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张重华(前凉世宗)

张重华(前凉世宗)

张重华(327年—353年),字泰临,一作字太林 ,凉州姑臧人,前凉文王张骏第二子,十六国时期前凉政权的君主。建兴三十四年(346年),张骏去世,张重华继位,自称持节大都督、太尉、护羌校尉、凉州牧、西平公,假凉王,仍奉晋愍帝年号,在位八年卒,私谥昭公,后改谥桓公,晋穆帝赐谥号为敬烈,葬于显陵。其兄前凉威王张祚继位后,追谥张重华为桓王,庙号世宗(被误记为世祖)。

张重华 ,字泰临,一作字太林 ,前凉文王张骏第二子。性情宽和善美端重,沉毅少语。建兴三十四年(346年),张骏去世,张重华继位,时年十六岁,自称持节大都督太尉护羌校尉凉州牧、西平公、假凉王,大赦境内。尊嫡母严氏为太王太后,住在永训宫;生母马氏为王太后,住在永寿宫。张重华减轻赋税,去除关税,减少园林,以救济贫困。

同年,张重华派使者向后赵皇帝石虎上表章。石虎派王擢麻秋孙伏都等不断地侵犯前凉。金城太守张冲向麻秋投降。于是凉州震动,张重华倾尽境内之兵,派征南将军裴恒前去抵御。裴恒在广武修壁垒,想用持久战把敌军拖垮。牧府相司马张耽对张重华说:“臣听说国家以兵为强,以将为主。主将之人,是存亡的关键,吉凶都在他身上。所以燕国任用乐毅,攻破齐国全境,等到任用骑劫,丧失了七十座城池的土地。因此古代的明君无不谨慎地选用将相。现在最紧要的,就在于用一个好军师。可是议论者举荐的多为旧臣宿将,未必是最好的精英之人。再说韩信被举用,不是靠旧名;司马穰苴受信任,他不是旧将领;吕蒙得到晋升,靠的不是旧功勋;魏延得到任用,不是靠旧德。明王举用人,大概不是按常规,只要有才能,就授以大事。现在强寇已经到了郊区,诸将不进兵,人心不稳,危险渐渐逼近了。主簿谢艾,文武兼备,很懂得战略,如果授以他兵权,委以决断征战的大任,必定能抗击敌寇,尽歼凶顽。”

张重华召见谢艾,问他征讨敌寇的战略。谢艾说:“从前不愿意把贼寇留给君父,黄权愿率万人拒敌。请求给我七千兵,为殿下消灭王擢、麻秋等。”张重华非常高兴,任谢艾为中坚将军,配给他五千步骑兵以攻击麻秋。率军出振武,晚上有两只枭在主将住处呜叫,谢艾说:“枭,就是邀,六簿得枭者胜。现在枭在主将住处呜叫,这是战胜敌人的征兆。”于是进兵作战,大破敌军,斩首五千。张重华封谢艾为福禄伯,对他很好。诸宠贵之人嫉妒他的贤能,共同造谣诋毁他。于是张重华外放谢艾为酒泉太守。

石虎令麻秋进攻大夏县,大夏护军梁式扣押太守宋晏开城接应麻秋。麻秋派宋晏写信诱劝宛戍都尉宋矩。宋矩对麻秋说:“辞别父母奉事君主,应当立功树义,功义没能树立,就应当保持名节。宋矩我终究不能在世上偷生背主。”于是先杀死妻儿,然后自刎而死。

同月,有关官员议论派司兵赵长在西郊举行迎秋仪式。谢艾认为根据《春秋》,国家有大丧,省略阅兵之礼,应等过了年。别驾从事索遐议论说:“根据礼制,天子崩,诸侯薨,灵柩还没有停放好之前,不举行五祀,灵柩停放好了以后再举行。鲁宣公三年,周天子去世,不废止郊祀之礼。现在圣上继承大位,各种政务都刚开始,应该观察北斗七星以整理排比日月和五星的运行规律。立秋之时,万物将成熟,是杀气的开始,这对于王事,持军旗誓师,衅鼓祭神,为的是讨逆除暴,成功济事,使宗庙社稷安宁,导致天下之福,是不能废止的。”张重华听从了他的建议。

