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樊钟秀(民国国民党军人)

樊钟秀(民国国民党军人)

樊钟秀(1888-1930),字醒民,河南宝丰县城西夏庄人。少年时拜少林寺和尚为师,后在宜川家乡组织武装,抗击官匪。

1923年樊钟秀被孙中山任为豫军讨贼军总司令、建国豫军总司令。次年被选为国民党第一届候补中央监察委员。1926年率部参加北伐战争,在南阳、邓县一带追击吴佩孚。1928年冬,因对蒋介石不满,被迫通电下野旅居上海。1930年率旧部参加阎锡山冯玉祥的联合讨蒋战争,曾拒绝蒋的重金收买,坚持反蒋。同年5月23日,在视察阵地回许昌司令部时,遭蒋军飞机轰炸,重伤致死。

从草莽英雄到革命斗士

樊钟秀,河南老汝州宝丰县人,自幼拜少林恒林大和尚为师,练就一身武功。由于居家多次遭受土匪的欺压,年少胆大的他带领好友直端土匪的老窝,并组织起自己的队伍,活跃在北方一带;后受革命党人刘觉民等人影响,认清局势,投奔在广州的孙中山,并多次解救中山先生于危难之中。

在孙中山的领导下,樊钟秀为革命东征西讨,立下汗马功劳,多次得到孙中山的表彰。中山先生逝世后,他首称中山先生为国父,得到全国响应。在“五卅”运动中,他真诚拥护革命群众,反对帝国主义;在北伐期间,他率军队配合国民革命军打击各派军阀;在中原大战时,他不受蒋介石收买,毅然反蒋,不失为一个革命斗士。

樊钟秀(18881930),河南省宝丰县大营镇夏庄村人。自幼入私塾读书,14岁上少林寺习武三年。1911年冬,应参加武昌起义的少林拳友李亚东等邀请抵鄂,得识黄兴等民党首领。1912年初被鄂督黎元洪任命为北伐左翼先遣军副司令,率五营之众杀回河南,连克新野、邓州、南阳诸城。出生在豫东的袁世凯,不容他家祖茔之侧有革命党人活动,派其表弟张镇芳为河南督军回豫镇压。张用收编、遣散的办法瓦解了先遣军,并严令缉拿樊钟秀等,樊遂潜回宝丰老家。为避官府缉捕和土匪勒诈,樊举家西迁,来到陕西黄龙山区。这里匪患更甚,樊家不得不三移住地。最后刚在西盘头落脚,便遭一黄姓匪霸欺凌。樊钟秀忍无可忍,召来好友郭金榜等,乘夜上山,刀劈匪首黄彪。接着,又带人南下澄城,灭了冯原镇民团,击毙团总刘昭乙;回师黄龙,又端了清明山民团的窝,枪杀队长郭玉山。消息接连传出,樊钟秀名声大振。他被视为护境保民的英雄,许多绿林(聚集山林反抗封建统治、诛锄恶霸土豪的武装力量)、“刀客”(清末陕东民间秘密武装,因成员经常佩带长约三尺、宽约二寸的“关山刀子”而得名)慕名前来投奔,半年时间就聚集了百余人枪。在土匪、民团不敢再胡作非为以后,樊将目标对准官府衙门,曾两破宜川、奇袭宜君,整得省督署向这些县派不出知事官员。杀人如麻的陕督陆建章,先派其子陆承武的把兄弟商震带一个正规团去征“剿”,商怕折了自己的老本缩在延安不敢出战;陆又改变策略,想拉拢、收编。就在这时,1915年隆冬的一天,陕北革命党人惠又光来到黄龙山,向樊讲述陆建章与袁世凯的历史渊源、陆督陕后的累累罪行和陕人“反袁逐陆”的形势,告诫他万不可助纣为虐。樊钟秀茅塞顿开,庆幸自己没有误上贼船,当即向惠表示:决不做袁、陆二贼帮凶。他说到做到,亲拟讨袁檄文,通电全国,表明立场。不久,他接受陈树藩派来的说客、宝丰同乡阎锡民的建议,派兵切断了西安到延安的交通,逼得商震率部东渡黄河投靠了阎锡山,为逐陆立下了功劳。

1916年6月,陈树藩接替陆建章督陕,随即投靠北洋军阀。民党人士胡景翼、郭坚、曹世英等起兵反陈,树起陕西靖国军旗帜。是年冬,陈复派阎锡民去陕北说樊,樊因不了解实情,接受了陈的改编,并奉命南下,与陈部曾继贤合兵一起,攻打靖国军基地三原,失败后退守泾阳。曹世英曾派人与樊密约里应外合夺取泾阳,后因联络失误而未果。不久,胡景翼部张义安等率队攻打西安,陈树藩急调樊部救援。初时,樊部驻西安城内东大街,后移城西南之鱼化寨、甘家寨、木塔寨一带,与张义安部对垒。一天,张义安率所部乘夜攻进鱼化寨,解除了樊部一个连的武装,又派人面见樊,促其起义。樊对陈树藩附逆北京政府早已不满,遂决定脱离陈树藩,树起靖国军旗帜。张义安把收缴的武器返还,双方约定息兵,樊部开赴商州一带整顿,待机出击。

1918年8月,于右任应邀归陕,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编靖国军为六路,樊为第二路司令。陈树藩为了对付日益强大的靖国军,一边向北京政府求援,一边以“陕西省长”为诱饵,邀刘镇华率镇嵩军入陕相助。

