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张

张(271年320年),一作张实,字安逊,安定(今甘肃泾川)人,十六国时期前凉政权的建立者。西汉常山张耳的十八世孙,他是前凉武王张轨之子,张轨死后继任凉州刺史。公元316年十一月,西晋灭亡后,张于公元317年建立前凉,在位7年,被部将刺杀,终年50岁,葬于宁陵。史称昭公,也称元公、明王,张祚称帝后追谥他为昭王。

张,字安逊,学问高深明察,敬贤爱士,以秀才郎中晋怀帝永嘉初年,张坚决辞去骁骑将军的职务,请求回归凉州,朝廷准许,改任他为议郎。到凉州姑臧之后,因征讨曹祛之功,封为建武亭侯。不久迁任西中郎将,进爵为福禄县侯建兴元年(313年),授任西中郎将,领护羌校尉。

建兴二年(314年)二月初二日,东晋朝廷因为张轨年老有病,任命张为副刺史。

建兴二年(314年)五月,张轨病危。五月二十日,张轨去世。长史张玺等人表奏张代理张轨的职务。

建兴二年(314年)十月,晋愍帝下诏,授任张为持节、都督凉州诸军事、西中郎将、凉州刺史、领护羌校尉、西平公。

建兴三年(315年)冬天,兰池长赵的上军士张冰得到的一方玺,上面有“皇帝玺”字样,献给了张,僚属们都来祝贺。张说:“孤常常恼恨袁本初举印向肘之事,诸君为何说这样的话呢!”于是把玺送往长安(今陕西西安)。

建兴四年(316年)四月,张下达命令:所属的官吏、百姓有能指出自己过错的,奖赏给布帛、羊、米。贼曹佐高昌人隗瑾说:“现在您处理政事,事无巨细,都是自己来决断,有时兴师发布命令,州府的其他官员都不知道,万一有什么失误,无人代其受责。下级官吏们畏惧您的权威,都服从您的成命罢了。像这样,即使赏赐千金,终究也还是不敢说。我认为应当稍微减少一点儿您的聪明,凡是各种政事,都拿到下级官员们中去访求意见,使他们把心里所想的都说出来,然后选择采用,有益的建议自然会来,何必赏赐呢?”张高兴,采纳了这个建议。给隗瑾提升了三级 ,赐帛四十匹。派督护王该送诸郡贡物,献上名马地方珍奇、经史图书到京都。

建兴四年(316年)八月,刘曜进逼长安,张派将军王该率军救援京城。晋帝嘉赏他,拜任都督陕西诸军事。到晋帝将要投降刘曜时,下诏给张说:“国运困厄,灾祸降临到晋室,京城倾覆陷落,先帝在贼朝中去世。朕漂泊于宛、许,于是到了旧都。群臣因朝廷无主,归之于朕,于是以幼小之身居于王公之上。自从登上帝位后,至今四年,不能剪除巨寇以拯救危难,黎民百姓频频遭受苦难。都是因为朕不明所导致的。羯贼刘载僭称帝号,祸害先帝,肆意残杀藩王,深念仇恨耻辱,枕戈待旦.刘曜从去年九月率领他的蚁众,乘虚深入侵犯,劫持羌胡为质,攻陷北地。统率军队在外,全军大败,贼军侵逼京城,弓箭射到了宫殿之中。胡崧等虽然奔赴国难,落在后面没有成效,被重重包围,外面的救兵不到,粮尽人困,于是成为俘虏。上愧对天灵,下痛对祖宗。你世代忠厚坚贞,功勋卓著于西夏,四海仰望,是朕的依靠。现进升你为大都督凉州牧侍中司空,秉承帝旨见机行事。琅邪王司马睿是宗室的亲贤,远在江南。现在朝廷流亡,国家危急,朕已诏告王,及时代理帝位。希望君协助琅邪王,共度国难。如果能不忘主上,宗庙就有了依赖。明天就要出城投降,所以连夜召见公卿,交代今后之事,秘密地派遣黄门郎史淑、侍御史王冲持诏拜授。临出降寄予重命,希望公奋勉之!”张因天子蒙难,谦让不受。

