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亚伯拉罕林肯(美国第16任总统)

亚伯拉罕林肯(美国第16任总统)

亚伯拉罕林肯(英文名:Abraham Lincoln,1809年2月12日-1865年4月15日),美国政治家思想家,演说家,共和党人,美利坚合众国第16任美国总统,黑人奴隶制的废除者。

其任总统期间,美国爆发内战,史称南北战争,林肯坚决反对国家分裂。他废除了叛乱各州的奴隶制度,颁布了《宅地法》、《解放黑人奴隶宣言》。林肯击败了南方分离势力,维护了美利坚联邦及其领土上不分人种、人人生而平等的权利。内战结束后不久,林肯遇刺身亡,是第一个遭遇刺杀的美国总统,也是首个共和党籍总统,多次被评价为最伟大的总统。最新版5美元纸币正面是亚伯拉罕林肯的照片。

2006年,亚伯拉罕林肯被美国的权威期刊《大西洋月刊》评为影响美国的100位人物第1名。 [1-2]

2008年英国《泰晤士报》组织专家委员会对43位美国总统分别以不同的标准进行“最伟大总统”排名,亚伯拉罕林肯排名第一。 [3]

1809年2月12日,林肯出生在肯塔基州哈丁县一个贫苦的家庭,用他自己的话说,他的童年是“一部贫穷的简明编年史”。小时候,他帮助家里搬柴、提水、干农活等等。 父母是英国移民的后裔,他们以种田和打猎为生。

1816年,林肯全家迁至印第安纳州的西南部,开荒种地为生。9岁的时候,林肯年仅36岁的母亲不幸去世了,这也因此培养了他独立思考与处事的能力,长大后193cm的身高,却总是给人以最沉稳忧郁的印象。一年后,父亲与一位名叫莎莉布什(Sally Bush) [4] 的善良开明的女性结婚。继母慈祥勤劳,对待丈夫前妻的子女如同己出,对小林肯充满爱心,林肯也敬爱后母,一家人生活得和睦幸福。由于家境贫穷,林肯受教育的程度不高。为了维持家计,少年时的林肯当过俄亥俄河上的摆渡工、种植园的工人等等。

18岁那年,身材高大的林肯为一个船主所雇佣,与人同乘一条平底驳船顺俄亥俄河而下,航行千里到达新奥尔良。25岁以前,林肯没有固定的职业,四处谋生。成年后,他成为一名当地土地测绘员,因精通测量和计算,常被人们请去解决地界纠纷。在艰苦的劳作之余,林肯始终是一个热爱读书的青年,他夜读的灯火总要闪烁到很晚很晚。在青年时代,林肯通读了莎士比亚的全部著作,读了《美国历史》,还读了许多历史和文学书籍。他通过自学使自己成为一个博学而充满智慧的人。

1834年,在一场政治集会上林肯第一次发表了政治演说,由于抨击黑奴制,提出一些有利于公众事业的建议,他在公众中有了影响,加上他具有杰出的人品,1834年他被选为州议员。同年8月,25岁的林肯作为辉格党人当选为伊利诺伊州议员并连任三届至1842年,同时管理乡间邮政所,并从事土地测量。

1836年,林肯通过自学成为一名律师,后在斯普林菲尔德合伙开办律师事务所。不久又成为州议会辉格党领袖。积累了州议员的经验之后。1846年,37岁的林肯当选为美国众议员

1847年,林肯作为辉格党的代表,参加了国会议员的竞选,获得了成功,第一次来到首都华盛顿。在此前后,关于奴隶制度的争论,成了美国政治生活中的大事。在这场争论中,林肯逐渐成为反对黑奴主义者。他认为奴隶制度最终该消灭,首先应该在首都华盛顿取消奴隶制。代表南方奴隶主利益的蓄奴主义者则疯狂地反对林肯消除奴隶制。

1850年,美国的奴隶主势力大增,林肯退出国会,继续当律师。1856年,林肯因强烈反对扩大奴隶制而退出辉格党,参加新成立的反对奴隶制的共和党,并很快成为该党主要领导人。

1860年11月,林肯当选总统,共和党首次执政。林肯的当选对南方种植园主的利益构成严重威胁,南方种植园奴隶主为制造分裂,发动了叛变,南方11个州先后退出联邦,宣布成立“美利坚联盟国”,并制订了新的宪法,选举新总统。

1861年4月,南方叛乱武装首先向北方挑起战争。林肯号召民 众为维护联邦统一而战,南北战争爆发。南北战争打响后,林肯总统当机立断,不仅扩大了总统战争权力,而且还下令在部份地区中止公民人身保护令特权。但是,在解放黑奴问题上林肯一直彷徨动摇、犹豫不决,其中一个重要顾虑就是与宪法程序有关的私有产权问题。鉴于美国宪法严禁政府在没有正当法律程序的条件下剥夺公民财产,林肯无意也无权解放黑奴。

