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杜让能

杜让能

杜让能(841893年) ,唐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字群懿。晚唐大臣,宰相。初唐贤相杜如晦的七世族孙。宣宗朝左仆射杜审权长子。咸通进士。历官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兴元时为宰相。昭宗立,任太尉。后因禁军攻李茂贞兵败,昭宗诿过于他,迫死。时年52岁,后念及杜让能之冤,追赠太师。

杜让能(841年893年)字群懿。唐京兆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晚唐大臣,杜如晦之叔父杜淹的第八世孙(祥见新唐书.宰相世系杜氏),父杜审权。咸通进士,在宣武王唐锌府里当推官。历官中书舍人翰林学士。兴元时为宰相。昭宗时任太尉。有子杜光义,次子杜晓

昭宗因为李茂贞表辞不逊,无法忍受,打算发兵进攻李茂贞,杜让能反对说“茂贞地大兵强,而唐力未可以致讨;凤翔又近京师,易以自危而难于后悔,佗日虽欲诛晁错以谢诸侯,恐不能也。”。昭宗不听,下令让能率禁军三万人,直逼凤翔。茂贞以六万兵马截击。后禁军大败,茂贞要求诏杀宰相,二十日,处死西门君遂、李周潼、段诩等三人。李茂贞不退兵,扬言进兵京师,乘胜至三桥。让能自知必死,曰“臣请归死以纾难。”昭宗流泪曰:“与卿决矣!”又将杜让能贬为雷州司户。十月乙未,赐死杜让能及户部侍郎杜弘徽兄弟。

让能,咸通十四年登进士第,释褐咸阳尉。宰相王铎镇汴,奏为推官。入为长安尉、集贤校理。丁母忧,以孝闻。服阕,淮南节度使刘邺辟掌记室,得殿中,赐绯。入为监察。牛蔚镇兴元,奏为节度判官。入为右补阙,历侍御史、起居郎、礼部、兵部员外郎。萧遘领度支,以本官判度支案。

黄巢犯京师,奔赴行在,拜礼部郎中、史馆修撰。寻以本官知制诰,正拜中书舍人。谢日,面赐金紫之服,寻召充翰林学士。六飞在蜀,关东用兵,征发招怀,书诏云委。

让能词才敏速,笔无点窜,动中事机,僖宗嘉之,累迁户部侍郎。从驾还京,加礼部尚书,进阶银青光禄大夫,封建平县开国子,食邑五百户。转兵部尚书、学士承旨。

沙逼京师,僖宗苍黄出幸。是夜,让能宿直禁中,闻难作,步出从驾。出城十余里,得遗马一匹,无羁勒,以绅束首而乘之。驾在凤翔,朱玫兵遽至;僖宗急幸宝鸡,近臣唯让能独从。翌日。孔纬等六七人至。师攻关,帝幸梁、汉,栈道为石协所毁,崎岖险阻之间,不离左右。帝顾谓之曰:“朕之失道,再致播迁。险难之中,卿常在侧,古所谓忠于所事,卿无负矣!”让能谢曰:“臣家世历重任,蒙国厚恩,陛下不以臣愚,擢居近侍。临难苟免,臣之耻也;获牧圉,臣之幸也。”至褒中,加金紫光禄大夫,改兵部侍郎,同平章事。时朱玫立襄王称制,天下牧伯附之者十六七,贡赋殆绝。朝士才十数人,行帑无寸金,卫兵不宿饱。帝垂泣侧席,无如之何。让能首陈大计,请以重臣使河中,谕王重荣以大义,果承诏请雪,以图讨逆。京师平,拜特进、中书侍郎,兼兵部尚书、集贤殿大学士,进封襄阳郡开国公,食邑二千户。驾在凤翔,李昌符作乱,倏然变起,让能单步入侍。时朝臣受伪署者众,法司请行极法,以戒事君。让能固争之,获全者十七八。昭宗纂嗣,赐“扶危启运保功臣”,加开府仪同三司、尚书左仆射,封晋国公,增邑千户,仍赐铁券。诛秦宗权,许、蔡平定,加司空、门下侍郎、监修国史。昭宗郊礼毕,进位司徒、太清宫使、弘文馆大学士、延资库使、诸道盐铁转运等使,加食邑一千户。明年,册拜太尉,加食邑一千户。