建兴五年(317年)正月,张得知刘曜强迫晋愍帝迁徙,聚哭告哀三天。派遣太府司马韩璞、灭寇将军田齐、抚戎将军张阆、前锋督护阴预率步骑兵一万,东赴国难。命令讨虏将军陈安、故太守贾骞、陇西太守吴绍各率郡兵作为韩璞等的前驱。告诫韩璞说应当与众将和士兵团结一致,不要让相互背离的消息传到他的耳中。又写信给南阳王司马保说,现在派遣韩璞等人,击讨贼军,一切听从他的号令。等到韩璞在南安驻扎时,诸羌断绝军队退路,相持百余日,粮草弓矢都竭尽了。韩璞把驾车的牛杀了犒劳士卒,又鼓舞士气。然后击鼓呐喊进兵交战。正碰上张阆率金城军接着赶到,两路夹击,大败贼军,斩首数千人。

建兴六年(318年)三月,焦崧、陈安进犯陇石,在东方与刘曜相持,雍、秦人十之八九死于战乱。 焦崧、陈安进逼,南阳王司马保派使者告急。任金城太守窦涛轻车将军,率领威远将军宋毅以及和苞、张阆、宋辑、辛韬、张选、董广率步兵、骑兵两万赴援。军队进驻新阳,正好晋愍帝驾崩的消息传来,穿孝服举哀,聚哭三天。

这时南阳王司马保图谋称帝,破羌都尉张诜对张说:“南阳王忘记莫大的耻辱,而想自称帝号,上天不授予图谶符命之书,德行不足以顺应期命,最终不是济时救难之人。晋王司马睿德才兼备亲近藩卫之臣,是先帝依靠属意之人,宜上表称颂圣德,劝其登帝位,传送檄文到各藩镇,再给相府附加上书信,那么想要争强的念头就会平息,还没有聚集起来的党徒就会散去。”张听从其意。于是向天下发送檄文,推崇晋王司马睿为皇帝,派牙门蔡忠奉表章到江南,劝司马睿称帝。建兴六年(318年)三月,司马睿在建邺即皇帝位,改年号为太兴,张不用司马睿的太兴年号,还称建兴六年,建立割据政权,史称“前凉”。

建兴七年(319年)正月,南阳王司马保听说晋愍帝驾崩,自称晋王,建立年号,设置任命百官,派使者拜张为征西大将军、仪同三司,增食邑三千户。不久司马保被陈安背叛,氐、羌都响应陈安。司马保很窘迫,于是离开上,迁往祁山,张派部将韩璞率步骑兵五千赴难。陈安退守绵诸,司马保回到上。没多久,司马保又被陈安击败,派使者到张处请救兵。张派宋毅前往,陈安退去。正好司马保被刘曜逼迫,迁到桑城,打算要投奔张。张认为他是宗室中有声望者,如果到了河西,必然会移动人心,派其部将阴监迎司马保,声言说是护卫,实际上是抵御他。正好司马保去世,手下众人散逃投奔到凉州的有万余人。张自恃地形险要偏远,很骄纵恣肆。

建兴八年(320年),当时的京兆人刘弘,擅长旁门左道之术,客居在凉州的天梯山,在山穴中点灯悬挂镜子取亮,用来迷惑百姓,跟从他受道的有一千余人,张身边的人也都崇奉他。张的帐下阎沙(《资治通鉴》作阎涉)、牙门赵仰(《资治通鉴》作赵)都是刘弘的同乡,刘弘对他们说:“上天送给我神玺,将在凉州称王。”阎沙、赵仰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暗中与张身边的十多人密谋杀害张,奉拥刘弘为君主。

张的弟弟张茂得知他们的计划,请求诛杀刘弘。张命令牙门将史初拘捕刘弘。史初还未到刘弘处,阎沙等人怀藏凶器入内。把张杀死在外寝,时年五十岁。刘弘见史初到来,对他说:“张使君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杀我!”史初发怒,把他割掉舌头后关了起来,在姑臧城的街市上处以车裂的酷刑,并诛杀刘弘党徒数百人。左司马阴元等人认为张的儿子张骏的年龄幼小,于是推举其弟张茂继位,张茂自称凉州刺史、西平公,在境内赦免罪犯,任张骏为抚军将军。 张茂继位后,谥张为昭公,晋元帝赐谥号为元。其孙张祚称帝后,追谥张为昭王。

晋书》、《十六国春秋》:“学尚明察,敬贤爱士”

《晋书》:“自恃险远,颇自骄恣。”

魏书》:“实自恃众强,转为骄恣。”

《晋书卷八十六列传第五十六》

《魏书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

《十六国春秋卷七前凉录》

曾祖父:张烈,外黄令。

祖父:张温,太官令。

祖母:辛氏,陇西人。

父亲:张轨,前凉武王。

叔叔:张肃,建威将军。

弟弟:张茂,前凉成王。

儿子:张骏,前凉文王。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