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张君(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首犯)

张君(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首犯)

张君,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首犯,曾纵横数省8年,犯案十余起,杀死、杀伤近50人的张君团伙在2000年9月被警方擒获,2001年4月21日,一审判处张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年5月20日执行死刑

1966年8月5日,张君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安福乡花林村一个贫穷农户家中,家里有7个兄弟姐妹,张君是最小的一个儿子,姐姐哥哥与张君同母异父,所以他们姓薛张君姓张,张君是张家的独苗

1966年8月5日,张君出生在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安福乡花林村一个贫穷农户家中,家里有7个兄弟姐妹,张君是最小的一个儿子,姐姐哥哥与张君同母异父,所以他们姓薛张君姓张,张君是张家的独苗

张君12岁时,母亲被查出患有子宫癌,病中她常念叨,想吃一碗肉丸汤,这成了张君当时最大的愿望。张君攒了一个学期凑足5角钱,跑了30多里路为她买回一点点肉,然后学姐姐们的样子亲手做了一碗肉丸汤,终于给母亲了却了心愿。

由于家穷,到高中一年级张君就辍学了,没事干张君就开始打架,渐渐地在当地竟有了点“名气”。当时,张君最爱看电影《少林寺》、最爱练武。

1983年张君因打架斗殴被送少管所,那时张君17岁。之后历时6年张君犯案十余起,杀死、杀伤近50人,抢劫现金、首饰价值600多万元;定期拉着团伙成员苦练各种犯罪技能,公然叫嚣与警方斗狠,制造了渝湘鄂系列持枪杀人抢劫,且屡屡逃脱警方追捕。

9月1日傍晚,洞庭湖畔的常德市,一个极普通的周末,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匆匆下班赶回家与亲人团聚。谁也没有想到,一场震惊全国的特大持枪抢劫杀人血案悄然降临这个美丽的滨城。

18时零6分,常德市农业银行江北支行的运钞车在收完16个站点的营业款后,来到每天的最后一站北站分理处的门口。这时,3名戴着帽子的蒙面歹徒突然从人丛中窜出,开枪打死了押车的3名经济民警和营业间准备交接头寸的两名出纳员,抢走两支微型冲锋枪和20多发子弹。与此同时,另一名戴帽蒙面歹徒在街旁用枪打死了一名出租车司机。

面对突如其来的血案,分理处的两名女职员勇敢地按响了柜台下的警铃,大门内外顿时铃声大作,慌乱之中一歹徒将钥匙扭断在运钞车后箱门,抢劫未遂的匪徒仓惶跳上劫持的出租车夺路而逃。逃窜途中,这伙丧心病狂的歹徒又开枪打死了1名过路行人,打伤3人,并将一3岁小女孩严重撞伤。

血案发生仅两分钟,常德市公安局“110”接到报警电话,3分钟赶到了案发地,维护现场秩序,实施围捕追击。

经警方现场勘察认定,这是一起有组织预谋、精心策划的持枪抢劫杀人案,劫匪逃窜时大胆地选择了人流稀少的狭窄小巷,全程仅有一处红绿灯电子监控,且开枪滥杀无辜,手段十分残忍,整个抢劫过程没超过两分钟。

19时左右,常德警方在市武陵城区甘露寺一居民家门口发现了被抢劫的出租车。经检查,这辆车车窗玻璃被打坏,车上残留着血迹,现场表明歹徒在常德城西作案,驾车在市区兜了一个大圈后,已弃车分散消失在城东的茫茫人海之中。

守候“下雨的地方”

6月19日重庆发生特大持枪抢劫杀人案之后,重庆警方立誓要抓捕凶犯。为案情原因,警方在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多月缄口不言,一直专注破案。之后,湘鄂案件相继发生,对重庆案情侦破提供新的线索,重庆警方在若干关于案情的传言迷惑中,坚定自己的判断,把破案目标紧紧盯在一个与张君有关系的女人身上。

9月13日,这名小名为娟子、真名叫杨明燕的28岁女人,突然离开居所,有明显的逃跑迹象。为此,一直守候在外的警方人员拘捕了她。据杨交待,她曾于5日见过张君,张君因缺钱花,以6万元价格卖掉了一辆蓝色桑塔纳车。由此,漏网在逃的首犯张君开始浮出水面。

9月19日晚8时,重庆警方获得消息,一名湖南男子与一名全姓女子联系,说晚9时“在上次下雨的地方”交一包东西。警方根据情况推断“下雨的地方”一是渝中区观音岩,一是渝中区南纪门,于是在两处布下天罗地网。当日晚9时50分许,一穿深蓝色圆领衫的男子到观音岩处,回头望一眼后,径直朝等候在一暗处的女人走去。突然,他停下脚步,两人仅简单交谈几句,那名男子便取过了那个沉甸甸的旅行包,转身欲走。说时迟,那时快,3名埋伏在附近的侦察员如猛虎下山般扑向此男子。那人反应极快,右手急向腋下伸去,侦察员眼明手快,一把将其右手反扭,夺下其已握在手中的一支“五四”手枪(事后查明该枪子弹已上膛)。随后,刑警扒下其左脚鞋袜:其脚板心有一颗绿豆大小的黑痣!此人正是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案首犯张君!打开蓝色旅行包,里面是178发子弹和一枚军用手榴弹。

“抓的就是你!”

这时,蓝衣人似乎意识到末日已经来临,他拼命地扭曲身体、弯腰收脚想站立起来,口中“啊啊”地大叫着,异常恐怖。此时,另一群人又冲了进来。

这几人一到现场就脱去蓝衣男子的鞋,“莫不是遇上歹人抢劫?”不知内情的大排档老板阎某等人连忙高喊:“快打110,抢劫啦!”这时,有人回答:“我们就是警察,正在执行任务!”

