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杨荣(明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内阁首辅)

杨荣(明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内阁首辅)

杨荣(1371年1440年7月30日 ),原名道应、子荣 ,字勉仁,建安(今福建建瓯)人。明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内阁首辅,与杨士奇杨溥并称“三杨”,因居地所处,时人称为“东杨” 。

建文二年(1400年),杨荣进士及第,授翰林编修。明成祖朱棣即位后,杨荣受其赏识,得以入阁,累迁至文渊阁大学士、翰林侍读,任首辅。在朱棣去世后,帮助明仁宗朱高炽顺利即位,拜太子少傅谨身殿大学士工部尚书。此后随从明宣宗朱瞻基朱高煦叛乱。宣德十年(1435年),进升少傅明英宗即位后,与杨士奇等同心辅佐。正统三年(1438年),杨荣升任少师。正统五年(1440年),杨荣病逝,年七十,赠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谥号文敏。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从祀历代帝王庙。

杨荣性警敏通达,善于察言观色,尤其是在明成祖时最为突出。在文渊阁治事三十八年,谋而能断,老成持重,尤其擅长谋划边防事务。史称其“挥斤游刃,遇事立断” ,被比作唐代的姚崇。 杨荣既以武略见重,又好诗文,他和杨士奇、杨溥等多有唱和,为“台阁体”文学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后北征记》、《杨文敏集》等。

杨荣生于明太祖洪武四年(1371年),出生时名道应,当时杨荣的祖父杨达卿听到他的啼声,说:“雄壮啊!这个孩子一定会让我家荣华显贵。”便改其名为子荣 。 杨荣十七岁被选入郡庠

建文元年(1399年),杨荣为诸生,讲解《孟子》中的养气章,得到了当时视学福建的侍郎夏元吉的赏识。 同年,杨荣参与福建乡试,中第一。

建文二年(1400年),杨荣于礼部会试中第三,殿试二甲第二 ,赐进士出身,授翰林编修

建文四年(1402年),燕王朱棣(即明成祖)取得“靖难之役”胜利,他进入南京时,杨荣迎谒在朱棣马前说:“殿下是先拜谒太祖(朱元璋)陵呢,还是先即位?”朱棣便马上驱驾拜谒太祖陵。杨荣从此受到朱棣任用。

同年,朱棣即位,把杨荣选入文渊阁,为他改名为荣。一同当值的七人中,杨荣年龄最小,也非常警敏。有天晚上,宁夏来报告说被围,当时内阁正是杨荣当值,朱棣将奏报给他看。杨荣说:“宁夏城很坚固,人民又都习战,从发出奏报到现在已过了十几天了,宁夏之围应该已经解了。”到夜半时,果然有奏报来说围已解。朱棣对杨荣说:“你怎么预测得这么准?”江西有盗贼起事,朱棣派使者去招抚,而令韩观率兵随后出发。贼人接受招抚的奏报传到,朱棣想赐敕慰劳韩观。杨荣说:“推算奏报发出时,韩观还没到达,不应给他论功。”朱棣更加敬重他,再升他为侍讲

永乐二年(1404年),朱高炽被立为太子后,杨荣升任太子右谕德,仍兼前职,与在内阁当值的诸臣同被赐给二品官服。杨荣评议各部门事宜,都能符合朱棣的意旨,又受朱棣赏赐衣服及钱币。朱棣非常威严,与大臣们议事无法决断时,常常发怒,大臣们战战兢兢,无所适从。但杨荣一到,朱棣脸色便转好,而事情也就决定。

永乐五年(1407年),杨荣受命前往甘肃经营筹划军务,杨荣观察了所过之处的山川形势,了解军民情况,检查城堡。回来后他在武英殿向朱棣汇报,朱棣非常高兴。当时正值盛暑,朱棣亲自切瓜给他吃。不久,杨荣升任右庶子,仍兼前职。

主词条:明成祖北伐

永乐六年(1408年),杨荣的父亲去世,朱棣让他乘驿车回乡安葬。父亲下葬后,杨荣即被召回任事。

永乐七年(1409年),杨荣的母亲去世,杨荣请求回乡办理丧事,朱棣因北征日期临近,没有批准,命他同胡广金幼孜扈从北征。甘肃总兵官何福上奏说蒙古脱脱不花等人请求投降,要求在亦集乃受命。朱棣命杨荣前往甘肃,与何福一起主持受降,并持节在军中封何福为宁远侯。杨荣顺便到宁夏,与宁阳侯陈懋规划边防事务。回京后他上奏十项建议,朱棣予以赞许,并采纳他的建议。

