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杨

杨(yīn)(511-560年),字遵彦,小字秦王,弘农华阴(今陕西华阴)人。南北朝时期北齐宰相,北魏司空杨津之子。

杨出身于弘农杨氏,因宗族被灭,投奔高欢,深受重用,由行台郎中累升至吏部尚书,封华阴县侯。他辅佐高洋建立北齐,历任尚书左右仆射、尚书令,进爵开封王。后又担任少帝高殷的顾命大臣。

乾明元年(560年),杨谋划诛除常山王高演、长广王高湛,结果在政变中被杀。后主天统年间,追赠司空。

杨幼年时风度深敏,沉默寡言,出入门闾从不嬉戏,六岁学史,十一岁便学习《》、《》,尤好《左氏春秋》。他成年后,更是言论高雅,风神俊悟,举止可观。时人都认为其将来前程远大。

北魏正光年间,杨随父亲杨津到并州(治今山西太原)任职。他生性恬淡,喜好山水,便到晋阳县瓮山读书。孝昌二年(526年),杨津改任定州刺史。杨又随父赴任,后因军功被拜为羽林监,封魏昌县男。他却没有接受。

永安元年(528年),起义军首领杜洛周攻陷定州(治今河北定州),俘获杨全家,但不久便被葛荣击杀。杨又陷身于葛荣军中。后来,葛荣兵败被杀。杨得以返回京城洛阳,被任命为通直散骑侍郎,时年十八岁。

永安二年(529年),北魏宗室元颢得到南梁军队的支持,攻入洛阳。孝庄帝元子攸弃京出逃。杨当时正在堂兄杨侃处,便与杨侃一同保护孝庄帝到达建州(治今山西晋城东),被拜为通直散骑常侍。他见政局动荡,有意隐退,便称病推辞,与朋友邢邵隐居于嵩山

永安三年(530年),杨侃协助孝庄帝元子攸诛杀权臣尔朱荣,杨则随父赴任并州。不久,尔朱兆起兵攻入洛阳,弑杀元子攸,先后立元晔元恭为皇帝。杨当时正在返回洛阳途中,结果在邯郸被擒获,送往相州(治今河南安阳)。相州刺史刘诞认为杨家世显赫、德行出众,对他非常同情,命长史慕容白泽将他拘禁,后又命队主巩荣贵将其押送京师。行至安阳亭时,杨对巩荣贵道:“我杨家世代忠良,忠于魏室,因国破家亡,才落到如此田地。今我为囚徒,无颜见先帝和祖宗,请给我一条麻绳,让我留个全尸,我终生不忘你的恩德。”巩荣贵被杨打动,遂和他一同逃走。

建明二年(531年),尔朱氏诬称杨氏谋反,请予以收捕法办。节闵帝元恭只得命有司调查。但尔朱世隆尔朱天光却分别率军包围杨津(时在洛阳)、杨椿(杨伯父,时在华阴)的府邸,将杨氏宗族杀光。杨侃等人尽皆遇害。 整个杨氏家族只有杨以及二弟一妹得以幸存。 杨遂到信都(治今河北邢台)投奔高欢。他自陈家难,言词哀切,以致痛哭流涕。高欢为之动容,当即任命他为行台郎中

中兴二年(532年),高欢攻打邺城(治今河北临漳),因久攻不下,便命杨作文告祭天地。结果祭文刚刚烧完,邺城便被攻破。杨因此改任大行台右丞。当时,高欢初创霸业,军国事务繁忙。文檄教令皆由杨、崔负责。

后来,杨因堂兄杨幼卿被孝武帝元修杀死,悲惧成疾,便到雁门温泉疗养。同僚郭秀一直嫉妒杨的才能,便致信恐吓他,称高欢要将其交给皇帝治罪,并假意劝他赶快逃走。杨信以为真,遂将衣服扔在河边,伪装成投水而死的假象,而后趁机逃走。他改换名姓,自称刘士安,躲到嵩山。不久,杨又偷偷跑到光州,东入田横岛,以教书为业。海边百姓都尊称他为刘先生,光州太守王元景也在暗中加以保护。

东魏天平二年(535年),高欢得知杨下落,命光州刺史奚思业将杨送回朝中,任命他为太原公开府司马。后来,杨历任太原公开府长史、大行台右丞、给事黄门侍郎散骑常侍、尚书吏部郎中,封华阴县侯。高欢还将庶女嫁他为妻。