建兴三十五年(347年),后赵麻秋进攻前凉,当时晋阳太守郎坦认为城太大难以防守,应当放弃外城。武城太守张悛说:“放弃外城大事就坏了,不能因此动摇人心。”宁戎校尉张璩听从张悛的意见,固守大城。麻秋率军八万人,包围几层,用云梯雹车攻城,挖了上百条地道,都通到城内。城中也采用相应的办法对付,杀伤麻秋的士卒达数万人。石虎又派部将刘浑等率步骑兵两万来会合。郎坦恨没有采用自己的意见,让军士李嘉秘密与麻秋联络,引来贼军千余人登上城西北角。张璩派宋修、张弘、辛挹、郭普抵挡,短兵交接,斩杀二百多人,赵军才退下。张璩杀了李嘉在军中示众,烧毁贼军的攻城器械。麻秋退守大夏,对手下众将说:“我在五都之间用兵,攻城略地,无往不胜。到登上秦陇时,认为将有征无战。哪知道南袭仇池,败军丧将在长最筑城,匹马不回;等到进攻此城,损伤士卒挫伤锐气。这大概是上天帮助他们,不是人力所为。”石虎听说后叹息说:“我用偏师平定九州,现在用九州的兵力被困在罕,真所谓是他们有人才,不能打他们的主意呀。”

张重华任谢艾为使持节、军师将军,率步骑兵三万,进军到河。麻秋率三万军抵御。谢艾乘坐轻便小马车,戴白色便帽,击鼓而行。麻秋看见发怒道:“谢艾一个少年书生,这样穿戴,是看不起我。”命令手下黑槊龙骧军三千人急奔冲击他。谢艾手下大乱。左战帅李伟劝谢艾改骑马,谢艾不听,就下车坐在胡床上,指挥部署。赵军以为伏兵要发动了,恐惧不敢向前。张瑁从左南沿河岸抄到赵军后面,麻秋军就退回去了。谢艾乘胜追杀,于是大败麻秋,斩杀其部将杜勋汲鱼,俘虏斩杀一万三千人,麻秋单骑逃奔大夏。张重华论功行赏,任谢艾为太府左长史,进封为福禄县伯,食邑五千户,赐帛八千匹。

五月,麻秋又依据罕,率众十二万,进兵屯于河内,派王擢侵占晋兴广武,越过洪池岭,直到曲柳,姑臧大震。张重华想要亲自出征抵御他,谢艾坚决劝谏认为不行。别驾从事索遐进言说:“贼军势盛,逐渐逼近京都地区。君主,是国家的主心骨,不能够亲自出战。左长史谢艾,文武兼备,是国家的重臣,宜委以征伐的大任。殿下居中镇守,授以谋略,小贼不值得去平定。”张重华采纳了他的建议,于是任谢艾为使持节、都督征讨诸军事、行卫将军,任索遐为军正将军,率步骑兵两万去抵御。谢艾树立牙旗,与将士誓师,有西北风刮得旌旗飘向东南方向。索遐说:“风是号令,现在能把旌旗吹得指向东南,说明天将帮助我们,破贼是必然的了。”军队进驻神鸟,王擢与前锋交战,被王擢打败,逃回河南。回兵征讨叛虏斯骨真万余处,将其击败,斩首千余人,俘虏二千八百人,夺得牛羊十万余头。

张重华自以为连破强敌,颇为荒怠政事,很少接见宾客。司直索遐劝谏说:“殿下继承四位圣祖的基业,适逢太平之际,担当今日的大任。忧虑普天下的苦难,应当亲自处理繁忙的政务,广为招纳英贤,日夜不懈怠,勤勉处理政务。近来内外喧扰不安,都认为弃贼而来投诚者应当立即加以抚慰,却多日不接见。国中的老臣朝中的贤良,应当对他们虚心地引见接纳,咨询政事,近来却长时间不注意延见听取他们的意见。文书奏上后,一两个月不审阅,荒废政务,沉溺于棋弈和左右小臣的娱乐,不关心将相的远大谋略。使得亲信之臣不说话,朝中官吏闭口,这是愚臣彷徨而忘记寝食的事情。现在王室遭毁灭,百姓受苦难,正是殿下应该忍受辛苦磨励意志的时候。深切地希望留心朝中政务,接纳直言,完备五种美德,以成就六种大德,远离小人,堵塞不正之音,治理朝政,使下民观望而受教化。”张重华看后很高兴,写了嘉赏的回文答谢他,可是并不改过。