1862年8月22日,在给《纽约论坛报》编辑格瑞莱的信中,林肯写道:“我的最高目标是拯救联邦,既不是保存奴隶制度,亦非摧毁奴隶制度。如果不解放一个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一个不解放;如果解放全部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就全部解放;如果解放一部分奴隶,不解放其他奴隶就能保存联邦,我也照办。” [5] 就任总统初期,林肯为避免国家分裂与战乱,他曾试图需求以和平的方式废除奴隶制。但随着战争的深入,林肯真正地认识到,要想真正废除奴隶制,就必须要流血牺牲,和平的方式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林肯由于在内战的最危急关头,能够顺应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以革命的方式摧毁奴隶制,并解决人民对土地的要求,因而推动了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为维护国家统一和解放黑人奴隶做出了重要贡献。

北方在战场上的失利引起了广大人民的强烈不满,许多城市爆发了示威游行,要求政府采取措施扭转战局。这时林肯才意识到,要想打赢这场战争,就必须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废除奴隶制、解放黑奴。1862年5月,林肯签署了《宅地法》 ,规定每个美国公民只交纳10美元登记费,便能在西部得160英亩土地,连续耕种5年之后就成为这块土地的合法主人。这一措施从根本上消除了南方奴隶主夺取西部土地的可能性,同时也满足了广大农民的迫切要求,大大激发了农民奋勇参战的积极性。1862年9月,林肯又亲自起草了《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草案)》。

1863年1月1日正式颁布《解放黑人奴隶宣言》,宣布即日起废除叛乱各州的奴隶制,解放的黑奴可以应召参加联邦军队。宣布黑奴获得自由,从根本上瓦解了南军的战斗力,也使北军得到雄厚的兵源。内战期间,直接参战的黑人达到18.6万人,他们作战非常勇敢,平均每三个黑人中就有一人为解放事业献出了生命。

1863年提出“民有民治民享”的纲领性口号,从而使战争成为群众性的革命斗争。有必要指出的是,《解放奴隶宣言》主张所有美利坚联邦叛乱下的领土之黑奴应享有自由,然而豁免的对象也包含未脱离联邦的边境州,以及联邦掌控下的诸州。此宣言仅立即解放少部分奴隶,但实质上强化联邦军掌控联邦的领土后这些黑奴自由的权威性,并为最终废除全美奴隶制度预先铺路。 [6] 《宅地法》和《解放黑人奴隶宣言》这两个法令的颁布是美国南北战争(the Civil War)的转折点,战场上的形势变得对北方越来越有利了。1863年7月1日到3日,双方在华盛顿以北的葛底斯堡展开了内战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战斗。双方激战了三天三夜,北军重创南军,使南军损失了3.6万人,从此北军开始进入反攻,而南军只有防守了。

1863年的7月4日,北军又在维克斯堡大获全胜。维克斯堡位于密西西比河上,是一个高出水面200英尺的悬崖,据守悬崖的南军居高临下,可以用炮火直接威胁河上来往的船只。如果从下面攻打这个要塞非常困难。早在1862年末,格兰特就率军在海军的协助下几次攻打这个要塞,但都没成功。1863年4月,格兰特实行了新的进攻计划,先摧毁了要塞周围的各个据点,然后包围了维克斯堡。海军也来助战,从陆地和水上同时进攻,猛烈炮击要塞,震耳欲聋的炮声一直响了47天之久。7月4日,困守要塞的南军弹尽粮绝,被迫投降,北军这一次俘虏叛军2.9万人。紧接着,北方军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迅猛追击叛军,1865年4月3日攻占了叛军首都里士满。4月9日,叛军总司令罗伯特李率残部2.8万人在阿波马托克斯小村向格兰特投降。历时四年的南北战争以北方的胜利而告终。

由于亚伯拉罕林肯在美国内战的卓越功绩,1864年11月8日他再次当选为美国总统。然而,还没等林肯把他的战后政策付诸实施,悲剧发生了。1865年4月14日晚10时15分,就在南方军队投降后第5天,林肯在华盛顿福特剧院被枪杀。同情南方的演员约翰布斯趁总统保镖离开之时,悄悄溜到总统包厢开枪击中了林肯。4月15日,美利坚合众国第16任总统亚伯拉罕林肯与世长辞。

