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大全 > 张之江(西北军将领)

张之江(西北军将领)

张之江(1882-1969),字紫珉,号子茳,别号天行,教名保罗,河北盐山人,西北军著名将领,中国国术主要倡导人和奠基人。为人重德守义,办事雷厉风行,刚决果断,是西北军五虎将之首,军中尊称大主教。曾任察哈尔都统西北边防督办、代理国民军总司令、国民政府禁烟委员会主席。他在禁烟时的决心和作风让群众赞为“第二个林则徐”。后任中央国术馆馆长。1936年选拔武术队参加第十届奥运会,奥运会执行主席特命为表演队摄制纪录片。建国后,任全国政协委员,1969年病逝。

张之江(1882年-1969年),字紫珉,河北盐山滕庄子乡留老仁村(现为黄骅市)人。西北军著名将领。东三省讲武堂毕业。冯玉祥前期两大主要助手之一。和冯玉祥是老相识。光绪末年,两人都在第一混成协、第20镇共事,驻扎辽宁新民府,冯任步兵营连长、营长,张任骑兵营排长,张还参加了冯玉祥任会长的反清秘密组织武学研究会。1911年,两人都因参加滦州起义而被解职。

辛亥革命后,由于内姑父陆建章的提携,冯玉祥在短短两年内就从营长升为旅长。张之江没靠山,升不上去,投奔老上级绥远将军张绍曾,混了几年仍然只是个上尉。于是1914年转而投靠冯玉祥,进入16混成旅,从此一路顺风,短短几年,从上尉参谋、骑兵营长、团长、旅长、第七混成旅长升为师长,成为冯的左膀右臂。不过,冯玉祥对这个老哥哥并不客气,和其他部属一样,一旦犯错误,照样令其下跪。当然,动辄下跪的不止张之江一个,宋哲元鹿钟麟也不乏其例,这是因为他们都把与冯的关系视为君臣关系。

1924年北京政变后,张之江升为察哈尔都统,成为西北军首位方面大员,在此任上,他注重铺路架桥,受到百姓好评。1926年,冯玉祥通电下野,赴苏考察,由张之江接任西北边防督办、西北军总司令,代冯统率西北军。张之江虽然忠心耿耿,正直老实,但能力有限,指挥一帮骄兵悍将很吃力,韩复榘等人都不服他,和冯玉祥利用基督教不同,他是真的信基督的,在冯玉祥侵夺直隶督军李景林地盘时,张之江将军为冯部总指挥,驻杨村,每日都要祈祷上帝,让战事早日获胜。后来李景林失败,由天津撤至马厂一带,张将军又祷告感谢上帝的庇佑。1926年张作霖吴佩孚在南口进攻国民军,张将军集合干部学校和督办公署卫队亲自祷告:主啊,张作霖、吴佩孚发动内战,妄想武力统一中国。他们好像一只船在大风浪中,迷失方向,愿我主赐给他们智慧,让他们回头登岸……在他统率下,西北军被奉吴联军打得淅沥哗啦、四分五裂。老冯不得不从苏联提前返回,五原誓师,重组国民联军。张之江由于心力交瘁,患了中风之症,从此退居二线。

有时也以西北军元老的身份,搞一些协调工作,比如韩复榘被扣后,蒋曾派张到韩部做安抚工作。同时在中央挂一些闲职,比如军事参议院参议,国民参政会会员,全国禁烟会长等,他的主要工作是担任中央国术馆长,因为他喜欢武术。1936年,中国国术馆选拔武术队参加第十届奥运会,声名大震,奥运会执行主席特命为表演队摄制纪录片,并授赠一枚荣誉奖章。解放后,张之江担任过二、三、四届全国政协委员,民革中央委员等职。受到毛泽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1969年病逝。

1882年7月21日(清光绪八年七月廿一日)生于河北省盐山县(今属黄骅市)留老人庄一个农民家庭,父亲是村正。张之江八岁随祖父习武读书,自青年时起即喜爱武术,十八岁时应童子试,补诸生。