武定七年(549年),杨被越级擢升为吏部尚书,加拜侍中卫将军。 同年八月,杨与大将军高澄、散骑常侍陈元康、黄门侍郎崔季舒一同密谋篡位,结果遇到家奴兰京行刺。高澄遇刺身亡。杨则遗失一靴,狼狈逃出。太原公高洋闻变,带兵平乱,而后返回晋阳,命杨与高岳高隆之司马子如一同留守邺城。

天保元年(550年),高洋建立北齐,史称北齐文宣帝。杨领太子少傅,别封阳夏县男。天保三年(552年),高洋任命杨为宰相,改任他为尚书右仆射,并将太原长公主(原东魏孝静帝的皇后)嫁给他。天保八年(557年),杨又升任尚书左仆射,加拜开府仪同三司,改封华山郡公

天保九年(558年),杨升任尚书令,加拜特进骠骑大将军。 高洋晚年性情暴虐,动辄杀戮大臣,以致朝野人心惶惶。但他却能将政事委托给杨。杨作为宰相,处理政务也是得心应手。时人都认为,君主虽然昏庸,但政事却还算清明有序。

天保十年(559年),高洋病逝。杨进封开封王,并与平秦王高归彦燕子献郑颐一同受遗诏辅政,辅佐少帝高殷。当时,常山王高演、长广王高湛身为皇叔,威望素著,对高殷的帝位颇有威胁。杨对二王忌惮不已。

乾明元年(560年),高殷返回邺城。杨原本打算让高演随驾回京,留高湛镇守晋阳,这时却又改变计划,让二王都返回邺城。后来,杨辞去开府之职以及开封王的爵位,并大肆裁撤冗官。丢掉官职的官员纷纷投靠二王。高演、高湛与太皇太后娄昭君在实际上控制了北齐的军政大权。

同年二月,侍中宋钦道面奏皇帝,认为应把二王调出邺城,以架空二王,加强皇权。高殷让他与杨等人商议。杨决定将二王外放为刺史。他担心高殷不同意,便奏知太后李祖娥,并陈说利害。李祖娥将奏章内容泄露给女官李昌仪,李昌仪却密奏给娄昭君。后来,杨又怕引起二王警觉,便改变策略,任命高湛为并州刺史,而将高演留在朝中。

平秦王高归彦起初与杨同心,后因留兵备变之事,对杨生出怨恨之心,遂将密谋全部泄露给二王。 二王遂将计就计,在尚书省大宴百官,欲趁机发动政变。高湛在后室埋伏家僮数十人,并与几位勋贵约定好动手的暗号。郑颐认为宴会不知虚实,建议不去赴宴。杨却执意前往,并道:“我等忠心体国,常山王拜职岂有不到之理!你怎会有此忧虑?”

饮宴中,高湛依次斟酒,每人敬酒二杯。当到杨座前时,高湛连叫两遍“拿酒来”,又道:“为什么不拿?”而后伏兵尽出,将杨等人全部捉拿。杨大喊道:“诸王谋反,想杀忠臣吗?我等尊天子削诸侯,忠心为国,何罪之有!”高演欲暂且饶恕他们,高湛却不同意,并命人殴打。杨与可朱浑天和、宋钦道都遭到拳棍殴击,血流满面,杨一只眼珠被打出。郑颐在尚药局被捉。 燕子献奋力逃出尚书省,又被斛律光擒回。

高演、高湛与高归彦、贺拔仁斛律金押着杨等人闯入皇宫,来到昭阳殿外。娄昭君赶到昭阳殿落座,高殷则与李祖娥在侧侍立。高演叩头道:“臣与陛下骨肉至亲,杨等人专断朝政,擅作威福,长久以往必为祸乱。臣与高湛、贺拔仁等人以国事为重,已将杨等人拿下。臣擅自专断,罪该万死。”高殷默然不语。娄昭君叹道:“杨郎能有什么作为,留着他不是更好么?”她责问高殷道:“这些人心怀叛逆,想杀我两个儿子,再来杀我,你为何纵容他们?”高殷仍不说话。