布斯出身于美国戏剧界名门之后,他高超的演技一直是女性戏迷追逐的对象。但是布斯人在戏行,心忧国家,他在政见上毫不含糊:一个坚定的南部联邦的极力支持者。内战期间,布斯就纠合了一群人暗中活动,这些人包括他的儿时好友米切尔奥劳夫林和萨姆阿诺德;马里兰州一个制造马车的乔治阿茨罗德;23岁的药店员工大卫赫罗尔德;前南部联邦战士路易斯鲍威尔,还有一个曾经为南军提供过情报的约翰萨拉特。这个组织曾经在华盛顿的一所公寓密谋了绑架林肯以交换南部被俘战士的计划,但这些计划都像其他许多阴谋一样,毫无结果。

林肯被刺的前两三天,布斯几乎天天酩酊大醉,他以前的那个阴谋组织支离破碎,只剩下佩因、赫罗尔德和阿茨罗德了。4月14日中午时分,他去福特剧院取邮件,无意中看到海报上说,林肯和格兰特将出席晚上的节目,布斯一阵狂喜,立即召集死党实施他们的最后计划:阿茨罗德去刺杀副总统约翰逊,佩因和赫罗尔德去刺杀日渐康复的国务卿西华德,布斯自己去枪杀总统。

布斯于晚上10点平静地进入了总统的包厢。本来包厢是有个锁的,但这锁在几天前就坏了,也没有人报告此事。由于布斯本来是个演员,所以警卫总统的人都没有为难他。警察约翰派克本来应该是守在大厅通往包厢的必经之路上的,但是他对看戏毫无兴趣,所以躲到另一个房间去喝酒去了。

当布斯进入包厢后,他平静地把枪瞄准了林肯的左耳和背脊之间……共开枪8次,林肯被击中6次,其中5次击中要害。然而1675名观众中,只有很少人听见枪声,甚至坐在旁边的林肯夫人和几个陪同看戏的人都没有对枪声太震惊。因为布斯选择了戏剧的高潮处开枪,观众的大笑和枪声混杂在一起是很难听清的。

接下来包厢里一片混乱,布斯从包厢里跳到舞台上,转身向观众喊了句:“一切暴君 [7] 都是这个下场。”这是弗吉尼亚州的名言。林肯遇刺后,布斯一直向南逃,但由于政府展开了全国性的搜查,布斯被发现在一个锁着的猪圈里,最后被外面的人员的枪打死了。死后的几十年内,有很多人声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布斯,还有一个人间隔几十年两次声称自己是布斯,但其实都是因为这些人想通过于此来出名,从这些事可以反映出林肯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极高。

(一)林肯经常开玩笑。早在读书时,有一次考试,老师问他:“你愿意答一道难题,还是两道容易的题目?”林肯很有把握地说:“答一道难题吧。”“那你回答,鸡蛋是怎么来的?”“鸡生的。”老师又问:“那鸡又是从哪里来的呢?”“老师,这已经是第二道题了。”林肯微笑着说。

(二)林肯当过律师。有一次出庭,对方律师把一个简单的论据翻来覆去地陈述了两个多小时,讲得听众都不耐烦了。好不容易才轮到林肯上台替被告辩护,他走上讲台,先把外衣脱下放在桌上,然后拿起玻璃杯喝了两口水,接着重新穿上外衣,然后再脱下外衣放在桌上,又再喝水,再穿衣,这样反反复复了五六次,法庭上的听众笑得前俯后仰。林肯一言不发,在笑声过后才开始他的辩护演说。

(三)有一次,林肯在擦自己的皮鞋,一个外国外交官向他走来说:“总统先生,您竟擦自己的皮鞋?”“是的,”林肯诧异地反问,“难道你擦别人的皮鞋?”一次,某议员批评林肯总统对敌人的态度时,质问道:“你为什么要试图跟他们做朋友呢?你应当试图去消灭他们。”“我难道不是在消灭政敌吗?当我使他们成为我的朋友时,政敌就不存在了。”林肯温和地说。

(四)一天,林肯总统身体不适,不想接见前来白宫唠唠叨叨要求一官半职的人。但一个讨人厌的家伙赖在林肯身旁,准备坐下来长谈。林肯非常厌烦,但出于礼貌不能直接把他赶走。这时,正好有总统的医生走进房里。林肯急忙向他伸出双手,问道:

“医生,我手上的斑点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那是假天花,就是轻度的天花。”医生说。

“我全身都有,”林肯说,“我看它是会传染的,对吗?”