1903年,清政府组建新军,施行征兵制,留老人庄应征青年寥寥,其父为该村村正,不得已送张之江应征入伍,从北洋常备军,被选入常备军学兵营学习骑兵,因识文墨,升迁较快。1907年5月徐世昌任东三省总督,邀张之江任新建北洋第一混成协骑兵营哨官。1910年春,张之江与冯玉祥发起组织武学研究会,在军中接触了一些反满志士,阅读了揭露满清残酷统治、主张维新的书籍,逐渐萌发反清革命思想。9月张之江所在第一混成协与另外两个团合编为北洋陆军第二十镇,他任第四十协第八十标骑兵营排长。

1911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12月张之江参加滦州起义,被任命为骑兵司令,率一排驻守金山嘴,后赴沪向陈其美请援。1912年1月滦州起义不幸失败后,冯玉祥被解职回原籍,王金铭等同志被杀害,张之江只身逃离第二十镇,同年被任命为晋北东路司令部第二等参谋,一度兼代东路司令官。3月冯玉祥重新任左路备补军(统领为陆建章)第二营营长,张之江入北京将校研究所学习。

1914年11月回冯玉祥部供职,任第十六混成旅(旅长冯玉祥)教官、参谋。1915年,5月随冯玉祥入川,8月任四川将军公署高级参议。12月袁世凯称帝,护国军兴起。1916年1月护国军入川,张之江随冯玉祥与刘云峰部作战。3月25日授为陆军骑兵中校并加陆军骑兵上校衔,30日授为陆军骑兵上校并加陆军少将衔,张之江与蒋鸿遇一起秘密见刘云峰,又单独往见护国军总司令蔡锷,多方奔走磋商,接洽停战。5月22日促成四川将军陈反袁,宣布四川独立,第十六混成旅改为“护国军第五师”,将当地游击部队与收编的川军合编成第三团,任命张之江为团长,率部打败北洋军的反攻。6月6日袁世凯死,7月后部队回驻廊坊。1917年1月冯玉祥被迫去职,张之江任第十六混成旅骑兵营营长,驻防京畿。7月张勋复辟,冯玉祥下天台山讨伐,张之江率骑兵营在廊坊一带击溃了张勋的辫子兵。1918年6月,第十六混成旅驻防湖南常德,张之江任第十六混成旅第二团团长,负责城防治安,日本士兵入城时拒不接受岗哨检查,酿成流血事件,张之江命令坚决打击日兵嚣张气焰,维护了国家尊严。7月29日晋授为陆军少将。9月任第十六混成旅第二团团长。

1920年,7月6日,冯军北返,驻军河南信阳,未参与直皖大战。1921年6月随冯玉祥入陕西讨伐陈树藩。8月5日第十六混成旅扩编为陆军第十一师,冯玉祥任师长,张之江任第二十二旅旅长。1922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张之江率部随冯玉祥进军河南赵倜。5月5日赵军偷袭郑州,张之江部军力单薄,仍奋力应战,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击溃赵部,驱逐了盘踞河南省多年的军阀赵倜。10月任第七混成旅(由河南新募五团新兵中抽拨两团组编)旅长,冯玉祥开办中高级军官训练班,张之江任监察官,并讲授战术课程。11月20日授为陆军中将,率部移防通州。1923年10月4日任第七混成旅旅长。11月27日,北洋曹锟政府授张之江为将军府“威将军”。

1924年,9月15日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17日张之江任直军讨贼军第三军(总司令冯玉祥)第一路司令,21日冯玉祥部陆续自北京向热河开拔,以第七混成旅长张之江部为先遣队。10月19日,冯玉祥决心发动北京政变,下达了全军班师回京的命令,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首都革命”,25日张之江等参加了“北苑会议”,受命率部赴杨村,迎战吴佩孚直系沿京津铁路的反扑。11月2日张之江旅与胡景翼军败吴佩孚军于杨村,俘其旅长潘鸿钧,将吴部击溃。12月2日,汪兆铭、孙科、吴敬恒、徐谦等晤国民军将领李鸣钟、张之江、刘骥。12月8日署理察哈尔都统,兼国民军骑兵第一旅旅长。12月15日第四混成旅三个营在张家口哗变,劫掠全市,16日张之江率军前往张家口镇服,诱杀了变兵三百余人,内有团营长军官多人。

