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弧矢

弧矢

未按紧弓弦时,竹在弧的内侧,角在外侧起保护作用。按弦以后变成角在弧内,竹在外。弓的本体只有一条竹片,牛角两段相接。两头的桑木都在末端刻上缺口,使弓弦能够套紧。

解释:弓和箭

按弦以后变成角在弧内,竹在外。弓的本体只有一条竹片,牛角两段相接。两头的桑木都在末端刻上缺口,使弓弦能够套紧。

以竹与牛角为正中干质(东夷无竹,以柔木为之),桑枝木为梢。弛则竹为内体,角护其外;张则角向内而竹居外。竹一条而角接。桑则其末刻锲,以受弦。其本则贯插接笋於竹丫,而光削一面以贴角。造弓先削竹一片(竹宜秋天伐,春夏则朽蛀),中腰微亚小,头差大,约长二尺许,一面粘胶靠角,一面铺置牛筋与胶而固之。牛角当中牙接( 无修长牛角,则以羊角四接而束之;广弓则黄牛明角亦用,独水牛也),

固以筋胶。胶外固以桦皮,名曰暖。

关外产阳,土繁生遵化,西陲繁生洮郡,闽、广、浙亦皆有之。其皮护物,手握如软绵, 故弓所必用。

即刀柄与枪干,亦需用之。其最薄者,则为刀剑鞘室也。

每只生筋一方条,约重三十。取晒乾,覆浸水中,析破如苎麻丝。胡无蚕丝,弓弦处皆纠合此物为之。中华则以之铺护弓干,与为锦花弹弓弦也。

乃鱼脬、杂肠所为,煎治多属国郡。其东海石首鱼,浙中以造白鲞者,取其脬为胶,坚固过于铁。取海鱼脬煎成,坚固与中华无,种性则别也。天生物,欲一而弓成,非偶然也。

初成坯後,安置室中阁上,地面勿火意。促者旬日,多者月,透乾其津液,然後取下磨光,重加筋胶与漆,则其弓甚。货弓之家,能挨日足者,则他日解释之患因之。

取食柘蚕茧,其丝坚韧。每条用丝线二十馀根作骨,然後用线横缠紧约。缠丝分三停,隔七寸许则空一、二分缠,故弦张弓时,可析叠三曲而收之。往者弓弦,尽以牛筋为质,故夏月雨雾,妨其解脱,相侵犯。今则丝弦亦广有之。涂弦或用黄蜡,或用亦无害也。凡弓系处,或最厚牛皮,或削柔木为小棋子,钉粘角端,名曰垫弦,义同琴轸。放弦归返时,雄向内,得此而抗止,然则受损也。

视人强弱为轻重:上挽一百二十斤,过此则为虎,亦出;中减十之二三;下及其半。彀满之时,皆能中的。但战阵之上,胸彻札,功必归于挽强者。而下倘能穿扬贯虱,则以巧胜也。

以足踏弦就地,秤钩搭挂弓腰,弦满之时,推移秤锤所压,则知多少。其初造分,则上挽强者,角与竹片削就时,约重七;筋与胶、漆与缠约丝绳,约重八钱,此其大。中减十分之一二,下减十分之二三也。

藏时最嫌霉湿(霉气先南後:南谷雨时,江南小满,江月,燕齐七月。然淮扬霉气独盛)。将士家或置烘厨烘箱,日以炭火置其下(春秋雾雨皆然,但霉气);小卒无烘厨,则安顿灶突之上。稍怠勤,受朽解之患也。(近岁命南方造弓解,纷纷驳回,知火即坏之故,亦无人陈本章者。)

中国南方竹质,方萑质,桦质,随方一。竿长二尺,镞长一寸,其大端也。

削竹四条或三条,以胶粘合,过刀光削而圆成之。漆丝缠头,名曰“三齐”箭杆。浙与广南有生成箭竹,破合者。与桦杆,则取彼圆直枝条而为之,微费刮削而成也。

其体自直,用矫揉。木杆则燥时必曲,削造时以寸之木,刻槽一条,名日“箭端”,将木杆逐寸戛拖而过,其身乃直。即首尾轻重,亦由过端而均停也。

其本刻衔口以驾弦,其末受镞。

冶铁为之(《禹贡》石乃方物,适用),制如桃枪尖,广南人矢镞如平面铁铲,中国则三棱锥象也。响箭则以寸木空中锥眼为窍,矢过招风而飞鸣,即庄子所谓嚆矢也。

端斜与疾慢,窍妙皆系本端翎之上。箭本近衔处,剪翎直贴三条,其长三寸,鼎足安顿,粘以胶,名曰箭(此胶亦忌霉湿,故将卒勤者,箭亦时以火烘)。以雕膀为上(雕似鹰而大,尾长翅短),角鹰次之,鸱鹞又次之。南方造箭者,雕无望焉,即鹰鹞亦难得之货,急用,即以雁翎,甚至鹅翎亦为之矣。凡雕翎箭疾过鹰、鹞翎,十馀步而端正,能抗风吹。箭多出此。鹰、鹞翎作法工,亦恍惚焉。鹅雁之质,则释放之时,手应心,而遇风斜窜者多矣。南箭及,由此分也。

