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贤(明代名臣)

李贤(明代名臣)

李贤(1409年1月1日1467年1月19日 ),字原德,邓(今河南邓州市)人。明代名臣。

宣德八年(1433年),李贤登进士第,授吏部验封主事,历考功、文选郎中。“土木之变”时,李贤脱难回京。景泰二年(1451年),上正本十策,受代宗赏识,升任兵部右侍郎,转户部侍郎,次年又迁吏部右侍郎。英宗复辟后,迁翰林学士,入内阁,升吏部尚书。天顺五年(1461年),加太子太保。天顺八年(1464年),英宗病重,召李贤委以托孤重任。宪宗即位,晋升少保、吏部尚书兼华盖殿大学士、知经筵事。

成化二年十二月(1467年1月),李贤去世,年五十九。追赠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谥号“文达”。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从祀历代帝王庙 。著有《鉴古录》、《体验录》、《看书录》、《天顺日录》、《古穰文集》等。

李贤入阁后,举贤任能,以惜人才、开言路为急务,名臣多为其所识拔。他为人耿介忠直,深受英宗宠待。《明史》称“自三杨以来,得君无如贤者。”但他压制叶盛,排挤岳正,不救罗伦,“尤为世所惜云”。 王鏊亦称“国朝自三杨后,相业无如李贤。其得君最久,亦能展布才猷。然在当时以贿闻,亦颇恣横。”

概述图片来源:

李贤生于明成祖永乐六年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1409年1月1日) 。宣德七年(1432年),李贤考中乡试第一名。宣德八年(1433年),登进士第。奉命到河津考察蝗灾,被任为验封司主事。少师杨士奇想见他一面,李贤竟然不去。

正统(1436年1449年)初年,李贤说:“鞑官住在京师的已超过一万,指挥使每月的俸禄三十五石,实际支给的仅一石,鞑官反而实际支给十七石五斗。这样一个鞑官相当于十七个半京官。应逐渐把他们迁到外地,以节省繁重的开支,并且可以把祸患消除于未萌芽状态。”明英宗朱祁镇没能采用。当时诏令说文武大臣的诰敕,不任满九年的不给。李贤说:“以九年为限,有的任官不能满期,有的因为亲老等不到年限,这样得不到诰敕的可有十之八九。这样做无法劝励臣下,请仍以三年为期为便。”朱祁镇听从。李贤后升为吏部考功司郎中,改任文选司郎中。

正统十四年(1449年),朱祁镇在权宦王振的怂恿下下令亲征瓦剌,当时本应随征的吏部侍郎因病告假,于是由李贤扈从。同年,“土木之变”爆发,明军全军覆没,李贤等少数人死里逃生,回到北京

景泰二年(1451年)二月,李贤上书提出正本十策,即:勤于圣人之学,听从规劝,戒除声色等嗜好,断绝玩好,举动谨慎,崇尚节俭,敬畏天命,勉励近臣,振作士风,团结民心。代宗朱祁钰很赞赏,命翰林抄写好放置于左右,以备阅览。不久他又上书陈述车战和火器之利,朱祁钰颇加以采纳。同年冬,李贤升为兵部右侍郎,转调到户部。也先多次贡马,李贤说把金帛用车送给敌人,使他们强大起来,这是自毙之策。李贤因而上书陈述边防守备松弛的情况,于谦请颁发他的奏章到边塞,以激励各位将领。李贤调到吏部,他选取古代二十二位君主可以效仿的行事作风,编成《鉴古录》,上呈给朱祁钰。

景泰八年(1457年),石亨等发动“夺门之变”,迎接被囚禁在南宫的朱祁镇复位。朱祁镇复位后,命李贤兼翰林学士,入文渊阁当值,与徐有贞一起参预机务。不久,李贤升为吏部尚书。李贤气度端正凝重,他的奏对都切中机宜,朱祁镇非常宠待他。山东闹饥荒,国家拨出赈济的财物不足,朱祁镇召徐有贞和李贤来商议,徐有贞说赈济的财物多被官员中饱私囊。李贤说:“担心中饱而不赈贷,坐视百姓死亡,这是因噎而废食。”朱祁镇于是命增拨银两。