1925年,春任国民军第五师师长,在察哈尔积极进行经济建设,整顿财政税收,清除积弊,修筑马路,修建电话电报线,提倡畜牧,移民垦荒。5月1日加陆军上将衔。12月8日冯玉祥、李景林两军战争开始,冯以张之江任北路总指挥,猛攻杨村(冯军南路总指挥邓宝珊攻马厂,李军北路为马瑞云,南路为李爽恺),12日在北仓失利,20日冯玉祥调李鸣钟、宋哲元部增援,张之江仍回察哈尔都统任内,24日李景林被李鸣钟、宋哲元、邓宝珊等击败。他在杨村,每日都要祈祷上帝,让战事早日获胜。后来李景林失败,由天津撤至马厂一带,张之江又祷告感谢上帝的庇佑。

12月27日冯玉祥任命张之江代西北边防督办,30日奉冯玉祥命枪杀了徐树铮。1926年,1月1日冯玉祥通电辞职,4日冯玉祥再电段祺瑞辞职,以职权交张之江,并以张之江任察哈尔司令,10日段祺瑞准冯玉祥辞职,张之江署理西北边防督办。1月27日,张之江、李鸣钟、鹿钟麟、宋哲元、刘郁芬(以上五人即是西北军五虎)等通电否认国民军“赤化”,也未能阻止吴佩孚和张作霖的联合进攻。2月6日,国民军第一军将领张之江等通电讨吴佩孚,接济国民军的苏联军舰“奥利格”在大沽口为奉天军舰所阻,折返海参崴。2月7日魏益三归国民军,所部由滦州移驻保定。2月12日大沽国民军炮击日本驱逐舰。3月6日奉军代表到北京与国民军商和议,张之江、李鸣钟赞同,鹿钟麟反对,11日奉军张学良在昌黎下令对国民军总攻击,15日张之江电张作霖商和平,20日接济国民军的苏联军舰在大沽为奉军截留,国民一军将领张之江、李鸣钟等通电赞成王士珍之和平主张,罢战退回原防,21日京奉津浦两路国民一军下总退却令,向北京附近集中,22日张作霖电覆张之江,如交还直隶、热河即可言和。3月25日国民军将领一致拥护张之江,张不得已勉强主持国民军大计,28日张之江通电继冯玉祥统率国民军第一军,代理国民军总司令、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如对方进攻,决一战,张之江主张放弃北京,鹿钟麟不允,但均愿与吴佩孚言和,先由张廷谔向吴疏通,并派兴和道尹丁春膏往湖北说吴合力讨奉,31日国民一军向吴乞和,派师长门致中赴保定与田维勤接洽,4月5日吴佩孚电覆张之江,令先将国民军交阎锡山接收为和平先决条件,张之江率部抵抗直奉联军,牵制吴佩孚,策应南方北伐军。4月7日直鲁联军对北京国民军施总攻击,9日鹿钟麟发动政变赶走段祺瑞,10日国民军与直鲁联军激战于北京东南,11日吴佩孚对北京政变不表示谅解,命鹿钟麟、张之江下野交出部队,12日奉军及直鲁军向京东、京南猛烈攻击,15日国民军撤出北京,在南口一线布防迎敌。

5月6日,国民军改编为七个军(鹿钟麟、宋哲元、李鸣钟、刘郁芬、郑金声、门致中、石友三),张之江任总司令,8日成立政治讨论会(西北设最高政治委员会),张之江任会长,鹿钟麟、张秋白副之,并竭力维持西北银行钞票(注1),凝神备战,对南口多伦主守,16日始对晋北大同主攻,17日国民军将领宣言开发西北。5月31日吴佩孚抵保定,6月3日吴决对国民军三路进攻,东路田维勤,中路王为蔚,西路魏益三,奉鲁军分攻多伦、南口。6月18日张垣会议结果,将南口、晋北、多伦三方军队略事改编,由张之江正式任命郑金声为东路总司令,担任南口防务;鹿锺麟为西路总司令,担任晋北方面;宋哲元为北路总司令,担任多伦方面,以御直鲁联各军,张之江指挥国民军十五万人在东起内蒙古多伦,西到晋北的千里战线,抵抗奉直晋三系军阀的联合进攻,与北洋军队激战于南口(注2)。张将军集合干部学校和督办公署卫队亲自祷告:主啊,张作霖、吴佩孚发动内战,妄想武力统一中国。他们好像一只船在大风浪中,迷失方向,愿我主赐给他们智慧,让他们回头登岸……