弓最怕潮湿,古时候军官家里常设置烘箱,每天用炭火放在下面加热,士兵没有烘箱的,就把弓放在灶头烟突上。稍微照管不周到,弓很快就会朽坏脱落。

箭杆用料各地不同,我国南方用竹,北方用蒲柳木,北方少数民族则用桦木,箭杆长二尺,箭头长一寸,这是一般情况。做竹箭时,削竹三四条并用胶粘合,再用刀削圆刮光,然后用漆丝缠紧两头。箭杆的末端刻一个小凹口,叫做“衔口”,以便扣在弦上,另一端安装箭头。箭射出后,它飞行的快与慢,以及轨道的正或偏,关键都在箭羽。所用的羽毛以雕的翅毛最好,角鹰的其次,雕翎箭比鹰翎箭快,而且飞出十余步后箭身就会端正,还能抗风。

凡造弓,以竹与牛角为正中干质(1)(东北夷无竹,以柔木为之),桑枝木为两稍(2)。弛则竹为内体,角护其外;张则角向内而竹居外。竹一条而角两接(3),桑则其末刻锲(4),以受弦(5),其本则贯插接榫于竹丫(6),而光削一面以贴角。

凡造弓,先削竹一片(竹宜秋冬伐,春夏则朽蛀),中腰微亚小,两头差大,约长二尺许。一面粘胶靠角,一面铺置牛筋与胶而固之。牛角当中牙接(7)(北边无修长牛角,则以羊角四接而束之。广弓则黄牛明角亦用,不独水牛也),固以筋胶。胶外固以桦皮,名曰暖靶。凡桦木关外产辽阳,北土繁生遵化,西陲繁生临洮郡,闽、广、浙亦皆有之。其皮护物,手握如软绵,故弓靶所必用。即刀柄与枪干,亦需用之。其最薄者,则为刀剑鞘室(8)也。

凡牛脊梁每只生筋一方条,约重三十两。杀取晒干,复浸水中,析破如苎麻丝。北边无蚕丝,弓弦处皆纠合此物为之。中华则以之铺护弓干,与为棉花弹弓弦也。凡胶乃鱼脬、杂肠所为,煎治多属宁国郡(9),其东海石首鱼,浙中以造白鲞者,取其脬为胶,坚固过于金铁。北边取海鱼脬煎成,坚固与中华无异,种性则别也。天生数物,缺一而良弓不成,非偶然也。

凡造弓,初成坯后,安置室中梁阁上,地面勿离火意(10)。促者旬日,多者两月,透干其津液,然后取下磨光,重加筋、胶与漆,则其弓良甚。货弓之家,不能俟日足者,则他日解释之患因之。

凡弓弦取食柘叶蚕茧,其丝更坚韧。每条用丝线二十余根作骨,然后用线横缠紧约。缠丝分三停,隔七寸许则空一二分不缠,故弦不张弓时,可折叠三曲而收之。往者北边弓弦,尽以牛筋为质,故夏月雨雾,妨其解脱,不相侵犯。今则丝弦亦广有之。涂弦或用黄蜡,或不用亦无害也。凡弓两稍系处,或切最厚牛皮,或削柔木如小棋子,钉粘角端,名曰垫弦,义同琴轸。放弦归返时,雄力向内,得此而抗止,不然则受损也。

凡造弓,视人力强弱为轻重。上力挽一百二十斤,过此则为虎力,亦不数出。中力减十之二三,下力及其半。彀满之时皆能中的。但战阵之上洞胸彻札,功必归于挽强者。而下力倘能穿杨贯虱,则以巧胜也。凡试弓力,以足踏弦就地,称钩搭挂弓腰,弦满之时,推移秤锤所压,则知多少。其初造料分两,则上力挽强者,角与竹片削就时,约重七两。筋与胶、漆与缠约丝绳,约重八钱,此其大略。中力减十之一二,下力减十之二三也。