石亨曹吉祥与徐有贞争权,他们都忌恨李贤。御史们弹劾石亨、曹吉祥,石、曹两人怀疑是出于徐有贞、李贤的主意,便向朱祁镇告状,将两人投进监狱。正好有京师发生风雷之变,他们获释,李贤被贬为福建参政。他还未赴任,王翱上奏说李贤可当大任,朱祁镇遂留下他为吏部左侍郎。过了一个月,恢复尚书之职,仍入内阁当值。石亨知道朱祁镇向着李贤,很愤怒,但也无可奈何,于是假装与他交欢。李贤也深自隐藏,不是朱祁镇宣诏便不入宫,而朱祁镇更加亲近李贤,每天都召他去顾问。

蒙古太师孛来靠近边塞来打猎,石亨说传国玺在他那里,可掩击而夺回来。朱祁镇动心。李贤说不可开战端,玉玺不足为宝,此事遂作罢。石亨因而更加忌恨李贤。当时朱祁镇也厌恶石亨、曹吉祥骄横,曾屏退旁人对李贤说:“这帮人干预朝政,四方来奏事的人先到他们家门,怎么办?”李贤说:“陛下只要独自决断政事,则趋炎附势的人自会消失。”朱祁镇说:“先前曾经不采纳这帮人的意见,他们竟悖然变色。”李贤说:“希望陛下逐渐控制他们。”当时石亨、曹吉祥弄权,李贤因为顾忌而不敢把话说尽,但他常常从容回答朱祁镇的提问,因此对石亨等人也起了很大的抑制作用。

天顺四年(1460年),石亨获罪被杀,朱祁镇又向李贤询问“夺门之变”的细节。李贤说:“说迎驾是可以,‘夺门’这种提法怎能示给后人?天位本来就是陛下的,说夺名声就不顺了。而且那时幸亏成功,万一事机先露,石亨等人不足惜,却不知道将置陛下于何地。”朱祁镇醒悟,说:“是啊。”李贤说:“如果王(朱祁钰)果然病重不起,群臣上表请陛下复位,怎用得着这番纷扰?这帮人又怎得邀功升赏?招权纳贿又从何而起?老成耆旧的大臣依然在职,何至于有杀戮降黜之事,以至于遭天象示警?《易经》说‘开国承家,小人勿用’,正是指的这种事。”朱祁镇说:“对。”随即下诏,令从今以后奏章中不能用“夺门”这种字眼,还将冒功的四千多人全部革除。到成化初年,那些被革除的人上诉请求。宪宗又以李贤的意见,一并夺去了太平侯张谨、兴济伯杨宗等人的爵位,当时舆论感到更加大快人心。

朱祁镇既已信任李贤,李贤的意见多被听从。于谦曾分派降人南征,陈汝言希求宦官的旨意,将他们全部召回,李贤极力反对。朱祁镇说:“朕也后悔了。现在他们已经上路,往后他们愿意离去的就让他们走。”朱祁镇担忧支给军官的俸禄太多,每年的收入不够开支。李贤请将老弱裁汰出去,这样费用省下了而别人还不知道。朱祁镇深加采纳。

当时,每年都有边警,天下发大水,长江南北尤其严重。李贤外筹划边防策略,内请宽恤百姓,废除国家的一切征敛。朱祁镇采用他的建议,四方得以安宁,民力得到复苏。天顺七年(1463年)二月,空中有声响,朱祁镇想祈祷消灾,命李贤撰写青词。李贤说君主不体恤百姓,导致天下怨叛,这才有鼓妖作祟。李贤于是请实行宽恤之政,又请停罢江南织造,清理锦衣卫监狱,停止边臣所上的贡献,停止内外采买之举。朱祁镇很为难,李贤坚持他的意见,连续四次向朱祁镇争取,李贤的同僚都很害怕。李贤退下后说:“大臣应当知无不言,难道能卷舌偷位吗?”终天顺一朝,李贤任首辅,吕原彭时辅佐他,但李贤受朱祁镇委任最专。