7月5日,因吴佩孚久攻不下,改由奉鲁军对南口总攻击,18日张宗昌张学良、吴佩孚悬赏攻南口难儿谷,21日田维勤部二次叛变两团(均旧国民二军),攻击怀来之战事停顿。8月1日奉鲁军及吴佩孚军对南口、怀来总攻击,张学良亲自督战攻南口正面并以重炮轰击,7日国民军各路与奉鲁军激战于南口昌平,11日南口国民军因奉军(邹作华部)炮兵猛烈之轰击,损失颇重,同时复受多伦汤玉麟、戢翼翘,怀来田维勤之威胁,渐不能支持,14日多伦失守后,张之江和鹿钟麟决定国民军撤退到西北,15日张之江下令撤退,国民军刘汝明师向西北撤退,旅长王书箴被俘,奉军即占南口,此战国民军死伤一万余人,奉鲁军二万余人。8月17日奉军高维岳戢翼翘等占领张家口,张之江、鹿钟麟退向绥远,国民军高级将领各有主张,不相协调,韩复榘、石友三投阎锡山,蒋鸿遇拒绝西撤,张之江困难重重,难以指挥。9月11日张之江赴库伦,鹿锺麟与宋哲元、郑金声等,尚拥国民第一、二、三军余部约三万,守包头。9月14日冯玉祥回国,16日在五原誓师参加北伐,张之江任国民联军第一军军长,兼西北边防督办。

1927年,6月初随国民联军进入河南,28日受聘为豫陕甘考核院院长。7月6日特任国民政府委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27日就任。8月1日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北路军总司令,12日奉冯玉祥命由郑州南下赴武汉,联络靳云鹗、魏益三两部。9月17日再次被推举为军事委员会委员。11月17日张之江、方声涛到汉晤李宗仁程潜后,20日晚同轮赴南京,21日抵达,请国民政府速派军北伐援第二集团军。12月8日回郑州,9日特任南京国民政府委员,12月26日冯又派张之江到上海,受冯玉祥之命为国民军全权代表驻南京首席联络官,代表冯出席国民党四届四中全会,张之江积劳成疾,乃离开西北军,在南京养病(注3)。

1928年,2月7日又被指定为军事委员会委员。3月24日南京中央国术研究馆成立,张之江担任馆长,他不计前嫌,三请精通武当剑和内家拳术的李景林任副馆长,建馆之初设有少林门和武当门,以王子平和高振东为门长。3月27日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高级参谋团主任,29日任东北特别委员会委员。3月30日中央常委会决议,通过钱大钧等为江苏省党部指导员。6月国术研究馆正式易名为中央国术馆,它是中华民国时期主管国术的中央行政机构之一。7月24日国府会议决任蒋中正、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李济深、何应钦、张之江、李烈钧、陈绍宽为禁烟委员,张之江为主席,曾再三恳辞,未获允准,对毒品采取禁运、禁贩、禁吸的措施。9月,国术馆电请市政府罗致技击人才,举行登记,以免向隅(注4)。9月17日国府纪念周张之江报告各国相互间之关系,及其外交军事政治之近状,主张中国外交应注重策略,不应误解信义,以期达到废除不等条约之目的。10月12日向中央提出辞禁烟委员会职。10月13日,第二集团军各要人在鸡鸣寺举行国民军北平革命四周纪念,由张之江主席,演述北平革命经过及其效果、价值,颇为详尽。11月27日行政会议明令派张之江赴鲁、豫、秦、陇,视察禁烟。