同年四五月间,樊得悉陈树藩在保定训练的一个旅进驻潼关,遂接受惠又光的建议,突袭潼关,将陈军击溃,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三天后仍撤回商南。次年6月,樊部进驻蓝田,一度奔袭西安灞桥,击溃陈军一个团,打伤旅长一名;旋又进击驻零口的刘镇华部。此后,樊部西走大王镇,进击户县、周至。陈树藩遣刘镇华率所部镇嵩军全线出击,樊撤至周至城内固守。这时,北京政府为支援陈军,调集奉、直、晋、甘、川、鄂等省军队数万人,从东、西、南、北四面进入陕西。靖国军各路自顾不暇,无法援助樊部,樊在靖国军副总司令张钫协助下苦撑53天,终因粮弹不济,被迫于1919年1月突围退到凤翔,与第一路郭坚部及援助陕西的云南靖国军第八军叶荃部汇合。不久,樊以转战经年,军民疲惫已极为由,与郭坚一起,同驻凤翔、岐山一带的援陈奉军许兰洲部商议,接受奉军改编,樊任第一支队司令;不愿接受改编的滇军第八军开赴耀县,与靖国军其他各路会合。至此,靖国军第一、二两路与陈军罢兵息战,陕西西部的战火暂时告息。

勇抗土匪欺压,崛起于草莽之中

樊钟秀,字醒民,生于1888年,兄弟4人,他排行第二,故有“樊老二”之称。父名道隆,清末庠生,以教书、行医为业,家中有地85亩,自己耕种。钟秀自幼随父入私塾读书,但厌恶八股,因为崇尚古代的侠义之士,他13岁时逃学到少林寺,拜恒林大和尚为师,学习武艺,练就了一身武功。

1911年,樊钟秀应同学徐万年(武昌起义的炮队代表)的邀请,到武汉参加豫军总司令李亚东组织的北伐军;后北伐军失败,遭到通缉,樊钟秀便跑回家乡躲避。但家乡同样不安宁,清朝末年政治黑暗,贪官污吏横行不法,再加上豫西年年荒旱歉收、民不聊生。1913年的一天,当地的土匪头子牛天祥到各家勒索金银,樊家也难逃厄运。土匪宣称,樊钟秀家必须在3天内送上白银300两,否则杀其全家。樊家被逼无奈,只好忍气吞声卖掉粮食和家产,换成银子送给土匪。可是事过不久,土匪头子又得知樊钟秀的妹妹长得好看,传下话来,要樊家将其送上山寨做压寨夫人。樊家一家老少闻此消息,决定逃离家乡,于是约同几家亲戚逃到陕西省洛川县霍家沟,开荒种地谋生。

可是,这里也不是世外桃源。自清朝咸丰、同治年间农民起义军捻军与清军长期征战之后,陕北因人口稀少、田地荒芜,所以不少河南、山西一带的逃荒农民便以陕北为目的地。这些逃荒的人到达陕北以后,自力更生、披荆斩棘进行开荒。即使这样,官府还不放过这些逃荒的农民,制定了不少剥削制度,如逼迫客民(即外来开荒者)缴纳开生荒(即以前无人耕种过的土地)或开无主的熟荒的课税。再加上衙役和地方豪强劣绅的敲诈勒索、排挤压迫,这些开荒者受尽了歧视和欺侮。樊钟秀一家同其他的客户们一道过着这种煎熬的日子。好在樊钟秀兄弟俩都是种地的好手,使得樊家一家免受饥饿之苦。

洛川县城紧靠山脉起伏、峰峦叠嶂的黄龙山。黄龙山面积达四五百里,山中水源充足、树木茂密,是个农业生产的好地方,但也是土匪出没隐藏之地。

1914年春,有一土匪头黄某(人称黄大爷)得知刚迁来的樊家客户有位美貌的女子,于是心生歹意,差人通知樊家限期送人到山上做压寨夫人,否则就要杀人烧庄。樊家老少再一次感到绝望,天下之大,竟然没有樊家容身之地。樊钟秀陷入了绝望,遂下定决心要上山与土匪拼个你死我活。他约集了自己的几个兄弟以及从河南来的郭金榜、徐老毛、马水旺等5位知心的朋友,先将妹妹收藏在别人家里,然后持刀带棒上山。恰好上山路上碰到4个土匪,便将其打死,缴获了几枝枪,并得知大部分土匪已经下山,只有几个土匪头子在山上,他们乘机上山将留在山上的土匪头子一窝端,全部杀死,又缴获了一部分武器。树倒猢狲散,这股土匪垮掉了,樊钟秀为当地群众除了一大害。消息传开以后,樊钟秀成了当地客户所景仰的英雄人物,人们一致拥护他组织自卫武装。

樊钟秀所带领的自卫武装,最初只有20多个人,武器就是杀土匪时所缴获的枪支、大刀。不料昏庸的洛川县府得知消息后,为防止民众造反,马上派人通知樊钟秀,让他交出得到的枪支、马匹和财物,还要樊钟秀等5人去县府认罪。县府是非颠倒、黑白不分的行为激起群众的不满,樊钟秀借此机会扩大自卫武装,拒绝了官府的要求,并击败附近的地主民团武力。不久,樊钟秀又得知洛川县衙从汉阳兵工厂买来30枝步枪,正在运回来的路上。樊钟秀听到此消息后,毫不犹豫地组织人马将武器截获,装备了自己。有了武器之后,他的人马很快发展到200多人,成为具有一定规模的武装。这支队伍活跃在绥德、洛川,后又扩展到宜川、甘泉、富县一带,打击土豪劣绅、地主恶霸,同时还铲除、收编地方土匪。