袜子脱下来了。一个年轻人按住蓝衣人看了看他的脚底板,喝问:“你叫什么名字?”“张君。”

“抓的就是你!”语音未落,又一大批荷枪实弹的着装民警涌入了小巷,阎某终于明白过来,她遇上了这辈子想都没想过的事目击警察捉坏蛋。

而这个坏蛋竟是“抢友谊、抢上海一百、抢朝天门银行”的坏蛋头目张君。

市民目击张君被擒

事件发生地位于观音岸市外科医院附近一条小巷的巷口,巷道外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巷内则是密密麻麻的老式民居。地形十分复杂。阎某站在巷口兴奋地讲述着自己的“奇遇”,脸上因兴奋而泛起了红光。

“那天晚上我们几家人和往常一样在摊位前打‘小麻将’,大约9时50分的时候,汪某(附近副食摊主)儿子的气球飘到路口去了,小娃儿连忙去追,哪晓得突然从巷口一下冲进来一个穿蓝色圆领T恤的中年男人,两个人险些撞上,汪某连忙去扶儿子,结果自己和那个人撞在了一起,那人被撞到墙角去了。”

据阎介绍,当时一群人正要喝斥那冒失的男子,但接下来的情形却把大家吓得魂不附体:说时迟,那时快,没等蓝衣人回过身来,只见3名青年男子旋风般冲进巷口,伸手便按住蓝衣人的肩膀,将他掀翻在地,其中一人猛地一扭他的右手,一个家伙儿掉了下来,阎、汪等人一看,“天哪,竟是一把亮铮铮的手枪!”几个人吓得连跑带跳地离开麻将桌,远远地注视着那群作殊死搏斗、扭成一团的人。

19日21时35分,枣子岚垭正街8号居民楼住户郝友明看看天色已晚,便带着4岁的儿子宇宇来到巷口等快下夜班的老婆回家。闲着无事,郝便站在一旁津津有味地观看面摊老板刘老么和几个兄弟伙打麻将。“我正好看到刘老么放了个‘杠上炮’,那‘崽儿’就从李婆婆的烟摊上冲过来了,还猛地撞在我腰上!”据他回忆,当时他正背对着巷口朝东站着,9时40分左右,郝友明突然听到身后李婆婆的烟摊上“嘿!”的一声吼,一个肩挎黑色旅行包的身强力壮的汉子突然拔腿往枣子岚垭重庆外科医院后门方向跑去,该男子与他相撞后仰面而倒,猛然受惊的郝友明下意识地把孩子往怀里一抱,就见到从巷里和巷外同时冲出七八条大汉扑到跌倒男子身上将他死死按住。

居民蔡某回忆,当时他见到几个人或按手、或按脚、或骑背、或抓头,死死将跌倒男子控制住。同时,他听见重庆市外科医院门外的公路上警笛声声,巷子内人声鼎沸,走近一看,只见被按住的男子发出牛一般的吼声,并不停地拼命挣扎,几乎将身上的几名大汉掀倒在地,“那人脸红筋胀、双目血红,大口地喘着粗气,模样吓死人了!”蔡某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是心有余悸。9点45分,数辆警车已经停靠在街边,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赶到现场,经辨认,此人正是作案累累、罪恶滔天的嫌疑人张君。

整个抓捕过程持续了短短几分钟,9点50分,张君被带上一辆110警车,警方所有人员、车辆于5分钟内全部撤离完毕。

至此,作恶于重庆、湖北、湖南,公安部A级一号通缉犯张君在他犯案最多的重庆落入了法网。真应了那句话: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事后张君哀叹:“刑警连自杀的机会都没给我……”

“儿子,千万不要走爸爸这条路”

34岁的张君在湖南安乡县老家有两个年幼儿子,老大叫张萧,老二叫张雄张君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一代枭雄”。

19日晚,张君落网之后,面对警方的摄像镜头,这个不可一世、杀人不眨眼、凶残的匪首,眼神里竟然有了些许温柔,他对着镜头低语:

“儿子,我是爸爸。你们可能看得到这条录像,也有可能看不到。如果你们看得到的话,你们要记住:千万不要走爸爸这条路,也千万不要作恶,要自食其力,即使别人掉在地上的钱都不要捡……不要学爸爸……爸爸是爱着你们的……”

也许直到此时,张君才意识到儿子要是真的成为他心目中所谓的“一代枭雄”,其下场会与他同样可耻可悲。

出租车司机用无线电台转告喜讯

19日晚9时50分,张君在重庆被警方擒获的消息传来,湖南警方欢欣鼓舞,各地群众奔走相告。长沙市的出租车司机纷纷用无线电台相互转告这一喜讯。一名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张君枪杀了不少出租车司机,劫车杀人,血债累累,这个罪大恶极的亡命之徒应该千刀万剐。

据警方介绍,前晚和昨日清晨从张君身上、全姓女人交给张君的包里以及全姓女人家里和上清寺聚兴村大厦另一居室里共缴获“五四”式手枪2支,即动式猎枪7支,军用手榴弹200枚,自制炸弹200颗,各类子弹1949发。同时警方还从张君的包里搜缴到4本关于学习射击和作战的书籍。至昨日凌晨3时,警方已抓获涉案嫌疑人员十余名和收缴十数张信用卡、证券交易卡及现金和大量金银首饰。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案数月来因歹徒连续犯案,成为国内媒体一直追踪的热点新闻,首犯张君逃窜,又使不少国人心存余悸。重庆市6年前曾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如今已被证实是张君所为。重庆警方6年一直追捕凶犯始终未果,因此郁闷在心。张君昨晚的落网,成为重庆市民和重庆媒体这几天最热的话题。重庆警方也吐气扬眉,笑逐颜开。

重庆警方今日说,他们将在近几日陆续披露关于张君及其犯罪团伙的犯罪情况以及渝湘鄂系列案件的联系和破案内幕。

连夜扩大战果

警灯彻夜闪烁,民警连续作战,继成功抓获匪首张君后,警方继续扩大战果,并通过搜查又缴获1支五四式手枪和一批霰弹来福枪,同时搜缴手枪子弹、霰弹各数百发。

前晚11时许,获悉匪首张君落网,当地记者迅速赶赴重庆市看守所。沿途只见不少交警正维持交通秩序,气氛显得并不十分紧张,一群群市民围在路边议论、猜测。

重庆市看守所大楼灯火通明,专案组正紧张部署各项工作,在大楼一侧,匪首张君正接受审讯。记者未能获准进入审讯室,但得知张君被捕后显得十分“坦然”、强作镇静。

前晚12时左右,一辆警车驶入,专案民警将数名涉案人员“请”了进来,昨凌晨1时左右,又一名光着上身(或许是在睡觉时被捕)的关系人“入瓮”。

专案民警大多熬红了眼睛,但神色间却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兴奋和喜悦。不管是指挥员还是战斗员,他们互相交换着会心的微笑,间或长出一口气这口气,警方已憋了整整6年!

