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慕容

慕容

慕容(wěi,350年-384年),字景茂,鲜卑族,昌黎棘城(今辽宁义县)人,前燕景昭帝慕容俊第三子 ,母皇后可足浑氏,十六国时期前燕末代皇帝,360年—370年在位。

慕容初封中山王,后被立为太子。光寿四年(360年),慕容俊去世,慕容继位,年号建熙

慕容继位初期在慕容恪摄政之下仍能保持国家稳定,但后期在慕容评主政之下就渐渐衰落,最终被前秦所灭。慕容在国亡后成为前秦臣子,封为新兴郡侯。淝水之战后,前秦对境内各族的控制力减弱。慕容的叔叔慕容垂与弟弟慕容泓先后举兵建立政权,慕容计划杀死前秦皇帝苻坚呼应二人,但因事泄被杀。慕容叔父慕容德建立南燕时,追谥他为幽皇帝。

慕容初封中山王,元玺六年(357年)被立为太子。光寿四年(360年),慕容俊去世,群臣欲立慕容俊之弟慕容恪为帝,慕容恪推辞说:“国家已经确立皇位继承人,这不合乎我的志节。”于是立慕容为帝。慕容即皇帝位,在境内实行大赦,改年号为建熙,立其母可足浑氏为皇太后。任慕容恪为太宰、录尚书,像周公当年那样辅佐君王;任慕容评太傅,辅助朝政;慕舆根太师慕容垂为河南大都督、征南将军兖州牧、荆州刺史,兼护南蛮校尉,镇守梁国;任孙希安西将军、并州刺史;傅颜为护军将军;其余人等封官授职各有相同。

慕容平庸暗弱,国家大事全部交付给慕容恪。慕舆根自恃是故旧和功臣,有骄傲而无视君主之心,忌恨慕容恪统领朝廷大权,准备伺机作乱,于是对慕容恪说:“现在君王年龄幼小,母后干预朝政,殿下应该防备杨骏诸葛恪那样的政变,考虑保全自己的策略。再说天下安定,是殿下的功劳,兄长死去就由弟弟继位,这是先王的制度,参拜先主的陵墓之后,可以废黜当今主上为封国之王,殿下登上帝位,来建立大燕无穷的功业。”慕容恪说:“你醉了吗?你的话何等违背事理!昔日曹臧、吴札都处于家族危难之际,尚且说做君王不是我的志节,何况现在皇太子继承皇位,四海没有忧患,各位辅佐大臣接受先帝的遗命,怎么又产生私下的议论呢!你忘记了先帝的话吗?”慕舆根十分恐惧,表示谢罪而退下。慕容恪把此事告诉慕容垂,慕容垂劝他杀了慕舆根。慕容恪说:“如今先帝刚逝世,两方贼虏都在窥伺可乘之机,先帝的陵墓尚未修建完,而辅政大臣却自相残杀,恐怕有悖于远近之人对我们的期望,暂且可以容忍他。”慕舆根与左卫慕舆干密谋杀害慕容恪及慕容评,篡夺皇位。入朝对太后可足浑氏及慕容说:“太宰、太傅将要策划作乱,我请求率领禁兵去讨伐他们,来安定国家。”可足浑氏准备听从他的意见,慕容说:“二公是国家的亲族,先帝所遗托的大臣,不会是这样的人,莫非是太师准备作乱。”于是派侍中皇甫真、护军傅颜拘捕了慕舆根等人,在宫中杀了他们,在境内施行大赦。派傅颜率领二万骑兵到黄河以南去显示兵力,行进到淮河而返回,显示出强大的军威。