自大顺已来,凤翔李茂贞大聚兵甲,恃功骄恣。会杨复恭走山南,茂贞欲兼有梁、汉之地,亟请问罪,诏未允而出师。昭宗怒其专,不得已而从之。及山南平,诏授以茂贞镇兴元,徐彦若镇凤翔,仍割果、阆两州隶武定军。茂贞怒,上章论列,语辞不逊。又与让能书曰:宰相之职,外抚四夷,内安百姓。阴阳不顺,犹资燮理之功;宇宙将倾,须假扶持之力。即万灵舒惨,四海安危,尽系朝纲,咸由庙算,既为重任,方属元臣。况今国步犹艰,皇居未壮。曩日九衢三市,草拥荒墟;当时万户千门,霜凝白骨。大厦倾欹而未已,沉疴绵息以无余。皆云非贤后无以拯社稷之危,非真宰无以革寰区之弊。

今明公舍筑入梦,投竿为师,践履中台,制临外阃,不究兴亡之理,罕闻沉断之机。盖意有所不平,心有所未悟,辄思上问,愿审臧谋。窃见杨守亮擅举干戈,阻艰西道,将图割据,吞并东川。居巴、干为一窟豺狼,在梁、汉致十年荆棘。果闻败衄,寻挫凶狂。既前去而不谐,思却归而无地。当道与州见为隔绝纲运,方举问罪兵师,忽闻朝廷授武定之双旌,割果、阆之两郡,未审是何名目?酬何功劳?紊大国之纪纲,蠹天子之州县,非惟取笑于童稚,抑亦包羞于马牛。自谓奇谋,信为独见。伏虑是明公赏凶党无君之辈,挫忠臣奉国之心。要助奸邪,须摧正直。又闻公切于保位,利在安家。商量不自于中书割全通于内地。虽知深奥,罕测津涯,亦闻骇异群情,颇,是喧腾众口。其悖戾如此。

京师百姓,闻茂贞聚兵甲,群情汹々,数千百人守阙门。候中尉西门重遂出,拥马论列曰:“乞不分割山南,请姑息凤翔,与百姓为主。”重遂曰:“此非吾事,出于宰相也。”昭宗怒,诏让能只在中书调发画计,不归第。月余,宰相崔昭纬阴结、岐为城社,凡让能出一言,即日达于茂贞、行瑜。茂贞令健儿数百人,杂市人于街。崔昭纬、郑延昌归第,市人拥肩舆诉曰:“岐帅无罪,幸相公不加讨伐,致都邑不宁。”二相舆中喻之曰:“大政圣上委杜太尉,吾等不预。”市豪褰帘熟视,又不之识,因投瓦石,击二相之舆。崔、郑下舆散走,匿身获免。是日,丧堂印公服,天子怒,捕魁首诛之,由是用兵之意愈坚。京师之人,相与藏窜,严刑不能已。让能奏曰:“陛下初临大宝,国步未安。自艰难以来,且行贞元故事,姑息藩镇。茂贞迩在国门,不宜起怨。臣料此时未可行也。”帝曰:“政刑削弱,诏令不出城门,此贾生恸哭之际也。又《书》不云乎?药不瞑眩,厥疾弗瘳。朕不能孱孱度日,坐观凌弱。卿为我主张调发,用兵吾委诸王。”让能对曰:“陛下愤藩臣之倔强,必欲强干弱枝以隆王室,此则中外大臣所宜戮力,以成陛下之志,不宜独任微臣。”帝曰:“卿位居元辅,与朕同休共戚,无宜避事。”让能泣辞曰:“臣待罪台司,未乞骸骨者,思有以报国恩耳,安敢爱身避事?况陛下之心,宪祖之志也。但时有所不便,势有所必然。他日臣虽受晁错之诛,但不足以殄七国之患,敢不奉诏,继之以死!”景福二年秋,上以嗣覃王为招讨使,神策将李副之,率禁军三万,送彦若赴镇。崔昭纬密与、凤结托,心害让能;言讨伐非上意,出于大尉也。九月,茂贞出军逆战,王师败于啡。岐兵乘胜至三桥。让能奏曰:“臣固预言之矣。请归罪于臣,可以纾难。”上涕下不能已,曰:“与卿诀矣。”即日贬为雷州司户。茂贞在临皋驿,请诛让能。寻赐死,时年五十三。驾自石门还京,念让能之冤,追赠太师。 [1]