本报重庆专电昨天是“魔头”张君偿还血债之日,就在他将被押赴刑场之前,这个曾经作恶多端、不可一世的“魔头”发出临终前的哀嚎,其情其状可悲可笑。

早上8时之前,张君一干11名罪犯被从市看守所押至市一中级法院等候终审宣判。

因为要“上路”了,一审主诉检察官谷安东和张君进行了交谈。谷告诉张君,19日下午,他的家人分别打来电话要转告张君几件事。其中一件是张君化名龙海力与杨明燕结婚生下的女儿龙××已经被接到湖南老家,由张的前妻肖月娥收养。问张是否需要改名?张君表示,要把龙姓改成张姓。

随后,张君和检察官戴小冬见面自一审判决后,张君提出要见戴。

呆坐在地上的张君见到戴小冬,麻木的脸上挤出些笑容:“我一直很感激检察官。我过去很少说人话,今天我说点掏心窝子的人话,请你替我转告。”

张君说:“把我的(起诉书)副本和判决书寄给我儿子,让他们不要怨恨政府,我是想让他们知道我的罪孽,政府杀我理所当然。”

他又给自己一出生就带上耻辱的女儿留话:希望你长大后,找个好男朋友,找个守法的男朋友……

约一个小时,张君才说完。戴小冬让张君放心,他刚才说的话一定转达到。张君突然道:“检察官,我给你叩个头!”说着,身子就要往前倾,戴小冬连忙制止。

之后,笔者开始了对张君的采访。

笔者:走到这一步,你对那些被你无辜伤害的人还想说些什么?

张君:我只想抢钱。但那些人在我抢钱时妨碍了我。凡是看清楚我的人我都要打死他。正因为我杀了无辜的人,所以我要再次对他们说声对不起。

笔者:现在开庭,你心里肯定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此刻,你最想说的是什么话?

张君:我要感谢抓我的警察。他们抓得很漂亮,以致我自杀都没成功。否则,我当时自杀了,就没有今天也没有机会表达我的爱与恨。

上午10时半以后,30余辆警车风驰电掣驶向刑场。

行刑前,留下5分钟给八名死刑犯,允许他们留下临终遗言。法官、检察官、法警一群人围住了张君,问他还有什么话要说。张君似乎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只有300秒了,他请求:转告我的儿女,长大后千万不要做违法犯罪的事,千万要转告给他们……

“还有没有话说?”执法者给张君最后的机会。

张君想了想,说出最后的“人话”:“我输得心服口服,我死得心服口服!”

刑场上,另外七名死刑犯也各自留了遗言。

“时间到!”行刑法警宣布。

八名死刑犯验明正身,各就各位押在死亡边缘。随着一阵枪声,这八人结束了罪恶的一生。

中新网北京4月21日消息: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今天上午分别在重庆市、湖南省常德市进行一审宣判。在18名被告人中,张君、李泽军等14名被告人被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两名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两名被告人被判处无期徒刑。

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罕见的暴力集团犯罪案件。自4月14日起,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对张君等18名罪犯依法进行了公开审理。

法庭经审理查明:自1991年6月至2000年9月间,张君单独或组织、指挥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严若明、许军、李金生、秦直碧、全泓燕、严敏等人,在重庆、湖南、湖北等地持枪持械抢劫、故意杀人、抢劫枪支弹药22次,致28人死亡,5人重伤,15人轻伤,2人轻微伤,抢劫财物价值人民币536.9万元,抢劫出租轿车5辆,抢劫执行任务经警微型冲锋枪2支及子弹20发,有组织、有计划地制造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重大、特大刑事案件,其中多次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重庆、武汉、常德等市繁华地区公然持枪抢劫银行、金店,开枪杀人。为实施暴力犯罪,张君单独或指使他人从莫金英、纳波、朱加武、王俊等处非法购买了手枪15支、子弹2500余发,霰弹猎枪23支、猎枪子弹2000余发及手榴弹1枚、手雷2枚。莫金英等非法所售的枪枝弹药被张君犯罪集团用于抢劫、故意杀人,造成多人伤亡和巨额公私财物损失等严重后果。

法庭审理认为:张君及其同伙作案时间长,次数多,手段极其凶残、狡诈,气焰极为嚣张,给社会造成了极大危害。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如下:

被告人张君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弹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情节特别严重,数罪并罚,一审判处张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秦直碧(女)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非法运输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全泓燕(女)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非法运输弹药罪、非法私藏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3万元;

被告人严敏(女)犯抢劫罪、非法运输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莫金英(女)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纳波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朱加武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王俊犯非法买卖枪支罪,一审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陈世星(女)犯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杨明燕(女)犯非法运输枪支弹药罪、包庇罪,一审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杨明军犯盗窃弹药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常德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如下:

被告人李泽军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弹药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陈世清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弹药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赵正洪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弹药罪、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罪、敲诈勒索罪,数罪并罚,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严若明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许军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被告人李金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被告人王雨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1年4月21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一审判决:被告人张君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抢劫枪支弹药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情节特别严重,数罪并罚,一审判处张君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001年5月20日,经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张君、李泽军特大系列抢劫、杀人案中的14名罪犯,分别在重庆市常德市被执行死刑。

1991年6月25日,张君持枪抢劫湖南省津市市一个体香烟批发店,开枪致1人轻伤;

1993年4月19日,张君等持枪抢劫湖南安乡县一百货生意商人家里,开枪致1人轻伤; 同年4月20日,张君持械致1人死亡;

1994年2月8日,张君在广西宁明县持械致1人死亡,劫得人民币6000余元;同年8月,张君在云南省开远市持枪劫走人民币1万元;同年10月,张君在云南省开远市开枪致2人死亡; 同年11月23日,张君在重庆市持枪抢劫,致1人死亡,抢走6000余元;

1995年1月25日,张君、严敏在重庆市渝中区持枪抢劫,开枪致1人重伤并最终导致其死亡,抢走人民币5万元; 同年12月22日,张君、秦直碧持枪抢劫重庆友谊商店沙坪坝分店黄金柜台,开枪致1人死亡、2人轻伤,劫得黄金、铂金首饰价值人民币45.5万元;

1996年12月25日,张君、严若明持枪抢劫上海第一百货重庆店黄金屋,开枪致2人重伤、1人轻伤,抢得黄金饰品价值人民币63万余元;

1997年11月27日,张君、李泽军、严若明持枪抢劫湖南省长沙市友谊商城黄金柜台,致2人死亡、1人轻伤、1人轻微伤,抢得黄金饰品价值人民币137.2万元;

1998年10月,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在湖南汉寿县聂家桥乡白马湖村野鸡窝山,持械杀死1人;同年12月19日,张君、赵正洪开枪杀死1人,抢得出租车1辆;同年12月20日,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王雨持枪冲闯湖北省公安县治安检查站和收费站,致2人死亡;

1999年1月4日,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持枪抢劫湖北省武汉市武汉广场黄金饰品柜,造成1人死亡、3人重伤、3人轻伤;共劫得人民币3万余元、黄金饰品价值人民币263.4万元、出租车1辆;

2000年6月19日,张君、李泽军、陈世清持枪抢劫重庆市商业银行朝东路储蓄所押款人员,抢得人民币14万余元、出租车1辆,致2人死亡、2人轻伤;

2000年7月21日,张君、全鸿燕在湖南汉寿县枪杀致1人死亡;