娄昭君悲怒交加,大骂李祖娥道:“怎能让我母子受你这个汉人老妇的摆布。”李祖娥赶忙跪下请罪。娄昭君见高演仍叩头不止,对高殷道:“还不快去安慰你叔叔。”高殷这才道:“我为了叔叔尚且不惜天子之位,何况这些汉人。只要您饶了侄儿性命,侄儿自下殿去,这些人任由叔父处置。”杨等人于是都被处斩。 杨死时,终年五十岁。

娄昭君参加杨的葬礼时,哭道:“杨郎是因忠君而获罪。”她亲自将黄金做的眼珠放进杨的眼眶内,并道:“以此表达我的心意。”高演也后悔杀死杨,便以皇帝的名义下诏,没有问罪他的家属。 天统五年(569年),后主高纬追赠杨为司空。

杨幼年丧母,一次去拜见舅舅源子恭。吃饭时,源子恭问他读些什么书。杨答道:“正在读《诗经》。”源子恭便问:“读到《渭阳》了吗?”《渭阳》是《诗经》中的一篇,写外甥和舅舅之间的感情。杨听后,号泣不能自已。源子恭也欷不止,酒也喝不下去了。后来,源子恭对杨津道:“都说秦王不聪明,从今以后,我当对他刮目相看。”

杨出身豪门大族,家中四世同堂,同龄的堂兄弟就有三十多个。杨家学堂前有棵柰树,果实落地时,孩子们都去争抢,只有杨端坐不动。叔父恰巧碰见,对人道:“这孩子高雅脱俗,有我杨家祖风。”他专门在竹林边建了一间屋子,命杨独居其中,潜心学习,还经常用铜盘盛最好的饭菜给杨吃,并对子侄们道:“如果你们也像遵彦那样谨慎好学,自然就会得到竹林别室、铜盘重肉之食。” 后人便用“铜盘重肉”比喻特殊的恩宠。

杨身陷葛荣军中时,葛荣曾想将女儿嫁给他,又要封他官职。杨便推称有病,口中暗含牛血,并当众吐出,又诈作不能言语。葛荣信以为真,便没有再提封官嫁女之事。

邯郸人杨宽曾在杨的帮助下做官,但后来却出卖杨,将他捉住献给尔朱氏。杨脱难后,随高欢征讨邺城,恰巧经过杨宽的村子。杨宽在马前叩头请罪,杨道:“人不知恩义,这也是常理,我不恨你,你不用害怕。”

杨遭逢家难,平素以丧礼自居,只吃盐米,不食酒肉,以致形销骨立。高欢对此很同情,常常加以劝慰。韩陵之战时,杨随高欢与尔朱氏交战,每战都身先士卒。朋友、僚佐都叹道:“杨只是一个儒生,如今竟成了武士。仁者必勇,果然不假啊。”

平定尔朱氏后,杨辞职回乡,安葬亲族。丧柩出发时正值寒冬,他赤着脚走在厚厚的积雪上,号啕痛哭,见者无不动容。

杨曾担任使者出使南梁,途经戍,得知州内有杨氏家族的佛寺,便入内参拜,结果见到了父亲杨津的画像。他悲从中来,痛哭不止,呕血数升,以致病卧不起,最终被抬回邺城。

酷吏宋游道曾弹劾尚书省的数百条失误,以致尚书令、左右仆射都被他非常仇视。高隆之诬陷宋游道曾有不臣之言,论罪当杀。杨进言道:“养狗就是为了让狗叫,如果因狗叫几声便把它杀了,恐怕以后就没有会叫的狗了。”宋游道最终只被除名为民。

高洋晚年荒淫暴虐,常以杀人支解为乐,或投于水中,或用火焚烧。杨便从邺城的监狱中拉出大批死囚,送到宫中,供高洋杀人时之用,称为“供御囚”。若死囚能撑过三个月,而没被高洋杀死,便无罪释放。

高洋虽以杨为宰相,但对他也很不尊重,谑称他为杨大肚,有时还让他递厕筹,用马鞭将他抽得血流满背。高洋还想用小刀豁开他的肚子,幸亏崔季舒在旁笑道:“小公子和老公子搞恶作剧呢!”顺势把刀子拔出来拿走。后来,高洋又将杨扔在棺材里,几次要用钉子将棺材钉死,但最终都没有下手。

开府参军裴谓之曾上疏劝谏高洋。高洋对杨道:“这个蠢货怎么敢这么做?”杨回答道:“他想让陛下杀了他,好在后世得个好名声。”高洋大笑道:“这个小人,我就是不杀他,看他怎么出名。”