1928年11月21日深夜,上海市警察局保安队在上海大达码头拿获大批烟土,这宗大买卖由军方包运,后台老板是财政部长宋子文,上海市长张定亲自干预,警方查拿武装运烟反被掳劫的消息见诸报端,26日张之江请国府派员调查严办上海烟土案,27日蒋中正请令催禁烟主席张之江来沪查办运土案,29日国府派禁烟委员会主席张之江、司法行政部长魏道明、司法行政部刑事司长王淮琛等往查,30日张之江、魏道明、王淮琛到上海查办,但蒋介石蓄意包庇,12月3日令上海公安局长戴石浮停职,张定致电中央请连带停职,以明责任,未获准。12月8日张之江、魏道明将调查沪烟案详情,及讯问江安轮役分别整理,并附加意见书呈国府核办,“沪土案”草草了结,张之江态度消极,谢绝一切来宾,上第二次辞呈,18日行政会议,张之江因病辞禁烟委员会主席(决议)慰留,21日国府明令慰留张之江(注5)。

1929年,1月7日张之江偕眷回原籍,24日特派首都建设委员会委员,张之江返京南后,未销假,复呈行政院辞禁烟会长职,2月2日行政院指令慰留。5月15日西北军反蒋,张之江并未参与,6月25日张之江携眷赴南京,销假视事。8月1日出席编遣实施会议。1930年1月任江西清乡督办,并兼任江苏省民团训练所所长。4月爆发中原大战,张之江采取回避态度,并未参战。9月18日张学良通电入关,冯玉祥的西北军土崩瓦解,30日张之江、马福祥自南京赴柳河,谒蒋介石,商西北军问题。11月3日国民政府特任张之江为军事委员会江苏绥靖督办公署督办,所部第二十五路军梁冠英部,下辖第三十三师等,对西北军残部予以安抚。1931年5月初任国民会议军队特别党部代表,20日通电反对陈济棠反蒋行动。1932年6月25日特任军事参议院上将参议。1933年5月,他又创办了“国术体育传习所”,自任所长。1934年“国术体育传习所”改为“国立国术体育专科学校”,张之江任校长。1935年放派往欧美各国考察体育,曾率南洋旅行团去南洋各国宣传发扬国术的活动,对武术的宣传卓有成效。

1936年,1月22日,国民政府叙任张之江为陆军中将。7月9日给予国民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8月张之江率领中央国术馆派队员参加柏林奥运会,进行武术表演,使西方第一次见到中国武术,武术表演轰动了世界体坛,张之江为此获得了该届奥运会以“五环”为标志的纪念章,并被誉为“中国国术开始走向国际体坛的第一人”。9月26日特加陆军上将衔。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国术馆和国术体育专科学校从南京迁出,经长沙、桂林、昆明迁到重庆。1938年1月,张之江应李宗仁邀请任第五战区高级顾问,辅助李宗仁便于指挥西北系各将领,3月参与指挥了台儿庄战役。1940年7月入陆军大学将官班第五期受训。1941年3月任第二届国民参政会参政员,他在会上大谈国术,被引为笑柄,舆论界批评他为“时代的落伍者”。1942年7月从陆军大学特别班毕业,仍任军事参议院参议。1945年5月19日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央执行委员。10月10日授予抗战胜利勋章,抗战胜利后国术体育专科学校迁天津;11月,行政院政务处长徐道邻曾控告冯玉祥、张之江于民国十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杀害其父树铮,不了了之。

1946年,7月31日,张之江晋任陆军上将并退为备役。11月选任制宪国民大会代表,此时徐树铮之子徐道邻控告张之江“唆使杀人”,张遍登启事,声明当时事与己无关,法政部门以“时效已过”免于起诉。1948年4月参加国民大会,5月任立法院立法委员。

1954年,12月,张之江任政协全国委员会特邀委员,参加了第二届全国政协会议,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央委员。1955年2月11日,毛泽东主席曾致信张之江,对他的爱国热忱表示敬意。1956年2月,张之江在全国政协二届二次会议上发言,对发展中国武术提出自己的见解。同年秋,国家体委在北京举行全国武术表演,张之江应聘为总裁判长。

1969年,5月12日,张之江在上海华东医院逝世,终年八十五岁。

张之江本人是武术高手,致力于体育教育,多次率团出国考察,弘扬中华武术,提倡术德并重,文武兼修,主张博采众长,反对门户之见;著有《东游感想录》、《国术与体育》、《国术与国难》等。

