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徐有贞(明朝内阁首辅)

徐有贞(明朝内阁首辅)

徐有贞(1407年-1472年),初名,字元玉,又字元武,晚号天全翁,南直隶吴县(今江苏苏州)人,明朝中期内阁首辅,因封爵武功伯,世称徐武功。

徐有贞是宣德八年(1433年)癸丑科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编修、侍讲,土木堡之变后曾建议南迁,遭到朝野内外的一致谴责。他在景泰年间担任佥都御史,到山东治理黄河水患,因功升任副都御史

景泰八年(1457年),徐有贞与石亨、曹吉祥等人策划发动夺门之变,拥戴明英宗复辟,被拜为华盖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封爵武功伯。他谗杀于谦、王文,又与石亨、曹吉祥争权,结果被构陷罪名,贬为广东参政,后又流徙金齿。石亨败亡后放归。

成化八年(1472年),徐有贞去世。

徐有贞本名徐,宣德八年(1433年)进士及第,被选为庶吉士,后授翰林院编修。他身材矮小,但精明干练,颇有心计,而且喜好功名,对天文地理兵法水利阴阳五行等学问都有研究。

明英宗在位期间,天下承平已久,边防守备松弛,而西南地区却连年用兵。徐对此颇为忧虑,他在正统七年(1442年)上疏朝廷,提出关于兵政的五条建议,得到了明英宗的嘉许,但却未被采用。正统十二年(1447年),徐升任翰林院侍讲

正统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亲征瓦剌,结果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兵败被俘。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史称土木堡之变。瓦剌首领也先进逼北京。孙太后(即孝恭皇后)命王朱祁钰监国,总理国政,召集群臣商讨战守对策。徐托言星象有变,建议迁都南京,以避刀兵,遭到太监金英的训斥。兵部侍郎于谦坚决反对,道:“提议南迁的人应当斩首!”礼部尚书、户部尚书陈循等重臣均附和于谦。徐大为沮丧,不敢再言。

同年九月,朱祁钰被群臣拥立为皇帝,是为明景帝,遥尊英宗为太上皇。他任用于谦等人,组织北京保卫战,同时派遣十五名科道官到外地招募军队。其中徐被派往彰德(今河南安阳),并代行监察御史职权。明军经过多番抵抗,终于迫使也先撤军北归,取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十一月,徐返回北京,仍旧担任翰林院侍讲。

徐素来追求功名,但却因南迁之议遭到内廷的讪笑,以致长久不得升迁,只得转而奉承阁臣陈循,希望得到其举荐。当时,朝廷用人多取决于于谦。徐便通过于谦门生,向于谦求取国子祭酒之职。于谦向明景帝举荐徐。但景帝却不同意,并道:“就是那个提议南迁的徐吗?此人生性狡诈,担任国子祭酒会败坏监生心术。”徐不知缘由,以为是于谦从中作梗,对他深怀怨恨。后来,徐听从陈循的建议,改名为徐有贞。

主词条:徐有贞奉敕治理沙湾河道

景泰三年(1452年),徐有贞升任右谕德。当时,黄河沙湾河段(在今山东阳谷)决口已有七年。朝廷先后派多位官员治理,但却始终未能平息河患。景泰四年(1453年),明景帝召集廷臣朝议,让他们推荐治水人才。群臣都推荐徐有贞。景帝不知徐有贞便是徐 ,遂任命他为左佥都御史,让他到张秋(在今山东阳谷)治理黄河。

徐有贞经过实地考察,认为应设置水门、开凿支河、疏浚运河,以疏塞浚并举的方法平息河患,得到景帝批准。他征发民夫,亲自督率工程建设,在张秋到黄河、沁水之间开凿沟渠(即广济渠)、修建水闸(即通源闸)。当时,工部尚书江渊建议派五万京军前去支援,希望能在三个月内完工,尽早解决漕粮转运问题,却被徐有贞拒绝。徐有贞历经五百五十余日的艰辛努力,终于圆满的完成治河工程。

景泰六年(1455年)七月,徐有贞被召回北京,佐理都察院事务,后又出京巡视漕河。他奏请朝廷,免除济宁十三州县河夫的官马徭役。景泰七年(1456年),山东地区发生洪灾,境内河堤多有毁坏,唯有徐有贞负责修筑的河堤依然完好。明景帝便命徐有贞再到山东治理水患。徐有贞修复旧堤决口,在临清济宁之间设置多处减水闸门,成功平息水患。景帝亲自召见慰劳,进拜他为左副都御史