高洋死后,群臣虽然号哭,但却无人落泪,只有杨涕泗横流,悲不自胜。

杨掌权后,门前断绝私交。他轻财重义,将巨额所得全部散给亲族,家中只有数千卷书籍。当时,平原王高隆之与他比邻而居,府中常有胡商巨富来往。杨对人道:“好在我的门前没有这种东西。”

杨记性过人,曾有一个叫鲁漫汉的候选官员,觉得自己出身低微,认为他肯定不会记得自己。杨道:“前些日子你在元子思坊,骑一匹秃尾母驴,看见我也不下来,还拿一把扇子遮着脸,我怎能不认识你。”鲁漫汉惊服。杨又调侃道:“自古道,名如其人,你叫漫汉果然没错。”

:此儿恬裕,有我家风。

杨昱:此儿齿未落,已是我家龙文。更十岁后,当求之千里外。

卢思道:尚书令、弘农杨遵彦,魏太傅津之子也,含章秀出,希世伟人。风鉴俊朗,体局贞固。学无不纵,才靡不通。裴、乐谢其清吉,应、刘鬼其藻丽。温良恭俭,让恕惠和。高行异才,近古无二。有齐建国,便预经纶。军国政事,一人而已。诘旦坐朝,谘请填凑。千端万绪,令议如流。剖断部领,选举人物。满室盈庭,永无凝滞。虚襟泛爱,礼贤好事。闻人之善,若己有之。智调有馀,尤善当世。谮言屡入,时寄无改。每乘舆四巡,恒守京邑。凡有善政,皆遵彦之为。是以主昏于上,国治于下。朝野贵贱,至于今称之。(《北齐兴亡论》)

李百药:贵公子,早著声誉,风表鉴裁,为朝野所称。频遭厄,冒履艰危,一餐之惠,酬答必重,性命之仇,舍而不问。典选二十馀年,奖擢人伦,以为己任,然取士多以言貌,时致谤言,以为之用人,似贫士市瓜,取其大者。其聪记强识,半面不忘。每有所召问,或单称姓,或单称名,无有误者。及居端揆,权综机衡,千端万绪,神无滞用。自天保五年已后,一人丧德,维持匡救,实有赖焉。每天子临轩,公卿拜授,施号发令,宣扬诏册。辞气温辩,神仪秀发,百僚观听,莫不悚动。性周密畏慎,恒若不足,每闻后命,愀然变色。

法琳:识怀温敏,风仪遒逸,早标玉润,夙擅金声。而文综九功,武苞七德,振天下之美誉,感海内之欢心。文宣高视于上京,仆射总知于时务,鼓腹击壤人无怨声,十年之中齐国大治,匡合之力杨公有焉。而博涉内外,兼闲孔释,仁祠栉比,列刹相望,法众连衡,士女回向,护持在意,民具迩瞻。

魏征:① 遵彦弥缝暴主,救理苍生,才得免乱,亦甚危苦。与人主严明,臣下畏法,直言正谏,皆见信用,不可同年而语也。 ② 彼才能救亡耳,乌足为治哉!

王通:有杨遵彦者,国掌命,视民如伤,奚为不终。

李延寿:雅道风流,早同标致,公望人物所推。夫处乱虐之世,当机衡之重,朝有善政,是也。及寄天下之命,托六尺之孤,旬朔未几,身亡君辱。进不能送往事居,观几卫主;退不能保身全名,辞宠招福。朝廷之衅,既已仗义断恩;猜忌之涂,无容推心受乱。是知变通之术,非所长也。

朱敬则萧何之镇静关中,寇恂之安辑河内,葛亮相蜀,张昭辅吴,茂宏之经理琅琊,景略之弼谐永固,刘穆之众务必举,杨遵彦百度惟贞,苏绰共济艰难,同经草昧,虽功有大小,运或长短,咸推股肱之林,悉为忠烈之士。

李绛:北齐任杨遵彦则理,用高阿那肱则乱;隋代任高则理,用杨素则乱;国家任房玄龄杜如晦魏徵姚崇则理,用李义府许敬宗李林甫杨国忠则乱。

司马光:① 自魏迁邺以来,大选之职,知名者数人,互有得失:齐世宗少年高朗,所弊者疏;袁叔德沈密谨厚,所伤者细;杨风流辩给,取士失于浮华。 ② 总摄机衡,百度修敕,故时人皆言主昏于上,政清于下。