当初,慕容俊任命的宁南将军吕护据守野王,暗中与东晋联系,东晋皇帝晋穆帝任吕护为前将军、冀州刺史。慕容俊死后,吕护谋划引领晋军袭击邺城,事情被发觉后,慕容派慕容恪等率领五万士众讨伐他们。傅颜对慕容恪说:“吕护他们是走投无路的贼寇暂时凑集,晋军虽已来到,但自上而下缺乏士气,竟不敢在中路开战,表现出他们的螳螂之心。这就是士卒丧魂落魄,失败灭亡的验证。殿下以前因广固地势险峻,易于防守而难于进攻,所以制定持久对峙的战略。现在贼兵地理形势与往日不同,应该急速进攻他们,以便节省下军费。”慕容恪说:“吕护老奸巨猾,经历过各种变故。观察他用来防备的方法,不容易即刻消灭。如果把他们围困在进退无据的城中,断绝砍伐采摘的道路,城内没有积蓄,城外没有强大的后援,过不了一百天,他们必定会饿死,为什么非要急剧地残害士卒的生命来追求一时的利益呢!我们深挖好包围的营垒,让将士们休生养息,用高官厚禄寻找可利用的间隙来离间他们。事情拖延长久气势便穷尽了,他们因间隙隔阂而容易动摇;我方还没有付出多少劳苦,而贼寇已毙命。这就叫作兵不血刃,坐观而克敌制胜。”于是排列开长长的包围圈困住野王。吕护派将领张兴带着七千精锐士卒出城作战,傅颜攻打斩杀了他们。从三月到八月而野王城败,吕护往南逃亡到东晋,吕护的部下全部投降。不久吕护又叛晋而归降慕容,慕容待他如当初一样。慕容派傅颜与吕护带领士众占据河阴。傅颜北袭敕勒,缴获了许多战利品而返回。吕护进攻洛阳,被飞箭射中而死。将军段崇拢集起队伍北渡黄河,屯兵野王。

建熙四年(363年),慕容派宁东将军慕容忠攻克荥阳,又派镇南将军慕容尘侵犯长平。当时东晋冠军将军防守洛阳,派人请求救援,晋穆帝派桓温去增援他。

建熙五年(364年),慕容又派慕容评侵犯许昌悬瓠陈郡,三地皆被攻克,接着侵犯汝南诸郡,把一万多户人家迁徙到幽、冀二州。慕容的豫州刺史孙兴上疏,请求用五千步兵先行攻打洛阳。慕容采纳了他的意见,派太宰司马悦希屯兵盟津,孙兴分兵防守成皋,作为悦希的声援。不久陈佑率领士众逃往陆浑,黄河以南各营垒都被悦希攻克。慕容恪攻克金墉,杀扬威将军沈劲。任左中郎将慕容筑为假节、征虏将军、洛州刺史,镇守金墉,任慕容垂都督荆、扬、洛、徐、兖、豫、雍、益、梁、秦等十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荆州牧,配给他一万士兵,镇守鲁阳。

当时前燕境内多发水旱灾害,慕容恪、慕容评都行稽首礼交还政权,请求退位,说:“臣老朽愚昧,不能够治理国家,过分承受了先帝选拔任用的恩宠,又承蒙陛下不同寻常的厚遇,不称职地凭着浅薄的才能,窃居宰相的职位,不能对上协调阴阳之气,对下治理各种政务,致使水旱失和,天地人之间的常道失去秩序,车辕力弱而负任沉重,朝夕忧虑。臣听说君王遵照上天的法则建立国家,辨别方向端正位置,任官者要衡量他的才能,为官者惟靠德行得到举荐。太傅之重任,参与调理日月星三光,如果任用了不称职的人,日月就会亏失。空食俸禄会贻留祸殃,居于不能胜任的职位会招致悔恨,这是从来如此的常理,不曾有过差错。以周公的功勋与圣德,尚且论近则引起太公、召公的不悦,论远则产生管叔蔡叔的流言,何况我们恩宠缘于亲戚关系而来,显贵非由自身才干而致,怎能长期玷污高官的职位,如尘埃遮蔽了进贤的途径!因此在中世拜呈奏章,披露陈述赤诚的心怀。圣上施恩录用旧臣,不忍心抛弃我们,因循苟且窃取荣禄,罪责更为深重。自从我在重臣的职位惶恐任职,岁月荏苒;愧任宰相,至此已有七年。虽然尽心谋略,但谋划未能成就诸事,致使二方贼虏干犯法纪,扬威天下的事业未能实现,人们歌颂的一统天下,我们与盛汉相比自愧弗如,与先帝托付的规制相距甚远,严重违背了陛下放手而天下大治的目的。臣虽然愚钝,但听从君子之言,怎敢忘记虞丘为贤臣让路的美德,于是遵循汉代疏广疏受叔侄的适可而止,恭敬地呈送太宰、大司马、太傅、司徒的印章绶带,希望得到允许。”