永乐八年(1410年)二月初十日,朱棣率军开始即位后的第一次北征,杨荣随行。不久,明军进抵胪朐河,朱棣赐名为饮马河。由于侦知了鞑靼军队的行踪,朱棣亲选精锐进行长途奔袭,轻装前进,每人只带二十日粮,命杨荣率勇士三百人作为亲兵跟随。明军追至斡难河,与本雅失里率领的鞑靼主力相遇,经过激战,明军大获全胜,本雅失里只率少数轻骑逃走,朱棣下令班师回朝。由于轻装前进,在回师途中,明军的粮草供应紧张起来,士兵几乎断粮。杨荣建议朱棣将御用的储粮散发给将士,并且让军队中粮多与粮少者借贷互济,还京后加倍偿还。朱棣采纳了他的建议,使明军顺利地度过粮荒,胜利班师回朝。

永乐九年(1411年),杨荣请求回乡奔丧,朱棣命宦官为他护行。回来后,朱棣询问他福建民情以及当年收成情况,杨荣都一一做了回答。不久命他侍候诸皇孙在文华殿读书。

永乐十二年(1414年),朱棣带着皇太孙朱瞻基,率领五十万大军开始了第二次北征,杨荣再次随行。杨荣承担了两项基本任务,其一,向朱瞻基讲说经史。其二,掌管皇帝的玉玺,充当朱棣的机要秘书。行军期间,有一天晚上,朱棣在自己的大帐中召见杨荣,同他讨论军队粮饷的问题,杨荣认为:“择将屯田,训练有方,耕耨有时,即兵食足矣。”提出一套实行军屯以解决粮草问题的计划,得到朱棣的首肯。

永乐十四年(1416年),杨荣和金幼孜一同进升为翰林学士,仍兼庶子,随从朱棣回到京师。

永乐十五年(1417年),杨荣又随从朱棣北征。

永乐十六年(1418年),胡广去世,命杨荣掌管翰林院事务,杨荣因而更见亲任。大臣们多嫉妒杨荣,想让朱棣疏远他,便共同推举杨荣为祭酒。朱棣说:“朕当然知道他可以胜任,现在要找可以代替他的人。”大臣们才不敢再说话。

永乐十八年(1420年),杨荣进升文渊阁大学士,仍兼学士。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北部的边患,朱棣决定迁都北京。明朝官吏大多生在江南,要他们远离故土,远赴塞下,困难重重。一些官吏便利用这种情绪,反对迁都。杨荣看到迁都北京对于解除蒙古部的威胁有不可低估的战略作用,与户部尚书夏原吉吏部尚书蹇义等坚决支持迁都,并且在《题北京八景卷后》指出:“迨我皇上继承大统,又以蓟燕左环苍海,右拥太行,内跨中原,外控朔漠,宜为天下都会,乃诏建北京焉。”永乐十九年(1421年)朱棣正式迁都北京。同年四月初八日,北京新宫中的奉天、华盖、谨身三大殿因雷击起火,杨荣指挥卫士进行抢救,只抢出一些重要图籍,三大殿均未保住,由此又引发了一场反对迁都的政治风波。杨荣等人极力支持朱棣,使风波很快平息下去。迁都北京,对北部边防的巩固起了重要作用。

永乐末年,浙江、福建山贼起事,朝廷计划发兵。朱棣当时在塞外,奏书送到后,朱棣拿给杨荣看。杨荣说:“愚民苦于有关官员的压迫,不得已相聚自保。现在大兵一出,他们将聚集得更多,从而难以调解。如果遣使者去招抚,当不用烦劳师旅。”朱棣听从他的意见,盗贼果然平息。