凡成弓,藏时最嫌霉湿(霉气先南后北,岭南谷雨时,江南小满,江北六月,燕、齐七月。然淮、扬霉气独盛)。将士家或置烘厨、烘箱,日以炭火置其下(春秋雾雨皆然,不但霉气)。小卒无烘厨,则安顿灶突之上。稍怠不勤,立受朽解之患也(近岁命南方诸省造弓解北,纷纷驳回,不知离火即坏之故,亦无人陈说本章者)。

凡箭,中国南方竹质,北方萑柳质,北边桦质,随方不一。竿长二尺,镞长一寸,其大端也。凡竹箭削竹四条或三条,以胶粘合,过刀光削而圆成之。漆、丝缠约两头,名曰“三不齐”箭杆。浙与广南有生成箭竹,不破合者。柳与桦杆,则取彼圆直枝条而为之,微费刮削而成也。凡竹箭其体自直,不用矫揉。木杆则燥时必曲,削造时以数寸之木,刻槽一条,名曰箭端。将木杆逐寸戛拖而过,其身乃直。即首尾轻重,亦由过端而均停也。

凡箭,其本刻衔口以驾弦,其末受镞。凡镞冶铁为之(《禹贡》石乃方物,不适用)北边制如桃叶枪尖,广南黎人矢镞如平面铁铲,中国则三棱锥象也。响箭则以寸木空中锥眼为窍,矢过招风而飞鸣,即《庄子》所谓“嚆矢”也。

凡箭行端斜与疾慢,窍妙皆系本端翎羽之上。箭本近衔处剪翎直贴三条,其长三寸,鼎足安顿,粘以胶,名曰箭羽(此胶亦忌霉湿,故将卒勤者,箭亦时以火烘)。羽以雕膀为上(雕似鹰而大,尾长翅短),角鹰次之,鸱鹞又次之。南方造箭者,雕无望焉,即鹰、鹞亦难得之货,急用塞数,即以雁翎,甚至鹅翎亦为之矣。凡雕翎箭行疾过鹰、鹞翎十余步,而端正能抗风吹。北边羽箭多出此料。鹰、鹞翎作法精工,亦恍惚焉。若鹅、雁之质,则释放之时,手不应心,而遇风斜窜者多矣。南箭不及北,由此分也。选自《天工开物佳兵》

(1)正中干质:此指弓背中间的主干部分。质:材料。

(2)稍:弓背的两端为稍,又做硝。

(3)角两接:所用牛角为两截相接。

(4)刻锲:用刀刻出一个缺口。

(5)弦:弓弦套在弓背两端的索套。

(6)其本则贯插接榫(sǔn)于竹丫:桑硝之根部用榫子与竹片的丫口相衔插。

(7)牙接:以牙榫相接。

(8)鞘室:刀剑之鞘及匣。

(9)宁国郡:宁国府,在今安徽宣城。

(10)地面勿离火意:室内不要间断用火。火意:即火气的熏烤。

解释之患因之:松散脱落的毛病就随之而来了。

紧约:紧紧地束缚住。

琴轸:古琴上调弦的转轴。

彀(òu)满:把弓拉满。

洞胸彻札:射穿胸膛,射透木板。

穿杨贯虱:比喻神射,可以百步之外射穿柳叶,射穿虱子之心。贯虱,典出《列子-汤问》纪昌学射的故事。

解北:解运至北方。

箭:即箭杆。

驾弦:扣在弓弦上。

《禹贡》石:《禹贡》:“砺、砥、、丹。”注:,石,中矢簇。

造弓,要用竹片和牛角做正中的骨干(东北少数民族地区没有竹,就用柔韧的木料),两头接上桑木。未安紧弓弦时,竹在弓弧的内侧,角在弓弧的外侧起保护作用;安紧弓弦以后,角在弓弧的内侧,竹在弓弧的外侧。弓的本体是用一整条竹片,牛角则两段相接。弓两头的桑木末端都刻有缺口,使弓弦能够套紧。桑木本身与竹片互相穿插接榫,并削光一面贴上牛角。

动手造弓时,先削竹片一根(秋冬季节砍伐的竹子较好,因为春夏砍的容易蛀朽),中腰略小,两头稍大一些,长约两尺左右。一面用胶粘贴上牛角,一面用胶粘铺上牛筋,加固弓身。两段牛角之间互相咬合(北方少数民族没有长的牛角,就用羊角分四段相接扎紧。广东一带的弓,不单用水牛角,有时也用半透明的黄牛角),用牛筋和胶液固定,外面再粘上桦树皮加固,这就叫做“暖靶”。桦树,东北地区产在辽阳,华北地区以河北遵化为最多,西北地区以甘肃临洮为最多,福建、广东和浙江等地也有出产。用桦树皮作为保护层,手握起来感到柔软,所以造弓把一定要用它。即使是刀柄和枪身也要用到它。最薄的就可用来作为刀剑的套子。