晁说之:显祖能委任杨,而主昏于上,政清于下,亦诬矣。首劝禅代之事,远惭于;方文襄被弑之时狼狈逃免,近愧于陈元康。彼高德政谮杀杜弼,固不待贬,而复谮德政戮焉,其为人盖可略,而不可责者矣。帝一日杀诸元七百余人投漳水中,长城三台之役,内外骚然,其戕虐有不可胜道者,谓之政清可乎?且帝以刀画腹,赖崔季舒托俳优之言而得脱,置棺中,载以车,几下钉者数四,其身栗栗,将不自保矣,尚何清彼政事乎?

叶适:杨相齐,史称“主昏于上,政清于下”,固已太过。夫卫灵公淫荒而三人者任事,不至于亡国则幸矣。若齐文宣,逞其凶虐,岁月不已,将与之并毙,尚安能芘之使终,况视民如伤,岂其所及耶?见事不精,以光影眩后学,其患大矣。夷狄之德,于父母兄弟素不厚,苟脱死祸,人欲遂其所为。于此时,虽慕古人辅幼主之节,而迟回选懦,权失势乖,席不暇暖,遽罹非命,盖其理当然,无足悲慨也。

胡三省:① 杨门地既高,又有干用,高欢起兵之初,藉人望以为重,藉才干以为用,所以擢而用之。 ② 杨受托孤之寄,不能尊主庇身者,鲜卑之势素盛,华人不足以制之也。

胡应麟邢峦魏之儒者,而功名赫,世但知其将也;杨齐之文士,而干用优长,世但知其相也。峦不以将显,樊深刘焯等尔;不以相显,邢劭魏收等尔,卒魏良将无过峦者,齐贤相无过者。世以儒者鲜通文士爽实,余独惜二子以将相掩其平生也。

朱轼:北齐之先,本以诈力,逆取人国,其子孙复不顺守,当时诸将相,非跋扈则倾邪,其号称佼佼者,仅杨、斛律光二人而已。聪明才力,综机务,典选举,均不忝厥职,然身为人臣,而妻母后,位极宰相,而执厕筹,败闲荡检,莫斯为甚。及当主少国疑,进无御乱之勇,退无保身之智,其召祸盖亦宜然。

蔡东藩:杨负魏不负齐,而独为高演所杀,论者咸为呼冤,何冤哉?彼本东魏故臣,助洋篡国,胁逐故主,又敢妻母后,蔑绝人伦,一死尚有余辜,安得为冤?即以事齐论之,高洋狂暴,未闻出言谏诤,且简囚供御,身进厕筹,无耻若此,忠果安在?其所以谋除二王者,亦无非为固位计耳。固不足惜也。

《全北齐文》收录有其文章四篇:《奏请置学及修立明堂》、《迎劳郎基》、《文德论》、《祭天文》。

杨出身于弘农杨氏,后在尔朱氏之乱中宗族被灭。高欢平定尔朱氏后,对杨族人大加追赠。一门之中,有两人获赠太师太傅丞相大将军,三人获赠太尉录尚书事中书令,五人获赠仆射尚书,二十余人获赠刺史太守,史称“追荣之盛,古今未之有”。

杨懿(选部给事中)

杨播(华州刺史)

杨侃(卫将军)

杨纯陀

杨椿(太保)

杨昱(南道大都督)

杨孝邕(员外郎)

杨颖(华州别驾)

杨叔良(新安太守)

杨顺(冀州刺史)

杨辩(东雍州刺史)

杨仲宣(正平太守)

杨玄就

杨测(朱衣直阁)

杨稚卿(为尚书右丞)

杨津(司空)

杨遁(尚书左丞)

杨逸(光州刺史)

杨谧(卫将军)

杨(安南将军)

杨元让(尚书祠部郎中)

表格参考资料:

杨先后娶高欢的两个女儿为妻。第一个妻子是高欢庶女,后与高隆之之子通奸。 第二个妻子则是高欢嫡女,原是东魏孝静帝皇后,即孝静皇后,北齐建立后封太原公主。

北齐书卷三十四列传第二十六》

北史卷四十一列传第二十九》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