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李吉甫(唐朝元和名相)

李吉甫(唐朝元和名相)

李吉甫(758-814年),字弘宪,赵郡赞皇(今河北赞皇)人,唐代政治家地理学家,御史大夫李栖筠之子。

出身于赵郡李氏西祖房 ,少好学,能属文。早年以门荫入仕,补左司御率府仓曹参军。贞元初年,迁太常博士、 ,转屯田员外郎、明州长史、忠州刺史、柳州刺史、考功郎中中书舍人等职。

元和年间,李吉甫两次拜相期间, 一度出掌淮南节度使,爵封赵国公,策划讨平西川、镇海,削弱藩镇势力,裁汰冗官、巩固边防,辅佐唐宪宗开创元和中兴

元和九年(814年),李吉甫去世,追赠司空,谥号忠懿。

李吉甫年轻时勤奋好学,善写文章,以门荫补任左司御率府仓曹参军,二十七岁便担任太常博士。 他学识渊博,尤精国朝典故,历任屯田员外郎驾部员外郎,受到宰相李泌窦参的器重。贞元八年(792年),李吉甫被外放为明州(治今浙江鄞州)长史,后起复为忠州(治今重庆忠县)刺史,历任柳州(治今广西柳州)刺史、饶州(治今江西鄱阳)刺史。

贞元二十一年(805年),唐宪宗继位,征召李吉甫回朝,授为考功郎中知制诰。他返回朝廷后,又被召入翰林院,担任翰林学士,并改任中书舍人,获赐紫衣

元和元年(806年),西川节度副使刘辟叛乱。朝臣都认为蜀地险要,易守难攻,不主张出兵讨伐。宰相杜黄裳却极力主战,还推荐神策军使高崇文为伐蜀主帅,李吉甫也赞同出兵。唐宪宗便命高崇文山南西道节度使严砺入川平叛。 高崇文久攻不破鹿头关(在今四川德阳),李吉甫奏道:“汉晋南朝五次伐蜀,四次都是沿江而上。江淮地区的宣州(治今安徽宣城)、洪州(治今江西南昌)、蕲州(治今湖北蕲春)、鄂州(治今湖北鄂州),强弓劲弩,号称天下精兵。陛下可让江淮军直捣三峡腹心,叛军必会分散兵力,前去救援。而且高崇文担心江淮军率先建功,也会增强斗志。”西川平定后,李吉甫又建议让高崇文、严砺分别节度西川(治今四川成都)、东川(治今四川三台),使两川相互制衡。

元和二年(807年),杜黄裳罢相,李吉甫则被任命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他外放江淮十余年,深知百姓疾苦,拜相之后鉴于藩镇节度使贪婪恣肆,便奏请皇帝,让节度使属下各郡刺史独自为政。 李吉甫还建议,应禁止州刺史擅自谒见本道节度使,禁止节度使以岁末巡检为名向管内州县苛敛赋役。唐宪宗对他愈加倚重。

镇海节度使骄横不法,李吉甫认为他定会反叛,便劝宪宗召他回朝,加以控制。面对朝廷三次征召,李都称病不应,还以重金贿赂朝中权贵。十月,李攻掠州县,发动叛乱。李吉甫道:“李不过是个庸材,网罗的都是些亡命群盗,哪有什么斗志?如果朝廷征伐,定可成功。”征调素为江南藩镇所畏惧的徐州军和汴州军参与平叛,以震慑叛军。叛军听闻徐州(治今江苏徐州)、汴州(治今河南开封)兴师南下,果然斩杀李,向朝廷投降。李吉甫因功获封赞皇县侯

唐朝自德宗年间以来,对藩镇一直采取姑息的态度。很多节度使都是终身任职,拥兵自重,形成尾大不掉的态势。李吉甫针对这一弊病,加以改革。他在拜相后的一年多时间内,共调换了三十六个藩镇的节帅,使得节度使难以长期有效地控制某个藩镇。

元和三年(808年),右仆射裴均交结权幸,欲求取宰相之职。当时朝廷正举行“直言极谏科”制举考试,有举子在考卷中抨击朝政,唐宪宗非常不满。裴均便指使党羽,称此事背后有宰相教唆,希望借此让李吉甫罢相。谏官李约、独孤郁李正辞等人上疏陈述原委,竭力为李吉甫辩白,唐宪宗这才怒气稍解。