2000年8月15日,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许军共谋后,持枪抢劫湖南安乡县农业银行行长,致2人死亡,劫得人民币1.6万元,财物价值人民币1.9万元,3张存单计人民币40.6万元;

2000年8月下旬,张君、赵正洪、李金生在常德市鼎城区石公桥镇枪杀1人致其死亡;

2000年8月31日,张君、李泽军、赵正洪在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郊区,持械持枪杀死1人;

2000年9月1日,张君、李泽军、陈世清、赵正洪在湖南省常德市持枪抢劫常德农业银行北站分理处运钞车,致7人死亡、4人轻伤、1人轻微伤,劫得经警微型冲锋枪2支及其子弹20发。

新华网重庆4月14日13时30分电 (记者喻流章)以张君为首的犯罪团伙共同实施抢劫、故意杀人罪22次,致28人死亡,20人重伤。

以下是今天庭审中检察官指控的张君犯罪团伙致死者名单,其中男性23人,女性5人,平均年龄31岁。

刘保刚男,时年25岁,农民,住湖南省安乡县安凝乡自治局村3组,1993年4月20日被害身亡。

严旺财男,时年32岁,农民,住湖北省汉川县头首村1组,1994年2月8日被害身亡。

王启翠女,时年30岁,住云南省文山县南路206号,1994年10月下旬被害身亡。

陆万兰女,时年31岁,住云南省文山县大兴街,1994年10下旬被害身亡。

王礼明男,时年37岁,个体经营,住重庆市铜梁县巴川镇民主路18-23号,1994年11月28日被害身亡。

李久川男,时年26岁,重庆市铜梁县建筑公司职工,住铜梁县永加镇永东村3组,1995年1月25日被害致重伤,2000年7月因枪伤复发身亡。

李建清女,时年43岁,重庆友谊商店沙坪坝分店临时工,住沙坪坝区渝碚路117-9号,1995年12月22日被害身亡。

吴浩男,时年25岁,长沙市友谊商城职工,住长沙市梓园路1号中南地质石油局宿舍7栋202房,1997年11月27日被害身亡。

余乐男,时年24岁,长沙市友谊商城职工,住长沙市天心区坡子街10号前202房,1997年11月27日被害身亡。

王志刚男,时年19岁,农民,住湖南省长沙县白沙乡金华村冲里属组194号,1998年10月被害身亡。

旷跃良男,时年40岁,长沙市湘江宾馆司机,住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宝南街127号1栋3单元301房,1998年12月19日被害身亡。

温静男,时年23岁,治安协管员,住湖北省公安县甘家厂乡大门村8组,1998年12月20日被害身亡。

周贤林男,时年41岁,治安协管员,住湖北省公安县西正街后巷56号,1998年12月20日被害身亡。

王小明男,时年28岁,农民,家住湖北省孝昌具王店镇,1999年1月4日被害身亡。

张劲女,时年29岁,重庆商业银行职员,住重庆市蒲中区枇杷山正街十巷58号,2000年6月19日被害身亡。

罗运洪男,时年37岁,出租车驾驶员,住重庆市南华区惠工村67号,2000年6月19日被害身亡。

彭成辉男,时年31岁,农民,住湖南省平江县故溪村官组,2000年7月21日被害身亡。

胡梦廉男,时年52岁,安乡县农业银行行长,住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城关镇新华巷1号,2000年8月15日被害身亡。

张元珍女,时年49岁,安乡县城关镇信用社职工,住湖南省常德市安乡县城关镇新华巷1号,2000年8月15日被害身亡。

杨正兵男,时年28岁,农民,住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沙头镇共同村,2000年8月下旬被害身亡。

王吉勇男,时年27岁,出租车驾驶员,住湖南省桃源县濠江镇东街53号,2000年8月31日被害身亡。

肖卫东男,时年33岁,农业银行常德分行江北支行经警,住常德市武陵区城西大西门人民中路366号附9号7组,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王平男,时年25岁,农业银行常德分行江北支行见习出纳,住长沙市湖南大学学生三舍,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王建国,男,时年32岁,农业银行常德分行江北支行经警,住常德市鼎城区长岭岗乡安家岗村樊家冲组,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李敬男,时年28岁,农业银行常德分行江北支行出纳,住常德市武陵区城西光明巷人民中路303号7组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周军男,时年24岁,农业银行常德分行江北支行经警,住常德市武陵区城西贾家湖洞庭大道中段93号2组,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刘辉男,时年26岁,出租车驾驶员,住常德市武陵区城西缧马甸建设西路272号附8号2组,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孟庆忠男,时年31岁,个体经营者,住常德市武陵区城南高山街小高山街21号11组,2000年9月1日被害身亡。

据悉,在张君团伙作案时的受伤者及遇难者家属还对张君及其团伙成员附带提起民事诉讼。(完)

秦直碧

1995年12月22日18时30分,地处沙坪坝闹市的重庆友谊华侨商店沙区分店,购物的人群熙熙攘攘,一派繁忙景象。“不许吼!”人们突然听到一声叫喊,循声望去,发现黄金首饰柜的女营业员被一个高个男子用枪指着头,未等她反应过来,一矮个“女子”冲进柜台,就往马桶包里装金银首饰。

此次抢劫中,矮个“女子”便是秦直碧。秦直碧已经快50岁了,但“头脑简单,胆子大”, 张君于是就勾搭上她作自己的情妇,并很快使她成为自己的同伙。

全鸿燕

35岁的全鸿燕1995年下岗后,在重庆开起了出租车。1993年3月初识张君时,37岁的全鸿燕刚离婚。张君说要学车,请全鸿燕当老师,出租车照常打表计费,这样他骗取了全鸿燕的信任,两人开始同居。

张君将全鸿燕的住所作为窝藏枪支的据点,又于2000年7月带她去常德,逼她向一个无辜青年开枪。全鸿燕“沾血”后,便死心塌地跟着张君了。

杨明燕

张君情妇中最年轻、最漂亮的一个,她不但与张君“结了婚”,并且还为张生下了一个女儿。杨明燕是重庆涪陵人,1991年参加工作,先在福利印刷厂当铸字工。

1995年,杨明燕办理停薪留职手续离开单位,开起了餐馆。2001年28岁的杨明燕本是涪陵区社会福利院的一名护士。

1996年,张君与杨明燕在涪陵一歌舞厅认识,不久,两人在涪陵区办理了结婚手续,张君用的是一张名为“龙海力”的身份证。此前,张君与前妻肖月娥办了离婚手续,杨明燕未结过婚。

严敏

严敏,重庆市涪陵人。她是第一个投入张君怀抱的。1995年参与张君在重庆渝中区和平路抢劫杀人案的严敏个子很小。进了看守所后,她一直遵守监规,服从安排,表现较好。严敏在看守所有一段自述,这里记载如下:

