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桶狭间合战

桶狭间合战

桶狭间之战(日语:桶狭间のい)是一场发生于1560年(日本永禄三年)战国时代日本的战役。

东海道大名今川义元亲自率军攻入尾张国境内,在今爱知县名古屋市一带,遭织田信长领军奇袭本阵阵亡。战后,原本称霸东海道的今川氏从此没落,而获胜的织田信长则在中日本近畿地方迅速扩张势力,奠定其日后掌握日本中央政权的权力基础。

桶狭间合战是日本战国三大奇袭战之一。其余两个分别为:河越合战严岛合战

从信长之父织田信秀时代,织田家和今川家之间的争端就往来不断。在当时今川家军师太原雪斋的谋略下,骏河大名“东海道第一弓取”今川义元经过与尾张的织田信秀长时间的攻防战,终于在小豆坂合战中取得了对织田家的决定性胜利,使三河的松平臣属于今川,取得了对三河地区的控制权,从而将织田的势力彻底赶出了三河。鸣海城的山口左马介教继、山口九郎二郎父子在信长的叔父织田备后守死后也投靠了今川义元,并引今川军进入鸣海城,知多郡归属今川氏领下。山口教继又在爱知郡内筑笠寺砦,由今川方冈部元信、葛山长嘉、浅井小四郎、饭尾丰前守、三浦义就负责守备。教继将鸣海城交给儿子山口九郎二郎,自己驻留笠寺砦附近的中村乡砦。织田信长为了报复山口父子的叛变前来攻打,双方在赤冢交战,虽然双方战平并交换了俘虏,但今川义元把山口教继父子召至骏府,命其自杀。在这之后,今川与织田之间虽然依然争斗不休,但是织田已经渐渐处于了下风。到了信长时代今川家的影响力已经渗透到了织田家的尾张境内,织田家在尾张南部两郡的统治被今川家严重的动摇了。因此信长采取积极行动,主动调动部队对尾张境内的今川氏诸城进行攻略。在这种情况下,东海道的霸主今川义元决定调集今川家的全部军事力量,对织田家的尾张进行攻略。

1552年(天文廿一年),织田信秀猝死,由长子信长继任家督;由于部分家臣对信长继位有所不满,织田家内部出现裂痕。那年秋天,今川义元唆使鸣海城的山口教继父子反叛织田信长,并引今川军进入鸣海城,令知多郡归属今川氏领下。山口教继在爱知郡内筑笠寺砦,而由今川方冈部元信、葛山长嘉、浅井小四郎、饭尾丰前守、三浦义就负责守备。山口教继将鸣海城交给儿子守备,自己驻留笠寺砦附近的中村乡砦。不久,今川氏大将太原雪斋率兵攻入安祥城,俘虏了信长的异母兄信广,用来交换已故冈崎城松平广忠的嫡男、先前遭织田家挟持的“竹千代”(即后来的松平元信/松平元康/德川家康)。

今川义元于1554年(天文廿三年)和甲斐国(今山梨县)守护武田晴信,以及相模国(约当今神奈川县小田原城北条氏康组成“甲骏相三国同盟”,断绝了领国北面和东面的后顾之忧,开始积极筹划向西进军。1557年,今川义元让出国主地位给嫡子今川氏真,不过仍在幕后掌控实权。

织田信长于1559年(永禄二年)统一了尾张国;为了对抗今川军,便在离鸣海城20町的丹下(守备为水野忠光、山口海老丞、柘植玄蕃头、真木与十郎、宗十郎、伴十左卫门尉)、丹下以东的善照寺(守备为佐久间信盛与其弟左京助)、南中岛的小村(守备为川高秀)、黑末川对岸的丸根山(守备为佐久间盛重)及鹫津山(守备为织田秀敏与饭尾定宗父子)筑砦,又陆续在大高城附近筑起丸根砦、鹫津砦,再将鸣海城和沓挂城之间的联系切断,进一步孤立今川军前线诸城通路及粮道。然而,此时信长岳父美浓国(今岐阜县南部)斋藤道三在与嫡长子义龙的内斗中被杀,使信长面对今川氏的扩张时失去一大后盾。

