轻担

冷勒风里,穷勒债里

冷粥冷饭好吃,冷言冷语难受

拣日不如撞日

杨树叶子掉下来怕打开头

说着风,就扯篷

急性病碰到慢郎中

阎王好见,小鬼难挡

就了田鸡饿煞蛇

眼睛一眨,老鸡变成鸭

困勿着,怨床脚

越吃越馋,越坐越懒,越困越瘫,坐吃山空海要干

江阴强盗无锡贼

猫来富,狗来穷

条目

清不送气塞音

清送气塞音

浊塞音

清擦音

浊擦音

阴次浊

次浊

唇音

p 帮

ph 滂

b 并

f 敷

v 奉

'm 妈

m 明

齿音

ts 精

tsh 清

s 心

z 邪

'l 拉

l 来

舌头音

t 端

th 透

d 定

-

-

'n 那

n 南

舌面音

c 见

ch 溪

j 群

sh 晓

zh 树

'ny 拈

ny 疑

牙音

k 光

kh 框

g 狂

-

-

'ng 嗯

ng 牙

喉音

' 影

-

y 盐

w 黄

h 好

gh 匣

-

-

a 家

ia 写

-

o 沙

io 靴

-

y 斯

-

-

-

i 移

-

-

u 乌

-

iu 遇

ae 爱

uae 怪

au 包

-

iau 萧

-

ou 歌

-

iou 旧

-

ei 狗

uei 悲

-

ie 先

oe 干

ioe 捐

an 梗

uan 横

ian 阳

-

on 东

-

ion 兄

-

en 真

uen 昆

in 清

ah 鸭

uah 刮

iah 脚

eh 黑

ueh 阔

ih 立

oh 读

-

ioh 局

-

r 而文

m 无白

ng 五

Ngou

鹅鹅鹅,

Ngou ngou ngou,

曲项向天歌。

Chioh-ghan shian thie kou,

白毛浮绿水,

Bah-mau vei loh-shiu,

红掌拨清波。

Ghon-jan peh tshin-pu.

声母29个

p巴布兵壁 ph怕票胖泼 b旁伴布拔 m美敏棉木 f夫方武福 v扶坟饭佛

t多丁懂德 th梯透听贴 d同杜定夺 n奴暖南诺 l李柳兰乱

ts再张酒则 tsh超昌宠促 s少山宣雪 z绳船字食 dz查成传直

c居猪朱决 ch劝吹气吃 j求聚瞿杰 ny扭拟牛肉 sh水虚兄血 zh如树序狭

k干公广各 kh看千康扩 g共逛跪轧 ng偶眼熬额

h好灰虎瞎 gh孩效胡王 ?五有爱怨

韵母39个

y试知治耻 i鄙未记西 u布虎乌婆 iu滤须水朱

a家拉价洒 ia也借谢斜 ua娃哇

o瓦巴挂话 io靴

ae街败反斩 uae怪怀惯还

au操包少交 iau表桥绕小

ei悲周岁去 uei会鬼喂块

oe半南扇川 ioe捐玄软拳

eu亩都火数 ieu九就谬刘

ie变千念全

an刚帮浜硬 ian两让香强 uan横光荒王

en本吞森陈 in命丁金巡 uen困昏滚棍

on轰从中重 ion军允兄巾

ah尺法弱杂 iah甲略脚剧 uah滑刮括豁

oh绿各郭国 ioh肉菊缺入

eh脱刻色黑 ueh阔骨忽获

ih别卒力吸

(m)姆呒 (ng')五 (er)儿二尔耳

吴仁宝

吴仁宝,男,汉族,1928年11月17日出生,1954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高级政工师、高级经济师。曾任江阴县委书记、华西村党委书记等职。现任江苏省政协常委、全国小康村研究会会长、中国扶贫开发协会副会长、华西集团公司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江苏省江阴县华西村党委、村委、企业集团总办公室主任。

身为地地道道的江阴人,满口江阴澄东话,甚至是放弃普通话尝试江阴话的吴仁宝是江阴话的代表,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委员长都给他做过“翻译”,把他的江阴话翻译成普通话。

总书记和总理为我当“翻译”

江总书记走了(后),他们说,吴仁宝你不得了,总书记又为你当翻译,这是最高级别了

记:我听说,江泽民总书记和李鹏委员长都给您做过“翻译”。

吴:(笑)那是1992年,我在北京开一个座谈会,我讲话他们听不懂,当时的总理李鹏听得懂,他帮我翻译了。会议结束以后啊,别人来打趣我说,吴仁宝你不得了,总理为你当翻译。(后来)江总书记到华西,我找了个翻译。

记:把您的江阴话翻译成普通话?

吴:对。江总书记说不要翻译,我听得懂你的话。我讲了后江总书记又为我给大家翻译了。江总书记走了(后),他们说,吴仁宝你不得了,总书记又为你当翻译,这是最高级别了。我说呢,我感到非常惭愧,但是又非常高兴。为什么?因为作为我来说,人家都能讲外语,我连国语都不会讲。所以我的水平太低了。反过来说,我又非常高兴,高兴什么呢?看到中央领导为人民服务,我是个农民,语言上有困难,李鹏总理、江总书记为我服务,所以我感到非常高兴啊。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