“我很早离婚,一个人带着女儿,就靠在外面做点小生意谋生,生活相当不容易。我是先陷进了张君设下的感情陷阱。他开始是以一个款爷的身份出现的,他出手大方,又满嘴甜言蜜语,我以为找到他后,这一辈子都有了依靠,于是我的感情防线被冲破了。 设下感情陷阱后,随即又设下债务陷阱。他找我借了1万多元钱,这使我无法离开他。待将我“套牢”后,他就开始威胁我,叫我跟他去作案,否则就杀死我全家,就这样,我一步步走上犯罪的道路。”

陈乐

2001年25岁的陈乐,有着初中文化,幼年丧父,母亲务农。由于家庭条件不好,16岁便辍学,17岁便先后只身到广西、广东打工,1998年厌倦了漂泊生活的她回到了家乡,并在舞厅“坐台”。

1999年下半年,因张君看上了她的姿色,陈乐也看好张君的一表人才和腰缠万贯的老板气派,将当时化名为“陈强”,并自称做电器生意的张君,从十分要好的女友手中夺了过来,从而两人姘居在一起,她心甘情愿地做起了张君的情妇。

张君在常德的情妇陈乐。她个子高挑,面目清秀。

出身在鼎城区篙子港镇、喝洞庭湖水长大的陈乐,初中毕业后来常德闯世界。1999年下半年,她认识了张君,并以她的美貌获得了张君的迷恋,张君为她在三闾小区买了一套房子,后来这套房子成了密藏武器、弹药和汇集团伙的黑窝点。奸诈险恶的张君,每次带枪回来或“开会”都是在这套房子里的一间密室里。每当这个时候,张君都要陈乐买这买那或者在外放风,一直到“91”大案发案之前,陈乐都只看到张君“善良”的一面,却没有真正看清他险恶的一面。

李泽军(主犯)常德劫案劫匪李泽军是常德市安乡县安福乡人。李泽军排行老三,生于1971年,在大湖口中学读完初二就辍学回家,到一家镇办织布厂干了一段时间后,于1991年应征到海军某部服役4年。1995年5月,退伍回乡的李泽军与胡春香结婚。新婚后仅70天,两人因割稻子之事吵嘴,胡喝农药自杀。李家因此背了债务。随后李泽军到广东打工近两年,1998年重新结婚,并生了一个女儿。婚后,李泽军夫妇在县城买了房子,并租了一个小门面做服装生意。村民们反映,李泽军平时从不打架斗殴,从不与人争吵,也不干偷鸡摸狗的事,听说他抢劫杀了人,大家都很意外。

赵正洪(主犯)

出身在益阳市资阳区,以前做水果生意,益阳发了大水没有什么事情做。赵正洪深知自己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他悔恨自己没有文化。他转告他的家人和5岁的女儿:希望妻子一定要让女儿多读书多学法律,长大了当个律师。

陈世清(主犯)

陈世清在家乡人面前的形象性格直爽,头脑灵活。小学毕业后,他辍学了,从15岁起学瓦匠,手艺逐渐闻名乡里,先后还收过10个徒弟。1997年因做泥瓦活儿摔伤后,他只得改行,做了七八个月的出租摩托车生意。到了1998年,他到常德开起了出租车,此后,便很少回家。但据记者了解,陈世清人性的另一面是,他从小就被祖父母娇生惯养,一心想发财。到1997年前,他被他的同乡张君以一宗命案拉下了水,私欲更加膨胀,从此杀人越货,无恶不作。从目前警方掌握的情况来看,他一共参与制造了8起血案。

李金生(从犯)

李金生已40岁,身材高大、一副“憨态”的李金生,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他开出租车,妻子开饭馆,有一对聪明可爱的儿女,不愁吃,不愁穿,不缺钱花。

2000年9月1日下午6时许,湖南省常德市中国农业银行江北支行北站分理处门前发生一起持枪抢劫运钞车案件,4名歹徒持“五四”手枪,打死7人,伤5人,因运钞车钥匙扭断,抢劫现金未能得逞,歹徒劫走“七九”式微型冲锋枪两支逃窜。案发后,在公安部、湖南省委和省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关注下,在公安部、湖南省公安厅的直接指挥及重庆、云南等兄弟省、市公安机关的密切配合下,全省公安机关和全体民警、特别是常德、益阳市公安机关民警通过舍生忘死的拼搏,短短的5天就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经过36个昼夜的奋战,将以张君为首的职业化、武装化犯罪集团一举摧毁,成功破获了常德“91”案件暨渝湘鄂系列持枪抢劫杀人案件。张君犯罪集团自1993年开始作案,历时6年多,作案近20起,杀死杀伤40余人,抢劫财物、现金等共计600余万元,制造了中国罕见的刑事大案。对张君犯罪集团心理特点、活动规律进行分析研究,对我国公安机关在新形势下,如何同刑事犯罪、特别是同恶性暴力犯罪作斗争有着十分重要的借鉴作用。带着这一目的,我们对张君犯罪集团的主要成员逐一提审,挖掘其犯罪历程和社会背景,结合渝湘鄂系列抢劫杀人案的整个侦破过程,形成此文。

心理是指影响和支配犯罪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各种心理因素,包括认识、情感、意志、性格、兴趣、需要、动机、理念、信念、世界观、价值观以及心理状态等。纵观张君犯罪集团,对其成员的犯罪心理特点作如下分析:

(一)张君的心理特点:

1.心态失衡、仇视社会,反叛心理十分明显。张君虽然文化水平不高,但智商高,悟性强,学习、领会事物的能力强,在同龄人中有较大的影响力,自幼便养成了称王称霸的恶习。其17岁时为抢劫20元钱,冬天跳下河,将被逼下河的被害者拖上岸打,还脱掉被害人的棉衣变卖换钱,其冷漠、凶残的个性已见一斑。张君的居住环境有着一定的特殊性,住在湖区,资源条件差,经济条件也差,但水陆交通较为便利,信息灵通,外面开放社会的各种冲击波不时与相对封闭的湖乡意识相碰撞,成就了一些有识之士,也遗留了一些不可忽视的隐患。在机遇和生存的夹缝中,好逸恶劳的张君选择了违法暴富这条不归路,绞尽脑汁,将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非法掠夺钱财上。经济格局调整,利益重新分配,不少人依靠劳动致富,对张君心理思维的冲击更加激烈,形成强烈反差:别人有钱,日子过得好,我也要有钱,我也要过好日子,我不能靠劳动致富,我就去抢。其以损害公众利益满足一己私利的价值导向及核心思维十分牢固。其父因病无力医治,死于家中,在客观上使其畸型的心理天平更加倾斜,对社会仇视的心态愈加激烈,对社会、对人冷漠无情,也成为其在后来作案中杀人如麻、草菅人命、残杀无辜的重要因素。因此,这么多年来,张君除了抢,再也没有其他谋生之道,劫得的钱财完全用于挥霍,也没考虑过要置一点实业。同时,他经常向集团成员灌输这一思想,实现其在行动上、思想上都能牢牢控制同伙的目的。另外,从已掌握的情况看,张君为其犯罪集团取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革命重建委员会,足见其反社会心理到了何种程度。