主词条:夺门之变

明英宗被释放回国后,虽有太上皇的名位,但一直被明景帝软禁在南宫。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景帝病重。武清侯石亨、都督、宦官曹吉祥为求不世之功,有意迎英宗复辟。曹吉祥到后宫拜见孙太后,密告复辟一事,取得太后支持。石亨与张则去寻求太常寺卿许彬的帮助,并在许彬的建议下,连夜拜访徐有贞。徐有贞大喜过望,当即与他们一同密谋。

正月十六日晚,石亨、曹吉祥等人齐聚徐有贞家中,决定当夜便发动政变。当时恰有瓦剌扰边的战报传来,张借机以保护京城安全为由,调集京营官兵入城。石亨负责皇城卫戍,掌管城门钥匙,于四鼓时分打开长安门,将政变军队放入皇城,而后反锁宫门,以阻遏外兵。

石亨、徐有贞等人直奔南宫,因宫门紧锁,便撞破宫墙而入。太上皇英宗忙出来查看。徐有贞等人都跪伏在地,请英宗重新登基,然后让人抬来乘舆,簇拥着英宗前往大内。英宗在途中询问诸人姓名,以示不忘功臣,随即由东华门进入大内。东华门守军本欲上前阻拦,但因英宗表明身份,皆返身而逃。徐有贞等人将英宗送入举行朝会的奉天殿,将其扶上御座,而后叩拜道贺,高呼“万岁”。

此时已是正月十七日凌晨五更时分,群臣都在朝房等待早朝,却听到奉天殿中喧噪不已,皆感惊愕。这时钟鼓齐鸣,宫门大开。徐有贞走出,高声宣布英宗复位的消息,并催促群臣进殿朝贺。群臣先是愕然,继而入内参拜。 正月二十一日,明英宗正式复皇帝位,改元天顺

明英宗复辟当日(十七日),便对夺门之变的功臣大加封赏。徐有贞兼任翰林学士,进内阁参预机枢政务,又加兵部尚书。 同时,兵部尚书于谦、大学士王文被逮捕下狱,诬以“更立东宫”、“谋迎立襄王子”等罪名,定为谋反,判处极刑。英宗认为于谦曾有大功,不忍将其杀害,为此犹豫不决。但徐有贞却进言道:“不杀于谦,复辟之事师出无名。”英宗这才下定决心,于正月二十三日将于谦、王文处斩。

天顺元年(1457年)三月,英宗封徐有贞为奉天翊卫推诚宣力守正文臣、武功伯,兼任华盖殿大学士,掌文渊阁事,赐诰券,子孙世袭锦衣卫指挥使(《皇明人物考》作武功卫指挥使)。当时,陈循、商辂等阁臣皆被斥遂。徐有贞成为内阁首辅,尽掌阁权,朝野内外为之侧目。而明英宗对徐有贞也是倾心委任,允许他可以随时进见。

徐有贞大权在握后,便逐渐疏远石亨、曹吉祥,与二人的矛盾日益激化。他经常在英宗面前提及石曹二人的不法行为,挑起英宗对二人的不满情绪。后来,御史杨上疏弹劾石亨、曹吉祥,称二人侵占民田。徐有贞与阁臣李贤皆称杨所奏属实,明英宗遂下诏褒奖。石亨、曹吉祥大为怨恨,日夜图谋构陷徐有贞。

明英宗当时正宠信徐有贞,常屏退左右随从,与其密谈。曹吉祥便让小太监窃听二人谈话,然后再故意把听到的内容泄露给英宗。明英宗非常惊讶,询问他如何得知。曹吉祥道:“我是从是徐有贞那里听说的。陛下哪天对他说过什么事,外面没有不知道的。”明英宗信以为真,从此逐渐疏远徐有贞。

同年六月,御史张鹏等人上疏弹劾石亨,结果奏疏还未呈上,便被给事中王铉泄露给石亨、曹吉祥。石曹二人到英宗面前哭诉,称是由内阁在幕后指使。英宗大怒,将诸御史下狱,并以“图擅威权,排斥勋旧”的罪名逮捕徐有贞 。这时天象突变,雷电交加,冰雹大作,狂风吹折树木。英宗认为这是上天示警,便释放徐有贞,将他贬为广东参政。石亨仍不罢休,又暗中投递匿名书,对英宗大肆指斥,然后嫁祸给徐有贞,称是徐有贞因怨望而指使门客马士权所为。英宗命将已经启程的徐有贞抓回。