“不错,非常容易传染。”医生说。

那位来客听了这番话,马上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好吧,我现在不便多留了,林肯先生。我没有什么事,只是来探望你的。”

“呀,不必这么急急忙忙嘛,先生。”林肯轻快地说。

“谢谢你,先生,我下次再来看你。”说罢他朝门外头也不回地走了。
  

(五)青年时代的林肯在伊利诺斯州的圣加蒙加入了民兵。他的上校指挥官是一个矮个子,而林肯的身材特别高大,大大的超过了这位指挥官。由于自己觉得身材高,林肯习惯于垂着头、弯着腰走路。上校看见他那弯腰曲背的姿势十分生气,把他找来训斥一顿。

“听着,阿伯,”上校大声喊道,“把头高高地抬起来,你这个家伙!”

“遵命,先生。”林肯恭敬地回答。

“你的头要高高地抬起来,你这家伙,”上校坚持己见,“要再抬高一些。”

林肯只得把身体挺直,脖子伸得长长的,问道:“这样可以吗?”

“还要再抬高点。”上校说。

“是不是要我永远这个样子?”林肯问道。

“当然,你这个家伙,这还用问吗?”上校冒火啦。

“对不起,上校,”林肯面带愁容地说:“那么只好与你说声再会啦,因为我将永远看不见你了!”

(六)林肯竞选总统时曾为脸颊过瘦而大伤脑筋。一位11岁的小女孩格瑞丝彼黛尔偶然看到林肯画像,不知怎的,她一下子就想到:这个人要有胡子多漂亮啊!彼黛尔立即给林肯写信:“我非常渴望您能当总统。我有四个哥哥,有两个愿意投您的票,您要是留胡子,我会让另外两个哥哥也投您的票,您太瘦了,留了胡子会英俊得多。所有女士都喜欢有胡子的先生,她们的丈夫也会投您的票,您一定会当选。”林肯就任了第16任总统后,直到临死那年还蓄着胡子。

林肯曾乘专列来到彼黛尔的家乡,吻着小姑娘说:“你看,为了你,我已经蓄了胡子。”

(七)圣诞节前夕,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变得少了许多。“感谢上帝,今天的生意真不错!”忙碌一天的史密斯夫妇送走了最后一位来鞋店里购鞋的顾客后由衷地感叹道。透过通明的灯火,可以清晰地看到夫妻二人眉宇间的激动与喜悦。
  史密斯先生走向门口,准备去搬早晨卸下的门板。他突然在一个放着各式鞋子的玻璃橱窗前停了下来透过玻璃,他发现了一双孩子的眼睛。
  史密斯先生急忙走过去看个仔细:这是一个捡煤屑的穷小子,冻得通红的脚上穿着一双极不合适的大鞋子,落满煤灰的鞋子上早已“千疮百孔”。他看到史密斯先生走近了自己,目光从橱窗里做工精美的鞋子上移开,盯着这位鞋店老板,眼睛里饱含着一种莫名的希冀。
  史密斯先生俯下身和蔼地问:“圣诞快乐,我亲爱的孩子,请问我能帮你什么忙吗?”
  男孩儿好半天才应道:“我在乞求上帝赐给我一双合适的鞋子,先生,您能帮我把这个愿望转告给他吗?我会感谢您的!”
  正在收拾东西的史密斯夫人这时也走了过来,她把这个孩子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把丈夫拉到一边说:“这孩子蛮可怜的,还是答应他的要求吧?”史密斯先生却摇了摇头,不以为然地说:“不,他需要的不是一双鞋子,亲爱的,你把橱窗里最好的棉袜拿来一双,再端一盆温水来,好吗?”史密斯夫人满脸疑惑地走出去。
  史密斯先生很快回到孩子身边,告诉男孩儿说:“恭喜你,孩子,我已经把你的想法告诉了上帝,马上就会有答案了。”孩子的脸上这时开始漾起兴奋的笑容。
  水端来了,史密斯先生搬了一张小凳子示意孩子坐下,然后脱去男孩儿脚上那双布满尘垢的鞋子。他把男孩儿冻得发紫的双脚放进温水里,揉搓着,语重心长地说:“孩子,真对不起,你要一双鞋子的要求,上帝没有答应你,他说,不能给你一双鞋子,而应当给你一双袜子。”男孩儿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失望的眼神充满不解。
  史密斯先生急忙补充说:“别急,孩子,你听我把话说明白。我们每个人都会对心中的上帝有所乞求,但是,他不可能给予我们现成的好事,就像每个人都想追求宝藏,但是上帝只能给我们一把铁锹或一张藏宝图,要想获得真正的宝藏还需要我们亲自去挖掘。相信自己,前途才会一片光明啊!
  我在小时候也曾乞求上帝赐予我一家鞋店,可上帝只给了我一套做鞋的工具,但我始终相信拿着这套工具并好好利用它,就能获得想要的一切。二十多年过去了,我做过擦鞋童、学徒、修鞋匠、皮鞋设计师……如今,我不仅拥有了这条大街上最豪华的鞋店,而且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妻子和幸福的家庭。孩子,你也是一样,只要你拿着这双袜子去寻找你梦想的鞋子,永不放弃,那么,你肯定也会成功的。另外,上帝还让我特别叮嘱你:他给你的东西比任何人都丰厚,只要你不怕失败,不怕付出!”
  脚洗好了,男孩儿若有所思地从史密斯夫妇手中接过“上帝”赐予他的袜子,像是接住了一份使命,走出了店门。他向前走了几步,又回头望了望这家鞋店,史密斯夫妇正向他挥手:“记住上帝的话,孩子!你会成功的,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男孩儿一边点头,一边迈着轻快的步子消失在黑夜里。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又是一个圣诞节,年逾古稀的史密斯夫妇早晨一开门,就收到了一封陌生人的来信,信中写道:
  尊敬的先生和夫人:
  您还记得三十多年前那个圣诞节前夜,那个捡煤屑的小伙子吗?他当时乞求上帝赐予他一双鞋子,但是上帝没有给他鞋子,而是别出心裁地送给他一番比黄金还贵重的话和一双袜子。正是这样一双袜子激活了他生命的自信与不屈!这样的帮助比任何同情的施舍都显得重要,给人一双袜子,让他自己去寻找梦想的鞋子,这是你们的伟大智慧。
  衷心地感谢你们,善良而智慧的先生和夫人。他拿着你们给的袜子已经找到了对他而言最宝贵的鞋子他当上了美国的第一位共和党总统。
  我就是那个穷小子。
  信末的署名是:亚伯拉罕林肯! [8]

