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希烈

李希烈

李希烈(?-786年),唐燕州辽西人。唐德宗时为淮西节度使,为原淮西节度使李忠臣的族侄,李忠臣因贪财好色,被其逐出淮西,逃往长安,李希烈遂被授予蔡州刺史、兼御史中丞、淮西节度留后。

德宗建中二年(781年),以梁崇义为首的地方藩镇起兵反唐,李希烈奉诏讨伐,打破梁崇义部,梁崇义兵败自杀。

建中三年(782年),李希烈联合李纳田悦朱滔各自称王,公然反唐。贞元二年(786年)被部将陈仙奇毒死。

李希烈,辽西人。德宗建中二年(781年),成德节度使李宝臣之子李惟岳魏博节度使田悦勾结山南东道节度使梁崇义起兵反唐,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奉诏讨伐,被唐德宗加封为南平郡王,兼汉南、汉北兵马招讨使。六月,李希烈统帅大军进驻随州。时随州刺史刘长卿有诗记其事,称李希烈“问罪襄阳,军次汉东境上”,诗中还记述了政府军受到随州百姓“井税鹑衣乐,壶浆鹤发迎”的欢迎。面对征讨,梁崇义企图突围南下江陵,“以通黔、岭”,兵至随州四望山,遭唐军迎头痛击,“大败而归,乃收兵襄、邓”。李希烈从随州乘胜追击,一路击溃梁崇义部将的抵抗,直捣襄阳,梁崇义兵败自杀,割据荆、襄19年的局面方告结束。建中三年(782年),唐德宗李希烈兼任平卢淄青节度使,奉命征讨割据淄青的李纳,他反与李纳通谋,并与叛乱的河北藩镇朱滔田悦等勾结,自称天下都元帅、建兴王。公元784年攻入汴州,旋称楚帝,年号武成。不久为刘洽所败,逃归蔡州,贞元二年(786年)被部将陈仙奇毒死。

李希烈,燕州辽西人。年轻时参加平卢军,随从李忠臣泛海战河北有功。及李忠臣任淮西节度使,要安排将佐,让希烈试任光禄卿,军中人交口称赞其才华。

当时正遇李忠臣贪暴恣肆,不理政事,犯了众怒,将忠臣赶走后上报。代宗诏令忻王为节度副使,派李希烈为留后主事,又诏令滑亳节度使李勉兼管汴州。德宗即位,加官希烈为御史大夫,委任他为节度使,改淮西军称淮宁军

梁崇义作乱,皇帝命诸道进讨。诏封希烈为南平郡王,任汉南北招讨处置使,又委任他为诸军都统。 大破梁崇义,梁崇义自杀。希烈平定崇义功劳大,拥兵想据有其地,而德宗却任李承山南东道节度使来到襄阳,希烈不能据有,于是大掠而去。
  皇帝因其功升他为检校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李纳叛变,皇帝派检校司空兼淄青节度使去讨伐。希烈拥兵三万却屯扎许州不动,派李苣去与李纳结为唇齿,阴谋图取汴州。传檄给李勉处借道。李勉估量他的意思,乃在陈留准备军需,建桥清道以待。希烈计划初步得手,接着谩骂李勉,李勉不答,只严加守备。李纳派游兵引导希烈阻断汴州的饷路。李勉乃凿通蔡渠运道,引运东南粮饷。希烈又派使者与河北的朱滔、田悦等相约联和,兵势炽烈。不久,朱滔等人自相称王,派使者奉上奏笺,愿尊希烈为帝。希烈乃自号建兴王、天下都元帅。自此,朱滔、李纳、王武俊、田悦、李希烈五贼凶焰达半个天下。

建中四年(783)正月,皇帝命各节度使带兵成掎角攻讨五贼,唐汉臣、高秉哲率兵万人屯驻汝州。尚未到达,贼将乘雾而进,王师返,贼取得汝州。拘捕李元平,兵又西进,东都大惊,士人都逃避至河阳、崤、渑等地。留守郑叔则闭守西苑,贼人按兵不进。皇帝听信卢杞的建议,诏令太子太师颜真卿去晓谕顺逆祸福。真卿已行,又派左龙武大将军哥舒曜去讨伐。希烈见真卿,桀骜无礼,又让左右谩骂侮辱朝政, 且北侵汴州,南攻鄂州。有诏令江西节度使嗣曹王皋迎击,攻克蕲、黄两州,追杀贼将李良、韩霜露,二将逃走。

当初,李希烈自襄阳回,留姚詹屯戍邓州,贼人又攻得汝州,武关交通遂断。

皇帝令陕虢观察使姚明扬修筑上津道,设馆以通南方的货运贡物。李希烈派董待名、韩霜露、刘敬宗、陈质、翟崇晖分别侵略州县,官军多次败逃。哥舒曜又攻克汝州,李希烈派周曾、吕从贲、康琳抵抗。军抵襄城,与王玢、姚詹、韦清等合计反击希烈,计未成,皆被杀,只有韦清逃奔刘洽。李希烈心虚,回归蔡州,上疏归咎周曾等人。皇帝不赦,诏令:能斩杀希烈者,四品以上者得其官职,五品以下者封户四百,庶民则免赋三年,又派神策将刘德信率领节度、观察、团练的子弟兵合力屯守阳翟;派李勉为淮西招讨使,哥舒曜为副招讨使;又派荆南节度使张伯仪任淮西应援招讨使,山南节度使贾耽与皋为应援招讨副使。德信离开阳翟,入汝州,贼人攻取阳翟,打败张伯仪,哥舒曜也战而不利,屯驻襄城。希烈恃其得胜,举全军三万人围困曜。当时皇帝西巡,王师士气不振,不能御贼,城陷。