七月,徐有贞在德州被追上,抓回北京,与马士权一同关进诏狱。但经过审讯,却查无实据。不久,明英宗因承天门失火,大赦天下。石亨担心徐有贞获释,对明英宗道:“徐有贞封爵时,自撰诰券辞文,其中有‘缵禹成功’之句,而且他还选择武功县为封邑。大禹曾受禅称帝,而武功县曾是曹操封邑。他这是以大禹、曹操自比,有非份之望。”刑部侍郎刘广衡认为应将徐有贞斩首弃市。最终,明英宗将徐有贞贬为庶民,流徙金齿(在今云南)。

天顺四年(1460年),石亨因罪庾死狱中。英宗又想起徐有贞,对李贤王翱道:“徐有贞有何大罪?都是被石亨等人陷害的。现在可赦免其罪,让他返回乡里。”徐有贞回到家乡吴县,从此纵情山水。

成化元年(1465年),徐有贞获准“冠带闲住”,恢复官员身份,仍赋闲在家。 他自负文武全才,常叹息不获信用,但因馋杀于谦,遭到时人的仇视,因此始终未能得到起复。

成化八年(1472年)七月,徐有贞病逝,终年六十六岁。

徐有贞是宣德八年(1433年)癸丑科进士,并以第一名的成绩被考选为庶吉士,进入翰林院。 他在景泰末年参与策划了夺门之变,使得明英宗成功复辟,并因此成为内阁首辅,还获得武功伯的爵位。

明朝律法明文规定,文臣无军功不得封爵。因此终明一代,获有封爵的文臣屈指可数。而徐有贞以武功伯的爵位,担任内阁首辅,堪称明代内阁官爵最高的官员。

明朝自永乐年间定都北京后,为满足边防和京都消费,每年漕粮不下数百万石,南粮北运使运河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明朝运河可分为三部分:清口至扬州之间,以宝应高邮等湖为主体构成江淮运河;济宁至清口之间,借黄为运,以黄河为运道;济宁至天津之间的会通河故道。其中,济宁至清口之间的运河,以黄河兼运河之道,常因黄河决堤而淤塞。终明一代,河槽问题一直困扰其始终。

正统十三年(1448年)的黄河决口淤塞了济宁至清口之间的一段运河河道,具体位置在张秋、沙湾一带。明廷先后派遣工部尚书石璞、侍郎王永和、都御史王文治理河患,但“凡七年,皆绩弗成”。景泰四年(1453年),徐有贞以右佥都御史之职,前往山东治河。他鉴于以往的治河失败,在上任之前特地向尚书王涞寻求决策。王涞建议其“分水势,寻水源”。徐有贞上任后,因“方冬月,水暴涨”,并不急于动工治理,而是停工休整,一来趁机考察水利,二来修整治河队伍。

徐有贞经过初步勘察,草拟了治河计划,并上疏朝廷,即治黄史上著名的《言沙湾治河三策疏》。其具体方案如下:造水门、开分河、挑深运河。他借鉴历史上的治黄经验,采取以疏为主的方针,改良了汉朝王景的制水闸之法,采取“置门于水而实其底,令高常水五尺”的办法,根据水的流量来控制水流,既保证了运河通航所需要的水位,也调节了水大而引起的溃决之患。

而开分河,也是建立在疏导基础之上的。“黄河之势大,故恒冲决”、“运河之势小,故恒乾浅”。有鉴于两河的水势矛盾,徐有贞采取“分黄河水合运河”的办法,在黄河地形水势较合理的地段,挖渠开河疏导入运河。同时,他并未忽视内陆河水的治理,将内陆的河水开渠引入运河,并且设立通源闸水闸,节制水流流量,将黄河水势大的危害化害为利。此外,徐有贞还在分河基础上设立九堰,拦截水流、巩固堤防。

治理黄河不仅要利用和治理外部环境,内部运河治理也不容忽视。运河内部河沙淤塞,造成了运河河道提高,从而导致“取水难,走水易”,徐有贞根据这个情况,顺势提出第三个治河策略挑深运河。这个策略着眼于从运河本身来解决张秋一带运河水量不畅的情况。

徐有贞经过数年苦心经营,终于平息了沙湾决河之患。他的治河三策采用了疏、塞、浚并举的方法,具体就是引黄入河、堵塞沙湾决口和疏浚运河内部所积淤泥。其中,引黄入河是治河方案中最重要的一环,既解决了黄河溃决问题,也解决了运河漕运水量不畅阻碍航运的问题。