2.唯我独尊、出人头地的征服欲十分强烈。张君本人想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的心理十分强烈。其表现有二:一是独裁。集团成员必须绝对服从于他,一切听命于他的指挥和调遣,不能有任何的反叛行为。他在拉人入伙时,都要入伙者写下了忠于“组织”,一切听从“组织”安排的誓言。这个“组织”,实际上就是他自己。二是他给二个儿子起名,一个叫张枭,一个叫张雄,体现了他想成为一代枭雄的心理以及他万一成不了“人中之杰”,也希望儿辈们成为“一代枭雄”的狂妄心理。在这种心理支配下,张君对集团成员的管理十分残酷,谁都不得有半点违抗,否则予以处罚。集团成员中,陈世清、李泽军、赵政洪、严若明、王雨等人都不同程度地受过张君的体罚。其中严若明被打伤住院、陈世清被迫砍断了左脚小趾。李泽军在长沙作案前踩点因没按张君吩咐,离开指定地点10多米,被张君罚站8小时。

3 .贪婪、自私心理十分顽固。张君在组织犯罪集团、实施抢劫活动中处于包打包唱的地位,选择目标、成员分工、逃跑方式及路线均由其一人说了算,并以此事作为自己多占赃款的掩护,体现出十分突出的自私自利心理。他所组织的犯罪集团,完全是他谋利的工具,是他实现个人金钱欲望的手段。如1996年12月25日,张君与严若明抢劫重庆上海一百分店金银首饰柜,抢劫财物价值虽值50余万元,但张君仅分给严若明一万元。1997年11月27日张君与严若明、李泽军在长沙东塘友谊商城抢劫黄金10公斤,仅分给严若明3万元,分给李泽军也不过6万元。张君与李泽军、赵政洪、陈世清在武汉武广实施抢劫,所抢财物虽值200余万元,但张君分给李泽军的只有3万余元,分给赵政洪的只有6万余元,分给陈世清的更少。到目前,李泽军、赵政洪等人均对张君不满意,认为张君心太狠,他们分到的还不足抢劫所得的零头。李泽军被捕后从报纸上得知张君抢劫案价值达数百万,怨恨地说:“我跟他出生入死、受气挨打,却只分得百分之一不到,真想不通。”

4.贪色、重欲,及时享乐心理十分活跃。张君离不开女人,这一方面是他作案所需要,另一方面也是他享乐的需要。从1993年张君出逃安乡到2000年9月被抓获,张君在常德和重庆先后找到了8个情妇,与自己的妻子离婚也是形离实不离。张君每次选中一个作案目标前,多会物色一名情妇,将其处所既作为踩点、计划的窝点,又作为案发后藏匿、销毁作案工具的处所。同时,从情妇中物色胆大、手毒的女人成为同伙,其重庆的情妇秦直碧、全泓燕就是此类。除了比较固定的情妇外,张君为满足其生理需要,“吃快餐”找的卖淫女不下200人。为找刺激,他还让同伙在宾馆与妓女搞性交表演,自己在旁观看,甚至令情妇一同观看。另外,张君平常在衣着、吃喝、住行等方面都比较奢侈,挥霍无度。

5.为人处事心理十分复杂,人格的两面性表现典型。张君对集团成员凶狠,对社会、对无辜群众残暴。但同时,又很爱自己的儿子,孝敬自己的父母,同时也尊敬亲朋中的长辈。其团伙成员认为张君文质彬彬,很讲礼貌,出入宾馆等场所显得很有教养。正因为张君这种复杂的心态,使得他的集团成员很佩服他,至今都不恨他,也使得他们作案得手后十分易于隐藏,不易被人识破。集团成员赵政洪认为张君教给他很多不能在父母那里得到的东西,比如如何做一个高品味的人,如何孝敬父母等,挨骂挨打时虽然有怨气,但一想起张君的好处就没有气了。集团成员王雨发现张君看自己儿子的眼神特别慈祥,每次张君回家看儿子,都要买整箱的奶粉,离开儿子前不睡觉,眼里还噙着眼泪。集团成员、张君情妇陈乐宣称来世要做张君第一个女人等。这些情况一是说明了张君集团成员的认识水平有限,二是说明张君为人处事的复杂性确实迷惑不少人。同时,张君在发展同伙时其两面性也表现十分突出。在考察、物色成员时,表现十分容忍,好讲话,用尽手段,一达目的,即刻翻脸,再不容人。

6.逆向思维、反侦查心理十分突出。张君认为“越是最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在这种心理支配下,他认真研究了公安机关处置突发事件的工作套路,反复阅读了《刑事侦察教程》,对刑事侦查工作的程序、方法也了如指掌,从侦查工作寻找漏洞。他认为在作案后,根本不需要马上逃离作案地,而是可以在案发现场附近就地隐藏;即使逃离作案地,单个行动,而且不带任何可疑之物,公安机关不会盘查,遭遇盘查只要沉着也不会出问题。事实上也正是如此,张君每次作案后,均没有马上逃离作案地,而是在事先安排好的躲藏地就地隐藏,其他集团成员逃离作案地也是单个行动,很不容易被公安机关发现。集团成员严若明交待,在重庆、长沙作案后,他都是单独一人马上逃离了作案地,一路上虽有多道关卡,但关卡上的警察只查可疑物品,不查人,因此他顺利地逃回了津市。常德“91”大案后,赵政洪于作案3小时后逃回益阳,此时正是公安机关围堵犯罪嫌疑人最紧张的时刻,赵政洪虽然非常害怕,但一路无惊无险。张君考虑钱财与逃亡的问题,与一般的犯罪嫌疑人大相径庭,不在乎能抢得多少,而把能否安全逃窜放在首位,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也正是这一反常的思维,张君一伙都在较短的时间内迅速逃逸。在常德“91”大劫案之前,集团成员有人提醒张君,说不能在常德作案,但张君不听,而且态度坚决。也正因为张君这种“兔子要吃窝边草”的逆向思维方式,使得公安机关抓住了他的尾巴,给他掘好了坟墓。

(二)就张君犯罪集团其他成员而言,心理有以下三个共同特点:

