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朱(东汉末年名将)

朱(东汉末年名将)

朱(jùn)(?195年),字公伟。会稽郡上虞县(今浙江绍兴上虞区)人。东汉末年名将。

朱出身寒门,少年时因赡养母亲而闻名。其为人好义轻财,乡里都敬重他。后被太守举为孝廉。迁任兰陵令,颇著政绩,获上表举荐。不久拜交州刺史,仅率家兵五千人就大破叛军,平定交州。战后以功封都亭侯,入朝为谏议大夫

光和七年(184年),黄巾起义爆发,朱担任右中郎将持节。平定三郡之地后,被皇甫嵩上表推功,进封西乡侯,迁任镇贼中郎将。又率军讨平南阳黄巾。中平二年(185年),进拜右车骑将军,更封钱塘侯。后为河内太守,击退进逼的张燕董卓秉政时,想任朱为副手,遭其婉拒。其后出逃荆州,更屯军中牟,徐州刺史陶谦等欲推举他为太师,并传檄各州牧伯,相邀讨伐、奉迎天子。但朱却奉诏入京任太仆。初平三年(192年),朱升任太尉录尚书事兴平元年(194年),行骠骑将军事,持节镇关东,因故未成行。

兴平二年(195年),郭汜相攻时,郭汜扣留朱为人质,朱性格刚烈,同日即发病而死。

概述内图片来源:清代修《浙江萧山翔凤朱氏宗谱》

朱少年时父亲就去世了,他的母亲曾经以贩买缯为家业,朱因孝养母亲而远近闻名。其为人好义轻财,乡里都敬重他。 [1]

与朱同县的周规在之前受征辟时曾向公府借钱百万以整饰衣冠。后来周规家贫不能偿还,朱于是以母亲的缯帛去为周规还债。朱母亲因此十分愤恨并怪责他。朱却以先贫后富的道理安慰她。本县县长度尚深以朱为奇,把他推荐给郡守韦毅,于是朱开始在郡中任职。后任太守尹端任用他为主薄。 [2]

熹平二年(173年),尹端征剿许昭失利,被州刺史举奏,应问斩刑。朱悄悄到京师,花费数百金,买通主持章奏的官员,把刺史的奏章加以改动,于是尹端才得输作左校。尹端见罪过减轻,大喜,但心中疑惑,不知为何得减罪过。朱也始终没对人提起过。 [3]

下任太守荐举朱为孝廉。后升任兰陵县令。朱任官,有过人的才能,东海相又上表推荐。正好交州群盗并起,州牧、郡守软弱无能,不能禁止。另外,交趾的梁龙率众万人,和南海太守孔芝一起反叛,攻破郡县。 [4]

光和元年(178年),朝廷任命朱为交州刺史,前往平叛。朱受到任命,回到本郡检选家兵,调发士众,得五千人,分两路直奔交趾。到州界后,朱整束兵众,屯驻不动,派使者到南海郡察看虚实,宣扬威德,以震慑敌人之心。接着调集七郡兵士,一齐进逼,终于斩杀了梁龙,逼降几万人,旬月之间,州郡平定。朝廷论功行赏,封他为都亭侯,食邑一千五百户,赐黄金五十斤,并征他入朝任谏议大夫 [5]

光和七年(184年),黄巾起义爆发,朝中公卿都推荐朱,说他有才略。于是,朝廷任命他为右中郎将,持节,与皇甫嵩共同出征。 [6-7]

朱先与黄巾军波才部作战,失败。皇甫嵩退守长社(今河南省长葛县东北)。波才率大兵包围城。当时,城中兵少,众寡悬殊,军中震恐。皇甫嵩安慰部下,并打算使用火计。天遂人愿,当晚大风骤起。皇甫嵩命令将士扎好火把登上城墙,先派精锐潜出围外,纵火大呼,然后城上点燃火把,与之呼应。皇甫嵩借此声势,鸣鼓冲出。黄巾义军缺乏战斗经验,惊慌散乱,被迫后撤。这时,曹操也奉命赶来,于是皇甫嵩、曹操、朱合兵,乘胜追击。黄巾义军顽强抵抗,数万人惨遭屠戮。 [9]

