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梁竦

梁竦

梁竦,东汉文学家(?~83),字叔敬,安定乌氏人。出身世代豪贵,梁统之子。少学《易经》,二十岁即能授人。后因其兄梁松犯法,与弟梁恭同徙到九真,到湘江一带,叹伍子胥、屈原以无罪身死,写《悼骚赋》。明帝时,下诏允他们可以返乡。梁竦还乡后,闭门不出,以读书著述为娱,作《七序》数篇。班固见之,称道说:“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梁竦作《七序》而窃位素餐者惭。”梁竦在京长大,不喜故乡乌氏,自负才高,郁郁不得志。章帝时,其两女都被皇帝纳为贵人,小贵人生和帝。但为窦后忌,两贵人都被杀,梁竦也被捕入狱,死狱中。

梁竦,东汉 文学家(?~83),字叔敬,安定乌氏(今宁夏六盘山东侧)人。出身世代豪贵,梁统之子。少学《易经》,刚满二十岁即能将所学传授给别人。后因其兄梁松犯法,与弟弟梁恭一同迁徙到九真(郡名,在今越南中部一带),渡过长江洞庭湖,又来到湘江、沅江一带,慨叹伍子胥、屈原以无罪身死,写下《悼骚赋》。明帝时,下诏允许他们可以返回故乡。梁竦还乡之后,闭门不出,以读书著述为娱,作《七序》数篇。班固见到之后,非常欣赏,称道说:“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梁竦作《七序》而窃位素餐者惭。”梁竦在京师长大,不喜欢故乡乌氏,自负才高,郁郁不得志。章帝时,其两女都被皇帝纳为贵人,小贵人生和帝。但为窦后所忌,两贵人都被杀,梁竦也被捕入狱,死于狱中。直至永元九年(97),窦太后去世,才追封梁竦为褒亲愍侯,子三人皆为侯。其曾孙女为顺帝皇后,即后之梁太后,与其曾孙梁冀先后迎立冲、质、桓三帝,朝政近二十年。

《后汉书卷三十四 列传第二十四 》(梁)竦字叔敬,少习《孟习易》,弱冠能教授。后坐兄松事,与弟恭俱徙九真。既徂南土,历江、湖,济沅、湘,感悼子胥、屈原以非辜沉身,乃作《悼骚赋》,系玄石而沉之。

显宗后诏听还本郡。竦闭门自养,以经籍为娱,著书数篇,名曰《七序》。班固见而称曰:“孔子著《春秋》而乱臣贼子惧,梁竦作《七序》而窃位素餐者惭。”姓好施,不事产业。长嫂舞阴公主赡给诸梁,亲疏有序,特重敬竦,虽衣食器物,必有加异。竦悉分与亲族,自无所服。

竦生长京师,不乐本土,身负其才,郁郁不得意。尝登高远望,叹息言曰:“大丈夫居世,生当封侯,死当庙食。如其不然,闲居可以养志,《诗》、《书》足以自娱,州郡之职,徒劳人耳。”后辟命交至,并无所就。有三男三女,肃宗纳其二女,皆为贵人。小贵人生和帝,窦皇后养以为子,而竦家私相庆。后诸窦闻之,恐梁氏得志,终为己害,建初八年,遂谮杀二贵人,而陷竦等以恶逆。诏使汉阳太守郑据传考竦罪,死狱中,家属复徙九真。辞语连及舞阴公主,坐徙新城,使者护守。宫省事密,莫有知和帝梁氏生者。

永元九年,窦太后崩,松子扈遣从兄禅奏记三府,以为汉家旧典,崇贵母氏,而梁贵人亲育圣躬,不蒙尊号,求得申议。太尉引禅讯问事理,会后召见,因白禅奏记之状。帝感恸良久,曰:“于君意若何?”对曰:“《春秋》之义,母以子贵。汉兴以来,母氏莫不降显,臣愚以为宜上尊号,追慰圣灵,存录诸舅,以明亲亲。”帝悲泣曰:“非君孰为朕思之!”会贵人姊南阳樊调妻上书自讼曰:

妾同产女弟贵人,前充后宫,蒙先帝厚恩,得见宠幸。皇天授命,诞生圣明。而为窦宪兄弟所见谮诉,使妾父竦冤死牢狱,骸骨不掩。老母孤弟,远徙万里。独妾遗脱,逸伏草野,常恐没命,无由自达。今遭值陛下神圣之运,亲统万机,群物得所。宪兄弟奸恶,既伏辜诛,海内旷然,各获其宜。妾得苏息,拭目更视,乃敢昧死自陈所天。妾闻太宗即位,薄氏蒙荣;宣帝继统,史族复兴。妾门虽有薄、史之亲,独无外戚余恩,诚自悼伤。妾父既冤,不可复生,母氏年殊七十,乃弟棠等,远在绝域,不知死生。愿乞收竦朽骨。使母、弟得归本郡,则施过天地,存殁幸赖。