随着队伍的逐渐壮大,难免良莠不齐,有人会做出扰民、害民的事情。针对这个问题,樊钟秀规定了三项禁令:(1)不准奸淫民间妇女;(2)不准抢劫掠夺良民财产;(3)不分主户、客户一律平等看待。由于纪律严明,这支部队所到地方,所需要的粮食物资便会公允地由地方摊派。如果地方有匪患,他们就代为剿除,一时成为地方人民的保障。

受革命影响,走上革命道路

1914年春夏之际,著名起义军首领“白狼”率部进入陕西,震动了全省。陕北官府乘机捏造说樊钟秀是“白狼”的同乡同伙,要求陕西都督陆建章派兵剿除。陆建章便派商震率领陆军步兵一团前往陕北准备清剿。

樊钟秀闻此消息后,认为自己部队虽然在打土匪、民团时所向披靡,但是没有与正规军打过仗,因此和郭金榜、徐老毛、马水旺等首领商量之后,认为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可与正规军硬拼,决定采取化整为零的办法隐蔽起来。商震率部队到达陕北以后,四处搜寻,但始终找不到所谓的“白狼”匪军,只得悻悻而回。

鉴于围剿无效,1915年陆建章对樊钟秀领导的武装队伍由剿灭改为收编。樊钟秀接受收编后,在陆建章部下任连长,后升为营长。这一时期袁世凯酝酿称帝,陆建章对此积极支持。当时陕北革命党人惠有光劝樊说:“陆是袁世凯的走狗,袁世凯是民国的敌人,不可助陆,遗万世骂名。”樊接受了惠有光的劝告。这时另一陕西军阀陈树藩派人来联系樊钟秀,要求联合倒陆。樊答应了陈树藩的要求,断绝了延安通往关中的交通,和陈树藩、胡景翼等关中部队遥相呼应。倒陆成功之后,樊钟秀的武装成为陕北最强的民众力量,有枪千余枝、战马百余匹。

陈树藩任陕西都督后,投靠了安福系,樊在陈部下任营长。但樊部仍驻防和活动在原来的地区,维持地方上的社会秩序,与群众保持着紧密的联系。他的声誉很快被陕北、河南的革命党人士得知,早期同盟会员刘觉民、惠有光、郑思成很快与他建立了联系,成为挚友,樊钟秀因而接受到革命思想的影响。

在护法战争中,陈树藩站在北洋军阀政府一边,与陕西靖国军交战。1918年初,樊钟秀在靖国军将领、原同盟会会员邓宝珊等人的帮助下,在两军交战的阵前,毅然率部脱离陈树藩,加入了靖国军。他把部队开到后方整顿,整顿过程中邀请革命党知名人士张钫来指导工作。在张钫的帮助下,樊钟秀对孙中山领导的革命以及护法战争、靖国军的性质有了深刻的认识,他深有感触地说:“我瞎闹了几年,今天才找到了正路。”

不久,孙中山派于右任从广州来到陕西,任靖国军的总司令,任命张钫为副总司令。樊钟秀参加靖国军后,任靖国军第二路军司令,刘觉民任参谋长,在于右任、张钫的直接领导下,进一步受到孙中山革命思想的教育。

1918年6月间,陈树藩以全部兵力反攻樊钟秀,此时执掌北京中央政府的段祺瑞调奉、直、豫、晋、甘等省兵力来陕增援陈树藩,对靖国军各路同时展开攻击。在这种情况下,樊钟秀的部队以及靖国军其它各路节节不支,损失惨重。

这时,奉军许兰洲师与陈树藩有隙,有与靖国军联合倒陈之意。靖国军各路领导人因转战多年,伤亡惨重,器械缺乏,又无援助,便决定加入奉军。于是樊钟秀率队伍加入了奉军许兰洲师,后又编入了吴佩孚的直系部队,开往河南。

在北洋军阀队伍这一段时期,樊钟秀先后任团长、旅长、豫西剿匪司令等职。虽然部队编入了军阀队伍,但樊钟秀一心向往着孙中山领导的革命。1923年初,孙中山被叛军陈炯明赶出广州,暂时避居上海,革命处在极端困难之际,樊钟秀趁革命党人刘觉民赴沪之便,托刘向孙中山陈述自己的仰慕之情。孙中山感到在困难时期樊钟秀能心向革命不动摇,十分难能可贵,于是对樊钟秀产生了很好的印象,从此两人之间便保持着联系。

冲破重重险阻,投奔中山先生

1923年4月,在各派势力将陈炯明叛军逐出广州后,孙中山重回广州,就任陆海军大元帅,重组革命政府。这年的5月,奉吴佩孚的命令,樊钟秀的部队分别驻扎在江西赣州、广东南雄两处,分别归赣南镇守使方本仁、南雄镇守使邓如琢指挥。10月份,曹锟通过贿赂国会议员而当选为北洋政府大总统,孙中山下令讨伐曹锟。与此同时,北洋政府任命军阀沈鸿英为广东军务督办,另组织省府,与孙中山对抗。

沈鸿英率部进攻广州,但被孙中山的革命军打败。吴佩孚于是派江西都督蔡成勋、赣南镇守使方本仁、南雄镇守使邓如琢以及常得胜师援助沈鸿英进攻广州,樊钟秀也受命随常得胜师南下。吴佩孚让樊钟秀的部队南下,目的是想借南方革命军将其消灭,但他却不知道这正好为樊钟秀南下投奔孙中山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机会。

