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张作相

张作相

张作相(18811949),国民政府国策顾问、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委员、东北剿共副总司令、驻吉东北边防副司令长官兼吉林省主席及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国民党吉林省党务指导委员会主委。

字辅忱,祖籍直隶深县太古庄花盆村(现属河北省深州市前磨头镇),生于奉天锦州义县(今锦州凌海市班吉塔乡杂木林子村)人,爱国民主人士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张作霖的结拜兄弟,张学良的辅帅。张作相吉林任职期间,创办吉林大学,修吉敦铁路,兴办自来水,铺筑柏油马路,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修筑吉海铁路。1949年3月,张作相患病逝于天津

张作相,字辅忱。辽宁省锦州市凌海市班吉塔镇杂木林子村人。1881年(光绪七年)生。父张永安,字景泉,半农半商。

绿林出身。曾与张作霖投清盛京将军增祺,任巡防队第一营管带。1903年被官府正式收编,任新民巡防营哨官。张作相为人忠厚。

不少人以为他和张学良的父亲张作霖是兄弟俩,其实不然 。张作相是锦州义县人,张作霖是奉天海城县人 。他俩只是名字上的巧合,并没有宗族关系 。但是,由于他俩两次结拜为盟兄弟,又都是关东要人,所以不了解底细的人都这样地猜想和误传了 。

张作相少年家道贫寒,佐父治家,当过泥瓦匠。张作相一族兄被土匪所杀。1901年他将杀死族兄的仇人打死后投入绿林为匪。后率二三十人的队伍投奔当时在北镇一带活动的张作霖匪伙,在北镇桑林子一带组织地方保险队。他和张作霖并非一家,更不是亲兄弟,只是名字偶然巧合,使张作霖很高兴,于是结成盟兄弟。在作战中,张作相曾于枪林弹雨中只身救张作霖出重围。因此两人结下患难之情,形同手足。后张作霖部在与金寿山部争斗中受挫,败走八角台(今台安县城)投奔张景惠的预警保安队,并被推为首领。民国成立后,张作霖部改编为奉天陆军27师,张作相任该师炮兵团长,晋授陆军少将。1917年代任奉天陆军第27师步兵第54旅旅长,并代理奉天陆军第27师师长。

1919年初,升任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谋长兼卫队旅旅长、奉天警备总司令,仍代理奉天陆军27师师长。同年秋,实任27师师长,晋升陆军中将

1922年春,第一次直奉战争中,张作相兼任镇威军东路第一梯队司令,进驻永清。奉军战败,退驻榆关,北洋军阀政府趁机发令对张作霖撤职查办。张作霖意沮心丧,怀有下野之念,急召张作相密商后策。张作相劝张作霖不要下野,并陈词献策。张作霖嘉纳其言,精神振作,任张作相为镇威军第三路总司令。同时,集合各军,在榆关背城一战,使奉军转危为安。

1925年,张作相代任吉林军务督办兼吉林省长,晋升陆军上将。同年3月,兼任东三省铁路护路军总司令和陆军第15师师长。同年冬,郭松龄倒戈反奉,张作相部正驻守榆关一带。郭军先出关的两个团在姜女庙被其缴械,继出关的两团也在榆关东站被其解除武装。郭松龄致电报中说:“榆关缴械,姜女庙进逼,龄之原定计划全为我公破坏。”郭松龄被擒,张作霖拟将助郭倒戈将领一律处死,参与决议的奉军将领中唯张作相力排众议,分析时局,晓以利害,提出建议,为张作霖所采纳,除郭松龄夫妇被处死外,其余诸将皆得免。

1926年张作霖令东三省种植鸦片,以筹军饷。张作相以种植鸦片烟流毒太深,向张作霖陈明利害另筹饷源,拒种鸦片

1928年北伐军占领平、津,吉林学生上街游行,向张作相请愿,要求东北易帜,全国统一。张作相令人架起机枪,拒请愿队伍于辕门之外,只放师生代表进见。张作相表示易帜一事得听奉天命令,并怒斥师生代表“不好好读书,乱管国事”,要扣押请愿群众。经吉林教育厅长引咎求情,张作相才答应只关押师生代表,驱散请愿队伍。两个月后,被关押的代表才分别获释。