李吉甫原本与窦群羊士谔吕温交好。窦群担任为御史中丞后,举荐羊士谔为侍御史、吕温为知杂事。李吉甫却恼怒他事先没有向自己禀报,不肯批准,引起窦群等人的怨恨。后来,李吉甫患病,让医士留宿在家中。窦群却抓捕医士,上书弹劾李吉甫,称他结交术士。唐宪宗查知实情,贬逐窦群等人。李吉甫知道自己树敌过多,便请辞相位,并推荐接任。同年九月,李吉甫出镇淮南(治今江苏扬州),授检校兵部尚书、中书侍郎、同平章事淮南节度使。唐宪宗亲自在通化门为他饯行。

李吉甫在淮南三年,常上书议政,指陈朝政得失,论列军国利害。他率领民众修筑富人塘、固本塘、平津堰(在今江苏高邮)等水利工程,灌溉农田近万顷,还奏请朝廷,免去当地百姓数百万石欠租

元和六年(811年),裴因病罢相。宪宗遂将李吉甫从淮南召回,再次任命他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加授金紫光禄大夫集贤殿大学士、监修国史、上柱国,进爵赵国公。他建议裁汰冗杂官吏,减低百官俸禄,以节省国家财政开支。 唐宪宗采纳了他的建议,最终裁减内外冗官八百余人、冗吏一千七百余人。当时,宗室诸王居住在十六宅中,连女儿的婚姻都要由宦官掌管。诸王只能厚礼贿赂宦官,以求得到嫁女的目的。李吉甫奏知皇帝,唐宪宗遂封诸王之女为县主,命有司挑选门阀子弟加以婚配。

元和七年(812年),魏博节度使田季安病逝,其子田怀谏继任。李吉甫劝唐宪宗出兵征讨,并推荐薛平为义成节度使,欲趁机收复魏博镇(治今河北大名)。但唐宪宗因宰相李绛极力反对,最终没有采纳。李绛刚正不阿,唐宪宗为制衡李吉甫,特意擢其为相。二人常在御前争论,唐宪宗认为李绛耿直,常听从他的主张。 后来,李吉甫又绘制《河北险要图》,呈献给唐宪宗。宪宗将地图挂在浴堂门壁上,每逢议论河北局势,都对李吉甫大加赞扬。

元和八年(813年),回鹘越过大漠,南攻吐蕃。朝廷得报,却认为回鹘表面声称讨伐吐蕃,真实意图是要入侵唐境。李吉甫道:“回鹘并未与朝廷断绝和好关系,南下目的不大可能是侵扰边境,我们只要加强戒备,则不足为虑。”他建议恢复自夏州至天德军之间的十一所驿站,以便传递边境军情,又征调夏州精骑五百人驻屯经略故城,以接应驿使,同时护卫党项部落。 李吉甫又建议朝廷复置宥州,以防御回鹘,安抚党项。唐宪宗遂在经略故城重新设置宥州,隶属于绥银道,并征调城九千神策军前往驻守。李吉甫又征调江淮地区的三十万件兵器与千余匹战马,补充给太原、泽潞两军,以加强唐朝北部边防。

元和九年(814年),淮西节度使吴少阳病逝,其子吴元济请求袭任。李吉甫认为淮西镇(治今河南汝南)深处内陆,四周又无党援,不宜效仿河朔三镇父死子继的惯例,主张趁机出兵夺取淮西。唐宪宗赞同他的意见,便让他策划征伐淮西之事。

同年十月,李吉甫暴病去世,时年五十七岁。唐宪宗闻讯伤悼,派宦官前去吊唁,在按惯例馈赠之外,又从内库拿出绢帛五百匹以抚恤其家属,并追赠他为司空。太常博士为李吉甫拟谥号为敬宪,度支郎中张仲方却表示反对,认为谥号过于美化。宪宗大怒,贬斥张仲方,赐李吉甫谥号为忠懿。

李吉甫在元和年间两次担任宰相,共计三年七个月,被誉为“元和名相”。他的政绩主要有:

抑制藩镇:加强藩镇所属州郡的权力;平定镇海李叛乱;调换藩镇节帅;将普润军划归泾原;策划征讨淮西(未完成便病逝)。

打击宦官:削去宦官对宗室诸女的婚配管理权。

整顿吏治:裁汰冗杂官吏;减低百官俸禄。

巩固边防:恢复边境驿站;屯兵经略故城;增置宥州;为边军补充战马兵器。

李吉甫著有《元和郡县图志》,叙述全国政区的建置沿革、山川险易、人口物产,以备唐宪宗制驭各方藩镇之用。

《元和郡县图志》的名称有多种记载,《旧唐书李吉甫传》《旧唐书宪宗本纪》作《元和郡国图》,李吉甫所作《元和郡县图志自序》及《新唐书艺文志》作《元和郡县图志》,南宋时期因图已亡佚,改称《元和郡县志》。