徐有贞善书法,长于行草,小行书尤为精妙,下笔尖峭,捺笔重按,间露章草遗意,笔法瘦劲豪放,得怀素米芾神韵,力求变化,自成风貌。明朱谋的《续书史会要》评其“书法古雅,名重当时”。清顾复评其书云:“武功早年书学褚,有不胜绮罗之态。中年学王,出规入矩,古色苍然。晚年豪放纵逸,谓之学怀素,又谓之学元章。”

徐有贞是对吴门书派崛起具有先导作用的重要书家,在书法方面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其弟子吴宽、外孙祝允明均受其亲自指教、提携,皆是当时名重一时的文坛人物。 明代李诩曾见过徐有贞早年墨迹,认为其字画“甚是遒美”,将他誉为“吴中艺林冠冕”。

明人赵光在《寒山帚谈》中曾说:“此法(指大字署书)不传而流落后世,带草则武功得之。”他还极力称赞徐有贞书写的“文正义泽”和“生幼堂”等。由此可见,徐有贞还善于书写带草的大字,可惜今不多见。而徐有贞的书法真正受到世人好评的还是他的草书。王世贞在所著《艺苑卮言》中说:“徐有贞于书少所不窥,能诗歌,善行草,得长沙素师、米襄阳风,如剑客醉舞,中有侠气。” 徐有贞草书《自作词翰卷》

徐有贞早年曾就学于吴讷,十二三岁时便能做诗词古文。吴讷很看重徐有贞,将他推荐给素有知人之鉴的国子祭酒胡俨,希望胡俨传授其进士业。胡俨当时正卧病在床,见了徐有贞,让其作诗一首。徐有贞当即赋诗道:“共喜斯文有主盟,诸生谁不仰仪刑。当时已见尊乔岳,后代应传是列星。上报明君心独赤,下延晚学眼能青。童蒙久抱相求志,请向贤关授一经。”胡俨听罢,竟从床上一跃而起,连声夸赞道:“此乃鼎铉之器也。”他遂将徐有贞收为门下,授以学业。

英宗北征时,徐有贞夜观天象,发现火星运行到斗宿中。这在星相学中被称为“荧惑入南斗”,历来被视为不祥之兆,预示着帝王将有灾祸。徐有贞对好友刘溥道:“祸不远矣。”他随即安排家眷返回南方老家。妻子很不高兴,不愿南归。徐有贞怒道:“你还不快走,是想做鞑人妇吗?”妻子无奈,只得南归,结果刚刚行至临清,土木堡之变的消息便从前线传回。

徐有贞治河时,漕运都御史王认为漕渠淤积阻碍漕船运输,要求他尽快堵塞决口,以确保漕运畅通。明景帝命徐有贞按的要求去做,但徐有贞却坚持相机行事,认为治理河渠应着眼于长远利益。他上疏道:“漕船难行是因为临清河段原本就浅,并不是决口未塞的原因。漕臣只知道堵塞决口是急务,但却不知这是徒劳无益的。即使秋冬之季堵住了决口,来年春天也会再次决口。臣不敢邀取近功(指眼前的功利)。”

后来,工部尚书江渊建议派五万京军协助徐有贞治河。徐有贞却上疏道:“京军出动,每日耗费多的难以计算,而且一旦遇上涨水便会束手无策。如今泄口已经合拢,溃堤也已坚固,只用沿河民夫,便足以解决问题。”江渊的建议遂被废弃。

徐有贞治理山东河患时,采取开支河的措施,遭到很多人的反对。明景帝也有所动摇。徐有贞为解除景帝的疑虑,做了一个实验。他拿出两个完全相同的水壶,里面盛满相同质量的水,然后在一个水壶上开一个大孔,又在另外一个水壶上开五个小孔,而这五个小孔的面积之和等于大孔的面积。结果,开有五个小孔的水壶最先将水放完。 李东阳的《宿州符离桥月河记》、方以智的《物理小识》对此均有记载。

这就是水力学上的水箱放水实验,法国力学家彭赛列(Jean-Victor Poncelet)、美国流体力学家史密斯(Hamitton Smith)在19世纪都曾做过。而徐有贞早在400年前便做过相同的实验,并得到类似的结论。

南宫政变前,徐有贞曾焚香祝天,与家人诀别道:“事情成功是社稷之福,不成功便是家族之祸。我能回来,就是人,不能回来,就是鬼。”

英宗复辟后,命翰林学士起草复位诏书。徐有贞却不肯在诏书上署名,而是另起草一份诏书,并称:“岂期监国之人,遽攘当宁之位。”他认为明景帝只是明朝的监国,而不承认其皇帝之位。

