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慕容超

慕容超

慕容超(384年—410年),字祖明,南燕献武帝慕容德之侄,北海王慕容纳之子,十六国时期南燕最后一位皇帝。生于西羌,出身慕容氏破落贵族,曾在长安装疯行乞。东归南燕后被封为北海王,于其叔病逝前被封为太子。即位后多名宗室贵族叛变,他平定国内后游冶无数,奢侈糜费,凌虐宗室大臣,人心离散。后因掠夺东晋边民,引得东晋来攻,角逐失利后据城固守,誓死不降,于城破后被俘,与亲族数千人同被斩首,时年二十七岁。

慕容超,字祖明,是南燕献武帝慕容德的兄长北海王慕容纳之子。太和五年(前秦建元六年,370年),前秦苻坚攻破邺城前燕灭亡,苻坚任命慕容纳为广武太守,几年以后,慕容纳辞去官职,在张掖(今甘肃张掖)居住下来。太元八年(建元十九年,383年),慕容德南征时,留下金刀离开。慕容纳之兄慕容垂在山东起兵建立后燕时,前秦张掖太守苻昌把慕容纳和慕容德的诸子全部抓捕并诛杀。慕容纳的母亲公孙氏因为年老得以免去一死,慕容纳的妻子段氏正在怀孕,没有处决,囚禁在郡狱里。管理监狱的掾吏呼延平原来是慕容德手下的小吏,曾经犯了死罪,慕容德赦免了他。到此时,呼延平带着公孙氏和段氏逃到羌人居住之地,于是生下慕容超。

慕容超十岁时,祖母公孙氏去世,临终前把金刀传给慕容超,并说:“如果天下太平,你能够向东回到故土,可以将这把刀还给你叔叔慕容德。”呼延平又带慕容超母子投奔后凉国主吕光。到吕隆统治后凉时向后秦皇帝姚兴投降,慕容超母子又被迁往长安(今陕西西安)。慕容超的母亲对慕容超说:“我们母子得以保全性命,都是呼延氏出的力。呼延平现在虽然死了,我打算为你娶呼延平之女,用以报答呼延平的厚恩。”于是慕容超娶了呼延平的女儿为妻。

慕容超因为自己的叔父都在东边,担心被姚兴抓起来,就装疯行乞。后秦人鄙视他,只有姚绍见到后很惊异,劝姚兴用爵位来牵制他。姚兴召见慕容超,和他交谈,慕容超不露声色,姚兴很鄙视慕容超,对姚绍说:“谚话说的‘妍皮不裹痴骨’,真是一句荒诞话而已。”于是慕容超能够来去自由。慕容德派人来接慕容超,慕容超不禀告母亲、妻子就随人回去。等到到达广固,慕容超出示金刀,把祖母临终时的话全都对慕容德说了,慕容德抚摸着金刀,悲痛地号哭。

慕容超身高八尺,腰带有九围,神采秀发,形貌举动优美。慕容德用很高的礼节对待他,开始给他取名叫慕容超,封为北海王,授任侍中骠骑大将军司隶校尉开府,设置佐吏。慕容德没有儿子,打算把慕容超作为继嗣,在万春门里给慕容超建造宅第,整天观察。慕容超也非常领会慕容德的意思,在家里时就极意奉事慕容德,在外边就谦恭对待贤士,于是内外都夸赞他。不久以后,被立为太子。

