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绛

李绛

李绛(764年 830年) ,字深之。赵郡赞皇(今河北赞皇人)人。唐代中期名臣。

李绛出身赵郡李氏东祖房 。初擢进士,补渭南尉,拜监察御史。元和二年(807年)授翰林学士,元和六年(811年)拜相,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封高邑男。后因与权贵有隙,以足疾求免,罢为礼部尚书,后入为兵部尚书。文宗时,召为太常卿,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累封赵郡公。

大和四年(830年),山南兵变,李绛为乱军所害,年六十七。册赠司徒谥号“贞”。

李绛出身赵郡李氏东祖房 。唐德宗贞元八年(792年),李绛中进士,登博学宏词科, 授秘书省校书郎。任满后,补任渭南县尉。贞元(785年805年)末年,拜监察御史

元和二年(807年)以本职充任翰林学士。不久,改授尚书主客员外郎。次年,调任司勋员外郎。元和五年(810年),升司勋郎中、知制诰。李绛在朝任职勤勉,以匡救劝谏为己任。

元和六年(811年)拜相,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元和八年(813年),封高邑县男。李绛因足疾上章请求免职,至次年,被免知政事,授礼部尚书

元和十年(815年),加检校户部尚书,出任华州刺史。不久,入朝任兵部尚书。后遭逢母亲去世,李绛离职为母服丧。元和十四年(819年),再加检校吏部尚书,因得罪宠臣皇甫,只被任命为河中观察使(本应授为节度使)。

元和十五年(820年),皇甫获罪被贬,李绛重任兵部尚书。 新即位的唐穆宗李恒任命李绛为御史大夫

穆宗沉湎于游猎巡幸,李绛在延英殿极力劝谏,穆宗都未予采纳。李绛借病辞职,再次担任兵部尚书。

长庆元年(821年),转任吏部尚书。同年,加授检校尚书右仆射,判东都(洛阳)尚书省事,充任东都留守。

长庆二年(822年)正月,改任兖州刺史、兖海节度观察等使,仍任检校尚书右仆射。次年,再任东都留守。 长庆四年(824年),于洛阳被加授为检校司空

唐敬宗宝历元年(825年),入朝任尚书右仆射。

宝历二年(826年)九月,昭义节度使刘悟去世,临终留表请求让其子刘从谏袭任节度使。李绛秘密奏请立即任命靠近昭义军的一位大臣充任节度使,令其兼程赴镇,以“疾雷不及掩耳”之势迫使刘从谏来不及抗命,只能听命朝廷。但此时宰相李逢吉、宦官王守澄已受刘从谏贿赂,都奏请让他任昭义节度留后(实际控制了昭义军),所以敬宗不能采纳李绛的主张。

李绛奉行正道,在当时颇有名望。但他性格刚直、嫉恶如仇,对待贤者与不肖之人态度判然有别,因此屡遭他人忌恨。一次,李绛与御史中丞王播相遇道中,王播未避让他。李绛上奏论说事理,敬宗命门下、中书两省详议,群臣都支持李绛。但李逢吉庇护王播而厌恶李绛,便罢免他仆射之职,改授为太子少师分司东都。

宝历二年(826年)十二月,唐文宗李昂即位,召李绛为太常卿。 次年七月,进封魏国公。

大和二年(828年),以检校司空衔出任兴元尹、山南西道节度使,累封为赵郡公。

大和三年(829年)冬,南蛮进犯蜀地,李绛奉诏赴西蜀救援。他在山南西道招募兵卒千人赴蜀,行至中途,蛮军已退,所募兵卒都返回。

山南的兵额素来有规定,招募的兵卒应该全部退伍回家。大和四年(830年)二月十日,李绛晨起理事,召集募卒,说根据诏令遣返他们,依例发给粮饷,募卒一个个怏怏而退。监军使杨叔元贪财恃宠,怨恨李绛不奉敬自己,于是趁募卒嫌赏赐微薄、众口喧嚷之际,煽动募卒作乱,以泄私愤。募卒喧噪聚集涌向府署,劫夺库中兵器冲入使衙。李绛正与幕僚会宴,来不及防备。听说叛乱立即北逃,登上女墙,衙将王景延力战抵御乱兵,最终力竭战死。左右将校请李绛缒城出逃,被他拒绝。李绛随即与幕僚赵存约、薛齐一同遇害,终年六十七岁。 十三日,杨叔元谎奏李绛收取新军士卒赏赐钱物,以致兵乱被杀。而三省长官为李绛诉冤,谏议大夫孔敏行奏呈杨叔元激怒乱兵事实,文宗方知真相,册赠李绛为司徒谥号“贞”。并赐其家属布帛三千段、米粟二百石 。

