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武田胜赖(日本战国时期的人物)

武田胜赖(日本战国时期的人物)

武田胜赖(1546年-1582年4月3日),原名诹访四郎胜赖,为日本战国时代武田氏的家督辅佐人。武田胜赖为武田信玄与其侧室诹访御料人(湖衣姬)所生,为武田信玄的四男。

早年被武田信玄过继到诹访家,而成为诹访家家督。武田信玄死后以“阵代”之身份掌控武田氏。武田胜赖不断地扩大领土,也因此与稳重的老臣不断有所冲突。武田胜赖也一直有上京都一争天下人的野心,首先于天正二年(1574年)攻下织田氏的明智城,并且于天正三年(1575年)攻击织田信长的盟友德川家康;但是在长之战中,织田信长的军队巧妙利用新武器火绳枪,而打败武田胜赖。武田家的军队死伤达七千人,受到极大的打击。经过长之战后,武田家急速衰弱,虽然最后与上杉氏以及北条氏结成同盟,于天正九年(1581年)再度进攻德川氏,但是其中不少老臣最后也叛离了武田胜赖。而武田胜赖以筑新府城为名向领地内新征赋税,导致武田家的大将木曾义昌也叛离武田胜赖。

武田胜赖为讨伐木曾义昌而再度举兵,但是这时连穴山信君也投靠德川家;最后武田胜赖由于小山田信茂的背叛,天正十年(1582年)与嫡男武田信胜等人于天目山自杀身亡,得年37岁,武田家也到此灭亡。

武田胜赖为武田信玄与其侧室诹访赖重的女儿诹访御料人所生,为武田信玄的四子。由于信玄的妹妹武田祢祢与诹访赖重所生的儿子寅王丸夭折,永禄五年(1562),胜赖进入高远城改姓诹访氏继承诹访家,名为诹访四郎胜赖。永禄八年(1565),娶织田信长的养女远山氏(苗木城主远山勘太郎的女儿,信长的侄女)为妻。

永禄十年(1567)11月,生下嫡子信胜后,远山氏死于难产。永禄十年10月,信玄幽禁中的长子武田义信自杀死于东光寺。因次子海野信亲为盲人,三子早逝,而后面的儿子们又都已过继给他人,所以武田信玄便将四子胜赖重新召回,立为继承人。虽然在甲阳军鉴里面声称所以武田信玄是认孙儿信胜为养子(就是立嫡),在信胜成年之前,以胜赖担任“阵代”。但实际上考证文书,武田胜赖应是正式的家督继承人。元龟元年(1569)3月,胜赖离开高远城回到甲府,复名为武田四郎胜赖,其后追随信玄进攻骏河、相模各地屡立战功,成为军中勇将。

天正元年(1573),信玄病逝,武田胜赖遂继承当主之位。信玄遗命三年内不发丧,不随意征战。家康、谦信等探知信玄死讯后,做了多方试探。九月,家康夺回长筱城,委任奥平信昌为城主,并将女儿龟姬许配之以示器重。为了报复,胜赖进攻东美浓诸城,并占领远江要冲高天神城。此时的武田家势力一度超过信玄时代,然而胜赖刚愎自用,一味信任近臣迹部胜资和长坂长闲,也因此与信玄时代稳重的宿老不断发生冲突,家内不稳,埋下了失败的种子。在江户时代的通说中,武田胜赖是有蛮勇之人,作战时常常亲陷战阵,让自己的周边不断成为战场,然而胜赖毕竟只是个猛将,而不是像他父亲一样的名将。尽管如此,武田胜赖依然得到了来自织田信长的高度评价:“胜、信玄にまして、油断ならず”(胜胜于信玄,不可大意)