永乐二十年(1422年),朱棣进行第三次北征,杨荣与金幼孜再次随行,明军无功而返。为了鼓舞士气,朱棣大开庆功宴会,有功无过者坐前列,食上肴,杨荣与金幼孜被特命坐在前列。次年,朱棣进行第四次亲征。有关军务皆让杨荣参与,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朱棣经常召见杨荣,并且亲昵地称之为“杨学士”而不直呼其名。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朱棣开始了第五次北征。明军到达开平时,朱棣做梦,梦见一位天神向他说:“上帝好生如是者,再此何祥也。”便有些犹豫,杨荣乘机加以劝谏:“此举固在除暴安民。然火炎昆冈,玉石俱毁,惟陛下留意。”朱棣领悟了杨荣的意思,便说:“卿言合朕意,岂以一人有罪,罚及无辜?”当即下令杨荣等人草敕,诏谕各部落人等,罪止阿鲁台一人,余皆不问。又命令军士们收拾死于兵火的遗骸,葬为丛冢,朱棣亲自撰写了祭文。明朝大军进至翠云屯时,仍未发现阿鲁台踪影,在杨荣等人的劝说下,朱棣决定班师回朝。

同年七月十八日,朱棣在回师途中病逝于榆木川,随从宦官马云等人不知所措,与杨荣、金幼孜密商如何处置。杨荣指挥若定,与金幼孜商议,认为离北京尚远,为防止军心涣散,应秘不发丧。为处理遗体,两人命工部官搜取军中所有锡器,销熔后打造成一只圆桶,将遗体装置桶内,再密封桶口,而将承造的工匠杀之灭口。同时也命光禄官每天三餐照常进膳。军纪号令更加严明,直到入境,竟无人察觉朱棣已驾崩。 杨荣和少监海寿先回京师,向太子朱高炽报告情况,决定处理方法。结果,朱高炽顺利地即位,国家政局未发生丝毫的骚动。

明仁宗朱高炽即位后,杨荣因功升任太常寺卿,授职嘉议大夫,仍兼两职学士。一月后,晋升为太子少傅资善大夫谨身殿大学士工部尚书,并食三禄,杨荣请求辞去尚书俸禄,未得批准。

洪熙元年(1425年),明宣宗朱瞻基即位不久,汉王朱高煦发动叛乱。朱瞻基闻讯后,召杨荣等商讨对策,杨荣极力主张趁朱高煦尚未切实准备之际,出其不意,御驾亲征,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朱瞻基先是迟疑,在夏元吉李景隆之先例劝说后,朱瞻基接受了杨荣的建议 ,亲率军队迅速包围乐安,朱高煦被迫投降,叛乱很快被平定。回师后,杨荣因决策之功,杨荣得到上赏,被赐给五枚银章,给予很高的褒奖和赐予。

当时,朱瞻基在安南的撤军和继续平定的努力之间举棋不定。当时,武将主张采取武力,杨荣和杨士奇则力主放弃安南,朱瞻基最终接受杨荣的建议,从安南撤军。

宣德三年(1428年),杨荣随朱瞻基巡边,到达遵化。听说兀良哈将要犯边,朱瞻基将扈从的文臣都留在大营,只命杨荣跟从。杨荣自率轻骑出喜峰口,破敌而还。

宣德五年(1430年),杨荣升为少傅,又升任荣禄大夫,仍兼尚书、大学士之职,因并食三禄,杨荣遂辞去大学士的俸禄。

宣德九年(1434年),杨荣又随从朱瞻基巡边,至洗马林而返。

宣德十年(1435年)正月,宣宗驾崩,太子朱祁镇即位(即明英宗)。英宗即位时年方九岁,由太皇太后张氏(诚孝张皇后)听政,张太后信任杨荣、杨士奇、杨溥三人,多咨询三人裁决朝事。

正统三年(1438年),《明宣宗实录》书成,杨荣进升为光禄大夫柱国少师,仍兼任尚书、大学士之职,并获赐玉带

正统五年(1440年),杨荣请准回乡展扫先墓,于二月十八日起程。事毕后即择日出发,适逢杨荣病发,众人都劝他稍事休息再走,杨荣却说:“君命不能稽留。”便带着医生起程,途经杭州武林驿时,病重不起,于同年七月二日(7月30日)病逝,享年七十岁。长孙杨泰侍侧含殓,护行内侍阮江以讣闻回告英宗,英宗恸悼,为他辍朝一日,追赠杨荣为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赐谥号文敏,派礼部尚书前往吊祭,命阮江护丧回葬故土。官其子杨恭为尚宝司丞,授予其家世袭锦衣卫都指挥使的荣誉。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杨荣与历代功臣四十人从祀历代帝王庙,明代诸臣入祀的还有常遇春李文忠杨士奇于谦李贤刘大夏

