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纳兰揆叙

纳兰揆叙

纳兰揆叙,异名纳喇揆叙,满洲正黄旗人,叶赫贝勒金台石曾孙,清康熙时期重臣纳兰明珠次子。初为佐领、侍卫。康熙三十五年,由侍卫升翰林院侍读,充日讲起居注官。之后累擢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奉使册封朝鲜王妃仁显王后闵氏。康熙四十七年,升工部右侍郎,后转工部左侍郎。康熙五十一年,迁都察院左都御史,为康熙帝所赏识重用。

康熙五十六年,卒,康熙皇帝赐谥文端。

雍正二年,雍正发揆叙及阿灵阿罪状,追夺揆叙官,削谥。墓碑改镌“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

著有《益戒堂集》、《鸡肋集》、《隙光亭杂织》、《后识》等。

纳兰揆叙,父为清康熙朝大臣明珠(纳喇氏),字端范,纳喇氏,满洲正黄旗人,叶赫贝勒金台石孙。

纳兰揆叙的大哥为满清著名词人纳兰性德,弟纳兰揆方

明珠是康熙朝最重要的大臣之一,曾名噪一时,权倾朝野,人以“相国”荣称。他官居内阁13年,“掌仪天下之政”,在议撤三藩、统一台湾、抗御外敌等重大事件中,都扮演了相当关键的角色。同时作为封建权臣,他也利用皇帝的宠信,独揽朝政,贪财纳贿,卖官鬻爵,结党营私,打击异己,在封建统治集团的内部斗争中,经历荣辱兴衰,有起有落。但是,由于他在从政晚期,被康熙帝罢相,导致关于他的许多资料都湮没不详。

明珠生于天聪九年十月初十(1635年11月19日)早年任侍卫,銮仪卫治仪 正迁内务府郎中,内务府总管、弘文院学士、刑部尚书、兵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加太子太傅,又晋太子太师,成为名噪一时,权倾朝野的康熙朝重臣。人以“相国”荣称。他官居内阁十三年“掌仪天下之政”在议撤三藩,统一台湾,抗御外敌等重大事件中,起了积极作用。同时作为封建权臣,他也利用皇帝的宠信,独揽朝政,贪财纳贿,卖官鬻爵,被参劾,在封建统治集团的内部斗争中,经历 荣辱兴衰,有起有落。明珠妻觉罗氏为努尔哈赤第十二子英亲王阿济格正妃第五女。有三子:长子纳兰性德,次子纳兰揆叙,三子纳兰揆方

纳兰家族世代为官,并一度位极人臣,通过血缘、婚配等与清王朝构成千丝万缕的联系。纳兰性德及纳兰揆叙和纳兰性德的儿子福格均极具才学;所供职官亦文武兼俱,由此构成的家族世系,是封建上流社会的缩影,具有相当的典型意义。

揆叙妻耿氏,为耿聚忠之女。耿聚忠是清初“三藩”之一耿精忠的三弟;靖南王耿继茂之的三子。耿聚忠娶安郡王岳乐之女和硕柔嘉公主为妻,生耿氏。由于此种关系耿氏出入皇宫,上下以格格称呼。

纳兰揆叙,字凯功,纳喇氏,满洲正黄旗人。康熙三十五年,自二等侍卫翰林院侍读,充日讲起居注官。累擢翰林院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奉使册封朝鲜王妃。寻充经筵讲官,教习庶吉士。迁工部侍郎

初为佐领、侍卫,后由翰林院侍读,侍讲学士擢掌院学士, 兼礼部侍郎,迁工部右侍郎,转工部左侍郎,迁都察院左都御史,仍掌翰林院事。因为立储问题使康熙震怒,又被上疏以流言盛传遭指责。至雍正朝其身后名份又进一步被贬,直至乾隆年才得以恢复。

初时明珠柄政,势焰薰灼。大治园亭,宾客满门下。揆叙交游既广,尤工结纳,素与相结。皇太子既废,揆叙与阿灵阿等播蜚语,言皇太子诸失德状,杜其复立。四十七年冬,上召满、汉大臣问诸皇子中孰可为皇太子者,揆叙及阿灵阿、鄂伦岱王鸿绪等私与诸大臣通消息,诸大臣遂举允。事具马齐传。