慕容说:“朕因不为天所庇佑,早年丧父,先帝嘱托惟有依靠二公。二公是品德高尚的皇室宗亲,功勋超过鲁、卫,辅翼王室,辅导朕,博爱众人仁慈和顺,坐而等待黎明,虔诚辅政朝夕戒惧,美德达到了极至。因而能对外扫除群凶,对内治理九州,四海平安,政通人和。由于宗庙社稷的神灵庇佑,但也是二公的功劳。现在关右有尚未臣服的氐人,长江吴地有战火后残存的贼虏,正要仰仗二公出谋划策,来统一安定天下,怎能谦虚让位,而辜负授予要职的重托!二位王公请舍弃二疏独善其身的小德,而成就周公复兴功业的大志。”慕容恪、慕容评等坚决请求还政,慕容说:“建立功德的人一定要以善始善终为名节,辅佐王命的人则以成就大业为功。二公与先帝开创宏伟的基业,顺应上天之命,将要扫荡平定诸路贼寇,继承恢复盛周般的事业。灾祸横流,日月失去光辉。朕以区区一身,不称职地担负起宏大的事业,不能实现先帝的遣志,致使两方贼虏阴魂不散,所以功业未见成就,怎可身退。再则古来为王的人,不以拥有天下为荣,而心忧四海勇挑重担,这样才能使天下盛行仁义礼让的风气,而使家家都有淳美之风值得称颂。现在道德教化还不纯净,敌寇如鲸鲵尚未消灭,宗庙社稷的重任,不仅是朕一人,也是王公忧虑之事。应当思考用什么办法来安定拯救万民,平息灾难使世风敦厚纯朴,流芳百世,步周漠汉遗踪,而不应崇尚追求个人的名节,而违背大公。”于是拒绝他们辞让的奏表,慕容恪、慕容评等便作罢。

时慕容的钟律郎郭钦呈奏章建议,以慕容承续后赵武帝石虎之水德而为木德,慕容听从了他的建议。

建熙七年(366年),慕容派抚军将军慕容厉攻打东晋太山太守诸葛攸。诸葛攸逃到淮南,慕容厉攻克了兖州各郡,设置了地方长官而返回。

建熙八年(367年),慕容恪患病,十分忧虑慕容不能把政权控制在手,慕容评性格多疑,大司马的地位不能受到众人瞩望,于是慕容恪召见慕容之兄乐安王慕容臧并对他说:“现在强秦依然飞扬跋扈,强吴尚未顺服,两方敌寇都怀有进攻掠取之心,只是找不到理由而已。安危在于得到胜任其职的人,国家兴旺在于有贤能之才辅佐,如果能推举贤良任用忠臣,家族和睦,那么天下不足我们图谋,二方贼虏怎能作乱呢!我以平庸之才,受到先帝顾命嘱托之重任,常想扫平关陇,荡涤瓯吴,希望继承实现先帝的遗志,在适当的时机推辞重任。疾病难治而我不久于人世,恐怕意愿不能实现,所以死而有憾。吴王慕容垂天生才智杰出,谋略超越一世,司马的职责是统领兵权,不可以任非其人,我病终之后,一定要把职位授予他。如果论亲疏关系的顺序,不授予你,就应当授给慕容冲。你们虽然才识聪明,但尚未能经历灾难,国家的安危,确实在于这一点,不可被私利蒙住双眼而忘记忧患,招致终身悔恨。”又把这事告诉了慕容评。过了一个多月慕容恪去世,其封国都为他哀痛惋惜。

但最终慕容评改以慕容弟慕容冲接替慕容恪。慕容恪死后,阳骛在同年亦死,唯一仍在世的辅政大臣慕容评就以太傅主政。当时仆射悦绾上奏尽罢军封荫户,以释放人口以充实国家地方,防止人口隐匿。慕容同意之下,最终在悦绾的规划下释放了二十多万户人,政令亦令朝野震惊,慕容评更是十分不满,派人暗杀了悦绾。

太和四年(369年),东晋大司马桓温、江州刺史桓冲、豫州刺史袁真率领五万士卒讨伐慕容,前兖州刺史孙元起兵响应他们。桓温部将檀玄攻打胡陆,逮捕了慕容的宁东将军慕容忠。慕容派部将慕容厉与桓温在黄墟交战,慕容厉的军队大败,慕容厉单枪匹马地逃回。高平太守徐翻以一郡归顺。桓温前锋朱序又在林渚战胜了慕容的部将傅颜,桓温军队士气大振,在枋头驻兵。慕容惧怕,谋划要逃到和龙(今辽宁锦州)。慕容垂说:“不能如此。请允许我攻打他们,如果不能战胜,再跑也不晚。”便任慕容垂为使持节、南讨大都督,慕容德为征南将军,率领五万士众抵御桓温,派散骑侍郎乐嵩向前秦苻坚请求出兵。苻坚派将军苟池率领二万士众,从洛阳出兵,驻兵在颍川,表面是赶赴增援,实际想观察间隙,有兼并慕容势力的打算。慕容德驻兵在石门,从水路断绝桓温的粮食运输。豫州刺史李邦带领本州的五千名士兵截断了桓温的给养输送道路。桓温多次出兵不利,粮食运输又断绝,听说苻坚的军队来到,就焚烧舟船丢弃鉴甲而撤退。慕容德带领四千强悍的骑兵,赶在桓温之前到达襄邑以东,埋伏在山涧中,与慕容垂前后夹击,晋军大败,死了三万余人。苟池听说桓温班师,在谯拦击他,桓温士众再次失败,死者数以万计。