牛脊骨里都有一条长方形的筋,重约三十两。宰杀牛以后取出来晒干,再用水浸泡,然后将它撕成苎麻丝那样的纤维。北方少数民族没有蚕丝,弓弦都是用这种牛筋缠合的。中原地区则用它铺护弓的主干,或者用它来作为弹棉花的弓弦。胶是从鱼鳔、杂肠中熬取的,多数在安徽宇国县熬炼。东海有一种石首鱼,浙江人常用它晒成美味的鱼干,用它的鳔熬成的胶比铜铁还要牢固。北方少数民族用其他海鱼的鳔熬成的胶,同中原的一样牢固,只是种类不同而已。天然的这几种东西,缺少一种就造不成良弓,看来这并不是偶然的。

弓坯子刚刚做成之后,要放在屋梁高处,地面不断地生火烘焙。短则放置十来天,长则两个月,等到胶液干透后,就拿下来磨光,再一次添加牛筋、涂胶和上漆,这样做出来的弓质量就很好了。有的卖弓人不到足够的烘焙时间就把弓卖出,这样,日后就可能出现脱胶的毛病。

用柘蚕丝为弓弦的弓就会更加坚韧。每条弦用二十多根丝线为骨,然后用丝线横向缠紧。缠丝的时候分成三段,每缠七寸左右就留空一两分不缠。这样,在弦不上弓时就可以折成三节收起。过去北方少数民族都用牛筋为弓弦,每逢夏天雨季就怕它吸潮解脱而不敢贸然出兵进犯。现在到处都有丝弦了,有的人用黄蜡涂弦防潮,不用也不要紧。弓两端系弦的部位,要用最厚的牛皮或软木做成像小棋子那样的垫子,用胶粘紧钉在牛角末端,这叫做垫弦,作用跟琴弦的码子差不多。放箭时弓弦的回弹力很大,有了垫弦就可以抵消它,否则会损伤弓弦。

造弓还要按人的挽力大小来分轻重。上等力气的人能挽一百二十斤,超过这个数目的叫做虎力,但这样的人很少见。中等力气的人能挽八九十斤,下等力气的人只能挽六十斤左右。这些弓箭在拉满弦时都可以射中目标。但在战场上能射穿敌人的胸膛或铠甲的,当然是力气大的射手;力气小的人如果有能射穿杨树叶或射中虱子的,那是以巧取胜。测定弓力的方法是:可以用脚踩弓弦,将秤钩钩住弓的中点往上拉,弦满之时,推移秤锤称平,就可知道弓力大小。做弓料的分量是,上等力气所用的弓,角和竹片削好后约重七两,筋、胶、漆和缠丝约重八钱,这是大概的数字。中等力气的相应减少十分之一或五分之一,下等力气的减少五分之一或十分之三。

弓的保管:藏弓最怕潮湿(阴雨天气先南后北,开始的节气,岭南是谷雨,江南是小满,江北是六月,河北、山东一带是七月。而以淮河和扬州地区的阴雨天气为最多)。军官家里常设置有烘厨或烘箱,每天都用炭火放在下面烘(不仅是阴雨天,春秋下雨或多雾的天气也都这样做)。士兵没有烘厨或烘箱,就把弓放在灶头烟道的凸起上。稍微照管不周到,弓就会朽坏解脱(近年来朝廷命令南方各省造弓解送北京,纷纷被退回,就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弓如果离火就坏的启发,也没有人就此事上奏朝廷陈述个中原因)。

箭杆的用料各地不尽相同,我国南方用竹,北方使用薄柳木,北方少数民族则用桦木。箭杆长二尺,箭头长一寸,这是一般的规格。做竹箭时,削竹三四条并用胶黏合,再用刀削圆刮光。然后再用漆丝缠紧两头,这叫做“三不齐”箭杆。浙江和广东南部有天然的箭竹,不用破开黏合。柳木或桦木做的箭杆,只要选取圆直的枝条稍加削刮就可以了。竹箭本身很直,不必矫正。木箭杆干燥后势必变弯,矫正的办法是用一块几寸长的木头,上面刻一条槽,名叫箭端。将木杆嵌在槽里逐寸刮拉而过,杆身就会变直。即使原来杆身头尾重量不均匀的也能得到矫正。