今川家的战前动员力

今川义元对今川家进行了扫境出动的全动员。当时今川家的领地骏河、远江、三河,三国的石高在七十万石上下,今川义元做了全动员,因此今川家集结了20000到25000的兵力。(注:但不同的史书记载的兵书不同,以《信长公记》记载的人数为四万五千,大部分史料采用了这一记述。)

织田家的战前动员力

“桶狭间合战”之时,织田信长尚未对尾张全境控制,其动员力远不及今川。从各种资料综合起来看,当时织田家可动员的全部兵力在4000上下。

双方对比

就双方的兵力对比来看,今川军占有压倒性的优势,因此今川义元此次动员的最终目标并不只是尾张织田,而是上洛。而相对的织田家不具备任何优势,而对信长而言,这又是不能失败的战斗。

永禄3年(公元1560年)

5月10日 今川军进击开始 自信满满的总大将今川义元下令全军出阵,开始尾张平定战。总兵力推测为25000人,是今川家所能动员的最大兵力。先锋大将井伊直盛沿东海道一路西进,其中包括松平元康。

5月12日 义元本队从骏府出发,到达藤枝。先锋到沓挂川。

5月13日 义元本队到沓挂川。先锋到达池田

5月14日 义元本队到达引马城(后来的浜松城)。先锋到达赤坂。

5月15日 义元本队到达吉田。先锋到达御油赤坂。

5月16日 义元本队到达冈崎。先锋到达池鲤鲋(后来的知立)。

5月17日 义元本队到达池鲤鲋。先锋越过境川,侵入尾张境内。

5月18日 义元于沓挂进行军议

原松平氏的支配地沓挂城曾一度从属织田信秀。然而在信秀死后,城主近藤景春跟随鸣海城的山口继教一起离开了织田家。今川义元此次军议的内容没有记载。之后,义元亲率大军参阵。途中已在冈崎、池鲤鲋、今冈留下数千人守备,并于沓挂留下1500人。

5月18日 傍晚 松平元康大高城运粮

丸根砦的佐久间盛重与鹫津砦的织田秀敏(信长的大叔父)派人将今川方的行动及时报告了信长,“今川方18日晚试图运粮入大高城。如晚上遇大潮影响,那么19日早上必定行动。不会有错!”织田信长在清洲城内召集家老们军议,会上信长一语未发,最后用一句“夜深了,大家都回家休息去吧。”结束了整个军议。那些局部的胜利并不会对大局产生什么影响,因为此时信长已经决定进行奇袭作战。“要欺骗敌方,首先要欺骗友方。”信长等待着机会的到来。

5月19日 未明 松平元康开始进攻丸根砦

成功的完成了运粮任务的松平元康率1000人出城,开始攻击丸根砦。佐久间盛重率400人出城迎战。

5月19日 同时刻 朝比奈泰朝开始进攻鹫津砦

在松平元康攻击丸根砦的同时,对鹫津砦的进攻也开始了。今川方指挥为朝比奈泰朝及井伊直盛,兵力推测为2000人。鹫津砦守将织田玄蕃、饭尾亲子决定笼城抗战。

此时,大高城南黑末川河口还出现了前来呼应义元大军的河内二の江僧人服部友定所率领20艘船。

5月19日 黎明 信长出阵

“今川军开始攻击丸根、鹫津”的情报传到了清州。信长舞起了敦盛,“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看世事,梦幻似水。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用完饭后,信长仅引岩室长门守、长谷川桥介、佐藤藤八、山口飞守、贺藤弥三郎5人出阵,直奔热田而去。详细时间不明,推测攻击丸根、鹫津砦为上午3时左右,信长出阵为上午4时过后。