义熙元年(南燕建平六年,405年),慕容德去世,慕容超即皇帝位,大赦境内,改年号为太上。尊崇慕容德的妻子段氏为皇太后。任命慕容钟为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任命慕容法为征南、都督徐、兖、扬、南兖州四州诸军事,慕容镇加任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任命封孚为太尉,鞠仲为司空,潘聪为左光禄大夫,封嵩为尚书左仆射,其余人封授官爵各有不同。后来又任命慕容钟为青州牧,段宏为徐出刺史,公孙五楼为武卫将军、兼任屯骑校尉,内参政事。封孚对慕容超说:“臣下听说太子、母弟、贵宠公子、公孙、累世正卿这五种人不应在边地戍守,出身贱、年辈小、关系远、资历浅、地位低的这五类低微人物不应在朝廷供职。慕容钟是国家的宗臣,社稷的靠山;段宏是有着美好声望的外戚,亲贤的人们都瞻仰他。这两个人正应该参与和协助处理国家政事,不宜到远方去镇管边远地区。现在慕容钟等人外出边远的地方,公孙五楼在朝廷里辅助国政,臣下私下里感到不安。”慕容超刚即位,害怕慕容钟的权势大自己受到威胁,就拿此事去问公孙五楼,公孙五楼想专断朝政,不想让慕容钟等人在朝廷里,多次说了离间的话,封孚的意见到底没有采纳。慕容钟、段宏都有不平的神色,互相交谈说:“黄狗皮恐怕终究会补狐裘。”公孙五楼听到了这句话后,和他们二人的仇怨渐渐地产生了。

当初,慕容超从长安到达梁父,慕容法当时为兖州牧,镇南长史悦寿从梁父回来对慕容法说:“我前几天见到了北海王的儿子,他天资高雅,神采不凡,才知道皇族里多奇人,仙境中的森林全都是珍穴。”慕容法说:“当年成方遂假称卫太子,没有人能够分辨真假,这还是皇族吗?”慕容超听到了,很怨恨慕容法,在言谈脸色上都显现了出来。慕容法也很愤怒,把慕容超安置在客舍里,因此二人结怨。到了慕容德死时,慕容法又不奔丧,慕容超派人去谴责慕容法。慕容法常常害怕灾祸到来,因此就和慕容钟、段宏等人谋反。慕容超知道后征召他们,慕容钟称病不来,于是慕容超把他们的同党侍中慕容统、右卫慕容根、散骑常侍段封抓起来杀了,在东门外车裂了仆射封嵩。西中郎将封融投奔北魏。

慕容超不久以后就派慕容镇等人攻打青州,慕容昱等人攻打徐州,慕容凝韩范攻打梁父。慕容昱等进攻莒城,攻了下来,徐州刺史段宏投奔北魏。封融又招集盗贼们袭击石塞城,杀死了镇西大将军余郁,青州一带的人都很害怕,人人心里有着别的想法。慕容凝策划杀死韩范,准备袭击广固。韩范知道了,攻打慕容凝,慕容凝逃往梁父。韩范兼并了慕容凝的军队,攻打并攻陷梁父,慕容凝投奔姚兴,慕容法出逃北魏。慕容镇攻克青州,慕容钟杀了自己的妻子儿女,挖地道出了青州,独自骑马投奔姚兴。

当时慕容超不关心政事,喜爱出游围猎,百姓深受其害。他的仆射韩讠卓直言极谏,慕容超不采纳。慕容超打算恢复肉刑和九等官制,就在境内颁布诏令说:“厄运多次纠缠,永康多灾多难。自从北都陷落,典章制度都沦减了,律令法制,没有存留下来的。治理天下,这是根本,既然不能凭借道德来诱导百姓,就必须用刑罚来整肃。况且像虞舜这样的大圣人,还命令咎繇来担当官吏,刑罚就是如此地不可以废弃!先帝复兴,大业草创,战争还很多,来不及修制法典。朕愧无德行,继承帝位,安抚控制缺少良策,致使兄弟残杀纷争,终于使战争在郊野产生,典章礼仪废弃。现在四面边境上没有忧患,应该修定法典。尚书可召集公卿议定。至于像封嵩这种不忠不孝的人,斩首示众也不足以表达对他的痛恨之情,应该给他使用烹煮和车裂的刑法,也可以附在法令条文里,收在死刑的条目下。肉刑是古代圣人的常典,不能改动的,汉文帝改动了以后,轻重失度。现在犯罪的人更多,死的人也逐渐众多。肉刑对于教化,救济抚育广泛,惩处尤其严,光寿、建兴时烈祖、世祖已经考虑恢复,还没有来得及实施就去世了。命令博士以上的人参考以往的事情,依照《吕刑》以及汉、魏、晋的法律,进行增加或减少,商议成定《燕》律。五刑的种类有三千,而犯罪没有比不孝更大的了。孔子说:“非圣人的人没有法律,非孝敬的人没有亲人,这是大乱的做法。”车裂和烹煮这两种刑戮虽不在五品的条例里,但也是自古就已实行了。渠弥的车裂是明写在《春秋》上的;哀公的烹刑,来自中世。世宗在齐地建都,也哀伤刑罚失中,睡觉吃饭时都在叹息。帝王有了刑法,就好像人有了左右手。所以孔子说:‘刑罚不得当,老百姓就连一举一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萧何制定法令受到了封赏,叔孙通因为制作礼仪为奉常。建立功业是自古以来就看重的。希望大家明白地商议条令的增减,用以制定出一代良法。周朝、汉朝有贡士一条,魏建立了九品的选拔制度,这两者哪一个更好,也可以详细地上奏。”群臣的意见大多数不同意,慕容超才作罢。

