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梃击案

梃击案

梃击案是发生在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的一场有关太子朱常洛被刺杀的政治事件。

当时,万历帝的皇后无子嗣,王恭妃生子朱常洛郑贵妃生子朱常洵。开始,因郑贵妃得宠,万历帝想违背“立嗣立长”的祖训,册立朱常洵为太子,引发国本之争,遭到朝中大臣和东林党的反对, 不得已只好册立朱常洛为太子。

后来有个叫张差的人,手持木棒闯入太子的居所慈庆宫,并打伤了守门太监。张差被审时,供出是郑贵妃手下太监庞保、刘成引进的。 时人怀疑郑贵妃想谋杀太子,但皇帝不愿深究,最后以疯癫奸徒罪将张差处以凌迟。又在宫中密杀了庞保、刘成二太监,以了此案。

张差梃击案背后主使是不是郑贵妃已无定论,也有人怀疑是太子自演自导的一出苦肉计,目的是借此陷害郑贵妃。而梃击案真相究竟如何,恐怕无人知晓了。梃击案遂成为晚明三大疑案之一。

参见:国本之争

在中国历代皇朝的礼制中,皇帝立皇后所生之嫡长子为太子,而皇后无所出时,则以年长者为太子。虽然明朝数代皇帝经过特别情况而被立为帝(明成祖起兵篡夺侄儿惠帝的帝位,明代宗景泰帝因明英宗被俘而被大臣拥立,明世宗明武宗无子而入继大统),但明朝亦仍然依袭这套礼制。

万历帝在位期间,由于王皇后无子,故朝臣主张立皇长子为太子,皇长子就是朱常洛朱常洛是万历帝长子,但不是皇后所生,是与一位王姓宫女有染,宫女怀上了孩子,可是万历皇帝并不喜欢她。万历帝真正宠幸的是郑贵妃。她在14岁的时候就成为19岁的万历皇帝的宠妃。她美貌而且聪明机警,敢于毫无顾忌地挑逗、嘲笑万历皇帝,同时又能倾听皇帝诉苦,她为皇帝生下了两个孩子,其中皇三子朱常洵最为万历皇帝所喜爱。 万历帝希望福王为太子,但是依照祖训,应册立朱常洛为皇太子。郑贵妃亦不断向万历帝进言。 但朝臣坚持立朱常洛为皇太子,而皇太后李氏和王皇后也支持立朱常洛。

大臣们也纷纷上书,要求皇帝早立太子,免生祸乱。 最初万历帝不断拖延,弄至皇长子十岁时,因为储位未定,不能就学读书。 万历帝虽然处分一些支持皇长子的大臣,但东林党也支持皇长子,使支持皇长子为太子的声势更大。万历二十九年,皇长子朱常洛二十岁,万历帝在无法拖延下终于策立朱常洛为皇太子, 常洵为福王,封地为洛阳。

国本之争,演变成皇帝与士绅大臣的势力之争。结果,郑贵妃一班人并不死心,朱常洵同年10月被封为福王,按道理应该离开京城,到属地洛阳就任。但在郑贵妃的要求下,他却迟迟没有离京,总在伺机寻找机会。太子朱常洛的地位并不稳固,双方明争暗斗,终于爆发明朝立国以来最严重宫廷仇杀事件梃击案。

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五月初四的黄昏,有一男子,手持木棍,闯进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庆宫,欲刺杀太子,击伤守门太监,太子内侍韩本用闻讯赶到,在前殿逮捕该男子。

手持木棍闯皇宫击伤多人,马上有人把此事报告给万历帝,万历帝当即命令法司提审问罪,巡视皇城御史刘廷元按律当场审讯。男子名叫张差,蓟州井儿峪人,没说上几句话,就开始颠三倒四,像一个疯子。

御史再三讯问,可张差总是胡言乱语,什么吃斋、讨封,问了数小时,也没将实情供出。 审判官不耐烦把他交给了刑部定论。交到刑部后,由郎中胡士相等人重新提审。

这时张差似乎清醒了些,回答:“我被邻居李自强、李万仓等人欺负了,他们烧掉我的柴草,我非常气愤,就打算到京城告状,击鼓伸冤。于是我就在4月中旬来到京城。我是从东门走进来的,但我不认得路,只好一直往西走,半路上遇到两个男子,给了我一根枣木棍,告诉我拿着这根枣木棍就可以伸冤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一下子犯迷糊了,就走到皇宫宫门了,还打伤了许多人,最后被捉住了。” 胡士相仍然难下结论,他认为张差是疯癫之人,于是把情况上奏了万历帝。

刑部提牢主王之看出了蹊跷。有一天,王之为牢中犯人分发饭菜,觉得张差决不像疯癫之人。于是他决定再次审讯张差。为了让他说出实情,王之对张差说:“你说实话,就给你饭吃,要不然就饿你。”张差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儿说道:“不敢说。”王之当即命牢中其他狱吏回避,只留两名狱卒在旁,亲自对他进行审问。 在威逼之下,张差说出了实情,牵出惊天阴谋。