子让能,字群懿,擢进士第,从宣武王铎府为推官,以长安尉为集贤校理。丧母,以孝闻。又辟刘邺、牛蔚二府,稍进兵部员外郎。萧遘领度支,引判度支按。僖宗狩蜀,奔谒行在,三迁中书舍人,召为翰林学士。方关东兵兴,调发绥徕,书诏丛浩,让能思精敏,凡号令行下,处事值机,无所遗算,帝倚重之。从还京师,再迁兵部尚书,封建平县子。

李克用兵至,帝夜出凤翔,苍黄无知者。让能方直,徒步从十余里,得遗马,褫绅为乘之。朱玫兵逼乘舆,帝走宝鸡,独让能从。翌日,孔纬等乃至。俄而进狩梁。是时栈道为山南石君涉所毁,天子间关涩,让能未尝暂去侧。帝劳曰:“朕失道,再遗宗庙。方艰难时,卿不少舍朕,盖古所谓忠于所事邪!”让能顿首曰:“臣世蒙国厚恩,陛下不以臣不肖,使牧圉,临难苟免,臣之耻也。”帝次褒中,擢兵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于时,嗣襄王即伪位,强藩大镇附者已十八,贡赋不输行在,无以备赏劳,卫兵往往乏食,君臣搏手无它策。让能建遣大使入河中,以谕王重荣,重荣果奉诏。已而京师平,进中书侍郎,徙封襄阳郡公。官吏多污伪署,有司皆欲论死,让能以胁从不足深治,固争之,多所全贷。昭宗立,进尚书左仆射、晋国公,赐铁券,累进太尉。

李茂贞守凤翔,自大顺后兵浸强,恃有功,不奉法,朝廷弱,弗能制。会杨复恭走山南,茂贞欲兼有梁、汉,请以师问罪,未报而兵出,帝忿其专,然不得已从之。山南平,诏茂贞领兴元、武定,而以徐彦若为凤翔节度使,分果、阆州隶武定军。茂贞怨,不赴镇,上章语悖慢。又诒书让能诋责,以为助守亮为乱,抑忠臣,夺己功,其言丑肆。京师匈惧,日数千人守阙下,候中尉西门重遂出,请与茂贞凤翔地,为百姓计。答曰:“事出宰相,我无预。”茂贞益怨。帝怒,诏让能计议,且趣调发,经月不就第。

时宰相崔昭纬阴结茂贞及王行瑜,让能所言悉漏之,茂贞乃以健儿数百杂市人,候昭纬与郑延昌归第,拥肩舆噪曰:“凤翔无罪,幸公不加讨以震惊都辇!”昭纬曰:“上委杜太尉,吾等何知?”市人不识孰为太尉,即投瓦石妄击,昭纬等走而免,遂丧其印。帝愈怒,捕首恶诛之。京师争避乱,逃山谷间。让能谏帝曰:“茂贞固宜诛,然大盗适去,凤翔国西门,又陛下新即位,愿少宽假,以贞元故事姑息之,不可使怨望。”帝曰:“今诏令不出城门,国制桡弱,贾生恸哭时也。朕顾奄奄度日,坐观此邪!卿为我图之,朕自以兵属诸王。”让能曰:“陛下欲削涤,刚主威,隆王室,此中外大臣所宜共成之,不宜专任臣。”帝曰:“卿,元辅,休戚与我均,何所避?”泣曰:“臣位宰相,所以未乞骸骨者,思有以报陛下,敢计身乎!且陛下之心,宪祖心也,但时有所未便。它日臣蒙晁错之诛,顾不足弭七国患,然敢不奉诏!”