明英宗正统初年时,太皇太后张氏(诚孝张皇后)委任杨荣等五大臣当政,而杨荣等也自信,敢于侃侃致议,虽年老而忧国之心不衰。 任内阁辅臣期间,安定边防,整顿吏治,发展经济,使得明朝国力鼎盛。

由于有太皇太后的掌舵,张辅和“三杨”等五大臣的合力辅政,而宦官王振也尚未专横,故当时各级政权机构的运作还比较有章法,全国各地的秩序也相对稳定。后人将正统初年朝政清明的现象,都归功于杨荣等人。

杨荣好诗文,他和杨士奇杨溥等多有唱和,为“台阁体”的代表作家。《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评论其创作风格:“故发为文章,具有富贵福泽之气。应制诸作,雅音,其它诗文,亦皆雍容平易,肖其为人,虽无深湛幽渺之思,纵横驰骤之才,足以震耀一世,而逶迤有度,醇实无疵,台阁之文,所由与山林枯槁者异也。”钱基博称其“文章雍容平易,体格与士奇(杨士奇)略同” 。指出了他们诗文平正典雅的特征。

杨荣在胡广死后,主持内阁,进而主持文柄。台阁体雍容的风格,到杨荣主持文坛时才正式确立。在他之前,韩愈苏轼的风格占居主流,奇崛生姿。自他开始,欧阳修文风蔚为大宗。

他的诗不足称,而富贵福泽态明显,无论应制还是绘景,都场面宏丽。抒情也是高姿态,情不深意不切,大开门的话居多。

他的文章与唐宋古文家区别颇大,文句中喜欢填人华贵尊荣的字词。杨荣的台阁体文,造作痕迹明显。但他为台阁重臣,可以引领那个时代的风气, 他们的诗风直接影响了从永乐万历年间的诗歌创作。

杨荣家藏书甚富,藏本装潢精美。历经数十年,仍崭新如故。如郑樵《通志》及二十一史之类大部书,案头环列,连盈数十架。后经战乱及后人保管不力,所藏之书,尽荡于人间。

据《文敏(杨荣)墓志铭》及《明史艺文志》记载,杨荣著有《默庵集》、《云山小稿》、《静轩稿》、《退思集》、《训子编》一卷、《北征记》一卷 、《后北征记》一卷、《两京类稿》三十卷、《玉堂遗稿》十二卷,其大部分作品集为《杨文敏集》。还曾主编《五经四书性理大全》,并参与重修《明太祖实录》,任《明太宗实录》、《明仁宗实录》、《明宣宗实录》总裁官 。《皇明经世文编》辑有《杨文敏公文集》一卷。

杨荣历仕四朝,其性警敏通达,善于察言观色。在文渊阁治事三十八年,谋而能断,老成持重,尤其擅长谋划边防事务,曾五次扈从出塞。成祖誉为岁寒松柏,至宣宗时五次获赐银印(分别名为“方直刚正”、“忠孝流芳”、“关西后裔”、“建安杨荣”、“杨氏勉仁” ),仁宗曾赐一银印,文称“绳衍纠缪”,朝政得失准盖此印密疏。并亲写“勿谓崇高而勿入,勿以有所从违而忽怠”一文与杨荣共勉。皇室对杨荣的优遇可谓隆厚,而他未因恃宠而骄矜,仍守其“事君有体,进谏有方”的本分。

杨荣论事常情绪激昂,不能容人之过。但遇有别人触怒朱棣获罪时,他往往以微言劝导朱棣,从而使他们得以免祸。包括夏原吉李时勉刘观,都曾受其救护。

杨荣曾对人说:“事君有体,进谏有方,是我的原则。感情用事,怀着怒火进言,从而得到祸害,是我所不为的。”所以他所受的恩宠始终没有隔阂。杨荣性喜宾客,虽然显贵也仍旧非常随和,所以士人多归向他。有人认为杨荣处理国家大事,不愧唐代的姚崇,而他不拘小节的个性,也颇像姚崇。由于其恃才自傲,难容他人之过,与同事常有过节,并且还经常接受边将的馈赠,因此往往遭人议论。