当初,御史刘浚弹劾安远侯柳溥兵败之罪,触怒了朱祁镇。李贤说御史是国家耳目之官,不宜谴责。石亨诬陷李贤曲护刘浚。朱祁镇渐渐疏远了李贤,不久才醒悟,又待之如初。李贤常常独自与朱祁镇谈话,很久才出来。一有事情,朱祁镇一定召李贤去问这样处理是否可行,或者派宦官去询问李贤。李贤务持大体,尤其以珍惜人才、广开言路为急务。他所推荐的年富耿九畴李秉程信姚夔崔恭李绍等人,都是名臣。李贤时常劝朱祁镇召见大臣,凡有所推荐,必定先与吏部、兵部讨论后再定。他入宫应对朱祁镇时,朱祁镇询问文臣情况,李贤请他问王翱;问武臣,则请他问马昂。这两人在左右辅佐,因此李贤言无不行,而人们也不担忧李贤专权,只有众小人与李贤为难。

天顺五年(1461年),曹钦举兵造反,击伤在东朝房当值的李贤,并要杀他,逼李贤起草奏章开释自己的罪行。依赖王翱一力相救,李贤才得以幸免。李贤秘密上疏请擒拿贼党。当时正纷扰不安,不知道李贤在哪。朱祁镇得到奏疏后,非常高兴。李贤裹伤入宫觐见朱祁镇,朱祁镇加以慰劳,特加李贤为太子太保。李贤于是说叛军既已伏诛,应尽快下诏天下停止不急之务,广求直言以疏通被困塞的政事。朱祁镇听从。

当时锦衣卫指挥使门达弄权,锦衣卫官校恣行残暴,造成严重的祸患。李贤多次请求禁止,朱祁镇召门达来告诫李贤。门达恃宠更加骄横,李贤找机会又向朱祁镇陈述门达之罪,朱祁镇又召门达来告诫他。门达恨之入骨,便借袁彬一案陷害李贤,李贤几乎无法幸免。

朱祁镇病危时,卧于文华殿。正好有人向朱祁镇离间太子朱见深(明宪宗),朱祁镇颇受迷惑,暗中告诉李贤。李贤叩头伏地说道:“这样的大事,愿陛下三思。”朱祁镇说:“那么一定要传位给太子吗?”李贤又叩头说:“这样则宗社幸甚。”朱祁镇起身,立即派人召朱见深来。李贤扶着朱见深令他向朱祁镇致谢,朱见深抱着朱祁镇的腿哭泣,朱祁镇也为之流泪,谗言因而没有得逞。

天顺八年(1464年)正月,朱见深即位。二月,李贤进升为少保、华盖殿大学士,掌讲经筵事务。

当时宪宗命廷臣议上两宫尊号。中官夏时承周贵妃旨意说,说英宗原配钱皇后久病,不当称太后,而贵妃是宪宗的生母,应该独上尊号。李贤说:“遗诏已经做了规定,何用多言?”彭时说:“李公的话很对。朝廷所以能够服天下,就在于正纲常。如果不这样,损害圣德不小。”过了一会儿,夏时又传出贵妃的旨意说:“子为皇帝,母应为皇太后,岂有没有儿子而称皇太后的?宣德年间有过惯例。”李贤脸色都变了,看着彭时。彭时说:“今日之事与宣德年间的不同。胡皇后上表让位,退居别宫,所以在正统初年没有给她加尊。现在名分固在,怎能相比?”夏时说:“如此你们何不起草让位的表文?”彭时说:“先帝在世时没有实行,现在谁敢起草?如果做人臣的曲意顺从,那将是万世罪人。”夏时厉声警告他们。彭时拱手向天说:“太祖、太宗神灵在上,谁敢有二心?钱皇后无子,臣能谋到什么利益而为她争?臣所以不忍沉默,不过是想保全皇上圣德而已。如果皇上推大孝之心,则两宫并尊为太后为宜。”李贤也极言之,意见才定了下来。

同年春,太阳暗黑无光,李贤与同僚一起上书说:“太阳,是君主之象。君德明,则日光盛。望陛下敬以修身,正以驭下,刚以断事,明以察微,持之以恒,这样天变自然消弓耳,和气自然来临。”次日,李贤又说:“天时未和,是因为阴气太盛。从宣德到天顺年间,选进的宫人太多,浣衣局中被没官的宫女愁怨尤甚,应将她们放回家。”朱见深听从,中外都非常高兴。五月,下大冰雹,大风刮走瓦片,吹倒郊坛的树木。李贤说:“天威可畏,陛下应当凛然醒悟,不要亲近左右近幸之臣。要推崇信任老成之臣,共图国是。”有关官员请造皇帝仪仗法驾。李贤说:“内库中还有没用过的,现在恩诏刚刚颁下,正要节财俭用,为什么又要干这些事?”朱见深即日压下了这一建议。每逢遇到灾变,李贤一定与同官极力陈言,毫不隐瞒,对于朱见深即位之初的政事,李贤劝诫尤为恳切。

