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显密

显密

依唐代密教,释迦的说教,因为全是“随他意”的说教,所以不可称为“真言”;既然是“随他意”的,就是浅显易知的,因而可称为“显教”。

大日如来的说教因为是“随自意”之语,所以可称为“真言”;既然是“随自意”的,就是很难了解的,故也可称为“密教”。难,不仅仅是“语”的难以了解,就是身、意,也不全是显教之徒可以了解的,所以完整地讲称为“三秘密宗”。

大凡教门的优劣,以佛身论作为根本。而如果说佛有法、报、应的三身,那么教也应分为三类。“应身说”是小乘教,“报身说”是大乘教,“法身说”是秘密教。相对于“法身说”这个秘密教来说,报、应二身说的大乘、小乘,可以合称为显教。所以,从横的方面看,就可分为显密二教;显教浅近,密教深奥。

因此,密教不是化身佛释迦世尊所说,而是直接由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化身佛释迦世尊所说的佛法,称显教;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的佛法,称密教。密教与显教均为佛法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只是因入道之门的不同而有此分别:

显教从其可思议处而入,乃化身佛释迦世尊所说之当机法门,因众生根基不同,故有人天乘、小乘、声闻缘觉乘、菩萨乘的分别;密教从其不可思议处而入,乃法身佛大日如来所说之内证法门,非菩萨凡夫所知,如法三密加持,可即身成佛,故密乘亦称佛乘。在一定意义上说,密乘也是应机法门,只是此机乃应化身佛释迦如来教化所成就的菩萨之机。因化身佛与法身佛不一不异,显密两教圆融无碍,浑然一体,显为密之基础,密为显之归宿。显教从可思议处入手,通过讲经言说,信而能解;信而能解者,力微功缓,成佛通常需三大阿僧祗劫,故教人修身近佛。密教从不可思议处入手,代之以真言总持,深秘难究;深秘难究者,力伟功速,故教人即身成佛。无论是三乘或五乘,最后都要归于一乘即密乘(佛乘)。前几乘是为佛乘打下基础,佛乘则是前几乘的必然归宿。

密法因殊胜异常,被誉为佛法中的“醍醐”。《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将佛法“摄为五分:一素咀缆(经),二奈耶(律),三阿达磨(论),四般若波罗蜜多(般若),五陀罗尼门(真言),此五种藏教化有情,随所应度而为说之。”“此五法藏譬如奶、酪、生酥、熟酥及妙醍醐。契经如乳,调伏如酪,对法教者如彼生酥,大乘般若犹如熟酥,总持门者譬如醍醐。醍醐之味,奶酪酥中微妙第一,能除诸病,令诸有情身心安乐。总持门者,契经等中最为第一,能除重罪,令诸众生解脱生死,速证涅盘安乐法身。”

最近有不少读者来信问及禅与密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在中国近代佛教界曾引起了一场比较大的争论。此处向读者推荐的这篇文章是当年冯达庵大阿黎(1887-1978)应《圆音》杂志社之邀请而写的。该文刊出后,禅密之争遂止焉。“禅密两宗,皆一乘教。息脑运心,宗要无异,上求下化,宗趣攸分。悟则恒相资,迷则每相争”。“密宗依般若波罗密而上求,禅宗依般若波罗密而下化”。“密宗原资禅宗而向上”,“禅宗可资密宗而速成”个中妙旨,读者须虚心参究,方得真实利益。

在人间: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参见:显宗和密宗的差别在什么时候消失 慈诚罗珠堪布;登地以后,显密就没有差别了!堪布慈诚洛珠开示。文后附冯达庵先生文章推荐阅读!

禅宗明心见性与密宗即身成佛 (冯达庵大阿梨)

禅密两字,皆一乘教。息脑运心,宗要无异;上求下化,宗趣攸分。悟则恒相资,迷则每相争。根机所限,不克同归於悟;孰能消其争端?然因指见月,大有人在。兹篇所谈,虚心参究者,未始无真实利益。基本之辨,先当料简两宗本旨:

(一) 禅宗本旨,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未达此旨者,任修何种禅定,纵能一坐万年,乃至有克期示寂之功,皆非正宗。

(二) 密宗本旨,与金刚波罗蜜相应。

未达此旨者,任持何种密咒,纵能驱鬼役神,乃至有肉身飞升之效,皆非正宗。古云;“不揣其本,而齐其末;方寸之木,可使高於岑楼”。本旨未明,或逞其异说,或夸其神验,总属枝末,徒增戏论。真正学者应知抉择。