张之江幼年上私塾,随祖父攻读诗书,并习练武术,先后毕业于东三省讲武堂、国民政府陆军大学将官班。1901年,张之江应征入清朝新军。起初为骑兵,先后参加辛亥革命时推翻清廷腐败帝制的滦州起义与反对袁世凯称帝的云南起义。在京郊南口大战中,任国民军总司令,缴讨军阀混战,有力地配合了北伐军胜利进军。后升至陆军上将。

张之江在统领西北军时期就非常重视武术,规定凡西北军均须通过练拳、劈刀、刺枪、体操四项主要科目。据说他在南口指挥作战时,因日夜操劳过度而患中风,中西医药治疗均不见效,他的警卫余国栋教他学练太极拳,身体竟很快恢复了健康,他于是更加笃定武术是中国的国粹,并向中央申请把武术改称为“国术”,以提高武术的重要性。

1927年,时局突变,张之江急流勇退,被委任为国民政府军政部长而不就,毅然离开军队,脱离军界,只任国民政府委员,以全身心投入倡导国术运动。他认为:“国术是中华民族所固有的国粹,应将其由民间推向上层”,开始筹办国术研究馆。国术研究馆建馆的宗旨,除行政管理和编审教材书刊外,另设学生武术训练队(班),培养武术师资,以便推广武术教育。这种学术教育机构当向教育部申请备案,可是教育部百般刁难,不予支持,他们认为武术早已经被淘汰,并声称如果一定要提倡这种“旧玩意儿”,只能属于民众团体,不纳入教育系统。张之江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找到当年辛亥革命云南起义的老朋友、时任国民政府常务委员李烈钧。李烈钧当即拍板:“教育部既然不承认,那么就由国民政府直接领导,经费由国库开支。”

中央国术馆最终在1928年3月成立,馆址位于南京西华门头条巷。馆长由张之江担任,最初的副馆长是李景林。在军阀混战时期,张之江和李景林曾两度在战场上对垒,是昔日的仇敌。但张之江深知李景林精通武当剑和内家拳术,遂不记前恨,一心以振兴国术、选贤任能为旨,三请李景林,终邀得他担任国术馆重要领导。

国术馆开始设少林、武当两个门派:少林门主要包括少林拳、查拳、弹腿、八极拳、劈挂拳等,门长是王子平;武当门主要包括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掌等,门长是高振东。

中央国术馆成立不久,国民政府即通令各级行政区设立相应机构。因此三十年代初,各省市均相继成立地方国术馆。

中央国术馆成立之初,就有雄厚师资:马英图担任训练科长。除了王子平、高振东外,还有朱国福(形意拳)、柳殷虎(杨氏太极拳)、杨法武(摔跤)、马王甫(摔跤)、朱国桢(搏击)、郭长生(劈挂)、孙玉铭(燕青拳、棍术)及孙禄堂、杨澄甫、陈子荣、张骧伍、米连科、李霖春、郭锡山、吴峻山、姜荣樵等等武术大家担任的武术教官。在培养师资方面,该国术馆的主要课程有国术源流、国术规则、拳术和器械套路、摔跤、武术短兵、武术长兵、散手、拳击等。前后一共办了6期,学生毕业后可应聘担任各地武术教师或教练。每期人数不多,少则十几人,多则百余人;培训期限有几个月、一年、三年不等。国术馆也办比赛,如1928年、1933年在南京举行了两届“国术国考”,进行了短兵、长兵、摔跤、散手(包括女子散手)等项的比赛。1936年曾组织“国术代表队”到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地表演。

1928年10月,中央国术馆举行了第一次国术考试。是次国考的目的在于选拔尖端武术人才,充实中央国术馆,进一步推动武术事业。考试内容相当全面,参赛者先要参加预考,内容是刀、枪、剑、棍、拳。通过预考后才能参加其后的对抗赛,对抗赛分摔跤、散打、长兵器和短兵器。对抗赛不分年龄体重,抽签配对参赛,拳脚击中对手算得分,打倒对手算全胜。最后还有一项口试内容:“三民主义”。从中可见当时的武术家相当注重技击,并非只会套路的花架子。但由于当时规则、护具等问题未能解决,对打比赛中常酿至头破血流、筋断骨折的场面。而套路比赛评分标准不明确、不统一,裁判常受门户之见和其他因素左右,致使出现不公情。