慕容超的母亲、妻子原先在长安,被姚兴拘禁,姚兴要慕容超向他称臣,索求太乐的歌舞女,如果不行,就派人送来一千名东晋人。慕容超下诏令大臣们周详地商议此事。左仆射段晖商议说:“刘太公项羽囚禁,刘邦也不改变主意。现在陛下继承帝位,不应因自己亲属的缘故降低了皇帝的尊严。再说太乐的歌舞女子都是前代的伶人,不能给他们,使他们移风易俗,最好是抢掠晋人给他们。”尚书张华说:“如果侵掠东晋边境,一定会构成邻国的怨恨。我们这边既然能去侵犯他们,他们那边也能来侵犯我们,战祸不断,不是国家的福祉。从前孙权以百姓的性命为重,委屈自己臣服魏国;惠施怜惜爱子的性命,舍弃自己的志向去尊崇齐国。何况陛下母亲还在后秦,方寸已乱,应该暂且降低尊号,用以表明至诚的孝心。权变之道,是经典所称许的。韩范这个人智谋能够改易情势,机辩足以倾倒对方,从前和姚兴一起为前秦的太子中舍人,可以派他去传话,降低称号谋求和好。正所谓屈身一人之下,伸于万人之上。”慕容超非常高兴,说:“张尚书明白我的心意啊。”就让韩范去向姚兴通问修好。

等到了长安,姚兴对韩范说:“以前封恺来时,燕王和朕行对等的礼节。你来了,却款然归附。是因为依照《春秋》以小事大的道理,还是因为专为孝敬母亲而屈身?”韩范说:“周朝的爵位有五等,公侯品位不同,以小事大的礼节因此出现。现在陛下是新兴起而闻名的帝王,拥有西秦,本朝主上继承祖宗遗留的功业,在东齐建立王业,与陛下平分天下,共同称王称帝。燕王与陛下修好,崇尚谦让的大义,如果狂妄自大,随意折辱使节,就很像吴、晋争当盟主,滕、薛争做高位,恐怕伤害了大秦的堂堂威名,有损皇燕巍巍之美,双方都无益,我对此感到不安。”姚兴生气地说:“如果像你说的那样,就并不是因为以小事大而来的了。”韩范说:“虽然因为以小事大的道理。也因为我们君主纯笃的孝心超过了虞舜,希望陛下体察孝敬亲人的道理,多多施予怜悯。”姚兴说:“我长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超过他,现在看来比不上了。”于是给韩范安排老朋友的礼节,畅叙平生,姚兴对韩范说:“燕王在这里的时候,朕也曾见过他,他仪表风度还可以,在机敏明辩方面不怎么样。”韩范说:“大辩若讷,这是圣人赞美的,何况当时燕王还没有做皇帝,正处在等待时机的时候,和光同尘,如果在日月下坦然而行,就不会承继大业了。”姚兴笑着说:“你可以说是来播扬赞誉的。”韩范乘机游说,姚兴非常高兴赐韩范千金,答应把慕容超的母亲和妻子归还。