武田胜赖也一直有上洛一争天下的野心,首先在天正二年(1574)攻下织田家的明智城,并于天正三年(1575)出兵攻击织田信长的盟友德川家奥平信昌据守的长筱城

其实在三方原之战后,武田家即陷入于织田、德川和北条这些强大势力所组成的“武田包围网”之中,处境十分尴尬。而武田家和织田家的实力也在严重分化:织田家的经济基础是商业,而武田家的经济基础是农业和矿业;商业的增长是资金的积累,而农业的增长是要靠领土的增加,加上信玄时代引以为豪的甲州金山的金矿储量不断减少,武田家不对外扩张的话,也就只有等着被织田和德川蚕食。胜赖并不是那种甘愿坐以待毙的君主,唯一的出路就是先吞并当时实力最弱的德川家的三河、远江地区,然后再寻找机会和织田信长一决高下。胜赖特意选择了在梅雨季节出兵,就是为了限制织田家铁炮的使用,但这个决定需要付出代价:武田家的军队主要由农耕兵组成,而当时正处于农繁期,武田家的募兵工作受到很大的影响,只招募到15000人(三方原时信玄共出动45000人);织田家已经实行了兵农分离,军队由农民家中的二子、三子组成的佣兵为主体,并经常进行训练,其动员力和作战力自然不是武田家可比的,加上长岛一向众被镇压后,此时没有后顾之忧的信长要调兵遣将,已不像三方原时的捉襟见肘了。

5月14日,胜赖领军从甲府出发。5月30日,在医王寺山设立本营,6月15日,在攻打吉田城后向长城进军。6月16日,攻城战开始。6月19日,武田军包围长城,攻打野牛门。6月20日,攻打长城西隅。6月21日,攻落长城城郭,信昌和500士兵坚守不降。6月22日,再次攻打野牛门,至此一切都在胜赖的掌握之中。6月27日,信长亲率与德川家康的联合援军35000人在设乐原布阵,胜赖在得到消息后,留下3000人继续攻打长城,自己带领其余军队回王寺山本营。6月28日,胜赖本营移至设乐原的オノ神丘,想在织田、德川联军立足未稳时给予致命打击。与此同时,织田、德川联军迅速在阵的两侧设起防马栅,酒井忠次率4000人奇袭队向鸢巢山砦进发。6月29日5时,武田胜赖鲁莽冲动不听老臣劝告,决定出击进行决战,然而等待他们的是织田家的新武器3000支国友铁炮。武田精锐骑马军团死伤达七千人,几乎全军覆没。胜赖逃回信浓,而武田家老臣名将大部份都抱定了战死的决心,山县昌景内藤昌丰马场信房土屋昌次真田信纲真田昌辉等大将战死。11月21日信长夺回美浓岩村城秋山信友被杀,武田家受到极大的打击。

长之战后,武田家急速衰弱,此后武田胜赖致力于国力的恢复。天正五年(1577),胜赖娶北条氏政的妹妹为妻,与北条结成同盟。但天正六年(1578),上杉谦信猝死,上杉家发生“御馆之乱”,谦信的外甥上杉景胜和北条家来的养子上杉景虎争夺继承权。氏政请胜赖出兵相救自己的弟弟景虎,而景胜则以黄金一万两、割让一部分土地、娶胜赖的妹妹为妻建立姻亲等条件与胜赖结为同盟,加上德川家康进攻远江的武田家领地,使胜赖决定居中调停景胜跟景虎争端。

然而在武田军撤出越後时,上杉景胜旋即毁约出兵,景虎兵败自杀,景胜获胜,也使甲相同盟解体,武田胜赖遂与上杉景胜维持同盟,和织田、北条家开战。胜赖收纳上杉景虎派在上野的将领北条高广,扩大在上野的影响力,并且在天正七年(1579)七月派武田信丰攻下武藏广木城,跟北条氏政在黄濑川对峙。天正八年(1580),武田胜赖在三月于伊豆冲海战击破北条水军,六月时命令真田昌幸夺下北条家的沼田城并消灭了沼田氏,武田胜赖也拿下了膳城、大胡城、山上城、伊势崎城,还让真田昌幸在几年间攻下中山、尻高、 小川、名胡桃、沼田等城池,在八月时和北条氏政在伊豆对峙,天正九年(1581)十月策反北条家的伊豆户仓城主笠原氏。