接着,皇甫嵩又和朱一起乘胜镇压汝南陈国地区的黄巾军,并追击波才、进攻彭脱,连连取胜,平定了三郡之地。皇甫嵩上表朝廷,推功于朱,朱被封为西乡侯,迁镇贼中郎将。 [10]

当时南阳黄巾首领张曼成起兵,自称“神上使”,拥众数万,杀郡守褚贡,屯驻宛城(今河南南阳)百余日。后任太守秦颉击斩张曼成。黄巾余兵又举赵弘为帅,人众越来越多,达到十几万人。朱、荆州刺史秦颉合兵,共一万八千多人,进击赵弘,从六月直到八月,始终不能取胜。有人上奏,要召朱俊回京。司空张温上疏劝阻,他说:“当年秦用白起,燕任乐毅,都是旷年持久,才能够克敌。朱讨颍川,已经有功效,率部南征,计划已定,临阵换将,这是兵家所忌的,应该给他时间,让他成功。”灵帝依议。朱于是挥兵急攻宛城,杀死赵弘 [11]

黄巾义军又以韩忠为帅,仍然占据宛城。朱兵少不敌。于是解散城围,扎下营垒,筑造土山,面对城内。鸣鼓呐喊,摆出进攻城西南的态势。黄巾军全都赶赴应敌。朱却自率精兵五千,进攻东北,将士鼓勇,登城而入,韩忠退守小城,惊惧非常,请求投降。 [12]

朱的司马张超及秦颉皆欲听之。朱不同意,他说:“出兵有形同而实异的地方。当初在秦末的时候,人民没有稳定的君主,所以以赏附来劝降。现在海内一统,只有黄巾造反,纳降他们不能使人向善,讨伐他们足以惩恶。现在如果接受他们的投降,那就滋长他们造反的意念,给他们有利就进战,不利就乞降的想法,这是纵敌长寇的策略,不是良计。”说完,下令急攻,但一连数日,都未能攻克。 [13]

朱登上土山,望黄巾营垒,然后对张超说道::“我知道了!贼人的外围坚固,内营逼急,求降不得,想出也出来不得,所以他们殊死战斗。万人一心,尚且不可当,何况是十万呢!强攻的害处太大了。不如把包围撤除,集合部队进城。韩忠看见包围已经解除了,一定会自己出来,等他们出来,兵心就散了,这是易于攻破的方法啊。” [14]

于是下令解围。韩忠见围解,果然引军出战,朱乘势进击,大破其军,追击十余里,斩杀。韩忠等人只好投降。秦颉杀死韩忠。黄巾余众不能自安,又以孙夏为帅,还驻宛城。朱进攻,孙夏败走,朱纵兵击杀数万。黄巾因此破散流离。 [15]

中平二年(185年)春天,朝廷任命朱为右车骑将军。朱率兵回京,被任命为光禄大夫,增加食邑五千户,改封钱塘侯,加位特进。后来因为母亲丧离职。服毕起家,任将作大匠,转任少府太仆 [16]

黄巾起义之后,各地农民纷纷起义。其中大声的就自称雷公,骑白马的就自称张白骑,行动轻便的就说是飞燕,胡须多的就号称于氐根,大眼的就说大目,如此多的称号,都各有原因。人多的聚众二三万,小的也有六七千人。其中,以常山人张燕势力最大,他轻勇矫捷,军中都号称是“飞燕”,他善得士卒的爱戴。据众百万,占据黑山,朝廷无法讨平。后来,他遣使至京师,投降了朝廷,被拜为平难中郎将,领河北诸山谷事。 [17]

后来,张燕渐渐率兵侵犯河内郡,进逼京师。朝廷任命朱为河内太守,率领家兵击退张燕。后来他们大多都被袁绍所讨平。此后,朱历任光禄大夫、屯骑校尉、城门校尉河南尹 [18]

中平六年(189年),董卓把持政权。因朱是功高望重的将领,董卓对他格外小心。外表与他亲近交结,内心则对他颇为忌惮。 [19]