五十五十一年,迁左都御史,仍掌翰林院事。疏言:“近闻外省塘报,故摭拾大小事件,名曰‘小报’,骇人耳目。请饬严禁,庶好事不端之人,知所儆惧。”诏允行。五十六年,卒,谥文端。雍正二年,发揆叙及阿灵阿罪状,追夺揆叙官,削谥。墓碑改镌“不忠不孝阴险柔佞揆叙之墓”。

藏书家。原名容德,字凯功,号帷实居士。明珠次子,纳兰性德三弟,满洲正白旗人。

初为二等侍卫,后由翰林院侍读,侍讲学士擢掌院学士,兼礼部侍郎,迁工部右侍郎,转工部左侍郎,迁都察院左都御史,仍掌翰林院事。康熙皇帝很早就评价揆叙“人品极好”,对揆叙极为重用。康熙五十六年卒,康熙皇帝赐谥号“文端”,同另一名臣熊赐履谥号相同。揆叙死后,康熙感叹翰林院再也找不到像揆叙这样称职的掌院学士了。然而至雍正朝,揆叙被追夺官职并削谥号,直至乾隆年才得以恢复。

谥文端。家有“谦牧堂”,收藏宋元刊本数十种,藏书数万卷,偏重于文集、史地,与性德均有藏书之癖。藏有明抄本《革书》1卷,著者刘济为明英宗御马侍从。英宗被掳后,因无纸书写,刘济遂记事于皮革之上,与英国羊皮书同样珍贵。有家藏书目《谦牧堂藏书总目》2卷,收录图书2 480种,由著名刻书家刘喜海刊印。撰刻过《益戒堂文抄》、《益戒堂诗集》、《鸡肋集》、《隙光亭杂织》、《后识》。刊刻图书10多种,家藏抄本近10种。 [1]

纳兰揆叙著有《益戒堂集》、《鸡肋集》、《隙光亭杂织》、《后识》。纳兰揆叙官史(源自华翎长歌文学演绎论坛迦陵频伽饰演,非正史。)

塞外咏灯花 鹊桥仙

霜凋野卉,风摧林叶,烂漫灯花兢吐。萧条毳帐耿秋宵,偏自伴,个人凄楚。 金虫耀彩,银缸留焰,膏火便同甘雨,试将好事验明朝,漫屈指,归期暗数。

雁字 浪淘沙

朔管咽西风,榆塞归鸿,排成人字乱云中,裂帛苏卿虚系足,音问谁通。

飞过荻花丛,目送难穷,稻梁谋急各匆匆,笑汝何曾亲笔砚,也解书空。

清明雨中抵吴门 唐多令

泼火雨难收,归舟算水程,正轻帆、镜里徐性,赖有人家事插柳,裁记得,是清明。

新燕掠波轻,长桥一带横映,繁花云外,山青添上迎。

过无锡怀顾梁汾 生查子

一曲伯鸾溪,鸦轧鸣柔橹,指点积书岩,人在云深处

柳外与松间,空记班荆语,回首托东风,为问平安否。

有草花名剪春纱漫赋 调寄满江红

小草何知,强唤做、方空裁剪。果否是,鲛人潜织,越姬亲浣。弱缕长沾新露润,柔丝不待条风展。最关情、马上忆家园,频偷眼。

沉紫色,尤嫌浅,吹纶贾,应难辨。怪并刀忍把,断红零乱。摘取宜蝉鬓戴,生来只恨龙堆远。问芳丛、开落自年年,谁管。

咏鼻烟 南楼令

分种若华边,(烟草本出东洋)金筒惯吸烟。甚椰帆,方法新传,不用沉檀朱火,凭鼻观,与缠绵。

只似嗅花然,香尘自扑缘。巧藏机、橐规圆。莫遣偷将纤指捻。熏醉了,玉婵娟。

秋夜听雨 减兰

做成秋雨,淅沥空山如欲语。(苏诗:空阶有余滴,似与幽人语。)输于春城,滴破新愁压酒声。(郑谷诗:滴破春愁压酒声。) 残灯无寐,拥被孤吟难得醉。便返家庭,追忆边游也怕听。