然而武田家对德川、织田家的战事却不甚顺利。天正八年(1580),德川军经过三个月激战,夺回高天神城,守将冈部元信本已取得武田胜赖的首肯而决定暂时投降,不料在织田信长授意下,德川家康故意拒降,使武田胜赖的威信受到重创。

天正八年(1580),德川军经过三个月激战,夺回高天神城。为防备信长、德川、北条的进攻,武田胜赖令兄弟仁科盛信移居至高远城。天正九年(1580)12月,胜赖移居至新建的新府城,并以建筑新府城为名,向领地内新征赋税,此举导致武田家凝聚力尽失,人心浮动,不少老臣最后也叛离了胜赖。

天正十年(1582)1月,信长策反了胜赖的妹婿木曾城的大将木曾义昌,打开了信浓甲府的门户,武田胜赖为讨伐木曾义昌而再度举兵;2月1日,胜赖率军2万从甲府出发平;12日,信长集中大军,命长子织田信忠自歧阜城出兵;21日,骏府的穴山梅雪倒戈并投靠德川家,家康向甲斐进发。武田军在鸟居峡被木曾义昌击败,随后松尾城的小笠原信领反叛,饭田城主保科正直放弃了城池逃往高远城,听闻饭田城沦陷的武田信廉战意顿失,亦自大岛城出逃。2月18日,德川家康自滨松城出发进入挂川城,包围了依田信蕃据守的田中城,并遣使劝降,依田信蕃于是开城,三枚桥城、兴国寺城等骏河城池也在武田家灭亡後归于德川家。北条氏政则派遣先锋进入相模甲斐边境的小佛岭与御坂岭,并在2月下旬进攻骏河东部。2月28日,北条军攻陷了武田在骏河、伊豆边境的户仓城,接著在3月攻陷了位於沼津及吉原的泉头城等地方。上野方面,北条氏邦对厩桥城的北条高广持续施压,并威胁到真田昌幸的领地。胜赖节节败退,回到新府时只剩下千余人。

29日,在信领引导下,德川信忠军包围了高远城,途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信忠宣布解除与武田松之间的婚约,并要仁科盛信投降,却没得到回应。3月2日,信忠军破城,甲斐国内骚动。武田胜赖拒绝真田氏的邀请,于3月3日放弃新府,投奔小山田信茂的岩殿城,织田德川军紧紧追赶。不料最后信茂也反叛胜赖,胜赖一行转往上野,部下相继逃散;11日,众叛亲离的武田胜赖,于天目山田野与妻子及嫡男武田信胜等人一起自杀身亡,享年三十七岁,名族甲斐武田氏嫡系到此灭亡。

后由信玄次女见性院德川幕府二代将军秀忠推荐,由信玄次男海野信亲之子武田信道继承武田氏,甲斐武田传承着清和源氏正宗之名再兴于相模伊豆,信道曾孙武田信明后转封大和郡山国。现甲斐武田家主名为武田英信。

