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成梁

李成梁

李成梁(1526年1615年),字汝契,号引城,辽东铁岭(今辽宁铁岭)人,明朝后期将领。祖上因躲避唐末变乱避于朝鲜,明朝自朝鲜内附。

万历初期,灭建州女真首领王杲、子阿台部,数次大败插汉部酋长土蛮、泰宁部酋长速把亥;计杀海西叶赫部首领清佳杨吉。李成梁有大将才。在整个明朝将吏贪懦,边备废弛的情况下,镇守辽东30年间,率领辽东铁骑先后奏大捷者十,边帅武功之盛,200年来前所未有。但他位望益隆,奢侈无度,甚至虚报战功,为言官所劾。万历十九年(1591年)罢官。其后十年间,辽东边备益弛。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李成梁复职,年已76岁。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李成梁错将万历初年时由他献议兴建,已“生聚日繁、至六万四千余家”的宽甸等六堡,以“地孤悬难守”放弃之,尽徙其民6万余户于内地,以大军驱迫恋家之民,虽为时论所谴责,但使辽东再次出现安定的局面。卒于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享年90岁,葬仰山之北(今北京附近)。

明史记载李成梁的高祖李英从朝鲜半岛迁居到铁岭,(详见朝鲜陇西李氏)。李成梁虽然是自朝鲜内附中国东北,但经过好几代人,早已融入辽东汉族,一贯被视为汉族人,例如清末章炳麟起草革命宣言就称:“愿吾辽人,毋忘李成梁”,即把李成梁当做汉族的英雄。朝鲜英祖对明末逃亡到朝鲜国内的明朝遗民后裔也予以“世世免役”的优待,并编纂《华人录》,以为免役的依据。《华人录》中就有李成梁的后裔,可见朝鲜王朝把李成梁及其后裔视同为汉人。李成梁的高祖李英自朝鲜内附明朝,任铁岭卫指挥佥事

嘉靖五年(1526年),李成梁出生于辽东铁岭卫。李成梁少年时代就英毅骁健,大有将才。因家贫,40岁以生员袭职。起初为险山参将,因屡建战功,隆庆元年(1567年)进为副总兵官,协守辽阳隆庆四年(1570年),被提拔为辽东都督佥事,驻节广宁(今北镇城内)。明嘉靖后期至隆庆年间,鞑靼插汉儿部多次进犯辽东。此后十年间,明朝三员大将相继战死。时值边备废弛之秋,李成梁莅任即募四方健儿抗击蒙古女真各部的侵扰,与是军声始振。

隆庆五年(1571年)五月,蒙古军队进犯盘山驿,李成梁指挥苏成勋击败了蒙古军队。过了不久,蒙古土蛮大举入寇。李成梁在卓山阻击他们,带领副将赵完等夹击土蛮,断其首尾,乘胜杀入了土蛮军的大营,斩杀了敌军部长二名,斩首五百八十余级。进封为署都督同知,世代承袭千户。 隆庆六年(1572年)十月,土蛮六百骑在旧辽阳北河宿营,距离明朝边境二百余里,等候人马齐聚之后大举入侵,李成梁将他们击走。 万历元年(1573年),又在前屯击走了他们。之后,又击败了败走铁岭镇以西诸堡的蒙古兵,明廷将其进二等。朵颜兀鲁思罕又以四千骑毁坏边墙入寇,李成梁将他们击退。

万历元年(1573年),作为辽东总兵的李成梁在击退蒙古后扩筑宽甸六堡。就在此时,建州女真都指挥王杲抚顺互通马市。在马市上诱杀了明朝备御裴承祖,明朝断绝贡市,李成梁谋划征讨王杲。 万历二年(1574年),王杲以部众坐困为由纠集鞑靼土默特泰宁诸部,大举犯扰明朝辽东重镇辽阳沈阳,李成梁督兵进剿王杲所在的古勒寨,斩首一千余级。此役努尔哈赤与其弟舒尔哈齐被俘,为李成梁收留,充当仆役。