张作霖被炸身亡后,东北军将领经东北三省议会联合会推选张作相任东北三省保安总司令。张作相坚持不任,而推让与张学良,自己甘居副职辅佐。张学良通电宣布东北易帜,张作相大力支持并在东三省议会联合会上领衔向国民政府宣誓,就任吉林省保安司令兼省长。1929年1月,就任驻吉东北边防副司令长官兼吉林省主席及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等职。同年夏,张学良所部占领中东铁路,发生“中苏事件”,日本从中竭力鼓吹作战,以收渔人之利。国民党政府也命东北当局出兵攻击苏军,以削弱东北实力。张作相与张学良分析内情,主张罢战言和。1930年4月,阎锡山冯玉祥联合倒蒋,当时东北举足轻重,双方都想拉张学良以加强实力。张作相力主东北闭关自守,固守关外,不参予内战,休养生息,训练士兵,扩充实力,静以待变。张作相在吉林任职期间,修吉敦铁路,建吉林大学,兴办自来水,铺筑柏油马路,拒绝与日本人合作修筑吉海铁路。

他组建了吉林省城自来水筹备处,建了第一座自来水厂 。成立了吉海(吉林-海龙)铁路建设筹备处 。修建了吉林第一条柏油马路 。为发展吉林的教育事业,张作相拨款在城外八百垄(今东北电力学院校址)建立了全省最早的一所大学-吉林省立大学,张作相亲任校长 。

1930年9月,张学良入关,把东北军政大权交张作相代理。

1931年3月26日, 东北四省一市党务指导委员会正式宣告成立。张学良、张作相、万福麟、汤玉麟、张景惠分任辽、吉、黑、热、哈党务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

当时驻东北日军蠢蠢欲动,张作相等未采取防范措施,而张作相又于“九一八”事变之前回锦州为父治丧,把吉林军政大权交其参谋长熙洽代行,为日军入侵和熙洽降日造成可乘之机。日本自从在东北制造“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之后,不断挑衅。1931年9月15日,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副官处副处长李济川奉张学良之命,到锦州面见张作相,请张作相速回沈阳主持大政。张作相以其父丧事未毕为词,而没立即返沈。

九一八”事变后,张作相从锦州去北平,与张学良商讨对策,张学良转请南京政府,令张作相代理东北边防司令长官,设长官公署于北平,以维持东北危局。张作相以东北边防机构在北平挂牌为耻,坚持不就。

1933年张作相出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北平分会委员。同年2月任华北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六兵团总指挥于热河督师抗日。热河失守,张作相退兵古北口。后见南京政府先令东北军抗日,东北军失利,又迫使张学良下野,张作相愤而辞去军职,下野隐居天津。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侵略者以张氏声望素著,具有号召军民力量,派人去天津,饵以高官厚禄,张作相坚拒不就,张作相在东北的财产悉被伪政权没收。

1942年9月,张作相从天津赴长春(当时伪满洲国的“新京”)。为拉拢张作相,伪国务总理张景惠、日本关东军司令都曾会见并宴请,张终未就任伪职,旋复居津。

1942年汉奸洪维国受日本侵略者指使,面见张作相,请其出任华北防共委员会主任之职,被其拒绝 。

1945年抗战胜利后,张作相仍隐居天津。国民党南京政府委任张作相为东北行营政治委员会委员、东北剿共副总司令之职。张作相只借此每年到东北办理敌伪没收之房地产,而未实际参与国民党政权的军政活动。1948年10月,解放锦州时,张作相在锦州被俘,受到解放军的礼遇,并派车送其返回天津。在平津战役前夕,南京政府又委任张作相为国民政府国策顾问,并令其去南京,张作相置之不理,而未前往。

1949年3月,张作相患病死于天津。

1881年,张作相生于锦州义县南杂木林子村(今凌海市班吉塔村杂木林子村)。幼年家贫,只读过3年私塾。16岁那年,因族兄遭仇人杀害,他怕受牵连,便流落到奉天(沈阳)一带。农忙时给种地人家打短工,农闲时到城里当泥瓦匠,作些掏炕抹墙的活计。那时,他由于衣服褴褛常遭人欺辱。

张作相由于生活的颠簸和凄苦,深觉世道不平,遂产生铤而走险出人头地的念头。于是,他溜回本村,与本村另一人策划打死杀害他族兄的仇人,随后率几人逃出,落草为寇。

1901年,张作相率20人到新民府八角台村投奔张作霖。与张作霖的人马合在一起,拉起了一支拥有200多人的“保险队”。

1902年,清廷收编,张作霖被任为新民府游击马队管带,张作相为哨官。

1907年,按年龄为序,马龙潭吴俊升孙烈臣张景惠冯德麟汤玉麟张作霖、张作相8人结拜为盟兄弟。盛京(沈阳)将军赵尔巽,将全省旧军编成八路巡防队,张作霖任前路统领,张作相为骑兵一营管带。