一、

葛底斯堡演说词

亚伯拉罕林肯

八十七年前,我们的先辈在这个大陆上建立起一个崭新的国家。这个国家以自由为理想,奉行所有人生来平等的原则。

我们正在进行一场伟大的国内战争我们的国家或任何一个有着同样理想与目标的国家能否长久存在,这次战争是一场考验。现在我们在这场战争的一个伟大战场 [5] 上聚会在一起,将这战场上的一小块土地奉献给那些为国家生存而英勇捐躯的人们,作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我们这样做是完全适当的、应该的。

然而,从深一层的意义上说来,我们没有能力奉献这块土地,没有能力使这块土地变得更为神圣。因为在这里进行过斗争的、活着的和已经死去的勇士们,已经使这块土地变得这样圣洁,我们的微力已不足以对它有所扬抑。我今天在这里说的话,也许世人不会注意也不会记住,但是这些英雄的业绩,人们会永世不忘。

我们后来者应该做的,是献身于英雄们曾在此为之奋斗、努力推进但尚未完成的工作。我们应该献身于他们遗留给我们的伟大任务。我们的先烈已将自己的全部精诚赋予我们的事业,我们应从他们的榜样中汲取更多的精神力量,决心使他们的鲜血不至白流。在上帝的护佑下,我们的国家将获得自由的新生。我们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将永存于世上。

(简介:这是林肯1863年11月19 [9] 日在葛底斯堡阵亡将士公墓落成仪式上发表的演说,是公认的英语演讲的最高典范。)

The Gettysburg Address

Gettysburg, Pennsylvania

November 19, 1863

Four score and seven years ago our fathers brought forth on this continent, a new nation, conceived in Liberty, and dedicated to the proposition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Now we are engaged in a great civil war, testing whether that nation, or any nation so conceived and so dedicated, can long endure. We are met on a great battle-field of that war. We have come to dedicate a portion of that field as a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those who here gave their lives. That nation might live. It is altogether fitting and proper that we should do this.

But, in a larger sense, we can not dedicate, we can not consecrate, we can not hallow this ground. The brave men, living and dead, who struggled here, have consecrated it, far above our poor power to add or detract. The world will little note, nor long remember what we say here, but it can never forget what they did here.

It is for us the living, rather, to be dedicated here to the unfinished work which they who fought here have thus far so nobly advanced. It is rather for us to be here dedicated to the great task remaining before us - that from these honored dead we take increased devotion to - that cause for which they gave the last full measure of devotion - that we here highly resolve - that these dead shall not have died in vain - 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 - and that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 shall not perish from the earth.