为提高学员的文化知识水平,张之江还聘请了前清翰林张洪之任国术馆《易经》教授。日军侵占我东三省后,为了适应战备的需要,又聘请齐友良讲解军事战术课。

国术馆成立之初,曾因王子平和高振东囿于门派之见,互相倾轧,于1928年底,矛盾激化,演至比武较量,互争高低。因此,张之江决定取消少林、武当门,改教务处代之。为了消除门户之见,中央国术馆把各门各户、各家各派融为一体,统称“国术”,这也正是“国术馆”名称的由来。张之江还特别在东渡日本参加第九届远东运动会后,写了著名的《东游感想录》一书,大力倡导日本武风。他在该书中申言“国内宗派门户之见,为害学术进步,甚深且巨”,认为消除武林陋习,共振国术事业,已成为当务之急。并强调指出:“如我不能自强,则举世将视我为俎上肉,咸思染指。”呼吁国人以道德文化为体,以国术运动为用,共相奋勉。张之江还以身作则,以逾不惑之年,坚持跟吴峻山学习八卦。

中央国术馆第一期只招收了一个班56名学员。这是因为对入馆学员要求十分严格。它要求学员必须有一定的武术基础,招考时,除对考生的枪、刀、剑、棍四大器械演练进行测试外,还要求学员能够通过口试说出各种器术的精要。

被录取的学员在国术馆学习不但不收任何学杂费用,其衣食所需全部由国术馆供给。入馆后的学员发穿校服,校服的前心和后背分别有“强种救国”和“自卫奋斗”八个大字。国术馆当时提出的口号是:“强我宗族,壮我国魂,洗刷东亚病夫,振兴黄帝子孙。”馆训则是:“自强不息”。

中央国术馆门户之见日少,而习武风气焕然一新。各派武师互相切磋,取长补短。如孙玉铭大师虚心好问,诚心诚意向各家学习,先后向王云鹏学习地趟拳,向杨松山学习三才剑,还学八卦、劈挂、形意、太极等拳种,不仅自己的功夫技艺日趋精深,且使自己的教学更为得心应手。他还多次代表中国出去进行国际间的武术交流,为国术馆和国家争得了荣誉。再如通臂拳大师郭长生通过严格考试入国术馆任教后,不断进取创新,他创编了“二路苗刀”、“疯魔棍”、“劈挂刀”等等。最值得一叙的是马英图,自西北军大刀队扬威后,他始终把发扬国术事业当成己任。他的代表拳种八极为我国武林中的瑰宝。八极的核心是六大开,其中攻中有防,防中寓攻,招术连贯,能上、中、下三盘连击,劲足势猛,进步似电,见机变化,奥妙无穷。八极拳是攻防性很强的技击拳种,盖此拳出世后,一般不会轻意传人。但马英图通晓民族大义,以发扬国术事业为重,无私地把八极拳全部奉献,使八极成为国术馆的必修课之一。

中央国术馆建立之后,为使中华武术更为光大,还创办了《国术周刊》杂志,请武林名宿介绍自己门派的技艺。从武术源流到其功法的演练,从攻防招术到对拆破解,从拳法到拳理,从长兵到短兵等武术问题,无不进行系统的研究整理。各派大师如贾氏青萍剑一代宗师贾耀亭、清末著名武术大师米连科等名流在周刊上发表的学术论文,大大弘扬了中华武术文化,在当时产生过很大影响。

1936年,第10届奥运会在德国柏林举行,张之江发起并在上海主持选拔国术界国手,组织国术代表队前去参加表演。国手中的张文广、温敬铭、傅淑云、刘玉华等都是中央国术馆的学生,他们在德国的武术表演轰动了世界体坛。西方世界也开始向神秘而博大的中国武术投来注意的目光,当时当地的报纸称赞武术有三大价值:体育价值、攻防价值、艺术价值。舆论界更称:“中国国术具有艺术、舞蹈、奋斗三大特色,反映了中华民族悠久历史文化及尚武精神。”

