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杨时乔

杨时乔

杨时乔明(公元1531年生,死于公元1609年)字宜迁,号止庵,信州上饶人(今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水南街道滩头人)。生卒年均不详,约明神宗万历三十七年(1609)前后去世。嘉靖四十四年(公元一五六五年)进士。万历中,累官吏部左侍郎。绝请谒,谢交游,止宿公署,苞苴不及门,铨叙平亢。卒,谥端洁。时乔著有《端洁集》、《两浙南榷事书》一卷 《周易古今文全书》、《马政记》等,均《四库总目》并传于世。

古籍名:两浙南关榷事书

作 者:(明)杨时乔

出版社: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5

版 本:影印本

丛书名:续修四库全书

杨时乔(1531年~1609年),今上饶市人。他出生在信州区水南街滩头村,两岁丧父,四岁亡母,少年中进士。他入仕后,历任工部主事、吏部员外郎、吏部左侍郎等职。任吏部左侍郎时,吏部尚书李戴告退,由杨时乔代理主持部事。杨时乔逝后,朝廷追认他为吏部尚书

杨时乔为官“清正廉明,苞苴不入门”(《广信府志》),勤为百姓办事,深受百姓爱戴。他逝世后,箱笼别无余财,仅剩几件旧衣。杨时乔的事迹在民间广为流传。至今,他修理丰溪河的故事仍在上饶广为传颂。在杨时乔代理吏部尚书期间,当朝宰相沈一贯一心想在朝廷培植自己的死党。而杨时乔在考察京官时,却力锄沈一贯的死党。有一日上朝,沈一贯向皇帝举荐自己的亲信出任兵部尚书杨时乔心里明白宰相的用心,便据理反对。沈一贯因此记恨在心,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沈一贯多次上疏攻击杨时乔杨时乔就上疏称病告归。神宗不批准,却又不置尚书和右侍郎,杨时乔不得以,只好独理吏部事务(前后五年吏部无尚书和右侍郎)。因为沈一贯结党营私,朝中上下相凌,纲纪日乱。杨时乔官位不高,举措动见掣肘,无奈只好勉为应付。但沈一贯还是想找机会除掉杨时乔

不久,黄河决堤,沿河三府二十一县受灾。朝廷派出的救灾治河大臣,因侵吞救灾钱粮而走马灯一样被撤换。治河不见成效,皇帝不悦。沈一贯计上心头,向皇帝奏曰:杨天官(因刚正不阿,秉公办事,时人称为杨天官)德才超人,若派他去救灾,必拯民于水火。

黄河水灾连年不断,治河是桩吃力不讨好的差事。这次黄河是决口,要治好谈何容易。治不好,沈一贯可以落井下石,将杨时乔这颗眼中钉拔掉。如果治河奏效,沈一贯又另有计加害杨时乔

杨时乔到达灾区,深入察访灾情,安置灾民;访问当地能人,分析决堤原因,商议治河办法;亲自参加疏通河道,修堤筑坝。不到一年治河告捷。

杨时乔奏捷回京,神宗皇帝龙颜大悦,上朝褒奖杨时乔,当殿赐以黄金五千两、缎百匹、酒五十坛,恩准返乡省亲三个月。

杨时乔荣归上饶,广信府及其七县官员纷纷来拜见,献上各种贵重礼品。杨时乔一概拒受各种所献礼品,并谆谆告诫进见者为官要清明,要为国分忧、为民解难。当时,上饶城南的丰溪河又浅又窄,每逢雨季,便发洪灾。杨时乔这次回故里,便捐上皇帝赏赐的五千两黄金,招集乡亲拓宽河道,疏通水路。家乡人民积极响应,在杨时乔的主持下,只用了三个月,丰溪河就被疏理好了。

杨天官回家乡疏理丰溪河一事很快传到京城,沈一贯获悉,快活得手舞足蹈,阴险地说:“杨天官啊杨天官,这一回我要送你上西天!”

杨时乔省亲期满,回京谢恩。早期,沈一贯突然出班奏道:“皇上,按朝法规定,私开运河,该当何罪?”神宗皇帝脱口说:“该斩!”

沈一贯急忙应道:“遵旨!”立即示意事先安排好的刀斧手,将杨时乔讫。

当神宗皇帝弄清怎么回事时,杨时乔已经人头落地。可怜耿耿忠臣,惨遭奸贼陷害,好不冤枉!事后,神宗自思失言,害了股肱之臣,传下圣旨,追认杨时乔为吏部尚书,赐谥端洁,并赔赐金头一个。金头五斤四两赤金浇铸。为防人盗墓,皇帝下令特制三十六口红木棺椁,精选二百八十八位强壮兵士为抬棺“钦差将军”,抬着三十六口棺椁来回穿插三十六遍,换杠三十六趟,直弄得谁也弄不清哪口棺椁里有金头。然后再将三十六口棺椁分葬在江西、安徽、福建三省的三十六县。当葬在上饶的棺椁被护送到广信府时,广信府举行了盛大的葬礼,上饶百姓倾城而出,送葬队伍十数里长。