5月19日 上午8时 信长到达热田

据《信长公记》记载,信长在上知我麻神社东眺望,确认丸根、鹫津砦方向的烟,并在热田神宫祈愿。此时,信长本队“马上六骑,杂兵二百”。

5月19日 上午10时 信长通过丹下砦,到达善照寺砦

由于热田附近涨潮,海岸沿线道路被海水所淹没,马匹无法通过,同时为了也避开丸根、鹫津附近的今川军,信长选择通过水野带刀守备的丹下砦,至佐久间信盛守备所在的善照寺砦。信长在那里作了最初的敌情分析,包括“负责指挥攻击丸根、鹫津砦的是谁”,“义元本队在哪里”等问题。此时,信长本队约为1000~1500人。

5月19日 上午10时30分 丸根、鹫津砦陷落

在信长到达善照寺砦之后不久,丸根、鹫津砦相继被攻陷。经过6、7个小时的激战,最终以今川方的胜利而告终。织田方佐久间大学、织田玄蕃、饭尾近江守亲子等战死。

5月19日 正午 今川义元到达桶狭间

从沓挂出发后一路西进的义元本队在正午时分到达桶狭间山。桶狭间山位于东海道与大高道的分歧点鸣海丘陵内,高65米,地处沓挂与大高城中间,距东海道织田方中岛砦3公里。义元本队推测约为5000人,于桶狭间山上面向西北布阵。、

5月19日 正午后 佐佐隼人正突击今川军

丹下、善照寺砦的织田军得到“信长,到达善照寺砦”的消息后士气大振。佐佐隼人正胜通、千秋四郎乘势带领本队300人对桶狭间山上的今川军进行突击。然而寡不敌众,佐佐队被今川军击退,佐佐胜通、千秋四郎等50人战死。义元得报后大笑,“就算天魔鬼神前来又能如何!”

5月19日 正午后 信长前往中岛砦

得知佐佐队败退后,信长不顾家臣的反对,引军向中岛砦移动。据《信长公记》记载,总兵力不到2000人。本来中岛砦与丹下、善照寺砦一起负责封锁鸣海城,同时也连接着包围大高城的丸根、鹫津砦,但是此时丸根、鹫津砦已被攻占,中岛砦腹背受敌。

5月19日 正午后 信长向义元本队移动

到达中岛砦后,田出羽守马上报告了义元本队的确切位置。信长下令全军开始攻击,依然遭到家老们竭力制止。信长说道,“大家听好!敌人从昨天晚上开始,先是大高运粮,后又经丸根、鹫津苦战,已是强弩之末。我军以逸待劳,岂有不胜之理!无须斩取敌人的首级,敌人撤退我们就追杀。出发!”中岛砦仅留下佐佐队的残部守备,而今川军先锋队鹈殿军、鹫津的朝比奈军、鸣海的冈部军却没有乘机偷袭信长的后方。

5月19日 下午1时 突然天降大雨、信长突击

此时,桶狭间一带突然下起了大雨。织田军的士兵们大喜,“这是热田大明神在保佑我们啊!”大雨掩盖了织田军的行踪,而正在作战斗准备的今川军都离开原位避雨。雨停了,已到达山间的信长本队向山上的义元前卫部队发起突击。前卫部队很快败走,弓、枪、铁炮、指物散落一地。看到前田利家、毛利秀赖、木下嘉俊、中川金右卫门、佐久间弥太郎、森小介、安食弥太郎、鱼住隼人等人手里还是拿着斩下的首级,信长骂道,“不要首级,扔掉!我只要胜利!”