慕容凝梁父来投奔姚兴,对姚兴说:“燕王称臣,本意并不是拥戴高德明君,仅是权且为了母亲的缘故屈身而已。古代的帝王尚且要发动军队去索取人质,怎么能白白地归还他母亲!他母亲一回去,慕容超一定不再称臣了。应该先命令他把伎人送来,然后再归还他母亲。”姚兴于是就改变了主意,派使者向慕容超通问致意。慕容超派他的仆射张华、给事中宗正元去长安,送给姚兴太乐伎一百二十人。姚兴很高兴,设宴接待张华。酒酣以后,歌舞开始,姚兴的黄门侍郎尹雅对张华说:“想当年殷朝将要灭亡的时候,乐师归了周;现在皇秦道德兴盛,燕乐来到了宫庭。衰败兴旺的征兆,在这一点上就看出来了。”张华说:“自古以来的帝王们,为道各有不同,机巧诡诈的道理,都是在于成就功业。所以老子说:‘准备占有它,一定要先放弃它。’现在总章西入,一定会像虫金一样回东去,祸福的效验,这就是征兆吧!”姚兴愤怒地说:“从前齐、楚二国互相争辩,导致了连年交战。你是小国的臣子,怎么敢和朝士顶撞!”张华谦逊地说:“当初我奉命出使的时候,实在是希望和上国结好,上国既然遣弃小国的臣子,污辱我们的国君和国家,下臣还能有什么心思,竟然不和你们酬答几句!”姚兴很赞赏他,于是归还了慕容超的母亲和妻子。

墓容超正月初一那天在东阳殿大聚群臣,听到歌舞声响了起来,叹息乐舞不齐备,后悔把伎人送给了姚兴,于是商议入侵。领军韩讠卓劝谏说:“先帝因为旧京沦丧,隐匿在三齐,假如时运不许可,上智的人不考虑采取行动。现在陛下恪守成规,应该关起国门休养将士,用以等待天赐机会,不能和南方邻国结怨,广泛树立仇敌。”慕容超说:“我主意已定,不和你废话了。”于是派大将斛谷提、公孙归等人率领骑兵入侵并攻陷宿豫,抓获了阳平太守刘千载、济阴太守徐阮,大肆抢掠后离开。简选二千五百名男女,交给太乐去教歌舞。

当时公孙五楼为侍中、尚书,兼领左卫将军,专擅朝政,他哥哥公孙归为冠军、常山公,叔父公孙颓为武卫、兴乐公。公孙五楼的宗族兄弟都在慕容超左右辅助国政,王公内外没有不惧怕公孙五楼的。

慕容超论攻打宿豫的功劳,斛谷提等人全都封郡、县公。慕容镇进谏说:“臣下听说出具赏格等待有功勋的人,没有功绩的人得不到封侯。现在公孙归引起灾祸,交兵打仗,残害百姓,陛下封赏他,这大概不行吧!忠言逆耳,不是亲近的人不会说出来。臣下虽然愚昧衰朽,但是忝为国戚藩王,就要竭尽我的忠诚,希望陛下考虑我的话。”慕容超很生气,不作回答,从此以后百官都不开口,不敢再说什么话。

尚书都令史王俨谄媚公孙五楼,官升尚书郎,出任济南太守,后入任尚书左丞,当时的人们给他评论说:“想要封侯,侍奉五楼。”

慕容超又派公孙归等人率领三千骑兵入侵济南,抓住了济南太守赵元,抢掠了一千多男女后离开。东晋刘裕准备率领军队讨伐慕容超,慕容超在东阳殿召见群臣,商讨抵抗晋军。公孙五楼说:“吴兵轻疾果决,利于战斗,刚开始的时候锋芒勇猛锐利,不能和他们较量。应该占据大岘,不让他们进来,和他们拖延时间,败坏他们的锐气。然后可以慢慢地挑选二千名精锐骑兵,沿着海边向南前进,断绝他们的粮草运输,另外命令段晖率领兖州的军队沿着山坡向东边攻下来,在他们的腹背上猛击,这是上策。命令各地长官凭恃险阻固守,计算好要储存的物资之外,其余的全都烧掉,铲除地里的庄稼,让敌人没有供给。坚壁清野,等待时机,这是中策。把盗贼放进大岘,我们出城迎战,这是下策。”