建兴三十五年(347年)十月,东晋皇帝晋穆帝司马聃下诏派遣侍御史俞归拜张重华任护羌校尉、凉州刺史、假节。建兴四十年(352年),在陇上屯兵的过去后赵的西中郎将(当时已归顺东晋)王擢被前秦苻雄击败,投奔张重华。张重华优厚地宠幸他,任他为征虏将军、秦州刺史、假节,派张弘、宗悠率步骑兵一万五千配属给王擢,讨伐苻健。苻健派苻硕抵御,在龙黎交战。王擢等大败,单骑而回,张弘、宗悠等都战死。张重华很悲痛,穿孝服为阵亡将士举哀痛哭,派人到各人家中吊唁安慰。又授予王擢兵权,让他进攻秦州王擢攻克秦州。

建兴四十一年(353年),张重华派使者上疏东晋朝廷说:“石虎自毙,其余的人都作了游魂,夺取乱国侮辱亡国,一有机会就将发难。臣现派遣前锋都督裴恒率步骑兵七万,远出陇上,以等候圣朝的赫然威势。崤山以东的骚动纷扰不足为虑,长安膏腴之地,应该迅速荡平。臣守卫西方荒远之地,山河悠远,天子大誓六军,不能列于听受的末尾;猛将威武,不能参加庆贺成功的队列。瞻望云日,孤高疾俗而愤慨,对大义被违背而伤怀,手抚剑把机簧慷慨激昂,心中郁结。”于是太后褚蒜子下诏答复,派使者加封张重华为凉州牧。

当时御史俞归到了凉州,张重华正想做凉王,不肯受诏,让亲信沈猛对俞归说:“我家主公世代忠于晋室,可是还不如鲜卑呢!朝廷封慕容为燕王,现在才授州主为大将军,怎么勉励有功忠义之臣呢?明台现在应当移往河西,共同劝州主做凉王。大夫出使,只要对国家有利,可以做主处置。”俞归回答说:“王者的制度,异姓不得称王;九州之内,封爵位不得超过公。汉高祖一时封异姓为王,不久就全部诛灭了,大概是权宜之计,不是旧有的体制。所以王陵说:‘非刘氏之人称王,天下共同诛之。’至于戎狄,不依此例。春秋时吴楚称王,而诸侯不认为有什么不对,大概是把他们当蛮夷对待。假如齐鲁称王,诸侯岂能不讨伐他们?所以圣上尊重贵公的忠贤,因此而封为上公,任为诸侯之长,鲜卑是北狄,哪里值得一比呢?您的问话不对呀。而且我又听说,有绝世的大功勋者也有罕见的奖赏,如果现在就以贵公为王的话,假设贵公率河西之众南平巴蜀,东扫赵魏,修复旧都,奉迎天子,天子又能用什么爵什么位可以来奖赏呢!请三思。”沈猛把俞归的话全都转达给张重华,张重华就此作罢。

张重华将要受诏,还没来得及便去世了,时年二十七岁,共在位十一年。私谥昭公,后来改为桓公,晋穆帝赐谥号为敬烈,其子张耀灵继位 ,葬于显陵,其兄前凉威王张祚继位后,追谥张重华为桓王,庙号世宗(误记为世祖)。

张重华喜欢与左右小人游戏,屡次用钱帛赏赐左右之人。征事索振劝谏说:“先王寝不安席,立志扫平天下,所以修整兵甲,积聚资财。大业未成,就含恨于九泉。殿下服丧期间遭巨寇侵犯,依靠重赏挫败强敌。现在灾后余民还很多,仓廪空虚,金帛的使用,是应当慎重的。从前世祖(张骏)即位,亲理万机,章奏入宫,答覆不过夜,所以能兴隆中兴大业,奠定万世之功。现在章奏停滞在宫中,动辄拖过一两个月,下情不能上达,悲哀窘困于囹圄之中。这不是明主应有的事。臣心中甚为不安。”张重华认为他说得对。

房玄龄等《晋书》①:“茂、骏、重华资忠踵武,崎岖僻陋,无忘本朝,故能西控诸戎,东攘巨猾,绾累叶之组,赋绝域之琛,振曜遐荒,良由杖顺之效矣。”; ②“宽和懿重,沈毅少言。”; ③“重华好与群小游戏,屡出钱帛以赐左右。”

父亲:前凉文王张骏

嫡母:太王太后严氏

生母:王太后马氏

哥哥:前凉威王张祚

弟弟:前凉悼公张天锡

前凉冲王张玄靓

前凉哀公张耀灵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