5月19日 下午2时 追捕今川义元

遭到信长本队突袭的今川军开始反击,两军陷入混战。突然,信长大叫道,“那是义元的旗本!”织田军向东一路杀去。据《信长公记》记载,义元本队退下桶狭间山,向东海道方向逃去。由于大雨的缘故,山间道路泥泞,展开的义元本队无法集结,各队求援不利。

5月19日 下午2时后 今川义元死于桶狭间

300人旗本队保护着今川义元撤退,然而在织田军不断的冲击下只剩下50人左右。信长从马上跳下,和其他士兵一起徒步作战。两军激战,不辩敌我。信长的、小姓众也伤亡惨重。义元遭到信长侍从服部小平太春安,毛利新介良胜攻击,混战中义元砍断服部小平太春安的右腿,并咬下了毛利新介良胜的两根手指,但最终被杀,并被两人讨取首级。同时战死的还有今川家的大将松井宗信等人。士兵们大叫,“义元讨死了!”之后,织田军开始退出战场,并于当日晚回到清州城。

今川的援军鸣海河口的河内僧人服部友定开始撤退。途中于热田港上岸,在村子里放火,遭町人反击,战死数十人。

5月20日 信长首级检

信长召见捕获的持义元马鞭的同朋,听其叙述了讨取义元的经过。之后,信长进行首级检,并由今川义元被俘的侧近写下可辨认的武将姓名。首级数约3000枚 。首级检完毕后,信长将义元的首级、太刀、胁差交与同朋,随行10名僧人一起送返骏府。义元的名刀“左文字の刀”被信长所收藏。

之后,鸣海城的冈部元信投降。大高城、沓悬城、池鲤鲋城、鸭原城等处的今川军败退。信长在清州以南20町的热田街道须贺口筑起义元冢。

1560年(永禄3年)5月12日,今川义元先在骏河召开誓师仪式,然后兵分两路沿东海道三河尾张进发,先锋到沓挂川。13日,今川义元本队到沓挂川,先锋到达池田。14日,今川义元本队到达引马城,先锋到达赤坂。15日,今川义元本队到达吉田,先锋到达御油。16日,今川义元本队到达冈崎,先锋到达池鲤鲋(后来的知立);义元留下5,000兵力驻守冈崎城,其余部队攻入守军不足400的沓挂城。

17日,今川义元本队到达池鲤鲋,后进入沓挂城,先锋越过境川,进入尾张境内。18日,今川大军对尾张境内的鸣海大高城发起攻击;织田方守军都不足千人,不到日落前这两个城就被攻陷。同时,今川方松平元康率军运粮入大高城。义元于沓挂城进行夜间军事会议,指派大将朝比奈泰朝进攻鹫津城,命令松平元康攻下丸根城,两军之间则有鹈殿长照率领三千人作为战略预备队接应;当前述骏河、三河各部与织田军展开作战后,义元迳率本阵5,000兵力往清洲城方向进发,同时在冈崎、池鲤鲋、今冈各地留下数千人守备,并于沓挂留下1,500人。

织田秀敏派人将今川方的行动及时报告了信长,织田信长与家老、臣下进行军事会议,众将大多主张坚守清洲城寨。据可信史料《信长公记》记载,信长当时只与重臣闲聊家常,最后只以:“夜深了,请各自退下。”一语结论。

斥候传信告今川义元,谓信长在清州城内带着三个少年饮酒、跳舞,今川义元于是判定信长是束手无策而自暴自弃了。

19日清晨,织田信长命侍童击手鼓,自舞一曲能乐谣曲“幸若舞”中的‘敦盛’,歌词中译如下:

我思此世,居所不久长。
  叶上白露,妖胜水中月。
  金谷咏花,无常风诱花。
  南楼弄月,有为云遮月。
  人间五十年,与化天比之,直如梦与幻。
  一度受此生,哪有不灭之道理?