初平元年(190年),关东州郡起兵讨伐董卓,推袁绍为盟主,兵锋甚为强盛。董卓感到恐惧,想请公卿们商议迁都长安,朱屡次阻止。董卓虽然厌恶朱和自己作对,但贪图他的高名,于是上表奏请朱为太仆,做自己的副手。 [20]

使者到朱府上后想要宣示诏命,朱坚决推辞,不肯接受,却乘机说:“国家西迁,必孤天下之望,以成山东之衅,臣不见其可也。”使者听了,很感奇怪,问他:“召您受任,您坚决拒绝;没问您迁都的事,您却说了半天,这是为什么呢?”朱说:“副相国,我不能胜任,迁都计,也不是急事。辞却不能胜任的职务,说点不关紧急的话,是我们做臣子的本分。”使者又问:“迁都的事,我从没听到过。就算朝廷有此打算,也还没有透露出来,您怎么知道的呢?”朱又煞有其事地说:“这可是董相国告诉我的,否则,我怎能知道?”使者没办法,只好回去复命。此事于是作罢。 [21]

初平二年(191年),董卓进入关中后,留朱守洛阳,朱便和山东诸将通谋,想作内应。后来,朱害怕董卓袭击自己,弃官逃往荆州。董卓任命弘农杨懿河南尹,驻守洛阳。朱闻讯,率兵还洛阳,杨懿退走。朱见河南残破,无法作为屏障依靠,于是引军向东面,屯驻在中牟县。并传信给各个州郡,召请部队讨伐董卓。徐州刺史陶谦派来精兵三千。其他州郡也派了一些兵来,陶谦便上表奏任朱代理车骑将军。董卓闻知后,让他的将领郭汜率领数万人屯驻河内抵挡朱。朱出击,被击败。朱自知众寡不敌,于是停留关下,不再前进。 [22]

初平三年(192年),李、郭汜掌权。朱当时还在中牟,陶谦认为朱是名臣宿将,屡立战功,可以委以大任,于是和诸豪杰共同推举他为太师,并传檄给各州牧伯,相邀一同讨伐李,奉迎天子。 [23]

正好李听从太尉周忠、尚书贾诩的计策,派人用天子诏书征召朱入朝。两条道路,摆在面前,何去何从,亟待选择。军吏将士都不愿入关,想与陶谦等联合。朱却不慌不忙,说出了一番道理。他说:“用天子的命令召臣子,应当不等征召就要去,何况是天子的诏命呢?而且李、郭汜是奸乱小人,樊稠是平庸无用的人,没有别的什么远大的谋略,又势力相等,变乱必定发生。我乘他们的不备,突然行动,那大事就可以成功了。”当下辞谢陶谦等人,奉诏入京任太仆。陶谦也只好作罢。 [24]

同年,朱接替周忠为太尉,录尚书事。 [25]

兴平元年(194年)秋天,朱因日食而免职,又奉命代理骠骑将军职务,持节镇抚关东,但未出行。 [26]

兴平二年(195年)二月,李杀死樊稠,郭汜自疑,又与李相互攻杀,长安大乱。朱留京没有出行,任大司农。李劫持汉献帝到自己的营中,献帝命朱和太尉杨彪等十多人去说服郭汜,让他与李和解。郭汜不肯,扣留朱、杨彪等为人质。朱的性格刚猛,当日便过于愤怒发病而死。 [27]

朱镇压黄巾之乱,手段过于血腥。但他不附董卓,明显其节,讽刺迁都,曲表其愤,欲乘(李)、(郭)汜,更见其深谋远虑。对此,则应一分为二地给予评价。

陶谦等:将军君侯,既文且武,应运而出,凡百君子,靡不。’故相率厉,简选精悍,堪能深入,直旨咸阳,多持资粮,足支半岁,谨同心腹,委之元帅。 [28]

虞翻:近故太尉上虞朱公,天姿聪亮,钦明神武,策无失谟,征无遗虑,是以天下义兵,思以为首。 [29]