万历三年(1575年)春,土蛮进犯长勇堡,李成梁将其击败。同年冬,内喀尔喀五部首领炒花会集鞑靼黑石炭、黄台吉、卜言台周、以儿邓、暖兔、拱兔、堵剌儿等部二万余骑,自平虏堡南下入寇。副将曹率兵出击,鞑靼转而出掠沈阳,看见沈阳城外有明军列营,于是驻于西北高墩。李成梁前去挑战,运用火器打击蒙古军队,蒙古被击溃舍弃辎重而走。李成梁率军追至河沟,乘胜渡河,斩杀上千敌军。明廷加李成梁太子太保,世荫锦衣千户。 万历四年(1576年),黑石炭、大委正在大清堡边墙外宿营,谋取锦州义州。李成梁率领亲自挑选的精骑出击二百里,逼近敌军大营,攻破了营寨。杀了鞑靼部长四人。 万历五年(1577年)五月,土蛮再次入寇,联营直至辽河以东,李成梁乘人不备而袭击土蛮的大营得胜而还。 万历六年(1578年)正月,速把亥纠合了土蛮军大举入寇,李成梁将其击溃,加太保,世荫本卫指挥使。十二月,速把亥炒花、暖兔、拱兔会合了黄台吉,大、小委正,卜儿亥,慌忽太等三万余骑在辽河宿营,攻打东昌堡,深入边内直至耀州。李成梁派遣诸将分屯要害城市以遏制土蛮,自己亲率精锐部队出塞二百余里,直捣圜山。土蛮军队听说之后,都仓皇逃到了塞外。李成梁论功被封宁远伯。 当时,土蛮数次要求前来贡市,明朝关吏不允许,土蛮对此怨恨在心。 万历七年(1579年)十月,再次以四万骑自前屯锦川营深入边内。李成梁命诸将加固城防,亲自督促参将杨粟等扼制蒙古入寇的要冲。适逢戚继光前来援助,蒙古很快退去。之后蒙古来袭也被李成梁击退。

万历八年(1580年),万历皇帝为表彰李成梁镇守辽东的军功,建石坊(位于今日辽宁省锦州北镇市)褒奖。万历十年(1582年),王杲的儿子阿台继续和明朝作对。 九月,辽东总兵李成梁进攻阿台所在的古勒寨

万历十一年(1583年)二月,李成梁再度发兵攻打王杲之子阿台,努尔哈赤的父亲塔克世是王杲的孙女婿,塔克世与其父觉昌安前去古勒寨为明军劝降,因战事紧急被围在寨内。建州女真苏克素浒河部图伦城的城主尼堪外兰在李成梁的指挥下诱阿台开城,攻破古勒山城之后进行屠城,觉昌安、塔克世也未能幸免。

塔克世虽属王杲一系,但已归附李成梁,却因此战死,实为李成梁与尼堪外兰故意为之。努尔哈赤对此极为不满:“我祖、父因为什么被害?你们都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你们对此有什么说法?” 李成梁自知理亏,后明廷将塔克世的土地、人马等送给努尔哈赤,令让他承袭都督指挥衔,以为补偿。努尔哈赤统一女真各部,建立后金之后,欲为报父祖之仇成为借口叛明的“七大恨”之一。

随着他官场的不断发展,李成梁贵极而骄,奢侈无度,全辽的商民之利他都揽入自己名下,从此他结交权门和朝廷的官员。万历十九年(1591年),李成梁为言官所劾,十一月,明神宗竟从御史张鹤鸣的话,罢免了李成梁在辽东的职务,仅仅以宁远伯的身份朝见皇帝。 之前李成梁在辽东的时候所立的战功大多都是在塞外,很容易缘饰真实情况。如果敌寇进入内地,就以坚城清野作为依托,拥兵观望形势然后出击;甚至可以掩饰败绩变为功劳,杀良民冒充敌军的首级。阁部的官员都被他所蒙蔽,督抚监司稍微有与他忤逆的意思,就被他排挤出去,以至于都不能检举他的不法行径。先后有巡按陈登云许守恩得到了他杀降冒功的罪证,想要上奏,却被巡抚李松、顾养谦等人阻止。既而引起了朝中的议论沸腾,御史朱应毂、给事中任应征、佥事李相继上书予以抨击。因为李成梁的事情有证可查,但是最终因为朝中靠山的暗中支持,才不至于治罪。等到他的靠山申时行许国王锡爵等人相继去职之后,李成梁失去了依托,最终被罢免了。

万历二十年(1592年),宁夏反叛,御史梅国桢上奏请求重新起用李成梁,给事中王德完坚决认为不可,于是就被搁置了。 这样,李成梁失去了参加宁夏之役的机会,明廷派他的长子李如松为总兵参加,李成梁也失去了立功起复的机会。李成梁之前的诸战功所率领的战将们先后被重用。其后,他的手下李平胡、李宁、李兴、秦得倚、孙守廉等人都获得富贵,都成为主宰一城的长官。但是此后明朝边防却暮气难振,又去转相地收刮民财,军队的数量和装备有一定的减损。自从李成梁离开辽东之后,十年之间更易了八位主帅,明朝辽东的边防一步步废弛,为努尔哈赤的崛起提供了客观条件。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八月,辽东总兵马林因为与税使高淮争执被弹劾获罪。大学士沈一贯上书说李成梁虽老,还可以继续带兵。于是明廷命李成梁再镇辽东,这时候李成梁已经七十六岁高龄了。这时候,鞑靼的土蛮、长昂以及把兔儿等已经离世,鞑靼的入寇已经很少了。而开原广宁之前又开马、木二市。女真诸部为了获取利润,都归顺臣服。因为这个原因,李成梁又在辽东镇守了八年,当时辽东很少有边情。因为长期巡查东北的情况叙功,李成梁加至太傅