据《信长公记》记载,几回舞毕,信长抛下乐器,穿上甲胄,吞下一碗泡饭,一跃上座骑“连钱苇毛”前往战场。

松平元康〈后称德川家康〉和朝比奈泰朝开始对织田氏的丸根砦及鹫津砦亦于发动猛攻。松平元康带兵一千,进攻鸣海城南边、大高城东南方的丸根砦,守将佐久间盛重率仅有的四百人部队出砦迎战。而朝比奈泰朝则率二千人攻打丸根砦西北、由织田秀敏所扼守的鹫津砦。开战至下午4时左右,丸根砦守将佐久间大学阵亡,战况对织田相当不利。到了下午今川军的先头部队已攻陷丸根砦及鹫津砦,也顺利肃清大高城周边的织田军残部,午鹫津、丸根两砦业已被攻陷。取得阶段性胜利的今川义元,于是离开沓挂城,进入大高城。

20日下午,义元乘坐着华丽贵重的轿子率领大军行进到桶狭间休息。现代没有“桶狭间山”这座山名,后人推测应该是沓挂城与大高城之间的中央点,该处有座标高六十四米的丘陵,离织田军中岛砦仅有三公里。

接下来不断的有飞马快报传来前线战报:朝比奈泰朝攻克鹫津;松平元康派来的信使还带着一个木匣,里面是佐久间大学的首级。一路上乡里络绎不绝的“礼者”(今川军行军路途上所经过的各村、庄、砦、城、县的公关代表)已献上劳军拜谒进奉。这一切使得义元认为此刻织田信长应该不敢出兵,没有继续行军的必要。

信长单骑和少数随从终于到达热田神宫前,指挥织田军击退今川军的攻势之后,再将部队集合到善照寺前举行誓师仪式。

1560年5月21日,织田信长亲自率队奇袭了今川军本队;今川义元战死、今川军因而败退。关于信长直捣今川军旗本的具体过程,有以下两种主要说法:

迂回奇袭说(史料“甫庵信长记”、“武功夜话”):信长在善照寺砦时,接收到梁田政纲的情报,指今川义元正要从沓挂前往大高城。于是信长决定在雨中迂回地从太子根山向桶狭间奇袭,最后斩获义元首级。不过近代考据义元并非驻扎于山谷间。此说法已经逐渐没落。

正面袭击说(史料“信长公记”):此说法认为信长其实是正面朝向桶狭间山的今川军进军。信长认为敌军运粮进大高城,又与我方两处堡垒苦战,应已疲惫不堪,当织田军前进至山脚时,桶狭间一带突然变天,降下骤雨冰雹,信长军伺机前进至今川军附近,等天气放晴之后趁今川军不意之际突然出现,开始展开突击。

此战为最少三千余织田军奇袭刚遭遇豪雨或冰雹袭击的今川五千人本队(一般本阵备兵员不会超过1500人),被后世渲染成以少胜多(二千对四万)的战役,事实上远在与美浓交界的蜂须贺正胜的川并众以及美浓苗木城主远山直廉(苗木勘太郎,远川夫人实父,知行两个郡47个村万石以上实力,远在美浓与信浓交界,岩村城附近),以及所有后世熟知的织田的家臣团成员几乎都参与了这次战役,而不信神的织田信长在热河神宫驻足即是等待后援跟上。

今川义元之墓,于爱知县丰明市,战场遗址旁。

今川义元的死亡经过有两种记述:

信长公记》中记载:信长的侍骑护卫队(马回)中之一员服部一忠对上今川义元,用长矛刺向义元,但遭义元反击,被砍伤膝盖因而右膝负伤。两军主将护卫队趁乱格斗之际,织田信长贴身护卫队新人毛利新助也加入混战,今川义元为毛利新助所斩杀。大将突然陨命,今川军阵脚大乱,织田军士气大振,此役以大胜告终。

《改正三河后风土记》则记载毛利新助得以斩杀今川义元纯属偶然,混战中今川义元还咬断了毛利新助的左手手指。此时日本仍然实行类似中国战国时代秦国的首级制;换言之想要升官希望领赏立下威名的官兵必须用敌人的脑袋来交换。信长在突击前下达取消首级制,被认为是一开始就瞄准了敌方大将今川义元之首级。