樊钟秀接吴佩孚的命令后,立即派人南下汉口,与刘成禺、熊继贞等革命党人会晤。樊钟秀派代表与刘成禺携带自己的亲笔书,赴粤晋见中山先生。孙中山接见后,即派陆军部长程潜与驻汉联络处熊继贞联系,策划樊钟秀南下投奔革命之事。

樊钟秀部南下途经岳阳时,又派自己的表兄莫庆斌和副官李肖庭、王鼎洛赴广州汇报具体情况。莫庆斌等人在返回途中,不小心被蔡成勋部队抓住,并查出广州给樊钟秀的书信。樊钟秀的行动计划暴露,莫庆斌也被枪杀。吴佩孚密令蔡成勋率2个师和4个旅与沈鸿英3个师于粤赣边界驻守,待机围歼樊钟秀部队。樊钟秀部进驻吉安时,获悉设在南昌的留守处被查抄,遂又急派人去广州联系,准备从速举义之事。来人经凌锥介绍见到孙中山,孙中山亲笔写了回信,赞誉樊钟秀的革命行动,并颁赏10万元,命令元帅府秘书长杨庶堪派觉慧入赣与樊钟秀联络。樊钟秀得到孙中山的回信后,十分高兴,命令部队急速南下。10月28日晨,樊钟秀部行经遂川时,突然被蔡成勋部和方本仁部包围,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血战,终于将敌人击败,并缴获大量枪支。

11月6日,樊钟秀部按原计划发电拥护孙中山,就任广州军政府委任的讨贼军豫军总司令。孙中山听到此消息后,非常高兴,当即派人写信给樊钟秀,派慰问团前去慰问,并补给枪支弹药。随后,樊钟秀奉孙中山先生之命,率领部队开赴赣南,在缺少弹药并且编制不足的情况下,英勇奋战,打垮桂系沈鸿英的3个师,收复南雄。12日,部队进驻韶关,控制了广州的北方门户,并电告孙中山。同日,孙中山发出训令,表彰樊钟秀“精诚爱国,首义赣南,诸部将官士卒,俱能深明大义,戮力同心,据览敷陈,至堪嘉许”。这是樊钟秀一生中第一次受到孙中山表彰。

保卫广州,救中山先生于危难

这时的广州正处在危险之中,叛军陈炯明在吴佩孚的策动下,于1923年11月率数万之众再次侵犯广州。在广州支持孙中山的滇军、桂军等部队接敌即溃,使陈炯明叛军很快占领了博罗、石龙等地。14日后,又接连占领广州近郊的石牌、白云山、瘦狗岭,准备用炮轰击大元帅府,形势非常危急。

为对付叛军,中山先生在自己58岁寿辰那天,亲自到石滩的火车站督战,但因大本营被溃军冲散,警卫人员不得不强行将他拉到一个火车头上,退至广州。陈炯明的叛军尾随其后,紧追不舍,截断了广九铁路,并炮击大元帅府。当时有人劝孙中山往后撤退,暂避风险,但孙中山严词拒绝。

当夜,孙中山发急电,命樊钟秀率部火速开至广州平叛。15日樊钟秀接到命令,16日即开抵黄沙车站,跑步赶至广九火车站。到达车站后,得悉敌军已经逼近郊区,情况万分紧急,于是樊钟秀立即率领部队投入战斗。

此时樊钟秀部只有8千余人,然毫不示弱。出发前,樊钟秀下命令说:“此次保卫广州作战,是奉孙大元帅命令,生死都光荣。只准进,不准退;只准胜,不准败。谁都不能当孬种!”樊钟秀凭借自己的一身武功,率马弁连和武术营,手提大刀,赤膊冲在前面。全军振奋,分4路纵队,拼死向前。陈炯明叛军从未见过此种阵势,刀下丧胆,纷纷溃逃。经一夜激战,陈炯明全线退却,樊部乘胜追击,收复了石龙、博罗及九龙车站,广州转危为安。

樊钟秀率部回到广州时,孙中山先生亲自前往迎接。在未见樊钟秀之前,孙中山早已经听闻他的豪侠之名,以为他一定是个形态威猛的粗豪大汉。谁知,站在面前的樊钟秀竟然是一个温文儒雅、白面书生式的人物,而且态度颇为谦恭谨慎。一见到樊钟秀,孙中山便拉着他的手说:“好,好,好同志!”这让早就向往革命的樊钟秀感到受宠若惊。他万万想不到,一代革命领袖竟然如此亲切随和。

在庆功宴上,孙中山让最年轻的樊钟秀坐在了首席,还给樊钟秀颁发了“一等文虎章”,委任他为建国豫军总司令,授予陆军上将的军衔。孙中山嘱咐樊钟秀好好整练部队,准备北伐。樊钟秀在会上发言,表示坚决拥护孙中山北伐,反对北洋军阀。从此,樊钟秀对孙中山先生建立了坚定不移、拥护到底的信仰。

1924年,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由于战功卓著,樊钟秀被大会选举为中央候补监察委员。会后,孙中山携夫人宋庆龄去樊钟秀家中探望。孙中山见樊家生活拮据,赠送2000元大洋,补助家庭生活,还为樊刚生不久的儿子起名叫“得胜”,意思是表扬樊钟秀的战功。在与樊钟秀交谈中,孙中山感叹地说:“我若早遇到你10年,革命的成功就顺利得多啦!”