1.突出的暴富心理。张君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李泽军、陈世清、赵政洪都是农民,严若明和王雨虽是城市人,但经济条件均不好,这几个人均求财若渴,想发财致富的心理十分强烈,但又苦于致富无门。在这种心理支配下,张君做“电器生意”的幌子对他们均具有很大的诱惑力,使张君轻而易举地拉拢了他们。而这几个人在被张君冠以“X总”、“X经理”的头衔后,虚荣心理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认为跟着张君一定有大财可发。急于求财的心理,使他们跟着张君道德沦丧,铤而走险,残害无辜生灵,大肆掠夺公私财产,犯下了滔天大罪。

2.强烈的恐惧心理。张君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文化素质均不高,均有一种共同的心理状态,就是对张君的惧怕,对张君表现出绝对服从。这种恐惧和服从心理来自于张君的高压。张君外表看上去文质彬彬,但内心实则凶狠暴戾。张君外表堂堂,谈吐不俗,从而使其团伙成员形成了一种崇敬的心理。待这种心理形成后,张君马上反戈一击,以亮老底、杀家人、逼集团成员“沾血”相威胁和要挟,使集团成员形成了极大的恐惧心理,不得不听命于张君的绝对指挥。张君犯罪集团的骨干成员谈起张君就惧怕,每次抢劫得逞后,张君愿意给他们多少钱就拿多少钱,有想法,也不敢说。另外,对张君犯下的滔天罪行,集团成员没有一人敢于揭发和检举。集团成员王雨1998年下半年被拉入伙,在去武汉实施抢劫的过程中,因为有公安机关的关卡围堵而未得逞,后王雨离开了张君犯罪团伙。1999年1月4日武广抢劫案发生后,王雨知道是张君带领陈世清、赵政洪、李泽军所为,他也动过举报的念头,但因为担心公安机关一下子抓不到张君,惧怕张君报复而不敢举报。

3.严重的侥幸心理。张君犯罪集团在长达6年的作案过程中,屡屡得手,而且未被公安机关抓获,这使他们形成了很强的侥幸心理。常德“91”大案后,张君逃到重庆,根本没有想到公安机关这么快就会抓到他。集团成员赵政洪、李泽军两人逃到益阳后,看到警察在围捕,仍不以为然。集团成员陈世清在逃跑36天后趁国庆长假,以为公安机关照常休息,放松对他的抓捕而潜回老家。集团成员在得知常德“91”大案的消息后,侥幸认为不是张君所为。严若明9月2日知道“91”案件,见到通缉张君、陈世清的电视、报纸后,预感公安局人来抓自己,惶惶不可终日,既不敢逃跑,也不敢举报,整天呆在家里。特别是在得知王雨被抓的消息后,仍侥幸认为公安机关查不到他的案子,而始终不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集团成员李金生得知“91”案件的情况后,想到要举报,同时也担心张君灭口,给妻子留下了“万一我突然失踪了,要公安局找王总(张君)”,想拖过去为止,担心抓不到张君,加上自己手上沾上了无辜者的血,因而不敢举报。王雨、李金生在被公安机关抓获,侥幸心理破灭后,感到末日来临,难以反抗,主动向公安机关坦白了自己的罪行,希望得到宽大处理。

张君犯罪集团组织严密,隐蔽性强,手段残忍,武装性强,其纠合、作案、潜逃具有独到的特点。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集团成员之间沾亲带故,组织严密牢固,首犯核心地位突出

该犯罪集团由张君1990年逐步纠合发展而成,最早入伙的是严若明(即被摸拟画像,原为一号对象者)、秦直碧。此后,于1997年至2000年“91”案发前,张君又相继将陈世清、李泽军、王雨、赵政洪、全泓燕、李金生拉入伙。该犯罪集团在成员构成方面有一突出的特点,即以亲缘故旧关系为纽带,参与作案的7名骨干成员多沾亲带故,李泽军、王雨、严若明分别是张君的外甥、表外甥、表外甥女婿;陈世清为张君的同乡;赵政洪则系张君一姘妇的姐夫。集团内部组织严密,首犯张君在集团内有着至高无上、说一不二的权威,掌握对下属生杀予夺的控制权,所有成员对其畏之如虎,唯命是从。在发展纠合成员方面,其手法带有明显的胁迫性质。骨干成员都是在张君看中后,频繁接触,施以小恩小惠,带其吃喝嫖赌,然后邀其同做生意,待对方上钩后,再露出底牌,如若不从即以“我的身份你已知道了,你不干的话,对你和家人都没有好处”相威胁,李泽军、王雨、严若明、赵政洪、李金生等均是慑于张君的淫威而被拉入伙的。而一旦入伙,张君就逼其“沾血”,严若明、李泽军等都是在入伙后短短的一二个月的时间内即分别随张君作了重庆上海一百分店和长沙东塘友谊商城的持枪杀人抢劫金银首饰案。这样,集团成员也就走上了一条犯罪的不归路,血债罪行使其将各自的命运牢牢地捆在了一起,只得死心塌地地干下去。除亲缘纽带和罪行捆绑外,该集团还有一套严格的组织体系,凡入伙者,必须宣誓效忠,立字为据,以身家性命担保。凡违反规定或做砸了事的,必遭经济上和肉体上的惩罚。赵政洪在武汉作案时因枪支掉落现场被罚款3万元,其他集团成员因违反纪律均遭受过毒打,陈世清在随张君前往重庆作案途中,开车时将小车撞坏,张君恼羞成怒,大骂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责其交出8000元罚款,再赶出集团。陈世清深知这意味什么,苦苦求情,最终当着集团成员的面自己用菜刀将左脚小趾剁掉一节才了断此事。