七夕 满庭芳

玉塞飞鸿,银河驾鹊,佳期又值新秋。碧空如水,大火正西流。休道天孙会少,较人间、未必多愁。关心处,清砧一杵,风叶响飕飕。

难留。唯节序,迎凉送暑,频向荒陬。记曩时行役,梦绕曝衣楼,不少桐新月。更谁怜、此度羁游。还难料,明年朔漠,依旧咏牵牛。

咏秋海棠 念奴娇

萧条沙塞,蚤丝丝红萼,暗催诗句。翠雀金莲凋落后,(翠雀,塞外花)种向人如语。拾蕊蜂稀,寻香蝶少,秋在花深处。春光不借,免教群卉争妒。

无奈吹谢吹开,西风阵阵,助悲凉情绪。轻著胭脂浓衬叶,画手应难摹取。香雾,粉霞淡淡,点缀松亭路。且来闲赏,迨天犹未多雨。

咏二色杜若花 鹊桥仙

蒲桃晕锦,胭脂点雪,染出名花深浅,含烟挹露两般姿,各沾了,秋光一半。

紫琼轻琢,彤云分映,妙手应难裁剪。楚辞空解说芳洲,恐此种,灵均不见。

咏红叶 绮罗香

云暗黄沙,霜凝紫塞,凉意先摧林叶。万树朱殷,点缀荒山如活。耀晨旭、欲夺晴霞,寻艳蕊、误招残蝶。只少片、湛湛秋江,芦花深处舣舟楫。

旅况宁禁萧屑,恐一夜吟蛩,助成悲咽。耐几回看,便是凋零时节。向空际,高下随风,渐枝桠、玲珑透月。须乘此、作玩停车,金河未飞雪。

闻雁 扫花游

塞山征雁,被鹊角弓开,一时冲散,碧空数点。正霜凝木落,水平沙浅。阵阵哀鸣,催得流光似箭。莫户伴,祗隔片荒云,相觅难见。

玉关来渐远,甚久客天涯,又交秋半。雨昏烛暗,耐还家晓梦,忽然惊断。同此归程,赖是年年听惯。漫长叹。倩南飞、寄书未还。

塞外中秋夜雨 桂枝香

冰轮正满,被几片浮云,匿影成魄。急雨催寒洒遍,万株黄叶。寻常客里光阴度,到今宵,却伤离别。暗莎蛩语,荒芜雁叫,一般凄切。

记胜赏、南楼未缺。见柳岸笼烟,沙路堆雪。倦枕残灯,此景不堪重说。蟾高兔远叹何堪,问清游、渐成消歇。寄声屏翳,天衣漫卷。怕看明月。

秋雪 齐天乐

塞垣秋半飞集,缤纷尽埋荒草.老树凝华,回溪拥絮,松漠俄惊春到。吹空未了,正红叶辞枝,枯萍粘沼。毳帐篝灯,夜阑寂寞甚怀抱。

推枕误疑天晓,又暗节序,归信仍杳。兽炭频添,狐裘欲换,领略新寒多少。痴云漫扫,看千里生辉,四区同缟,写入吴绫,一峰峰更好。

白云山 台城路

晓风欲放金乌出,吹散湿云千缕。列岫浮青,层峦耸翠,都把晴绵留住。欲开还聚。渐低压,疏林,远沉寒渚。隔断征鸿,几回空外觅俦侣。

秋光堪敌画谱,离程频驻马,催就诗句。薄雾侵衣,荒烟扑帽,多是添人愁处。山灵乞于,待入书囊,携将归去。只恐,夜窗飞作雨。

盆中兰花冬月犹放 三株媚

同云迷四野,正空谷芳丛,绕窗低亚。朔吹频侵,喜轻标依旧,出尘潇洒。力战冰雾,殊不愧、花中王者。菊蕊凋残,梅信迢遥,敢争高价。

枉费丹青摹写。笑艳杏夭桃,早舒先谢。雪积霜飞,恐后时独立,好禁寒夜。淑气还迟,便轻把,韶光私借。记满阶庭暑雨,廉栊遣夏。

春水 江神子

冰开芳沼碧粼粼,自初春,到残春。柳暗花明,游舫簇波心。千点落红风卷尽,吹不断,影中云。

澄澜如镜跃纤鳞,乍轻阴,又浓阴。夜雨添来,新涨没篙深。便欲乘流天上去,试验取,谪仙吟。(太白诗:耐可乘流直到天。)

清波引 咏栀子花

托根西土,肯降格,梨云为侣。霜凝雪聚,深院凉生处。更洒萧萧雨,远向禅房移汝。林中不嗅余香,顿忘却,塞门路。

相如曾赋,众木何堪比数。未秋先吐,清标映银浦,弄影频回顾。只恐随风吹去,侵宵且下廉犀,重重密护。

录自《益戒堂诗集》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