孙中山和夫人宋庆龄对樊钟秀一家的关心和爱护,极大地鼓舞了樊钟秀,使他的革命信念更加坚定了。从此以后,樊钟秀笃守“三民主义”并在孙中山先生的领导下,东征西讨,为革命立下赫赫功勋,多次获得孙中山先生的表彰。

首称中山先生为国父,得到国人响应

1925年,孙中山先生积劳成疾,在北京逝世。在中央公园社稷坛公祭时,时任豫军总司令的樊钟秀特送巨型素花横额(阔丈余,高四五尺),当中大书“国父”两字。他的唁电挽幛,均称“国父”,这是中山先生在公开场合被尊称为“国父”的开始。1930年,国民政府通令全国,尊称孙中山先生为中华民国国父,“国父”这一称呼遂流传至今。

在中山先生逝世之后,樊钟秀笃守“三民主义”不动摇,继续为革命南征北战,先后在河南、江西等地与吴佩孚、阎锡山、张作霖等军阀作战,配合国民革命军北伐。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在“五卅”运动中表现出了爱国爱民的革命精神。他多次发表通电,义无反顾地声援上海等地的工人,声讨帝国主义惨害我国民之暴行;号召所属官兵节衣缩食,捐款5万银圆给罢工的工人,派代表慰问上海受伤的工人和学生;倡议发行爱国公债,筹集资金,创办工厂,安置失业工人;宣传沪、粤、汉、浔惨案真相,呼吁中国军人精诚团结,一致对外;在临颖创办沪案后援建国军军官学校,招收爱国青年1000多人参加学习,为部队培养人才,提高部队的素质;坚持收回租界,取消不平等条约和武力对抗帝国主义主张。

在北伐的过程中,樊钟秀的部队隶属于冯玉祥的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奉武汉国民政府令,樊钟秀在湖北随县就任国民革命军西路军总指挥,受冯玉祥指挥,率所部攻占湖北枣阳,至河南南阳、邓县,追歼直系军阀吴佩孚。这时以蒋介石为首的南京国民政府,委任樊钟秀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五军军长,取消建国豫军名义,并于1927年7月任命樊钟秀为军事委员会委员。

不受收买,毅然率部反蒋

1930年初,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反对蒋介石。蒋介石让樊钟秀回河南召集旧部相助,并委任他为豫陕边防军总指挥。樊钟秀回到河南召集旧部3个师,约4万人,司令部设在许昌。这一年的3月份,冯玉祥也委任樊钟秀为第八方面军总司令,并亲临许昌与他商议合作。樊钟秀说:“蒋介石叛变了革命,我正要打他。”随即率领部队进军许昌,担任平汉铁路正面作战任务,这一位置在当时的战场形势下举足轻重。

鉴于樊钟秀部所处的关键位置,蒋介石嘱咐南京政府中与樊素有关系的人物,函电劝樊帮助自己,并亲派人至许昌,以拨大洋15万元的条件,请樊钟秀移防荆紫关,让开许昌,以便直取郑州冯玉祥部大本营。樊钟秀对这些都严词拒绝并印发告官兵书,历数蒋介石违反总理遗教、背叛革命的种种罪恶行径,同时将南京方面所来的函电以及复电也附文印发,表示坚决反蒋到底。

鉴于劝降、收买不成,蒋介石便令第五军团何成浚部的徐源泉、上官云相等3个师攻临颖,樊军不支,退守许昌。冯玉祥虽然多次派兵增援,但仍不能扭转战局。

6月4日,樊钟秀到南关视察战况,回城至南门时,适逢蒋军飞机低飞侦察,他的随从劝他快步避入城门洞中。但他一生在枪林弹雨中从不畏缩,不但没有躲避,反而站立桥头,仰首大骂。轰然一声,飞机投弹,樊钟秀身负重伤,倒于血泊之中。待抬到司令部,早已伤重而亡,时年仅42岁。他的灵柩被运至北京,葬于西山碧云寺,一代革命英雄就此魂归黄土。

1920年,樊与许兰洲部奉调出关,曾几易防地,一度隶属直军吴佩孚,归赵倜节制,改编为豫东第五混成旅。1923年樊部调驻赣南,受孙中山节制,脱离直军。不久进入广东,樊被委任为讨逆军司令,参加讨伐陈炯明叛乱诸战役,取得重大胜利,受到孙中山的嘉奖,被誉为“好同志,真革命”,并召开大会为樊庆功。1924年1月当选为国民党一届中央候补监察委员,10月任北伐先遣队总指挥;同月,孙中山授樊部为建国豫军,任樊为总司令。以后樊奉命率军转战湘、赣、豫各地,经大小百余战,卓有功绩。这时,樊军已扩大为五个师又三个旅。1925年春,一度归豫督和国民军第二军节制,参加了豫西消灭镇嵩军憨玉琨部的战斗。国民军第二军失败后,退至京汉线以西,多次击溃吴佩孚的“围剿”,收复了南阳等县。1926年7月,率师参加北伐,在武胜关截吴佩孚军后路,吴几被俘。1927年6月以后,樊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五军军长、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军事参议院参议。1930年初樊回河南,重整旧部,被冯玉祥编为第八方面军,自任总司令,参加中原大战。6月4日清晨樊在许昌南关视察督战后准备返回城内时,被蒋介石的飞机投弹炸伤腰部,医治无效,6月5日逝世。

樊钟秀1888生于平顶山市石龙区夏庄人。在兄弟四人中行二,人称樊老二。父名道隆,清末庠生,以教书行医为业,有地85亩,自己耕种。

13岁逃学到少林寺学习拳棒。

宣统三年(1911年),钟秀应同学徐万年(武昌起义的炮队代表)的邀请到武汉,

民国元年(1912年)2月,参加豫军总司令李亚东组织的北伐军,次年,李军失败,樊遭豫督通缉,同时,韩庄杆首牛天祥强索其家白银百两,家庭破产,便与家人逃往陕西宜川县贺家沟开荒。当地占据黄龙山的杆首黄某,常去樊家食宿并索要大烟。