当他第二次出任辽东总指挥官时,为了彻底破坏掉明朝与其他少数民族的联合可能,他实行暴力征伐。先是对泰宁部速把亥,然后是叶赫女真的清嘉奴、扬嘉奴。而这一时期,努尔哈赤已经统一了建州女真,正一步步蚕食海西女真,力量不断壮大起来。

从万历初期的时候,兵部侍郎汪道昆前去巡视边境,李成梁献上建议将孤山堡移建到张其哈剌佃,险山堡迁移到宽佃,沿江新安四堡迁移到长佃、长岭诸处,仍以孤山、险山二参将驻守,可以开辟疆土七八百里,可以大大扩张耕牧之利。汪道昆上报明廷,明廷认为可以实行。从此这里的人口生计日益繁荣,增至六万四千余户。到了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李成梁以那里孤悬于外很难守住为由,舍弃了辽左六堡,将那里的六万四千余户居民迁移到内地,那些居民依恋家室不想离开,李成梁就以大军驱赶他们,造成很多流血事件,死者很多。为此,李成梁大受朝野谴责。

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又被劾罢,熊廷弼守辽东时,指出李成梁罪可至死。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李成梁卒於北京,葬仰山之北(今北京附近)。李成梁死后三年,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努尔哈赤诏告对明朝的“七大恨”檄文,正式对明廷宣战。

万历元年(1573年),张居正以俯瞰天下的姿态登上明朝的舞台。由于建州女真不断侵犯边境,明朝为了加强对建州女真的控制和防御,除继续修筑辽东边墙外,还采纳了李成梁的建议,开始修筑宽甸六堡。按照李成梁的意思,朝廷移建环山堡于张其哈制佃,险山堡于宽甸,沿江新安四堡于长佃、长岭诸处。这就是著名的宽甸六堡。 六堡位于鸭绿江以西,毗连建州女真,是防御女真的前哨,战略地位十分重要。

六堡成后,李成梁又以此开市,和少数民族做生意。这样做,首先是缓和了当时明朝与少数民族的矛盾,另一方面,开市带来的可观收入也给辽东士兵带来了很大的好处。

嘉靖后期至隆庆年间的边备废弛之秋,李成梁多次击败了蒙古的入寇,保卫了明朝的东北边境。他在隆庆五年(1571年)、隆庆六年(1572年)、万历元年(1573年)、万历三年(1575年)、万历四年(1576年)、万历五年(1577年)、万历六年(1578年)数次击退鞑靼速把亥炒花、暖兔、拱兔、黄台吉等部对明朝边境的骚扰。论功被封宁远伯。

万历初年,张居正为相,“用李成梁镇辽,戚继光镇蓟门”,明军辽东军事防御比较严密,有力地阻击了蒙古贵族势力骚扰;再加上后来土蛮汗去世,另外一个重要的蒙古族首领也死了,蒙古各部矛盾纷争,互相倾轧,逐渐走向衰落。相对来说,这个地区比过去安宁了一些。

万历元年(1573年),建州女真都指挥王杲抚顺马市诱杀了明朝官员,李成梁征讨王杲,在万历二年(1574年)督兵进剿王杲所在的古勒寨。万历十年(1582年)又进攻王杲之子阿台所在的古勒寨。万历十一年(1583年)二月,李成梁再度发兵攻打王杲之子阿台, 并彻底肃清了建州女真的不稳定势力。李成梁长期驻守辽东,有力阻止了女真各部的统一和崛起,为明朝边境的安定立有大功。

万历十一年(1583 年) 十二月,李成梁利用叶赫贝勒清佳努和杨佳努到开原进行马市贸易的机会,在开原中固城设“市圈计”,诱其入伏,而袭杀之。叶赫贝勒清佳努和杨佳努被明军计杀后,清佳努子布寨、杨佳努子纳林布禄,分别袭为叶赫贝勒,元气日渐恢复,军力日益强盛。万历十六年(1588年)三月,李成梁率兵攻打叶赫布寨和纳林布禄,遭到叶赫东城与西城的贝勒和部民坚决抵抗。李成梁下令发炮摧毁他们外城的城墙,放火烧了他们的粮窖。经过这次打击,共“斩首五百五十四颗,得获马、器以七八百计”。叶赫罹受重难,死伤惨重。