(By Abraham Lincoln)

二、

林肯第二次就职演说
  (1865年3月4日)
  各位同胞:
  在这第二次的宣誓就职典礼中,不像第一次就职的时候那样需要发表长篇演说。在那个时候,对于当时所要进行的事业多少作一详细的说明,似乎是适当的。如今四年任期已满,在这段战争期间的每个重要时刻和阶段中这个战争至今仍为举国所关怀,还且占用了国家大部分力量都经常发布文告,所以如今很少有什么新的发展可以奉告。我们的军事进展,是一切其它问题的关键所在,各界人士对此情形是跟我一样熟悉的,而我相信进展的情况,可以使我们全体人民有理由感到满意和鼓舞。既然可以对将来寄予极大的希望,那么我们也就用不着在这一方面作什么预言了。

四年之前在与此同一场合里,所有的人都焦虑地注意一场即将来临的内战。大家害怕它,想尽了方法去避免它。当时我正在这里作就职演说,竭尽全力想不用战争方法而能保存联邦,然而本城的反叛分子的代理人却没法不用战争而破坏联邦他们力图瓦解联邦,并以谈判的方法来分割联邦。双方都声称反对战争,可是有一方宁愿打仗而不愿让国家生存,另一方则宁可接受这场战争,而不愿国家灭亡,于是战争就来临了。
  我们全国人口的八分之一是黑奴,他们并非遍布整个联邦,而是局部地分布于南方。这些奴隶构成了一种特殊而重大的权益。大家知道这种权益可说是这场战争的原因。为了加强、保持及扩大这种权益,反叛分子会不惜以战争来分裂联邦,而政府只不过要限制这种权益所在地区的扩张。当初,任何一方都没有想到这场战争会发展到那么大的范围,持续那么长的时间。也没有料到冲突的原因会随冲突本身的终止而终止,甚至会在冲突本身终止以前而终止。双方都在寻求一个较轻易的胜利,都没有期望获致带根本性的和惊人的结果。双方念诵同样的圣经,祈祷于同一个上帝,甚至于每一方都求助同一上帝的援助以反对另一方,人们竟敢求助于上帝,来夺取他人以血汗得来的面包,这看来是很奇怪的。可是我们不要判断人家,免得别人判断我们。
  我们双方的祈祷都不能够如愿,而且断没全部如愿以偿。上苍自有他自己的目标。由于罪恶而世界受苦难,因为罪恶总是要来的;然而那个作恶的人,要受苦难」假使我们以为美国的奴隶制度是这种罪恶之一,而这些罪恶按上帝的意志在所不免,但既经持续了他所指定的一段时间,他如今便要消除这些罪恶;假使我们认为上帝把这场惨烈的战争加在南北双方的头上,作为对那些招致罪恶的人的责罚,难道我们可以认为这件事有悖于虔奉上帝的信徒们所归诸上帝的那些圣德吗? 我们天真地希望着,我们热忱地祈祷着,希望这战争的重罚可以很快地过去。可是,假使上帝要让战争再继续下去,直到二百五十年来奴隶无偿劳动所积聚的财富化为乌有,并像三千年前所说的那样,等到鞭笞所流的每一滴血,被刀剑之下所流的每一滴血所抵消,那么我们仍然只能说,「主的裁判是完全正确而且公道的。

我们对任何人都不怀恶意,我们对任何人都抱好感,上帝让我们看到正确的事,我们就坚定地信那正确的事,让我们继续奋斗,以完成我们正在进行的工作,去治疗国家的创伤,去照顾艰苦作战的志士和他的孤儿遗孀,尽力实现并维护在我们自己之间和我国与各国之间的公正和持久的和平。

(简介:一八六四年当林肯再度当选连任总统职位时,美国仍为内战所分裂。当时战争的结果仍不能确定,而林肯的再度当选,成为北方人民决心作战到底争取最后胜利的一个令人振奋的表现。一八六五年三月四日当林肯宣誓就职时,局势清楚显示北方即将战胜,战争行将结束。在这篇就职演讲词中,林肯致力于讨论战后美国人民将面临的重大课题。林肯希望避免一切过错与惩罚的问题。当他准备实施这项政策时,一个刺客的枪弹葬送了他的崇高理想。)

Second Inaugural Address
  by Abraham Lincoln March 4, 1865
  Fellow-Countrymen:
  At this second appearing to take the oath of the presidential office there is less occasion for an extended address than there was at the first. Then a statement somewhat in detail of a course to be pursued seemed fitting and proper. Now, at the expiration of four years, during which public declarations have been constantly called forth on every point and phase of his great contest which still absorbs the attention and engrosses the energies of the nation, little that is new could be presented. The progress of our arms, upon which all else chiefly depends, is as well known to the public as to myself, and it is, I trust, reasonably satisfactory and encouraging to all. With high hope for the future, no prediction in regard to it is ventured.
  On the occasion corresponding to this four years ago all thoughts were anxiously directed to an impending civil war. All dreaded it; all sought to avert it. While the inaugural address was being delivered from this place, devoted altogether to saving teing delivered from thisurgent agents were in the city seeking to destroy it without war-seeking to dissolve the Union and divide effects by negotiation. Both parties deprecated war, but one of them would make war rather than let the nation survive, and the other would accept war rather than let it perish, and the war came. One-eighth of the whole population were colored slaves, not distributed generally over the Union, but localized in the southern part of it. Their slaves constituted a peculiar and powerful interest.