同年八月,朱见深下诏修撰《英宗睿皇帝实录》,由太保、会昌候孙继宗任监修,李贤与陈文彭时为总裁。

门达被逐出后,他的党羽多投匿名信陷害李贤。李贤请求罢免自己,朱见深下诏安慰挽留。朱见深废吴皇后,言官请诛杀宦官牛玉,言词中牵连到李贤,还有人造流言蜚语陷害李贤。朱见深命卫士住在李贤家中,保护他出入。

成化二年(1466年)正月,李贤等上奏称,荆襄地区虽已遣将前往征讨,但其间山林深阻,流民职聚众多,起事者闻大军南下,必邀劫流民为其同党,其流民亦恐官军一并剿戮。因此其势必越来越大,也越难于扑灭。宜降圣旨榜文,开谕流民,各安其业,有能擒斩起事首领者,比官军加倍升赏。朱见深以为其言有理,遂诏谕兵部尚书王复按其言行事,以抚谕荆襄流民。

三月,李贤遭父丧,朱见深下诏起复他。李贤三次推辞,都未获准许,朱见深派宦官护行,为他的父亲营葬。李贤回到京师后,又推辞。朱见深派使者宣示他的心意,李贤才入阁视事。

五月,李贤奏请征讨河套鞑靼,朱见深以为可行。六月,朱见深派彰武伯杨信等率军往延绥边境剿寇。

成化二年十二月十四日(1467年1月19日),李贤在家中去世,终年五十九岁。朱见深闻讯后,十分惊愕悲悼,为其辍朝一日,按例赐祭葬。并追赠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谥号“文达”。

成化三年(1467年)三月,朱见深录李贤之子李璋为尚宝司司丞。

康熙六十一年(1722年),李贤与历代功臣四十人从祀历代帝王庙,明代诸臣入祀的还有常遇春李文忠杨士奇杨荣于谦刘大夏

李贤颇有宰相风度,为政识得大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在用人的一方面,他进贤而退不肖,提拔了年富等名臣,革斥了四千多冒“夺门”之功而膺爵位之人。石亨曹吉祥得势时,李贤不与其沆瀣一气,而时时劝英宗疏远他们。英宗意图更换太子,李贤予以劝止,使太子(明宪宗)得以保全,消弭巨变于无形。宪宗即位后,他警告宪宗“天时未和,由阴气太盛”,又劝宪宗“无狎左右近幸’。李贤对于宪宗初年的政治颇有影响。

李贤曾奉敕编《大明一统志》,并著有著《鉴古录》、《体验录》、《看书录》、《天顺日录》、《古穰文集》等书。《皇明经世文编》辑有《李文达文集》一卷。 书法作品有行书《跋欧阳修<集古录跋尾>》。

李贤自己感觉到受君主知遇,所以言无不尽。朱祁钰逝世后,朱祁镇将用汪皇后殉葬,李贤不赞同,认为汪氏已废幽禁深宫,况两女年幼,不应殉葬。朱祁镇同意李贤的建议,这才作罢。惠帝的少子朱文圭(建庶人)受幽禁已近六十年,曾被软禁七年的朱祁镇颇为不忍,想赦免他,便问李贤。李贤叩头说:“这是尧、舜之用心,天地祖宗也尊行它。”朱祁镇于是下了决心将其放出。

朱祁镇曾祭山川坛,觉得夜出不方便,想派宦官代祀。李贤引据祖训争取,最终使朱祁镇亲自去祭祀,成礼而还。李贤曾说内库的余财,如果不用来救荒和拨给军队,人主必生奢侈之心,而把它们挪用来做土木工程或祈祷声色之用。他前后所请朱祁镇发放内库财物赈贷恤边的,不可胜计。按旧例,地方官员敕令由三品以上京官保荐。李贤忧虑这样做导致有关人员竞相营私,令吏部每个职务举荐两个人,请朱祁镇选用。并推之例即从此开始。