万历朝的边事一度颇有成效,这有赖于边关的两大名将:东南戚继光,东北李成梁。在当时,李成梁威名远远胜戚继光。在明将吏贪懦,边备废驰的时代,李成梁纵横北方边塞四十余年,前后镇守辽东近三十年,屡破强豪,力压各方北方游牧部落,拓疆近千里。辽东成了一道坚固的屏障,并在开原清河、抚顺等地开办贸易市场,与当地部落建立友好关系。清人作《明史》,对其虽颇有贬低之词,也不得不承认“然边帅武功之盛,(明)两百年来所未有”。

明史》:成梁镇辽二十二年,先后奏大捷者十,帝辄祭告郊庙,受廷臣贺,蟒衣金缯岁赐稠叠。边帅武功之盛,二百年来未有也。其始锐意封拜,师出必捷,威振绝域。已而位望益隆,子弟尽列崇阶,仆隶无不荣显。

李成梁治军与戚继光不同,戚继光以制度带兵著名,李成梁则依仗个人的威望和感召力,对有功将士奖赏很厚,靠允以荣华富贵激励士气。故而到了后来,“成梁诸战功率藉健儿。其后健儿李平胡、李宁、李兴、秦得倚、孙守廉辈皆富贵,拥专城,暮气难振。”早年的进取之心丧失,功业逐渐由盛而衰。先是有怯战之事,而后又传出掩败为功,杀良冒功的行为,这些虽都是部下所为,但李成梁难辞其咎。万历十九年三月,“成梁……使副将李宁等出镇夷堡潜袭板升……师还遇敌,死者数千人。成梁及总督蹇达不以闻。”这件事成了导火索,一些对其不满的京官开始大做文章,纷纷谴责,李成梁见形势不利,上书请辞。在镇辽二十二年之后,李成梁被迫退居二线。

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成梁再度发兵攻王杲之子阿台,努尔哈赤父塔克世为王杲孙女婿,死于此次战乱,努尔哈赤与其弟舒尔哈齐被俘。《清史稿》载:“太祖及弟舒尔哈齐没于兵间,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也有野史称努尔哈赤被收在李成梁帐下充当幼丁,数年后方才逃离。《明史纪事本末》则说塔克世虽属王杲一系,但已归附李成梁,因充当这次行动的前驱而战死。所以李成梁将塔克世所遗土地人马派给努尔哈赤,并给都督敕书,令袭都督指挥衔。 努尔哈赤后来羽翼丰满,统一女真各部,建元后金之后,报父祖之仇是他讨明的所谓“七大恨”之一。

李成梁晚年与努尔哈赤往来甚密,曾一度有倚仗努尔哈赤之兵袭占朝鲜自立的野心。于边事又常有敷衍之举。只要努尔哈赤表示忠心,即“保奏给官”,甚至“弃地以饵之”,因此被宋一韩、熊廷弼等廷臣所参劾。所以建州势力能够在辽东的崛起,与李成梁的包庇不无关系。

晚明辽东将门李成梁家族自朝鲜内附,李成梁一支自称陇西李氏之后,祖上于唐朝末年为避乱迁入朝鲜,经数代后于明朝洪武年间内附明朝。

《明史李成梁传》记载为:“高祖英自朝鲜内附”。《李氏谱系》记载:“第一世,李英,公以军功授世铁岭卫指挥佥事。卒葬铁岭东南樊(凡、泛)河北山之阳。族人称为新坟。娶李氏。卒与公合葬。子一,文彬。”二书均记载李英为铁岭李氏的一世祖。李春美夫妇合葬墓志铭则记载:“先籍朝鲜国秃鲁江人。自我太祖龙兴,祖鹰你渡江而归,遂家铁岭焉。世以武功卫国,升副千户,逮于公已四世。”《李氏谱系》又记载:李树德“修谱时有关东九世孙(李)廷相送宗图一张,系讳如楠公亲笔。据载云:一世祖李膺尼,洪武渡江归附,授总旗。二世祖(李)英。”两个史料记载一世祖是李膺尼。