All knew that this interest was somehow the cause of the war. To strengthen, perpetuate, and extend this interest was the object for which the insurgents would rend the Union even by war, while the Government claimed no right to do more than to restrict the territorial enlargement of it. Neither party expected for the war the magnitude or the duration, which it has already attained. Neither anticipated that the cause of the conflict might cease with or even before the conflict itself should cease. Each looked for an easier triumph, and a result less fundamental and astounding. Both read the same Bible and pray to the same God, and each invokes His aid against the other.
  It may seem strange that any men should dare to ask a just God's assistance in wringing their bread from the sweat of other men's faces, but let us judge not, that we be not judged. That of neither has been answered fully. The Almighty has His own purposes. "Woe unto the world because of offenses; for it must need be that offenses come, but woe to that man by whom the offense comet."
  If we shall suppose that American slavery is one of those offenses which, in the providence of God, must needs come, but which, having continued through His appointed time, He now wills to remove, and that He gives to both North and South this terrible war as the woe due to those by whom the offense came, shall we discern there in any departure from those divine attributes which the believers in a living God always ascribe to Him?
  Fondly do we hope, fervently do we pray that thiighty scourge of war may speedily pass away? Yet, if God wills that it continue until all the wealth piled by the bondsman's two hundred and fifty years of unrequited toil shall be sunk, and until every drop of blood drawn with the lash shall be paid by another drawn with the sword, as was said three thousand years ago so still it must be said "The judgments of the Lord are true and righteous altogether."

With malice toward none, with charity for all, with firmness in the right as God gives us to see the might, let us strive on to finish the work we are in, to bind up the nation's wounds, to care for him who shall have borne the battle and for his widow and his orphan, to do all which may achieve and cherish a just and lasting peace among ourselves and with all nations.

[10]

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1809年02月12日1865年04月15日),是美国第16任总统,首位共和党籍总统,也是首位被暗杀的美国总统。他为推动美国社会向前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受到美国人民的崇敬。是世界历史中最伟大的人物之一,领导了拯救联邦和结束奴隶制度的伟大斗争。人们怀念他的正直、仁慈和坚强的个性,他一直是美国历史上最受人景仰的总统之一。尽管他在边疆只受过一点儿初级教育,担任公职的经验也很少,然而,他那敏锐的洞察力和深厚的人道主义意识,使他成了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现行的5美元纸币上印的就是林肯的头像,由此可见林肯在美国历史上的地位。

共产主义革命导师马克思十分高度地评价林肯说:“他是一个不会被困难所吓倒、不会为成功所迷惑的人,他不屈不挠地迈向自己的伟大目标,而从不轻举妄动,他稳步向前,而从不倒退……总之,他是一位达到了伟大境界而仍然保持自己优良品质的极其罕有的人物。”

对许多历史学家来说,亚伯拉罕林肯的信仰始终是个难解之谜。这位卓尔不群的美国英雄人物在其成年时不是任何教会的教友,对美国基督教不同传统的各种神学观点确实一直持有怀疑态度。他曾说:“从思想上讲,我不能毫无保留地赞成冗长而复杂的教义和教理。” 然而,矛盾的是,林肯却沉醉于《圣经》(以及莎士比亚 [Shakespeare])的文字与故事之中,并牢记母亲南茜汉克斯林肯 (Nancy Hanks Lincoln) 对他在基督教伦理道德方面的教诲。

林肯就任总统后之所以不让自己依附于任何教会,原因之一就是不想因自己属于某个宗派而有可能给一个已经在奴隶制问题上严重分裂的国家带来更大的分裂。不过,他还是像几位继任总统,如乔治W. 布什那样,在举行就职典礼的当天上午参加拉法耶特广场的圣约翰圣公会教堂 (St. John's Episcopal Church, Lafayette Square) 的崇拜。 纽约大街长老会教堂 (New York Avenue Presbyterian Church) 举行每周祷告会时,林肯还喜欢趁机溜进长老会牧师菲尼亚斯格利 (Phineas Gurley) 的书房。因为通向主堂的门开着,他可以听到人们在说些什么, 同时又不致被人看到和引起可能出现的小题大做。

林肯总是站着祷告。有一次,一位这座长老会教堂的教友问他为什么站着。他答道:“我的将军们来白宫时,见到他们的总司令走进椭圆形办公室 (Oval Office) 都要起立。那么,我向我的总司令起立致敬难道不合适吗?”