据张差讲,他本名叫张五儿,现年三十五岁,在蓟州井儿峪居住, 父亲已经去世,比较近的亲戚有马三舅、李外父等人, 靠砍柴与打猎为生,在一个月前,张差在济州卖完货后,赌钱输了,结果遇上一位太监,太监说按他的要求去做,完事后就能给他30亩土地。于是张差随这位太监入京,来到一个大宅子又来了一个老太监,老太监供与酒肉。几天后,老太监带他进紫禁城。老太监交木棒给张差,又给酒张差饮。带他经过厚载门,带到慈庆宫,并嘱咐他说:“你先冲进去,撞着一个,打杀一个,杀人也无妨,尤其见到穿黄袍者(是太子朱常洛)这是奸人,打死他,重重有赏,如被人捉住,我们自会救你。” 后来他就被逮住了,再问那个太监是谁,张差就不说话了。

万历帝一听,似乎还有隐情,命令员外郎陆梦龙再次提审张差, 并引诱他:如画出入宫的路径,说出所遇到人的名字,不仅可以免除他的罪过,而且可以偿还他被烧掉的柴草。张差信以为真,于是说:“马三舅名三道,李外父名叫守才,都住蓟州井儿峪。前面不知道姓名的老公公,实际上是修铁瓦殿的庞保。三舅和外父常到庞保住的地方送灰,庞保、刘成两个人在玉皇殿前商量,还有我三舅、外父,他们逼我拿着棍子打进宫中。如果能打到太子,吃也有了,穿也有了,一同密谋的还有姐夫孔道。” 随后又画出入宫路径。

张差的供言,结果供出是郑贵妃手下太监庞保、刘成指使。

陆梦龙马上派人调查取证,逮捕了马三道等人,经核实,张差说的基本无误。但是庞保、刘成二人,仅是两名太监,地位低下,单凭他们不可能有如此胆量。可他们均是郑贵妃的内侍,朝臣有人怀疑是郑贵妃背后指使,想要谋杀太子,以便扶立福王。王志何士晋张问达奏疏谴责外戚郑国泰“专擅”。一时间朝野哗然,纷纷猜测,消息传开后,郑贵妃则惶惶不可终日,赶来见万历帝,向皇上哭诉。

万历帝要她去向太子表明心迹,对郑贵妃说:“群情激怒,朕也不便解脱,你自去求太子吧!”

朱常洛看到父亲生气,又听出话中有音,只得将态度缓和说:“这件事只要张差一人承担便可结案。请速令刑部办理,不能再株连其他人。”万历帝听后,顿时眉开眼笑,频频点头:“还是太子说得对。”万历帝见牵扯到郑贵妃,不想再追查下去。最后以疯癫奸徒罪将张差处以凌迟。 张差临死前曾说:“同谋做事,事败,独推我死,而多官竟付之不问。” ;马三道等人被发配边疆;庞保、刘成两人暂时没有追究,不久刑部都察院大理寺三法司前后五次会审庞保、刘成两人,由于人证消失,庞、刘二犯有恃无恐,矢口否认涉案。 六月一日,万历帝密令太监将庞保、刘成处死,全案遂无从查起。一场梃击案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

梃击案到底是不是郑贵妃指示,还是太子自演自导的一出苦肉计,借此陷害郑贵恐怕无人知晓了。而此案成为晚明三大疑案之一。

万历怠荒,制度废弛,是梃击案出现的历史背景;言官扰乱,遇事众议,是梃击案争而不决的根本原因;郑贵妃与皇太子的和解,则使梃击案迅速划上句号。 梃击案是明朝皇室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 说到底都是国本之争的继续。

当时的礼部右侍郎何宗彦疏说:“张差一事,真亘古奇变”。

郑贵妃策动梃击事件,因东窗事发使郑贵妃势力大衰,万历帝不得不放弃立福王为皇太子的想法。而太子朱常洛的地位也因而稳固。

2007年,孔笙指导电视剧《明宫谜案》以明朝晚期的“妖书案”、“诅咒案”、“梃击案”、“红丸案”、“移宫案”等几大疑案为线索,以立储、皇权交替为关键点,讲述了明朝万历、泰昌、天启年间二十年中围绕宫廷的权力斗争,表现出君臣、父子、夫妻、同僚在权力面前交错的党争关系及体现出来的复杂情感,描绘出明朝危在旦夕的夕阳晚景。

2015年,许靖少铠指导的新武侠电影《明朝大事祭-梃击案》,影片根据明末三大疑案之一的梃击案改编。

2013年,老梁故事汇明朝四大奇案之梃击案》。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