民国3年(1914)春某晚,黄某等又去樊家抽大烟,樊佯装不识枪,索看,乘机将其击毙。余匪敬佩,拥樊为首领。樊遂率100余人,活动于洛川、甘泉、富县一带。是民国时军阀,西北军中最早的中国国民党员,被孙中山任命为建国豫军总司令。

民国5年(1916年),樊受陕西督军陈树藩招抚,升任骑兵营长。

民国7年(1918年)3月,胡景翼组建“靖国军”反段(祺瑞)讨陈(树藩)。樊遂离陈。

4月,经张钫介绍参加“靖国军”,任第二路军司令。11月在潼关与援陈的刘镇华军大战50余天,因主力马瑞旺降刘而败退洛南。未几,奉军许兰州与陈树藩争陕督,樊联许打倒陈,被许编为第一支队。后随许返回河南,被赵倜编入宏威军,任旅长,驻兰考。

民国10年(1921年),张福来督豫,樊受张指派,参与收抚张庆(老洋人)。后任豫西剿匪司令。

民国12年(1923年)4月,粤军总司令陈明叛变革命,吴佩孚令樊援陈。

由于对孙中山久已仰慕,大军至岳阳、吉安时,先后派表兄莫某和参谋长刘觉民、副官李肖庭、王鼎洛去广州见孙中山,孙亲笔回信,并颁赏10万元。樊接信,万分高兴。

10月,突破蔡成勋、方本仁部包围,至赣粤边界大萸,在刘觉民等人推动下,通电全国,宣布就任广州政府委任的“豫军讨贼军总司令”之职。11月9日,击溃沈鸿英部三个师,占领南雄,继而进驻韶关,控制了广东的北方门户,传捷大元帅府。11月12日,孙中山立即给樊贺电曰:“豫军讨贼军总司令樊钟秀,精诚爱国,首义赣南,诸部将官士卒,俱能深明大义,戮力同心,据览敷陈,至堪嘉许”。

这时,广州形势危急,陈明叛军石牌、白云山,将炮击大元帅府。樊奉令16日夜开抵黄沙车站,又率众徒步跑到广九车站。孙中山作动员后,樊下令:“此次保卫广州作战,是奉孙大元帅命令,生死都极光荣,只准进,不准退,只准胜,不准败!谁要当孬种,我先毙了他。”并向孙中山表示:“不打退陈逆,誓不生还!”樊仍用吴军旗帜,四路冲杀,经一昼夜血战,陈部三个师溃退130余公里。

12月2日,樊率部凯旋,孙中山让樊坐庆功会首席,并握手赞道:“好、好、好!好同志,真革命!”

民国13年(1924年)1月,在广州召开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樊当选为候补中央监察委员。

民国13年(1924年)4月,陈明再次叛乱,孙中山命樊为援东路作战军右络总指挥。樊军取海丰,攻龙岗、平湖,击败陈军,稳定了东江局势。

9月,孙中山进驻韶关,誓师北伐。正面谭延为总司令,侧翼以樊为总指挥,孙亲授“笃信三民主义,实行建国方略”军旗,委任樊为建国豫军总司令。

樊军于22日出师,破强敌,渡险关,浴血奋战,兼程前进,行军80多天,战斗50余次,转战五省,跋涉2500余公里,于12月19日抵达豫南。20日,发电给孙中山,报告北伐经过,23日,孙中山复电曰:“吾兄孤军转战,所向无前,三月之内,由粤而豫,同时诸军,望尘莫及,奇功伟绩,嘉慰何似”。并告之左右:“各军将领若能皆如樊钟秀,何想革命不胜成功?”

民国14年(1925年)3月,孙中山病逝北京,樊闻讯嚎啕大哭,三天不食,对部下说:“我死之后,如能葬于先生墓侧,大愿足矣!”

此后,憨玉琨进攻豫督胡景翼。樊协用胡击败憨,获得大批武器装备,部队扩编为四个路,樊将建国豫军改为建国军,分驻汝、鲁、宝、郏等县。

5月,上海发生“五卅惨案”,樊通电全国:“钟秀誓将率将士,与我爱国志士同践卫民救国之天职,非达到废除租界、取消不平等条约,收回领事裁判权等全国一致的主张,决不与日、英弃仇修好”。并于6月20日捐款5000银元,支援上海工人运动。

同年11月,樊攻山西阎锡山失败。

民国15年(1926年)5月,樊军与张治功部在大营激战大胜。接着,又大败吴部对宝丰、南阳的围攻。

7月,广州政府决定北伐,派李道源至南阳见樊,希望出兵接应。樊亲率第一、二两军,潜绕直军后,连克柳林、武胜关,截断吴军后路,与北伐军会师武汉。

民国17年(1928年)3月,樊乘冯与奉军大战之机,率师北进,于4月初连下叶、宝、鲁、郏、襄及禹、密等县,又占临汝、偃师等地,进围郑州、逼洛阳。冯急调山东石友三、陕西宋哲元击樊。樊军败退于皖属涡阳、蒙城一带,为保存实力,樊通电下野,去上海住闲。

