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罕之

李罕之

李罕之(842-899),陈州项城人。唐末五代时军阀,生性残暴,绰号“李摩云”。

早年学文不成出家。出家乞食受挫后,落草为寇。先后加入黄巢、诸葛爽、李克用、朱温等势力集团。参加了黄巢起义、讨伐蔡州叛军秦宗权、灭王行瑜等活动。

曾任光州刺史、泽州刺史、河阳节度使、同平章事、昭义军节度使等职。

899年(光化二年),病死于怀州驿舍。

李罕之,陈州项城人。祖上均为农民。李罕之,身手矫捷、力超常人。小时候,罕之曾去学文,但没有学成什么。后来,落发为僧,但因为他行为无赖,所到之处没有地方能容下他。他到酸枣县去乞食,从早到晚没有人给他东西吃。李罕之因此毁僧衣、掷盆钵,开始做起了强盗这亡命勾当。

时值黄巢起兵曹州濮州,李罕之乘机加入黄巢军一起抢掠,并慢慢成了地方势力首领。等到黄巢军渡江后,李罕之又乘机带兵脱离黄巢归附唐朝廷。高骈因此举荐他为光州刺史。

一年后,李罕之被蔡州叛军秦宗权攻击,城池失守,于是弃城前往项城,依附河阳诸葛爽。诸葛爽封他为怀州刺史。

中和晚期光启初期,唐僖宗任命诸葛爽为东南面招讨使,攻打秦宗权。诸葛爽任命罕之为副使,令他屯兵宋州。蔡州叛军势力日盛,招讨军无法取胜。

884年(中和四年),诸葛爽任命李罕之为河南尹、东都留守。这一年,李克用解除了上源之难,收军西归,路过洛阳。李罕之进行迎接、拜会。李罕之盛情款待李克用,两人因此结谊。当时李罕之带兵三千,以圣善寺为府邸。

885年(光启元年),蔡州叛军秦宗权派遣将领孙儒来攻打李罕之。李罕之与敌军对垒几个月,后因兵少军备不足,弃城而向西逃往渑池自保。蔡州叛军占据京城一个来月,焚烧宫殿,掠夺居民。叛军离开后,到处都是焚烧后的灰烬,四周寂寥全无鸡犬之声。李罕之又带兵回来,在市西建军营、筑堡垒。

886年(光启二年)冬,诸葛爽去世,其部将刘经推诸葛爽的儿子诸葛仲方为帅。刘经害怕李罕之不好控制,自己引兵镇守洛阳。李罕之部将李瑭、郭二人不和,都想加害对方。李罕之知道很生气,斩杀了郭。李罕之部队因此内生矛盾。刘经乘其内部不和在渑池袭击了李罕之。李罕之部队退保乾壕。刘经趁势猛攻,但被李罕之击败。李罕之转守为攻,乘胜追至洛阳。期间,刘经军占据敬爱寺,李罕之占据苑中飞龙厩。李罕之激励士卒攻打敬爱寺。几天后,李罕之部乘风放火,大烧敬爱寺,刘经军士到处奔逃。

随后,李罕之在汜水陈舟、巩县筑营,准备渡河攻打河阳。当时诸葛年幼,军政大权在刘经手上,河阳诸将心中大多不向刘经。河阳张言暗中与李罕之结交;刘经知道了他的阴谋,张言害怕便引兵渡河归附李罕之。李罕之、张言合力攻河阳,被刘经击败。李罕之与张言退怀州自保。

蔡州将领孙儒攻陷河阳。诸葛仲方架小船来投奔后梁。孙儒于是自称节度使。后来蔡州军被后梁军所败,孙儒弃河阳回蔡州。李罕之与张言收孙儒散兵,并向太原李克用求援。李克用派泽州刺史安金俊率骑兵帮助李罕之,李罕之攻下河阳。李克用任命李罕之为河阳节度使、同平章事;又任张言为河南尹、东都留守。李罕之与张言结义,刻臂为盟,如同张耳陈余之结义。李罕之虽然作战有胆有谋,但在治理地方、安抚百姓上却无谋无略,所部苛刻残暴、贪得无厌、反复无常,不得民心。李罕之得到河阳后,又出兵攻晋、绛两州。当时战乱之后,四野无农作物,了罕之部下到处抢夺以为军备,以人为食。绛州刺史王友遇献城投降,李罕之于是进攻晋州,河中王重盈派使求援于梁太祖朱温。当时张言治军有方,善囤积军备,又勤于耕作,军备充足。张言给李罕之送军粮,但罕之索要不停。张言因次很是吃力,无法供应上,李罕之便让河南府吏鞭打张言。王重盈苦于李罕之的剥削,暗中结交张言准备铲除李罕之。