英宗复辟后,徐有贞指使言官以“迎立外藩”之罪弹劾王文,并借此攀诬于谦,将二人下狱。按照朝廷制度,召藩王入京需用金牌符檄。经有司调查,金牌符檄当时都在宫中,未曾动用,因而王文、于谦的罪名不能成立。徐有贞却道:“虽无显迹,意有之。”意思是说,于谦等人有这个想法,但尚未付诸行动。法司便以“意欲”二字定罪,判处于谦、王文死罪。

“意欲”从此成为臭名昭著的冤案,甚至与秦桧冤杀岳飞的“莫须有”相提并论。

徐有贞流放金齿时,路过一个佛寺,见寺中老僧在道边相迎接,还备有果品、茶水,不禁非常惊讶。老僧道:“我这寺中有一只石羊,如果有异人君子前来,便会鸣叫。宋朝时鸣叫过一次,那次来的是苏相(可能是指苏辙)。而昨夜石羊又鸣叫了一次,今天却是您恰巧来了。由此可知您一定是异人,所以我在此相候。”

徐有贞流徙金齿前,曾抚着马士权的后背,对他道:“你是个义士,将来我要把一个女儿嫁你为妻。”后来,徐有贞获赦,从金齿回到家乡。马士权经常前去问候,但徐有贞却绝口不提婚事。马士权知道徐有贞有悔婚之意,遂告辞离去,此后终身未再提及此事。时人都为此敬重马士权,而更加鄙薄徐有贞。

徐有贞晚年获释后,希望能再次起复。他仰观天象,见吴地有将星出现,便以此自负,认为应在自己身上,常拿铁鞭起舞。后来,韩雍(长洲人)平定两广叛乱。徐有贞这才颓丧地扔掉铁鞭,叹道:“原来天象应在这小子身上。”

徐有贞曾与门客杜堇一同饮酒,醉后问道:“你认为什么样的人可以作宰相?”杜堇推称不知。徐有贞道:“左边堆积数十万两黄金,右边杀人流血,还能目不转睛,这样的人才是真宰相。”

刘广衡:有贞险邪曲士,陋鄙庸夫,叨蒙圣恩,忠不报德,诈为制文,窃弄国柄。等功神禹,拟迹仲尼,武略无能,猥夸颇牧,谋猷不着,谬任甫申。自居谟谋,敢拟定第,天人今古,妄以自尊,弘毅忠纯,言而不怍。

祝颢:公天赋绝伦,学精群籍,才当世,志方古人,早发迹于贤科,即致身于翰苑,论思启沃,足润皇猷,保障绥宁,克清时患,爰纪纲之重,懋成防□之功,而乃明炳几先,密图匡复,遂成风云之会,亲依日月之光,寅亮天工,调元化,毅然克以尧舜君民自任,谓太平指日可期。夫何纳牖乍通,穿墉既入。以是鱼水方谐,而萋斐交布,河山虽誓而陷肆张,卒至敬舆安忠州之行,纯仁甘永州之去。平平王道,蹶骥足于疾驱,浩浩长风,摧鸿毛于奋举,……虽群慝之无良,亦公矫枉之太峻也。(《祭武功伯墓文》)

李贤:士大夫行己交人不可不慎,若徐有贞,素行持公者少,而所交者亦然。及其当道,予辈持公以助之,有贞遂改前辙,不复徇私。其所交者,犹以平昔素情望之,多拂其意,遂以有贞为改常,从而媒孽其短者甚众。向使素持公道,岂有此乎?

万安:公为人短小精悍,目光炯炯射人,与人论及往代兴亡成败之迹,辄慷慨激烈,听者为之悚然。其初入翰林,一时元老若杨文贞、文敏诸公,雅重其人,后凡衔命所至,多所建白。……铭曰:伟矣徐公,骏才硕学。才堪济世,学能华国。巍巍神功,公尝纪述。煌煌玉牒,公尝撰次。经幄论道,启沃良多。棘闱选贤,甄别鲜讹。边师告警,东阳震惊。持符守镇,民载宁。河决为患,莫或克平。衔命往治,厥绩底成。遭时宠用,乃秉国钧。方将闳施,焉而。行虽或,名实愈大。勒迹坚珉,垂示千载。(《武功伯天全徐公墓志铭》)

叶盛己巳之变,徐元玉最有时名,亦锐意功业。

朱祁镇:朕惟褒有功显有德,国家首典,天下大经也。若夫定策以安宗社,代言而赞皇猷,自古为难,于斯乃兼。咨尔兵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徐有贞,资弘毅而秉忠纯,贯天人而通今古,简自先朝,贻于朕用。史馆秉春秋之笔,经筵陈仁义之言。作镇北州,勤王展略,治可东郡,缵禹成功。(《武功伯诰券》)