民国19年(1930年)初,阎冯合作反蒋,蒋让樊回河南召旧部相助,委任樊豫陕边防军总指挥。樊回河南召旧部三个师,约4万人,司令部设在许昌。

3月冯委任樊为第八方面军总司令,并亲临许昌与樊商议合作。樊说:“蒋介石叛变了革命,我正要打他”。

这时,蒋也亲至许昌,以拨大洋15万元的条件,请樊移防荆紫关,让开许昌,以便直取郑州冯部大本营。当樊拒绝蒋的收买后,蒋便令第五军团何成浚部徐源泉、上官云相等三个师攻临颍,樊军不支,退守许昌。冯虽多次派兵增援,但仍不能扭转战局。

6月4日,樊到南关视察战况,回城至南门时,被蒋机炸伤而死,终年42岁。其灵柩运至北京,葬于西山碧云寺。

建国豫军总司令电

《民国日报》转全国父老公鉴:

近日上海英捕枪杀我同胞之事,我全国父老,已先闻知,中情痛愤,自不待言。然亦曾洞烛症结而为一致对外之准备乎?彼英日两国,同盟谋我,久视中夏为其属土,故其手段之毒辣,举动之蛮横,绝非通电、演说、游行、罢市等所能使其屈服于公理,而翻然自弃其帝国主义,以与我国人敦信修睦也。必也有一致抵抗扑令强权之决心与毅力,先令全国军人痛恨内讧之非计,速息权利之竞争。诗云: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兹正其时,果有此等觉悟,而后秣马厉兵,为爱国学生、工人作一强有力之后盾,以与英日强权者抗衡撙俎间,得外交胜利,固所欣慰。即不然,全国义愤之军,进而与帝国主义奋斗,亦必能挫坚折锐,使蛮横之日英军士震慑于青天白日旗旌之下,然后废除租界,取消不平等条约,收回领事裁判权等,全国一致之主张,始得迎刃而解。钟秀一介武夫,亦深知近世外交,必视全国一致之民气军力为标准,是以不惮烦言,为我国父老痛陈之。至于日英之杀我同胞一人,即与杀我全国同胞相等,况连日惨杀有加无巳:吾人此心未死,固不能不剑及屡及,奋袂而起,誓死以赴我同胞之急难也。临电愤慨,伫候教言。

樊钟秀 叩 佳

(《民国日报》1925年6月11日)

樊钟秀对沪案之义愤捐洋五千元

开封樊钟秀昨日来电云:

各机关各团体全国国民鉴:

沪案发生后,汉、浔案又相继传来,彼帝国主义者,对我国民实无相容之余地。践我领土,杀我人民,是而可忍,诚不若相率蹈东海以死,何必颜人间,自称为一种民族。哀我循历史上之遗习,遇事不能彻底改革,只以粉饰面目为长技,相濡以沫,苟图生活,自谓已足。故一蟋与他种狡悍强梁之民族接触,动辄失败。此次沪、汉惨杀案,其蔑视人道,滥用武力,凡有血气,均应敌忾。吾族在此世界上仍有立足之地,非预备绝大牺牲不可。第一步即实行对英日经济绝交。凡英日租界及混合裁判制,一切不平等条约,或收回,或取消,或修正,非俟吾人民认为交涉满意之时,永不与彼帝国主义者恢复邦交。目的一日不达,即以兵戎相见,亦所不辞。语云:宁为玉碎,勿为瓦全。钟秀不敏,民意是从。除先筹银五千元,即日派员向沪、汉慰问死伤诸同胞,激切陈词,伫盼明教。

建国豫军总司令樊钟秀 叩 号

(《民国日报》1925年6月22日)

慰勉樊钟秀电

光州探送樊总司令鉴:号电欣悉。我兄孤军转战,所向无前,三月之内,由粤而豫,同时出发诸军,望尘莫及。奇功伟迹,嘉慰何似!惟师行五千里,劳苦万状,廑念实深。文四日抵津,原拟七日入京与执政(指段祺瑞)商榷收拾时局。忽患肝肿,卧病兼旬,尚须调治数日,始能入京。兹已致电胡励生兄,与兄接洽一切。励生兄义烈过人,必能量力接济。吴逆败逃之余尚据鸡公山,我兄若率所部歼此渠魁,以伸公愤,尤所欣盼。特复,问讯起居,并慰问诸将士劳苦。孙文。漾。