慕容超说:“京都地方殷富,人口众多,不能立即入驻守备。青苗遍布田野,不能全都铲除。假使用铲除禾苗来守住都城,用以保全性命,朕做不到。现在我们占据了五州的地盘,有山河的坚固,有战车万乘,铁马万群,即使让敌人越过大岘,到了平地,我们慢慢地用精锐的骑兵去攻打他们,他们就会成为俘虏。”贺赖卢苦苦规谏,慕容超不听,贺赖卢退出来后对公孙五楼说:“皇上不用我的计策,眼看就要灭亡了。”慕容镇说:“如果像圣旨说的那样,就必须在平原上使用战马为便,应该出大岘迎战,就算打不赢,还能退守。不应该把敌人放进大岘,自找窘逼。当年成安君没有守住井陉关,终于被韩信降服;诸葛瞻不占据险隘之处,终于被邓艾擒获。臣下认为天时不如地利,固守大岘,这是上策。”慕容超不听。慕容镇出来后,对韩讠卓说:“主上既不能铲除青苗,坚守要隘,又不愿意迁徙人口躲避敌寇,真像刘璋。今年国家灭亡,我一定会为此而死,你们这些中华男儿,又要像吴越人一样纹身了。”慕容超听到这些话后非常生气,把慕容镇抓起来关进监狱。慕容超接着就聚集了莒、梁父两处的守兵,修筑城壕,简选兵马,养精蓄锐等待敌人的到来。

同年(东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年)夏,刘裕的部队进驻在东莞,慕容超派左军段晖、辅国贺赖卢等六人率领五万步兵骑兵进据临朐。不久,晋军越过了大岘,慕容超害怕,率领四万士兵到临朐去向段晖等人靠拢,对公孙五楼说:“应该进据川源,晋军到来以后没有水,也就无法打仗了。”公孙五楼率领骑兵飞速地去占领川源。刘裕的前驱将军孟龙符已经到达川源,公孙五楼大败而回。刘裕派谘议参军檀韶率领精锐兵马攻破了临朐,慕容超非常害怕,独自骑马逃到城南段晖那里。段晖的军队又战败,刘裕的部队杀了段晖。慕容超又逃回广固,把外城里的人都迁入小城里固守,派他的尚书郎张纲向姚兴请求援兵。放了慕容镇,进升录尚书事、都督中外诸军事。慕容超召见群臣,对慕容镇谢罪说:“朕继承先人创建的大业,没有能够任用贤良,却刚愎自用,倒出去的水已经收不回来了,后悔莫及!有才智的人们施展谋略,一定是在事情危急的时候,忠臣树立节操,是在面临灾难的时刻,希望诸君尽力想出奇计,共同度过艰危。”

慕容镇进言说:“百姓的心都在陛下一个人身上。陛下既已亲自率领军队,自己首先败阵逃跑,群臣没有了信心,士人庶民都灰心丧气,内外的形势已经再也没有凭靠了。如令后秦自己有内患,恐怕来不及分出兵力救援别人,我们正当再决一战,来争天命。现在回来的散兵还有数万人,可以把金帛、宫女全都拿出来犒赏大家,以此引导和命令大家去战斗。上天如果帮助我们,就足以击破来贼。如果不成功,死了也值得,不能关起门坐等敌人包围攻打。”司徒慕容惠说:“不然。现在晋军乘着胜利,气势逼人,我们这些败军之将,怎么能够抵御他们!后秦虽然和大夏赫连勃勃相持,但是还不足为患。况且秦燕二国联合抗敌,已经成了唇齿相依的形势,现在我们有外患,后秦一定会来救援。然而自古以来请求救援,如果不派大臣去就请不来重兵,所以赵国的小臣请了三次,楚国不出兵;平原君一出使,援兵到来而解围。尚书令韩范道德威望都很高,是燕秦两国都尊重的人,适宜派去请求救援,用以度过现在的艰难。”于是派韩范和王蒲向姚兴请求救兵。