天正二年(1574)攻下织田家东美浓明智城等18座支城。 攻城 胜

天正二年六月 攻克德川远江高天神城。 攻城 胜

天正三年 进攻德川家奥平信昌据守的长筱城。 攻城 负

天正三年6月 与织田德川联军对阵于设乐原,长筱会战爆发 野战 负

天正七年六月 命令真田昌幸夺下北条家的沼田城并消灭了沼田氏,武田胜赖自己领军攻下下膳城、大胡城、山上城、伊势崎城。用计 野战 胜

天正七年九月 武田胜赖联同里见、佐竹等反北条势力作反包围(静冈县史所收《纪伊国古文书》)。北条没有行动下,胜赖便在同月下旬于江尻把家康打退。 野战 胜

天正七年七月 派武田信丰攻下武藏广木城,跟北条氏政在黄濑川对峙。用计 胜

天正八年四月,胜赖与氏政之间在三岛所打的伊豆冲海战,以武田水军的胜利结束(《静冈县史》。 海战 胜

天正九年十月 策反北条家的伊豆户仓城主笠原氏。用计 胜

天正十年二月 武田胜赖讨伐木曾义昌,在鸟居峡被木曾义昌击败。 野战 负

天正十年(1582年)信长下达甲府讨伐令,织田德川木曾北条等总势17万余兵力同时发动进攻甲府,武田胜赖于天目山自杀。 防御 负

武田胜赖并不是一个庸才。其武田晴信留下一个外交信誉糟糕,内部家臣人心惶惶的武田家,他也曾力挽狂澜。试图通过战争重整一门众的士气,提高自己的威望。

一直以来,胜赖被认为是武田灭亡的主要原因。其理由有二:一是长筱会战的惨败;一是在上杉家御馆之乱中的立场。但相反的观点是,在这两件事中,胜赖的选择虽然不是最佳的,但并没有错。

长筱之战,表面上是武田家由盛转衰的转折点。事实上,这是武田家由盛转衰的结果,而非原因。真正导致武田家衰落的其实是两个原因:第一是甲州金矿的枯竭,第二是内部的权力斗争。

作为胜赖来说,他并不是武田家的家督,而仅仅是武田家的家督监护人,类似于毛利兴元之子夭折前,毛利元就的地位。而胜赖显然是不满足于这种地位的,但他没有自立的可能,原因是武田二十四将没有一个是他自己的家臣。对四名臣等重臣来说,先君的一纸遗言,比他胜赖的一百条命令都大。在这种情况下,胜赖信任迹部、长坂等近臣,也就完全符合情理了。

而唯一能够确立自己在武田家的地位的,只有武勋。事实上,正是因为攻陷了远江高天神城,胜赖才有足够的威信动员众老臣进行一场大规模的远征。指责胜赖在这场远征中的无谋表现是不公平的,毕竟存在一个客观因素,就是甲斐金矿的枯竭。

我曾在另一篇文章中提到过,就地缘政治学观点来看,武田家的综合国力其实与他的大国地位极不相称。信玄时代的强大,很大程度上有赖于甲斐的金矿,而信玄公所取得的一系列胜利,事实上已使国力处于透支状态,对人口稀少的甲信来说,为胜利而损失的精壮劳动力是过于巨大的代价,对生产力的破坏更是无可挽回的损失。信玄公说的好:“人就是堤防,人就是城墙。”而武田家缺少的正是人。因此,在人口因战争锐减,生产力因之大受影响的情况下,甲州金矿的枯竭,无疑是致命的打击。而企图通过内向的积累来恢复国力,则就不是三五年就做的到的了。

与之相对,织田家的实力却在与日俱增。在这种情况下,向织田发动远征,很大程度上是在以攻为守,将战场引向敌占区。选在农忙季节出兵,事实上是企图通过小规模精锐部队对织田领地进行骚扰,破坏对方的生产力,同时为后方生产力的恢复赢得时间。长筱会战的惨败,无疑是过于沉重的代价。但事实上恢复国力的战略意图却已经初具成效。胜赖能在武田名将十去七八的情况下对北条家屡战屡胜,除了证明胜赖有相当的军事才能之外,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这种成效。

无疑,在长筱战场上,胜赖刚愎、粗暴的一面暴露无遗。但这也不过是胜赖对众老臣积怨的总爆发。对武田家来说,众名将的死去有利也有弊。总的来说,利大于弊。至少,胜赖的地位得以巩固,从而避免了武田家的政权危机。不然的话,很难说信虎、信玄时代,家臣对主君权威的挑战不会重演。