尚书右丞温造奉命出任山南西道节度使,定计诛杀乱兵八百余人,囚禁杨叔元。温造将手刃李绛的人,剁为肉酱;并将发布杀害李绛命令的人,处以极刑。取一百首级祭奠李绛,三十首级祭奠王景延等人,其余的全部投入汉江。杨叔元最终被流放康州(今广东德庆),时人以温造不杀杨叔元为遗恨。

大中二年(848年),李绛本拟与李岘等三十七人共绘像于凌烟阁,但他的画像最终被唐宣宗留在宫中。

李绛潜心匡时济世,屡屡上疏,常以唐玄宗先治后乱的历史经验为借鉴,用治生于忧危,乱生于放肆的道理劝谏宪宗,劝其选贤举能,任贤政治,并提出贤则当任,任则当久的主张,他任宰相期间,曾多次建议皇帝削藩平党,并积极参与谋划。利用藩镇内部矛盾,使魏博节度使田兴听命朝廷,在一定程度上消弱了藩镇势力。

李绛喜实厌虚,在朝勇于犯颜直谏。他曾说:身居国家重要职位,只图惜身不敢直谏,是臣辜负于君王。若臣子为国为民不看圣上脸色说话,敢于做出不顺从圣上的事,而被治罪,是圣上负于臣子。宪宗听罢很受感动,说道:卿告朕以人所难言者,疾风知劲草,卿当之矣。李绛还反对大臣无原则奉迎上意,粉饰太平。为此,常与人争辩殿上。一次,宰相李吉甫盛赞皇帝威德,李绛当场给予尖刻批评,宪宗赞李绛:绛言骨鲠,真宰相也。

李绛在任华州剌史时,还禁止猎捕鸟兽,以保护自然生态。

李绛有文集二十卷及论事集二卷,今存《李相国论事集》、《李深之文集》等。他平生好医,在闲暇时曾编集《兵部手集方》三卷,可惜早已亡佚。《全唐诗》录其诗两首、联句两首 ,《全唐文》录其文两卷 。

李纯:①卿尽节于朕,人所难言者,卿悉言之,使朕闻所不闻,真忠正诚节之臣也。他日南面,亦须如此。 ②绛言骨鲠,真宰相也。 ③端庄秉彝,亮直循道,抱凌寒之劲节,标肃物之贞规。尝以懿文,参於内署,亦以公望,贰於地卿。竭其器能,茂著宦业,洎居衮职,左右朕躬。远虑必陈,谠言无隐,竭致君之志,宏济俗之方。

李昂:神授聪明,天赋清直。抱仁义以希前哲,立标准以程后来。抑扬时情,坐致台辅。佐我烈祖,格于皇天。仗钺宣风,联居乐土。乘轩鸣玉,尝极清班。先声而物议皆归,不约而群情自许。汉中名部,俾遂便安。

李肇:宪宗朝,则有杜公之器量,郑少保之清俭,郑武阳之精粹,李安邑之智计,裴中书之秉持,李仆射之强贞,韦河南之坚正,裴晋公之宏达,亦各行其志也。

:①李赵公颉颃禁林,谟相府,嘉言启沃,不以身为。糜躯将坛,没有余裕。 ②赵公排摈,言犹鲠亮。干将虽折,不改其刚。

宋祁:镒、元衡暴忠王室,绛巨德大臣,皆为贼奸所乘,不殁元身,盖福善祸淫之训有时而挠。虽然,贤者于忠谊,宁以一不幸,遽使慊然于其心哉!要躬可殒,而名与岱、崧等矣。

苏辙:玄宗初用姚崇、宋、卢怀慎、苏,后用张说、源乾曜、张九龄;宪宗初用杜黄裳、李吉甫、裴、裴度、李绛,后用韦贯之、崔群。虽未足以方驾房、杜,然皆一时名臣也。故开元、元和之初,其治庶几于贞观。开元之初,天下始脱中、睿之乱。玄宗励精政事,姚崇、宋弥缝其阙,而损其过,庶几贞观之治矣。