箭杆的末端刻有一个小凹口,叫做“衔口”,以便扣在弦上,另一端安装箭头。箭头是用铁铸成的(《尚书-禹贡》记载的那种石制箭头,是用一种土办法做的,并不适用),至于箭头的形状,北方少数民族做的像桃叶枪尖,广东南部黎族人做的像平头铁铲,中原地区做的则是三棱锥形。响箭之所以能迎风飞鸣,巧妙就在于小小的箭杆上锥有孔眼,这就是《庄子》说的“嚆矢”。

箭飞行得是正还是偏,快还是慢,关键都在箭羽上。在箭杆末端近衔口的地方,用脬胶粘上三条三寸长的三足鼎立形的翎羽,名叫箭羽(鳔胶也怕潮湿,因此勤劳的将士经常用火来烘烤箭)。所用的羽毛,以雕的翅毛为最好(雕像鹰而比鹰大,尾长而翅膀短),角鹰的翎羽居其次,鹞鹰的翎羽更次。南方造箭的人,固然没希望得到雕翎,就是鹰翎也很难得到,急用时就只好用雁翎、甚至用鹅翎来充数。雕翎箭飞得比鹰、鹞翎箭快十多步而且端正,还能抗风吹。北方少数民族的箭羽多数都用雕翎。角鹰或鹞鹰翎箭如果精工制作,效用也跟雕翎箭差不多。可是,鹅翎箭和雁翎箭射出时却手不应心,往往一遇到风就歪到一边去了。南方的箭比不上北方的箭,原因就在这里。

《易系辞下》:“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

唐 郑 《开天传信记》:“上封 泰山 ,进次 荥阳 旃然河 上,见黑龙,命弧矢射之,矢发龙潜藏。”

《续资治通鉴宋孝宗乾道五年》:“初,帝御弧矢,以弦激致目眚,至是始愈。”

清 和邦额 《夜谭随录董如彪》:“汝欲食羊豕,我偏以汝饲虎狼,遽喝下马,夺其弧矢。”

杨一清《甘凉道中书事感怀》诗:“弧矢威天下,雷霆震域中。”

清 昭 《啸亭杂录不忘本》:“上尝曰:‘ 周 家以稼穑开基,我国家以弧矢定天下,又何可一日废武?’”

杜甫《草堂》诗:“弧矢暗江海,难为游五湖。”

元 高文秀 《渑池会》楔子:“奉命离京出帝都,驱驰鞍马又当途。只因玉璧亲临 赵 ,弧矢之间显丈夫。”

古代国君世子生,以桑弧蓬矢射天地四方,期其有志于远大。后因以“弧矢”喻生男孩。亦指男子当从小立大志。《礼记内则》:“国君世子生……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

南朝 宋 鲍照 《征北世子诞育上疏》:“弧矢夙陈,璋攸觌。”

陆游《鹅湖夜坐书怀》诗:“士生始堕地,弧矢志四方。”

明 吾丘瑞 《运甓记剪发延宾》:“弧矢怀樽俎,叹铜驼荆棘,干戈旁午,英雄困尘土。”

又名天弓。属井宿。简称弧。共九星,在天狼星东南,八星如弓形,外一星象矢,分属于大犬、南船两星座。

卢仝《月蚀诗》:“弧矢引满反射人,天狼呀啄明煌煌。”

陈梦雷《拟古十九首明月何皎皎》诗:“天狼耀其精,弧矢不敢张。”

谓弓形的运算及其应用。

徐渭《函三馆记》:“乃其举世界之中之外之诸有,至於竭 恒 沙之数而不可殚,即 隶首 复兴,弧矢勾股操其法……亦日且不给矣。”

《四库全书总目天文算法类二弧矢算术》:“弧矢之法,始於 元 郭守敬 《授时历草》,其有《弧背求矢草》,立天元一为矢云云…… 明 唐顺之 谓为步日躔月离源头,作《弧矢论》以示 顾应祥 , 应祥 遂演为是书。”

刘献廷《广阳杂记》卷三:“若更於大方之外,增四弧矢,如《周礼》衍羡之法,以证围径真旨,而方田少广诸章,其馀事耳。”

茅以升 《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的桥》:“我国石拱,一般都是半圆形,如 卢沟桥 。但这个桥( 赵州桥 )的拱形却不是半个圆,而只是圆弧的一段,因而拱顶在拱脚水平线上的高度,不是圆的半经,而是大大小于半经,这个高度叫做弧矢。” [1]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