《元和郡县图志》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地理总志,书成于元和八年(813年),次年又作补充。全书首起京兆府,末尽陇右道,共四十七镇,每镇篇首有图。而今仅存残本,第十九、二十、二十三、二十四、二十六、三十六诸卷已佚,第十八卷和第二十五卷缺一小部分。

《元和郡县图志》继承和发展了汉魏以来地理志、图记图经的优良体例传统,对各项地理内容作了翔实的记载,又在府州下增加府境、州境、八到贡赋等项内容,这是以往地理志、地理总志所没有的,是李吉甫的独创,这个创新为后来的地理志、地理总志所效法。

陆贽执政时,怀疑李吉甫结交朋党,将他贬为明州长史。后来陆贽遭到裴延龄的构陷排挤,被贬谪忠州。裴延龄欲加害陆贽,便起用李吉甫为忠州刺史,陆贽的兄弟门人为此担忧不已。李吉甫却不记前仇,以对待宰相的礼节对待陆贽,与他相处甚欢。陆贽起初感到羞愧恐惧,后来逐渐与李吉甫结为至交。时人都对李吉甫的器量敬重不已,但李吉甫也因此六年未得升迁。

李吉甫贬官东南时,曾让擅长占卜的袁隐居推算自己的官职运数。袁隐居道:“您可以做到将相,寿数为九十三。”李吉甫道:“我的先辈中从没有能活到七十的,我也不敢奢望能活到九十三。”袁隐居道:“按照占算出来的命数,就是九十三。”后来,李吉甫果然出将入相,两居宰辅,节度淮南。他在五十六岁时去世,当时是元和九年十月三日,恰好符合九十三之数。

元和初年,中书主书滑涣勾结知枢密刘光琦。刘光琦与宰相意见发生分歧时,常让滑涣传达自己的意图,常能达到愿望。宰相杜佑等人都低声下气,用友好的态度对待滑涣。郑余庆当面斥责滑涣,不久便被罢去相位。各地官员对滑涣都争相贿赂。李吉甫担任中书舍人时,弹劾滑涣肆意专权。唐宪宗搜到滑涣罪状,将他贬死雷州,并抄没其家,竟多达数千万贯。

唐宪宗任命李吉甫为宰相。李吉甫闻讯泪下,对中书舍人裴道:“吉甫飘泊江淮十五年,穷困失意,如今竟被拜为宰相。我能报答朝廷恩德的,只有引进贤明之士,但我对朝廷后进少有接触。您善于识别人才,希望您能向我讲出您的意见。”裴当即开列了三十多人的名单。李吉甫在数月内,将这些人均加以任用。时人都认为他用人得当。

吐蕃曾遣使入朝,请求结盟。李吉甫谏道:“德宗年间之所以与吐蕃结盟,是因为可以借此牵制南诏。而如今异牟寻归国,南诏与朝廷友好,吐蕃不敢犯塞。朝廷若与吐蕃结盟,可能会使南诏怨望,南部边界恐难保安宁。”唐宪宗遂拒绝吐蕃的结盟请求。

唐宪宗欲将濠州泗州交还给徐州节度使管辖。李吉甫谏道:“泗州背倚淮河,濠州则有涡口险要,此前交给张建封,让朝廷处于被动。如今张是被徐州军士拥立,虽对朝廷有善意,但他恐怕掌控不了部下的骄兵悍将。若再让他据有淮河、涡口,让他扼制东南要冲,朝廷将来恐有大忧。”宪宗遂作罢。

京城僧人的庄田有免税的权利。李吉甫谏道:“钱米所征税赋,向来都有定额。僧人有余力而宽免,却摊配给贫穷而无处求助的百姓,一定不能允许。”唐宪宗遂免去僧人的免税权。

唐德宗曾为义阳公主在墓所起建祠堂一百二十间,耗费钱财数万。永昌公主死后,唐宪宗命按照义阳公主一半的规格,为她起建祠堂。李吉甫谏道:“德宗权宜之举,不能循为常法。从前汉章帝欲在父祖皇陵起建祠堂,东平王刘苍表示反对。不合礼制的事情,君主应当慎重,陛下还不如酌量设置守墓民户。”宪宗道:“我也认为这样做太繁琐浪费,这才减掉一半,果然你也这么看。但我也不愿将百姓编入墓户,还是让官户来守墓吧。”李吉甫拜贺。宪宗又道:“只要有不合适的你就直接对我说,不要以为我不能实行。”