杨士奇:① 荣晓畅边务,臣等不及,不宜以小眚介意。 ② 桓桓文敏,通才博识。遭际圣明,光奋于绩。承明廷阁,著作之庭。以翱以翔,舒叶振英。北裔西垂,从狩万里。职典署文,亦兼知武。外蕃胸臆,帅垣弱强。重瞳屡顾,数奏惟明。晚陟三孤,二公弘化。恪恭朝夕,敢或遑暇。帝怀敷仁,鞠躬承之。民怀被福,黾勉成之。志存宽惠,行在果断。嘉谋谠议,褒书有焕。予告南旋,曾几何时。上下延,而讣奄来。越昔内阁,七人同事。荏苒三纪,我铭其四。公寿考终,哀荣宠光。于乎文敏,殁也不亡。

诚孝张皇后:此五臣(“三杨”及张辅),三朝简任,俾辅后人。皇帝万几,宜与五臣共计。

陈循:宣德正统间,士大夫论馆阁中三达尊威备者,必曰三杨。

王直:自洪武至永乐,盖文明极盛之时也,若建安杨公者,其可多得哉...听其所言,观其所存,信一代之伟人也。而公复以达政务,善应变,最为上所亲任,凡制驭远方,饬师旅抚顺讨逆,虑边将有不能办者,必命公往图之,公决机发策,皆适其宜...其学博,其理明,其才赡,其气充,是以其言汪洋弘肆,变化开阖,而自合乎矩度之正,盖乎盛传於天下,得之者不啻,若南金拱璧,宝而之,而今不可复得矣。

周叙:少颖悟绝伦,自游校庠,已有经纶天下之志,暨登高科,入翰林,遭遇太宗皇帝,委以心腹之寄,居则参掌机密,出则谋谟帷幄,宠眷优厚,群臣鲜俪。逮事仁宗、宣宗、今上皇帝,付托愈隆,爵位益尊,声望弥著,缙绅士夫瞻仰其休光,四夷八蛮想闻其风采,丰功伟烈,铿炳耀,天下诵之,猗欤盛哉。复以其宏博之学,敏赡之才,发为文章,与古之作者颉颃后先,高文大册,施诸朝廷,雄词直笔,著於国史,嘉猷谠论,达於经筵,凡文武大臣勋绩之所纪述,中外名流先德之所表扬,以及海内缝掖之士,欲有所借誉者,得片言只字,莫不以为至幸,公亦随其人之所求,乐然应之不倦,皆各适其意以往,何其富哉。

钱习礼:公少有大志,刻苦务学,博洽经史,於治乱兴衰之由,是非得失之理,莫不究尽,慨然以功名自期许...姿度英爽,侍闲燕,有所顾问,敷对剀切,上奇其材可大用,於凡政之得失,民之休戚,悉以问之,公即小心一志,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皆见听纳,其言之行,而功利及於民者,不可胜计,然多公所独知,它人有不得而与知者,上益察知其忠,日见亲任,边情军务一皆谙练...上每亲征,公皆在行,从容帷幄,赞画居多,继事三朝,忠勤始终如一日,所以被宠待之者,群臣莫能及,至为文章,见於诏诰,命令训饬,臣工誓戒,军旅抚谕,四夷播告,万姓莫不严正详雅曲当人心...又皆富赡温纯,动中矩度,诗亦备极诸体,清远俊丽,趣味不凡。

孙继宗等:荣立朝凡四十年,未尝一日不趋朝,考京闱乡试者一,廷试读卷者九,修四朝实录皆与总裁,累朝眷遇,锡赉之隆,元勋世戚不及也...荣为人(阙)果毅,遇事常为奋前不疑,论事不肯苟同,议狱率归宽恕,凡边徼险易、边将勇怯,靡不周知,故其谋画多见施行,尤喜宾客,善交际,虽贵盛无崖岸,士多归心焉,或谓荣处国家大事,随机应变,无愧唐姚崇,而有所不检亦似之云。

吴宽:今世称名臣,必曰“三杨”。

唐枢:①器识通敏,拥佑三朝。永乐中,有边急,上命公往甘肃计之。及辩解李夏之怒已,政和,丽水之徵,弃交趾,平高煦,扈从巡边之驾,秘发塞外之丧,治平靖难,能不繁馀力,而疏自饬,无大小归心焉。 ②论本朝人物,至三杨、黄、夏诸君子,辄举手加额,见名臣像不能不敛容,有而信决,善恶之机挺乎自树,岂不伟耶? ③自正统前,三杨硕贤,继世迪德,海内晏安,人相忘于治平之间。