格利不仅是林肯的朋友和牧羊人,他还是一位为人代祷的战士。林肯曾用比喻而非直白的方式说:“我曾多次被强烈的负罪感驱使而曲膝祷告。我的智慧似乎不够日常的需要。”

正是林肯在多方面的极度谦卑和从不张扬所持基督教信仰的意愿使其吸引几乎所有文化和时代的人们。人们常常引述他在反驳那位真心希望上帝将站在联邦一边的牧师时所说的话。林肯答道;“我不关心这一点,因为我知道主始终站在正义的一边。但是,令我始终焦虑并为之祷告的是,我和国家是否站在主的一边。 [11]

林肯总统在南北战争期间,常独自一人悄悄走进圣约翰教堂祈祷。 [12]

残酷的战争和个人的不幸遭遇,在林肯的内心和外表留下深深的烙印。每当他需要指路人时,他就会去读《旧约约伯记》。“我们必须完全遵循上帝赐予我们的意愿认真行事,信仰这样做,将有助于实现终极的天意。这场浩劫没有一个凡人可以制造,也没有一个凡人可以遏制。”在1865年第二次就职演讲中,他的政治策略和信仰已融为一体。 [13]

就在林肯誓言除去酗酒问题的同一天,一个名叫约翰布斯(John Booth)的年轻人步进酒馆,灌下了几杯黄汤。另外一位年轻人则正好离开总统包厢的岗哨,踱步走到对街的酒馆里去饮酒。前面所提的那个年轻人就趁着这段岗哨空挡的时候,悄悄地旋开总统包厢的门。林肯还在继续对着太太说:“我们要去他诞生的伯利恒。”布斯静静地走进总统包厢。举起枪,朝着林肯的头部......

历史上最疯狂的枪声大响,子弹直直穿过林肯的头部。他立即被送到对面的街上。在此之前,他写过一封信给「纽约大道长老会」(New York Avenue Presbyterian Church),说明他现在已经信了主,并且请求在复活节主日当众宣告他的信仰--然而,林肯却在礼拜五受难日那夜走了。 作战部长史丹顿(Edwin Stanton)看着躺下来的扭曲遗体,说道:“这里躺着世界上最完美的领袖。” [14]

父亲:汤姆斯林肯 (Thomas Lincoln)

母亲:南希汉克斯(Nancy Hanks)

继母:莎莉布什(Sally Bush)

姐姐:莎拉(Sarah)

妻子:玛丽托德(Mary Todd)

儿子:罗伯特托德林肯(Robert Todd Lincoln)

爱德华贝克林肯(Edward Baker Lincoln)(3岁夭折)

威廉华莱士林肯(William Wallace Lincoln)(11岁夭折)

托马斯林肯(Thomas "Tad" Lincoln)(18岁03个月) [4]

1、林肯被葬在家乡伊利诺斯州春田市。他的妻儿后来也被安葬于此。至今,伊利诺斯州的机动车牌照上自称“林肯之州”(Land of Lincoln)。

2、1美分硬币和5美元的纸币上印有林肯的头像。

3、历史学家称华盛顿为国父,林肯为国家的拯救者。在美国,每年二月的第三个星期一是“总统节”,纪念这两位伟大的领导人。

4、虽然未曾接受高深的教育,林肯具有卓越的口才和文采,直接的体现就是著名的葛底斯堡演说。其中的最后一句话成为现代民主政府的定义之一:要使我们这个国家在上帝的保佑下得到自由的永生,使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长存。

5、1867年,内布拉斯加州兰开斯特县的县治改名为林肯市,并成为该州首府,以纪念这位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

6、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坐落于国家广场,是美国最著名的纪念性建筑之一。

7、拉什莫尔山国家纪念公园中的四位总统巨型雕像,林肯在最右侧。

2015年1月24日,亚伯拉罕林肯的一缕头发在拍卖会上以2.5万美元成交。卖主的父亲醉心于研究美国总统遇刺事件,这缕头发由时任美国军医长约瑟夫巴恩斯在林肯遇刺后不久取下。这次拍卖会在得克萨斯州达拉斯举行。还有一封刺客布斯在1861年写给友人的信以3万美元成交。

专家说,人们痛恨布斯,林肯遇刺后,布斯的信件、签名甚至提及他的文件多数遭销毁,从而这类物品现在非常稀有和珍贵。 [15]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