《明史》称“自三杨以来,得君无如贤者。”但他从一名郎官结识于景帝,被超升为侍郎,而他在所著的书中却说景帝荒淫。李贤还压制叶盛,排挤岳正,不救罗伦,这些尤为世人感到惋惜。 等到李贤去世后,罗伦被召还,而接任的首辅陈文也刚逝世,时人因而作诗凭吊陈文说:“九原若遇南阳李,为道罗生已复官。”

彭时:李公有经济才。

刘吉:贤厚有度量,诚心待物,有事辄以询诸人。矢口出言,不为城府,立朝三十余年,惟一出四川考官,进退臧否,颇不协人望。天顺初,徐有贞既去,独被眷顾,时常召入文华殿,有所咨询。然多于权奸,不敢尽言。后权奸败,机务悉委贤,言无不从。英庙每视朝,毕立宝座上左右顾,左顾则呼贤,右顾则呼门达,贤至御前语良久方出。正统以来,大臣得君未有如贤者。……上初嗣位,每因事进谏,颇切治理。性喜读书,公暇手不释卷,好谈性理之学。作为文章,援笔立就,不事雕琢。陈文志其墓,谓贤量宏而福厚,大臣遭遇之隆无与比者,盖实录云。

彭韶:河岳之英,钟为哲人。体貌明粹,践履真淳。潜心六籍,濯旧来新。不二以止,乃翕而信。受知英皇,忠信日亲。密勿帷幄,人望如神。太平宰辅,定策元勋。

程敏政:①论者谓,自天顺以来,所以正君德、恤民生、进贤才、广言路、抑佞幸、却戎狄,皆公之力。 ②平居无疾言遽色,其容粹然,见者如在春风中,浮躁者为之自失,阴狡者为之中沮。盖其所禀者厚,所养者深,故其所得有大过人者如此。论者谓自天顺以来,所以正君德、恤民生、进贤才、广言路、抑佞幸、靖边徼皆公之力,天不遗,可为世道斯文之不。

王鏊:国朝自三杨后,相业无如李贤。其得君最久,亦能展布才猷。然在当时以贿闻,亦颇恣横。

杨廉:公为人孝友忠信,谦恭严密,居位号崇尚,正学能容善类,得时行志,自三杨后莫能及之。

唐枢:①天顺改元,入内阁,迄成化丁亥卒,以文学得君行政,人谓三杨之继。公初当曹、石骄恣,又值徐武功为之僚,继承门达擅权,能黾勉调停,遇主于巷,其力可谓艰矣。而海内士匍伏以干恩泽者纷如,则甚嫌兼于自植,岂亦固有为乎?然止殉葬,释庶人,禁冒功,疏正本,安边鼓妖斥仙师号,应曹钦伤臂之变,皆明识所及,曾可以少之也。 ②文达贤能而又黜机,可谓梁冈兴平矣。然本然普照之灵,万物皆备之体,为天下者不可以自损,则又所当请也。

袁裹:百七十年以来,当国最专且久,言行计从,终始恩礼者,三杨之后,文达而已。天顺初,英朝励精,徐、薛罢位,吉祥、亨、彪怙宠侵权,窃簸蟠结,作孽无已。赖李公燮调其间,数进匡顺,竟以无虞,故世称贤相者,必曰三杨文达。

廖道南:始扼曹石,继门达也。豕之牙,勿踯躅也。得专行久,茂功烈也。贤哉贤也,胡可埒也。

朱睦<木挈>:睿皇之复辟也,旁求俊髦,布列三事。李公以特达见知,爰立作辅,言行计从,始终恩礼。虽马周之遇太宗,不啻过也。当是时,吉祥、亨、彪以翊戴之功,妄恣贪虐,觊觎神器。赖文达调停匡救其间,卒戡大乱,坐臻太平,其功烈伟矣!晚节以起复蒙訾毁。余尝窃议文达亦有不能去者,受先帝顾命,当主少国疑之时,四上章请不许。于戏义之所在,将安所之。论者弗度时宜,闻者又复附和,使公之志遂不获暴白,惜哉!

项笃寿:国朝入直内阁,当国最专且久者,三杨之后惟李文达公。方天顺初,徐、薛罢位,吉祥、亨、彪怙宠蟠结,李公燮调其间,数进匡顺,可谓良矣!俪美三杨,以勋名终,不亦宜乎!