拂晓的时候信长在桶狭间接受毛利新助呈贡的今川义元首级后,便率军回到了清州城。等到今川义元的脑袋被展示在清州城之后,义元的叔父蒲原氏政,外甥久能半忠,妹婿浅井政敏等三人亦遭处决。山口左马介义、庵元美作守元政、吉田武藏守氏好、葛山播磨守长嘉、江民部少辅亲氏、伊官权守、冈部甲斐守长定、滕枝伊贺守氏秋、朝北奈主计介秀诠等人也因为这场战役而殒命。

占领鸣海城的冈部元信本死守不弃,但势已至此,遂修书通告信长,以自己撤出鸣海城为条件,交涉请求交换将义元的首级赐回带到骏河安葬。信长在清洲城南方二公里街道旁造了义元冢,执行千僧诵经法会,隆重祭祀。

5月23日,今川军撤回骏府;松平元康则趁机占据其本家居城冈崎城,摆脱今川家的支配。 此后,松平元康切断与今川家的所有关系,改姓名为“松平家康”,并与儿时玩伴织田信长结为同盟。(织田家在江户幕府时期代代仍是旗本之一。)

织田信长在“桶狭间合战”取得最后胜利的决定性因素有三个:

一:今川军的前锋部队未能对信长本队的行动进行任何阻击。会出现这种情况实在令人无法想象,信长并非深夜偷袭,而是在大白天行军,却没有任何今川家的军队对信长的行动进行阻碍。

二:义元将部队沿着西北、东南方向一线展开布阵,这种平行的布阵方式使义元在被信长袭击后,无法快速集结军队,终于导致失败。

三:在信长布置好后,突然天降大雨,不但打乱了今川军的防备,还破坏了桶狭间山的道路。如果没有这场突然的大雨,信长即使成功的袭击义元的本队,也无法将义元击杀。在道路良好的情况下,义元即可以快速集结部队抵御信长的进攻,也可以暂时的撤退,躲避信长的追杀。但是被破坏的山路使这两个行动都无法实施,终于导致了义元被击杀,和今川军全面崩溃的结局。

可以说“桶狭间合战”的决定性因素是一场暴雨,一场对织田信长恰倒好处的暴雨。如果没有这场暴雨,织田信长的行动绝对难以成功。所以说织田信长被称为暴雨将军还是有其道理的。

桶狭间合战最大的影响便是织田信长的崛起和今川一族的没落,此战役也改变了日本战国初期群雄割据的格局,天下渐渐向着少数大名对抗的时代迈进。

织田信长用奇袭方式取得了战役的胜利,通过此战役当时年仅二十七岁的信长确立了自己的霸业根基,此后便开始了“天下布武”,最终成为日本战国时代最强的霸主。

对今川一族来说则是家族衰败的开始。今川义元一死,松井宗信等多位大将也都战死在了桶狭间。之后今川家督一职由义元之子今川氏真接任。但因其能力远不及义元,今川家因而慢慢衰落。德川家康趁势摆脱今川家控制并与织田信长结盟。而后今川家族领地又被武田信玄趁机夺得,最终今川氏真投降于德川家康,今川家就此灭亡。

此役之后,今川氏迅速衰亡;而少年期被人蔑称“尾张的大傻瓜(日语:尾张の大うつけ)”的织田信长则一战成名,从此展开对美浓等邻国的侵攻,进而称霸近畿地方,在中日本、西日本很大范围内终结了战国时代“群雄割据”的局面。织田信长的霸业,成为了后来丰臣秀吉在名义上统一日本的权力基础。

此外,松平元康(后来改名为德川家康)脱离了今川氏的支配独立,进而与信长缔结左右了日本历史走向的“清洲同盟”,最终得以跻身安土桃山时代日本中央政权的核心。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