丰溪河宽阔流畅,百年难遇洪灾。如今,上饶市人民政府又拨专款修建两岸河堤,使之成为亮化、绿化、美化的滨江公园。漫步在美丽的滨江公园的饶城市民,仍然记着疏浚丰溪河杨时乔

杨时乔,字宜迁,上饶人。嘉靖四十四年进士。除工部主事。榷税杭州,令商人自署所入,输之有司,无所预。隆庆元年冬,上时政要务,言:“几之当慎者三,以日勤朝讲为修德之几,亲裁章奏为出令之几,听言能断为图事之几。弊之最重者九:曰治体怠弛,曰法令数易,曰赏罚无章,曰用度太繁,曰鬻官太滥,曰庄田扰民,曰习俗侈靡,曰士气卑弱,曰议论虚浮。势之偏重者三:宦寺难制也,宗禄难继也,边备难振也。”疏入,帝褒纳,中外传诵焉。

擢礼部员外郎,迁南京尚宝丞。万历初,以养亲去。服除,起南京太仆丞,复迁尚宝。移疾归。时乔雅无意荣进,再起再告。阅十七年始荐起尚宝卿,四迁南京太常卿。疏请议建文帝谥,祠礼死节诸臣。就迁通政使。秩满,连章乞休,不允。三十一年冬,召拜吏部左侍郎。时李戴已致仕,时乔至即署部事。绝请谒,谢交游,止宿公署,苞苴不及门。及大计京朝官,首辅沈一贯欲庇其所私,惮时乔方正,将令兵部尚书萧大亨主之,次辅沈鲤不可而止。时乔乃与都御史温纯力锄政府私人。若给事中钱梦皋、御史张似渠、于永清辈,咸在察中,又以年例出给事中钟兆斗于外。一贯大愠,密言于帝,留察疏不下。梦皋亦假楚王事再攻郭正域,谓主察者为正域驱除。帝意果动,特留梦皋;已,尽留科道之被察者,而严旨责时乔等报复。时乔等惶恐奏辨,请罢斥,帝不问。梦皋既留,遂合兆斗累疏攻纯,并侵时乔。时乔求去。已而员外郎贺灿然请斥被察科道,亦诋纯挟权斗捷,顾独称时乔。又言:“陛下睿断躬操,非阁臣所能窃弄”,意盖为一贯解。时乔以与纯共事,复疏请贬黜,不报。及纯去,梦皋、兆斗亦引归。帝复降旨谯让,谓“祖宗朝亦常留被察科道,何今日揣疑君父,诬诋辅臣”。因责诸臣朋比,令时乔策励供职,而尽斥灿然及刘元珍、庞时雍辈。时乔叹曰:“主察者逐,争察者亦窜矣,尚可颜居此乎?”九疏引疾,竟不得请。时中外缺官多不补,而群臣省亲养病给假,及建言诖误被谴者,充满林下,率不获召。时乔乃备列三百余人,三疏请录用。三十四年,皇长孙生,有诏起废,时乔复列上迁谪邹元标等九十六人,削籍范俊等一百十人。帝卒不省。

明年,大计外吏。时乔已偕副都御史詹沂受事,居数日,帝忽命户部尚书赵世卿代时乔,遂中辍;盖去冬所批察疏,至是误发之也。辅臣朱赓谓非体,立言于帝。帝亦觉其误,即日收还。时乔坚辞不肯任,吏科陈治则劾其怨怼无人臣礼。有旨诘责,时乔乃再受事。永年伯王栋卒,其子明辅请袭。时乔以外戚不当传世,固争之,弗听。时一贯已罢,言路争击其党。而李廷机者,一贯教习门生也,阁臣阙,众多推之;惟给事中曹于汴宋一韩、御史陈宗契持不可。时乔卒从众议。未几,又推黄汝良、全天叙为侍郎,诸攻一贯者益不悦。给事中王元翰胡忻遂交劾时乔。时乔疏辨,力求罢。

当是时,帝委时乔铨柄,又不置右侍郎,一人独理部事,铨叙平允。然堂陛格,旷官废事,日甚一日,而中朝议论方嚣,动见掣肘。时乔官位未崇,又自温纯去,久不置都御史,益无以镇厌百僚。由是上下相凌,纪纲日紊,言路得收其柄。时乔亦多委蛇,议者谅其苦心,不甚咎也。秉铨凡五年。最后起故尚书孙丕扬。未至,而时乔已卒。箧余一敝裘,同列赙以殓。诏赠吏部尚书,谥端洁。

时乔受业永丰吕怀,最不喜王守仁之学,辟之甚力,尤恶罗汝芳。官通政时具疏斥之曰:“佛氏之学,初不溷于儒。乃汝芳假圣贤仁义心性之言,倡为见性成佛之教,谓吾学直捷,不假修为。于是以传注为支离,以经书为糟粕,以躬行实践为迂腐,以纲纪法度为桎梏。逾闲荡检,反道乱德,莫此为甚。望敕所司明禁,用彰风教。”诏从其言。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