(二)活动方式狡诈诡秘,隐藏谨慎,具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

该犯罪集团在6年的时间内屡作要案而又屡屡漏网,没有暴露,与其狡诈诡秘的活动方式密切相关,首犯张君有很高的犯罪智能,积累了较丰富的逃避打击的经验。首先,该犯罪集团成员除首犯张君曾于1983年因流氓敲诈被少管,后又于1993年因杀人嫌疑在逃外,其余成员入伙之前均未有前科劣迹,其中3人还曾当过兵,因而不易进入公安机关的侦控视线,反映出张君在成员的物色选择上的谨慎。其次,成员的居住地分散,实行单线联系。7名骨干成员中张君行踪不定,另6名成员均散居于相距百里之外的武陵、津市、安乡、益阳等不同行政区划的县、市,有的开饭店、跑出租;有的居住在千里之外的重庆。这些人有的以做生意为掩护,平时各在家中,很少联系,成员间不得横向接触,打探情况,一律由张君指挥调遣、单向联系,一般都是在作案前才由张君召集会合。一次陈世清在武陵区请一发廊小姐吃饭,担心身上钱不够买单丢面子,打电话叫李金生送钱来。此事被张君知道后,陈世清被痛斥了一顿。第三,善于伪装,不留蛛丝马迹。张君与成员发生联系,多用公用电话和手机,每个成员都购买了多张神州卡,跟不同的人联系用不同的卡。枪支等作案工具实行统一保管,平时除张君外其余成员均不带枪支,临到作案时才发放,作案逃离现场后一律交首犯张君保管。犯罪成员在日常生活中衣食花费十分平常,经济上均不露富。每名成员大都有伪造的身份证,首犯张君还有伪造的广东、上海、南京、昆明、长沙等地公安机关和检察部门的警官证、工作证,出外登记住宿全部使用假身份证,集团成员之间一律称呼绰号,都以“X总”、“X经理”相称,张君自号“蒋总”,骨干成员赵政洪随张君作案7起,都不知张君的真名实姓。即使该集团窝点的户主、张君的姘妇陈乐,至今还称张君为陈强。张君还规定每名作案成员在作案过程中不得使用方言联系,必须操普通话。第四,以常德为活动据点向长沙、武汉、重庆辐射,流窜作案,转移视线。该犯罪集团主要以常德为据点,但在2000年8月以前却均不在常德作案,而是流窜重庆、长沙、武汉等地跨区域跳跃作案,空间大、范围广,造成侦查方向难以准确判定,排查控制工作不易开展,增加了破案的难度

(三)精心设计筹划,反复踩点演练,作案过程快捷,手法老到

该犯罪集团实施作案的目标全部由张君选择确定,在酝酿成熟后,张君再召集其他成员。具体实施作案方面,该集团有这样几个特点:一是反复踩点。每确定一个目标后,张君便率同伙前往作案地观察地形,熟悉路线,掌握规律。二是精心策划、计算。根据踩点的情况,绘制现场方位图,选择好最佳的时间、进退路线、制定作案计划。在此基础上,对团伙成员谁负责行动,谁负责警戒掩护,谁负责在外围观望增援,保证交通工具等等一一明确分工,并反复模拟演练,待认为完善后再提前数日到达作案地,然后再到现场进行窥测甚至演练,直到认为万无一失时才下手。如长沙友谊商城金银手饰被抢案,张君在半年前即已开始酝酿,尔后召集严若明、李泽军多次到现场踩点,熟悉了进出现场的各条路线,还绘制了3公里以内的建筑分布和路线图,并制作了与友谊商城黄金柜台大小一样的模具,进行撬门端盘装袋的训练,把演练时间精确到1分钟之内。常德的“91”案件,张君了解到江北分理处是市农业银行江北支行运钞车收款的17个点的最后一站,现金最为集中,遂将其作为作案目标,在案发前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张君多次到现场踩点、观察,并在发案前夜还带几名成员在现场模拟演练,作案后,选择一条连当地人都不甚熟悉的小巷逃离中心现场,直到弃车位置,沿途仅通过一个有红绿灯的路口。三是化整为零前往和逃离发案地。每到一处作案,集团成员均按张君的指令各自单独前往,各自在不同的旅社分开住宿,张君一般住中高档宾馆,其他成员一般选择城郊结合部或车站附近的中低档宾馆。长沙“1127”案件,张君、严若明、李泽军于11月25日到长沙,张君令严、李住株洲,白天到长沙窥测、买摩托车,然后再按张君的指令集中碰头,直到实施作案前才分发枪支,作案后迅速分散逃离现场,然后在约定地点碰头,将枪支、作案工具、赃物全部交张君后,再分散各自潜出发案地。四是作案时进行伪装。在实施作案的过程中,集团成员均带面罩或长檐太阳帽以遮掩面目,往往穿两件夹衣,作案后逃离不远即脱去面罩和外衣。

(四)注重研究犯罪伎俩,增强作案技能,心狠手毒,凶残暴戾

为增强犯罪的技能,该犯罪集团购置了大批枪支弹药,从搜查窝点缴获的情况看,计有“七六二”制式手枪10支,微冲2支(系“91”案抢劫经警枪支),霰弹猎枪16支,“七六二”手枪子弹1040发,“六四”式手枪子弹770发,猎枪弹1267发,手雷2枚以及枪支撞针等。成员均有手机、BP机,并曾购买过一台桑塔纳轿车。首犯张君定期不定期地召集成员,组织他们进行体能、射击、驾驶车辆、组合等训练,少则7-8天,长则20多天。此外,张君非常注意研究犯罪伎俩和反侦查的手段,对有关枪战和侦查破案的影视书刊有浓厚的兴趣,在其窝点内,搜查出《轻武器》杂志二本,《原野》杂志一本(内容有“天下第一案”),《公务用枪培训教材》一本,《惊天大劫案》VCD碟一套10本。据抓获的集团成员交代,张君对小偷小摸的犯罪分子不屑一顾,对张子强则十分佩服,称要干就要干像张子强那样的大事。这一集团另一突出的特点就是利令智昏,丧心病狂,心狠手毒,凶残暴戾。据目前所掌握,6年多来,该犯罪集团共作案近20起,杀死、杀伤40多人。张君反复告诫集团成员:“干这样的大事必须下手狠,凡是妨碍作案的一定不能留下后患”,“开枪必须打头部,特别是对付警察至少要两枪以上”。这帮歹徒确实发展到了杀人不眨眼的地步。2000年8月15日至8月31日半个月的时间内,即连续作案3起,杀死4人。9月1日又再次持枪抢劫运钞车,3名经警和两名出纳员均是被顶住头部开枪,另一边接应的张君则开枪将一出租车司机打死,驾车逃跑时,一骑车的路人探头看了一眼即被歹徒随手一枪打死,在穿小巷逃跑时,前方13岁女孩在路上玩耍,张君驾车掉了头将其撞伤,后又分别开枪将一闻讯出门观望的居民和一推板车挡道的老人击伤,夺路而逃。在弃车分散逃离后,张君、陈世清、赵正洪、李泽军4名歹徒又分头打的至张君情妇家集中,几个人竟还若无其事地有说有笑,反映出这帮歹徒稳定的犯罪心理素质。

2000年,曾轰动全国,杀人无数的张君栽在时任重庆市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文强手里,文强也是因为破获张君案而成为西南警界响当当的人物。虽然之前也数次破获大案立功,但大多数重庆人还是在张君案之后才知道了文强这个名字。文强一直自称是最了解张君的人,甚至批评许多媒体对张君的报道太“浅薄”,还准备在退休后要写一本关于张君的书。

张君被文强逮捕时,对文强说了这样一句话:“你有一天也会和我一样,只要你挡不住诱惑你也会走上我这条路”。 岂料一语成谶,10年后成为现实。文强落马,重庆人几乎同时想起了当年张君对文强说的这句话。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