一乘教所以超出三乘教之上,端在实际明心见性。禅宗即专向此道用功。六祖答智常云:“见闻转诵是小乘;悟法解义是中乘;依法修行是大乘。万法尽通;万法具备;一切不染,离诸法相;一无所得,名最上乘”(注一)此诚三乘一乘分辨处也。耳目之所及,而虔诵佛经,是谓见闻转诵即声闻类.尽思维之能力,而贯通教义,是谓悟法解义;即缘觉类。自利利他,广行六度,是谓依法修行;(此四字含义未周须言外见意)即菩萨类.以宗家眼光观三乘,抒其心得,自符真理;不必拘于常途义释也。万法尽通方法具备,是明心之极致。一切不染,离诸法相,是见性之妙徵。统归无所得,即般若波罗蜜多;(见大般若经)斯人一乘之道矣!明心极致,斯“万法尽通万法具备”。此惟谈其功能,实际如何?尚须彻究。所谓心者,由非指有形之肉团心,亦不局无形之赖耶心,乃包举真如生灭二门之本心。一切染净法皆从此出,即法界总体。此心普摄一切法,而恒自如如,随种种角度观之,若有无量无边性种。性种各自开发,幻出无量无边有情之身;各以相当据点为自心,仍然各摄一切法。人心者,於人道中取据点为自心者也。以各摄一切法故,则人人之心同普法界总体之所寓;未尝欠缺。吾人若能洞明自心,则全体大用当下历然,与诸佛境界无异。达摩(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道,即依此理而建立。六祖(万法尽通万法具备)之言,办按此理而断定也。

是性特徵,则“一切不染离诸法相”。此固兼谈殊胜境界,然所谓以性,景况又如何?仍当彻究。

夫见性者,明心之实习过程也。无实习功夫而泛言明心,纵符正理,不过比量;三乘教摄,必须舍离意识,痛下苦功,以发自心本具佛性。心光乍明,即自心佛性发越之动机;是为见性之始,从此方踏上一乘阶梯。此见即庵摩罗识清净见分;心光则洁净相分。是为初关景象。虽上阶梯,脚跟未稳,尚须绵密用功,达摩云:“外息诸缘,内心无喘;心如墙壁,可以入道。”开悟之后,如到此境,庶几安住一乘门内矣!尔时心之全体,隐具图相。一属性,不妨随缘流露於圆相之中。对於六尘,确能一切不染,离诸法相。是为重关景象。然犹未脱内识分剂。

尽离内外识,乃真一无所得。於无所得中,理致不昧,灵活自如,是名般若波罗蜜。见性工夫至此,则转身入世,随问而答,随境内作,无不妙符实际,巧叶机宜。禅门以此为末后句。然必重关坚固,日然消归此境,脚跟方稳。如其未固,逐尔撒手;则应事接物,每被赖耶识把持。学人欲成禅宗善知识,非穷尽明心见性工夫,勿彻参也。

禅密之异宗趣,在透重关后分途。(在人间:初关、重关、牢关)平等开展,心体朗然;观察融通,性理历然;二空真如所显之圆明,藉示菩提心妙相。从此归於无所得,即与般若波罗蜜相应。依此三昧,泯入涅盘妙心(注二);任运应世,自身等佛,是为禅宗宗趣。依此三昧,进求如来果位,精修三密,即身成佛,是为密宗宗趣。

禅宗自身等佛,乃比拟词,无庸解释。密宗即身成佛,是何等义?则须讨论。夫佛身者,一切种智阐发极致之结晶体也。常途教法,任一“种性”皆从经验上熟习之。种性无量无边,故经验之事亦无量无边。历无央数大劫,经验犹未能备。如届圆备,则得一切种智.此智有名大圆镜智,为果位法身之主体。平等性智洞开之,妙观察智条理之;成所作智变化之;总汇於一切皆空之法界体性智;五智法身於焉具足。彰为妙相,内证则显自受用身;外表则显他受用身。而就众生缘之所近,随机流现种种变化身,斯乃成佛正义也。然常途须历不思议劫数而后成,密宗谓能即身实现。究凭何种方法?实现何种佛身?此固学人所当精研者。

法相之现,或单依内根,或兼依外境。前者惟己自知;后者乃众共感。所以其感者,众各有粗重业力参加其间也。诸佛微细法流,未尝不参加众生之心。众生内根不自觉,无明遮蔽,接受力薄耳。若能提高接受之力,心内自然发现种种庄严妙相,诸佛皆得示身其中。然如何方能提高接受力?则三密加持之道也(注三)。

