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张步(北京画院副院长)

张步(北京画院副院长)

张步,1958年进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从师李可染蒋兆和李苦禅、叶浅予等美术大师,1961年入该系山水画工作室,后又专门追随李可染先生学习山水画,跟随可染大师深入大自然写生和研修创作,成为少数几个入室弟子之一。1963年毕业后分配到工人日报社任美术编辑 。1975年调光明日报社任美术编辑组长 。1980年调北京画院,从事专门创作,现为一级美术师 。历任《工人日报》、《光明日报》美术编辑,《光明日报》美术编辑组组长,北京画院专业画家、副院长、中国河山画会第一任会长。旅居加拿大,为国际知名中国画家。

张步1934年出生于河北省丰润县常庄村一个贫苦农家。解放前,皮影、花会、乐亭大鼓、地秧歌、莲花落等民间艺术在冀东农村十分普及,张步从小就受到悠久的民族传统文化的影响和熏陶。儿时的张步最爱看皮影戏,三里五村有演出,他逢场必到。透明鲜艳、形象生动的驴皮影人令他心驰神往,留连忘返。稍大些,便找来驴皮或硬纸板学刻影人。在家里刻,在学校也刻。1954年,在"向科学进军"的号角声中,张步被保送到清华大学工农速成班学习。1958年,他本可以直接分配到清华大学机电系学习,但对艺术的追求和渴望,促使他鼓起勇气提出弃工从艺的请求。学校领导理解他、支持他。当时中央美术学院已经放暑假,但仍为他一个人设置了考场。直到今天,当时的情景他仍历历在目:一开始,他按要求现场发挥,用40多分钟画了一幅梅花图。随后在"大跃进万岁"的命题中,他画了一个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场景。高大的脚手架、迎风飘荡的彩旗、来往穿梭的工人,其间还画了几头毛驴沿着脚手架的斜坡向顶楼上驮砖。评委们看后笑了:“小伙子还真有想像力”。张步知道,当年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只招收10名学生。当听到监考老师宣布“祝贺你被录取”时,他的眼睛湿润了。

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的5年,他遇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国画教学与创作得到重视而较为顺利发展的时期,接受了科学系统的美术教育和严格的造型基础训练,使他从小受到的民间美术影响得以升华。

回忆起学校生活,张步无限感慨:"我有幸在中央美术学院李可染李苦禅、叶浅予、蒋兆和艺术大师学画。当时上述几位大师都亲临授课,这种机会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两年基础课后,又在李可染工作室师从可染先生专攻山水画。我的同学大多是美院附中毕业的,而我是个工人,业务底子薄,学起来很吃力。入学时我的成绩在系里倒数第二、三名。老师对我这个工人出身的学生十分偏爱,经常让我吃'偏饭',上课手把手地教,课后又经常让我去家里接受辅导。我的天赋不高,就只能多下苦功。同学们画一张画用1个小时,我得用5个小时。于是我把娱乐、休息的时间挤出来,把十几分钟、二十几分钟的零散时间利用起来,笨鸟先飞。这5年是我艺术生涯最艰苦,也是最出成绩的时期。毕业时,我的《峨嵋清音》等4幅作品参加了学校举办的毕业创作展,报刊同时发表,深受观众欢迎,这时我的成绩已经排到比较靠前了。

张步自认为是“苦学派”。1963年毕业后,他先后在《工人日报》、《光明日报》任美术编辑。1980年进北京画院任专职画家,曾任副院长,对中国和世界美术理论进行了深入研究,同时有机会遍游祖国名山大川。从跟随可染先生赴京郊和广西桂林、漓江写生开始,先后深入到豫南大别山、云南西双版纳、湖北神农架、武当山、大西北及新疆古丝绸之路等地写生、探险、旅行。风餐露宿,不知疲倦地跋涉、观察和描画。而每次写生,都带回大量创作素材。可染先生曾夸赞和勉励他。

每当谈到恩师可染先生,张步的眼神里总是充满无限深情。 从1958年进中央美术学院开始到后来参加工作,他跟随老师,30载寒暑易节,始终得到老师的耳提面命。在遇到困难时,老师鼓励他:不要怕艰难险阻,不要怕失败。要如同走夜路一样,小心地去探索,不能只想一帆风顺。对每张画,每一笔都应全力以赴,在紧要处如临大敌,而不是'探囊取物'般的容易。在取得成绩时,老师要求他谦虚谨慎,戒骄戒躁。

张步是一位善于调动色彩的艺术大师,用色非常泼辣大胆。他往往滤掉其他颜色,以一种主色调--嫣红、姹紫、翠兰、青绿、金黄或浅灰统帅全局,使画面产生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在技法上,他既区别于泼彩、点彩,也不是传统的金碧青绿,而是放弃勾填平涂的方法,以色踢破轮廓线的束缚,在墨色的衬底上,以不同的工具蘸色,层层点堆,片片积压,形成瑰丽的艺术效果。在张步的笔下,墨色同各种矿物颜料巧妙结合,相互掩映,呈现出丰富的层次和无穷的韵味。张步继承了李可染先生雄强厚生的品格,以独特的画风令海内外美术界瞩目。

张步是富于创造精神并且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画家。他的山水画,是对大自然浓墨重彩的赞美与讴歌。饱含着诗意的激情和理想的意蕴。他对自然的描绘与表现,明显脱离了传统山水画的模式。他以直面现实的意象撷取,取代了对传统文本的摹仿;以直抒胸臆的激情表现,取代了对笔墨情趣的品味把玩。他的山水作品,无论是在意境上还是表现形式上。都呈现出明显的开拓性与创造性。