不久,刘裕的军队围攻广固城,四边合围。有人暗地里告诉刘裕的军队说:“如果得到张纲攻城,城市就能攻下来。”当月,张纲从长安回来,就投奔了刘裕。刘裕让张纲绕着城市大声呼喊说:“赫连勃勃大破秦军,没有救兵来援救我们了。”慕容超恼怒,用暗箭射他,张纲才退走。右仆射张华、中丞封恺都被刘裕的军队抓获。刘裕让张华、封恺写信给慕容超,劝说慕容超及早投降。慕容超就给刘裕送来一封信,请求让他做藩臣,以大岘为边界,并且进献一千匹马,以通和好。刘裕不同意。江南的增援部队接连而至。尚书张俊从长安回来,又向刘裕投降,对刘裕说:“现在燕人固守的原因,是倚仗在外的韩范,希望得到秦人的救援。韩范既是有声望的人,又和姚兴是旧日好友,如果赫连勃勃被打败后,秦人一定会来援救燕人,我们应该写密信引诱韩范,许以重利,韩范一被招来,燕人就会绝望,自然会投降。”

刘裕听从他的建议,表荐韩范为散骑常侍,给韩范书信招引他。当时姚兴已经派他的将领姚强率领一万步兵骑兵随着韩范去洛阳和将领姚绍聚集,联合兵力来救援。适逢赫连勃勃大败秦军,姚兴把姚强追回长安。韩范叹息说:“上天要灭亡燕国了吧!”碰巧韩范这时收到了刘裕的信,就向刘裕投降。刘裕对韩范说:“你想立申包胥那样的功业,为什么空着手回来了?”韩范说:“自从我亡祖司空以来世代承蒙燕主恩宠,所以我到秦庭里痛泣求援,希望能挽救燕国于祸难之中。适逢秦多变故,我的赤诚没有收到效果,可以说是上天要灭亡燕国,帮助明公。明智的人见机而动,我岂敢不来呢!”第二天,刘裕带着韩范绕城巡行,因此燕人人心离散害怕,再也没有固守的心思。刘裕对韩范说:“你应该到城下去,把生死祸福告诉慕容超。”韩范说:“我虽然承蒙你非同一般的恩宠,但是还不忍心去图谋燕。”刘裕对此很嘉奖,并不勉强他。身边的人劝慕容超杀了韩范一家,以防止以后再有叛变的人。慕容超知道马上就要失败了,又因为韩范的弟弟韩讠卓尽忠不贰,所以并不怪罪。这一年东莱下了血雨,广固城门晚上有鬼哭声。

次年(东晋义熙六年,南燕太上六年,410年)正月初一,慕容超登上天门,在城上召见群臣,杀马犒赏将士,文武百官都有升迁封授。慕容超宠幸的姬妾魏夫人跟着登上了城头,看到晋军的强盛,握着慕容超的手,两个人相对着哭泣。韩讠卓规谏说:“陛下遭逢困厄。正是尽力抗争的时刻,却反而对着女子悲泣,这是多么庸俗啊!”慕容超擦干眼泪向韩讠卓道歉。他的尚书令董锐劝说慕容超出城投降,慕容超非常愤怒,把董锐抓起来关进了监狱。贺赖卢、公孙五搂挖地道出去和朝廷的军队作战,不利。河间人玄文向游说道:“从前赵人攻打曹嶷,望气的人认为渑水围绕着城市,不是进攻能够拿下来的,如果堵住五龙口,城市一定会自然陷落。石虎听从了这个建议,结果曹嶷请求投降了。后来慕容恪围攻段龛,也照着这么办,段龛投降了。投降后不多久,又将五龙口震开了。现在旧基还在,可以堵住它。”