1915年后,历任陆军第二十七师炮兵团团长、旅长、代理师长。

1916年,张作霖任奉天督军兼省长,张作相任二十七师步兵旅长。

1918年段祺瑞任命张作霖为东三省巡阅使,张作相任巡阅使署总参谋长、参议,兼任二十七师师长和卫队旅旅长。

1919年,任东三省巡阅使署总参谋长,张作霖重建东三省讲武堂,张作相任堂长。

1924年,张作相任吉林督军并出任吉林省省长。在这时期,张作相主张“固守关外,将养生息,训练士兵,扩充实力”为上策。基于这种思想,他在吉林省督军兼省长任上,做了一些有益于民众的事。如抵制开放烟禁,在吉林严禁种植鸦片,严禁吸毒贩毒;他拒绝与日本人合作,独自兴建了吉海铁路,并创办了吉林大学

1925年奉军内发生郭松龄叛变的事情。郭松龄部被打败后,有人主张将郭的下属重要官员一律杀掉,以儆效尤。张作相以哭相谏,保住了这些人的性命。以后这些人在东北军进关和西安事变中都成为东北军的中、高级将领和骨干。

1927年,任“安国军”第五军团长,次年依附国民党,改任吉林省政府主席,又任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官等职。在张作霖提议下,与张作相、吴俊升、汤玉麟、孙传芳张宗昌韩麟春褚玉璞等再次结拜为盟兄弟。

1928年6月4日,沈阳皇姑屯炸车事件发生后,张作霖被炸死,张作相一心辅佐少帅张学良。张学良对张作相也很敬重,称他为老叔,辅帅,又让原配夫人于凤至做了张作相二夫人花福田的干女儿,关系一向密切。

1930年9月,张学良率东北军主力进关,张作相留守东北,任东北四省留守司令,驻沈阳大帅府,主持东北后方一切事务。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张作相正在锦州西郊料理父亲丧事,吉林省主席由参谋长熙洽代理。熙洽趁机出卖了吉林,当上了可耻的卖国贼。张作相对此事非常愤慨,曾申令吉林军政人员不要听从熙洽的伪令,并派诚允到宾县另建吉林省临时政府,但也无济于事,无可挽回。

1933年,张作相退出军政界。此后,他一直在天津英国租界隐居,在家养花种草消磨时光。以后,他的盟兄弟张景惠任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当了汉奸,曾几次派人找他,强行要他出山任职,帮助日本关东军干事,面对日伪当局的一次次威逼利诱,严词拒绝出任任何伪职。1936年西安事变后,张学良在南京被蒋介石扣留,张作相为营救张学良曾到处奔走。

1945年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想利用他的威望,让他出来在东北任职,又都遭到他的拒绝。后任东北行辕政治委员会委员。

1948年,蒋介石去台湾前夕,曾派人催请他去台湾,几次送来飞机票,并为家属准备了半条船的空位,他都毫不动心。但是,张作相对我党却非常亲热,积极组织呼吁国民党内中高级将领在天津迎接解放。1948年10月15日,正当张作相在锦州家中处理财产时,被我中国人民解放军误俘。当我军知道他就是东北军要人张作相时,便马上向他道歉,并希望他站在人民解放事业一边,还派人一直把他送到天津芦台火车站。张作相对此事非常感激。

1949年3月,张作相因病逝世。周恩来得知后,非常遗憾,曾对张作相的外甥周毓文说:“老先生怎么故去了,我们还要请老先生出来一起工作呢。”

张作相除原配夫人赵静宣,还有6位姨太太。

有9个儿子和11个女儿,9个儿子分别是:廷兰、廷枢、廷范(一作廷藩)、廷录、廷声、廷馀、廷镇、廷诚、廷信。张作相在世时,廷兰、廷枢、廷范、廷录等均已成家,分别居住在今澳门路和湖南路等处。没有成家的廷声、廷馀、廷镇、廷诚、廷信等,则随张作相在今重庆道居住。