赵郡李氏有东南西三祖房,元和年间,三房各有一人被拜为宰相。南祖房是李藩,东祖房是李绛,而西祖房则是李吉甫。巧合的是,三人在各自房支中都排行第三。

李吉甫五十一岁时出镇淮南,五十四岁被征召回朝,再次拜相。而其次子李德裕出镇淮南,入朝复相的年龄都与他一模一样。

柳宗元:阁下相天子,致太平,用之郊报,则天神降、地祗出;用之经邦,则百货殖、万物成;用之文教,则经术兴行;用之武事,则暴乱剪灭。依倚而冒荣者尽去,幽隐而怀道者毕出,然后中分主忧,以临东诸侯,而天下无患。

李肇:宪宗朝,则有杜公之器量,郑少保之清俭,郑武阳之精粹,李安邑之智计,裴中书之秉持,李仆射之强贞,韦河南之坚正,裴晋公之宏达,亦各行其志也。

刘邺:故崖州司户参军李德裕,其父吉甫,元和中以直道明诚,高居相位,中外咸理,谟有功。

:① 吉甫初为相,颇洽时情,及淮南再征,中外延望风采。秉政之后,视听时有所蔽,人心疑惮之。时负公望者虑为吉甫所忌,多避畏。宪宗潜知其事,未周岁,遂擢用李绛,大与绛不协;而绛性刚评,讦于上前,互有争论,人多直绛。然性畏慎,虽其不悦者,亦无所伤。服物食味,必极珍美,而不殖财产,京师一宅之外,无他第墅,公论以此重之。② 吉甫该洽典经,详练故实,仗裴之抽擢,致朝伦之式序。吉甫知之能别髦彦,知吉甫之善任贤良,相须而成,不忌不克。③ 二李秉钧,信为名臣。甫柔而党,藩俊而纯。

宋祁:① 刘辟平,吉甫谋居多。② 吉甫当国,经综政事,众职咸治。引荐贤士大夫,爱善无遗,褒忠臣后,以起义烈。与武元衡连位,未几节度淮南,屡言元衡材,宜还为相。及再辅政,天下想望风采,而稍修怨,罢李藩宰相,而裴左迁,皆其谋也。李正辞晚相失,及与萧俯同召为翰林学士,独用俯而罢正辞,人莫不疑惮。帝亦知其专,乃进李绛,遂与有隙,数辩争殿上,帝多直绛。然畏慎奉法,不忮害,顾大体。③ 吉甫践天宰,谋谟是矣,而鲠正有愧于父云。

苏辙:玄宗初用姚崇卢怀慎,后用张说源乾曜张九龄;宪宗初用杜黄裳、李吉甫、裴、裴度、李绛,后用韦贯之崔群。虽未足以方驾房杜,然皆一时名臣也。故开元元和之初,其治庶几于贞观

胡寅:李吉甫不得端亮之列,然于陆敬舆能忘纤芥之憾,于裴能输访问之悃,此固君子之高致也。夫听言莫惟于受荐,以人才志趣有异有同,故忌克之人,必自选择,以防参商矛盾之己害也。今吉甫一旦用所疏三十余人,曾不猜靳。知人之明,虽在裴,得人之誉,乃归吉甫。

张岱:唐宪宗疑李绛、裴度俱朋党,而于李吉甫、程异皇甫则不之疑。盖绛、度数谏,吉甫、异、顺从阿谀,而不觉其欺也。

王夫之:① 李吉甫之专恣,宪宗觉之,而拜李绛同平章事以相参酌,自谓得驭之之道矣。乃使交相持以启朋党之争,则上失纲而下生乱,其必然也。绛贞而吉甫邪,弗待辨也。 ② 李吉甫之始执政也,以推荐贤才致天下之誉,上国计簿,以人主知财用之难而思节省,尤大臣之要术也。

孙星衍:唐宰相之善读书者,吉甫为第一人矣。

根据《新唐书艺文志》记载,李吉甫著有文集二十卷、《元和郡县图志》五十四卷 、《十道图》十卷、《古今地名》三卷、《删水经》十卷、《六代略》三十卷、《元和国计簿》十卷、《元和百司举要》一卷、《古今说苑》十一卷、《一行传》一卷、《古今文集略》二十卷、《国朝哀策文》四卷、《梁大同古铭记》一卷、《丽则集》五卷、《类表》五十卷。

父亲:李栖筠,曾任御史大夫,封赞皇县子

兄长:李老彭,曾任侍御史

儿子:李德修,历任膳部员外郎、舒湖楚三州刺史。

儿子:李德裕,唐武宗朝宰相,官至太尉,封卫国公。

《旧唐书卷一百四十八列传第九十八》

《新唐书卷一百四十六列传第七十一》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六唐纪五十二》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七唐纪五十三》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八唐纪五十四》

《资治通鉴卷二百三十九唐纪五十五》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