王慎中:某生也晚,窃闻长者之论,由高帝文皇以后称相业者,莫盛于三杨。

王世贞:① 荣为相,以才敏见知,上当大系未决者,取片言信。又周习地理兵将、险强弱,然于礼乐儒雅,则无称焉。宾守大不及才,亦一时之捷臣也。 ② 胡光大、杨勉仁、金幼孜、黄宗豫、曾子启、王行俭诸公,皆庐陵之羽翼也。

徐咸:祖宗时,中外大臣亦多久任,如蹇忠定在吏部三十余年,夏忠靖在户部二十八年,胡忠安在礼部三十二年,三杨在阁下俱三四十年,黄忠宣镇交趾二十年,周文襄巡抚南圻二十二年,于肃愍巡抚河南、山西一十八年,王忠肃巡抚辽东十余年,在吏部十六年。委任既专,声望益重,此所以得行其志也。

何乔远:① 杨荣历事四朝,善承人主意旨,静而正之。 ② (杨溥)与士奇、荣同心辅政,称东、西、南三杨,西杨玉质金相,通达国体,东杨挥斤游刃,遇事立断,而溥安贞履节,酿醴调羹,称曰南杨。

:① 东杨天资明敏,有果断之才。 ② 西杨有相才,东杨有相业,南杨有相度。故论我朝贤相,必曰三杨。

张燧:国朝文极六曹,天造不论,夏蹇经纶悃,文皇北征,全国是属;三杨熙绩台省,坐臻太平,所谓代天之相也。

林时对:本朝三百年,重熙累洽,首溯仁宣。自文贞、文定、文敏三杨秉政,当二祖摧廓之馀,历年多施择,久与民休息。

汪有典:呜呼!祸所从来,谁职其咎哉?方英宗即位之初,才九龄耳。王振不法,积非一日,三杨受顾命、辅幼主,防微杜渐,清君侧,奸事无有重于此者。帝既冲幼,仿韩魏公(韩琦)窜任守忠故事,必无中阻旁挠之患,势无有易于此者。又况太皇太后既知振奸,欲赐振死,乘此直陈其罪而而戮之,机更无有捷于此者,胡乃乞命养此大憝?当机立断,非所谓模者耶!遂使移碑毁祖宗之制,专政操生杀之权,箝制台谏,焚炙忠良。土木之变,几危社稷,谁秉国钧?谁生厉陛?世多称“三杨相业,为明之冠”,予特以为心薰禄位、志怵祸机,去鄙夫一间耳!虽有补苴,何足数哉?

张廷玉:① 英宗承仁、宣之业,海内富庶,朝野清晏。大臣如三杨、胡、张辅,皆累朝勋旧,受遗辅政,纲纪未弛。 ② 成祖时,士奇、荣与解缙等同直内阁,溥亦同为仁宗宫僚,而三人逮事四朝,为时耆硕。溥入阁虽后,德望相亚,是以明称贤相,必首三杨。均能原本儒术,通达事几,协力相资,靖共匪懈。史称房、杜持众美效之君,辅赞弥缝而藏诸用。又称姚崇善应变,以成天下之务;善守文,以持天下之正。三杨其庶几乎。

纪昀等《四库全书总目》:荣当明全盛之日,历事四朝,恩礼始终无间,儒生遭遇可谓至。

陆以师古事必师古,然亦何可泥哉!齐泰黄子澄援汉削藩之议,而燕师以起。杨士奇、杨荣引弃珠崖之说,允安南黎利立陈氏为后,遂致弃地殃民。马中锡龚遂化渤海盗事,抚令流贼解散,卒无功致谤,下狱死。漫言法古,而不审时度势以图之,鲜有不败者也。

汤鹏:自宋已降,名材硕德盛于有明,是故太祖功臣二十一,仁、宣致治以三杨,超然万夫之特也。

蔡东藩:① 宣宗固不善筹边,而张辅、蹇义夏原吉、三杨诸人,要亦不能辞其咎也...观此回乃知宣宗不得谓明,其臣亦不得谓良,宁特杨荣之足斥已哉? ② 误国由来是贼臣,权阉构祸更逾伦。三杨甘作寒蝉侣,莫谓明廷尚有人。