决定国家兴亡的因素不是英雄名将的多少,而是生产力和政权的稳定性。

经历了长筱之败,武田胜赖痛定思痛,开始实施武田家恢复计划。首先,他更注重组建忠于自己的家臣团。家臣团的组建行动早在长筱会战前就开始了,可以说长筱会战时武田胜赖贸然出兵和他们也有一定关系。其次,武田胜赖决定让军备近代化。在他写给家臣的《军设定书》中,他在家臣必备装备中首条就写上了“铁炮”“弹药300发”等语。由此,他开始了武田军团的改革。但是这一改革需要耗费巨额的资金,而这对于此时的武田家来说确实是难以承受的。对此,武田胜赖也展现了其卓越的政治手腕。他把商人收编为家臣,利用商人为自己筹款,这在当时是极具新意且高明的手段。随着这一策略的实施,武田家的军备近代化开始步入正轨。1577年,一位意想不到的使者来到武田胜赖面前。据《甲阳军鉴》介绍,这位使者言“过去のことは水に流し、和睦を结びたい”(“愿过往之事付诸流水,结和睦之谊”)。使者是织田信长的同盟使者。此时的织田家深陷包围网之中,同时与足利义昭毛利辉元本愿寺上杉谦信对峙,情势极其危险,因此,织田方面希望能与武田修好并提出了优渥条件:灭上杉之后其领土由武田任意处置。面对这一条件,武田胜赖考虑再三,拒绝了织田的请求。同时,为了巩固织田包围网,武田胜赖迎娶了关东有力大名北条氏政的妹妹,强化了同盟关系。

有人认为胜赖在御馆之乱中的选择是错误的。撤军留下上杉景虎不管,代价是得罪了北条。假如不从御馆撤退,则上杉、北条、武田联手,必能遏制织田东进。

这一立论的错误在于过于理想化。是的,假如武田和北条一起坚持支持景虎,则或许景虎可以打败景胜。但如此一来,上杉家等于成为了北条的分家。在这种情况下,武田家等于处在织田、北条两大势力的包围中了。

事实上,武田和北条的同盟从来就不是对等的同盟,一直以来,武田对北条处于半支配状态,比较接近织田与德川的关系。然而,假如北条家通过景虎顺利支配了上杉家,双方势力对比则将完全改变,武田家反而将成为北条的附庸,成为北条家抵抗织田的屏藩。这种状况是胜赖绝对无法接受的。

更何况,长筱之败后,武田已失去了与织田争锋的可能。而困守贫瘠的甲信,无异于坐以待毙。当此情势,武田家向东方扩张,乃势所必然。乘势得到上杉景胜这个盟友,对武田家来说,简直就是意外之喜。

因此,胜赖在御馆之乱中的决策,高明得有些出人意料。这足以显示胜赖在战略上的才能犹在战术之上。

评:1578年,御馆之乱发生。虽然谦信公在世时曾希望将“关东管领”传给他,但并没有考虑授予其实权。北条、上杉结仇三代 (即宪政、谦信、景胜)。景虎名为养子实为人质(1571年10月3日生父氏康去世,景虎没有回到小田原吊唁)在这种情况下,很难在家中建立牢固的势力。如果不依靠外力,则很难夺取家督的位置,但最先到来的援军不是本家北条而是武田胜赖,可外援在捞足好处后就撤军,而在此期间北条则按兵不动,直至武田撤退后方出征,但没能赶到战场,战争就已结束。

如果仔细分析,这里胜赖颇有骑虎之势,上杉方虽处内乱,但其实力依然不弱,虽然在5月29日出兵进入上杉放领地,但直至8月底北条方都不曾出兵,直到9月初北条知晓武田撤军后才开始进攻上杉,可见北条方本就不看好景虎,而更希望能从中渔利。