除廷声、廷馀、廷镇、廷信外,其他几个儿子均已去世。张廷声和张廷馀居北京,张廷镇居济南,张廷信居天津。

张作相故居,位于天津和平区重庆道4号,现为天津市房地产开发公司使用,东抵湖北路,南临重庆道,西临澳门路,北抵郑州道。占地面积1619平方米,建筑面积1370平方米。砖混结构三层西式楼房,建筑设计考究,墙面凹凸多变,镶有西式雕花,楼顶高低错落,屋顶平坡结合,风格别致。

主楼两侧设有青条石台阶,内装修豪华,设有精致的壁炉,为一座西洋古典式建筑。二层带阁楼、半地下室,砖木结构,红筒瓦,坡屋顶。墙面凹凸多变,镶有西式雕花,立面呈白色,楼两侧设有青石条阶进入正厅。底层六间,中央南侧为大客厅,内有雕饰精致的护墙板,厅前有大平台,其它房间作书房、接待室用。二层七间,为卧室、卫生间。阁楼为贮藏室。地下室作锅炉房及佣人住用。楼前原有花园。

张作相旧居与“辅帅”张作相

张作相旧居,又称“张作相官邸”或“张作相公馆”,坐落在沈阳市和平区九纬路22号。张作相旧居建于1917年。建筑面积1607平方米,坐北朝南,四周砌有高墙,为欧式风格。原地上为二层,(1988年将二层屋顶拆除,按原风格增建一层),地下一层。为钢筋混凝土结构,设计精巧,造型优美,工艺精湛。大楼平面呈“凸”字形,大门和两侧建筑与二楼阳台相连均向前突出,极有立体感。大门和一楼窗户皆为拱券式,宽敞明亮。门前有宽阔的石阶和护栏。二楼中间突出部分为阳台,阳台南侧各有两根圆形爱奥尼石柱。楼内设计考究,布局合理,有大小房间30余间。“九一八”事变后,被日伪满洲航空株式会社占用。解放后由省公安厅使用。其后,辽宁省政协曾在此办公。现为中国民主同盟辽宁省委员会和辽宁省台湾同胞联谊会所在地。2004年,张作相公馆被列入沈阳市第一批不可移动文物名录。

张作相,字辅忱,1881年(清光绪七年)2月9日生于辽宁义县南杂木林子村的一个农家,祖籍河北保定。为东北军高级将领,是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的“辅帅”。张作相少时读三年私塾之后,就学泥瓦匠,半工半农。1894年(光绪二十年),甲午战争爆发后,张作相的家乡遭受战乱。为谋生计,他到族叔家帮工,并与堂兄脾气相投,感情甚好。当地有乡里械斗之恶俗,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他的族兄被仇家诬告入狱,后因查无实据而获释,在归家的路上,被仇家所害。族兄张作正临死前,嘱咐张作相为其报仇。为防仇家杀人灭口,张作相离家出走。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前后,张作相流落沈阳,给人打短工、当瓦工,饱尝了人世的辛酸。有一回张作相剪头,因差几文钱不够交理发钱而受窘,幸遇一好心人相助,才得走脱。又有一回,碰上娶亲的大花轿,他凑上去看热闹,竟被当成叫花子给赶走。张作相一生都难忘的是,这年的冬天,他往故宫跟前去看“大十面”。他没钱买帽子,就用一件单衣裹上头防寒。在故宫外边巡逻的清兵见其衣衫褴褛,不容分说,就用枪托把他痛打一顿,又把他撵走。这件事对他的刺激特别大。

投靠张作霖 一步一层天

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张作相联络几个好友趁夜闯入仇家,打死杀害其族兄的仇人后,投奔八角台(今台安县)的“保险队”,并成为张作霖的盟弟,后随张作霖被清政府招抚,相继任清军游击马队哨官(连长)、管带(营长),1911年(清宣统三年)从东三省讲武堂毕业。

民国成立后,任步兵团长,骑兵团长,陆军少将,步兵旅长,奉天警备司令,师长,陆军中将,东三省巡阅使署与奉天督军署两署总参议、总参谋长,兼张作霖卫队旅旅长,东三省讲武堂堂长,奉军关内总司令,东路军司令,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副监。1924年后,任吉林省督军兼省长、军长、东三省保安副司令,吉林大学校长,东三省护路军总司令,陆军上将,军团长,辅威将军,北路军总司令。张学良主政东北后,任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东北政务委员会委员,吉林省政府主席,南京国民政府委员,中央政治会议委员。