洪迈:若唐宰相三百余人,自房、杜、姚、宋之外,如魏徵褚遂良狄仁杰魏元忠韩休张九龄、杨绾、崔甫陆贽杜黄裳、李绛、李藩裴度崔群韦处厚李德裕郑畋,皆为一时名宰,考其行事,非汉诸人可比也。

王世贞:姚崇、李泌才相似也,崇体近实,泌用近玄;狄仁杰、宋器相似也,仁杰近圆,则方;陆贽、李绛识相似也,贽达绛遂;杜黄裳、裴度略相似也,黄裳近疏度近密。

冯梦龙:泌之策陕城,绛之揣魏博,皆料将法也。

张岱:唐宪宗疑李绛、裴度俱朋党,而于李吉甫程异皇甫则不之疑。盖绛、度数谏,吉甫、异、顺从阿谀,而不觉其欺也。

朱轼:李绛论事得大体,动协机宜,其才可为王佐。而方正鲠直,以纳忠为己任,则魏徵、宋之流,他人何足以及之。惜不幸多遇小人,吐突承璀、皇甫、李逢吉不能加害,而祸生所忽,卒堕杨叔元之计。悲夫!然绛也知有国而不知有身,躬历四朝,年近七十,此亦非所吝矣。

爱新觉罗弘历:宪宗首即大位,即有削平藩镇之志,用贤能之相,时若杜黄裳、李绛、裴度诸人皆在相位。

唐宪宗元和三年(808年),权宦吐突承璀要整修安国寺。他依仗权势,气焰熏天,说一不二,擅自动工,立了一个功德碑,碑的大小高下与华岳碑相同。碑立起来了,碑文却还没有着落。碑文自然是要歌颂皇帝圣明,天下太平,皇恩浩荡,河清海晏,但这种御制文章也不好作。吐突承璀放出大话:谁能撰写碑文,就给谁一万贯钱。有人推荐说,李绛的文章写得好,这差事就交给他吧。李绛时任知制诰,职责就是专为皇帝起草诏令。

李绛听到消息,不但不感到荣幸,反而说,自古圣帝明王都没有功德碑,难道是因为他们的功德还不够吗?只是因为他们认为不宜歌功颂德而已。于是向唐宪宗上了一道奏章

大概与唐太宗确立的君臣关系及前几任皇帝从谏如流有关,这道奏章一点不给宪宗面子,直斥功德碑的弊端,现在看起来这个李绛真是胆大包天。

“陛下布维新之政,划积习之弊,行前王所不能行,革历代所不能革,四海延颈,日望德音。今忽自立碑,以示天下不广,彰满假之渐,招矜炫之讥耶?”陛下治国很有成就,有目共睹,现在却要立功德碑,自我炫耀,难道是想招来天下的讥笑吗?圣德、皇猷岂是能用一块碑几行字所能概括的,如果真要立碑,反而有损形象。高祖、太宗创开元、贞观盛世,也未立碑,难道陛下的功德还能超过先祖吗?尧、舜、禹、汤、文、武,皆无立碑之事,历史上只有秦始皇游泰山立过碑,为百王所笑,万代所讥,至今称为失道亡国之主,岂能追秦皇暴虐不经之事,而自损圣德?何况此碑在安国寺内,碑文本应记载与寺院有关的内容,如记载陛下的功德,实在是不伦不类。请陛下罢修。

当晚宪宗看了奏章,心中肯定不爽,但李绛说得义正辞严,句句在理,只好违心地说了句“李绛是忠臣”,命令把碑拽倒。宪宗看李绛的奏章时,吐突承璀正在旁边,不高兴地嘟囔道:碑体积太大,恐怕拽不倒,慢慢拆吧。实际上是想暂缓执行,心存侥幸皇帝说不定还会改变主意。没想到宪宗正在气头上,没好气地厉声喝道:拽不倒就多用几头牛拽!吓得吐突承璀再也不敢吱声,只好动用了100头牛,把自己费尽心机立起来的碑拽倒了。

旧唐书卷一百六十四列传第一百一十四》

新唐书卷一百五十二列传第七十七》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七唐纪五十三》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八唐纪五十四》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三十九唐纪五十五》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三唐纪五十九》

《资治通鉴卷第二百四十四唐纪六十》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