如果说从战略考虑,那么胜赖最好的处理方法是从中斡旋,结成上杉、北条、武田同盟无疑是上上之选。北条氏康时代,北条氏实际并不强大,信玄、谦信都曾一度杀到北条居城小田原城下,因此在上杉与武田两家中纵横捭阖全力压制关东是北条家的国策。但到氏政时代,北条家在关东的地位已经坚若磐石,关东八州十有六七。而武田、上杉同时面对织田东进的强大压力,上杉军因为内乱而无暇他顾,能登国沦陷,越中国失利,败报如雪片飞向后方。而武田又遭受长筱惨败,也无力发动大规模战争,从后来天正七年到天正九年对北条的战争中取得连串的胜利,就可以清楚看出,胜赖所得下膳城、大胡城、等城皆在上野国内,那里是北条家最偏远的领地,夺下此城唯一目的仅是为了稳固武田在上野国的地位,但武田家在面对织田的压力时,根本没有余力长期保有上野国,在伊豆的战事又无法扩大战果,反复争夺一城一地完全是在浪费兵力。本着唇亡齿寒的道理,三方同盟蓄养国力才是最明智的做法。

而对上杉家的态度,胜赖的表现也是意味深长,到织田家兵临城下时,面对上杉景胜的援助,胜赖却回书婉拒,到死胜赖都没指望上杉这盟友能为他做什么。

武田胜赖在长会战中为织田、德川联合军所败之后,多少是被迫退出了历史的前台,成了大家“割爱”的对象。从战败之后到武田家灭亡的七年中又为何没有东山再起呢?这并不是因为他在这七年中意气消沉。这次让笔者来描述一下这七年间胜赖的故事《元气依然!长战败后的四郎》。

在越后的上杉谦信突然死去之后,他的两个养子上杉景虎(北条氏政之弟)和上杉景胜为了继承领地起了纷争。最初胜赖与同盟者北条氏政互相呼应,援助景虎。在这个时候,西方的织田、德川两家还不曾有什么欲对武田不利的迹象,胜赖可能也已经巩固了越后府中的统治。估计他是想完成父亲信玄一生没有达到的夙愿吞并越后的上杉领地!

然而,虽然胜赖积极地攻入越后国境,可是作为同盟者的北条氏政却在观察形势,举棋不定。氏政恐怕是想让胜赖和上杉交战,而他自己则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正在这个时候,上杉景胜提出了议和,以割让东上野为条件要求胜赖收兵。胜赖接受了这个条件,停止了对越后的进攻。在进驻上杉氏割让的东上野的时候,胜赖完成了生涯最辉煌的战例膳城之“素肌攻略”。

所谓的“素肌攻略”,并不是说武田军光着身子把军旗摇得哗哗作响一往无前。“素肌”是指不穿甲胄的轻装状态。为什么要着轻装呢?无非是为了行动方便,其实在一般情况下都是因为发现攻击目标的守备要比想象中牢固,不得不中途停止攻击,为了便于逃命,只得立刻脱下身上的重铠甲后撤,以求保存有生力量。

当时的情况是,守城方在武田军准备暂时撤退的时候向武田阵发起了攻击,没想到武田军战力这么强,反而给他们反过来掩杀,一直冲到了城门口。武田信丰见到如此情形,满怀豪气向胜赖进言:“就这样一口气攻城吧!”由于胜赖在以前曾经谈起过:“父亲信玄一生中也没有轻装攻城的战例,多少有些无谋。”这时候家中的猛将土屋三等人杀得兴起,根本也就没有阻止他们的时间,一会儿工夫就把城攻了下来。

史书这样评价:如此的攻城战,在信玄的时代是没有先例的。大概也就只有勇猛的武田军能够做到吧!后来有了精工细作的贴身盔甲,但不知道有没有用“谁都能够轻易发动素肌攻略”这样的言语来为自己的产品造势……“我是裸露的……”在战场上用这种身体语言来表达对敌人的轻蔑也是有的。(《勇敢之心》里是露屁股,想来中国的古战例也是有类似情况的)从现存的贴身盔甲来看,都是在外形上模仿人的肚子,简直就象是实验室里的标本。

