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段

段( guī) (?189),东汉宦官,“十常侍”之一。十常侍党同伐异,卖官鬻爵,后在“十常侍之乱”中被杀。

段(?189),东汉宦官,与张让赵忠、候览、蹇硕曹节陈旷夏恽郭胜、等十个宦官合称“十常侍”,同属东汉末年“宦官集团”的核心人物,都任职中常侍

段与张让、赵忠等人朋比为奸,党同伐异,横征暴敛,卖官鬻爵,引起了以何进为首的外戚集团的不满。何进谋诛宦官,却不纳曹操陈琳之谏,多结外镇军阀,翘首京师,与袁绍等谋诛宦竖。终于事泄,被宦官集团查知。张让、段等人先下手为强,斩杀何进于嘉德殿前,却也引起了京师的变乱。袁绍等人趁机带兵冲入皇宫,大肆诛杀太监。

洛阳卫军变乱后,段与张让等人劫持少帝刘辩、陈留王刘协出逃,后被杀。

……张让、赵忠、、段、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人朋比为奸,号为“十常侍”。帝尊信张让,呼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

…… 张让等知外兵到,共议曰:“此何进之谋也;我等不先下手,皆灭族矣。”乃先伏刀斧手五十人于长乐宫嘉德门内……

何进昂然直入。至嘉德殿门,张让、段迎出,左右围住,进大惊。让厉声责进曰:“董后何罪,妄以鸩死?国母丧葬,托疾不出!汝本屠沽小辈,我等荐之天子,以致荣贵;不思报效,欲相谋害,汝言我等甚浊,其清者是谁?”进慌急,欲寻出路,宫门尽闭,伏甲齐出,将何进砍为两段。后人有诗叹之曰:汉室倾危天数终,无谋何进作三公。几番不听忠臣谏,难免宫中受剑锋。

让等既杀何进,袁绍久不见进出,乃于宫门外大叫曰:“请将军上车!”让等将何进首级从墙上掷出,宣谕曰:“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袁绍厉声大叫:“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何进部将吴匡,便于青琐门外放起火来。袁术引兵突入宫庭,但见阉官,不论大小,尽皆杀之。袁绍、曹操斩关入内。赵忠、程旷、夏恽郭胜四个被赶至翠花楼前,剁为肉泥。宫中火焰冲天。张让、段、曹节侯览将太后及太子并陈留王劫去内省,从后道走北宫。时卢植弃官未去,见宫中事变,擐甲持戈,立于阁下。遥见段拥逼何后过来,植大呼曰:“段逆贼,安敢劫太后!”段回身便走。太后从窗中跳出,植急救得免。……绍复令军士分头来杀十常侍家属,不分大小,尽皆诛绝,多有无须者误被杀死。曹操一面救灭宫中之火,请何太后权摄大事,遣兵追袭张让等,寻觅少帝

且说张让、段劫拥少帝及陈留王,冒烟突火,连夜奔走至北邙山。约二更时分,后面喊声大举,人马赶至;当前河南中部掾吏闵贡,大呼“逆贼休走!”张让见事急,遂投河而死。帝与陈留王未知虚实,不敢高声,伏于河边乱草之内。军马四散去赶,不知帝之所在。……却说闵贡赶上段,拿住问:“天子何在?”言:“已在半路相失,不知何往。”贡遂杀段,悬头于马项下,分兵四散寻觅;自己却独乘一马。随路追寻,偶至崔毅庄,毅见首级,问之,贡说详细,崔毅引贡见帝,君臣痛哭。贡曰:“国不可一日无君,请陛下还都。”崔毅庄上止有瘦马一匹,备与帝乘。贡与陈留王共乘一马。离庄而行,不到三里,司徒王允,太尉杨彪、左军校尉淳于琼、右军校尉赵萌、后军校尉鲍信中军校尉袁绍,一行人众,数百人马,接着车驾。君臣皆哭。先使人将段首级往京师号令,另换好马与帝及陈留王骑坐,簇帝还京。先是洛阳小儿谣曰:“帝非帝,王非王,千乘万骑走北邙。”至此果应其谶。……

三国演义》载:后张让赵忠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恽郭胜十人朋比为奸,号为“十常侍”。帝尊信张让,

呼为“阿父”。朝政日非,以致天下人心思乱,盗贼蜂起。

十常侍指中国古代东汉(公元25年220年)灵帝时操纵政权的张让、赵忠、夏恽、郭胜、孙璋毕岚栗嵩、高望、张恭韩悝宋典等十二个宦官。他们都任职中常侍

汉灵帝时的宦官集团,人称“十常侍”,其首领是张让和赵忠。他们玩小皇帝于股掌之上,以至灵帝称“张常侍是我父,赵常侍是我母”。十常侍自己横征暴敛,卖官鬻爵,他们的父兄子弟遍布天下,横行乡里,祸害百姓,无官敢管。人民不堪剥削、压迫,纷纷起来反抗。当时一些比较清醒的官吏,已看出宦官集团的黑暗腐败,导致大规模农民起义的形势。郎中张钧在给皇帝的奏章中明白指出,黄巾起义是外戚宦官专权逼出来的,他说:“张角所以能兴兵作乱,万人所以乐附之者,其源皆由十常侍多放父兄、子弟、婚宗、宾客典据州郡,辜确财利,侵略百姓,百姓之怨无所告诉,故谋议不轨,聚为‘盗贼’。”

后十常侍被袁绍所诛。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