史鉴:① 于戏丙子、丁丑之际,天理亦几乎熄矣。惟公不顾杀身灭族之祸,起而救之,然后君臣父子兄弟之伦一返乎正,此盖天生我公,以相皇明无疆之阼也。功高受谤,远窜南服,乃天下之不幸,岂独公之不幸也哉!……或曰:“国家授受,自有常典,徐公岂当预哉?盖公假迎复之功,以为富贵之资尔。”呜呼,是诚何言哉!夫君臣大伦,根于天性,苟利社稷,当死生以之。先皇帝在幽闭之中,至穴墙以通饮食,势同狴牢。华督之弑宋殇,子之弑鲁隐,高渠弥之弑郑昭,南宫万之弑宋闵,庆父之弑子般,商臣之弑楚成,李兑之弑主父刘劭之弑义隆,皆以得罪畏诛,姑欲脱死于一时也。然则先帝当此之时,岂不谓之至危而极殆乎,而公奋不顾身,决此大策,翊卫先帝,出险难之中,尊居九五,其功可谓伟矣,但以震主之威,易生谗谤,此正李泌所谓杀身者五不可耳,岂公之罪也哉?(《祭武功伯文》)② 絮酒来何暮,凄凉百感生。文名推独步,相业沮垂成。才大人多忌,功高谤易行。只应坟下水,流恨去难平。(诗作《谒徐武功墓》)

吴宽:平生晁贾共襟期,欲使才名百世垂。众口是非何日定,老臣功罪有天知。湖山彷佛精神在,枝履从容岁月移。逝矣姚崇嗟不返,凭谁为刻墓前碑。(诗作《入查山谒徐天全墓》)

尹直:① 景泰易储之意,天下后世共非之。而徐有贞逢迎,凡翰林院带官衔者俱改别职,变乱旧章,尤万世罪人也。而九皋亦济其恶,幸陈汝言折之,仍复旧制,而有贞得无抱愧乎? ② 景帝信任于公而不足于有贞,固帝知人之明,而于公之祸实胎于此时。廷鞫于谦,上念于有功,不忍加罪。有贞曰:“不杀于谦,则今日为无名。”遂与王文同斩,籍没其家,有贞心术真险矣哉!

王鏊:有贞为人短小精悍,其学自天官、地理、兵法、河渠、阴阳方术,无所不通。诗文雄伟奇丽,词尤妙绝。而喜作草书,遒逸变化,人莫能及。

文征明:吾乡前辈书家称武功伯徐公,次为太仆少卿李公。(《题祝枝山草书月赋卷》)

杨慎:有贞善天文地理之学,自谓无遗算,其治河亦号能吏。至南迁之说,抑何舛错懦弱也?为相日,裁冒功滥赏,似矣,己独先冒滥焉。屠剪勋贤,快志报复,传曰:“不能三年而思小功。”其有贞之谓乎?

黄省曾:至今吴人善书,章草称宋克,能品称徐有贞、李应祯、吴宽。

陆粲:武功伯徐公天才绝世,其学自天文地理、释老方伎之说,无所不通。(《庚巳编》)

廖道南:读其所为漕河碑,闳博尔雅,当时词臣无出其右,然而心术险贼,急嗜功利,首倡南迁,继谋夺门,比奸回,屠戮忠良,金齿之行,亦天道也。赞曰:谓天盖,不敢不局;谓地盖厚,不敢不。彼其之子,狡焉猖狂,负气以逞,构谋匪臧。迁国奚忠,夺门奚智,亦已焉哉,胡不惴惴?

邵经邦:我明己巳之变,徐有贞倡议南迁,赖于肃愍之言而止,二事孰为难易耶。以愚观之,澶渊之寇,宋之裒职,无阙庙社奠安;正统之变,乘舆越在草莽,朝野震动,从违之问,危亡反掌。然当其时,王钦若、徐有贞固自在也。以二公之智,何不亟去之,而使皆得以媒孽其后,何耶。夫智临之君,黑白易分;甘临之主,邪正难辨。一旦狙於安富,则骄侈生;忘其祸乱,则衅孽萌。此景德正统之时,掘於二公之正议,其事获伸於前,而谴祸亦随於后也。