这样的把城攻了下来也不是胜赖所命令的,但在当时,家臣的行为也就是当家的行为。事实上也不过是有一部分已脱下重甲的将士参与了击溃敌军的作战。当然,在众人口碑之下“素肌攻略”也就作为了胜赖的经典战例传遍了关东各地。尽管这仅仅是个小城,长之战之后的新武田军在为自己脸上贴金的时候,总是屡屡提起这个战例。在《武田三代军记》里有如下记载:是时,胜赖之威名因此战而得以远扬远邦近邻。甲州旧士,诸方豪族无不以此为美谈。

可能胜赖也是因为同样的不知天高地厚,才会在长合战中狂妄地说出“踏破一个马防栅又不是什么难事”这种话。

评:这只能称是回光返照,纪律是一支军队的灵魂,在这样一场小规模的战役中,依然会对全局失去控制,足见武田军队素质的弱化。对方是没有背景的地头势力,胜利实属侥幸,将这种胜利加以宣传,足见武田已经衰落。胜赖统治甲斐信浓9年,众叛亲离,织田军2个月之内灭亡武田。此等战力很难与信玄时代武田军团联想起来。

此间还有一件趣事,胜赖自己也遭受过“裸身攻击”。天正九年三月,胜赖在志摩温泉(现在是甲斐山梨汤村的温泉)为一群信州小池村的农民“裸身攻击”。事情是这样的:

小池村的居民向来都是在邻近的内田山割草的。然而这一次,内田山的领主桃井将监立起了“禁止进入”的牌子。在那个时候,桃井没有得到胜赖多少赏赐,手头比较紧,于是就拿小池村的居民开刀。本来小池村的居民在他的领地里免费割草是很久以前就约定成俗的事,可现在突然要收什么“进山费”,对小池村的居民来说当然是件关乎生计的大事。于是,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小池村的居民提起了诉讼,要求府中进行裁决。但是双方的主张就象是平行线一样,几乎就没有达成一致的可能。小池村村民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决定向胜赖直述他们所遭受的的不公平待遇。如果是在江户时代,那么这种行为是不合法的,会受到严惩。但在战国时代,领主和农民之间的还是比较亲密的,因此这些村民倒也是老实不客气的冲进了胜赖的澡堂。

想象一下当时的情形:

武田胜赖:“喂!喂!你们这帮家伙要干什么?!!”(赶紧将毛巾遮在身前,后退几步)

小池村民:“殿下!请准许我们去内田山割草吧!”

武田胜赖:“啊……啊……去那里吧!”

小池村民:“那么请和内田山的领主打一声招呼吧!”

武田胜赖:“嗯……坏了,我毛巾要掉了……”

这事发生在武田家灭亡前一年左右的时候。想象一下当时的情形,胜赖在听到村民的哭诉之后说:“连这种事都做得出来!灭了他!……”,一定会觉得胜赖很酷吧!

评:因手边资料匮乏,所以无法考证此故事的出处,但如果确有其事,那简直无法想象(注:此处为贬义),原因是长筱之战是天正三年的事,此事是战役六年后,也是武田家灭亡前一年,这段时间是武田家最困难的时期,财政的困难势必导致税收的增加,但增加税收又导致地头领主的利益受损,在此情况下苛捐杂税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因此胜赖自己才是这件事的元凶,而面对村民的请求,拒绝的话是得罪村民,同意的话是再次得罪领主;如果拒绝,那谁能保证失望的村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同意,那是被村民胁迫做出让步,将被家中反对派所诟病。因此这绝对不是什么可以称赞的美事。

此公理论新颖,述长筱之战颇合实际,但对战后事态分析欠缺考量,事实上长筱之战对武田家乃元气大伤,虽赤备近乎全灭,但武田家根基犹在,不过在甲州征伐中武田胜赖的一系列错误方针才导致了武田氏的衰亡,对内重用亲信排挤老臣,对外四面出击,争取那无意义的胜利而空耗国力,结果面对织田之总攻两个月而断百年之家业,实在是难辞其咎。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