张作霖统治东北期间,张作相曾三次辞却对其职位的升迁。1919年8月张作相任第27师师长后,张作霖感到张作相离开自己身边,工作起来有许多不便。不久,就任命他为东三省巡阅副使。张作相以位高坚辞不就,遂被任命为东三省巡阅使署和奉天督军署两署总参议。1921年初,黑龙江省督军孙烈臣转任吉林省督军,张作霖要任命他为黑龙江省督军,当即被张作相婉言辞却,并建议让第29师师长吴俊升出任。张作相说:“论资历我不如兴权(吴俊升字),论年龄他也比我大。为表示待人公正,不徇私情,请让兴权先升。这对我们的前途和事业有好处。”1921年5月30日,北京政府特任东三省巡阅使张作霖兼蒙疆经略使,“各该特区都统,均应归该经略使指挥节制。”并以此逐去原热河都统姜桂题,由奉系派员充任都统。张作霖要派张作相任热河都统,但张作相仍执意不肯,并极力推荐28师师长汲金纯为热河都统。

稳定“奉系” 贡献非凡

张作相为人胸怀宽广,识大局,顾整体。1925年郭松龄兵败身亡后,张作相对被俘的郭松龄部将领,力主宽大。1925年12月29日晚,张作霖在大帅府召开东三省军政会议,讨论处理郭松龄兵败身亡后的善后问题,张作相、吴俊升等奉系高级军政大员出席。吴俊升、汤玉麟、杨宇霆等人皆要求张作霖将郭的部属“一网打尽”,“根除首要分子。”唯独张作相苦劝张作霖万万不可株连郭的部属,“一律免究”。张作相的意见,立即遭到了多数人的反对。张作相见形势十分严峻,竟痛哭失声说:“如果非杀他们,那就先把我张作相杀了吧。”最后,张作霖采纳了他的意见,从而使奉系内部避免了一场自相残杀的悲剧,为东北军保存了一批重要将领。

1924年4月,张作相就任吉林省督军兼省长。在他主政吉林的七年多时间里,深得民心。他上任后,大力选拔优秀人才,澄清吏治。打击匪患,保境安民。积极整顿财政税收,使过去历年亏空的财政,年年收入均有增加。他对鸦片的种、运、售、食皆严厉查禁,使吉林全境免受鸦片之害。张作相将盈余的财政收入用于公益事业建设,修筑全长200公里的吉林至海龙的铁路,修建自来水厂、修筑省城吉林的江堤和柏油马路,发展全省的中小学教育事业,并创办了吉林大学,张作相自兼校长。

力举少帅 主政东北

张作相有头脑、有涵养、有气节,待人谦和,平易近人,无不良嗜好,在奉系集团中德高望重,有忠厚长者之美誉。1928年皇姑屯事件发生后,东三省议会联合会召开紧急大会,公推张作相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由奉天省议会议长等人将公推书和印信送至沈阳张作相公馆,但是张作相坚持不就,并退回公推书和印信,又极力推举年仅27岁的张学良,子继父业,自己则全力辅佐之。

张学良当此重任后,私下里,他对张学良诚恳地说:“小六子(学良乳名),你放心干好了,我们都会支持你。在公的方面,如果我们不服从你的命令,你只管拿军法来办我们;可是私底下,你还是我的侄儿,如果你不好好地干,我会在没人的时候,打你的耳光。”由此,可见张作相的高风亮节。

张作相投资10万块大洋(银元),在他的家乡锦州建房屋143间,创办了“张氏私立景泉(景泉为张作相父亲的字)中学”和“景泉两级小学”,造福家乡和后人。“九一八”事变后,张作相任国民政府委员会北平分会委员,集团军总司令兼兵团总指挥,参加长城抗战。1933年3月,蒋介石迫使张学良下野后,他随之辞职退出军政界,寓居天津。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禁,他为营救张学良多方奔走。抗日战争期间,他一再拒绝伪满洲国和华北伪政权的引诱。日寇恼羞成怒,竟将其父的坟墓炸毁。抗战胜利后,任东北政务委员会副主任委员。1948年9月锦州解放,张作相在锦州家中被俘。按中央指示,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面见了张作相,并派人将其护送回天津家中。张作相回家后,蒋介石趁机派人催他到台湾去,张作相不为所动。1949年3月,张作相因病去世。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