帝览章感悟,乃下中常侍、掖庭令验问之,辞证明审,遂得引见,具陈其状。乃留止宫中,连月乃出,赏赐衣被钱帛第宅奴卑,旬月之间,累资千万。素有行操,帝益爱之,加号梁夫人;擢樊调为羽林左监。调,光禄大夫宏兄曾孙也。

于是追尊恭怀皇后。其冬,制诏三公、大鸿胪曰:“夫孝莫大于尊尊亲亲,其义一也。《诗》云:'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朕不敢兴事,览于前世,太宗、中宗,实有旧典,追命外祖,以笃亲亲。其追封谥皇太后父竦为褒亲愍侯,比灵文、顺成、恩成侯。魂而有灵,嘉斯宠荣,好爵显服,以慰母心。”遣中谒者与及扈,备礼西迎竦丧,诣京师改殡,赐东园画馆、玉匣、衣衾,建茔于恭怀皇后陵傍。帝亲临送葬,百官毕会。

征还竦妻、子,封子棠为乐平侯,棠弟雍乘氏侯,雍弟翟单父侯,邑各五千户,位皆特进,赏赐第宅、奴卑、车马、兵弩、什物以巨万计,宠遇光于当世。诸梁内外以亲疏并补郎、谒者。

棠官至大鸿胪,雍少府。棠卒,子安国嗣,延光中为侍中,有罪免官,诸梁为郎吏者皆坐免。

梁统,东汉安定乌氏(今甘肃平凉西北)人。字仲宁。更始二年(24)为中郎将。后历任任太守、宣德将军、太中大夫等职。曾受封成义侯、高山侯和陵乡侯。梁统“性刚毅而好法律”,是东汉重刑主义的积极鼓吹者。他认为“立君之道,仁义为主,仁者爱人,义者政理”;主张行仁义之政。同时,又主张“定不易之典,施无穷之法”,把法律作为治国不可缺少的工具。他说:“圣帝明王,制立刑罚”,只有通过刑罚“除残”、“去乱”,才能做到“爱人”和“政理”。因此,他十分重视刑罚的社会作用,极力主张重刑,认为法令过轻就难以禁奸,“宜重刑罚”。他认为西汉元、哀二帝时“盗贼浸多,岁以万计”,其原因之一就是减省了刑罚百余条。因此,他说:“刑轻之作,反生大患;惠加奸轨,而害及良善也。”但他的这种重刑主张遭到了当时许多大臣的反对,未能付诸实践。后出为九江太守,卒于官。

梁松(?~61),字伯孙,梁统子。少为郎,娶光武帝女为妻。博通经书,常与诸儒论议礼仪制度。明帝时官至太仆。后因私自请托郡县被免官,又因飞书诽谤下狱死。

梁棠梁雍、梁翟

梁商(?~141),字伯夏,安定乌氏(今宁夏六盘山东侧)人。梁竦之孙,世代豪贵,少时即以外戚任郎中,升任黄门侍郎,顺帝永建元年(126),袭父爵为乘氏侯。永建三年(128),因顺帝选其女与妹入宫,升任侍中、屯骑校尉阳嘉元年(132),其女被立为皇后,妹被立为贵人,梁商加位特进,任执金吾。其后,又封其为大将军。梁商以外戚的身份居高位,但总是谦让谨慎,虚已进贤,征召巨览、陈龟为掾属,李固周举从事中郎,而宦官张逵等反欲陷害之。顺帝未从。永和六年(141),梁商病重,临终嘱令薄葬。谥曰忠侯。

梁安国

梁冀,梁商之子。最初为黄门侍郎,历任侍中虎贲中郎将越骑校尉步兵校尉执金吾永和元年(136年),拜河南尹,任内残暴不堪、做事肆意妄为。其父梁商病逝后,拜大将军,袭爵乘氏侯。顺帝崩,立冲帝,与太尉李固等录尚书事。冲帝崩,立质帝。因质帝当面称梁冀为“跋扈将军”,次年即被他所毒杀,另立桓帝。此后他更加专擅朝政,结党营私,任人唯亲,大肆将官爵给予亲族。梁氏一门前后七人封侯,三位皇后,六位贵人,两位大将军,女人拥有食邑称君的有七人,娶公主的三人,其余任卿、将、尹、校的共五十七人。

延熹二年(159年),早对梁冀专权乱政不满的汉桓帝,借宦官单超徐璜具瑗唐衡等五人之力杀死梁冀,全族都一并被杀。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