张步的山水画赋有浓郁的浪漫色彩。他笔下的山水意象,充满富于诗意的审美理想。如《金色豫南》的灿烂辉煌;《神农架下》的幽深静谧;《傣寨花装》的浓华绚丽;《版纳竹翠》的清新优雅。画家在作品中,将他面对自然所生发的激情感悟与他内心所赋有的审美理想相融合,并借艺术的魅力将激情与理想诗意化,以浪漫的情怀赞美自然山川,表达出他对理想家园的精神向往。

以抒发激情和表现诗意理想为前提,张步在山水画创作中锐意求新。他对绘画语言的选择以及表现形式的建构,明显突破了传统模式的桎梏。缘于自身所赋有的审美秉性,兼之受现代文化艺术语境的影响,张步摒弃了传统中国画以水墨为上的美学观念和形式规范。他的山水画,在凝重的水墨基底上着重突出色彩的表现,并以浓艳绮丽却不失浑厚的表现特色,形成鲜明的风格。 不同于许多画家山水画创作中为融会中西而对色彩的关注,张步对色彩的敏感与注重,源于他早年生长在乡村,受民间艺术陶冶而积淀于心的审美秉性。他在山水画创作中所运用的色彩,大多为纯度饱合的五彩原色,单纯概括而鲜艳明丽。他的色彩表现注重意象,富于情感而写意传神,并且有象征意味和装饰效果。这样的特点,与中国传统民间艺术的审美特征相合。显示出张步艺术创造的渊源。

张步的山水画,以富于时代气息又呈现鲜明个性的笔墨色彩,表达出他敬仰自然、热爱生命的审美理念,以及他赞美生活、追求理想的艺术旨趣。他充满浪漫诗意的山水作品,在营造理想家园的同时,显示出一位当代中国画家崇尚变革锐意创新的精神追求和艺术品质。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张步就为自己的艺术生涯设计了"三项工程":一是把李可染先生山水画艺术精髓学到手,接过来,打好笔墨基础;二是强化李派山水博大雄浑、朴厚严谨风格,广泛吸收西方绘画精华,创立自己独特的艺术风貌;三是走出国门,做国际型的画家,让传统的中国画在世界艺术舞台上发扬光大。

张步认为:"一个有成就的艺术家,他的作品不仅要被国人承认,更重要的是要让世界各国人民都认可。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无国籍的,真正好的画家和艺术家应该是国际型的画家和艺术家。近年来,为使中国画艺术走向世界,更广泛地融入世界艺术大潮,张步做出了不懈的努力。

1982年,受文化部委派,他参加中国美术家代表团访问罗马尼亚。回国前,在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展览厅举办访罗写生画展,受到中罗两国朋友的欢迎和称赞。罗马尼亚一位美术家观后幽默地说:上帝有一次路过罗马尼亚,把他口袋里最好的东西漏在这里,我一直没有找到,现在让你们找回来了。

1984年,在日本东京银座中央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掀起一股不小的张步热。展出第一天,我国驻日大使宋之光先生出席开幕式并幽默地对张步说:今天,日本地震了。张步一愣,宋诙谐一笑:你还不知道,震源就在你这里。文化参赞蔡子民先生代表中国政府致辞,日本著名画家加山又造讲话,祝贺画展成功举办。日本最大的电视中心NHK国家放送协会现场直播开幕式,还在黄金时段连续20分钟播放由日本著名演员主持的张步先生的专访实况。《每日新闻》等媒体迅速刊登日本著名美术评论家的评介文章。随后,展览经京都、大阪一路南下,最后到长崎展出时,100余幅画只剩下40多幅非卖品,一些收藏家再三请求已回北京的张步追加展出作品。一次,张步在美国洛杉矶美术馆参展,一些西方人把华人的画误认为是日本人的作品。当张步向他们解释时,竟有人说:"你们中国人画不出这样的画。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张步。弘扬中国传统艺术,把国画艺术推向国际,让世界各国人民了解中国画,这就是1992年,在他58岁时毅然出国旅居加拿大的原因之一。经过近两年的紧张准备,于1995年应加拿大维多利亚市国家美术馆邀请,张步举办了为期两个月的大型个人美展,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加拿大艺术评论家麦大夫在一篇评论中写道:张步的作品就像19世纪中叶法国的高更荷兰的凡高及其他印象派大师的作品一样石破天惊。以张步目前的成就,已足以成为当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10年来,他不仅在北美洲,而且在亚洲和欧洲举办展览、讲学,作品打入各国知名画廊,被一些国家级美术馆和博物馆展出和收藏。现已出版个人画册10余部,并在日本印有与原作等大的高仿国画20多种,编号签字公开发行。 2005年4月底,张步先生从加拿大专程回家乡唐山,在参观访问空隙,以《我的艺术道路》为题,向家乡人民做了汇报。他在与美术界同仁座谈交流时说:我是中国画家,是冀东人。唐山是我的出生地,也是我成长的地方。我的成绩属于唐山人民,我愿为家乡文化事业的发展和美术事业的腾飞贡献绵薄之力。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他于声誉鹊起时又开始了新的尝试从创作题材、主题,以至境界、风格又有新的变化,1984年作品《神农架秋色》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1] ,突出表现在1986年创作的大型组画《丝绸之路》之中。其中的《生命之歌》、《天山之魂》、《白马天堂》、《火焰奇山》、《赛里木湖》等系列作品,摆脱了一般山水画的湖光水色、山影竹楼等浅层自然风貌的再现,从人生、历史、社会的层面,更多地倾注于内心世界的折射和潜在意念的抒发。而在80年代后期创作的《明媚腊月》、《子夜梨花》、《残秋》、《河劫》等作品,则摆脱习惯的束缚,从逼真地描写外在世界、强调物象的色感向纵深层次开掘,追求一种更为自然洒脱、更为抽象夸张、感情思绪更为随心所欲的新境界。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