景福二年,以嗣覃王为招讨使,神策将李副之,率师三万送彦若赵镇。昭纬内畏有功,密语茂贞曰:“上不喜兵,一出太尉。”茂贞乃悉兵迎战,覃王败,乘胜至三桥。让能曰:“臣固豫言之,臣请归死以纾难。”帝涕下不能已,曰:“与卿决矣!”再贬雷州司户参军。茂贞尚驻兵请必杀之,乃赐死,年五十三。 [2]

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自恃有功,骄横无礼,给唐昭宗李晔上书出言不逊。李晔非常气愤,就下决心发兵讨伐李茂贞。他命令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杜让能掌管征讨事宜。

杜让能劝谏说:“陛下刚即位不久,天下也不太平。凤翔离长安这么近,万一不能消灭李茂贞,就会结下怨仇,那时,陛下将追悔莫及。”

李晔说:“现在皇室的地位越来越低,朝廷的号令只限于京都。朕可不想成为逆来顺受、任人摆布的皇帝。杜卿只管为朕征调军队,筹措粮饷,朕自会委派诸王统领军队。这次讨伐,无论成败,朕保证不追究杜卿的任何责任。”

杜让能还是有些担心,他说:“陛下既然决定兴兵,应该让满朝文武大臣都出力献策,不应当只用臣一个人。”

李晔见杜让能一再推托,有些不快,他说:“杜卿身为宰相,应该与朕同甘共苦,怎么遇事就想逃避责任呢?”

杜让能不禁流下眼泪,说:“臣并不想逃避责任,只是担心在目前的形势下,陛下的大事难以成功,将来臣难免会像汉景帝时的晁错一样,白白断送了性命。不过,既然陛下委臣以重担,臣只能以死相报。”

李晔让杜让能留在中书省,筹划调度出兵的事宜。杜让能终日劳碌,一个多月没有回家。

兵部侍郎同平章事崔昭纬暗中与李茂贞相互勾结。杜让能早晨说一句话,晚上李茂贞就会知道。李茂贞掌握了朝廷讨伐他的所有安排,就指使他的党羽蛊惑长安市民,让他们拦住了观军容使西门君遂的轿子,说:“李大帅没有罪,不应当兴兵讨伐他,从而让百姓遭受战祸。”

西门君遂说:“这是宰相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于是,这群人又拦住崔昭纬和中书侍郎同平章事郑延昌的轿子说:“李大帅有什么罪,你们给主上出主意,叫主上征讨他。”

两人回答说:“这件事,主上全权委托杜让能,我们根本不知道。”

市民们怒气冲冲地捡起砖头瓦块乱投乱砸,崔昭纬和郑延昌吓得抱头躲进附近的居民家中,官印和朝服都丢了。

李晔得知市民闹事,认为这一定是李茂贞主使的,因而,出兵征讨李茂贞的决心更加坚定。893年(唐昭宗景福二年)八月,李哗任命覃王李嗣周为京西招讨使,率兵出征。并任命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徐彦若为凤翔节度使,让他取代李茂贞。

九月初十,李嗣周带领三万禁军护送徐彦若去风翔赴任,路过兴平,驻扎下来。李茂贞联合那宁节度使王行瑜,合兵六万,驻扎在周至,做好抗击的准备。

李嗣周的禁军都是刚刚招募来的新兵。而李茂贞、王行瑜的部下则都是身经百战的边防将土。九月十七日,李茂贞、王行瑜进军兴平,禁军还未交战就被敌军的气势吓倒,四散溃逃。李茂贞、王行瑜乘势进攻三桥,长安受到震动,官吏、市民如惊弓之鸟争相奔逃。数不清的百姓跪在皇宫门前,请求诛杀倡议发兵的那些宰相和官员。崔昭纬乘机陷害杜让能,秘密给李茂贞送信说:“这次出兵本不是主上的主意,都是那个杜让能唆使的。”

九月十九日,李茂贞在长安城西的临皋驿陈兵,并上书李晔,历数杜让能的罪行,请求诛杀杜让能。杜让能对李哗说:“臣已有言在先,请陛下惩处臣来平息战事吧。”

李晔无奈,只好下诏处死杜让能。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