李贽:天顺反正八年之间,非文达挺身负荷,则曹、石之徒依然败坏溃裂,不可收拾矣!

王世贞:夫以杨文贞、李文达、商文毅、刘文靖、杨文忠之贤于辅,而不得从(配享)。

徐咸:汉、唐、宋英主皆然,我朝自圣祖后,文、仁、宣、英四庙皆勤于接见。当时元老如蹇、夏、三杨、李文达辈,亦皆尽忠匡辅。故君鲜失德,朝多善士。海内又安,阴受其赐。

屠隆:杨文贞士奇、李文达贤、周文襄忱、李文正东阳、张文忠孚敬通达国体,动合机宜,光赞庙谟,永垂鸿业,经济名臣其最卓荦者哉。南阳排夺门、护太子,庶几哉社稷之器乎。

唐鹤征:登封之际,气象从容。

张国维:本朝二祖以来,贤圣继作,山岳降灵。英人杰士,比肩相望。昌言伟论,不绝于时。然求其说行于君而功见于世,如三杨之于宣宗、于忠肃之于景帝、李文达之于英宗、刘忠宣之于孝宗、永嘉之于世宗、江陵之于神宗,寥寥寡俦,不可见。

查继佐:处群小党箝之时,得行其志,古大臣格君心之非,贤是矣。夫使坐屏人时,何不直以诛灭佞幸快进苦口,而但曰每事睿断,公以处之?知过激必不终,识得宣尼女乐之馈,不尚廷诤,则所虑诚远且大哉!

张燧:英庙之遇文达,密画显断,万几精核,局体一变。

林时对:英庙北狩复辟,锐意图治,李文达言听计从,宠任莫贰,美不胜书。

黄宗羲:相业可观……止以一峰(罗伦)一疏诎之,为可惜也。

王夫之:夺情之言扬于廷,人子之心丧于室矣。蝇蚋不嘬生而嘬死,有以召之也,而况纷呶自辩以与公论相仇!史嵩之、李贤、张居正杨嗣昌之恶,滔天而无可逭矣。

谷应泰:宪宗时,杨琚请建一十三城堡,七十四墩台。李文达又以中(阙)力赞。乃三帅(朱永赵辅刘聚)授剑,或舆疾征还,或迁延不出。惟王越深入红盐池,焚其庐帐,劫其器甲,贼丧失妻孥,相顾恸哭。而大师不继,虎牢一关,卒为楚有;河西数郡,折为秦臣。

傅维麟:李贤忠以犯难,勇以断割,知以当机。夺群小威福之柄以还天子,其不蹈土木之辙者,几希矣。贤之功以是为烈。至于止汪后之殉,出建庶人之锢,其言足贯幽明。古称社稷臣,何以尚诸?

张廷玉:英宗之复辟也,当师旅饥馑之余,民气未复,权奸内讧,柱石倾移,朝野多故,时事亦孔棘矣。李贤以一身拄其间,沛然若有余。奖厉人材,振饬纲纪。迨宪、孝之世,名臣相望,犹多贤所识拔。伟哉宰相才也。

纪昀:要其振饬纲纪、奖厉人材,属朝野多故之时,能以一身拄其间,其事业实多可称道。至文章本非所注意,然其时去明初未远,流风余韵,尚有典型。故诗文亦皆质实娴雅,无矫揉造作之习。

夏燮:成化初阁臣,自李贤以下,其可称者,彭时、商辂而已。

蔡东藩:①嫡庶那堪议并尊,只因子贵作同论。若非当日名臣在,一线纲常不复存。 ②宪宗即位,两宫并尊,本属应有之理,而贵妃阴恃子贵,密嘱内监夏时,参预阁议,时乃狐假虎威,呵叱大臣,若非彭时等守正不阿,鲜有不为所摇夺者。

家族成员参考资料

《李公行状》

国琛集下卷》

《少保李文达公言行录》

殿阁词林记卷二》

《大学士李文达公传》

今献备遗卷十九》

续藏书卷十一内阁辅臣》

山堂别集卷四十五》

《皇明辅世编

名山藏卷六十三》

罪惟录

明书

明史纪事本末卷三十六曹石之变

明史卷一百七十六列传第六十四》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