888年(文德元年)春,正当了罕之全军出击攻打平阳时,张言夜里出兵突击河阳,李罕之毫无防备,仅增加只身逃脱,整族其他人都被张言俘虏。李罕之逃往太原。李克用任命他为泽州刺史,仍为河阳节度使。三月,李克用派李存孝率军三万协助李罕之攻打怀州孟州。张言城中粮尽,军备枯竭。张言派其儿子入后梁为人质,求救于朱温;朱温派葛从周牛存节前去救援,两军战于流河店。这时晋将安休休带一军队出击蔡州,李存孝因此引军而退,李罕之屯守泽州。

李罕之屯守泽州之后,天天带兵抢掠怀州、孟州、晋州、绛州各地,数百里内,郡邑无官吏,乡间无居民。河内百姓,相互集结驻扎在山寨中,有出去的就被李罕之兵士斩杀。虽是奇峰绝壁,也被李罕之部众攻取。蒲州、绛州之间有山叫摩云,乡人在山上立栅,以避寇乱;被李罕之带百余人攻下之。军中因此称李罕之为李摩云。从那时开始,数州百姓,被屠杀吃尽。十余年,四处荆棘蔽野,烟火断绝。

895年(乾宁二年),李克用出师对抗、凤两州军队,闸营于渭北。唐昭宗任命李克用为州行营四面都统,李克用于是命李罕之为其副手。等到诛灭王行瑜,李罕之因功升检校太尉,食邑千户。李罕之自认为功多,私下对晋将盖寓说:“我自从河阳失守,来依附巨,时间很长,功效却没看到。这些年以来,军绿劳顿,年纪也大了,没什么能做的了。希望晋王仁愍,太傅哀怜,给个小地方,休兵养病,一二年内就告老归田,这就是幸事了。”盖寓为他上言李克用,李克用未给答复。遇到镇缺帅,讨论人选,李罕之都私心重重,盖寓怕他另有所图(投奔他处),都急着为他争取。李克用说:“对于李罕之,我怎么会在乎一个重镇;我有罕之,如董卓有吕布,强大师强大了,然而鹰鸟的本性,饱则飞走,我实在是怕他反复无常、毒余深远。”

898年(光化元年)十二月,晋国潞州统帅薛志勤去世,李罕之乘其丧期,从泽州率军直入潞州,自称留后,并写文书给李克用说:“我听到薛志勤去世,新的统帅还没来,怕潞州被其他势力窥视,所以没等命令现屯兵潞州了。”李克用大怒,派遣李昭嗣讨李罕之。李罕之派其守将马溉、伊铎、何万友、沁州刺史傅瑶等带其子李颢为质,向于后梁太祖朱温求援。朱温任命李罕之为昭义军节度使。期间李罕之暴病,眼睛看不到东西。

899年(光化二年)六月,李罕之病重,朱温令丁会代李罕之为昭义军节度使,任命李罕之为河阳节度使;李罕之走至怀州,在驿舍去世,享年五十八岁。他儿子李颢用船将他灵柩送回,埋葬于河阴县。

908年(开平二年)春,朱温下诏赠他为中书令。

父亲:李文。

儿子:李颢、李颀。

新五代史》(宋欧阳修等撰)卷四十二,杂传第三十。

旧五代史》(宋薛居正等撰)梁书,列传五。

李克用:“吾于罕之,岂惜一镇;吾有罕之,亦如董卓之有吕布,雄则雄矣,鹰鸟之性,饱则去,实惧翻覆毒余也。”

《新五代史》:“罕之御众无 法,性苛暴,颇失士心。”

惠士奇:“万丈峰头馀故垒,千秋犹说李摩云 。”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