慕容垂立下大功,威严恩德声名愈震,慕容评平素就对他不服气。慕容垂又提出他的部将孙盖等人摧锋折锐,应该论功越级授官,慕容评把此事搁置不予登记办理。慕容垂多次谈到此事,常与慕容评当廷争论。太后可足浑氏一惯不喜欢慕容垂,便诋毁他的战功,又与慕容评谋算杀害慕容垂。慕容垂很害怕,逃到前秦苻坚那里。

同年,慕容派他的黄门侍郎梁琛出使前秦,与苻坚通好。梁琛回来后,对慕容评说:“前秦操练兵士讲习武艺,把粮食运到陕东,依我看来,没有长久和平之理。加上吴王慕容超逃往前秦,肯定有窥测间隙的计谋,应当慎重地防备他们。”慕容评说:“不对。前秦怎能接受我方的叛逆之臣而不考虑和好呢!”梁琛说:“邻国间互相兼并,由来已久。何况现在两国都称帝王之号,按常理不能共存。苻坚机智聪明长于决断,从善如流。王猛有辅佐君王的才能,锐意进取。看他们君臣配合得当,自认为是千载难逢。桓温不值得忧虑,最终制造人为祸乱的,惟有王猛吧?”慕容、慕容评都不把他们视为忧患。皇甫真又陈述此事说:“苻坚虽然不断地派使者来访,凭辅车相依作为两国关系的比喻,然而对立抗衡以邻国为敌,形势如同战国,可以知道他们喜欢获取利益,没有仰慕善道之心,终将不能信守诺言保持和平,而崇尚旧日的约定。近来使者相连不断,加上军队从洛川出发,所有险峻要害的地势,都耳闻目睹。观察虚实以实施邪恶的计划,窥听风声而伺机乘隙侵犯,这是敌寇行动的常规。加上吴王慕容垂外逃,为他们出谋划策,伍子胥般的祸患,不可不考虑对策。洛阳、并州、壶关几座城市,都应增添兵力加强防守,防患于未然。”慕容召见慕容评商议此事。慕容评说:“前秦国家小势力弱,依仗我们作为后援,而且苻坚施行善道,最终不会听信叛臣的话。不应该轻易自找烦扰恐惧,而激起敌寇侵犯之心。”慕容听从了慕容评的建议。

不久苻坚派其将王猛率领士众攻打前燕,在金墉攻打慕容筑。慕容派慕容臧带兵解救他。慕容臧驻在荥阳,王猛部将梁成、洛州刺史邓羌与慕容臧在石门交战,慕容臧的军队大败,死者达一万余人,接着双方又在石门相持。慕容筑因增援部队没有来到,以金墉投降了王猛。梁成再次打败慕容臧,斩了三干余人的首级,俘获了慕容臧的将军杨璩,慕容臧于是筑起新乐城墙而返回。

当时外有晋军以及苻坚交相侵犯,战争不断;内有慕容之母可足浑氏干扰政务,慕容评等人贪图财利,为政受贿,官并非因才能而得到举荐,官吏对此切齿痛恨。

太和五年(370年),苻坚又派王猛、杨安带领众人讨伐前燕,王猛攻打壶关杨安攻打晋阳。慕容派慕容评等人率领本族与外族四十余万精锐士卒抵御。王猛、杨安进兵潞川。各州郡中盗贼兴起,邺城中发生很多怪异现象,慕容忧虑恐惧不知所措,便召见使臣来询问:“前秦的士众怎么样?现在大部队已经派出,能战胜王猛等人吗?”有的使臣回答说:“前秦国小兵弱,岂是我们的对手,王猛才能平庸,也不能与我们太傅相匹敌,不值得忧虑。”黄门侍郎梁琛、中书侍郎乐嵩进言说:“不对。按照兵书上的道理,如果认为敌方能够打仗,应当用计谋来战胜他们。如果寄希望于敌方不打仗,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办法。庆郑有这样的话:‘前秦士众虽少,善战的士兵是我们的两倍。”士众的多少,很难干预。再说秦军进兵千里,一来就是要求来作战的,怎能不战而胜呢!”慕容不高兴。