项笃寿:① 有贞于书无所不通,文章雄奇,诗宗李白,书法率更南宫。② 武功伯之镇彰,治水张秋,其材已见矣。英皇复辟之初,公独奋其智勇,与二三武人决机定策,取日虞渊,呼吸之顷,天下晏然,功存乎社稷,忠贯乎天地,可谓奇矣。及其秉衡,轴胙茅土,举国授政,方将致君尧舜,而壬侧目,卒以远窜。谗夫之祸吁可畏哉。

王世贞:① 三伯者,皆材人也。靖远(王骥)材而欲,武略则优;兴济(杨善)材而巧;武功材而躁。其隐忮忍割,偕有阴慝。……武功之占候,奇怪矣,其事再验一不验几,遂误国,世之所谓不祥人也耶。 ② 赫赫武功,天质胡异,职司艺文,乃慕经济。万象肃括,九河康又,功成忽,皇舆奠位。辱以荣伏,毁繇名致,瑕瑜千载,矛盾一世。

王世懋:国朝称治河功,前有陈平江,宋尚书礼,徐武功有贞,刘尚书大夏,近则潘尚书季驯。

何乔远:有贞藉二竖立功,既被知眷,欲守正自异,身为伊周,何其状哉,得意失意,在反复间。书曰:“汝惟不矜,天下莫争功;汝惟不伐天下莫争能。”谅矣。

陈继儒:徐有贞、石亨夺门之举,乃变局,非正局;乃劫局,非迟局;乃纵横家局,非社稷大局也。

谢肇:英宗初年,委政三杨,四海宁谧,其后为王振所误,致北狩之变;后又为石亨、徐有贞所误,致夺门之惨。

沈德符:① 士大夫以战功得世开五等者,有咸宁、靖远之属,若吴中则惟武功伯徐元玉,然不得终其身。 ② 文臣以勋劳开五等者,自正统王靖远后,在天顺则吴县之徐封武功、成化则浚县之王封威宁。一以天文兼技击,一以骑射兼结纳。然皆倾危捭阖,爵不及竟其身。

钱谦益:公器质魁杰,文武兼资,于天官、地理、河渠、兵法、风角之书,无不通晓,志在经世,诗文取通达,不屑为雕章饰句。晚遭屏废,放情弦管泉石之间,好作长短句,以抒写其抑塞激昂感慨,有辛稼轩、刘改之之风。草书奇逸,自负入神,登山临水,酾酒悲歌,笔墨淋漓,流传纸贵。至今吴下推风流儒雅,亦必以武功为领袖云。

谈迁:① 武清侯稍不及周勃,徐有贞视刘幽求,则大过之矣。其画策称兵,胆略诚非常,盖豪杰之士耶! ② 徐有贞本纵横之学,以迎襄陷于司马,而陷有贞者即踵之,曰缵禹神功,俱不臣也,俱子虚也。函矢同术,有贞南流,亦少自悔否乎? ③ 石亨等俱粗才,贪天之功,幸而集事。迎驾可也,倡为夺门,必徐武功为张其说。

张岱:我高皇帝奄有四海,留意河渠。历朝以来治河诸大臣,如宋礼刘大夏、徐有贞、朱衡潘季驯王宗沐辈,宣劳效力,屡建奇功,利害相半。

查继佐程敏政预修英庙实录,颇有诬,谓有贞迎复后,向曹石乞哀,愿以武弁从,因得封武功。观其自负,抗不下,致倾陷几死,使非帝垂念,老金齿矣。然则思庙食或有之,亦宁附贤者以为名。

傅维麟:徐狡猾倾险,怙恃才技,幸天下有事,沾沾自喜,当驾出而私语所亲。驱妻子去国,不闻叩马之忠,及北狩而倡议南迁,倾摇人心,几蹈靖康之祸。赖庙堂君非宣和,陈有宗李,屹然不惑,再奠钟虞。而自愧其言之不酬,包藏祸心,尝欲动危天下,而已有大功,夺门之役,所自来也。玉带赂陈循,貂冠次亨,志骄意得,潜伏杀机,遂至蔽鹏举之诛,碧苌弘之血,贻人主藏弓之悔,伤天下忠臣义士百身莫赎之心,之肉岂足食哉?迹其智曾不如金英,而娟嫉之才,乃甚于林甫,千秋万世当比之卢之杀颜,张之杀岳,并污青史。区区河功,何足道哉!