据北京《晨报》一九二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樊钟秀部已入豫耶》

注:原电未署年月,据电文“四日抵津”判断,时间在一九二四年十二月。

《孙中山全集第十一卷》: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中华书局1986年版。

生平小传

樊钟秀(1888~1930)原名全有、钟秀,字醒民。河南宝丰夏庄(今属河南平顶山市石龙区)人。幼入私塾读书,14岁上少林寺习武三年。1911年冬,应参加武昌起义的少林拳友李亚东等邀请抵鄂,得识黄兴等民党首领。1912年初被鄂督黎元洪任命为北伐左翼先遣军副司令,率五营之众杀回河南,连克新野、邓州、南阳诸城。出生在豫东的袁世凯,不容他家祖茔之侧有革命党人活动,派其表弟张镇芳为河南督军回豫镇压。张用收编、遣散的办法瓦解了先遣军,并严令缉拿樊钟秀等,樊遂潜回宝丰老家。为避官府缉捕和土匪勒诈,樊举家西迁,来到陕西黄龙山区。这里匪患更甚,樊家不得不三移住地。最后刚在西盘头落脚,便遭一黄姓匪霸欺凌。樊钟秀忍无可忍,召来好友郭金榜等,乘夜上山,刀劈匪首黄彪。接着,又带人南下澄城,灭了冯原镇民团,击毙团总刘昭乙;回师黄龙,又端了清明山民团的窝,枪杀队长郭玉山。消息接连传出,樊钟秀名声大振。他被视为护境保民的英雄,许多绿林(聚集山林反抗封建统治、诛锄恶霸土豪的武装力量)、“刀客”(清末陕东民间秘密武装,因成员经常佩带长约三尺、宽约二寸的“关山刀子”而得名)慕名前来投奔,半年时间就聚集了百余人枪。在土匪、民团不敢再胡作非为以后,樊将目标对准官府衙门,曾两破宜川、奇袭宜君,整得省督署向这些县派不出知事官员。杀人如麻的陕督陆建章,先派其子陆承武的把兄弟商震带一个正规团去征“剿”,商怕折了自己的老本缩在延安不敢出战;陆又改变策略,想拉拢、收编。就在这时,1915年隆冬的一天,陕北革命党人惠又光来到黄龙山,向樊讲述陆建章与袁世凯的历史渊源、陆督陕后的累累罪行和陕人“反袁逐陆”的形势,告诫他万不可助纣为虐。樊钟秀茅塞顿开,庆幸自己没有误上贼船,当即向惠表示:决不做袁、陆二贼帮凶。他说到做到,亲拟讨袁檄文,通电全国,表明立场。不久,他接受陈树藩派来的说客、宝丰同乡阎锡民的建议,派兵切断了西安到延安的交通,逼得商震率部东渡黄河投靠了阎锡山,为逐陆立下了功劳。   1916年6月,陈树藩接替陆建章督陕,随即投靠北洋军阀。民党人士胡景翼、郭坚、曹世英等起兵反陈,树起陕西靖国军旗帜。是年冬,陈复派阎锡民去陕北说樊,樊因不了解实情,接受了陈的改编,并奉命南下,与陈部曾继贤合兵一起,攻打靖国军基地三原,失败后退守泾阳。曹世英曾派人与樊密约里应外合夺取泾阳,后因联络失误而未果。不久,胡景翼部张义安等率队攻打西安,陈树藩急调樊部救援。初时,樊部驻西安城内东大街,后移城西南之鱼化寨、甘家寨、木塔寨一带,与张义安部对垒。一天,张义安率所部乘夜攻进鱼化寨,解除了樊部一个连的武装,又派人面见樊,促其起义。樊对陈树藩附逆北京政府早已不满,遂决定脱离陈树藩,树起靖国军旗帜。张义安把收缴的武器返还,双方约定息兵,樊部开赴商州一带整顿,待机出击。

1918年8月,于右任应邀归陕,任陕西靖国军总司令,编靖国军为六路,樊为第二路司令。陈树藩为了对付日益强大的靖国军,一边向北京政府求援,一边以“陕西省长”为诱饵,邀刘镇华率镇嵩军入陕相助。
  同年四五月间,樊得悉陈树藩在保定训练的一个旅进驻潼关,遂接受惠又光的建议,突袭潼关,将陈军击溃,缴获大批武器弹药,三天后仍撤回商南。次年6月,樊部进驻蓝田,一度奔袭西安灞桥,击溃陈军一个团,打伤旅长一名;旋又进击驻零口的刘镇华部。此后,樊部西走大王镇,进击户县、周至。陈树藩遣刘镇华率所部镇嵩军全线出击,樊撤至周至城内固守。这时,北京政府为支援陈军,调集奉、直、晋、甘、川、鄂等省军队数万人,从东、西、南、北四面进入陕西。靖国军各路自顾不暇,无法援助樊部,樊在靖国军副总司令张钫协助下苦撑53天,终因粮弹不济,被迫于1919年1月突围退到凤翔,与第一路郭坚部及援助陕西的云南靖国军第八军叶荃部汇合。不久,樊以转战经年,军民疲惫已极为由,与郭坚一起,同驻凤翔、岐山一带的援陈奉军许兰洲部商议,接受奉军改编,樊任第一支队司令;不愿接受改编的滇军第八军开赴耀县,与靖国军其他各路会合。至此,靖国军第一、二两路与陈军罢兵息战,陕西西部的战火暂时告息。
  1920年,樊与许兰洲部奉调出关,曾几易防地,一度隶属直军吴佩孚,归赵倜节制,改编为豫东第五混成旅。1923年樊部调驻赣南,受孙中山节制,脱离直军。不久进入广东,樊被委任为讨逆军司令,参加讨伐陈炯明叛乱诸战役,取得重大胜利,受到孙中山的嘉奖,被誉为“好同志,真革命”,并召开大会为樊庆功。1924年1月当选为国民党一届中央候补监察委员,10月任北伐先遣队总指挥;同月,孙中山授樊部为建国豫军,任樊为总司令。以后樊奉命率军转战湘、赣、豫各地,经大小百余战,卓有功绩。这时,樊军已扩大为五个师又三个旅。1925年春,一度归豫督和国民军第二军节制,参加了豫西消灭镇嵩军憨玉琨部的战斗。国民军第二军失败后,退至京汉线以西,多次击溃吴佩孚的“围剿”,收复了南阳等县。1926年7月,率师参加北伐,在武胜关截吴佩孚军后路,吴几被俘。1927年6月以后,樊曾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十五军军长、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委员、军事参议院参议。1930年初樊回河南,重整旧部,被冯玉祥编为第八方面军,自任总司令,参加中原大战。6月4日清晨樊在许昌南关视察督战后准备返回城内时,被蒋介石的飞机投弹炸伤腰部,医治无效,6月5日逝世。   故居河南省宝丰县夏庄(今属平顶山市石龙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