王猛军队与慕容评等对峙。慕容评认为王猛军队前后无援深入远方,速战速决对他们有利,建议以持久的战术来制服他们。王猛便派他的部将郭庆带领五千名骑兵,趁夜色走小道登上高山点火,烧毁慕容评的辎重,火势在邺城中都可望见。慕容评生性贪婪鄙俗,阻隔山泉,卖柴售水,积攒的钱和绢帛如丘陵一样高,三军将士都丧失斗志。慕容派侍中兰伊指责慕容评说:“你是高祖之子,应该以宗庙社稷为忧,怎能不力求建立功勋,而专门聚敛财富呢!国家府库中收藏的珍贵财物,朕怎能对你有所吝惜呢!如果贼寇军队冒犯推进,你拿着钱帛放到哪里去呢!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钱帛可以散发给三军,以扫平敌寇胜利班师为首要任务吧!”慕容评害怕而与王猛在潞川交战,慕容评军队大败,死者有五万多人,慕容评等独自骑马逃回。王猛于是长驱直入到达邺城,苻坚又率领十万士众与王猛会合共同攻打慕容。

同年,慕容桓带领一万多人屯兵沙亭,作为慕容评等人的后援。听说慕容评战败,带兵到内黄。苻坚派部将邓羌攻打信都,慕容桓率领五千鲜卑人撤退而去保卫和龙。散骑侍郎徐蔚等率领扶余、高句丽及上党派来作为人质的五百余人,半夜打开城门迎纳了苻坚军队。慕容与慕容评等几十人骑马逃往昌黎。苻坚派郭庆在高阳追上了慕容,苻坚部将巨武擒获了慕容,将要把他捆绑起来时,慕容说:“你是何等小人却来捆缚天子!”巨武说:“我是梁山巨武,接受诏命捆缚贼虏,还称什么天子呢!”于是送慕容到苻竖处。苻坚责备慕容逃亡,慕容说:“狐狸临死时头向着巢穴所在的山丘,我只是想回去死在祖先的坟墓而已!”苻坚同情他而释放了他,命令他返回宫中率领文武官员出来投降。郭庆追击慕容评、慕容桓到和龙。慕容桓杀了他的镇东将军慕容亮而兼并了他的人马,到平川攻打他的辽东太守韩稠。郭庆派将军朱嶷攻击慕容桓,擒获并把他送回。 前燕正式灭亡。

同年十二月,苻坚把慕容及其王公以下的臣僚族人与鲜卑人四万余户迁徙到长安,封慕容为新兴侯,署任为尚书。太元八年(383年),苻坚大举南侵东晋,即淝水之战,以慕容为平南将军、别部都督。苻坚在淝水之战失败后,慕容跟随苻坚回到长安。太元九年(384年),慕容垂叛秦建立后燕,慕容之弟慕容泓也在关中起兵建立西燕,慕容策划杀害苻竖来响应他们,但事情败露被苻坚所杀,时年三十五岁。其叔父慕容德建立南燕时,追谥慕容为幽皇帝。

房玄龄等《晋书》:①“景茂庸材,不亲厥务,贤辅攸赖,逆臣挫谋,于是陷金墉而款河南,包铜城而临漠北,西秦劲卒顿函关而不进,东夏遗黎企邺宫而授首。当此之时也,凶威转炽。及玄恭即世,虐媪乱朝。垂以勋德不容,评以黩货干政,志士绝忠贞之路,谗人袭交乱之风。轻邻反速其咎,御敌罕修其备,以携离之众,抗敢死之师。锋镝未交,白沟沦境;冲暂拟,紫陌成墟。是知由余出而戎亡,子常升而郢覆,终于身死异域,智不自全,吉凶惟人,良所谓也。” ;②“既庸弱,国事缘委之于恪。”

父亲:前燕景昭帝慕容俊

母亲:可足浑氏(皇后→太后)

皇后可足浑氏,可足浑翼之女,慕容母亲可足浑氏的堂侄女

哥哥

献怀太子慕容晔

弟弟

乐安王慕容咸(慕容臧)

渤海王慕容亮

带方王慕容温

渔阳王慕容涉

西燕烈文帝慕容泓

西燕威帝慕容冲

定襄王慕容渊

姐妹

清河公主慕容氏,前秦苻坚的妃子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