为此,张之江获得了该届奥运会以“五环”为标志的纪念章,并被誉为“中国国术开始走向国际体坛的第一人”。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张之江应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之邀,到第五战区担任高级顾问,协助李宗仁在台儿庄指挥作战,此时他无暇顾及馆务。而当时战况发展,南京恐迟早遭兵燹之灾,故中央国术馆由南京迁出,经长沙、桂林、昆明,1940年抵达重庆北碚。这段时期中央国术馆的经费来源已断绝,学员大部分离去,中央国术馆可说已名存实亡。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家百废待兴。中央国术馆亦忙于复馆,但南京馆址已毁于战火。当时教育部对于张之江的复校申请百般刁难,既不发复馆经费,又不拨给馆舍。

张之江四出奔走,终觅得天津河北体育场作馆址,并筹募经费,准备把国术馆改为私立。1946年教育部长朱家骅得知中央国术馆在天津复馆,并改为私立,随即提出教育部拨经费,把中央国术馆改回国立。1948年,中央国术馆从天津大资本家处募得十二万元作建馆之用,但在这笔捐款到手之前,天津已被解放军攻占,中央国术馆的历史亦于此告终。

中央国术馆自1928年成立至1937年抗战爆发近十年间,共收了五期学生,总人数估计不超过五百人。抗战爆发后,不少学员都投入抗战事业,分配到各部队中任武术教官。抗战、内战结束后,分处海峡两岸的武术教师,有不少是出身于中央国术馆。中央国术馆对于近代中国武术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

(注1)西北银行实行限制兑现后,市面往往有私自折扣情事。张之江为此特发出通令,严定惩罚,力为制止:“为令遵事。照得西北银行基金丰厚,信用素着,兹以交通梗阻,大宗现款,多存京津,不克运来。为维持市面金融计,兑换现洋,不得不略加限制。业经通令各税收机关,对于该行钞票,一律照常收用,不准折扣,并令各师旅不准军人赴行兑现在案。查该行为我军财源总汇之府,安危所系,关系至为密切,凡属军政各界,均应竭力维护,不容稍有破坏。……自通令以后,所有各机关收解款项,如收有现款,即解报现款。收有纸币,即解报纸币。各部队所有现款,均须妥存,以备急需。如遇主官交代,即照数点交,概不准以现易钞,暨以钞抵现,从中渔利。查现当军事时期,军饷极为紧要。而各机关所收款项亦概系拨作军饷之用,倘有上项情弊,即与克扣军饷无异。本督办不时派员密查,一经查实,应照克扣军饷贪以违法论,赃款在五百元以上者,处死刑。其在五百元以下者,斟酌情形,严予惩办。言出法随,决不姑宽。……”

(注2)国民军在南口力御强敌,牵制了北洋军的兵力,施南方北伐军胜利进军。南口战线长达二千里,山峦重叠,交通不便,命令难以传达,张之江奔走前线,备极辛劳,他因为日夜操劳过度而患中风病症,中西医药治疗均不见效,其警卫余国栋教他学练太极拳,至此便更加和武术结下了不解之缘。

(注3)张之江养病期间,有人劝他恢复武术锻炼,强身健体,张之江曾向中央申请把武术改称为“国术”,以提高武术的重要性,并筹办国术研究馆,他任馆长期间,国术馆里聚集了一批知名拳师,研究整理武术,开展教学辅导工作,对武术的恢复和发展起了一定的作用。

(注4)中央国术馆原电:“各省区特别市政府均鉴:窃惟大造育材,无奇不有,深岳大泽,龙蛇所出。况我神州,夙推雄武。当此刷新伊始,宜有魁拔之杰应运而生。敝馆成立以来,为振刷国术起见,对于此类人才,或怀弓招,或明考试,提倡号召,罔不尽力。诚恐耳目未周,搜罗难尽。野有遗贤,人或向隅,相应电请贵政府,对于境内谙精技击人才,广询博访,举行登记,克期完竣,并将登记共寄送敝馆,以便按图。珠不遗海,国术前途,实深利赖!特此电达,即盼查照施行,为荷!中央国术馆理事长李烈钧,馆长张之江,副馆长李景林叩。”

(注5)国民政府令云:“呈悉,该主席办理禁烟,渐着成绩,肃清毒害,正宜悉心规划,努力进行,勿以微挫,遽萌退志,所请开去禁烟主席之处,应毋庸议。此令。”

相关解释:

词语大全 8944.net

copyright ©right 2010-2021。
词语大全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126.com