行者于自心圆明中,取有缘之佛为本曾,而修其三密。精诚所感,加持力自必浓厚。力用渐强,根本无明渐被冲破。工夫纯熟,本尊妙相自然现前。同修者若具相当根机,个见尊身赫奕。次焉者,或感净光,或感妙音,或感异香等等。下此只见行者趺坐坛中而已。本尊已常现前,进一步则融入已身;自成尊形,与肉身不相妨碍,此导非具(莲花眼)不能见。他人偶得见之者,每由净光幻出相似境,非必真相也。行者功夫未臻极熟,所成尊身只名加持身。舍加持力,此身即隐。其能永显者,则名受用身、须待上品悉地成就之时也,虽已成就,无论现生来生,只以等流身应世。若欲现三十二相之应身,要由多数众生相当净业感得。法华会上诸垂迹尊者,如舍利弗,须菩提等,夙曾示现应身;仍授记若干劫后始有机缘成某某应身佛;正以众生共业关系,未易随时成熟故。学者闻密宗即身成佛之义,或以为当显示三十二相为众生所共见者,误会耳。

上品悉地成就,得受用身,是为即身成佛之正义。然尚有完全局部之分。盖法身具含十六大菩萨特性。一生练习圆满,固成完全要用身,若分十六生习之,现在惟专修金刚萨特性,到无功用道后,得成东方诸佛之一尊。工夫至此,虽只成局部受用身,已符即身成佛之义矣!成佛之时,无论完全局部,十万诸佛法流必集中於其身。而能摄受全体佛性一一保持之者,乃金刚波罗蜜菩萨特性。无此特性,则十方诸佛不克现前证明之。是故密宗真实行者,必与金刚波罗蜜相应。

密宗行者,以达般若波罗密为正机,未达者只作旁机。(见大日经疏)禅宗行者,以达般若波罗蜜为到家;未达者只在半途。两宗宗要,不惟相通,更可谓禅为密因。换言之:“密宗原资禅宗而向上。”

禅宗透关不易。所谓择宗正机,能有几人?则有方便妙法焉。盖先以旁机资格,仗三密加持力,修成月轮观;由此归於般若波罗蜜,即升正机也。此不惟密宗殊胜之方;禅人苦参不得要领,正不妨籍以透关。换言之:“禅宗可资密宗而速成。”两宗既属相资。绝无可争之处。起争者,识执用事耳;六祖云“若言下相应,即共论佛义。若实不相应,合掌令欢喜。此宗本无争,争即失道意。执逆争法门,自性入生死。”此乃弘扬一乘者应取之态度。良以一乘妙道,贵由心悟,非口舌所能辩也。起争之人,所执不一,而以空行二见为普通病态。略举其要以终篇:

(一)执空见者,不契离相会性之旨。一味遮遣,乃至执“恶取空”为正性。此等学人,辄犯“毁谤密宗”之过。

(二)执有见者,不契即相会性之旨;一味取著,乃至执“影像境”为真相。此等学人,未免“玩忽禅宗”之失。

是篇为解答善友之问而作,注重禅密异同。适可而上,不涉厂论。海内有志,若由此发生兴趣,欲具体参究者,可取拙著《佛教真面目》观之。

(注一)常途以缘觉乘只究小乘教义;此乃通诸大乘。六祖之意,以专凭意识解释教理而不能发明心光,概名中乘也。准此推之;徒从又字言说讨活计者,虽高谈《法华》《华严》,仍属缘觉摄!惟遵大乘教法而实践之,方称大乘行者.然未能明心见性,只归三乘之列,不足以称一乘,益必於灵活心中会得佛性而运用之,庶足当一乘之名耳。

(注二)菩提心与涅盘心之别:一明朗,一寂静。明心见性,即如实了知自心理致。《大日经》云:“云何菩提,谓如实知自心。”是明心见性工夫,即开发菩提心之道也。释尊传禅於摩诃迦叶,示之曰:涅盘妙心。为六祖“一无所得”之本。是禅宗以菩提心为根据,涅盘心为究竟,可知矣!马祖判二徒曰:“藏头白,海头黑”;赵州赞投子曰:“我早候白,伊更候黑”:白喻菩提心;黑喻涅盘也。密宗志求实证佛果,依菩提心单发一切种智,以达金刚后心;非若禅宗趋重应用。申言之:密宗依般若波罗蜜而上求,禅宗依般若波罗密而下化。

(注三)任何佛种,原具众生心中。埋没太深;无从开显。加持者,请佛各以强大法流,冲动行者心中相当种性而提挈之。自心如能先现圆明,则圆明之上自现一种炽盛妙性。提挈之法,恒以相当手印施之。以能密起佛身种性,名曰身密。佛种既起於心;虽净光无量,而浑然未划。不加滋润,难以敷荣。於是以妙观察力,称其性理,播为真实言音。此真言出自佛口,能密播意当,故有口密之名,无相,惟显特性。微细开展,容有未周,性相不二,不妨籍相启性。是故身口二密外,尚须相密。意密者,佛以清净意显示依正庄严:盖籍妙色表佛德也。行者以身密提挈自心原具佛种;为加持力之大本。口意二密,循佛口佛意之活用而顺应之;则加持力之增上者也。所谓三密加持之道,要领如是。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