林时对:凡人立身行事,固贵洁己奉公。然亦有□自喜,簋帷簿不饬,而才情气魄,足以驰逞驾驭,有裨于国计边谟者,亦未可尽略也。如徐武功有贞,平生倾险狡忮无论已,然好习兵法及刑名、水利诸家言,于天文、风角、占验尤精究。

叶权:徐有贞于土木之变,倡南迁之说,而京师卒保无虞。刘养正谓帝星明江汉,劝宸濠为乱,而不知为世宗之瑞。恃其聪明,依稀仿佛于纸上陈言,而用以预占休咎,适足为杀身之术而已。

秦笃辉:使寇莱公以请迁都斩王钦若,于少保以请迁都斩徐有贞,较华士、正卯之诛,更为允当其罪矣。

张廷玉:人非有才之难,而善用其才之难。王骥、王越之将兵,杨善之奉使,徐有贞之治河,其才皆有过人者。假使随流平进,以干略自奋,不失为名卿大夫。而顾以躁于进取,依附攀援,虽剖符受封,在文臣为希世之遇,而誉望因之隳损,甚亦不免削夺。名节所系,可不重哉!

纪晓岚:① 徐有贞之悍鸷、李东阳之摸棱、张孚敬之偏愎,皆未可称一代完人,而笃寿推尊过甚。 ② 有贞究心经济,於天官、地理、兵法、水利、阴阳、方术之书无不博览,惟倾险躁进,每欲以智数立功名。与石亨等倡议夺门,侥幸孤注之一掷,幸而得济,又怙权植党,威福自专,卒亦为人构陷。所谓君以此始,必以此终,实深为君子所诟病。

方浚颐:多智数而反以智数败,喜功名而反以功名终。患得患失,亦忠亦奸,忽为君子忽为小人,其才有余,其德不足。……忠耶?奸耶?君子耶?小人耶?吾则断之曰鄙夫。(《书〈徐有贞传〉后》)

光绪帝:徐有贞所陈潞河等处水利,左光斗请复天津屯田,申用懋请疏滦河诸水,言皆切要,能详举之欤,凡此皆宰世之宏纲,济时之实政也。

蔡东藩:英宗复辟以后,被杀者不止一于少保,而于少保之因忠被谗,尤为可痛。曹、石专恣以来,被挤者不止一徐有贞,而徐有贞之同党相戕,尤为可戒。于少保君子也,君子不容于小人,小人固可畏矣。徐有贞小人也,小人不容于小人,小人愈可畏,君子愈可悯也。

崔瑞德:① 以精通战略闻名于世。② 在处理影响广大地区的非常复杂的问题(指治理河患)时,他证明具有非凡的行政才能。

根据《明史艺文志》记载,徐有贞著有《武功集》八卷。 清代《四库全书》收录有五卷。 此外,徐有贞还有一些散佚的诗词、文赋、奏疏等作品,收录于《皇明经世文编》、《列朝诗集》、《吴都文粹续集》、《明文衡》等著作中,具体详见下表:

表格参考资料:

根据《武功伯天全徐公墓志铭》(万安撰)、《武功伯夫人蔡氏葬志》(祝允明撰)记载,徐有贞的妻子蔡氏,名妙真,是北宋端明殿学士蔡襄的后人,曾被封为武功伯夫人

根据《徐有贞墓志》记载,徐有贞生有一子六女。儿子徐世良,侧室苏氏所生,出身儒学生。四个女儿分别嫁给祝、蒋廷贵、朱、王。

其中,祝是祝允明的父亲,蒋廷贵是蒋焘的父亲。祝允明、蒋焘都是徐有贞的外孙。

明史卷一百七十一列传第五十九》

明书卷一百二十三名臣列传八》

《明史窃卷九十三列传第七十一》

明史稿卷一百五十三列传第四十八》

罪惟录卷十六乘时诸臣列传》

姑苏志卷五十二人物十名臣》

续藏书卷十三勋封名臣一》

国朝献徵录卷十》

殿阁词林记卷一》

名山藏卷六十三》

石匮书卷九十七》

今献备遗卷十九》

《州续稿卷八十八》

名卿绩纪卷三》

历史文物

敕修河道功完之碑立于明景泰六年(1455年),是徐有贞成功治理沙湾河道后亲自撰文、书丹的纪功碑。碑总高411厘米。螭首高91厘米,宽100厘米,阳刻篆体“敕修河道工完之碑”。碑身高220厘米,宽95厘米,碑文为行楷书体,共31行,满行75字。碑座为石雕龟趺,高100厘米。1991年3月在河南省台前县夹河乡八里庙村北大河神祠院内出土,碑身中部断裂,现藏于台前县文化馆。2000年被公布为河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2003年电视剧《大明王朝1449》,白永成饰演徐有贞。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