明朝末年手抄残本《李氏家谱》,则记载:“一世:李撒把奴,回籍;李哈山,回籍;李者根穗,(妻)李氏,生一子(即李膺你);李把土里,回籍。二世:李膺你,授千户,(妻)李氏,生一子(即李英);三世:李英,袭千户,(妻)李氏,知生五子,宁远伯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赠太傅兼太子太保宁远伯;四世:李春美,赠太傅兼太子太保宁远伯,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生二男,长子(李)泾,赠太傅兼太子太保宁远伯,左军都督府都督同知,(妻)楚氏,生四子,二(子)李滋,无嗣。”

此谱追溯“明初渡江内附”前李氏一世始祖是并列的李哲根穗、李哈山、李厦霸努、李把图理四位;二世是李膺尼;李英则位列三世。

据《李氏谱系》的记载(康熙壬寅(1722年)十世裔孙李树德重修),铁岭李氏原是唐末年渡鸭绿江,朝鲜人则认为这一支家族是出自星州李氏,但日本学者园田一龟在20世纪的1930年代即有考证,认为该族原是居住鸭绿江南的女真人,14世纪末在始祖李膺尼带领下由朝鲜迁至铁岭,后编入明朝卫所并出仕做官。

族谱以出任铁岭卫指挥佥事的李英为一世祖,之上还有李哲根穗、李和山、李厦霸努、李把图理、李膺尼五位祖先,但“因鼎革,碑记残毁,谱系散失,是以五位之世次无考未敢妄注也”。

第二世为李文彬,第三世为李春英(或作李春美),第四世李泾,均世袭铁岭卫指挥佥事。李泾有子四人,居长者即明末辽东名将李成梁。李氏从第三世春字辈起,五个兄弟析为五房。李成梁一系属老长房,以下依次为老二房、老三房、老四房、老五房。

则显然李氏家族的族谱树可如此排列:

李哲根穗、李哈山、李厦霸努、李把图理(第一世)

|

李膺尼(第二世)

|

李英(第三世)

|

李文彬(第四世)

|

(老长房)(老二房)(老三房)(老四房)(老五房)

|

李春美(第五世)李春茂李春芳李春芙李春蓉

|

李泾(第六世)李滋

14李成梁(第七世)李成材李成实李成林

|

李如松(第八世)李如柏李如桢李如樟李如梅

|

李世忠性忠怀忠效忠抱忠元忠耿忠纯忠宪忠(第九世)

李成材,官至参将。

长子:李如松

次子:李如柏

三子:李如桢

四子:李如樟

五子:李如梅

六子:李如梓

七子:李如梧

八子:李如桂

九子:李如楠

曾孙:李懋祖

《明史列传一百二十六》

李成梁墓址位于铁岭县催阵堡乡新坟村,墓前曾有石碑石人石马,但因年久失修,已埋入土中;李如松墓在催阵堡乡小屯村,墓前尚存部分石人、石马、石羊、石人装束仍可见,石马石羊形态仍可辨。当地村民称这里为“老坟头”或“龙王嘴子”。被铁岭历史学界一直称道的小屯石像生也在这里。石像生虽然规模不大,却是铁岭唯一一处现存的明代石雕群。这些石像生有:蹲姿石狮、卧姿石羊、跪姿石马和立式文武翁仲各一对,石像憨厚,刻工精细,栩栩如生,是辽北境内现存仅有的明代墓前石像生作品,也是明代铁岭藉要职官员家族墓地的唯一现存遗物。

石像生是古代帝王以及王侯将相等权贵人士陵墓前安设的石人,又称“翁仲”,此外还有一些石兽。石像生的作用主要是显示墓主的身份等级地位,也有驱邪、镇墓的含义。石人象征墓主人生前的仪卫,石兽象征吉祥和辟除邪恶的神兽。其造型生动,气宇轩昂,雕工精细,由整块巨石雕成,具有很高的文物和艺术价值。李成梁家族墓石像生为双双四重对面排列,中线为正东西向。依常理,古墓石像生两侧即为神道,而神道一般都是正南北向的,但小屯石像生的神道却是东西向,这是因为这里的墓地早年曾被损毁,现在各个石像生的位置都是经过后世维修后重新确立的。小屯石像生石坊等设施早年被破坏无存,石像生也都全部倒伏,埋没于土中。1984年,由铁岭市县两级政府出资。重新将这处石像生树起,直到现在。

李成梁石坊位于北镇城内钟楼前,是明万历八年(1580年)明神宗朱翊钧为表彰辽东大将李成梁的功绩,命辽东巡抚周咏等人修建的。

石坊高九米,宽十米,四柱五楼,全部用淡紫色石料制成。饰有人物、花卉等浮雕,刻工细致精巧。坊额上竖刻“世爵”二字,横刻“天朝诰券”及“镇守辽东总兵官兼太子少保宁远伯李成梁”等字。该石坊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欣赏价值。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