哥舒曜逃奔东都。希烈生性残暴,临战在阵上杀人,血流于前,而饮食照常。所以人们怕他,为他尽力。希烈乘襄城战胜,更进攻汴州。入州后运土筑路。工程不能如期,就将人来填沟堑,称之为“湿梢”。李勉逃奔宋州。

希烈已据有汴州,僭即皇帝位,国号楚,建年号为武成;任张鸾子、李绶、李元平为宰相,郑贲为侍中,孙广为中书令;另剖地设置四节度,以汴州为大梁府治,以安州为南关, 将石头染色做帝玺。又在上蔡、襄城缴获折车钅工,奉之以为瑞信,用以迷惑属下。 接着窥视江淮,大军攻襄邑,守将高翼战死。汴滑副都统刘洽率曲环、李克信军十多万人在白塔与之交战,不能取胜,洽退还。士兵柏少清拦住马辔说:“公小有不利就退兵,为什么?”刘洽不听,连夜入宋州。

希烈军轻易取胜,径直进逼宁陵,车船相衔而进,连绵七十里。那时,刘洽的将士高彦昭、刘昌共同筑工事守城,贼人让妖人祈求大风,将战棚全部烧毁,凿城堞登城。彦昭提剑登城防守,士兵都感奋,风向也反。刘昌与众人商议:“兵法,对方力量是我的两倍,则不战。贼人欺我兵少,不如暂退使贼骄傲,我们自宋出精锐部队,打他个出其不意,定能成功。“彦昭辞说:“您且慢,先尽力而为。”于是登城向众人发誓说“:中丞打算让贼人看我们弱小,让城沦陷后再夺回。这计策确实不错,但我今日守城,得失全在主持人。如今伤重者需要供养,如果我们弃城而去,那将会使伤者死在城内,逃亡者死在城外。我们大伙儿都完了。”士兵都流泪,且跪誓:“公在这里,谁敢离开!”刘昌十分惭愧。彦昭杀了自家的牛犒军,士兵们都死战,杀贼三千人。同时向刘洽请援兵。下属写信,信中说城危在旦夕,彦昭看了说:“您小看我吗?”取过纸来自己写信。刘洽接到信,高兴地说:“有健将在西边,我还担心什么?”选了八百精兵,夜尽之前入城,贼人不知。清晨贼人围城,城内士兵奋勇杀出,希烈大败。夺了他的旗,斩杀以万计,一直追杀到襄邑,收缴贼人们的财粮而回。刘洽上表报彦昭之功,升彦昭为御史大夫,赐实封一百五十户。

希烈败退,寿州刺史张建封也屯守固始,在其旁扩充势力。希烈担心,回到汴州,派崇晖率精兵偷袭陈州,又被刘洽打败,俘获崇晖及其兵众三万人。进而攻克汴州,擒获郑贲、刘敬宗、张伯元、吕子岩、李达干,希烈逃回蔡州。贼戍将孙液带郑州降,皇帝即任孙液为刺史。贞元二年(786),希烈派杜文朝侵襄州,被樊泽打败,文朝亦被擒。此时皋、建封、环及李澄四面攻略其地,希烈气势日蹙,龟缩不敢动。后吃牛肉病倒,其亲将陈仙奇暗中令医生将他毒死。

当初,希烈入汴州,听说户曹参军窦良的女儿很美,强娶之。窦女对父亲说:“别难过,我能灭贼。”后来很得宠,参与贼人的密谋,且能使他们的谋划改变。她曾说仙奇忠勇可用,仙奇之妻也姓窦,就对希烈说愿与仙奇妻结为姐妹,可以拉拢仙奇,希烈同意。得到机会她就去对仙奇妻说:“贼现在虽强,终究必败。”窦氏时间长了也就醒悟。及至希烈死,其子不发丧,想全部诛杀各将后自立,尚未最后决定。

此时有来献樱桃的,窦氏请求分一些送给仙奇的妻子,其子同意,窦氏就用蜡封帛条夹在果子中,泄露其打算。仙奇大惊,就与薛育带兵鼓噪而入,希烈子出,遍拜各将说:“愿意去掉皇帝称号。如同淄青李纳一样。”话才说完,即被仙奇等斩杀。

于是将李希烈及其妻、子共七人之头函封献天子,暴希烈尸于市。皇帝因仙奇忠心,即任他为淮西节度使,当地百姓免赋二年。不久,仙奇被淮西兵马使李希烈之宠将吴少诚所杀,诏追赠太子太保。窦氏也死。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