钱基博:①太祖之世,运当开国,多峭健雄博之文。成祖而后,太平日久,为台阁凝容之作。作者递兴,皆冲融演迤,不矜才气;而泰和杨士奇名寓(以字行)、建安杨荣字勉仁、石首杨溥字弘济并世当国,历相仁宗、宣宗、英宗三朝,黼黻承平;中外翕然称三杨。 ②杨荣与士奇同主一代之文柄,...其文章雍容平易,体格与士奇略同。虽无深湛幽渺之思、纵横驰骤之才足以震耀一世,而逶迤有度,醇实不炫。

剑桥中国明代史》:自从宣德帝在1426年登基以来,他们就在一起任职,而杨士奇和杨荣自永乐朝起,已为几代皇帝效过劳。他们都经验丰富,精明强干,掌握大权。

明朝那些事》:他们是那个时代最为优秀的人物,且各有特长,不但有能力,而且有城府心计,历经四朝而不倒,堪称奇人。

杨荣随朱棣北征时,早早地从凌霄峰出发,与胡广金幼孜及侍郎金纯迷路,朱棣派宦官追寻,找到了他们。当时昏黑,宦官快速离开,杨荣等人又在幽谷中迷路。金幼孜从马上跌下,胡广和金纯头也不回的离开。杨荣下马,替他整理鞍辔,没走几步,金幼孜又从马上跌下,马鞍都裂开了。杨荣便把自己所乘的马让给他,自己乘没有鞍具的马,从晚到早,非常疲劳。次日出山,从远处看见朱棣军的左掖,于是奔赴前往,等到中午,才到中军拜见朱棣。朱棣看见杨荣非常高兴,安慰问候了他好一会,赞许他的节义。杨荣回答说:“这是僚友的本分,从交情来说应该这样。”朱棣说:“胡广不是僚友吗,为什么不回头而前行也?”

王振曾对杨士奇等人说:“朝廷的政事多亏三位老先生的尽心尽力,然而三位先生年纪也大了,不知日后有什么打算呢?”杨士奇说:“老臣当竭诚报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杨荣说:“先生别这样说,我们已经老了,无法再为朝廷效力,而是应推举一些可担当国事的后辈,来报答圣上的大恩。”王振听了很高兴。第二天,杨荣便上书举荐曹鼐苗衷陈循高谷等人,这些人依次得到朝廷任用。杨士奇认为杨荣当天不应随便说那些话。杨荣说:“王振已经很讨厌我们了,我们纵然能互相扶持,难道能改变他讨厌我们的心意吗?一旦大内传出只言片语,要命某人入阁,我们还是会束手无策。可现在这四个人毕竟都是我们的人,大家当同心协力才是。”杨士奇听后非常佩服他的远见卓识。

杨荣在回乡葬父之后,查点乡里平时有向家中借钱粮而无力偿还的人,将他们的欠条全部焚毁。又帮助族中贫穷的人安葬其家人;帮助容抚养穷苦弱小而不能自谋生计的人,助其娶妻或嫁人;看到为家产而争夺的人,把自己家的田地分给他们。后来朝廷下诏召杨荣回朝,宗族亲戚和乡邻都流泪为其送行。

杨荣天资聪敏,有决断之才。宦官有事到内阁讨论,一定先问:“东杨先生(杨荣)在吗?”知道他不在,就回宫。但凡讨论事务从未不顺,杨士奇有时坚守古道来决断,无法施行,最后还是询问杨荣,他的意见显然可行、毫无阻碍。每年秋天,朝廷命群臣前往宪台审理大狱,上奏死罪和冤案,其余案件依律判决。当时自英国公张辅之下的群臣退让,等待杨荣和杨士奇来决断。而杨士奇无法解决的案件,杨荣一问就了解。近似仲由片言折狱”的才能,众人都感到叹服

家族成员参考资料

国琛集上卷》

明史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三十六》

尧山堂外纪卷八十二》

杨荣墓在建瓯丰乐馆前山,杨士奇撰墓志铭,杨溥撰神道碑。

2003年电视剧《永乐英雄儿女》:李虎饰演杨荣。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