刘裕听从玄文的话。到了此时,城中的男女有一多半人患了脚弱病。慕容超乘辇登上城头,尚书悦寿对慕容超说:“天地不仁,助敌寇为虐,战士患病。一天比一天衰弱,困守空城,外援没有希望,天时人事,也可以从此知道了。假使国运已尽,尧舜让位,转祸为福,敬奉圣明。最好是追随许、郑的踪迹,以保全宗族的继承人。”慕容超叹着气说:“兴和衰都是天命。我宁愿挥舞宝剑战死,也不能衔璧投降去求生。”当时张纲给刘裕制造冲车,用木板覆置车上,用皮革蒙上,同时设置各种巧妙的机关,城头上的火石弓箭等都不起作用;又制造飞楼、悬梯、木幔之类,从速处逼近城头。慕容超非常愤怒,把张纲的母亲悬挂起来肢解了。城里出来投降的人接连不断。刘裕从四面进攻,杀死和打伤了很多敌人,悦寿打开城门接纳刘裕的军队。慕容超和身边的数十人出城逃跑,被刘裕的军队抓住。刘裕数说慕容超不投降的罪状,慕容超神色自若,一言不发,只把母亲托付给刘敬宣而已。慕容超被押送到建康(今江苏南京),南燕就此灭亡,慕容超在街市被斩首,时年二十六岁。 慕容超死后无谥号、庙号,有史家称他为南燕末主。慕容超同时也是除系出同源的吐谷浑外,五胡十六国时期源自鲜卑慕容部的最后一位帝王。

义熙三年(南燕太上三年,407年),慕容超追尊其父慕容纳为穆皇帝,立其母段氏为皇太后,妻子呼延氏为皇后。而后在南郊祭祀,准备登上祭坛的时候,有一些像马那么大,样子像是老鼠却是红色的野兽,聚集在祭坛的边上,一会儿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不一会儿,大风突起,天地昏黑,行宫里的羽仪全都振裂。慕容超很害怕,暗中询问太史令成公绥,成公绥回答说:“这是陛下亲信和任用奸臣,杀害贤良,赋敛繁多,战争徭役太艰苦所造成的。”慕容超害怕而大赦天下,谴责公孙五楼等人。不久又恢复了老样子。这一年广固地震,天齐发洪水,井水溢满,女水枯竭,黄河济水河面上都结冰封冻,但是渑水不结冰。

《晋书》:①“超继已成之基,居霸者之业,政刑莫恤,畋游是好,杜忠良而谗佞进,暗听受而勋戚离,先绪俄颓,家声莫振,陷宿豫而贻祸,启大岘而延敌,君臣就虏,宗庙为墟。迹其人谋,非不幸也。”; ②“超承伪祚,挠其国步。庙失良筹,庭悲沾露。”; ③“超身长八尺,腰带九围,精彩秀发,容止可观。”; ④“超不恤政事,畋游是好,百姓苦之。”

朱元璋:“慕容超郊祀之时,有赤鼠大如马之异。太史成公绥占之,以为信用奸佞、杀害贤良、赋敛太重所致。是则妖孽之召,实由人兴。我尝以此自警。如公孙五楼之辈,吾安肯用之。”

熊鼎:“慕容超信用奸佞,故贤良退而奸佞附之。”

王夫之:“慕容超,鲜卑也,而无道以取死亡,不足道矣。苟有当于人心天理之宜者,君子必表出之,以为彝伦之准则。超母段氏在秦,姚兴挟之以求太乐诸伎,段晖言不宜以私亲之故,降尊自屈,先代遗音,不可与人。封逞言大燕七叶重光,柰何为竖子屈。呜呼!此岂有人之心者所忍言乎?超不听,而尽奉伎乐,北面受诏,而兴礼其母而遣之,超于是乎合人心之安以顺天理之得矣。超之窃据一隅而自帝,非天命也;慕容氏乘乱而世济其凶,非大统也;即其受天之命,承圣王之统,亦岂以天下故而弃置其亲于异域哉?舜之视天下也,犹帅芥也,非超之所企及也;而不忍其亲之心,则充之而舜也。舜与之分,岂相县绝乎?离乎,上达则舜矣。”

《晋书卷一百二十八载记第二十八》

魏书卷九十五列传第八十三》

十六国春秋别传卷十三南燕录》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四》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五》

祖父:慕容前燕文明帝)

祖母:公孙氏

父亲:慕容纳(追封穆皇帝)

母亲:段皇后(太后)

后妃:呼延皇后魏夫人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