范晔《后汉书》:①皇甫嵩、朱并以上将之略,受仓卒之时。及其功成师克,威声满天下。值弱主蒙尘,犷贼放命,斯诚叶公投袂之几,翟义鞠旅之日,故梁衍献规,山东连盟,而舍格天之大业,蹈匹夫之小谅,卒狼狈虎口。为智士笑。岂天之长斯乱也?何智勇之不终乎!前史晋平原华峤,称其父光禄大夫表,每言其祖魏太尉歆称“时人说皇甫嵩之不伐,汝豫之战,归功朱,张角之捷,本之于卢植,收名敛策,而己不有焉。盖功名者,世之所甚重也。诚能不争天下之所甚重,则怨祸不深矣”。如皇甫公之赴履危乱,而能终以归全者,其致不亦贵乎!故颜子愿不伐善为先,斯亦行身之要与! [28] ②黄妖冲发,嵩乃奋钺。孰是振旅,不居不伐。俊捷陈、颍,亦弭於越。 [28]

张预:孙子曰:“将能而君不御者,胜。”隽得假日月而破赵洪。又曰:“善攻者,敌不知其所守。”隽攻西南而掩东北。又曰:“围师必阙。”隽解围而降韩忠是也。 [30]

郝经:嵩有大将之略,昧匡时之几,遂为桀逆所制,不能以功名终。 [31]

李贽:呜呼,皇甫义真之不死于辈卓之手者,幸也;若朱隽者,不赴陶谦等倡议之招,而赴、汜,卒为汜所留,而死于郭汜之手。噫,何以异哉! [32]

黄道周:郡贼梁龙,反于交趾。命隽往征,拜为刺史。调兵五千,不轻直抵。威德先扬,使其惊靡。七郡齐攻,自斩而死。再讨黄巾,赵洪正起。三月攻围,犹然对垒。有司召还,张温疏止。隽急进兵,洪方斩矣。韩忠据宛,复为虎兕。战败欲降,众以为喜。隽独不从,细陈底里。利则横行,钝则权已。长寇纵奸,最不可倚。解围斩之,功方足记。 [33]

王夫之:①朱曰:“秦项之际,民无定主,赏附以劝来者。”此后世之权术,不可与三代并论。……以黄巾之天下也,不数年而定,汉虽亡,不亡于黄巾之手,则朱之所持者定矣。 [34] ②若燮者,托以六尺之孤,正色从容而镇危乱,植也、也、允也,智勇形而中藏浅,固不足以测燮之涯量矣。 [34] ③但言才,则与志浮沈,与情张弛,一匹夫而已矣。……乃至朱、皇甫嵩之荡除黄巾而束缚于董卓。乱国之朝廷所倚赖,乱世之人心所属望,皆其不可与有为者也。 [35] ④绍、术、瓒、表虽怀异志,而朱、曹操、刘虞、孙策,夫岂不可激厉入援以解天子之困厄。 [36]

蔡东藩:黄巾之平,皇甫嵩为首功,朱其次焉者也。朱与皇甫嵩齐名,而谋略不及皇甫嵩,颍川之役,微皇甫嵩,且一蹶不振矣;若汝南陈国之平贼,亦赖嵩为主帅,而得分功,至移讨宛城,两月不下,必待朝廷之督促,方苦心焦思,用谋破贼,然亦幸遇赵弘韩忠之犷悍无谋,乃得为所算耳。 [37]

在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中,朱位列其中。 [30]

全后汉文》有一篇《奏上灵怀皇后尊号》。 [38]

儿子:朱,有才行,官至豫章太守。 [39]

一说交州刺史朱符亦是朱之子,但因其为盗所杀、名声不佳,故《后汉书》等未有记载。

后汉书卷七十一皇甫嵩朱俊列传第六十一》 [28]

十七史百将传卷五》 [30] 、《资治通鉴》、《续后汉书》也有记载。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朱形象与正史相似。是汉车骑将军。黄巾造反时,为中郎将,引军讨伐。屡立功绩,迁车骑将军,河南尹。

后董卓余党李、郭汜乱政,掠夺公卿,朱隽对汉室衰微的状况感到悲哀,归家后即病逝。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